正文 176.速速离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76.速速离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东阳国大阳城,晋王府。

    晋连城双眼恢复光明,激动过后,便起身对着坐在轮椅上面的鬼医行了个大礼:“多谢鬼医阁下出手相救!这份恩情,在下一定会报答的!”

    “这是修复的药水,每两滴,滴在眼中。”鬼医拿出了一个很的玉瓶,递给了晋连城。在晋连城接过去之后,鬼医看着他,“在下不需要赤焰公子其他的报答,只需要赤焰公子兑现对在下的承诺,帮助在下,找到慕容恕。”

    鬼医到现在依旧管晋连城叫做赤焰公子,表明他根本不在乎晋连城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晋连城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不知鬼医阁下想要找的慕容恕,要死还是要活?”晋连城想知道,鬼医这么执着地要找慕容恕,是跟慕容恕有仇,还是出于其他的原因?

    鬼医神淡淡地:“要活的。”

    “好。”晋连城点头,“鬼医阁下请放心,根据现在所得到的消息,慕容恕和神医门关系不浅,我知道神医门所在,等今日我们离开大阳城,我立刻开始想办法为鬼医阁下寻找慕容恕的下落。”

    “给赤焰公子三个月的时间,希望赤焰公子不要让在下失望。”鬼医的神态和话语都很平静,晋连城却从其中听出了威胁之意。握着手中那个的药瓶,感觉到眼睛还在微微刺痛,晋连城知道,他的眼睛接下来还需要鬼医帮助才能真正痊愈。

    “好!我定会尽力!”晋连城神认真地。他现在正在用人之际,想拉拢鬼医这样的人才,不想和鬼医交恶。况且就算没有鬼医的要求,晋连城自己也想要找到慕容恕。

    就在鬼医准备离开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他的两个随从突然出现,一直沉默寡言的那个老者神冷然地:“这里不安全了,我们走!”

    鬼医微微皱眉,还没话,他的轮椅就被那个中年男人给提了起来,然后一眨眼的功夫,三人就从晋连城面前消失了人影,晋连城直接懵在了那里。

    而元济很快冲了进来,神难看地看着晋连城:“连城!东方紫煜突然下旨,要把晋王府给拆了!现在官兵已经包围了晋王府,开始拆除!”

    晋连城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他在晋王府已经住了一个月了,一直平安无事,根本没有人发现他们。东方紫煜的人在搜查整个大阳城,却始终都没有注意到晋王府。晋连城心底觉得东方紫煜很愚蠢,而他已经决定,今日眼睛恢复之后便暗中离开大阳城,再回来的时候直接杀去皇宫,再也不回这座王府了!

    然而,计划归计划,变化却往往是让人措手不及的。

    鬼医显然并不打算和晋连城共同进退,他随行的两个至强高手已经带着他先行离开了。晋王府中没有暗道通往外面,所以晋连城现在只有一个选择,杀出去!

    杜午也来了,两师一徒三个人正在商议要如何行动,而东方紫煜派来的官兵已经开始粗暴地拆除晋王府的大门和前厅了,并没有深入晋王府之中,这给晋连城三人争取了一点时间。

    鬼医的两个随从,中年高手提着鬼医的轮椅,老者在前面开路,试图从晋王府后面暗中离开,因为他们并不打算趟这趟浑水,鬼医和晋连城的交易里面没有互相保护这一条。

    晋王府已经被官兵团团围住了,但是鬼医一行三人想要避开那些普通的官兵,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绕过那些官兵之后,三人进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异变突生!密密麻麻的杀手从而降,将他们包围在其中。

    此时冥煞和墨灵身在不远处,看着这边的动静。

    墨灵看了一眼之后:“楼主,那三人里面没有晋连城,也没有杜午,坐轮椅的那人,似乎是江湖传闻中的鬼医,属下曾专门打探过鬼医的消息,看到过鬼医的画像。”

    “哦?”冥煞冷笑,“这么,是他们藏在晋王府里面,被白发现了,根本不是晋连城?”

    墨灵垂眸:“楼主,根据属下得到的确切消息,晋连城那次死的时候,瞎了一只眼睛。属下猜测,懂得换心之术的鬼医出现在晋王府,很可能是应晋连城所求,为他换眼。先前失踪的东方紫霄,或许就是被抓走换眼的。所以,晋连城很可能还在晋王府,只是没有一起出来。”

    冥煞目光幽深地看了墨灵一眼:“墨灵,你是真的很聪明。”

    “楼主过奖了。”墨灵恭声。

    此时鬼医被中年高手护着,那个老者已经亮出了自己的武器,迎上了冥楼的杀手。老者的武器并不常见,是一对金锏。而他穿梭在杀手群中,所过之处,杀手纷纷倒下,几乎都没有人能够真正近他的身!

    看着凭借一己之力,单方面屠杀的老者,冥煞眼眸微缩,就听到墨灵:“被鬼医用换心之术所救的,是碧血山庄的姐。那两人,应该是碧血山庄的庄主和老庄主。楼主,我们的目标是晋连城,不必与他们纠缠,不如放他们离开。”

    “碧血山庄?”冥煞眼眸微闪,“果然不同凡响!”

    冥煞冷眼看着,那个老者的实力绝对不在他之下,今有再多的杀手拦路,恐怕都会死在那个老者的金锏之下。

    碧血山庄是个传中的存在,据已经传承数百年之久,百年前和神医门一样,开始隐世而居。碧血山庄姓齐,齐氏男子生骨骼清奇,全都是武学奇才,每一代的家主都在当世至强高手之列,便是齐家一个旁支的弟子,实力都不容觑。

    眼看着老者不过片刻功夫,已经屠杀了几十个冥楼的杀手,冥煞在出去会会老者和放他们离开之间,选择了后者。虽然冥煞心底未必服气碧血山庄齐家,但他今只想杀了晋连城,得到还生蛊,不想节外生枝。

    冥煞对墨灵打了个眼,墨灵拿出一个哨子,有节奏地吹了几声。

    冥楼的杀手收到撤退的指示,纷纷转身离开,一眨眼的功夫就全都消失了踪迹。

    树林之中已经弥漫开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近百个杀手的尸体,看起来触目惊心。

    鬼医拿帕子捂着口鼻,微微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而老者目光凌厉地朝着冥煞和墨灵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一眼犹如实质,让墨灵心中一颤,就连冥煞心中都微微沉了一下。

    “走!”老者冷声,中年男人便再次提起鬼医的轮椅,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人影。

    冥煞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半边金的面具在阳光之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他目光幽深地看着地上的尸体:“神兵门,神医门都已经崭露头角了,现在碧血山庄的人也出来了,这下,快乱了!”

    墨灵沉默不语,就听到冥煞接着:“让他们把尸体处理了,继续盯着,等晋连城出来,杀!”

    “楼主,如果毒宗宗主杜午在晋连城身边的话,对方可能会用毒。”墨灵提醒冥煞。

    冥煞冷笑:“毒物再多,总有用完的时候,我们冥楼这么多人,死几百个,事!”

    墨灵微微垂眸:“是。”

    此时,东方紫煜派来的官兵依旧在拆除晋王府外围的建筑,仿佛东方紫煜根本就不知道晋连城在里面,他专门下了一道圣旨,就真的只是为了把这座宅子夷为平地一样。

    百姓都远远地绕开晋王府,背地里都在,拆了好,那个所谓的晋王,早就该死了,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

    而在晋王府里面,晋连城和他的两个师父,尚未决定要如何行动。

    “肯定是东方紫煜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逼我们暴露在下人面前!”元济冷声,“连城,你以后是要做皇帝的人,绝对不能对东方紫煜低头!你的眼睛已经好了,我们干脆就直接举着遗诏,杀出一条血路,杀到皇宫中去,夺了东方紫煜的皇位!”

    “我们只有三个人,太仓促了!”杜午拧眉,声音低沉地。

    元济轻哼了一声:“难道要让连城狼狈逃走吗?明明连城手握遗诏,就是东阳国皇位正统的继承人,是东方紫煜害死了东方彻,抢走了连城的皇位!”

    “现在大阳城中众狼环伺,绝对不仅仅是对付东方紫煜那么简单!赤焰一旦暴露,那些人便会联合起来对付他,局面根本不是我们三人能够掌控的!”杜午带着毒宗在明月国隐秘的山谷之中蛰伏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被人发现,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很谨慎,并且很能忍的人。

    “杜兄,毒宗没了,杜兄的志气也没了吗?”元济看着杜午,“只要杜兄用毒,任由多少高手拦路,都是死路一条!”

    “在大阳城用毒?”杜午冷笑,“元老弟难不成打算让老夫直接灭了整个大阳城?这并不是做不到,到那时也不会有人阻碍赤焰登基了,但之后呢?赤焰会成为全下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做皇帝?东阳国都会被其他三国联合起来灭掉!”

    “两位师父,别吵了。”晋连城的神突然平静了下来,看了一眼杜午,又看了一眼元济,然后站了起来,“既然被逼至此,我也没有退路了。我不会选择狼狈离开,这是东方紫煜自找的,原本他还有三个月时间可活,现在,没了!”

    听到晋连城的话,元济眼底闪过一丝喜,起身拍了拍晋连城的肩膀:“连城,好样的!当初你拜入为师门下,为师就知道,早晚有一,你会成为九五之尊!为师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达成心愿的!”

    杜午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幽光,再抬头的时候,叹了一口气,也没有什么。

    晋连城提起茶壶,倒了三杯茶,把第一杯给了元济,第二杯给了杜午,第三杯晋连城自己拿在了手中。

    “两位师父,没有你们,就没有今的我。接下来会有一场恶战,请师父帮我!事成之后,我们共享这东阳国的下!”晋连城神冷肃地看着元济和杜午。

    元济一脸欣慰地看着晋连城:“好!这才是为师的好徒弟!”

    而杜午沉默不语,三人以茶代酒,碰了一杯,元济最先一饮而尽。

    下一刻,杜午眼眸微眯,而元济的眼神突然变得涣散,眼珠之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妖紫,他手中的茶杯一松,坠地碎裂,而他木然地转身,在晋连城面前跪了下来,毫无感情地叫了一句:“主子!”

    晋连城有些可惜地看了元济一眼,然后放下手中的茶杯,和杜午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杜午微微摇头,拍了拍晋连城的肩膀:“赤焰,你的选择很对。”

    危急关头,元济和杜午对晋连城接下来的打算,其实差别很大。

    已经失去毒宗的杜午,把自己和晋连城看成了一体,从晋连城的角度出发,考虑的是事情的后果和长远的利益。

    但元济不一样。昨日听晋连城,今日要离开大阳城,再过三个月再回来图谋皇位,元济当时没有什么。今眼看着晋连城必须做出一个抉择,是冲出去放手一搏还是暂时逃走保命,元济显然希望晋连城选择前者。

    正如元济所,当年晋连城拜他为师的时候,他就觉得晋连城将来定然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而这也是元济一直在帮晋连城这个徒弟的主要原因,因为他在晋连城身上,寄托了自己不可告人的野心。

    现在的局面究竟如何,晋连城并不确定。假如只有东方紫煜派来的这些普通士兵,根本不可能拦得住他。但晋连城有种预感,他真正的敌人,根本不是东方紫煜,在那些明面上的士兵背后,肯定还藏着很多高手,一旦他暴露,想要顺利脱身,并不容易。

    固然杜午可以用毒,但毒术也不是万能的,并且是最后的选择。杜午的手段代表着晋连城,而晋连城并不希望别人知道他是毒宗的弟子。

    晋连城并没有改变昨日的计划,他还是想要暂时离开,等准备好了再回来。

    所以,晋连城在他的两个师父之间,做了一个选择,而他的选择就是,舍弃元济!

    晋连城刚刚给元济倒的那杯茶,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下了杜午送给他的傀儡蛊,那傀儡蛊之前饮过晋连城的血,现在元济已经丧失了自我意识,成为了晋连城的一个傀儡,晋连城让他去死,他都会毫不犹豫。

    晋连城从他的衣柜里面,拿出了他的一套衣服,扔给了元济,冷声:“穿上!”

    元济默默地换上了晋连城的衣服,然后头上被晋连城罩上了一个斗篷,从外表来看,与晋连城极为相似。

    而晋连城穿上了元济脱下来的衣服,杜午用最快的速度给他做了易容,因为头发来不及伪装,所以杜午将晋连城易容成了一个容貌完全不同的中年男人。

    晋连城在元济耳边了一句话,元济垂头恭声:“奴定誓死保护主子!”

    晋连城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很好!记得,出去之后,除非我让你话,否则到死都不要开口!”

    “是!”元济面无表情地。

    “走。”晋连城和杜午交换了一个眼神,杜午示意晋连城他已经准备好了。

    杂乱急促的脚步声正在靠近,晋连城冷冷地了一个字:“走!”

    元济最先飞身而起,朝着晋王府后门而去,晋连城和杜午紧随其后。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元济都会被人当做是晋连城,而晋连城是一个护卫。

    目前穆妍所知道的,并且告知东方紫煜和冥煞的,都只是杜午很可能在晋连城身边,至于元济的所在,他们并不知晓。所以晋连城假扮的这个“护卫”,并不会被人怀疑。

    东阳国的官兵围了好几圈,但晋连城三人依旧可以轻易地避开那些官兵的视线,和鬼医一行一样,进了晋王府后面的树林之中。

    正在想要不要直接冲进晋王府杀人的冥煞,看到出现在视线中的三个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猛然一挥手,杀手密密麻麻从而降,挡住了晋连城三人的去路,并且堵住了他们的退路,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晋连城,或者本尊该叫你东方连城?”冥煞怪异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这次他没有再躲起来看,而是直接飞身而起,进入了杀手的包围圈,和晋连城一行三人相对而立。

    冥煞的紫袍在清风吹拂之下衣袂飞扬,和他脸上那半张金的面具组合在一起,让人瞬间就会知道他的身份。

    “冥楼主是被东方紫煜招安了吗?”杜午看着冥煞声音低沉地问。

    “呵呵,”冥煞冷笑,“这位,该不会就是传中毒宗的宗主?或者本尊可以叫你,丧家之犬?”

    杜午眼眸瞬间冷厉了起来,而冥煞没有再什么,缓缓地抽出了自己的剑,指向了被晋连城和杜午挡在中间的元济,冷冷地:“两位,本尊今只想要晋连城的命,如果两位现在滚开的话,本尊可以大发慈悲,饶过你们!”

    “哼!”杜午冷哼了一声,猛然飞身而起,对着冥煞打出全力的一掌,掌风带着一抹妖红,显然有剧毒。

    却见冥煞就站在原地没有动,似乎也没有尽全力,只是轻飘飘地打回了一掌,结果竟然把杜午的毒掌全都打向了杜午所在的方向,冥煞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被冥煞打回来的毒掌,速度更快,掌风更强,杜午急急闪避,也没有完全躲开,身子微微顿了一下,从荷包里面摸出一颗药丸,扔进了自己的口中,显然是吸入了自己的毒。

    冥煞冷笑:“杜宗主,本尊今心情好,再给你一次机会,别管你这不成器的徒弟了,再不走,你们师徒可要在黄泉之下相见了。”

    杜午的脸变幻不定,紧握着拳头站在那里,突然回头深深地看了元济一眼,然后猛然飞身而起就要跑!

    “师兄!”晋连城用中年男人的声音,急切地叫了一声,然后抛下元济,追着杜午就跑了。

    最后,杀手包围圈中,只剩下了假扮晋连城的元济一个人孤零零地握着剑站在那里,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看到这一幕,冥煞似乎觉得很有趣,哈哈大笑了起来,诡异的笑声回荡在树林之中。

    元济飞身而起,冥煞冷笑:“自不量力!晋连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很快,元济和冥煞交上了手。元济武功很强,不过作为多年排在下高手排行榜之首的杀手头子冥煞,并不把元济放在眼中。

    但冥煞很快就发现,跟他对战的“晋连城”,像是不要命了一样!虽然冥煞实力更强,但是对上元济不要命的打法,一时倒是难以将元济拿下。

    冥煞根本没想过跟他交手的根本不是晋连城,真正的晋连城已经跑了这种可能性。冥楼其他的高手并没有动手,而墨灵就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边的战局。冥煞没有下令,她也没有去追晋连城和杜午,因为她也没想到留下的这个不是晋连城。

    一直到过了半个时辰,元济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越来越深,而他却越发疯狂。因为离开晋王府之前,晋连城在元济耳边的那句话就是:“今日,为主战死。”

    最终,胜利还是属于冥煞的,他一剑刺进了元济的心口,元济身子一晃,跪在了地上……

    冥煞知道还生蛊,所以猛然拔剑,对着元济的脖子挥出一剑,元济的脖子断裂,脑袋掉在地上,滚了两圈……

    原本冥煞这会儿应该做的是挖出“晋连城”的心,从中取出还生蛊,可当他看到地上的脑袋的时候,有片刻的傻眼。

    元济头上的斗篷已经掉了,脸上的面具也掉了,露出了一张苍老的脸庞,根本就不是晋连城!

    冥煞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先前被他放走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杜午,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定然就是晋连城假扮的!

    很显然,那三个人是有缜密的计划的,元济假扮晋连城,而杜午一开始刻意表现出对冥煞的不服,和冥煞有过短暂的交手,最终离开像是怕了,正好晋连城叫一声“师兄”,紧随其后,两人“仓皇逃走”。冥煞出于自负,不会去追,只会盯着最后留下的假扮晋连城的元济。

    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这些,因为这整个计划,最让人不可思议的就是,假扮晋连城的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必死的结局,是一枚彻彻底底的弃子,晋连城如何做到让这人心甘情愿为他赴死?况且是这样的一个高手?

    “找,死!”冥煞猛然挥剑,像是泄愤一般,刷刷十几下之后,地上元济的无头尸体,已经七零八落,看起来惨不忍睹。

    “追!”冥煞声音尖利地。如果他之前想杀晋连城主要是为了还生蛊,如今又多了一个目的,他要让愚弄他的晋连城死无葬身之地!

    东阳国皇宫。

    东方紫煜身在重兵把守的御书房里面,不断有晋王府的消息传过来。

    “启禀皇上,在晋连城的书房里面,发现了尚有余温的茶水!”

    东方紫煜眼眸微暗:“人呢?”

    “晋王府中没有发现任何人。”

    东方紫煜面沉沉地摆手:“朕知道了,继续拆!今日落之前,把晋王府夷为平地!”

    “是,皇上!”

    东方紫煜微微皱眉,其实他原本安排了不少高手,打算今日出手对付晋连城,因为他直觉穆妍的猜测没错,晋连城就在晋王府里面躲着。

    如今那壶尚有余温的茶证明了东方紫煜的直觉也没有错,出现在晋王府的人除了晋连城之外,不可能有别人。不过东方紫煜安排的高手全都放在了他自己身边保护他,原因是,穆妍一早派人进宫传信给东方紫煜,信中让东方紫煜只需派人拆房子,不要轻举妄动。

    东方紫煜听了穆妍的“忠告”,所以那些官兵当真就是去拆房子的,一直到晋连城离开晋王府之后,他们才进晋连城的书房里面查看。

    东方紫煜知道,虽然晋连城身边的人不多,但他的人想要除掉晋连城,可能性并不大,只一个杜午,就棘手至极。

    当然了,东方紫煜听穆妍的话,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知道穆妍是在保他,而穆妍自己,肯定已经做了安排,绝对不会真的放任晋连城离开的,他只需要静待好消息即可。

    想到这里,东方紫煜突然苦笑了一声,微微摇了摇头,心中觉得很遗憾,一种不可言,却真真切切存在的遗憾,有关穆妍……

    却舍弃了元济,从冥煞手中成功脱身的杜午和晋连城师徒,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大阳城。

    而自始至终都在暗中观察着一切,迄今为止尚未动手的穆妍,从杜午突然舍弃“晋连城”逃走,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鬼医三人离开晋王府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之后,杜午和晋连城才出来,在一刻钟的时间里面,他们一定在密谋怎么脱身,而最后出现的三个人中,那个一言不发,看到另外两个人逃走,动都没动一下,留下来等死的人,绝无可能是晋连城!

    所以当冥煞以为元济就是晋连城,正在和元济交手的时候,穆妍已经默默地跟上了杜午和假扮中年男人的晋连城离开了。

    夜幕降临,晋连城和杜午离开大阳城数十里,来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群山之中。

    穆妍一直保持在安全距离,所以杜午和晋连城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师徒两人决定找个山洞休息一晚,商议一下接下来的去处,再做打算。

    夜深重,杜午和晋连城进了一个废弃的山洞,山洞之中还算干净,晋连城在山洞入口处捡了一些干柴,在山洞正中点了火,然后铺了些干草,和杜午相对而坐。

    “没想到冥楼竟然插手了!”杜午面沉沉地看着面前的篝火,“东方紫煜与冥煞那样的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简直愚蠢至极!我们就等着看东方紫煜怎么被冥煞反噬得骨头都不剩!”

    晋连城面难看地摇了摇头:“师父,以弟子对东方紫煜的了解,他那个人没多大胆子,不会选择和冥煞那样危险的人合作。”

    “那冥煞为何会出现?而且倾冥楼之力,都要杀了你?”杜午冷声。

    “或许有人和冥煞合作,但弟子不认为是东方紫煜。”晋连城面阴沉地,“如果是冥煞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东西的话……”

    “还,生,蛊!”杜午神微变,一字一句地。

    晋连城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师父的意思是,冥煞知道我体内有还生蛊,杀我是为了夺走还生蛊吗?”

    杜午眼底闪过一道厉:“有这种可能!否则以冥煞那样的身份,他本不该参与到东阳国的皇位争夺之中,任谁请他,他都不会出手!现在他不仅出手,并且对你存了必杀之心,这其中定然有缘由!”

    “可还生蛊的事情,只有……”晋连城觉得不解,外人不应该知道他体内有还生蛊这种东西。

    “赤焰!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一定是青莲出卖了你!”杜午看着晋连城冷声,“除了青莲,谁还知道你体内有还生蛊?并且为师告诉过你,毒宗覆灭,跟青莲也脱不了干系!你难道以为青莲还是曾经那个一心为了你好的弟弟吗?”

    晋连城面一沉:“师父,就算青莲恨我,也不会对我做出这样赶尽杀绝的事情来!”

    不管是谁把晋连城体内有还生蛊的消息出卖给了冥煞,都代表那人对晋连城存了必杀之心,而当初亲手把还生蛊送给晋连城,对晋连城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的青莲公子连烬,成为了最大的嫌疑者。甚至在杜午心里,已经认为这一切都跟连烬和连烬身后的神医门脱不了干系了!

    “赤焰,一个穆妍,一个连烬,你明明心里想要得到他们的心,曾经有大把的机会,却又是你亲手把他们推开,让他们恨你!事到如今,你得不到了却更放不下,为师不明白,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杜午看着晋连城恨铁不成钢地问道。

    晋连城垂眸,沉默不语,就听到杜午厉声:“为师很欣赏你,因为你骨子里带着一股六亲不认的狠劲儿,你今日能够毫不犹豫地舍弃元济,来日就能冷血无情地舍弃为师!这就是你!就是为师想要的继承人!但你对穆妍和连烬,究竟算是怎么回事?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他们给害死!”

    “师父认命吗?”晋连城突然抬头,看着杜午问了一句,然后又自言自语地了一句,“我不认。”

    “赤焰,你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杜午看着晋连城冷声。

    晋连城突然笑了,笑得很难看:“同样的话,穆妍对我过,阿烬也对我过。我遇到穆妍的时候,游戏人间,不懂珍惜,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和阿烬在一起的时候,即便我不想按照阿烬的心意去过平凡的日子,我们兄弟也本不至于走到反目成仇那一步,可那时我依旧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伤了阿烬的心,也失去了唯一的兄弟。”

    晋连城声音顿了一下,微微垂眸接着:“事到如今,我以为我想要的是东阳国的皇位,可是当元济师父那样鼓动我去争去抢的时候,我却根本不想去。其实我不是怕死,也不是害怕冒险,没准备好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我心里也没有做好准备。我有时候觉得当皇帝不错,可以为所欲为,有时候静下心来,却觉得那些都很可笑,因为即便我当上了这下之主又如何呢?我喜欢的那个女人,再不会正眼看我,而我唯一的兄弟,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

    听到晋连城的话,杜午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赤焰,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才是真的很可笑?你以为你从今以后改邪归正,不再与那些人为敌,那些人就会放过你吗?你太真了!为师对你很失望!”

    听到杜午的话,晋连城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抬头,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并不是他哭了,而是他从东方紫霄那里抢来的眼睛刚刚恢复光明,很敏感,被篝火的烟气熏得有些难受。

    “师父,我不真,我知道,如今我得不到穆妍,也挽不回阿烬。所以,除了权势,我别无所求了。”晋连城看着杜午,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那双本不属于他的眼睛,被烟熏得一直在流泪,看起来颇为怪异。而晋连城不久之前声音低落的那些感叹,似乎只是一时情动,而后,很快便回到现实,恢复本性……

    杜午目光幽深地看着晋连城:“赤焰,为师不会看走眼,你绝对不会让为师失望的!”

    晋连城冷笑:“既然我得不到穆妍,我要让萧星寒死,让他们阴阳相隔!既然阿烬不再认我这个兄弟,我要让他在乎的朋友死在他面前,让他也尝尝孤家寡人的滋味!”

    晋连城话落,杜午笑了,只是很快,杜午的笑容僵硬在脸上,他神大变,往山洞入口处看了一眼,开口对晋连城:“有毒!屏住呼吸!”

    杜午拿出两颗乳白的药丸,一颗塞进了自己口中,一颗扔给了晋连城。

    晋连城神一僵,吞下杜午扔过来的药丸,猛然捂住口鼻,和杜午一起往外冲去。

    曾经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不止一次用过这样的方式来对待敌人,他们把原恒和沈幽若堵在山洞里面,放毒逼得原恒亲手杀了沈幽若,然后擒住了中毒的原恒。后来杜午又把神医门的弟子南宫如心逼进了一个山洞里面,直接往山洞之中施毒,不费吹灰之力便擒住了南宫如心。

    而如今,相似的场景,可惜被困在山洞之中的,是杜午和晋连城。这对师徒还没来得及商议接下来去往何方,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危机已经降临了。

    一直到杜午突然感觉丹田刺痛了一下,才意识到中了毒,而毒显然是无无味的烟雾,就算杜午和晋连城再谨慎,对上处心积虑跟踪他们到这里,并且做了充分准备的穆妍,一开始就处于被动了。

    而且这次杜午和晋连城所中的毒,跟他们曾经喜欢用来对付高手的毒烟作用差不多,穆妍独门秘制。

    当然了,作为毒术高手,杜午随身携带着解毒药丸,不过在他们察觉的时候,已经吸入了不少毒烟,解毒的药丸也不是完全对症的解药,所以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必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一眨眼的功夫,杜午和晋连城已经并肩冲到了山洞入口处,微凉的夜风拂面而来,随着夜风飞来的,还有密密麻麻的暗器!

    师徒两人神大变,急急闪避,可惜有幽暗夜作为掩护的暗器,在杜午和晋连城心里慌乱的情况下,不少都没入了他们的体内,让他们本就中了毒的身体,行动更加迟缓。

    “继续。”一道微不可闻的清冷声音,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面响起。

    一波新的暗器攻击几乎不间断地朝着杜午和晋连城射了过去,让本想冲出山洞的师徒不得不暂避锋芒,又退了回去。

    穆妍挥手,十支箭矢破风而来,朝着山洞之中射了过去!

    连续三波箭矢攻击之后,山洞之中没了动静,穆妍站在一棵大树下面,看着不远处闪烁着火光的山洞入口。

    “我进去看看。”穆霖和独孤傲几乎同时开口,提出要去山洞里面看看情况,把晋连城和杜午解决掉。

    穆妍抬手,阻止了他们,她总觉得,杜午那个老毒物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至少那种毒,对杜午来应该没有太大的作用,假如这个时候进山洞,万一被那对狡诈的师徒擒住的话,穆妍就变得被动了。

    “放火!”穆妍面冷漠地了三个字。从地势来,他们占据绝对的优势,放火就是如今的最优选择。

    就在穆霖转身,准备指挥剑龙卫去准备引火的干柴和枯草的时候,穆妍神微变:“大哥心!”

    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在暗夜之中出现,一把金锏抵在了穆霖的脖子上,苍老的声音带着让人心悸的力量:“速速离开,否则,死!”

    ------题外话------

    求一波月票~么么哒onno~...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