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5.天不亡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75.天不亡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北漠国,神医门。

    覃樾千里迢迢带着南宫如心回到神医门的时候,都想骂人了。因为他觉得这种任务很烦,路上他好几次都想砍死南宫如心。

    而南宫如心并不是处于昏迷状态被覃樾扛回来的,她早在明月国就清醒了。覃樾知道她没胆子逃跑,所以也没有绑着她。但是他们刚刚同行两,覃樾就给她下了哑药,让她口不能言。原因很简单,她太聒噪了。

    不过在进神医门之前,覃樾把南宫如心的哑药给解了,而南宫如心现在根本不敢找覃樾的麻烦,她已经自身难保了。

    南宫如心在南宫俪面前跪下的时候,神很是不安,因为她被毒宗关起来那么久,为了保命,出卖了很多神医门的重要信息,虽然毒宗迄今为止并没有做什么对神医门不利的事情,但南宫俪不可能想不到那些。

    “如心,你还记得当初为师让你出山,是去做什么吗?”南宫俪端坐高位,一脸威严地看着匍匐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的南宫如心问。

    南宫如心垂头回答:“师尊,徒儿记得。”

    “既然没有找到蛇丹,又因为武邈落入了毒宗之手,你知道你应该做什么吗?”南宫俪看着南宫如心冷声问。

    南宫如心身子一颤,战战兢兢地:“徒儿……徒儿愚蠢……不知……”

    “你不知,那么为师就告诉你!”南宫俪看着南宫如心厉声,“被擒住的时候,你唯一应该做的事情,是自我了断!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想必已经把神医门的消息都出卖了!你竟然还敢回来?跪在本尊面前求本尊宽恕你?”

    南宫如心全身都在颤抖:“师尊饶命!师尊饶命!师尊饶命啊!”

    “覃樾,把她扔进万毒窟!”南宫俪冷哼了一声,看向了候在一旁的覃樾。

    南宫如心全身发软,一下子趴在了地上,脸煞白。而覃樾领命,俯身把南宫如心提了起来,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神医门之中有一片禁地,让神医门的弟子都谈之变。这片禁地,便是神医门的惩罚之地万毒窟。万毒窟之中毒物种类繁多,毒性极强,迄今为止被扔进万毒窟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全都死状可怖,死无全尸。

    南宫如心一直在苦苦哀求覃樾,求覃樾救她,可覃樾面无表情,一直朝着万毒窟的方向走,仿佛没有听到南宫如心的话。

    南宫如心最后癫狂地大笑了起来:“覃师兄!既然早知道等待我的是这样的结果,为何还要多此一举把我带回来!”

    “为了避免你死得太容易了。”覃樾神淡淡地。

    “覃樾!你别得意!早晚你会和我落得一样的下场!”南宫如心看着覃樾,双目赤红厉声。

    覃樾没有理会南宫如心,走到禁地入口的地方,猛然甩手,直接把南宫如心给扔了进去。

    覃樾转身,凄厉的惨叫声在身后响起,他神平静地大步往前走,远离了万毒窟。

    再见到南宫俪的时候,南宫俪才问起覃樾为何没有把神医门的叛徒武邈也带回来。

    “师尊,徒儿去的时候,武邈已经死了。”覃樾神恭敬地。

    “毒宗现在怎么样了?”南宫俪看着覃樾问。

    覃樾微微垂眸:“回师尊的话,毒宗的弟子除了不在毒宗的大弟子赤焰之外,其他弟子悉数死亡,毒宗宗主杜午逃走了。”

    “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南宫俪看着覃樾问。

    覃樾微微摇头:“不是,有人和徒儿合作。”

    “哦?”南宫俪目光微闪。

    “师尊,毒宗宗主杜午座下的大弟子赤焰,是东阳国曾经的晋王晋连城,他的真正身份,想必师尊已经知道了。”覃樾恭敬地。

    “你从何得知?”南宫俪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看着覃樾问。

    覃樾垂眸:“师尊命弟子取沈赟之的血养蛊寻找武邈,弟子并未成功,反而被萧王夫妇发现了。是他们告知弟子,武邈就在毒宗,他们知道毒宗在哪里,并且也在计划剿灭毒宗。我们的目的并不冲突,所以便达成了合作,杀死毒宗弟子的,是萧王麾下的剑龙卫。”

    “有这么巧合吗?”南宫俪看着覃樾,眼眸幽深地问。

    覃樾微微摇头:“这并不是巧合,他们早就知道毒宗所在,只是一直没有动手而已。他们想要除掉毒宗,主要的目的是要除掉晋连城,因为晋连城和他们夫妻之间仇怨极深。弟子也是因此才知道,杜午的大弟子赤焰就是那位晋连城。”

    “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南宫俪追问。

    覃樾微微皱眉:“这个,弟子没有细问,不太清楚。”

    “为师早就知道,你没有对沈赟之下手。”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既然你主动承认了,为师便不追究你违抗命令的罪责了!”

    “多谢师尊。”覃樾恭敬地。他知道,南宫俪走的时候在大阳城留了眼线,他有没有对沈赟之下手,其实并不难知道。

    “那个杜午,还有那个晋连城,定然早已经从南宫如心那个贱人口中知道了神医门的所在!”南宫俪冷声,“为师当时让你去寻武邈和如心,希望看到的并不是他们活着回来,而是他们早就死了!”

    “师父,接下来杜午和晋连城未必不会盯上神医门,甚至会把神医门的秘密泄露出去。”覃樾神认真地,“晋连城现在或许正在东阳国,密谋争夺东阳国的皇位,假如他真的成为了东阳国的皇帝,一定不会放过神医门的!而那杜午,没了毒宗,接下来定然会全力协助晋连城夺位!”

    “哼!”南宫俪眼底闪过一丝杀意,“这就是为师要交给你的新任务!即刻出发前去东阳国,找到杜午和晋连城,取了他们的人头带回来!”

    “师尊,徒儿想……”覃樾开口。

    “怎么?你要忤逆为师的意思吗?”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

    覃樾摇头:“不,徒儿只是想去取两件换洗的衣服再出发,请师尊恩准。”

    “去!这次为师派四个高手跟着你,记着,尽快完成任务,为师不想看到神医门暴露在下人面前,成为众矢之的!”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

    “是,师尊,弟子告退。”覃樾话落,转身离开了。

    覃樾回到了自己在神医门的院子,坐下喝了口水,南宫俪安排的四个高手就过来了。

    覃樾让他们在外面稍候片刻,他换了身衣服,又收拾了几件衣服,提着一个包袱出门了。

    “大师兄!”翠花怀中抱着一个油纸包跑了进来,跑到了覃樾面前,眼睛亮晶晶地把那个油纸包塞给了覃樾,“大师兄,听你回来了,这是我给你留的好吃的!”

    覃樾一看就知道那是神医门大厨秘制的大鸡腿,而且不止一个。他微微一笑收下了,看着翠花:“我又要出门了,等回来给翠花带好吃的。”

    “啊?哦。”翠花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大师兄出门在外要多保重啊!”

    覃樾微微点头,拿着大鸡腿,边走边吃,很快离开神医门,朝着东阳国而去了。

    东阳国大阳城。

    东方紫煜派人秘密监视着进出大阳城的所有可疑之人,并且在大阳城中搜查了好几遍,始终没有找到晋连城的影子。至于失踪了二十多的东方紫霄,东方紫煜真希望他是死了,而不是被晋连城抓走换眼了。

    距离穆妍和冥楼楼主冥煞谈生意已经过去了七,这七时间里面,冥煞没有再派人找穆妍的麻烦,而穆妍一直在关起门来修炼,并没有出过门。穆霖和独孤傲在为穆妍护法,而跟随穆妍前来大阳城的十个剑龙卫也没有离开过别院。穆妍了,一切还不明朗之前,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中间穆妍安稳地度过了七月十五的虚弱期,而她仅剩下一颗的玄黄丹,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打算用。

    也是在这,藏身在大阳城晋王府的杜午,秘密养的血踪蛊,成了!

    元济帮忙收集了东方紫霄的母亲和兄弟姐妹的血,包括晋连城的血在内。如今,这血踪蛊唯一能够指向的地方,便是连烬所在。

    晋连城的眼睛再有五便可以痊愈了,现在他还处于失明状态。

    这杜午和元济偷偷凑到了一起,元济他想要亲眼见识一下血踪蛊的神奇之处,而杜午也想在老友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本事。

    杜午掀开养血踪蛊的那个罐子,笑着对元济:“元老弟,只需要根据这虫子所指的方向,便可以知道青莲在哪里了!”

    盯着罐子里的元济神莫名:“杜兄,这虫子怎么不会动?该不会死了?”

    杜午神大变,猛然低头,朝着罐子里看了过去。只见那只蛊虫在正中央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往某一个特定的方向游,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一样。

    一模一样的情况,杜午曾经见过,就在他利用慕容恕妹妹的心头血所养的血踪蛊去寻找慕容恕的时候。

    血踪蛊失效了!这完全在杜午的预料之外,他始终认为,普之下除了毒宗之外,就只有神医门的传人才会知道怎么用蛊。而当初杜午认为慕容恕和神医门有关,也是因为慕容恕的血踪蛊被人解了。

    如今,血踪蛊对连烬失效,显然是连烬提前有所防备。而杜午当即就想到,当初突然失踪的连烬,现在很可能也跟神医门有关系!

    “杜兄,杜兄!”元济叫了两声,杜午才回神。

    “这是怎么回事?”元济有些不解地问杜午。

    杜午面沉沉地:“青莲已经服下血踪蛊的解药,血踪蛊对他无效了。”

    元济愣了一下:“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神医门!”杜午的声音幽寒冷厉,仿佛淬了毒一般。

    “杜兄是,是神医门的人在帮青莲?”元济眼眸微闪,“如果这样的话,现在青莲十有**就在神医门。”

    “当初老夫以为神医门的人能够找到毒宗,是用了血踪蛊,如今看来,恐怕青莲早就把毒宗的消息出卖了!”杜午厉声。

    “事已至此,杜兄打算怎么做?”元济看着杜午问。

    杜午冷笑:“现在老夫已经知道了神医门在哪里,接下来神医门休想好过!”

    “杜兄打算把神医门的所在暴露出去?”元济问杜午。

    杜午摇头:“不,一切等赤焰得到东阳国的皇位之后再!神医门的人灭了老夫辛苦创建的毒宗,但老夫不打算灭了神医门,老夫要让神医门,成为新的毒宗!”

    “杜兄,老弟一定会帮你的。”元济点了点头。

    用血踪蛊寻找连烬这件事,是杜午和元济瞒着晋连城做的,他们并不打算告诉晋连城,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他们两人心知肚明,之后不再寻找连烬即可。而接下来假如他们跟晋连城提起对付神医门的事情,原因可以是为了寻找慕容恕,或者为了报毒宗的灭门之仇。

    七月二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日晋连城的眼睛便可以重见光明了。

    “徒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杜午问晋连城,“东方紫煜已经做了一个月的皇帝,我们也该出手了!为师帮你杀了东方紫煜,你手中有遗诏,到时候眼睛一恢复,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登上皇位。”

    晋连城沉默不语,元济眼眸微闪问了一句:“连城,你是有其他的想法吗?”

    晋连城微微皱眉:“两位师父不觉得,大阳城太平静了吗?”

    “连城的意思是?”元济愣了一下。

    “东阳国皇位更迭,没有任何人出来作乱,东方紫煜连一场刺杀都没有遇到过,这不正常。”晋连城声音低沉地,“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出现对付东方紫煜,我们一直躲在大阳城,还没动手。而我在想,会不会还有其他势力的人,也暗中躲在大阳城,伺机动手。他们所等待的机会,很可能就是我和东方紫煜争斗起来两败俱伤的时候!”

    “赤焰,你所并非不可能,你想怎么做?”杜午看着晋连城问。杜午能够明显感觉到,如今的晋连城,跟最初被他收为徒弟的时候,已经变化了很多。晋连城行事不再那么冲动易怒了,他的心思谨慎了不少,做事情开始考虑方方面面的后果。

    “如果真有人在暗中等着坐收渔利的话,我打算,什么都不做。”晋连城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哦?”元济皱眉:“连城,难道你要放弃东阳国的皇位?这本就是属于你的!”

    晋连城摇头:“当然不是!这皇位我不会放弃的,但是不必急于一时。现在这个时期,我一旦暴露,便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我需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东方紫煜一个,恐怕还有其他三国皇室的人。他们应该都不想看到我坐上东阳国的皇位,尤其是厉国。我怀疑,萧星寒会来,或许已经来了也不定。”

    杜午的眉头拧了起来:“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动手?”

    晋连城神平静地:“大阳城里那些远道而来,躲在暗处准备伺机出手的人,不可能一直留在大阳城。三个月的时间,没有我的消息,足够磨光他们的耐心,到时候,就连东方紫煜都会放松警惕,那时我们再出手,便会占据有利的局面!”

    杜午和元济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眼中都有些惊讶。同样作为晋连城的师父,这两个人一向自认为了解晋连城,也看到了晋连城的变化,但是没想到晋连城竟然会变得如此隐忍。

    三个月的时间,近百的等待,晋连城选择躲在暗处,眼睁睁地看着东方紫煜坐在龙椅上面春风得意。这要是以前的晋连城,绝对一都等不了。

    “赤焰,你打算就在这里躲三个月吗?”杜午问晋连城。

    晋连城摇头:“为了稳妥起见,明日一过,我的眼睛恢复之后,我们便暂时离开大阳城,三个月之后再回来,在这期间,我们可以招兵买马,拉拢一些高手,到时胜算会大一些。”

    这下杜午和元济是真的感受到,晋连城已经变了……

    这边晋连城正在满心期待着明日重见光明,而另外一边,穆妍在当晚又进了一趟皇宫,在御书房里面见到了东方紫煜。

    “有什么进展?”穆妍问东方紫煜。

    东方紫煜苦笑摇头:“没有。我都快把大阳城掘地三尺了,根本没有晋连城的影子。我在想,假如晋连城真如你猜测的那样,抓走紫煜是为了换眼,现在他恐怕躲在别处,正在医治他的眼睛,等眼睛恢复之后才会来大阳城。”

    “你的情况不无可能。”穆妍微微点头,“你的人,真的找遍了大阳城所有的地方?”

    东方紫煜点头:“该找的不该找的地方都找了。”

    “听晋连城曾经住过的晋王府,现在被封了,无人进出,就连牌匾都还是原样。”穆妍突然想起,昨日穆霖提起这件事。

    东方紫煜神微变:“晋王府!我一时把这个地方给忘了!但晋连城就算在大阳城,总不至于躲在晋王府里面?他胆子也太大了!”

    晋王府是被东方彻下旨封起来的,并且东方彻严令,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出晋王府,包括晋国公夫妇以及东方紫煜在内。

    这是东方彻生前的事情了,但那道命令还在,而东方紫煜登基之初,一直在想晋连城这个人,想着晋连城是他的亲兄弟,想着晋连城会去晋国公府,会找晋国公夫妇,却一时忽略了那个曾经属于晋连城的宅子。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因为你想不到他会在那里。”穆妍神淡淡地。

    东方紫煜猛然握住了拳头,开口让穆妍稍等片刻,起身准备去偏殿,派几个高手去打探一番。

    穆妍开口叫住了东方紫煜:“我有个建议。”

    东方紫煜又坐了下来,看着穆妍:“你有什么话都可以直。”

    穆妍神平静地:“晋连城未必躲在晋王府,甚至都不一定在大阳城,刚刚的,只是一种可能而已。我跟你过,晋连城先前失踪之后拜入了毒宗门下,他现在身边定然有高手,并且毒宗宗主有可能和他在一起,你在这个时候贸然派人过去,要么什么都找不到,要么一个人都回不来。”

    穆妍不是看不起东方紫煜的人,而是假如晋连城真的胆敢躲进晋王府的话,定然做好了暴露之后御敌的准备。算算时间,从明月国毒宗逃走的杜午,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儿已经和晋连城会和了。

    “你的建议是?”东方紫煜问穆妍。

    “很简单,不要晚上偷偷去查探,明日白,下旨拆除晋王府,光明正大地派人打开晋王府的大门。”穆妍对东方紫煜。

    东方紫煜神一动:“好!不管晋连城是不是真的躲在里面,那座晋王府,早就该拆了!没有人会朕的不是,因为根本没有人想看到晋连城回来!如果晋连城真在里面的话,光化日之下,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应对!”

    穆妍唇角微勾:“希望他真的在里面,我现在很想见他呢!”

    东方紫煜呵呵一笑:“你已经杀了他一次,他恐怕不太想见到你。”

    “明日巳时动手。”穆妍对东方紫煜,“到时候你不要现身,最好躲起来,防备晋连城狗急跳墙对你出手,假如他杀了你,你就什么都没了。我到时会见机行事。”

    “嗯。”东方紫煜神严肃地点了点头。

    看到穆妍起身离开,东方紫煜忍不住开口了一句:“你也要多加心。”虽然他觉得晋连城无论如何都不会对穆妍出手的……

    穆妍没有回头,摆了摆手便离开了。

    东方紫煜起身去了偏殿,开始安排明的事情。虽然可能明会发现猜测没有应验,但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

    穆妍回到别院的时候已经快子时了,看到她的房间里面点着灯,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是不是萧王来了?”独孤傲开口。

    穆妍摇头:“没有这么快。”穆妍是七月初才到的大阳城,不出意外的话,萧星寒会比她晚一个月才到。

    “我先去看看。”穆霖话落,剑已经拔出了一半。

    “主子,是冥楼的楼主和护法来了。”一个躲在暗处的剑龙卫闪身而出,恭敬地禀报。他们没有接到命令,不允许动手,所以任由冥煞和墨灵进了穆妍的房间。

    穆霖把剑收了回去,穆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穆霖和独孤傲跟在后面。

    只见冥煞这会儿就躺在穆妍房间的软塌上面,墨灵垂眸站在一旁。

    “冥楼主来了。”穆妍微微一笑。她在想,那张软塌该扔了。不,她还是换个房间比较好,这个房间她不想要了。

    “这么晚了,白公子是带着护卫,出去散步了吗?”冥煞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问。

    穆妍点头:“没错。”

    冥煞目光微暗:“子,在本尊面前,话注意一点儿!本尊再问你一次,你们刚刚去哪儿了?”

    穆妍神平静地在桌边坐了下来,看着冥煞:“有了点晋连城的线索,前去查探了。”

    “哦?”冥煞微微坐直了身体,看着穆妍问,“什么线索?晋连城现在就在大阳城吗?”

    穆妍点头又摇头:“还不确定,但有这个可能。晋王府里面有一点异动,但我们没有贸然闯进去,为了避免打草惊蛇。”

    “你是,晋连城有可能躲在晋王府里面?”冥煞冷笑,“那他胆子可真不!不过东方紫煜到现在还留着那座晋王府,也是够蠢的了!”

    “我在东方紫煜身边安插的有人,已经把消息暗中传给了东方紫煜,明日,东方紫煜就会下旨拆除晋王府。”穆妍看着冥煞。

    “假如晋连城真躲在里面,不管是因为什么,都要被逼现身,并且成为众矢之的。”冥煞声音诡异地笑了起来,“这比起今夜去偷袭暗杀要高明一点,因为晋连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如果晋连城明日现身的话,冥楼主可愿意出手,助在下除掉晋连城?”穆妍看着冥煞问。

    冥煞似笑非笑地:“本尊是答应和你的合作了,但是本尊一直没想好,你能给本尊什么好处,本尊怕吃亏呢!”

    对于冥煞突然耍无赖的行为,穆妍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犹豫。

    “怎么?不高兴了?本尊这几其实在想一件事,在东方紫煜和你,还有晋连城之间,本尊就算要合作,最稳妥的是找东方紫煜,最刺激的是找晋连城。后者,本尊还真的想试试呢!”冥煞变脸就变脸,绝对不负他杀手头子阴晴不定的名声。

    “给冥楼主一个忠告,冥楼主找东方紫煜合作没有问题,但假如冥楼主想找晋连城合作的话,最好心一点。”穆妍神认真地。

    “你看不起本尊和冥楼的实力?”冥煞眼神一下子就冷了。

    穆妍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件事,还是和冥楼主明!当初晋连城明明已经死了,后来又活了过来,冥楼主就没想过是因为什么吗?”

    “看来你知道原因。”冥煞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穆妍点头:“没错,我知道。晋连城能活过来,就是因为他是毒宗宗主杜午的弟子,而他体内有一种奇物,不知冥楼主是否听过,叫做还生蛊。”

    冥煞神微变:“还生蛊?!”

    很显然,冥煞不仅听过还生蛊这种东西,而且还知道还生蛊的作用。

    “没错。”穆妍再次点头,“根据在下的调查,当初晋连城突然身死,东方紫煜为了稳妥起见,还是亲自给他收的尸。所以,晋连城当时定然是真的死了,只是还生蛊又给了他复生的机会而已。”

    “还生蛊,本尊很有兴趣。”冥煞冷笑。

    “在下劝冥楼主不要和晋连城合作,因为毒宗的宗主很可能在晋连城的身边。在下不是质疑冥楼主的实力,只是碰上那种老毒物,不仅会用毒,还会用阴邪的蛊毒,防不胜防啊!”穆妍语重心长地。

    “哼!虽然本尊不相信你这个子会为了本尊好,但你的毒宗,本尊知道,你的话,不无道理。”冥煞看着穆妍。

    “明日要不要出手,冥楼主看心情而定即可。”穆妍看着冥煞。

    “本尊还没反悔呢,你这子,是想反悔,不跟本尊合作了吗?”冥煞看着穆妍目光危险地。

    穆妍摇头:“当然不是,只是在下有点怕事成之后,冥楼主提的条件,在下完不成,到时候恐怕就没命在了。”

    “哈哈!”冥煞却笑了起来,笑声诡异,“你怕了?那本尊还真的要跟你合作一把!放心,本尊的条件,一定会提的,到时候你完不成,本尊也不会杀了你,只是本尊喜欢你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届时就挖下来送给本尊!”

    冥煞话音未落,穆霖和独孤傲身上就控制不住呼呼地往外冒冷气,面也都沉了下去。

    “子,你这两个护卫,倒是真的很忠心。”冥煞冷哼了一声,轻蔑地看了一眼穆霖和独孤傲,然后对穆妍,“放心,如果本尊真要挖你的眼睛,一定会把你这两个护卫的眼睛也挖了,你们主仆,到时候还像是一家人!”

    穆妍沉默不语,冥煞起身:“墨灵,走!”

    看着冥煞和墨灵消失在夜之中,穆妍原本有些难看的脸,瞬间恢复了平静。

    对上穆霖和独孤傲有些担忧的目光,穆妍笑了:“大哥,师弟,远不到担心的时候呢。”

    “……没有,师姐。”独孤傲看着穆妍,“冥煞阴晴不定,不值得信任!”

    穆妍很淡定地:“我知道啊,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在骗他,谈什么信任不信任的,没有意义。我费那些口舌,主要是为了维持暂时的和平。”

    “你对冥煞晋连城体内有还生蛊,冥煞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穆霖若有所思。

    穆妍笑了:“阿烬过,还生蛊是他当初冒死从杜午手中偷去,送给晋连城的礼物。不提阿烬和晋连城的关系了,有一点,杜午最初收晋连城为徒,是为了杀掉晋连城,取回他的还生蛊,只是后来他和晋连城显然是蛇鼠一窝看对眼了。冥煞既然知道还生蛊是什么东西,对他那样的人来,不可能不动心,所以他从现在开始,是真的想要杀晋连城了。”

    “明日晋连城真的会出现吗?”独孤傲有一点怀疑。

    “无所谓。”穆妍唇角微勾,“我只是了一个猜测而已,事实如何,明日才能见分晓。等明日巳时,东方紫煜会派人拆除晋王府,冥煞也会盯上晋王府,到时候我们不要轻易动手,看情况再做决定。”

    穆霖和独孤傲对于穆妍到现在对于局势依旧有完全的掌控,都表示佩服。东方紫煜那边,穆妍并没有耍什么心计,所作的事情都是为了东方紫煜好。她和东方紫煜的交情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这也是她此行的任务。和冥煞那边的所谓合作,穆妍看似已经变得很被动,接下来由冥煞主导,但事实上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穆妍的安排进行,包括冥煞的行为在内。

    只是冷静下来,穆霖和独孤傲都有一个想法,冥煞那个贱人竟然想挖穆妍的眼睛,给他们等着!有朝一日,他们一定要挖了冥煞的眼睛扔去喂狗!

    回到回香楼的冥煞,问了墨灵一个问题:“你觉得那子的是真的吗?”

    “关于还生蛊的事情,属下认为是真的。”墨灵恭声,“他不敢拿这样的事情骗主子,晋连城当初死而复生的确很蹊跷,如果是还生蛊的话,就得通了。并且,属下认为白公子在这个时候提起还生蛊,正明他想要与主子合作,除掉晋连城。”

    冥煞冷笑:“合作?他是打算利用本尊!不过看在还生蛊的份儿上,本尊先不动他!等本尊杀了晋连城,拿到还生蛊,再跟他好好算账!”

    “楼主不打算扶持那位六皇子登上皇位吗?”墨灵问冥煞。

    冥煞冷哼了一声:“那个子又不是东阳国的六皇子!到时候,只要本尊一句话,真正的六皇子不定会把那个白送给本尊!”

    墨灵沉默不语,冥煞冷声:“调派大阳城附近的所有人,围了晋王府!还生蛊,本尊一定要拿到!”

    “是,主子!”墨灵恭敬地。

    大阳城,旭日初升,晋王府笼罩上了一层金辉。

    晋连城几乎一夜未眠,辰时起了之后,便等着鬼医过来为他查看眼睛。他不敢自己拆除头上蒙着的布带,怕出了什么差错。

    鬼医快到巳时才过来,动手除去了晋连城眼睛上面蒙着的布带,晋连城紧闭着眼睛坐在那里,神有些激动。而他那张脸,除了比曾经瘦了一些之外,容貌已经恢复了。

    “可以睁开眼睛了。”鬼医淡漠的声音传入了晋连城耳中。

    晋连城睫毛微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许久未见光,一时感觉很是刺眼,他眨了眨眼睛,两滴眼泪从脸庞滑落,是被刺激的。

    晋连城再次闭上了眼睛,又过了一会儿,缓缓地睁开……

    如此,闭眼再睁开,过了几次之后,晋连城眼前的一切从模糊变得越发清晰,他很快便适应了这双原本属于东方紫霄的眼睛。

    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晋连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胸腔都在震动,猛然握着拳头了一句:“不亡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