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3.楼主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73.楼主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六月十九,晴空万里。

    皇宫之中,东方紫煜的登基大典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而所有人都担忧的晋连城,一直到登基大典结束,也没有冒出来。

    没有刺杀,没有任何意外,东方紫煜安然无恙地坐上了皇位,正式向天下宣告,成为东阳国新皇。

    “皇上,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东方紫煜的属下恭敬地禀报。

    东方紫煜脸上并没有几分喜色,因为他觉得不对劲,很不对劲!他在想,假如真是晋连城抓了东方紫霄,晋连城没有理由到这个时候还不出现,任由他顺利地登上了皇位……

    但是东方紫煜的人严密监视着进出大阳城的所有人,并未见到可疑的人出没。

    大阳城晋王府。

    这里已经成了一片被人遗忘的地方,而包括晋连城在内,住进来的人一个比一个武功高,根本不必担心会被人发现。

    昨夜晋连城的师父元济离开,直到这天晌午才回来。

    “东方紫煜已经登基了。”元济对晋连城说。

    晋连城微微点头,对此并不意外。事实上,并不是没有其他人想要找东方紫煜的麻烦,想要阻止东方紫煜登基,譬如明月国那位总喜欢背地里耍阴招的摄政王明腾。而东方紫煜这次登基可以这么顺利,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晋连城会突然冒出来,和东方紫煜斗,所以其他人都选择了隔岸观火。

    只可惜,这把火,晋连城现在并不打算点燃。经历过生死之后,他的性格也磨去了不少棱角,他现在可以对杜午低头,可以对元济低头,可以对鬼医低头,可以对任何人低头,只要那些人能够帮他,对他有利。

    晋连城也不再那么冲动了,他知道东方彻死了之后,那一纸遗诏并不能帮他得到东阳国的皇位,而他也无需操之过急,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让眼睛恢复,然后再寻找合适的时机。

    “师父可找到了东方紫霄的踪迹?”晋连城问元济。

    元济微微摇头:“还没有。那个东方紫霄肯定躲在了极其隐秘的地方,就连东方紫煜都找不到任何线索。”

    听到元济的话,晋连城手指微动:“东方紫霄想要离开大阳城,即便有高人相助,也不可能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在想,他会不会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七皇子府,那里是他的地盘,他最熟悉,如果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密室暗道,他只需要躲进去即可。东方紫霄知道,所有人都会怀疑是我抓了他,包括东方紫煜在内。所以,他很安全。”

    元济眼眸微闪:“徒儿言之有理,为师这就去七皇子府探探。”

    “那就辛苦师父了,师父请万事小心。”晋连城对元济说。

    元济很快就离开了晋王府,以他的实力,在大白天潜入七皇子府而不被人发现轻而易举。

    元济先去了东方紫煜的书房,找到了书房的密室,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一直到傍晚时分,元济找了半天时间,把七皇子府里面隐秘的地方都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东方紫霄的影子。

    元济正准备放弃,暂时离开,回去告诉晋连城,再商议一下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道黑影闪过,消失在东方紫霄的院子里。

    元济眼眸微缩,悄无声息地跟了进去。

    这个院子元济已经找过一遍了,找得很认真,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元济看着不远处已经关上,还在微微颤动的房门,那是东方紫霄的卧房,而元济先前在里面什么都没找到。

    元济躲在一个角落里,耐心地等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就看到一个黑衣蒙面人从东方紫霄的卧房之中闪身而出,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人影。

    这会儿已经入夜了,元济屏息凝神,并没有被发现。确认那人走了之后,元济悄悄地进了东方紫霄的卧房。

    房间里面一眼看去没有任何异样,但元济觉得,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密室暗道,他先前没有发现。

    最后元济的目光落在了那张大床上面。他走到床边,掀了被褥扔在地上,目之所及是精致的雕花。

    元济伸手,在床上那些微微凸起的浮雕上面,一寸一寸地按过去。

    大概一刻钟之后,元济听到了“咔嚓”一声,床板正在裂开,很快露出了一个黑魆魆的洞口,一眼看去,深不见底。

    元济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并没有立即下去,而是从怀中拿出一个五彩圆球,伸手捏爆,扔进了下方洞口,并且很快地关上了机关。

    只有一丝绚丽的烟雾逸散出来,元济拿出一颗药丸扔进了自己口中,就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

    这毒药是杜午送给元济的,对于高手有奇效,一般人吸入,等同于强效的迷药。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元济再次打开了床板上面的机关,五彩的烟雾飘了出来,而他纵身一跃,跳进了那个洞口。

    不多时,元济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出来了,那张脸,赫然正是东方紫霄。而下面的密室之中,还藏了东方紫霄的心腹属下,如今都已经身首异处了。

    晋连城猜得一点没错,东方紫霄自以为是地躲在了自己家里,以为所有人都会认为他被晋连城抓走了,只会去别的地方找他。

    但东方紫霄忽略了一点,抓没抓他这件事,晋连城本人是最清楚的。东方紫霄的那点把戏,可以骗过任何人,却不可能骗得过晋连城。

    元济离开的时候,又把东方紫霄卧房密室的机关给关好了,那些毒烟很快就会消散,而七皇子府看起来跟先前并没有两样。

    晋王府。

    “徒儿,为师把东方紫霄给你带回来了!”元济对晋连城说,声音透着一丝笑意。

    晋连城看不到,他听着声音,知道元济把一个人扔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晋连城唇角微勾:“辛苦师父了。”

    “为师这就去请鬼医过来!”元济话落就出去了。

    不多时,鬼医坐着轮椅进了晋连城的房间,查看了一下地上东方紫霄的情况,然后微微点头说:“待我准备一些东西,明日辰时,便可为赤焰公子做换眼之术。”

    晋连城神色微喜:“那就劳烦鬼医阁下了。”

    到现在,鬼医当然知道了晋连城的身份,并且还知道被元济抓来给晋连城换眼的是东阳国的一位皇子。不过这并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他和晋连城之间只是一桩交易而已,其他人,与他无关。

    六月二十,天还未亮,月华宫中的姚滢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她做了一个噩梦,梦中她的小儿子东方紫霄,被晋连城剜眼割鼻,断手断脚,惨不忍睹……

    事实上,东方紫霄没有那么惨,因为他只是被剜了眼睛而已,也不是晋连城亲自动的手。

    晋连城看不到鬼医的动作,而无关之人元济和鬼医的随从都不被允许在旁观看。鬼医拿出了一套闪烁着寒光的刀具,各种大小长度厚薄都有。如果穆妍在这里,看到那些刀,会觉得并不陌生。

    就这样,大概过了两个时辰,等在外面的元济看着房门开了,立刻走过来问了一句:“怎么样了?”

    门槛已经被卸了,鬼医自己推着轮椅走了出去,神色平静地说:“好了,之后每三天换一次药,一月之后,便可痊愈。”

    元济进门,就看到依旧昏迷不醒的东方紫霄躺在桌上。那是鬼医要求的,因为在地上的话鬼医身体不方便。

    只见东方紫霄的两只眼睛完全被挖了,脸上只剩下两个触目惊心的血洞,看起来很是渗人。

    而晋连城就静静地坐在床边,他的头上蒙了一块白色的布带,遮住了他的眼睛,上面还有点点血迹。

    “徒儿,感觉如何?”元济看着晋连城声音关切地问。

    晋连城没有动,说了一句:“眼睛很疼。”

    “看来那鬼医真的很厉害!”元济神色一喜。晋连城的眼睛先前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现在会疼,说明换眼极有可能可以成功。

    晋连城心底也是兴奋的,因为他真的受够了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如果不是不甘心的话,他恐怕都撑不到现在。

    还生蛊一直在晋连城体内,但还生蛊的疼痛晋连城早已经感觉不到了,因为杜午又往他体内下了另外一种蛊,可以压制还生蛊对他的折磨。

    如今眼睛的疼,晋连城非但不觉得难受,反而很高兴。他知道,用不了多久,他的眼睛就可以重见光明了,即便这眼睛是抢来的。

    “东方紫霄怎么处理?”元济问晋连城。

    “先留着吧。”晋连城说。以后对付东方紫煜,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距离东方紫煜正式登基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晋连城始终没有出现,而东方紫霄也没有任何消息。

    一直藏在东方紫煜眼皮子底下的晋连城,在鬼医的医治之下,正在慢慢适应从东方紫霄那里抢来的眼睛。鬼医说,还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晋连城才能拆了蒙眼的布带,重见光明。

    七月初五,大阳城风平浪静,穆妍一行人终于到了。

    穆妍男装打扮,易了容,看起来就像是个商贾之家的少爷。而穆妍把独孤傲和穆霖易容成了一对孪生兄弟的样子。

    他们住进了大阳城的一座别院,那座别院是萧星寒在大阳城的产业,明面上是一个姓白的外地富商所置办的。那白姓富商真实存在,就是青木的属下。

    “师姐,晋连城一直没有出现,东方紫霄也没有消息。”独孤傲对穆妍说。

    穆妍若有所思:“我们知道晋连城的两只眼睛都瞎了,但是其他人并不知道。假如那个鬼医真有那么大的能耐的话,晋连城一定会找他医治眼睛。晋连城现在不出现,很可能是想等眼睛治好之后再动手,他本就失了民心,不可能再瞎着眼睛来抢皇位,那会让他成为一个笑话。”

    穆霖微微点头:“但晋连城也不可能放弃东阳国的皇位,他迟早会来的。”

    “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晋连城,如果晋连城过个三年五载才回来的话,我们总不能在这里等三年五载。”穆妍微微蹙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在接下来一个月之内,大阳城里依旧风平浪静的话,我们就离开不管了。”

    虽然穆妍希望做皇帝的是东方紫煜,但她并没有义务要帮东方紫煜。厉啸天给她的任务,也不是无限期的,毕竟她现在的家在天厉国。

    “东方紫霄真的落入晋连城手里了吗?”独孤傲问了一句。

    穆妍若有所思:“咱们都在猜测晋连城想要换眼睛,会不会他把东方紫霄抓走了,要挖了东方紫霄的眼睛给自己用。毕竟他们是亲兄弟,也不是任何人的眼睛都可以换上用的。”

    “那为何不用东方紫煜的?”独孤傲不解,“对东方紫煜出手,不是更直接吗?夺了眼睛,再抢了皇位。”

    “东方紫煜毕竟已经坐上那把龙椅了,虽然未必能够挡得住晋连城的阴招,但他也并非不堪一击。”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假如我是晋连城,现在最要紧的是治好眼睛,再图谋其他,太贪心冒进会得不偿失。相对来说,东方紫霄那个蠢货更好对付,并且东方紫霄失踪了,也不会影响到东阳国的局势,给其他三国可乘之机。”

    “小妹言之有理。”穆霖微微点头。

    “今夜,我去会会东方紫煜。”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是夜,万籁俱寂的时分,穆妍在穆霖和独孤傲的护送之下,悄无声息地进了东阳国的皇宫。

    原本穆妍说她一个人就可以,结果穆霖和独孤傲都不同意。穆霖说他要保护穆妍,独孤傲说假如他让穆妍一个人去,如果出了什么事,回去他会被苍氏一族的四个老头以及两个师兄活活打死的,让穆妍不要害他……

    东阳国皇宫御书房里面,东方紫煜还在批阅奏折,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眉宇之间笼罩着一丝阴郁。他现在有时候倒是希望晋连城赶快出现,让这件事尽早有个结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如今晋连城不来,东方紫煜心中始终压着一块大石,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窗户无风自动,东方紫煜神色微变,两个气息浑厚的老者现身挡在了他面前,这是专属于东方紫煜这个皇帝的暗卫。

    来者是个少年模样,穿着夜行衣,脸上戴着一块银色的面具。

    东方紫煜看着少年的身形,心中微动,猛然站了起来:“且慢!”

    “东皇,别来无恙啊!”少年开口,看着东方紫煜说了一声。

    东方紫煜突然笑了:“你们都退下,这是朕的朋友。”

    两个老者很快不见了人影,东方紫煜目光幽深地看着朝着他走过来的少年:“你怎么来了?他呢?”

    “我家皇上派我回来省亲,他没空。”穆妍摘掉面具,露出一张很普通的少年脸庞,在东方紫煜对面坐了下来。

    听到穆妍的话,东方紫煜微微愣了一下:“是厉皇派你来的?”

    “嗯。”穆妍点头,“皇上说,让我来保你的皇位,除掉晋连城。”

    东方紫煜神色一喜:“那就太好了!”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怎么?你还盼着厉啸天帮你不成?”

    东方紫煜神色微僵,摇头苦笑:“我知道,我不能依靠别人,不过你来了,我真的很安心。”

    “丑话说在前头,我只是出皇差,正好我也想杀了晋连城,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穆妍对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神色认真地点头:“我明白。”

    “有些事情,你或许还不知道。”穆妍看着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就听到穆妍说:“晋连城的两只眼睛都瞎了。”

    东方紫煜愣了一下:“这……不会也是你做的吧?”他知道晋连城的一只眼睛瞎了,因为他亲眼看着穆妍用暗器伤了晋连城的眼睛。

    穆妍微微点头:“嗯。”

    东方紫煜突然笑了起来:“晋连城看上你,是他倒了八辈子血霉!”

    “你难道就不好奇,晋连城当初为何没死,后来我们遇到,为何我还是没能杀了他吗?”穆妍看着东方紫煜问。

    东方紫煜神色一正:“愿闻其详。”他到现在都觉得发生在晋连城身上的事情太过离奇。

    穆妍把还生蛊的事情给东方紫煜简单讲了,东方紫煜愣了好大一会儿,显然这种逆天之物他闻所未闻,更没想到正好被自己的死对头得到了。不死不灭,实在是有些恐怖。

    “我告诉你这些,只有一个目的,你接下来有机会杀晋连城的话,记得砍头,其他的没用。”穆妍对东方紫煜说。

    “我知道了!”东方紫煜神色严肃地点了点头。这是个很重要的讯息,假如他不知道的话,就算有机会对晋连城动手,也很可能重蹈覆辙,让晋连城再次死而复生。

    “此外,东方紫霄失踪这件事,假如真是晋连城做的,有一种可能,晋连城要挖了东方紫霄的眼睛给他自己用。”穆妍看着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神色一震:“这怎么可能?”

    “东皇,虽然你离江湖很远,但有些江湖奇事,多知道点没坏处。”穆妍看着东方紫煜说,“江湖上出现了一个鬼医,懂得换心之术,定然也懂得如何换眼。”

    看到东方紫煜依旧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你是外行,不懂医术。但你最好相信,这些都并非不可能之事。”

    “你是不是也会?”东方紫煜看着穆妍问。他知道穆妍在北漠国繁星城的名医大会上面大放异彩,感觉穆妍没有什么不会的。

    穆妍白了东方紫煜一眼:“我不会!普天之下,恐怕就只有那个鬼医会,假如晋连城找到了那个鬼医,又抓走了东方紫霄,不要怀疑,你早晚会看到他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你面前,来抢走你现在拥有的一切!”

    “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对晋连城的情况,真的一无所知。”东方紫煜微微叹了一口气。

    “此外,晋连城先前拜入了毒宗门下,是毒宗那个老毒物的爱徒,所以他现在会用毒,并且很可能会用上阴毒的蛊术。”穆妍对东方紫煜说,“你自己多加小心吧。”

    东方紫煜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拜晋连城所赐,东方紫煜这个皇位坐得并不踏实,而他本以为他已经尽力做好了应对晋连城的准备,可穆妍来了之后,东方紫煜却发现,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很多,局势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固然晋连城不得民心,或许朝中所有官员以及东阳国百姓都会反对他,但只要他取了东方紫煜的性命,东方紫煜就彻底输了,一切都没了。

    “你住在宫里吧,我给你安排。”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

    “不了,我有住处。”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也好吧。”东方紫煜又叹了一口气,“你能来,即便不是为了我,我也很高兴了。”天知道东方紫煜看到穆妍从天而降的时候,心里有多开心。压得东方紫煜快要喘不过来气的大石头,也松了一半。东方紫煜毫不怀疑,只要有穆妍在,不管晋连城想做什么,都不可能得逞的!

    看到穆妍转身要走,东方紫煜突然又站了起来,看着穆妍的背影说:“虽然知道你是奉厉皇之命前来,但对我来说,只要我还活着,还是东阳国的皇帝,我都只会记着你的恩情,与天厉国和厉皇没有任何关系!”

    穆妍没有回头,说了一句:“你的心意我领了,先保住你自己再说吧!”

    看着穆妍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东方紫煜伸手放在了自己心口,喃喃地说:“我是有野心,是贪图权势,但我刚刚说的话,是真心的……”

    穆妍是光明正大来到大阳城的,身份是白家五少爷白苏明。这个身份真实存在,并且青木早已经安排妥当了,没有任何破绽。

    所以第二天,穆妍就大摇大摆地走上了大阳城的大街,身后还跟着一对帅气逼人的孪生兄弟当护卫。

    “这家酒楼的饭菜不错,少爷请你们吃饭。”穆妍财大气粗地带着穆霖和独孤傲进了大阳城最大的一家酒楼。

    这里原本是慕容恕的产业,不过如今都已经易主了。慕容恕娶了媳妇儿更是不思上进,带着苏绮嗨嗨地游山玩水去了,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

    在穆妍进门的时候,酒楼三楼最里侧的一个房间里,一双眼睛盯上了她。

    “那是谁?”稍显阴柔的声音。

    “楼主,属下马上去查。”一个属下战战兢兢地说。

    “就是你,让本尊失去了一桩好生意,现在连个人都不认识,本尊要你有何用?”侧卧在软塌上面的紫衣男子猛然抬手,一道寒光闪过,跪在地上的男人脖子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然后脑袋一歪,掉在了地上……

    很快有人出现,把地上的无头尸和那个脑袋一起清理了。

    “去查一下,刚刚进来的那个少年是什么人。”紫衣男人慢条斯理地说。

    “是,楼主。”一个蒙面的黑衣女子应声退下了。

    紫衣男子脸上戴着半边金色的面具,露在外面的容貌很美,雌雄莫辩,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阴柔之气,就连声音,都带着一丝女气。

    不多时,蒙面女子去而复返,恭敬地禀报:“主子,那个少年是东阳国雪月城白家的五公子白苏明,昨日来的大阳城,是来谈生意的。”

    “商贾之家的公子,怎么能发现本尊呢?”紫衣男子唇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墨灵,你今夜去试探一下,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只是做生意的。”

    “是。”名叫墨灵的女子恭声说。

    “还是没找到东方紫霄的下落?”紫衣男子看着墨灵问。

    “楼主,抓走东方紫霄的人所用的毒,是毒宗宗主杜午独门秘制。”墨灵恭声说。

    “毒宗不是已经被人一把火烧了吗?那杜午竟然还有心情管这里的事情?”紫衣男子冷笑,“这么看来,毒宗那么轻易被人灭了,恐怕杜午当时根本就不在里面。本尊还是觉得,东方紫霄失踪,一定和晋连城有关,晋连城身后的人,或许就是那个老毒物。”

    “楼主有何打算?”墨青恭敬地问。

    “原本东方紫霄那个蠢货找上冥楼,本尊并不想理会他,只是他花钱,本尊派几个杀手为他所用。”紫衣男人幽幽地说,“他求本尊帮他,说按照他的计划一定能够得到皇位,本尊想着,如果他真的运气好,当上了东阳国的皇帝,到时候本尊掌控着他,本尊岂不就是这东阳国真正的皇帝了?不过可惜,他太蠢了,根本扶不起,现在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墨灵一直垂着头站在旁边,就听到紫衣男子话锋一转:“本尊来一趟,也不能白来,这大阳城很有意思,本尊暂时还不想走,接下来你密切关注着大阳城里的情况,有什么异动,立刻前来禀报。”

    “是。”墨灵恭敬地说。

    这位,是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冥楼的楼主冥煞。而他之所以会出现在东阳国大阳城,是为了和东方紫霄的一桩交易,如今随着东方紫霄的失踪,交易不存在了,但冥煞并不打算就此离开。

    却说楼下,穆妍和穆霖以及独孤傲三个人,吃了顿饭,喝了点酒,便离开了。

    是夜,一群杀手闯进了穆妍所在的别院,人数仅有十个,不过武功都不弱,并且目标明确地靠近了穆妍所在的房间。

    穆妍并没有睡,而她早就跟穆霖和随行前来的十个剑龙卫说过,没有她的命令,剑龙卫不要出手。

    “大哥,师弟,你们俩上,速战速决。”穆妍就坐在桌旁,独孤傲和穆霖一左一右坐在那里,等着她的决定。原本他们三人在商议接下来的计划,杀手还没靠近的时候,他们就收到了消息。

    穆妍话落,那些杀手已经把她的房间包围起来了。而穆霖和独孤傲用最快的速度出了房间,直接迎上了那十个杀手!

    独孤傲曾经所用的武器被穆妍拿走了,穆妍并没有还给他,也没有给其他人用,为了避免有人认得那把剑,从何联想到独孤傲身上。

    如今独孤傲所用的武器,也是神兵门所出,并且比他曾经的剑更合他心意。是穆妍亲手设计,苍河为他打造的。

    但穆妍自己以及她身边的人,所用的神兵门的武器,全都没有任何神兵门的标志,只有当初卖出去的那些,打了神兵门的标志。

    就在独孤傲冲出去之前,穆妍淡淡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中:“师弟,杀人的时候温柔点儿,你现在不是杀手了。”

    独孤傲瞬间明白了穆妍的意思,他曾经是个杀手,他杀人的那些招数有可能会被人认出来,所以要掩饰一下。

    独孤傲和穆霖各自被五个杀手围住,而在那些杀手还没形成配合围攻之势的时候,已经死了两个。

    躲在暗处观望的墨灵眼眸幽深地看着这边,而前后只用了半刻钟的时间,十个杀手,全都身首异处。

    穆妍让独孤傲换种杀人方式,独孤傲选择了一种非常野蛮的,全都砍头。而穆霖也选择了砍头,原因是他一直没忘记晋连城为何能够死里逃生……

    就在墨灵准备离开的时候,穆霖目光幽寒地朝着她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四目相对,穆霖抬手,微不可见的暗器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墨灵的眉心。

    而墨灵只是奉冥煞的命令前来试探,并没有打算动手,在穆霖的暗器出手的时候,她已经抽身而退,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回来。”房间里传出了穆妍的声音,正要追上去的穆霖和独孤傲都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去了。

    窗户不知何时打开了,外面发生的一切穆妍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们被人盯上了。”穆妍微微蹙眉,“对方只是过来试探。”

    独孤傲开口说:“我认得那些杀手,他们是冥楼的人。”曾经独孤傲作为杀手届的独行侠,在江湖上名声大噪的时候,天下各大杀手组织的头目都想将独孤傲收入麾下,包括冥楼的楼主冥煞在内。因为独孤傲拒绝了冥煞,还差点被冥煞给杀了。

    穆妍听说过冥楼,知道这是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据说楼主冥煞年纪轻轻武功极强。并且穆妍还知道,当初慕容世家灭亡,慕容恕没有再做生意,慕容世家的生意也并没有被人瓜分抢夺,而是有一个神秘强大的组织全都给霸占了。根据穆妍收到的情报,如今霸占慕容世家生意的那个神秘组织,就是冥楼。

    一个杀手组织,还做到了冥楼那样的规模,根本不可能缺钱。而冥煞还要抢慕容世家的生意,这一点其实表明,冥煞并不只是想当一个杀手头子那么简单。

    穆妍知道,他们的身份没有破绽,而突然被冥楼的杀手找上门来,应该是因为她白天进了大阳城的回香楼的时候,下意识地抬头看的那一眼。

    当时穆妍察觉有人在看她,现在看来,的确有人在看她,并且有可能就是冥楼的楼主冥煞。冥煞派人来试探,是因为穆妍发现了他。

    “我们是不是该换个地方?”独孤傲问穆妍。冥楼已经试探过了,并且最后逃走的那个人应该会禀报冥煞这边的情况,到时候冥煞再来纠缠,就不会这么容易了。独孤傲和冥煞打过交道,知道那个男人的性格有多变态,真的招惹了冥煞,麻烦会无穷无尽的。

    “不必。”穆妍摇头,神色平静地说,“给青木传信,让他安排白家消失,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看看冥楼还会做什么。”

    穆妍很好奇在东阳国皇位更迭的时候,一个杀手组织的头子突然出现在大阳城所为何事。穆妍直觉,冥煞的出现,和东阳国皇室脱不了干系,而他究竟想要做什么,穆妍不知道,但她不打算躲起来。她就在这里,等着会会冥楼。

    夜半时分,回香楼。

    墨灵见到冥煞的时候,冥煞衣衫半敞,正躺在床边的软塌上面喝酒。窗户开着,微凉的夜风吹进来,冥煞看着窗外一片沉寂的大阳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楼主,十个人,都死了。”墨灵站在冥煞身后,恭敬地禀报。

    “那个白公子动手了吗?”冥煞没有回头,问了一句。

    “没有。”墨灵说,“白苏明身边的那对孪生兄弟动的手,武功都很强。”

    “可有其他发现?”冥煞回头看了墨灵一眼。

    墨灵垂眸说:“白苏明身边还有其他的护卫,在暗处,没有现身,数量应该是十个。”

    “有意思。”冥煞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微微摇晃着琉璃杯里面如血一般鲜红的酒说,“反正晋连城还没出现,本尊暂时又不走,就先跟那个小白公子玩玩儿吧。”

    “楼主的意思是?”墨灵恭声问。

    “明晚继续派杀手过去,本尊就不信,那个小白公子能一直不动手。”冥煞冷笑,“如果必要的时候,墨灵你亲自出手。”

    “楼主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墨灵恭声问。

    “结果么?”冥煞声音阴柔地说,“把那个小白活着抓过来,本尊喜欢他的眼睛,要亲手挖出来做成珠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