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2.剜了他的眼睛给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72.剜了他的眼睛给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

    从宫里回到王府之后,天色已晚,拓跋严已经被连烬从苏府接回来了。

    穆妍特地叫了连烬以及她的两个小弟莫轻尘和沈赟之跟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吃晚饭,原因是厉啸天要求穆妍尽快出发前去东阳国,穆妍决定今天半夜就走。

    “娘,我可以去吗?”拓跋严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穆妍笑得一脸乖萌。

    穆妍摇头:“不行,你要上学,没空。”

    “好吧。”拓跋严扁了扁嘴,对穆妍神色认真地说,“娘,我会好好读书的。”

    坐在拓跋严身旁的萧星寒伸手揉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脑袋,拓跋严就跳到了萧星寒的腿上坐好,笑嘻嘻地说:“老爹,咱们俩在家里等着娘回来呀!”

    萧星寒拧了一下拓跋严的耳朵,说了一句:“你自己在家。”

    “星寒,你不是在为厉皇训练金龙卫吗?他允许你和穆妍同去?”连烬好奇地问。

    萧星寒点头:“不同去,我接下来要住在军营,把剩下两个月的训练时间缩短到一个月,然后去接她。”

    厉啸天给萧星寒定下的训练金龙卫的时间是三个月,如今才过去一个月。这次厉啸天要求穆妍去东阳国,萧星寒提出要一起去,暂停金龙卫的训练,等回来再继续,但厉啸天不同意,说萧星寒可以去,前提是把金龙卫训练好再说。

    厉啸天的心思萧星寒和穆妍都明白,厉啸天并不是觉得穆妍一个人就能成事,而是心知萧星寒一定会把剑龙卫派去给穆妍差遣。

    而萧星寒已经决定了,让穆妍先去,穆妍走了之后,他每天就没有必要回王府住了,接下来加快金龙卫的训练进程,提高训练强度,将训练时间缩短到一半,预计一个月之后,他可以出发去东阳国接穆妍回来,到时候厉啸天不会拦他。

    听到萧星寒的话,这段时间被穆妍扔给萧星寒,和金龙卫一起接受训练的莫轻尘和沈赟之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然后可怜兮兮地看着穆妍,异口同声地说:“主子,我也要去!”

    萧星寒训练金龙卫的方式堪称魔鬼式训练,并且还重点“关照”莫轻尘和沈赟之,一想到接下来穆妍不在,萧星寒心情不好说不定会变本加厉,两人就感觉怕怕的。

    穆妍听到莫轻尘和沈赟之的“哀求”,唇角微勾,转头看着连烬,笑意温和地问了一句:“阿烬要不要一起去玩儿?”

    莫轻尘和沈赟之感觉很崩溃,纷纷表示穆妍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他们也要跟连烬一样的待遇!

    穆妍主动邀请,连烬却微笑着摇了摇头说:“你去办正事,如果不需要我帮忙的话,我就不去了,我留下照顾小严和家里。”

    萧星寒都说了接下来一个月不回家住,连烬想着他还是留下接送拓跋严上下学比较好,顺便照顾府里的几个老头。至于东阳国大阳城,在连烬记忆深处留下的印记已经很模糊了,那里是他出生的地方,却从来都不是他的家。

    穆妍微微点头:“那好吧,阿烬留下。”

    “我们呢?”莫轻尘和沈赟之看着穆妍问。

    穆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兄弟说:“你们啊,如果我要带你们去的话,两个人只能去一个。”

    下一刻,原本结盟的好兄弟,看着彼此的眼神都变了,火花四溅。

    莫轻尘搂住沈赟之的肩膀说:“小弟啊,你太弱了,留在耒阳城,跟着王爷好好训练,知道吗?哥哥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沈赟之甩开了莫轻尘的肩膀,轻哼了一声说:“哥,你比我老那么多,实力也没比我强多少,还是你留下好好训练,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谈不拢的兄弟两人,果断决定出去打一架再说,连饭都不吃了。

    拓跋严看着他们勾肩搭背离开的背影,老气横秋地摇了摇头说:“幼稚。”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捏了一下拓跋严软嫩的小脸蛋,拓跋严皱了皱小眉头,回头看了萧星寒一眼:“老爹,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没有。”

    “口是心非。”拓跋严嘀咕了一句,然后想让萧星寒给他夹一个鸡腿,结果萧星寒夹着仅剩下的一个鸡腿放进了穆妍碗里,然后给拓跋严夹了一堆他最不爱吃的胡萝卜……

    穆妍看在眼中,表示她家冰山美男萧寒寒正在慢慢发生着转变,虽然不是那么明显。穆妍对此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她始终记得最初认识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俨然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大冰块,霸道蛮横不讲道理。

    如今,萧星寒虽然话还是不多,但是比起从前已经进步很多了。尤其是在穆妍和拓跋严面前,萧星寒有时候也会一本正经地玩一些很冷的幽默,用揉揉捏捏代替言语来表达他的亲近之意。

    三大一小四个人吃完晚饭,莫轻尘揽着沈赟之走了进来,沈赟之哭丧着脸,输赢很明显了。

    其实穆妍一直口头嫌弃莫轻尘弱,那是相对于连烬和慕容恕来说。莫轻尘如今已经算得上是个高手了,并且轻功绝佳,他其实一直都很努力在修炼,相比沈赟之来说,要强上很多倍。

    “主子,我赢了。”莫轻尘嘿嘿一笑。

    “嗯。”穆妍点头,“你们好好训练,等我回来考考你们。”

    莫轻尘傻眼了:“主子,不是说好谁赢带谁去吗?”

    拓跋严嘿嘿一笑说:“小天儿叔叔,娘说的是,如果娘要带你们去的话,你们两人只能去一个,娘当然可以选择不带你们去。”

    莫轻尘欲哭无泪,沈赟之脸色瞬间阴转晴,哈哈大笑了起来。

    穆妍看着他们,很认真地说:“以后出去的机会多的是,但是我家萧寒寒亲自出手,像这样训练你们的机会,就只有这一次。我知道你们不是怕苦怕累,只是想跟着我一起去东阳国而已。这次就算了,下次不管去哪里,我一定带你们去。”

    莫轻尘神色一正:“主子,属下明白了。”

    沈赟之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有些惭愧地低了头,弱弱地说:“主子,其实我有点怕苦怕累,愧对主子的夸奖。”

    “哦,我只是客气,别当真。”穆妍唇角微勾,“总之你们这次都乖乖留下,只要你们还有一口气在,我家萧寒寒怎么虐你们,我都没二话。”

    莫轻尘和沈赟之的脸色很精彩,而萧星寒微微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看着莫轻尘和沈赟之泪奔而走,穆妍笑了起来:“不带他们,阿烬也不跟我去的话,我也没什么人好带了,周正他们都还在明月国,要过些日子才能回来。”

    “小妹,我跟你同去。”穆霖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推开门走了进来。

    “大哥出关了。”穆妍微微一笑。穆霖练功很努力,武功长进很快,前几天又闭了一次关,刚刚才出来,所以穆妍之前没考虑他。

    穆霖抱住了朝着他扑过来的拓跋严,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脑袋,看着穆妍说:“我突破了,虽然功力还是远不如你们,但是也当得起剑龙卫的队长了。”

    穆妍笑了:“那大哥就带着十个剑龙卫与我同去吧。”也不是去打仗,带更多的人并没有必要。

    夜深人静的时分,穆妍去掀了苍松老头的被子。

    “臭丫头你干嘛?”苍松老头正做美梦呢,突然惊醒,气得吹胡子瞪眼地看着穆妍吼了一句。

    穆妍眨了眨眼睛,看着苍松老头一脸无辜地说:“师父,我要出远门,来跟您老人家告个别。”

    苍松老头愣了一下:“又出远门?去哪儿啊?”

    “大阳城。”穆妍说。

    “去那儿做什么?”苍松老头皱眉。在来到耒阳城之前,苍氏一族的四个老头在大阳城生活了大半辈子,苍松老头和穆妍师徒缘分的开始,也是在大阳城。

    “出一趟皇差。”穆妍微微一笑说。

    苍松老头轻哼了一声:“就没见过哪家王妃还要出皇差的!臭丫头你也是能耐大发了!”

    “也不看我是谁的爱徒。”穆妍很嘚瑟地说。

    苍松老头瞬间喜笑颜开:“那是!老夫的徒儿优秀得天上有地下无!”

    “师父接着睡吧,我这就走了,快的话也要三四个月才能回来,阿烬和师兄都在。”穆妍对苍松老头说。

    “不用管我们!”苍松老头摆摆手说,“萧小子跟不跟你一起去?”

    “他要晚点才能去,今晚我大哥跟我一起走。”穆妍对苍松老头说。

    苍松老头皱了皱眉头,然后下床,鞋都没穿好就颠颠儿地跑了出去。

    穆妍不明所以地跟在后面,看着苍松老头踹开独孤傲的房门冲了进去。独孤傲明明早就察觉,已经睁眼了,苍松老头还是一巴掌拍了下去,吼了一句:“臭小子,别睡了!”

    独孤傲默默地起身下床,穿好衣服,神色恭敬地看着苍松老头说:“大师伯有何吩咐?”

    “你师姐要出远门,你去保护她!”苍松老头瞪着独孤傲,不容置疑地说。岑默的武功并不比独孤傲弱多少,但苍松老头觉得独孤傲行走江湖的经验应该比岑默丰富很多,所以选择了独孤傲。

    独孤傲看了一眼穆妍,毫不犹豫地点头说:“是。”

    苍松老头转头,看着穆妍笑得一脸褶子:“乖徒儿啊,师父派你小师弟去保护你,你可要乖乖地回来,有危险就推他出去挡刀,千万别客气!”

    独孤傲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早就发现了,穆妍就是神兵门四个老头以及两个师兄最宠爱的宝贝,尤其是对四个老头来说,简直把穆妍当亲闺女眼珠子来疼的。就算在独孤傲的师父苍河面前,穆妍和独孤傲的地位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独孤傲并不吃味,他是个大男人,穆妍是个女孩子,就该被他们宠着的。这次穆妍出门,有用得上他的地方,他很乐意效劳。

    穆妍回到房间,就看到萧星寒正坐在床边帮她收拾行李。

    穆妍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萧星寒的腰,把头靠在萧星寒背上,微微闭上了眼睛说:“萧寒寒,我会想你的。”

    萧星寒握住了穆妍的手,把穆妍抱入了怀中,看着穆妍的眼睛说:“好好的,等我去接你回来。”

    “嗯。”穆妍点头,煞有介事地说,“我师父说了,遇到危险就推独孤傲师弟去挡刀,我看行。”

    萧星寒轻抚了一下穆妍的长发,将叠起来放在床边的一套衣服拿过来,说了三个字:“换衣服。”

    萧星寒让穆妍换的是一套男装,他看着穆妍穿好衣服,披散着长发站在他面前,白皙如玉的小脸美得像个仙子一般。

    穆妍正准备把长发束起来,萧星寒拉着她在桌边坐下,他站在穆妍身后,取了梳子,缓缓地帮穆妍梳头发。

    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两人一时无言,穆妍感受着萧星寒的大手在自己的头发上面轻抚了一下又一下,最后萧星寒为穆妍梳了一个男式的发髻,穆妍转身,就被萧星寒拥入了怀中,绵密的吻落了下来……

    早就打包好,等在院子外面的穆霖和独孤傲左等右等不见穆妍出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

    结果,说让他们稍等片刻的穆妍,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终于提着一个包袱走了出来。男装打扮,没有易容,面色红润,因为她和萧星寒本来只是想来个告别吻,结果一时没把持住就吻到床上去了……

    穆霖接过穆妍的包袱,轻轻揉了揉穆妍的脑袋,眼神宠溺地说:“小妹,走吧。”

    穆妍看了独孤傲一眼,独孤傲有些不明所以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一个一米八五高大威猛的男人一脸无措地看着穆妍问了一句:“师姐,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不会真的推你出去挡刀的。”穆妍看着独孤傲一本正经地说。

    独孤傲愣了一下,心中微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着穆妍说:“如果有需要的时候,尽管推我出去,这是我应该做的。”

    穆妍抬手就给了独孤傲一个爆栗子,没好气地说:“作为曾经天下最牛掰的杀手,你说的那是什么鬼话?如果你只能当个挡刀的人肉盾牌的话,要你有何用?”

    独孤傲轻咳了两声:“师姐言之有理。”

    “别闹了,走吧。”穆霖哭笑不得地看着穆妍把独孤傲训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伸手揽住了穆妍的肩膀说。

    穆妍跟着穆霖往外走,没有回头,对着身后潇洒地摆了摆手。

    萧星寒就静静地坐在房顶上面,看着穆妍的身影消失在黎明之前幽暗的夜色之中。萧星寒微微皱眉,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在一起已经那么久了,他竟然没有把穆妍养胖,穆妍还是那么清瘦的样子。

    一直到天亮,拓跋严跑进来,在房间里没找到人,抬头才看到萧星寒依旧坐在房顶上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爹!”拓跋严小身子腾空而起,灵活地飞到了萧星寒身旁坐下,抱住了萧星寒的胳膊,顺着萧星寒的视线看了过去,除了天边绚丽的朝霞之外,什么都没看到。

    “老爹,娘走了?”拓跋严问。

    “嗯。”萧星寒回答。

    “老爹是不是很想娘,我也很想。”拓跋严一脸认真地说。

    “嗯。”萧星寒还是一个字。

    “为什么老爹不在的时候,我和娘过得可开心了,娘不在的时候,咱们俩都好孤单的样子呢?”拓跋严揉了揉自己的小脑袋,微微有些困惑。

    “因为你太吵了。”萧星寒话落,伸手拎起拓跋严,就把他从房顶上面甩了出去。

    拓跋严早就习惯被萧星寒扔来扔去了,小身子敏捷地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地落在了院子里,仰头看着还坐在房顶上面的萧星寒说:“老爹,我去上学了!”

    “嗯,不用回来了。”萧星寒低头看了拓跋严一眼。

    拓跋严皱了皱小眉头说:“也好,那我就留下陪太爷爷一起睡,反正我也不想跟老爹一起睡!”

    拓跋严转身,小身子挺直如松往外走去,没有回头,对着身后潇洒地摆了摆手,动作像极了穆妍。

    一直到旭日初升,萧星寒才飞身而下,简单收拾了一个包袱,骑马离开了萧王府,准备接下来暂住在城外军营之中。而莫轻尘和沈赟之已经按照萧星寒的命令,天不亮的时候就骑马狂奔到军营里面,开始训练了。

    穆妍离开,耒阳城里唯一的变化是,萧家医馆将有一段时间不会开门了。皇宫没有放出消息说萧王妃去了东阳国,萧王府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穆妍先前就不经常出门,接下来时间长了或许会被人猜测她生病了或者有喜了,但是不会有人出来辟谣。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她在做什么,至于其他人的想法,穆妍并不关心。

    这会儿已经是六月初了,东方紫煜的登基大典定在六月十九,仅剩下半个月的时间,穆妍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登基大典之前赶到东阳国大阳城。

    而厉啸天给穆妍的任务是,静观其变,适时出手,保住东方紫煜的性命和皇位,以天厉国皇室的名义,施恩于东方紫煜。

    穆妍并不意外厉啸天的选择。对东方紫煜来说,最大的威胁是晋连城,至于他们其他的兄弟,根本不成气候,不值得关注。

    厉啸天选择了东方紫煜而不是晋连城,原因也很简单,东方紫煜相对来说是个正常人,正常人是可以讲道理,可以沟通的,此外,东方紫煜和天厉国皇室结盟的意愿很强并且很坚定,这一点厉啸天清楚。

    厉啸天同时也清楚,作为正常人的东方紫煜,实力和头脑都不过是中上,他当东阳国的皇帝,对于天厉国来说,没有太大的威胁。

    但晋连城就不同了。晋连城是个无法掌控的疯子,厉啸天知道这一点。客观来说,不管是头脑还是实力,晋连城都比东方紫煜强很多,并且论行事手段,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强势霸道的晋连城更有王者之风。

    假如让晋连城当了东阳国的皇帝,那么很可能出现的两种结果,一是东阳国被他任性折腾得走向灭亡,二是东阳国在他的手中,变得更加强大。以上两种情况,前者未必会出现,而后者是厉啸天要避免发生的,这就是他让穆妍去东阳国大阳城省亲的目的。

    至于现在还安逸地生活在东阳国的穆王府一家,作为天厉国的叛将之家,厉啸天似乎打算就这么揭过去,不再提了。

    对此,穆妍心中感叹,作为一个帝王,厉啸天心机相当深。厉啸天绝对不是忘了穆耀光的背叛,也不是真的打算放过他们,只是他不会选择去做对他没有利益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动穆家对天厉国没有害处,同时也没有任何一点好处。厉啸天选择的是先记着这笔账,以后寻到合适的时机再来清算。而从厉啸天的立场来说,不管他任何时候对穆家出手,都是绝对占据道德制高点的。

    穆妍和穆霖一起出门,完全被穆霖当做小公主来宠的,除了需要赶路之外,其他吃饭喝水睡觉的事情,都不需要她操心,甚至穆霖有时候还问穆妍累不累,说他可以背着穆妍走。

    穆妍表示,亲哥就是亲哥,任何人都取代不了。曾经穆霖和穆妍兄妹俩在东阳国大阳城生活的那些年,真就是相依为命。穆妍穿越过来的时候,穆霖自身病弱,却无微不至地疼爱着穆妍,让穆妍在这个世界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和依靠。后来,穆妍又一手把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穆霖给拽了回来。

    兄妹两人很少说什么太过煽情的话,因为没有必要,一切都在心里了。而这其实是两人第一次有机会这样相伴出门在外,都健健康康的,并且没有萧星寒在,穆霖简直恨不得把穆妍捧在手心里。

    独孤傲是个非常完美的背景板,不该说话的时候绝对不说话,该做事的时候就默默做事,他很欣赏并羡慕穆霖和穆妍兄妹之间的感情,却并不会生出想让穆妍当他妹妹的那种的越矩想法,因为他一直对穆妍都很敬重。

    一行人出了天厉国的时候,已经是六月中旬了。

    “没有晋连城的消息。”穆霖对穆妍说。剑龙卫中有人在专门负责传递消息,而现在距离东方紫煜登基仅剩下六天时间,大阳城还没有任何晋连城的消息传出来。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东阳国七皇子东方紫霄前些天突然失踪了,现如今下落不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东方紫霄是被晋连城暗中掳走,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晋连城双目失明,会选择不回东阳国吗?”穆妍若有所思。

    独孤傲摇头:“不会,他绝不会甘心一辈子当毒宗的一个小弟子,况且如今毒宗也不存在了。”

    “小妹,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晋连城的眼睛,是否还会恢复?”穆霖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问。

    穆妍微微皱眉:“可能性微乎其微。”穆妍前世的那个世界,外科手术已经非常先进了,所谓的换眼换心之术都可以实现。但是在这个历史上没有的冷兵器世界,穆妍从未听说过有医者擅长用刀子来治病的。这个世界的医术几乎等同于药术,对药物的依赖极大。但晋连城受了外伤而导致失明的两只眼睛,想要用药物治好,是不可能的。

    “不知师姐是否听说过鬼医这个人?”独孤傲看着穆妍问。

    穆妍摇头:“没有。”鬼医极其神秘,并且才刚刚展露头角没多久,他的名声只在江湖中隐秘地流传着,远离江湖的穆妍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头。

    “据说鬼医懂得换心之术。”独孤傲对穆妍说。

    穆妍愣了一下:“当真有这样的奇人?”

    独孤傲点头:“他很神秘,我也只是无意中听说过一点。既懂换心,说不定也懂换眼,假如晋连城找到了鬼医为他医治,未必没有恢复的可能。”

    穆妍神色莫名:“是这样没错。”

    就算这个世界有奇人异士懂得外科手术,但是换心手术极其复杂,穆妍刚刚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该不会有人和她一样,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魂穿过来的吧?并且还是个外科医生?虽然感觉有点扯,可能性极低,不过穆妍还是把“鬼医”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准备回头好好调查一下。

    六月十六,距离东方紫煜的登基大典仅剩下三天时间。

    大阳城表面上风平浪静,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百姓们的生活丝毫没有因为皇位更迭受到影响,因为东阳国的皇位只是皇帝死了传给了太子,东阳国的天,没有变。

    不过百姓茶余饭后关起门来,都会提起一个名字,晋连城。

    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晋连城是东方彻的亲生儿子,只是养在了晋国公府长大。而晋连城的生母,是在东阳国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祸国妖妃莲心。

    很多老一辈的人都还记得,当年东方彻对莲心宠溺入骨,几乎到了神魂颠倒的地步,荒废了朝政,导致东阳国皇室内乱不休,外敌入侵,东阳国一度有了灭亡的危机。而那是东阳国从开国以来,所经历的最大的一次危机。

    没有百姓喜欢那样的宠妃,不管莲心本身是否善良,她在东阳国人心中,都是不被认可,甚至被唾弃的。而作为莲心的亲生儿子,晋连城在身份暴露的同时,就被东阳国人下意识地排斥。

    再加上曾经东方彻宠晋连城宠得毫无原则,远超其他皇子,并且天下皆知,晋连城也的确做到了恃宠而骄,在东阳国没少做横行霸道的事情。这样的父子关系,让很多人联想到了东方彻和莲心,心中都有一个感觉,有其母必有其子。

    总而言之,东方紫煜当皇帝,是民心所向,即便很多人认为还活着的晋连城不会善罢甘休,但他们心中都不希望晋连城回来,祸害东阳国。

    大阳城穆王府。

    新皇东方紫煜低调地来了穆王府,见他的姑母东方明玉。

    自从穆妍出嫁之后,东方明玉就很少进宫了,也不经常出门。穆耀光还在东阳国军中领着一个闲职混日子,穆祺在东方紫煜的安排之下,从一个军中小将进入了官场,当上了兵部侍郎。

    穆家三小姐穆卓清,在半年前定亲了,对方是东阳国一个百年书香门第孟家的嫡次子。

    对于东方明玉给穆卓清选的这门亲,很多人觉得不能理解,认为以东方明玉的能耐,完全可以让穆卓清嫁得更好,因为那位孟家公子给人的印象是憨厚,换个词就是木讷,有些人背地里还说他脑子生来就不太灵光。

    对此,东方紫煜最初也不太理解,假如不是他早已定亲,必须要娶姚语晴为妻的话,他会选择把穆卓清给娶了。只是东方紫煜总觉得,以东方明玉的精明和她对穆卓清的疼爱,这一切定然是有道理的,只是外人不懂而已。

    “皇姑母觉得,晋连城会回来吗?”东方紫煜看着东方明玉问。东方紫煜有些事情想跟姚滢商量,可姚滢最近情绪很低落,一来是失去了未出世的孙子,二来是东方紫霄的失踪让她伤心不已,即便她知道东方紫霄做错了事,但那毕竟是她宠爱的小儿子。

    “皇上知道答案。”东方明玉神色淡淡地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眉宇之间越发平和,当年那个恣意张扬的明玉公主,早已经变了一个人。

    东方紫煜微微叹了一口气,摇头无奈地笑笑:“皇姑母或许觉得朕是胆子小,但说实话,朕真的有点怕晋连城那个疯子突然跳出来。”

    东方紫煜见识过晋连城的丧心病狂,他们根本不是一类人,东方紫煜的性格远不如晋连城那么阴狠。

    “皇上,万事有备无患。”东方明玉看着东方紫煜说,“皇上是民心所向,晋连城也并非三头六臂,皇上唯一需要做的是,保护好自己,这一点,只要想办法,就能做到。”

    东方紫煜点头:“皇姑母所言极是。”东阳国皇室是有真正的高手的,如今全都被他调派到了自己身边。

    “有些人,既然留着,就要用上。”东方明玉意有所指地看着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神色微动:“皇姑母是说晋国公夫妇?”

    东方明玉微微点头:“皇上不如请他们进宫暂住。”

    东方紫煜很快就明白东方明玉的意思了。现在让晋国公和东方明雅一家都安然无恙地住在晋国公府,说是为了留着对付晋连城,可假如晋连城真出现了,他们暗度陈仓,东方紫煜未必知道,到时候得不偿失。

    把晋国公和东方明雅请进皇宫,掌控在自己手里,一旦跟晋连城对峙,拿晋国公和东方明雅的性命来威胁晋连城,未必没有任何效果。虽然晋连城不一定真的在意他养父养母的性命,但那对夫妻对他有养育之恩,如果他狠心让他们去死的话,本就不被认可的晋连城又会增加一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名声。

    况且,假如晋连城想要皇位,他不会希望晋国公和东方明雅死,因为那两个人恐怕是他仅有的支持者。

    又聊了一会儿,东方紫煜起身告辞了。出门的时候,碰到了穆卓清。

    看到穆卓清要下跪行礼,东方紫煜微笑着抬手:“表妹,没有外人在,不必多礼。”

    “多谢皇上。”穆卓清恭敬地行了个福礼。她在外人面前向来端庄得体,说话做事都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

    “穆妍表妹远嫁,卓清表妹和她可有书信来往?”东方紫煜看着穆卓清,突然提起了穆妍。

    穆卓清微微摇头:“没有。”

    “为何?朕记得你们姐妹关系不错的。”东方紫煜显然有些不理解。

    穆卓清笑意柔和地说:“我知道四妹过得很好,我也没什么不好的,无需书信往来。”

    最初穆卓清真的给穆妍写过信,不过一封都没送出去,因为东方明玉说,真正的感情不需要刻意去维系,假如穆卓清和穆妍姐妹还有情分在,再见依旧是姐妹,不见的时候,各自安好就够了。

    东方紫煜摇头笑了笑:“卓清表妹倒是个通透之人,这一点很像皇姑母。”事实上到现在东方紫煜都不理解那么聪明的东方明玉当年怎么就看上了穆耀光那个男人。

    而东方紫煜最近有时候会想,假如当初穆妍没有拒绝他,以穆妍的本事,定能给他很大的助力,他的烦恼便会少很多了。

    东方紫煜知道,自己那种想法不应该,并且很危险,他不该想着依靠别人,还是个女人,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可他心底那一丝深埋的情愫,却始终消散不了,他很清楚,他忘不了穆妍,绝对不仅仅是因为穆妍的实力。

    当然了,东方紫煜当初都没有坚持过要娶穆妍,如今在穆妍嫁人之后,他更不可能为了得到穆妍而做出失去理智之事,因为他有自知之明,假如他真的对穆妍动了不该有的心思,他离死也不远了。

    时间很快到了六月十八。

    东方紫霄依旧不知所踪,而皇宫中的登基大典已经准备就绪,明日时辰一到,便会如期举行。

    穆妍一行已经暗中进了东阳国,但还需近半月的时间才能到大阳城。

    而世人都在观望的晋连城,在这天深夜,悄无声息地进了大阳城,并且直接回到了曾经属于他,如今被封条封起来,已经空无一人的晋王府中。

    晋连城先安排鬼医和他的随从住下,然后和元济一起进了他曾经的书房。

    “徒儿可选好了眼睛?”元济落座,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坐在书案后面,伸手精准地抓住了书案上面的白玉镇纸。所有的东西,都还摆放在他记忆中的位置。

    听到元济的问题,晋连城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明日便是东方紫煜的登基大典,今夜挖了他的眼睛,是不是过分了?”

    元济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徒儿想要东方紫煜的眼睛?为师去为你取来!”

    晋连城却摇头了:“不,就让东方紫煜安安稳稳地登基吧!”

    “为何?”元济不解。

    晋连城神色平静地说:“在我的眼睛完全恢复之前,我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也不想引起东阳国的动荡。师父应该知道,某些人一直盯着我,想让我死,假如我这个时候就出现在外人面前,会惹来极大的麻烦。”

    “徒儿所说的某些人,指的是天厉国的萧王妃吧!”元济看着晋连城眼眸幽深地说,“为师问你一个问题,假如那个姓穆的丫头,再见还是执意要杀了你,你会怎么做?”

    晋连城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到那时再说吧。”

    “徒儿,你当真是钟情于她吗?还是求之不得生了执念?”元济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面色微沉:“这件事,我心中有数,师父不必多管。”

    “好,为师说了是来帮你的,不是来管教你的,你的事情自己有数就好。”元济看着晋连城说,“现在徒儿该告诉为师,你到底选了谁的眼睛?这件事必须尽快,否则贻误了治疗的时机,便无法挽回了。”

    晋连城手中握着那块冰凉的白玉镇纸,声音低沉地说:“除了东方紫煜和东方紫霄之外,其他皇子年纪太小,不合适。听说东方紫霄失踪了,所有人都认为是我抓走了他,但我怀疑是他自己躲起来,想要等我和东方紫煜争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出来坐收渔利。哼!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请师父尽快把他找出来,剜了他的眼睛给我!”

    ------题外话------

    【友情推荐】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作者:凡云玲

    ◆◆◆夜宿荒野◆◆◆

    篝火旁,南屏笑问:“威王可知,我此来的目的?”

    北冥倾绝冷然道:“北国江山,为你所想谋。”

    “错了错了,我此来的目的……只为你。”她嫣然笑叹,眸含深情,让辨不出是真情,还是假意。

    北冥倾绝被她抵在树上时,还在想要不要杀了这个惑人心的妖女……

    PS:本文为撩火文,不羁公主PK禁欲王爷,喜欢的请收个哦,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