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1.算她一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71.算她一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明月国,毒宗。

    月黑风高夜,杜午双目赤红,眼神死死地瞪着闯入的不速之客覃樾,战局一触即发!

    就在杜午挥掌朝着覃樾打过来的时候,覃樾眨了眨眼睛,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杜午意外的举动,他猛然转身,拔腿就跑!

    “哼!”杜午眼中满是嗜血的杀意,冷哼了一声,飞身而起就追了上去。两人很快出了毒宗,一前一后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还留在毒宗没有被发现的周正,不多时就找到了辛茹所在的那个山洞,在辛茹疯狂地朝着他扑过来之前,抬手把辛茹劈晕拎了出去。

    周正回到了埋伏在毒宗周围的剑龙卫队伍之中,打了一个特殊的手势,不过片刻之后,四十支燃着火的利箭,从各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射进了毒宗之中!

    正在睡梦之中的毒宗弟子,大部分是被惨叫声惊醒的,而他们一睁开眼,就看到火光四起,将毒宗上方的天空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却刺眼。

    夜风助火势,大火正在以很快的速度将整个毒宗吞噬殆尽,而毒宗的弟子纷纷惊慌失措地往外逃跑的过程中,根本看不清是从什么地方射来的箭,无比精准地收割着他们的性命!

    事实上,原本的毒宗之中,除了青莲公子连烬之外,其他弟子全都是杜午从天下各处找来的穷凶极恶之人,杜午认为,那样的人才更适合当毒宗的弟子。至于那些心不够黑,为人不够狠毒的弟子,即便来了毒宗,也是根本活不下去的。假如出现了跟杜午理念不同,反对杜午的弟子,最后的下场无一例外,都是不得好死。

    这是杜午当初没有将还生蛊从晋连城身上取走,而是留了晋连城的性命,并且收晋连城为徒的主要原因,因为晋连城心中没有善念,自私到了极致,为人不择手段,杜午在晋连城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至于杜午对连烬与众不同的宽容,这不过是他的某种阴暗心思在作祟。他一直都很想看看,像连烬那样美好又纯善的人,变成晋连城那样的人会是什么样子,他认为那是一件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所以才留了连烬在毒宗之中那么多年。当然了,到最后,杜午还是失败了,因为连烬始终并未被他改变,如今早已脱离他的掌控。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剑龙卫们打了毒宗一个出其不意,占了先机,并且占据了绝对的有利地势。而毒宗的弟子最擅长的用毒,在这种战斗模式之下,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因为剑龙卫全都选择了用弓箭,远程攻击,毒宗的弟子没有机会靠近他们施毒。

    毒宗之中没有长老那样的存在,清一色都是杜午的弟子。毒宗最强的高手就是杜午本人,而杜午在战斗尚未开始的时候,就被覃樾给引出了毒宗。

    就在毒宗之中大火肆虐,弟子纷纷惨死的时候,已经离开毒宗的覃樾突然停了下来,回身朝着杜午打了过去!

    杜午的一招一式都带着剧毒,覃樾虽然也是个毒术高手,但并没有将他的武功和毒术融合到一起,一时倒是有些被动。毕竟覃樾身上就算带着解毒的药物,也不敢正面接下杜午的毒掌,风险太大了。

    于是,杜午攻势越发猛烈,覃樾就躲得越发灵活。在杜午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远离毒宗所在之地了,并且越来越远。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看着还在嗨嗨地往远处逃的覃樾,杜午神色一僵,即将打出去的手掌也微微顿了一下,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中计了!

    被覃樾刻意引出毒宗,并且一直在被引着远离毒宗的杜午,很显然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平素杜午一向谨慎,要不然毒宗也不可能藏匿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发现。可是这次,他被原恒的死彻底激怒了,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覃樾千刀万剐!而覃樾,也算计到了杜午的想法,所以他临时决定,略施小计,调虎离山,甚至都没有跟周正商量。

    周正在剑龙卫中年纪最小,却最得穆妍器重,主要原因就是他很聪明。虽然覃樾没说,但他看着覃樾和杜午一前一后离开毒宗,瞬间就明白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因为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灭掉毒宗,没有杜午的毒宗,是个绝佳的动手机会!

    周正在动手之前,倒还惦记着覃樾所说的他那位失踪的师妹,所以一个人先在毒宗之中找了找,果真被他找到了。虽然辛茹,也就是南宫如心被关的那个山洞很隐秘,但左不过都在这片山谷之中,并且杜午命令不让任何人靠近南宫如心,也从未想过毒宗有被攻陷的这天。

    只能说,杜午运气差到了极点,正在一个最要紧的关头,从天而降的覃樾弄死了他辛辛苦苦养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噬功蛊,杜午被激发出了滔天的怒火,继而一步步落入了覃樾所设下的非常简单的一个圈套。

    看着杜午猛然转身,朝着毒宗所在的方向飞去,覃樾唇角微勾,右手轻抚了一下左手的手腕,一排细如牛毛的银针无声无息地划过夜空,全数没入了杜午的后心!

    覃樾很快追了上去,不远不近地跟着杜午,把当初从慕容恕那里要来的那个腕带之中的好几种暗器,全都用了个遍!

    杜午疯了一样想要立刻回到毒宗去,是因为他这么多年耗费心血所养的蛊毒,全都在毒宗之中!而他培养了那么多年,毒宗的近百个弟子,除了晋连城之外,也全都在里面!一旦这些没了,毒宗便亡了!

    覃樾很淡定,他在来之前其实也没有具体的计划要如何对付毒宗,因为不太了解毒宗内部的情况。事实证明,根本不需要计划,他这次的运气相当好。

    覃樾用光了腕带之中的暗器,而杜午的速度越来越慢,却始终没有停下,依旧在全力朝着毒宗所在的方向而去。换做其他人,中了那么多暗器,早就死了,杜午这么能扛,让覃樾微微有些意外。

    覃樾猛然加快速度,不过片刻之后,一跃而起,挡在了杜午面前。

    杜午脸色煞白,看着覃樾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嘴唇动了动,还没说什么,身子一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覃樾神色莫名,抬脚朝着杜午走去。走到杜午身边,他低头看着地上不省人事的杜午,拔出了自己的长剑。

    只是下一刻,覃樾的剑还未落到杜午身上,一团黑色的东西从杜午身上飞出,直直地朝着覃樾的眼睛飞了过去!

    覃樾下意识地拿剑挡了一下,就看到他那包吹毛断发的宝剑,竟然被腐蚀得瞬间起了气泡!那种毒药,如果落到他身上,不死也得有个洞!

    一股浓郁到令人作呕的香气瞬间弥漫开来,并且伴随着扩散速度极快的浓烟。覃樾神色微变,捂住口鼻,定睛一看,杜午已经不见了人影。

    覃樾飞身到了安全的地方,感觉胸口一阵激荡,内息有些不稳。他皱眉,盘膝在地上坐下,闭上眼睛,开始为自己逼毒。

    杜午作为毒宗的宗主,虽然武功尚不如覃樾,但是毒术在高手对战之中真的让人防不胜防。杜午最后用的这种毒烟,对于高手有奇效,还好覃樾反应快,躲得及时,他反应再迟钝一点,或者再去追杜午,恐怕最后死的就是他了。

    至于杜午为何中了那么多暗器,受了那么重的伤之后还没倒下,覃樾怀疑杜午可能在他自己体内也种了什么蛊,应该是对身体有益的蛊,虽然不及还生蛊那么霸道逆天,但性质可能是相似的。

    过了半个时辰,覃樾满头冷汗已经被夜风吹干了,而他缓缓地睁开眼睛,一口黑血吐了出来。刚刚杜午如果再回来找他麻烦的话,他能不能有命在还是两说。

    覃樾起身,毒烟早已经消散得干干净净了,地上只留下一滩暗色的血迹,是杜午的。

    覃樾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毒宗所在之地,就看到了山谷之中熊熊燃烧的大火,到了这个时候,就连惨叫声都听不到了,因为身在毒宗内部的所有弟子,全都葬身火海,无一生还。

    “覃公子还好吧?”周正看出覃樾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覃樾神色平静地摇头:“我没事。”看来杜午走到半路意识到他就算赶回毒宗,也已经晚了,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他选择了自己逃走,舍弃毒宗和所有的弟子。

    “这是覃公子的师妹。”周正指了一下脚边那个浑身脏污,昏迷不醒的南宫如心。

    覃樾低头看了一眼,看到南宫如心凄惨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覃樾对于血踪蛊这种东西其实很不齿,他也从未用过。这种将人开膛破肚,取心头血,寻找血亲的方式,太过血腥,对覃樾来说很脏。而南宫如心为了找到原恒,回神医门邀功,不惜对无辜的沈赟之下那样的毒手,是让覃樾最厌恶的地方。

    “怎么还没死?”覃樾神色淡淡地问了一句。

    周正嘴角微抽:“覃公子想要尸体的话,也很简单。”周正本来还以为覃樾是专程来救南宫如心的。

    “算了。”覃樾转移了视线。他必须带一个人或者一具尸体回神医门交差,原恒已经死了,尸体也被大火烧成了灰烬,假如覃樾把南宫如心杀了的话,就得带扛着一具尸体上路,想想就觉得很不爽。神医门在北漠国,路途遥远,又正值夏季,路上说不定尸体都要发臭了。

    假如南宫如心这会儿醒着,就会知道,她之所以没被覃樾给弄死,唯一的原因是覃樾在带着一个活人和一具尸体之间,选择了前者,因为前者比较方便。

    “覃公子,没有发现晋连城。”周正对覃樾说。

    覃樾愣了一下:“传说中的晋妖孽?怎么没人告诉过我他也在毒宗?”

    周正有些抱歉地说:“是小的忘了说,覃公子别介意。”一路上都在日夜兼程地赶路,一旦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覃樾最关注的事情是怎么才能吃到好吃的,周正并未特别对覃樾提过晋连城这个人,他本以为穆妍给覃樾的信里面写了,现在看来,覃樾并不知道晋连城的存在。

    周正还刻意放了毒宗之中的一个弟子逃出来,然后抓住那个弟子,逼问晋连城的所在。那个弟子说,杜午座下的大徒弟赤焰,前几日离开了毒宗,至于去了哪儿,除了杜午之外,没有人知道。

    “不介意。”覃樾摇头,“你家夫人真正想要杀的人,是晋连城?”覃樾对晋连城的了解,仅限于他曾经外出游历的时候听说过的传闻,他甚至都没有亲眼见过晋连城。

    “是,也不是。”周正点头又摇头,“我家夫人想要灭掉毒宗,包括毒宗所有的人,晋连城是其中之一,并且是主要目标。”

    穆妍和毒宗的仇怨,一是因为晋连城是毒宗的弟子,作为穆妍的仇人,曾经穆妍亲自出手,没能杀了晋连城,活下来的晋连城依旧没有消停,去年上元节还在耒阳城兴风作浪,导致耒阳城百姓死伤无数,萧源启和宁如烟都差点中招。

    二来,主要就是为了连烬报仇了。杜午没少让连烬这个弟子遭罪,甚至是非人的折磨,连烬心大,过去的事情便是过去了,但穆妍知道,只要毒宗还存在,杜午早晚有一天还会找连烬的麻烦,除非连烬躲一辈子。

    “为何?”覃樾有些不解。他倒是不知道穆妍和晋连城之间是什么仇什么怨。

    周正神色严肃地说:“因为晋连城该死!”

    覃樾看着周正,面无表情地说:“这个理由很好。”跟没说一样……

    不过覃樾倒也没想探究太多,只是他心底当穆妍是朋友,所以下意识地产生了好奇心而已。

    “覃公子,杜午死了吗?”周正问覃樾。

    “没有。”覃樾微微摇头,“我差点中招,被他给逃了。”

    “覃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周正看着覃樾问。

    覃樾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南宫如心:“我要回神医门去了,你们也尽快离开明月国,回耒阳城吧,不要再去找杜午,你们虽然人多,但是对上杜午那个老毒物,未必有胜算。”

    覃樾能从杜午手中全身而退,一来是他先激怒了杜午,利用了杜午的心理变化,让杜午放松了警惕,行事变得冲动,二来,则是因为他自己也是个毒术高手,即便不敢正面接下杜午的毒,至少中了毒之后,知道该怎么救自己。萧王府的四十剑龙卫,对上杜午,杜午一把毒放出来,就赢了。

    “多谢覃公子提醒,我们正准备离开。”周正对覃樾说。穷寇莫追,周正来之前穆妍就告诫过他,不要逞强,和覃樾的合作结束之后,立刻回去。

    “见到你家夫人,帮我带句话,希望下次见面,她能请我喝酒。”覃樾伸手拍了拍周正的肩膀说。

    周正神色认真地点头:“覃公子放心,话我一定带到!”

    覃樾拿出一块帕子,包住了自己的手,然后隔着帕子,像捡起什么脏东西一样,把地上的南宫如心给拎了起来,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周正猛然一挥手,带着所有的剑龙卫,也从山谷之中离开了。至于山谷之中的大火何时才能熄灭,就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了。

    距离毒宗十里之外的一个山洞之中,杜午跌跌撞撞地走了进去,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趴在地上,反手撕了自己背上的衣服,苍老的脊背上面,满是大大小小的血洞。

    覃樾可真没客气,把先前一直没舍得用的暗器,一次全用来招呼杜午了,杜午现在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心口绞痛,浑身汗涔涔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而覃樾有一点猜的没错,杜午之所以中了这么多暗器还能活着,的确是因为他在自己体内种了一种蛊,一种可以增强他身体机能的蛊,会让他在身体极弱的情况下,也可以保持头脑清醒,不会丧失所有的力量。

    等杜午把自己体内的暗器全都逼出去,整个人已经去了半条命,他体内的那种蛊也死了。

    杜午给自己上了药,包了伤口,并没有立即离开山洞回毒宗,因为他担心毒宗附近还有高手埋伏着在等他自投罗网,而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极其差。

    又过了三天,杜午的身体恢复了不少,他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毒宗所在的山谷之中,并且很快确定山谷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杜午就站在原本毒宗的入口处,看着曾经被绿树繁花掩映,风景极好的毒宗,如今变成了黑魆魆的焦土,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

    变故来得实在太突然,杜午已经在这个地方苦心经营了几十年,只等寻找到合适的契机,让毒宗横空出世,扬名天下,让天下人听到“毒宗”两个字就惧怕。

    可一夜之间,杜午曾经做过的那些眼看着就要实现的梦,全都被扼杀了。杜午的心血被毁得干干净净,毒宗如今仅剩下杜午这个宗主,以及离开毒宗回归东阳国的大弟子晋连城。

    杜午已经出离愤怒了。而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谁做的,虽然他看到了覃樾的脸,但那张脸是易容过的,和先前戴着千影面具出现在耒阳城的覃樾都完全不同,就连声音,覃樾都刻意用气息做了改变。

    至于周正和四十个剑龙卫,根本没有跟杜午打照面,在杜午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之后他们才动手,而杜午这会儿回来的时候,他们早已经走了,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杜午默默地走到了毒宗之中原本关押南宫如心的那个山洞入口,这里被火烧得并不严重,山洞入口处的门被烧了一半,剩下一半倒在地上,而几乎没有被火烧到的山洞里面,空无一人,也没有尸体。

    杜午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猛然想起覃樾杀掉原恒之后,说的那句“我找他”。覃樾应该是认识原恒的,而眼前的一切表明,神医门的弟子南宫如心并没有死,而是被人带走了。

    这么一想,杜午紧握着拳头,声音低沉地说了三个字:“神,医,门。”除了神医门,杜午想不到其他的人会对毒宗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只有神医门的弟子,才能面对他的那么多带着剧毒的攻击,能够游刃有余。

    而覃樾能够找到神医门所在,对于杜午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杜午甚至没想过原恒还活着的儿子沈赟之和此事有关。退一步讲,就算杜午从沈赟之身上找线索,去调查也会发现,沈赟之一直在天厉国耒阳城没有离开过,也没有受过伤。而另外一个神医门的弟子南宫如心,则成了杜午怀疑的对象。

    杜午觉得是因为神医门之中有南宫如心的亲人,直接利用血踪蛊找了过来,才给毒宗招来了这么大的灾祸。

    想到这里,杜午恨不得立刻长了翅膀飞到神医门去,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灭掉整个神医门!

    可杜午并没有真的疯掉,所以他很清楚,他现在最应该做的是赶紧养伤,让自己身体恢复,然后再去东阳国找晋连城,从长计议。除了晋连城这个弟子之外,杜午现在一无所有了。

    最终,杜午带着满腔的怨恨,离开了曾经的毒宗所在之地,朝着东阳国的方向而去。而那片被大火烧焦的土地,在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便会再次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仿佛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天厉国耒阳城。

    周正一行人尚未归来,但是详细的消息先传到了穆妍手中。

    穆妍对于覃樾和周正到了毒宗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一清二楚,对她来说,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虽然晋连城幸运地跑了,而杜午也逃了,但是除了他们之外,杜午其他的爪牙全都葬身火海。

    穆妍知道杜午或许会把蛊术秘籍藏在自己脑子里,但杜午所做的蛊毒和其他毒物,一定藏在毒宗内部,如今都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剩下。杜午损失惨重,而晋连城很可能回了东阳国,想必他们师徒很快就会再次汇合的。

    此时已经六月初了,距离东阳国新皇东方紫煜登基的日子仅剩下不到半月的时间,而东阳国皇室发生的很多事情已经传遍了天下。

    一开始,天下人议论的更多的是东方彻的死是不是和东方紫煜有关系,而当东方紫煜的皇后姚语晴突然遭遇刺杀,身受重伤,导致儿子胎死腹中的时候,当年那个祸国妖妃莲心所生的儿子,死而复生的晋连城成为了所有人第一个怀疑的对象。

    东阳国大阳城的气氛前所未有地紧张,东方紫煜正暗中派人将大阳城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晋连城的下落。而跟晋连城关系密切的晋国公府,一直处于严密的监视之中。只是这样的举措,却并没有收获任何有用的线索,因为事实上晋连城尚未回到大阳城。

    失去孩子的姚语晴一直有些精神恍惚,这天东方紫煜陪了她很久,才离开进宫了。

    听说太后姚滢要见他,东方紫煜就去了月华宫。

    “母后找儿臣所为何事?”东方紫煜看着姚滢问。他神色很是憔悴,一方面儿子的死对他打击不小,另外一方面,他的精神一直处在高压之下,总感觉晋连城会突然从天而降,夺走他现在所有的一切,甚至是他的性命。

    东方紫煜并不是不自信,也不是胆子小,他深知,抛开人品不论,晋连城曾经能够位居天下四公子之一,个人实力绝对比他要强很多。而当初东方紫煜亲眼看着晋连城死在他面前,还是他亲手给晋连城收了尸,在这种情况下,晋连城还能逃出生天,东方紫煜觉得不可置信之余,也让他心里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晋连城是打不死的。

    姚滢微微叹了一口气,招手让东方紫煜过去坐在了她身边,看着东方紫煜语重心长地问:“紫煜,母后有个问题要问你,你可要如实回答。”

    东方紫煜皱眉:“母后想问什么?”

    “紫煜是不是心里一直还想着穆家那个远嫁的病秧子?”姚滢看着东方紫煜问道。

    东方紫煜脱口而出:“她现在已经不是病秧子了!”

    姚滢神色微变:“紫煜,你当真忘不了她?”

    东方紫煜眼眸微闪,叹了一口气说:“母后,身为一国帝王,难道母后认为儿臣应该专宠皇后,对其他女人都弃如敝屣吗?儿臣承认,儿臣喜欢过如今的萧王妃,并且一直都没有忘记她,但儿臣并未做过任何越矩之事,也没打算做任何越矩之事,这也错了吗?”

    姚滢摇头,看着东方紫煜说:“皇儿没错,但穆妍已经嫁人,皇儿不论在清醒的时候,还是醉酒的时候,都不该再提起她的名字。”

    东方紫煜皱眉:“母后在说什么?”

    姚滢叹气:“紫霄都告诉母后了,前些日子你们兄弟一起喝酒,你喝醉了,还在叫着穆妍的名字,并且你希望登基大典之日推迟,盼着她能前来观礼,好见面解了相思之苦。”

    东方紫煜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猛然站起来,脸色难看地看着姚滢说:“儿臣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和七弟一起喝过酒了!近三个月,儿臣都不曾和七弟有过单独的交谈,怎么可能会说那些话?!”

    姚滢神色一僵:“当真?”

    东方紫煜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声音幽寒地说:“母后,该不会七弟对你说那些话的时候,语晴正好‘无意中’听到了吧?”

    姚滢沉默,算是默认了。而东方紫煜终于明白,为何姚语晴死里逃生之后,看着他的眼神总是带着一股幽怨,好像他做错了什么一样,原来如此!

    电光火石之间,东方紫煜心中一沉!他一直觉得奇怪,那样严密的搜查都找不到晋连城的任何踪迹,而现在他终于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晋连城现在根本就不在大阳城,甚至不在东阳国!买凶刺杀姚语晴的,另有其人!

    东方紫煜没有忽略,当初姚语晴出事,最先提醒他凶手是晋连城的人,就是东方紫霄!

    东方紫煜脸色铁青,猛然转身,大步朝着月华宫外而去。姚滢想要叫住东方紫煜,可是东方紫煜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大阳城七皇子府。

    东方紫霄正在后花园里面惬意地喝酒,等听到下人匆忙跑过来禀报皇上来了的时候,东方紫煜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

    东方紫煜眼眸闪了闪,连忙起身迎了过去。

    “皇兄!”东方紫霄见到东方紫煜,微微一笑叫了一声,像曾经一样,并没有行礼的打算。

    东方紫煜眼眸幽深地看着东方紫霄,眼底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怒火,袖子下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七弟,朕没给过你不跪的特权!”

    东方紫霄神色一僵,微微垂头,膝盖一弯在东方紫煜面前跪了下来,恭声说:“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东方紫煜并没有叫东方紫霄起来,他看着东方紫霄,声音冰寒地问:“七弟,朕待你不薄吧?”

    “是!”东方紫霄垂着头说。

    “以前七弟闯了祸,都是朕在保护你,为你善后!一转眼的功夫,七弟真的长大了,也学会给自己打算了!”东方紫煜看着东方紫霄冷声说。

    “臣弟不明白皇兄的意思。”东方紫霄的声音却平静了下来。

    “你不明白?”东方紫煜冷笑,“真好啊!朕一直希望你学聪明一点,你终于学会了一点小聪明,全都用来对付朕这个亲兄长了!你真是好!好极了!”

    “臣弟知道皇兄丧子悲痛,但……”东方紫霄话还没说完,东方紫煜猛然抬脚,狠狠地踹在了东方紫霄心口。

    东方紫霄被踹了出去,捂着胸口爬起来,又在地上跪了下来,依旧低着头,东方紫煜看不清他的眼神。

    而东方紫煜发现,他曾经那个冲动易怒的弟弟是真的变了,要是以往,东方紫霄早就受不了了,如今却这么能忍……

    “七弟,你好自为之吧!”东方紫煜眼眸幽深地看了东方紫霄一眼,猛然握了一下拳头,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却转身大步离开了。

    东方紫霄看着东方紫煜的背影,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也没拍打身上的土,唇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他当然知道东方紫煜怀疑他了,其实也不需要什么证据,东方紫煜一定想让他死,但东方紫煜不会在大白天就这么动手,被人诟病。

    是夜,一群杀手悄无声息地进了七皇子府,目标明确地找到了东方紫霄所住的地方,只是最终的结果是,武功不高的东方紫霄毫发无伤,而那些杀手无一活着离开。

    得知这一结果的东方紫煜,非常确信,东方紫霄身后一定有高人指点和保护。而东方紫煜还没失去理智,他在想,以东方紫霄的地位和能耐,根本不可能得到强者的效忠,如今这样的情况,极有可能是东方紫霄被有心人利用了,幕后之人意图挑起东方紫煜和东方紫霄兄弟之间斗得你死我活。

    意识到这一点的东方紫煜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假如说他动手杀了东方紫霄,为他死去的孩子报仇,正如了某些人的意。可他不动东方紫霄,他自己心里过不去那道坎,而东方紫霄非但不会领情,接下来只要有机会,就会被人教唆着,变本加厉地对付他。

    这两种结果,都不是东方紫煜想要的。原本东方紫煜其实有第三种选择,譬如想办法让东方紫霄落入他的掌控之中,不管是下毒还是用武,隔绝其他人和东方紫霄的接触,这样东方紫霄不会死,而暗中挑拨离间之人也不会得逞。

    但是东方紫煜思来想去,并没有选择第三种方式来处理他和东方紫霄之间早已经破裂的兄弟关系,而是决定选择第一种,除掉东方紫霄!

    东方紫煜已经坐上了龙椅,他不允许任何人挑衅他在东阳国至高无上的权威,而他心里很清楚,东方紫霄这次能够被人利用,是因为东方紫霄心中并不服他,东方紫霄自己对于皇位也有很大的野心,否则根本不会给人可乘之机。既然如此,东方紫煜觉得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把这个威胁彻底除掉!

    只是当东方紫煜安排了高手,想要再次下手的时候,东方紫霄却突然失踪了,像是从大阳城凭空消失了一般。

    东方紫霄的失踪,是他自己意识到危机,为了保命所做出的选择,还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人挟持,东方紫煜不得而知,并且无从找起。

    随着登基之日越发临近,东方紫煜心中的不安感也越发强烈。整个大阳城,山雨欲来,暗风满楼……

    天厉国耒阳城。

    萧星寒为厉啸天训练金龙卫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

    这天萧星寒从城外军营回到耒阳城,正要进萧王府,厉啸天派人传了口谕过来,召萧星寒和穆妍进宫。

    对于厉啸天突然点名要穆妍进宫,萧星寒和穆妍其实都不知道所为何事。当他们入宫见到厉啸天的时候,厉啸天直截了当地提起了东阳国皇室最近的变化。

    “萧王妃可想回东阳国探望亲人?”厉啸天目光幽深地看着安静地坐在那里的穆妍,问了这么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

    “谨遵皇上吩咐。”穆妍微微垂眸,声音平静地说。

    东阳国皇室皇位更迭,正处在一个动荡时期,虽然晋连城尚未出现,但所有人都不会怀疑,用不了多久,晋连城一定会回去的,到那时,东方紫煜的皇位能不能继续坐下去,甚至东方紫煜还能不能有命在,都是个未知数。

    对于厉啸天来说,虽然天厉国和东阳国表面上结盟了,但所谓的盟友关系在非必要的时候并不存在,两国之间互相为敌才是必然和永恒的。

    厉啸天突然召见穆妍,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他想要插手东阳国皇位的更迭,而穆妍这个虽然出生在天厉国耒阳城,却曾经作为叛将之女,在东阳国大阳城生活了四年多,并且以东阳国公主身份嫁回耒阳城的萧王妃,成为了厉啸天所选定的这次秘密任务的执行者。

    而这还有一个原因,穆妍的武功和医术毒术暴露之后,她在厉啸天眼中,已经不仅仅是萧星寒的女人那么简单,厉啸天把穆妍当成了一个臣子来用,此举也可以隐晦地试探穆妍对天厉国皇室的忠心。

    听到穆妍非常“上道”的回答,厉啸天呵呵一笑:“萧王妃果然聪慧。”

    没过多久,穆妍和萧星寒一起出宫了。

    走出皇宫,看着耒阳城渐暗的天色,穆妍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东阳国,她还真的想回去看看了,接下来大阳城的“热闹”,算她一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