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0.不,我找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70.不,我找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五月底,明月国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毒宗所在之地,鸟语花香,美不胜收。

    杜午找到了刚刚在江湖上扬名,神秘至极的鬼医,前来为晋连城医治眼睛。鬼医迄今为止出手次数极少,而他名声传开,是因为他为一个天生有严重心疾的孩子做了换心之术,让那个孩子恢复了健康。这对所有人来说,可以算得上神乎其技了。

    “谁的眼睛都可以吗?”晋连城面对着鬼医所在的方向,声音透着一丝急切。他始终无法适应当一个瞎子,他渴望恢复光明,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他还年轻,他好不容易捡回来的一条命,如果下半辈子都注定只能活在黑暗中的话,他宁愿死。

    鬼医一见面就很自信地说让晋连城考虑摘了谁的眼睛给自己安上,晋连城想知道,是不是任何人的眼睛都可以。

    鬼医听到晋连城的问题,神色未变:“最好是血亲之人的眼睛。”

    杜午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看着晋连城说:“赤焰,该找青莲回来了。”

    晋连城摇头:“不!不需要找青莲,我的兄弟,不止他一个!”

    “赤焰公子最好尽快决定,并且将那人活着带到在下面前,根据杜宗主的描述,赤焰公子的眼睛再耽搁更多时间的话,恐怕在下也无能为力了。”鬼医看着晋连城说。

    “好!”晋连城握了一下拳头,冷声说,“为了节省时间,那便请鬼医随我去东阳国走一趟吧!”

    晋连城并不打算动连烬,因为这是他所有兄弟之中唯一一个有感情的,即便那点感情抵不过他自己的利益,如今也早已断绝了关系。但在有其他的选择的情况下,晋连城当然会选择东阳国皇室其他的皇子。那些皇子跟晋连城的关系,和连烬与晋连城的关系,从血缘来讲,没有任何分别,都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假如晋连城请杜午派人去东阳国大阳城抓一个东阳国皇室的皇子过来,这么一来一回,需要至少三个月的时间。所以,最快的方法是,晋连城和鬼医一起尽快赶去东阳国大阳城,直接在那里实施换眼之术。

    鬼医听到晋连城的话,神色淡淡地说:“在下既然来了,便不会拒绝为赤焰公子医治,对于赤焰公子的身份,在下也无意探究,去东阳国走一趟也无妨。但是,在下出手为赤焰公子医治,是有条件的。”

    “你说!”晋连城冷声说。

    “在下的条件就是,赤焰公子要帮在下寻找一个人。”鬼医看着晋连城说。

    “什么人?”晋连城问。

    “慕容恕。”鬼医缓缓地说。

    晋连城微微偏头:“师父先前不是已经有了慕容恕的下落了吗?”

    杜午点头又摇头:“为师先前抓住了慕容恕,不过他身边有高手保护,被他给逃了。原本为师手中有慕容恕的妹妹,可以利用血踪蛊寻找他,但是后来发现,血踪蛊对他失效了。所以为师怀疑,慕容恕必然跟神医门有什么关系,因为普天之下,会用蛊毒的人,除了毒宗之外,就是神医门了。”

    “毒宗之中,正好有一个神医门门主的座下爱徒。”晋连城冷声说,“鬼医阁下说了,我的眼睛必须尽快医治,寻找慕容恕的事情,我绝不会食言,但需要从长计议,我发誓,等我的眼睛治好之后,定会全力帮助鬼医阁下寻找慕容恕的下落!”

    “在下并不相信誓言。”鬼医神色淡淡地说,“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赤焰公子的眼睛就算治好了,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如果赤焰公子食言,不帮助在下寻找慕容恕的话,在下会让赤焰公子的眼睛,再无复明的可能!”

    “成交!”晋连城微微点头。现在只要让他的眼睛可以重见光明,别说寻找慕容恕,就是让他把东方彻的人头砍了,他都不会有一丝犹豫。

    晋连城和鬼医商定好,让鬼医先在毒宗休息一天,明日一早,他们便一同启程,前去东阳国。

    就剩下杜午和晋连城师徒的时候,晋连城问杜午是怎么找到鬼医的。

    “想要找他并不难,因为他不良于行,并且也没有刻意隐藏行踪。”杜午目光幽深地说,“赤焰,鬼医身边有至强高手保护,你与他打交道,多加一点小心。”

    晋连城明白,杜午口中的至强高手,武功至少会比杜午强横很多。想必杜午已经领教过了,否则他不会这么客气地把鬼医请到毒宗来。

    晋连城可以理解,因为江湖传闻,被鬼医用换心之术救回来的那个孩子的祖父和父亲,都是隐世家族的绝顶高手,他们为了报恩,很可能会心甘情愿地为鬼医所用。

    进入毒宗之后,一直被禁锢在一个隐秘的洞窟之中的辛茹,已经快要疯了。每天除了有人送饭菜和清水到洞窟入口之外,再没有人过来见她,她已经数月没有和人说过话,闷得整个人都有些痴傻了。

    当晋连城再次出现在辛茹面前的时候,辛茹像疯了一样朝着晋连城扑了过去,死死地抱住晋连城的腿,声音都变了调:“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放了我!放了我……放了我啊……”

    如今的辛茹,哪还有当初那个少女明艳照人的模样?她的衣服污秽不堪,头发如干枯的杂草一般乱蓬蓬的,脸上都是灰土和污泥,比当初在名医大会上面的覃樾看起来更像一个落魄的乞丐。

    晋连城抬脚就把辛茹踹到了一边,他对着辛茹所在的方向,冷声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的答案让我满意的话,你会比现在好过一点。”

    辛茹趴在地上,点头如捣蒜:“我说!我什么都说!”

    “你听好了!”晋连城冷冷地说,“慕容恕和神医门有什么关系?你想好再回答我,如果你胆敢欺骗我,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辛茹神色变幻不定,不过晋连城的眼睛瞎了,根本看不到,否则他一定会发现辛茹满脸写着怎么编造一个答案会让他满意。

    对辛茹来说,慕容恕这个名字和神医门没有任何关系,她根本不认识慕容恕,只是听说过慕容恕这个名字而已。但是求生的欲望让辛茹现在无比清醒,她知道,晋连城会问她这样的问题,一定是晋连城怀疑慕容恕和神医门有关系,而晋连城希望得到的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辛茹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声音低沉地说:“我只是偶然听到师尊和大师兄提起慕容恕这个名字,好像和神医门的某个秘密有关,具体是什么关系,我真的不知道。”

    晋连城心中微动,辛茹的答案让他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慕容恕能够摆脱血踪蛊,一定和神医门有密切的关系!到时候只要利用辛茹,找到神医门,就可以找到慕容恕的踪迹!

    晋连城并没有放辛茹从山洞之中出去,他走出山洞,又去找了杜午。

    “师尊明日可要与弟子同去东阳国?”晋连城问杜午。

    “赤焰,为师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杜午看着晋连城问,“假如你这次顺利治好了眼睛,接下来,你还会甘心留在毒宗当一个弟子吗?”

    晋连城沉默了片刻之后,摇头说:“不会,如果我的眼睛好了,我要拿回本属于我的一切!”

    杜午冷笑了一声:“很好,你没有对为师撒谎。放心,为师一定会帮你的。为师不放心你一个人跟着鬼医走,但为师还有事要做,暂时不能跟你去东阳国,所以,为师为你找来了一个老朋友。”

    听到“老朋友”三个字,晋连城心中微动,就听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徒儿。”

    “师父!”晋连城神色一喜。

    突然出现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而他是晋连城的另外一个师父,晋连城的武功就是他教的。老者姓元,名叫元济。曾经晋连城假死,东方明雅还请了元济去大阳城找穆妍的麻烦,想让穆妍给晋连城陪葬。

    而元济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杜午的知交故友。元济和杜午相识多年,暗中一直没有断了联系。有一件事不得不提,十多年前,元济还曾经想从杜午手中,买走当时还是少年的连烬。

    “徒儿,你受苦了!”晋连城没有戴面具,元济看到了他空洞无神的两只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师父放心,徒儿一定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晋连城紧握着拳头说。

    “听说你杜师父已经为你找来了鬼医,可用换眼之术,让你的眼睛恢复。”元济看着晋连城说,“明日,为师便护送你回东阳国。”

    “多谢师父!”晋连城对着元济所在的方向躬身下拜。

    杜午看着晋连城说:“赤焰,为师当时一找到鬼医,就传信给你元师父,他便千里迢迢赶来这里帮你。”

    “两位师父的大恩大德,弟子没齿难忘!”晋连城行了个大礼。

    杜午和元济对视了一眼,元济看着晋连城说:“徒儿,有件事,为师必须告诉你。”

    “师父请讲。”晋连城微微点头。

    “东皇,已经在数日前驾崩了。”元济看着晋连城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他是被皇后和太子联手害死的。”

    晋连城神色微僵,他还没有回东阳国去,东方彻就那么死了?到时候谁还会承认他的身份?他从东方彻手中拿过皇位,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是想要从东方紫煜手里把皇位抢走,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不过,”元济话锋一转,从袖中取出一物,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东皇的遗诏,为师给你带来了!”

    晋连城微微偏头:“什么?遗诏?”他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元济说。

    元济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没错!你那个父皇,心里最惦记的还是你,他想把皇位传给你,而不是太子东方紫煜。所以,东皇早在两月之前,预感到自己会有危险,或许活着见不到你回去,就提前写好了遗诏,送到了晋国公府。你的养母东方明雅,为了稳妥起见,将遗诏交于为师保管,并请为师务必要找到你,将你带回去!”

    晋连城手中被放了一个明黄色的卷轴,他双手轻抚了一下,猛然攥紧,哈哈大笑了起来:“两位师父,如今鬼医和遗诏都有了,接下来只要弟子眼睛恢复,谁都挡不住我的脚步!”

    “徒儿放心,为师和杜兄,接下来都会全力助你达成心愿!”元济看着晋连城,缓缓地说。

    第二天清晨,山中晨雾弥漫的时候,晋连城在元济的护送之下,和鬼医一起离开了毒宗所在的山谷。鬼医身边的确有至强高手,而且不止一个,这让不良于行的鬼医,根本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安危。

    留在毒宗之中的杜午,另有打算。他当然不会就这么放任晋连城远走高飞,他对晋连城的保护和栽培,他早晚会加倍拿回来,而他的还生蛊,如今还在晋连城体内,支撑着晋连城的命,所以他不久之后也会去东阳国找晋连城,但不是现在。

    杜午先前抓了原恒,把原恒当做蛊人,主要是为了炼制一种特殊的蛊,叫做噬功蛊。蛊虫先饮了杜午的血,然后进入原恒体内,杜午算着时间,再有十天,蛊虫在原恒体内就满了九九八十一天,到那时,杜午可以借由噬功蛊作为媒介,轻而易举地将原恒所有的内力吞噬干净,转化为自己的内力,他的实力,将会突飞猛进!

    这对于杜午来说的利益,不亚于当初得到那枚蛇丹,并且更加安全稳妥,只是此种增长功力的方式很阴邪,到那时,原恒并不仅仅是丧失所有的内力,而是会变成一具干尸……

    噬功蛊的事情,晋连城并不知道,因为他眼睛瞎了,很多事情在他眼前发生他都不清楚,而杜午刻意隐瞒,因为他要独占原恒的内力,不允许任何人跟他抢夺。

    五月底,东方彻驾崩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而东方紫煜再过不久就会登基成为新一任东皇,他选择了最近的一个黄道吉日,甚至都没有给其他三国皇室留出前去观礼的时间。原因很简单,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再横生变故。

    天厉国耒阳城。

    闭关几日的连烬这天出关了,他的功力时隔两年终于再次突破,而这得益于在萧王府中他有很多好的对手和陪练,最大的功臣应该是萧星寒,因为每次所谓的切磋,连烬都会被萧星寒虐一把,虐着虐着就突破了。

    连烬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正在后花园的药田里面给药草浇水,也没有让其他人帮忙。萧星寒最近在训练厉啸天要的金龙卫,而穆妍前几日要求她的两个小弟莫轻尘和沈赟之也加入了被训的队伍,他们重新过上了每天被萧星寒虐得死去活来的酸爽生活,别提多“开心”了。

    这会儿拓跋严还在苏府没有回来,穆妍抬头看到连烬出现在不远处,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水瓢,走出药田,接过晴雪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和连烬一起坐在了不远处的凉亭里。

    “看你气色不错,应该是突破了,恭喜。”穆妍看着连烬说。连烬在萧王府里面的时候,一般不易容,作为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穆妍每次见到连烬的真容,都觉得赏心悦目。

    “嗯,是突破了,还要多谢星寒和阿霖。”连烬微微一笑说。萧星寒给他压力,而穆霖和他实力相当,每次切磋都打得很尽兴。

    “我男人和我哥应该都不在意这些,你谢我就行了。”穆妍唇角微勾。

    “好,谢谢你。”连烬说着笑了起来,那张绝世无双的脸庞泛着温润的玉光,美好到了极点。

    “对了,有件事要告诉你。”穆妍看着连烬说,“你爹死了。”

    连烬美眸之中闪过一丝错愕,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穆妍说的是谁。他摇头笑笑说:“与我无关。”连烬从出生到现在,东方彻都没有看他一眼,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东方彻是他的生父,但生来无恩,更从不曾养育,“父亲”这个角色,在连烬的人生中,事实上是不存在的。

    “知道你会是这样的反应。”穆妍很淡定地说,“不过该知道的事情你还是要知道的。东方彻死了,应该是东方紫煜下的手,这倒也无可厚非,因为对你们那个爹来说,只有晋连城是宝,其他的儿子都是草。你连草都算不上,你这个儿子对东方彻来说根本不存在。东方紫煜不是你,他心里不平衡是正常的,他不先下手为强,抢了那皇位,未来等晋连城回去,东方彻把皇位送给晋连城哄他开心,到时候,东方紫煜就是个死。”

    连烬微微点头:“嗯,是这样没错。不提我,东方彻不管作为一个君王,还是一个父亲,都是失败的,他自以为的深情不悔,不过是个笑话。他没有放弃皇位,却还想当个情种,后宫佳丽无数,膝下儿女成群,这本身就是矛盾的。太贪心,注定什么都得不到。”

    穆妍看着连烬笑了:“阿烬美人儿,其实你很适合剃了头当个满身仙气的美和尚,从小就能看破红尘,你也是很佛系了。”

    东阳国皇室的事情,并非真的和连烬无关,从血缘上来讲,有极其密切的关系。因为连烬是东方彻的亲生儿子,东阳国皇室的六皇子。不管是如今不知身在何处的晋连城,还是即将登基成为东阳国新皇的东方紫煜,都是连烬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可连烬看得很开,从他幼年离开东阳国皇宫开始,他就再没把自己当做东阳国皇室的血脉,他曾经做过的唯一一件不佛系,甚至有点执念的事情,就是救了他自认为是兄弟的晋连城,然后还试图改造晋连城。然而,他被现实和晋连城的自私所辜负,真正放下对晋连城的那点执念之后,整个人更加豁达从容了,也收获了友情、亲情以及真正的快乐。

    听到穆妍的评价,连烬认真想了想,还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笑意温和地摇头说:“以前我从未想过娶妻的事情,但如今看着你和星寒,我有点羡慕,我还是留着头发,说不定以后会遇到一个很好的姑娘,可以像慕容和阿绮那样,一起并肩携手,走遍天下。”

    “我只是开个玩笑。”穆妍笑了,“阿烬你要当和尚,我可第一个不答应。不用说不定,你一定会遇到一个很好很好的姑娘。”

    又聊了一会儿,穆妍起身离开,说让连烬在原地等着,她去取个东西。

    一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穆妍去而复返,手中端了一个茶杯,放在了连烬面前,看着连烬说:“喝了。”

    连烬看着茶杯之中无色无味像清水一样的液体,端起来一饮而尽。极苦的味道,连烬只是皱了一下眉头,那张脸依旧是美的。

    “这东西是为了避免让你被你那些兄弟找到。”穆妍唇角微勾。

    “用来解血踪蛊的?”连烬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嗯。”穆妍微微点头。先前连烬在闭关,穆妍已经把从南宫晚那里得来的那本蛊术秘籍都看完了,也都看懂了,只是如今掌握的就只有那本秘籍上面的几种简单的蛊术,包括血踪蛊在内。其他复杂的高深的蛊毒,并不是凭空可以想象出来的,事实上也没有严格的规律可以遵循。

    这边连烬对于东阳国皇室的变故一笑置之,甚至在刻意远离东阳国皇室的一切人和事。不过连烬的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们,可就完全不同了。

    东阳国大阳城,皇宫。

    东方彻的遗体已经葬入了东阳国的皇陵,曾经的皇后姚滢,如今成为了太后。虽然东方紫煜尚未登基,不过已经是新皇了,只是差那一个必须要有的仪式而已。

    太后姚滢依旧住在月华宫中,非但没有因为东方彻的死亡而伤心,反而觉得如释重负。她再大度,也是一个女人,更是一个母亲,她可以容忍当年的莲心夺去东方彻所有的宠爱,自己暗自流泪,却不允许莲心的儿子夺走本该属于东方紫煜的一切,而姚滢对东方彻的爱,早已经被时光消磨干净了。

    “母后!”七皇子东方紫霄大步走进了月华宫中,对着姚滢行礼。

    “紫霄来了,快过来。”姚滢看到东方紫霄,笑着招手让东方紫霄坐到她身边去。

    东方紫霄长高了一些,容貌和东方紫煜有五六分相似,只是相比越发成熟稳重的东方紫煜,东方紫煜依旧显得有些稚嫩。

    “母后,皇兄登基之日是谁定下的?为何那么急?”东方紫霄看着姚滢问。

    姚滢微微一笑说:“这是钦天监算出来的吉日。”

    “皇兄应该不想定在那个日子吧……”东方紫霄小声嘀咕了一句。

    “为何?”姚滢微微皱眉,有些不明白东方紫霄的意思。

    东方紫霄脱口而出:“母后,皇兄肯定希望时间可以晚一些,这样他就可以见到他喜欢的那个女人了!”

    姚滢神色微变:“紫霄,你在胡说什么?”

    东方紫霄一脸没心没肺的样子:“母后难道不知道,皇兄心里的人,一直都是那位远嫁天厉国的萧王妃穆妍吗?穆妍可是皇兄当初第一个主动提出想要娶的女人,后来又是皇兄亲自送的穆妍去和亲,一路上朝夕相处,照顾得无微不至。前些日子,皇兄醉酒,嘴里还念着穆妍的名字呢!假如登基之日晚一些,说不定厉皇会派萧星寒带着穆妍前来观礼的!到时候皇兄就能一偿宿愿,解了相思之苦!”

    月华宫内殿传来瓷器坠地碎裂的声音,姚滢神色一僵,连忙起身走了进去。东方紫霄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抬脚跟了上去。

    如今的皇后娘娘,是曾经的太子妃姚语晴,姚滢的亲侄女,东方紫煜的表妹和发妻。而东方紫煜娶了姚语晴之后,太子府里再没进过新人,他专宠姚语晴,一时也是传为一段佳话,并且让姚家人极其满意。

    姚语晴已经怀了五个多月的身孕,她今日一早便进了宫,累了便直接在月华宫中歇息了,却没想过一睁开眼就听到了东方紫煜的话。

    姚语晴下床的时候身子一晃,撞到了旁边的瓷瓶,还好她的丫鬟眼疾手快抱住了她,不然她摔下去,倒在碎瓷上面,自己受伤不说,孩子能不能保住,还是个未知数。

    “晴儿!”姚滢脚步匆匆地走过去,握住了姚语晴的手,触手冰凉。

    姚语晴已经坐在了床边,神色怔然,一只手还下意识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面,惊魂未定的样子,眼底满是黯然。

    东方紫霄一脸歉意地对着姚语晴做了个揖:“真是对不住了,我不知道皇嫂在里面,一时口不择言,还望皇嫂不要介怀。”

    姚语晴苦笑:“我没事。”可她的样子,却不可能没事。她和东方紫煜从小定的亲,她眼里心里只有东方紫煜一个人,她也知道当初东方紫煜提出要娶穆妍为侧妃,只是后来不了了之了,东方紫煜对她说,他只是一时冲动,对穆妍根本没什么。而他们成亲之后,东方紫煜一心一意,再没进过那些侍妾的院子,姚语晴以为,东方紫煜也深爱着她,可东方紫霄刚刚的话,却像是当头棒喝,让姚语晴伤心至极!

    现在姚语晴难免不会多想,想着东方紫煜对她的好都是刻意装出来的,只是为了更好地利用姚家。东方紫煜心里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她吧!

    姚滢瞪了东方紫霄一眼,东方紫霄讪讪地离开了,转身,唇角就勾起一抹冷笑。他早就知道姚语晴在月华宫中,不然他不会专程过来一趟,刻意说出那些话的。

    傍晚时分,东方紫煜还在御书房中处理政事,姚语晴进宫一整天都没见到他。因为东方紫煜尚未登基,姚语晴这段时间还住在宫外的太子府里。姚滢本要留姚语晴住月华宫,姚语晴执意要走,姚滢就让人护送她出宫了。

    只是半个时辰之后,一个噩耗传入宫中,姚语晴回太子府的途中遇到了杀手,腹部中了一箭,命在旦夕!而就算姚语晴捡回一条命,她肚子里的孩子,必死无疑!

    姚滢和东方紫煜匆忙出宫,到太子府见到姚语晴的时候,她全身是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经过东阳国所有太医的紧张救治,姚语晴最终保住了性命,但她肚子里的男婴死了,而她也伤到了根本,以后再无怀孕可能。

    这对于东方紫煜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原本他即将登上皇位,并且会有一个嫡出的长子,如今前者不变,后者却没了。而这对于一直盼着姚滢肚子里的孩子的姚家人来说,更是根本无法接受。

    姚语晴的父亲姚昶和兄长姚晔,尽全力去调查杀手的幕后主使,最终却没有收获,因为幕后之人所请的杀手,出自天下第一杀手组织冥楼,冥楼向来以神秘著称,并且从不泄露雇主的任何信息。

    在东方紫霄义愤填膺,脱口说出“晋连城”三个字的时候,姚家人,以及东方紫煜,都觉得这一定是晋连城的手笔!是为人阴狠毒辣的晋连城已经回到了东阳国,并且开始对付东方紫煜了!

    东方紫煜不会想到,事实上姚语晴的悲惨遭遇,都是拜东方紫霄所赐。

    东方紫煜曾经的跟班弟弟东方紫霄,早已不甘心屈居东方紫煜之下,看着东方紫煜霸占所有的权势和那个至高无上的地位。同样是姚滢的亲生儿子,东方紫霄认为他也有皇位继承权,对于姚滢和姚家人,眼里只看得到东方紫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东方紫煜,东方紫霄内心极度不满,无法忍受!

    这边东方紫煜还未登上皇位,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东方紫霄就开始暗中戳他的心窝子,在他后背插刀。而这次替东方紫霄背黑锅的晋连城,此时正在赶来东阳国大阳城的路上。

    这是晋连城离开毒宗的第五天,因为他们一行速度很快,再过两天便能出明月国了。

    傍晚时分,他们路过明月国南部的一座大城,停下来休息,补充好干粮和清水之后再继续赶路。

    鬼医并未遮掩自己的容貌和行迹,他一直坐着轮椅,而帮他推轮椅的,是一个容貌俊朗的中年男人。虽然一路同行,但晋连城一直都不知道鬼医的真名是什么,只能称呼其为鬼医阁下。

    晋连城戴着一张面具,遮住了整张脸,包括自己的眼睛,而他头上还罩了一个黑色的斗篷。元济就跟在晋连城身后,呈保护姿态。

    此时四人在一家酒楼里面吃饭,都没有说话,晋连城也没有摘下头上的黑色斗篷。

    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在酒楼门口停了下来。一个年轻男人走进了酒楼,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招呼小二过去,点了不少饭菜,说让尽快做好,他要全部带走。

    这是覃樾。一路上从天厉国耒阳城到这里,明面上的人就只有他自己,周正带着穆妍派来的四十个剑龙卫,一直隐在暗中跟着覃樾。

    片刻之后,覃樾感觉有人在看他,转头就对上了一双淡漠的眼睛。覃樾看了一眼鬼医身下的轮椅,神色平静地收回了视线。

    不多时,覃樾提着一个很大的食盒,骑着马风驰电掣地离开了。而晋连城一行人,也很快继续往前赶路了。

    又过了五日,夜半时分,覃樾和周正带着其他剑龙卫,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毒宗所在的山谷。

    “覃公子,要不要放把火?”周正提议。只要占据有利地形,往山谷之中放火是很容易的事情。

    覃樾微微摇头,看着不远处一片静谧的毒宗说:“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我要先找两个人。”覃樾被南宫俪安排的任务,是找到原恒和南宫如心,把他们带回神医门去,不论死活。

    覃樾悄无声息地靠近了毒宗,周正紧跟在他身后,其他剑龙卫,都埋伏在不远的地方,等候进一步的命令。

    毒宗所在之地周围有无数的毒虫毒草毒花,一般人根本靠近不了,不过这对覃樾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不多时,覃樾和周正,一起悄悄地进入了毒宗之中,开始在各处寻找。覃樾打算先找到原恒和南宫如心,然后再出手对付毒宗的人。前者是覃樾的主要任务,而后者是穆妍的主要目的,他们现在是在合作。

    走到某个地方,突然听到一声惨叫,覃樾眼眸微缩,对周正打了个眼色。周正会意,脚步更轻了。

    面前是毒宗最深处的一个院子,院中廊下点着昏黄的灯笼,刚刚那声惨叫,就是从其中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的。

    原恒赤裸着上半身,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长裤,神色痛苦地躺在地上,汗涔涔的,丹田之处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杜午就站在不远处,唇角挂着阴邪的笑容,看着原恒的脸色涨红转青,由青变白,气息也越来越弱,很快,就连惨叫声,都变成了无意识的哼哼唧唧,原恒的眼睛也缓缓地闭上了。

    杜午冷笑,他的噬功蛊,要成了!只要接下来一个时辰之内无人打扰,他的功力便会大幅提升,迈入至强高手的行列!

    想到这里,杜午心中涌出一丝兴奋,他已经迫不及待了,待他吸干了原恒的内力,然后就立即出发前去东阳国,辅助晋连城。

    杜午已经在幻想,他的爱徒晋连城在不久之后登上东阳国的皇位,而他毒宗,将在东阳国,发展壮大的“美好”场景了。

    终于,时候到了,杜午抬脚,朝着原恒走去。

    走到原恒身旁,杜午伸手,就要把已经昏迷过去的原恒提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朝着杜午的后心!

    杜午神色大变,下意识地松开原恒往旁边躲避,而那支箭,不偏不倚地射入了原恒的胸膛!

    一箭穿心,原恒瞬间毙命,也宣告杜午煞费苦心所养的噬功蛊,经历了九九八十一天之后,最终功亏一篑!

    杜午像是疯了一样,双目赤红,拳头紧握,看着从天而降的覃樾,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一字一句地说:“你,找,死!”

    覃樾看了一眼地上那个在死之前就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原恒,神色平静地说:“不,我找他。”

    杜午双目凸出瞪着覃樾,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将覃樾千刀万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