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5.不要吃独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65.不要吃独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春暖花开的季节,隐世百年的神兵门殷氏一族后人,突然暴露在天下人面前,而后没多久,便走向了灭亡。

    二月底的时候,明月国凉城殷家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天下。

    百年前神兵门的至宝,藏着神兵门惊天财富的神兵令,落入了明月国摄政王明腾的手中,而明腾已经回到了明月城,摄政王府的护卫比以前更多了。

    奉命前去凉城的萧星寒,带着他的剑龙卫,出手掳走了殷家的长老和核心弟子。

    殷家剩下的其他人,已经都作鸟兽散,就连个下人都没有留下。

    偌大的殷家,最后只剩下了一座空荡荡的宅子,让世人唏嘘不已。

    那些千里迢迢赶到凉城的江湖高手,热闹倒是看了个够,最终全都空手而归。因为皇室出手之后,他们那些零零散散的高手,只能当看客。

    天厉国耒阳城,已是三月底,暮春时节,草长莺飞。

    这天穆妍难得有时间,没有去萧家医馆坐诊,而是带着拓跋严爬山去了。

    他们去的是耒阳城外的暮霞山,这里是一处很有名的胜地,据说是整个天厉国日落晚霞最美的地方。

    拓跋严欢快地跑在前面,穆妍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往上走,不时停下来看看附近的药草。

    母子俩登上山顶的时候,拓跋严出了一头的汗,小脸红扑扑的。他很快跑到了悬崖边上,又往后退了两步,四处看了看之后,选了一个视野最好的地方,招呼穆妍过去坐。

    穆妍坐在拓跋严身旁,拓跋严的小脑袋靠着穆妍的胳膊,看着天边绚烂的晚霞说:“娘,这里好美啊!”

    “小严吹个曲子吧!”穆妍微微一笑说。

    拓跋严把腰间的短笛取下来,放在唇边,神色认真地吹了起来,吹的是一首穆妍教他的曲子,节奏很欢快。

    一曲作罢,拓跋严问穆妍:“娘,好听吗?”

    “好听。”穆妍微微点头。

    “我想老爹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呀?”拓跋严皱了皱小眉头说。

    “我们不要他了。”穆妍微微一笑说。

    “好呀!”拓跋严眨了眨眼睛,拍着小手说,“娘,以后都让老爹自己睡!”

    下一刻,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而拓跋严的身子突然离开地面,被人提着甩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流畅的抛物线。

    拓跋严小小地惊呼了一声,然后小身子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地上,看着已经把他家娘亲抱进怀里的高大男人,皱了皱小眉头说:“老爹,你又欺负我!”

    “转过去,往前走三十步,低头!”萧星寒不容置疑地说。

    拓跋严默默地转身,数着数往前走,走了三十步才停下来,低头看着地上欢快地爬来爬去的小蚂蚁,小声说:“老爹是个大混蛋!”

    而这边,萧星寒抱着穆妍吻得难舍难分。晚霞在他们身上笼上了一层温暖的红色纱衣,小别重逢,两人都颇有几分动情,不过也只能亲亲了,不说这里是野外,拓跋严小朋友还在不远处等着他们亲完才能回来。

    “不要我了?”萧星寒看着穆妍娇艳的红唇,手指在上面轻抚了一下,眼神危险地说。

    “怎么会呢?你听错了!”穆妍笑嘻嘻地说。萧星寒不在,她也能过得很好,但是相拥的这一刻,感觉是无法言说的甜蜜。

    “知道我今天要回来,为何不在家里等着?”萧星寒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问。

    穆妍伸手指了一下山下:“我来这里,是想早点见到你呀!”

    山下就是回耒阳城必经之路,萧星寒看了一眼,回头又在穆妍唇角吻了一下,轻抚了一下穆妍的脸,放开穆妍,大步走过去,把正在低着头专心数蚂蚁的拓跋严给拎了回来。

    夕阳正是最美的时候,穆妍坐在中间,左边是搂着她的萧星寒,右边是挽着她手臂的拓跋严。

    拓跋严突然唱起了一首北漠国的小调,穆妍静静地听着,唇角的笑容一直没有落下去过。

    等一家三口回到耒阳城萧王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有人守在萧王府门口,请萧星寒进宫。

    “老爹你快去吧,我和娘就不等你吃饭了!”拓跋严对着萧星寒摆了摆手。

    萧星寒进宫去了,穆妍牵着拓跋严回府,见到了穆霖和慕容恕,以及一见面就跪在她面前的独孤傲。

    “怎么?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穆妍轻笑了一声。独孤傲和秦筝的事情,慕容恕早已经传信告诉穆妍了,穆妍表示,万事皆有因果,她没杀独孤傲,事实证明还是有好报的,毕竟殷沁那个白莲花装不到地老天荒,而独孤傲并不是真的脑残,只是被蒙蔽了眼睛而已。

    “我想加入神兵门!”独孤傲垂头说。他曾经信仰的神兵门殷氏,最后证明根本不是正统,而是一群卑鄙小人,他现在想要加入真正的神兵门。

    “我倒是还缺个师弟。”穆妍唇角微勾,“你跟我师父和师叔们也不陌生了,能不能让我四师叔点头收你为徒,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当初穆妍刚抓住独孤傲,就把他交给了那四个老头,那四个老头可没少折磨独孤傲。

    独孤傲被拓跋严带着去找四个老头了,穆妍看着还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喝茶的慕容恕,似笑非笑地说:“哥,这里不是你家,作为苏家的准上门女婿,你再不回去,小心我表姐把你踹了!”

    慕容恕呵呵一笑:“那不能,说不定阿绮马上就来找我了。”

    穆妍白了他一眼:“看上我表姐之后,你真的越来越欠揍了!”

    穆妍把慕容恕赶走之后,和穆霖一起聊了一会儿,就让穆霖去休息了。

    此时皇宫之中,萧星寒已经见到了厉啸天。

    “萧王应该收到了萧王妃的信,朕要的神兵令,萧王是忘了吗?”厉啸天看着萧星寒神色不悦地问。

    关于明月国凉城殷家发生的事情,不用萧星寒说,厉啸天已经知道了。

    “皇上,明腾得到的神兵令是假的。”萧星寒声音冷漠地说。

    厉啸天神色微变:“萧王如何知道?”

    “因为微臣见到了,也拿到了,确认是假的,才没有拿走。”萧星寒冷声说。

    “萧王知道真正的神兵令什么样子?”厉啸天看着萧星寒眼眸幽深地问。

    “微臣曾在一本古书中见过神兵令的图像,明腾得到的那块神兵令,外表并无任何破绽,但上面的雕刻痕迹,绝无百年之久。”萧星寒冷声说。

    厉啸天皱眉:“朕以前怎么从不知道,萧王对于玉石雕刻也有研究?”

    “略有涉猎。”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微臣在凉城之外发现了殷敖的尸体,他的头被砍了,是明腾所为。”

    “这么说,殷敖拿假的神兵令骗了明腾,本想逃之夭夭,结果明腾对他下了杀手?”厉啸天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这样的话,神兵令或许永远都找不到了!”

    萧星寒微微点头:“微臣已经尽力了。如今明腾手中拿着假的神兵令,得不到宝藏,却会引来不少麻烦,这是好事。”

    厉啸天眼底闪过一丝遗憾,点头说:“萧王言之有理。”

    对厉啸天来说,神兵令那样的宝贝,他没得到,假如被别人得到了,他会很不爽。

    但如今的情况是,谁都没得到,明腾还得了一块假的当成了真的,厉啸天心里非但不会不平衡,反而对于明腾会生出幸灾乐祸,等着看明腾倒霉。

    “萧王带回来的殷家人呢?”厉啸天看着萧星寒问。

    “暂时留在城外的护城军兵营里,等皇上安排。”萧星寒说。

    厉啸天唇角微勾:“就让他们接下来为天厉国效力吧!”

    在萧星寒回来之前,厉啸天就已经计划好了,届时要让那些人全都进入天厉国大军的铸造营,让他们一辈子为天厉国设计和铸造武器。

    萧星寒出宫回府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看到穆妍还在等他回来吃饭,萧星寒微微皱眉:“你先吃,不必等我。”

    “正好我不饿。”穆妍唇角微勾,合上手中的书放在一边。

    “想我了吗?”萧星寒看着穆妍问。

    “别说废话。”穆妍白了萧星寒一眼。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在穆妍额头轻轻烙下一吻。

    小别胜新婚,萧星寒和穆妍度过了一个热情如火的夜晚。

    另外一边,慕容恕就没那么好过了。

    这几日苏霁奉皇命外出,不在耒阳城,苏绮直接搬过去和萧心悦一起住,方便照顾怀孕的萧心悦,也怕萧心悦孤单。

    所以,慕容恕只能默默地坐在院墙上面,饥肠辘辘地看着萧心悦和苏绮的房间熄了灯,他自己一个人在夜风之中孤单寂寞冷,跟他回来之前设想的抱着苏绮一亲芳泽完全不是一回事……

    天亮了,苏绮出门,准备去萧家一趟,因为萧心悦昨天做梦的时候还在念叨宁如烟做的香菇菜心小包子。

    萧心悦怀孕之后胃口非但没有变差,反而好了很多。苏霁乐呵呵地说要把他家小媳妇儿养的白白胖胖的,苏绮也是这么想的。

    苏绮骑马出府,朝着萧府而去。

    途径一条无人的巷子,她神色微变,身后突然贴上了一个人,那人的大手还不偏不倚地揽住了她的腰!

    苏绮神色一冷,往后就是一个狠狠的肘击!

    苏绮听到了倒吸冷气的声音,然后就是熟悉的欠揍声音:“阿绮,你好狠的心,我受了很重的内伤……”

    苏绮咬牙切齿地说:“立刻滚下去!不然废了你!”

    慕容恕却贴苏绮更近了,把脑袋靠在苏绮肩膀上,在苏绮耳边轻声说:“我这么喜欢你,你忍心废了我吗?”

    苏绮神色一僵,慕容恕口中呼出的热气打在她耳后,让她觉得好不自在,又一个肘击过去,然后转身,一脚把慕容恕给踹飞了出去!

    “混蛋!”苏绮轻哼了一声,策马继续朝着萧府而去了。

    慕容恕站在地上,看着苏绮的背影眼眸微眯。刚刚抱着苏绮的感觉,该死的好极了!他以前真是脑子进水了,竟然不速战速决把苏绮拿下,耽误了那么长时间。

    想到这里,慕容恕果断转身,回苏家去了。

    等苏绮带着萧心悦想吃的小包子,从萧府回来,陪着萧心悦吃了早饭之后,就听到丫鬟禀报说苏徵要见她。

    苏绮见到苏徵的时候,苏徵正在和慕容恕下棋,看到苏绮过来,就开口说让她坐在旁边等一等。

    一局结束,苏徵难得输了。

    慕容恕微微一笑,起身对着苏徵行了个大礼:“多谢爷爷成全!”

    苏绮皱眉,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就看到慕容恕笑容满面地看着她说:“我跟爷爷打赌,这局如果爷爷输了,就把你嫁给我。”

    苏绮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徵:“爷爷!”

    “女大当嫁,慕容是个好孩子,阿绮就认了吧!”苏徵笑呵呵地说。

    苏徵年纪大了,苏霁很忙,苏绮又不喜欢舞文弄墨,对下棋弹琴也没有兴趣,其实兄妹俩陪苏徵的时间很有限。

    慕容恕来到苏家之后,除了调戏苏绮,其他时间都在陪着苏徵。慕容恕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再加上见多识广,和苏徵聊天总是非常愉快,苏徵是打心眼里喜欢慕容恕这个晚辈。

    而慕容恕从小就没有一个真正对他好的长辈,他心里也非常敬重苏徵,是真心实意想要融入这个家庭,并不仅仅是为了讨好苏绮,才陪伴苏徵的。

    “苏绮小姐,我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想和你一起过一辈子,生几个孩子,看遍天下美景,你愿意吗?”慕容恕目光幽深地看着苏绮问。

    苏绮看着慕容恕的眼睛,脸一下子就红了,猛地推开慕容恕,拔腿就跑了!

    “阿绮害羞了,真是难得。”苏徵笑呵呵地说,“快去追她吧!”

    慕容恕追出去,找到苏绮的时候,苏绮正坐在后花园湖边发呆。

    慕容恕走过去,在苏绮身旁坐下来,唇角含笑:“我以为你会揍我。”

    “没揍你,你很失望?”苏绮声音幽幽地问。

    “不,我很高兴。”慕容恕抓住了苏绮的手,看着苏绮说,“对不起。”

    苏绮神色微怔:“为何?”

    “我应该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告诉你我喜欢你。”慕容恕看着苏绮神色认真地说。

    苏绮脸色微红,伸手推了慕容恕一下:“别这么肉麻兮兮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慕容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伸手抱住苏绮,含情脉脉地说了一句:“娶我吧!”

    苏绮噗嗤一声笑了,一脸傲娇地说:“你想得美!”

    慕容恕确实想得很美,他根本不打算重操旧业做生意,也没兴趣当官,甚至都不想买一座属于自己的宅子,因为他觉得当苏家的上门女婿特别适合他。

    曾经慕容恕美名远扬,势力颇大,一朝之间变得一无所有,他却因祸得福,找到了生活的真谛。钱财,权势,对他来说唾手可得,却都已是过眼云烟,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只想和苏绮一起过打打闹闹的欢乐日子,然后为他的兄弟萧星寒和他的义妹穆妍随时效劳。

    又过了两天,苏霁回来了,慕容恕和苏霁聊了聊,很快把婚期都给定下来了,因为苏霁觉得慕容恕很适合当他的妹夫,换个人,还真降不住苏绮那个彪悍性子,像慕容恕这样能屈能伸,长得好实力强脸皮还厚的男人,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了。

    苏绮发现她家爷爷和她大哥不知何时都已经被慕容恕给“收买”了,完全站在了慕容恕那边,一副慕容恕就是苏家人,苏绮要是不同意这桩亲事,就自己想去哪儿去哪儿的样子。

    就连苏绮最喜欢的小嫂嫂萧心悦,都以过来人的语气,很认真地劝苏绮说,让苏绮不要错过慕容恕这个好男人,不然会后悔的。

    苏绮也就是小小地纠结了那么一下下,然后慕容恕故意调戏她,她爽快地把慕容恕揍了一顿之后,感觉好极了,觉得一辈子有这么个男人给她揍,好像是件很不错的事情。于是,这桩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天苏绮来萧王府找穆妍,穆妍一见面就笑着说:“恭喜表姐终于要嫁出去了。”

    苏绮轻哼了一声:“错!是我要娶他!”

    穆妍唇角微勾:“表姐说得对,多谢表姐收留我那个无家可归的义兄。”

    “好说好说!以后让他洗衣做饭!”苏绮嘿嘿一笑说,“如果他能生孩子就更好了!”

    穆妍扶额:“这个,他还真的不行。”

    “总感觉我亏了。”苏绮神色莫名。

    穆妍笑而不语。慕容恕这个上门女婿,吃苏家的,住苏家的,还即将睡了苏绮,完全是空手套白狼,走上人生巅峰的典范。

    穆妍表示佩服,同时也真心为慕容恕感到高兴,因为她一直在旁边看着,慕容恕是真的很喜欢苏绮,同时也喜欢苏绮的家人,他心底渴望拥有一个正常的,温暖的家庭,如今,这个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

    不过话说回来,苏绮和慕容恕其实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天生的一对欢喜冤家。

    婚期定在了四月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本来慕容恕想尽快,苏霁说这是合八字合出来的最近的黄道吉日,不然就只能等年底,慕容恕也就认了。

    穆妍在萧王府中再次见到独孤傲的时候,独孤傲已经成为穆妍的四师叔苍河的徒弟。不按年龄,按照入门的先后顺序来说,独孤傲的确是穆妍的师弟,排行最末。

    “叫声师姐来听听。”穆妍唇角微勾。

    独孤傲垂眸,神色认真地叫了一声:“师姐。”

    “师弟,以后师姐会罩着你的。”穆妍话音未落,自己先笑了起来。她有亲哥表哥义兄师兄,身边的男人除了萧星寒之外,几乎都是她哥,现在终于有个师弟了,感觉还不错。

    “多谢师姐!”独孤傲恭敬地说,眼底闪过一丝暖意。

    独孤傲这次回来,自然不会再住地牢,他和岑默苍威住进了一个院子里。岑默不是个自来熟的人,但苍威为人忠厚老实,对独孤傲这个新来的师弟照顾得无微不至,昨天还偷偷帮独孤傲洗了件衣服,让独孤傲觉得很是不好意思,又很是窝心,因为他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温暖和善意。

    神兵门四个老头之中最年轻的苍河,也已经六十岁了。他是个很有原则的老头,并且一向很挑剔,尤其是在选择徒弟这方面,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收徒。他说过,如果找不到真正合心意并且靠得住的徒弟,便不收徒了,把他的本事全都教给穆妍就好。

    苍河看中独孤傲,跟独孤傲曾经是殷氏一族的弟子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殷氏一族也没有教过独孤傲一点真正的本事。

    第一,独孤傲是穆妍带回来的,这就表明独孤傲现在已经是自己人了,靠得住;第二,独孤傲其实在武器设计和铸造方面颇有天赋,并且对此很有兴趣,否则他当年也不会成为殷氏一族的弟子。可以说,独孤傲过去那些年,就是被殷家给耽误了,只有一身武功,也没有用在正途,当了好多年的傀儡杀手。

    苍河点头收徒,喝了独孤傲敬的茶,对独孤傲并没有几分好脸色,反而很严厉,一开始就扔给独孤傲一堆古旧的书,要求独孤傲三天之内倒背如流。

    独孤傲非但不觉得自己被苛待,反而很高兴。他以前在殷家,拜了殷敖为师,他真正想学的是武器设计和铸造,殷敖却一手把他打造成了一个杀手,他暗中帮殷家除掉了不少人,而他那些年卖命换来的钱,都用来供养殷家人了!

    苍氏一族跟殷氏一族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接触时间还不算多,但是独孤傲已经看到了苍氏一族四个老头对武器设计与铸造的热情,他们四个一大把年纪,平时除了吃饭睡觉,就做这一件事,不在乎名利地位钱财,他们唯一会争吵的时候,一定是在武器设计铸造上有了分歧,绝对不会是因为其他的事情。

    与之相比,殷氏一族那些自私自利,贪图享乐的长老和弟子真的不配神兵门这三个字。

    独孤傲和穆妍聊了两句,正准备告辞回去看书,穆妍叫住了他。

    “师弟,秦筝走了,你还想再见她吗?”穆妍看着独孤傲问。穆妍倒也不是动了做红娘的心思,只是觉得有一点遗憾而已。

    秦筝离开,一方面是为了寻找家人,另外一方面说是想放下,其实换句话说,也是在逃避。再争取一下,结果是好是坏,秦筝不知道,但她选择了将她和独孤傲的关系停留在原地,至少这样,来日再见,他们还是兄妹,还是朋友。

    听到穆妍的问题,独孤傲神色如常地说:“有缘再见吧。”

    穆妍唇角微勾:“好。”秦筝离开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这一点上,独孤傲和秦筝倒是难得有了些默契。

    定亲之后,天天调戏苏绮,一直在得寸进尺要一亲芳泽的慕容恕,这天来了萧王府找穆妍,他突然想起有件事,准确来说是有个人,他必须要和穆妍坐下来好好谈谈。

    “覃樾么?”穆妍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很有趣的一个人。你们之间的事情,你先前传信给我,我大致已经知道了,你觉得他是什么人?目的又是什么?”

    慕容恕去明月国的那段时间,遭遇的大事小事都传信告诉了穆妍,其中包括他和覃樾这个便宜“师兄”之间神奇的交往。穆妍想知道,和覃樾近距离接触过好几次的慕容恕,对覃樾这个人是什么看法。

    慕容恕认真想了想之后说:“他是个很聪明的人,殷家能够那么快走向灭亡,他应该是其中最大的推手,但与此同时,他一直被殷家人信任甚至是依赖,可以说,殷家完全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间。”

    “嗯,是这样没错。”穆妍微微点头。慕容恕和萧星寒都去了凉城,假如没有覃樾,他们最终也能把殷家给灭了,有不止一种方式,但覃樾的存在,让整件事情都顺利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并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覃樾的行为,大大地掩护了慕容恕和萧星寒。

    “所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除掉殷家。作为神医门的后人,他对殷家动手,最大的可能性是因为他知道百年之前殷氏一族是导致神兵门覆灭的元凶,他是在帮助神兵门清理门户。”慕容恕若有所思地说。

    “你可见过神医门其他的人?”穆妍问慕容恕。

    “没有。”慕容恕微微摇头,“但我听覃樾和殷沁曾经提到过覃樾的师尊,那个师尊,在那段时间,应该去过凉城。”

    “假如说覃樾只是为了除掉殷家,其实不必光明正大地去殷家,表明身份,费心思和殷氏一族的人周旋。”穆妍眼眸微眯,“他表面上和殷家人相处得那么好,并非只是为了博取殷家人的信任,因为在他已经得知殷氏一族是叛徒的情况下,他极有可能一开始就清楚殷家根本没有神兵令。所以,他的那些表面功夫,应该是做给某个人看的!”

    慕容恕神色微动:“你是说,覃樾的那位师尊?其实我一直觉得神医门过了百年之后,还煞费苦心地出手为神兵门清理门户,不太可能,毕竟两派百年之前最近的关系也不过是一桩没有结成的姻亲而已,就算神医门先主有遗训,现在的门主也未必会当回事。”

    “覃樾的师尊,所求的,恐怕是神兵令。”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最早在北漠国见到覃樾和辛茹的时候,我就觉得,神医门内部定然有派系之争,神医门的门主和覃樾这对师徒之间,恐怕根本就不是一派的。”

    慕容恕点头:“不无可能。覃樾那人极聪明,他想要伪装的话,恐怕很少有人能够看出他的破绽。不管神医门内部的派系之争是什么样的,至少在我看来,覃樾一直都在保护神兵门的苍氏一族,在这个过程中,他骗了神医门的门主,骗了殷家,骗了明腾,手段玩得让我叹为观止。”

    穆妍若有所思:“根据你先前给我传的信,你提到过,覃樾帮你解了血踪蛊之后,态度突然冷淡了不少,并且直言不想和你再有来往,我在想,他恐怕已经猜到你的真正身份了。”

    慕容恕皱眉:“原来如此!”

    穆妍神色莫名:“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覃樾真的在保护苍氏一族,他拒绝跟和苍氏一族有关的你再有接触,是因为他根本不想寻找苍氏一族的后人,也不想寻找真正的神兵令,甚至不需要我们知道他暗中默默地做了什么。”

    慕容恕微微点头:“这是最好的保护方式,就连覃樾自己都不知道苍氏一族的人在哪,便可避免任何人从他身上得到苍氏一族的消息。对于你们这些苍氏后人,覃樾真的是尽心尽力了。”

    穆妍摇头失笑:“说真的,我很好奇,覃樾对神兵门苍氏一族的这份守护之心,究竟从何而来。”

    “你不信他?”慕容恕看着穆妍问。

    穆妍再次摇头:“当然不是,从他猜到你身份之后便拒绝和你再有来往这件事,我便信他守护苍氏一族的心,我只是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如你所说,百年已过,即便神医门真的存在先主遗训,但这绝对不会是覃樾做那些事情的唯一原因,甚至不是主要原因,因为覃樾这个人其实很随性,他并不是一根筋的人,他不会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已死之人留下的话,就义无反顾地去做某件事,并且那样坚持。”

    慕容恕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覃樾不会轻易被人左右。并且神医门现在的门主都未必知道殷氏一族和苍氏一族百年前的恩怨,覃樾却似乎很清楚的样子。简单来说,这件事,必须有人告诉他,并且是他非常信任的一个人。”

    “我信覃樾,是因为他的行为和人品,但我并不会因此相信覃樾所信任的人。”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所以,假如你再见覃樾,便如他所愿,形同陌路,不要相认。如果他开始主动找你,便不再值得信任。”

    慕容恕神色一正:“我明白了。”

    慕容恕并非苍氏一族的弟子,他和神兵门扯上关系实属无奈,殷家人都已经不在了,而目前慕容恕是某些人所知的,寻找苍氏一族的唯一的线索。这些人中,包括明腾和明紫阳,以及覃樾。

    明腾和明紫阳叔侄只知道慕容恕身后有个神秘的少年,他们背后可能有某个神秘的势力,或许和神兵门有某种关系,一系列的猜测,会导致明腾和明紫阳出手寻找慕容恕的踪迹。不过慕容恕的弟弟已经死了,血踪蛊失效之后,妹妹应该也活不了,倒是一时不用担心他们。

    但覃樾不一样。覃樾非但对神兵门苍氏一族有所了解,并且他真正和慕容恕接触过。从实力和手段来讲,覃樾真想找慕容恕,未必做不到。

    “不必紧张,覃樾会主动找你的可能性并不大。”穆妍看到慕容恕郑重其事的样子,微微一笑说,“你就快要成亲了,这耒阳城里也没有你什么事,你和表姐成亲之后,不必管我们,想出去游山玩水的话,尽管去。”

    覃樾让慕容恕服下的药物,可以让慕容恕彻底躲过血踪蛊的追踪,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所以只要谨慎一些,不会有暴露身份的风险。

    慕容恕唇角微勾:“我正有此意,还没告诉阿绮,准备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穆妍似笑非笑地说:“你倒不如成亲第二天,假扮劫匪,把我表姐掳走,想必她会非常惊喜的。”

    慕容恕笑了:“不错的提议,虽然会挨揍,但是很有趣,我想试试。”

    慕容恕起身离开的时候,又对穆妍说了一句话:“其实我真心希望能够和覃樾做朋友,但也真的很怕他突然开始找我,因为那样就表明,我要失去他这个朋友了。”

    就在慕容恕和穆妍认真分析覃樾这个人的时候,北漠国一处极其隐秘的山谷之中,覃樾正在一个人喝酒。

    这里是一片绿洲,也是神医门不为人知的所在。北漠国疆域广袤,很多地方都是荒无人烟的沙漠,大片的土地上都没有人居住,这里远离北漠国百姓聚居之地,并且周围被沙漠所包围。

    “大师兄,师父找你!”一个胖乎乎的姑娘跑了过来,脸色红红地看着覃樾说。

    “翠花,你是不是又偷吃厨房的鸡腿了?”覃樾唇角含笑,看着面前的小丫头问。

    “大师兄怎么知道的?”翠花瞪大眼睛看着覃樾问。

    “因为你又胖了。”覃樾呵呵一笑,从树上飘了下去,那潇洒出尘的身姿,让翠花小师妹又红了脸,觉得大师兄真的好好看啊!

    “大师兄,千万不要告诉师父哦,不然师父会把我逐出师门的!”翠花拽着覃樾的袖子神色急切地说。

    覃樾唇角微勾:“好,不过我有个条件。”

    翠花点头如捣蒜:“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覃樾笑意满满地说:“小翠花,以后不要吃独食,记得分我一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