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2.真的想喝喜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62.真的想喝喜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正月底,关于神兵门殷氏后人的消息,已经从明月国传到了天厉国耒阳城。

    这天穆妍带着拓跋严去医馆坐诊,依旧是老样子,一个时辰。而穆妍现在每次坐诊,生意都好得不得了,很多病人甚至刻意等着穆妍坐诊的时候才来看病,有些就是小病,他们仿佛觉得被萧王妃医治过,出去会很有面子一样……

    这天穆妍坐诊结束,带着拓跋严关了萧家医馆的门,准备骑马离开的时候,被人拦住了,是宫里来的人,传厉啸天口谕,召穆妍进宫。

    这是萧星寒走了之后,穆妍第二次进宫,上次是去给齐皇后医治风寒,而这次不是为了治病,而是厉啸天有事要和穆妍谈。

    穆妍牵着拓跋严出现在厉啸天面前的时候,厉啸天微微一笑说:“萧王妃和萧小公子又去医馆了?”

    “是。”穆妍点头。

    行礼之后,拓跋严端端正正地坐在穆妍身旁,厉啸天看着穆妍问了一句:“萧王妃可知道萧王外出所为何事?”

    穆妍微微点头:“知道。”

    “萧王此去,是为了助天厉国得到神兵令,此事非同小可,只有萧王能够办到。”厉啸天看着穆妍说。

    穆妍再次点头:“一切都听皇上吩咐。”

    “萧王妃想必听说了,神兵门殷氏后人实力非同小可,萧王妃可担心萧王的安危?”厉啸天看着穆妍问。

    “不担心。”穆妍微微摇头,“我家王爷实力高强,即便拿不到神兵令,全身而退没有问题。”

    听到穆妍的话,厉啸天眼眸微闪:“假如萧王能够拿到神兵令,并且全身而退的话,便两全其美了。萧王妃说呢?”

    “皇上所言极是。”穆妍神色平静地点头。

    “既然如此,萧王妃便派些人,去帮助萧王吧。”厉啸天看着穆妍说。

    穆妍瞬间明白了,厉啸天是得知殷氏实力并非无双城应家表现出来的那样,所以动了别的心思了。厉啸天现在不仅想要得到神兵令,还想得到殷家,而萧星寒一个人显然不行,厉啸天说让穆妍派人,其实是想让穆妍把萧王府的剑龙卫,全都派到明月国去。

    现在萧星寒远在千里之外,厉啸天不能命令他。而厉啸天事实上有权力调遣萧王府的剑龙卫,因为萧星寒从未说过剑龙卫是他养的私兵,但厉啸天想调遣,也无从下手,贸然下旨的话,就会被很多人知道,于是厉啸天选择了把这件事交给穆妍去做。

    “不知皇上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穆妍看着厉啸天问。

    “殷家,得不到便除掉,神兵令,一定要拿到!”厉啸天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

    穆妍微微垂眸:“前者,萧王带着剑龙卫,一定可以完成任务。但是后者,就不太好说了。”

    “萧王妃是什么意思?”厉啸天看着穆妍问。

    “这神兵令想必只是个巴掌大的令牌,找这样的东西,并不是一件有实力就可以办到的事情。假如殷家人把神兵令藏起来,宁死都不说到底藏在哪儿了,这神兵令有可能再过百年都不会现世。”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萧王妃是想说,萧王得不到神兵令吗?”厉啸天目光微沉。

    “不,我是想说,萧王定然会尽力完成皇上的命令,但是假如最终得不到神兵令,还请皇上不要怪罪于他。”穆妍神色认真地说。

    “萧王妃原来是担心朕因为萧王完不成任务而责罚他?”厉啸天笑了,“萧王妃不必担忧,只要萧王尽力了,朕自然不会责罚,反而会赏。”

    “那就先谢过皇上隆恩了。”穆妍起身行了一礼,“萧王定然会尽力的。”

    不久之后,穆妍牵着拓跋严出宫,拓跋严仰头问穆妍:“娘,老爹是不是要很久之后才能回来?”

    “这个啊,不一定。”穆妍很淡定地说。她当然会思念萧星寒,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殷家已经彻底暴露了,萧星寒要回来,凉城那边定然得先有个了断。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回不来的,而穆妍觉得派剑龙卫过去,也未尝不可。

    先前应家实力很弱,穆妍觉得让应家苟延残喘着吸引别人的注意也不错,如今殷家彻底暴露,已经引起了全天下的注意,接下来殷家的遭遇定然不会像应家那样轻描淡写,这次,要来真的了。

    不光是明月国皇室想要近水楼台,天厉国皇帝厉啸天已经派出了杀手锏萧星寒,还要加派萧王府的剑龙卫前去增援,而东阳国皇室和北漠国皇室的动作也绝对不会小。

    如此一来,殷氏一族,是死是活,必将会有一个结果。活着,殷氏一族也必须依附于一个强大的势力,而且必然是四国之一,神医门那样的江湖势力根本护不住殷氏一族。

    穆妍觉得这样也挺好,现在这个时候殷氏再提苍氏一族,说什么都没人信,而殷家人说自己没有神兵令,更不会有人信。

    穆妍回到萧王府之后,就把剩下的所有剑龙卫召集到了一起。除去那些被安排固定保护萧尚书府和苏家的二十个,还有被慕容恕带走的两个,剩下的还有近八十个剑龙卫,其中包括穆霖这个队长。

    “大哥,你选六十个剑龙卫带走,给我留二十个。”穆妍看着穆霖说,“这次去,你们的武器和衣服都不用换,也不用刻意掩饰身份,对于殷家,马上就会到明抢的阶段了。”

    穆妍留二十个剑龙卫,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自己不需要保护,但是萧王府中还有苍氏一族的人,一旦出了什么事,逃跑的时候也可以给每个老头分几个剑龙卫保护……

    穆霖微微点头:“好。”

    “我可以去吗?”莫轻尘弱弱地问。

    “不行!”穆妍白了他一眼。莫轻尘的实力和一般的剑龙卫相比自然不弱,但在穆妍眼中,作为她的第一个小弟,莫轻尘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赶紧提升自己的武功。

    “那我可以去吗?”沈赟之弱弱地举手。

    “滚!”穆妍简单粗暴地赏了他一个字。

    青木是萧星寒的心腹,暗中在处理很多事情,包括萧星寒的药材生意,所以穆妍并没有让他一起去。

    “需要我去帮忙吗?”连烬问穆妍的问题跟莫轻尘和沈赟之不同。

    穆妍对着连烬微微一笑:“不用,阿烬留在家里就好。”

    连烬点头,表示他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接送拓跋严上下学,以及在穆妍忙碌的时候照顾拓跋严。

    莫轻尘和沈赟之都表示好伤心,因为穆妍对连烬的态度跟对他们俩差别太大了……

    当天穆霖就带着六十个剑龙卫,暗中离开了耒阳城。耒阳城中依旧风平浪静,萧王府中更是安逸得很,穆妍的生活充实到了忙碌的地步,但也一直在关注着明月国凉城的动向。这次她没有参与,但是萧星寒和慕容恕都在,穆妍相信他们会处理好的。

    明月国凉城。

    神兵门殷氏的所在,已经传遍了天下。原本凉城只是一座小城,远远不如无双城那么繁华热闹,但是现在,凉城之中随处可见身上带着武器的江湖人,这阵仗简直比举办武林大会都要大。

    先前在无双城应家没有得到武器的高手,以及得到的武器不满意的那三个高手,又纷纷来到了凉城。他们现在当然都知道,殷家之前确确实实都是在糊弄他们,殷家有工匠,有矿石,甚至有很多现成的武器,只是都不在无双城那个应家而已。

    听风别院之中依旧很是幽静,萧星寒带着人,每天晚上按时去偷袭殷家,目前为止已经去了三次,第一次伤到了殷敖,烧掉了殷家不少地方,第二次重伤了殷家的两位长老,第三次抢走了殷家铸造坊中的不少武器。

    在这个过程中,覃樾一直站在殷家这边,虽然没有出手对敌,但他为殷敖和殷家的长老疗伤,也算尽心尽力。

    第四天晚上,慕容恕和独孤傲以及另外两个剑龙卫,已经整装待发的时候,萧星寒说今夜不打了,换一种方式,下毒。

    “覃樾在殷家,他应该会给殷家人解毒。”慕容恕神色莫名地说。

    “就当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萧星寒冷声说。

    慕容恕眼眸微闪,感觉萧星寒似乎并没有把覃樾当做敌人来看待。

    于是,当夜殷家的水源之中被下了毒,第二天殷家人倒了一大片。

    覃樾再次出手,为殷家人做了解药,让殷家度过了这次难关。

    “覃师侄,这次真的多亏有你在。”殷敖看着覃樾的目光带上了不加掩饰的欣赏,覃樾性格是怪了些,但是实力摆在那,关键时刻帮了殷家不少忙。

    “不必,我只是奉师命行事。”覃樾神色淡淡地说。表面看来,覃樾在帮殷家,但他真实的想法是,他没必要让殷家死得这么快,这样显得殷家实力不足,配不上神兵门这三个字。

    而第二天,覃樾先前拿走殷沁的千影面具这件事,终于有了他想要的后果。

    明月国皇室的赐婚圣旨送到了凉城殷家,明腾要娶殷沁做侧妃。

    作为明月国的摄政王,明腾的王妃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之后明腾后院美人无数,只是王妃之位一直空着。而这次明腾也没有把王妃之位给殷沁,而是让她当侧妃,说得通俗点就是小妾,如覃樾所愿……

    殷家正是多事之秋,殷敖都已经在谋划着想要带着殷家人跑路了,结果赐婚圣旨从天而降,接或者不接,这是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并没有给殷家选择的余地。

    因为殷家现在还在明月国的土地上,是明月国的子民,抗旨不遵,明月国皇室可以分分钟派人把殷家给围了,殷家人一个都走不了。

    于是,殷敖只得接了赐婚圣旨,而婚期定的很近,就在二月十八,仅剩下十多天的时间。

    殷沁当时脸上受伤,虽然覃樾没有给她医治,但因为处理及时,也用了好药,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最近在殷家处处受气,殷敖也不敢再明着偏疼她,她正心中郁结的时候,一道赐婚圣旨从天而降,砸在了她的头上。

    这对于一个曾经发誓要当真正的神兵门之主,让天下高手在她面前低头的女人来说,做明腾的小妾,简直是屈辱到了极点。

    “爷爷,为什么要接这样的圣旨?”殷沁脸色难看至极,脱口而出就是一句质问。

    “这是你对爷爷说话的态度吗?”殷江冷声说,“殷家现在正处在风口浪尖,不接这道圣旨,会有什么后果,你能不能用你的脑子想一想?”

    殷沁神色一僵,微微垂眸:“爷爷,对不起,我一时冲动,口不择言了。”

    “沁儿,这样的结果,谁都不想看到。”殷敖看着殷沁面色沉沉地说,“接旨只是权宜之计,你放心,爷爷不会让你真的嫁给明腾做妾的。”

    “爷爷,如果我们现在能够得到明月国皇室的庇佑,情况就会好转很多。”殷江开口对殷敖说。

    殷沁不可置信地看着殷江:“大哥,你什么意思?是要把我卖了吗?”

    殷江没有理会殷沁,而殷敖皱眉摇头说:“不,即便我们万不得已一定要归顺一国皇室,也有更好的选择。”

    “爷爷说的对!明月国皇室一直内斗不休,现在在天下四国之中,实力最弱,明腾那人也是个根本不值得信任的小人,不能与之为伍!”殷沁神色认真地说。

    “沁儿说的是。”殷敖微微点头说,“但是我们不能现在就走上那样的路,接下来我会想办法,如果能够顺利脱身,我们大可以换个地方,避世而居,继续寻找神兵令。”

    有神兵令和没有神兵令,对殷家来说是两种处境。

    现在殷家没有神兵令,刚暴露没多久就被逼到了这样的境地,而殷家现在想要拉拢高手对抗四国以及其他大势力,根本不现实,因为再多的高手,也不可能把一个国家的皇室给灭了,况且这招殷沁先前在应家用过,最后的结果是,那么多高手只有三个人拿到了完全不能让他们满意的武器,而殷敖还亲自出手杀了几个江湖高手,事实上,殷家已经失去江湖人的信任了。

    一旦得到神兵令,坐拥百年之前神兵门留下的惊天财富,殷家想要招兵买马造反都够了,到时候无数的高手都会趋之若鹜,为殷家效力。

    而没有神兵令的殷家,就算归顺了一国皇室,也会被皇室猜忌殷家有神兵令却不拿出来,最终最可能的结果是,殷家人一直被逼迫交出神兵令,而殷家真正设计和制造武器的能人和工匠,成为皇室的傀儡,殷家将会名存实亡。

    所以,殷敖决定,一定要想办法,带着殷家人秘密离开凉城,从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消失,这样殷家才有选择的余地。

    殷敖过来找覃樾的时候,覃樾正在抚琴,那淡然出尘的样子仿若谪仙。

    殷敖看看覃樾,再看看他的一双孙子孙女,不得不感叹,神医门的实力绝对比殷家强横很多,覃樾一个门主座下弟子,医术毒术和武功都那么出色,反观殷江和殷沁,实力真的太弱了。

    “覃师侄,不知最近可有南宫门主的消息?”殷敖看着覃樾问。

    覃樾抚琴的手停了下来,看着殷敖说:“没有,但是师尊离开之时,说过一个月之后会再来,如今快到一月之期,想必师尊很快就会来了。”

    殷敖心中微松,看着覃樾和颜悦色地说:“现在殷家处境艰难,亟需神医门的帮助,如果南宫门主来了,还请覃师侄帮忙美言几句。”

    “我会的。”覃樾微微点头。

    “那就先谢过覃师侄了。”殷敖拱手说。他想带着殷家离开,如果能有神医门的帮助,将会稳妥很多。神医门的毒术,可以派上很大的用场。

    殷敖甚至有些可惜,可惜覃樾没看上殷沁,假如覃樾能和殷沁结亲的话,即便神医门不帮殷家,有覃樾尽心尽力帮殷家,殷家都能得到很大的助力。

    此时被殷敖提起的南宫俪,没有找到南宫如心,并且得知殷家暴露的消息,已经在赶来凉城的路上了。

    第二天一早,覃樾要出门,被殷江拦住了。

    “覃师兄需要什么,让下人买来便是。”殷江看着覃樾说。

    “怎么?我不能出去吗?”覃樾神色淡淡地问。

    “当然不是,只是现在外面很多高手都盯着殷家,覃师兄出去,万一遇到麻烦的话,岂不是我们照顾不周。”殷江神色认真地说。

    “无妨。”覃樾话落,绕开殷江,也没有让门口的守卫开门,直接飞身而起,越过高墙,到了殷家外面。

    殷江眼眸微闪,打了一个手势,很快有个人暗中跟了上去。

    覃樾知道暗处有不少人盯着他,因为殷家已经有几天没有开过门了,他大概是第一个光明正大出来的人。但他没有什么好遮掩的,甚至都没有易容。

    覃樾走上凉城的大街,街上十分热闹,到处都可以见到江湖人,有些实力未必很高强,就是想过来凑个热闹。

    覃樾从街头走到街尾,买了不少可以带走的小吃拎在手里,至于不能带走的,他就坐在小摊上面慢慢地吃完再走。中间还碰到一个举着糖葫芦靶子叫卖的,覃樾花了三枚铜钱买了一串,一边走一边吃,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而覃樾吃完之后,默默地表示,这个糖葫芦没有慕容恕卖的好吃,还贵一文钱,真是太不好了。

    覃樾提着那些吃的,并没有回殷家,信步而行,不久之后,走到了凉城中的一条河边。

    河边有个树林,春暖花开的季节,树林之中一片青翠,不时能够听到虫鸣鸟叫的声音。

    覃樾在一棵大树下面席地而坐,看着不远处静静流淌的河水,默默地吃东西。暖暖的春风带着花香和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覃樾看着河里跃起的鱼,突然想吃烤鱼了。

    只是覃樾还未起身去捉鱼,突然感觉有人靠近。他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把吃的东西都包好,然后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

    被一群气息不弱的高手围住的时候,覃樾神色平静地问了一句:“你们想做什么?”

    “殷小姐不出门,你这个殷小姐的情郎,倒是胆大得很!都说你是高手,今天就让我们看看,你究竟有多强!”

    “王兄,殷家小姐马上就要嫁给明王当侧妃了,这个秦公子,恐怕是伤心了!哈哈!”

    ……

    听着周围一群江湖人你一言我一语极尽嘲讽之能事,覃樾神色淡漠地说:“你们可以怀疑我的实力,但是不要质疑我的品位。”

    “秦公子这话什么意思?”

    覃樾神色淡淡地说:“我不是殷沁的情郎,她不配。”

    周围人愣怔的功夫,覃樾微微抬手,一个响亮的巴掌隔空抽在了一个人的脸上,而那个人就是最开始说覃樾是应沁的情郎的男人,很快,第二个巴掌声响起,那个说覃樾因为殷沁而伤心的男人,也挨了一下……

    那群江湖人瞬间都怒了,一齐出手开始围攻覃樾,而并没有用多久,那群江湖人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倒了一片。

    覃樾轻抚了一下手腕上面的暗器,暗暗点头,第一次用,觉得还不错。

    然后覃樾又回到先前那棵树下,把没吃完的东西拿起来,不紧不慢地走了。

    接连三天,萧星寒都没有再对殷家出手。

    “星寒,你觉得殷家接下来会怎么做?”慕容恕问萧星寒。

    萧星寒说了一个字:“跑。”

    慕容恕微微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能逃离所有人的视线,自然就可以暂时安全了。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天下之大,那么多人想要躲起来,并不容易。”

    “他们会找神医门。”萧星寒冷声说。

    慕容恕若有所思:“假如有神医门真心相助的话,他们想躲起来,倒真的可以做到。”

    神医门也已经隐世百年,迄今没有人发现其所在。客观来说,神兵门是搞技术的,整体实力不会太强,神医门则不一样。纯医术不能用来杀人,但是毒术可杀人于无形,并且毒术高强的人,即便没有武功,对上实力悬殊的高手,也未必会输。

    “那我们现在是欲擒故纵?”慕容恕心中一动。萧星寒这几天突然不再攻击殷家,定然也是有目的的。慕容恕在想,接下来让殷家放松警惕逃跑,到时候出了殷府,就更好对付了。

    “不,只是再等等。”萧星寒冷声说。

    “等什么?”慕容恕好奇地问。

    “喝明腾的喜酒。”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

    慕容恕嘴角一抽,如果殷沁听到这话,肯定会吐血的。

    慕容恕和殷沁打过交道,知道那个女人有多心高气傲,堪称自负。对于殷沁那样,觉得天下男人都会沉迷于她的美貌,惊艳于她的才华的女人,让她嫁给明腾那个老男人当小妾,她定然是千般不愿的。

    凉城殷家。

    又过了两天,眼看着很快就要到进入二月中旬了,殷敖这天又来找覃樾。

    “覃师侄,不知可有南宫门主的消息?”殷敖看着覃樾问。

    殷家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百年之久,想要逃离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殷敖觉得如果有神医门相助,接下来脱身会更加稳妥一些。

    凉城之中现在高手众多,四国皇室也都盯着殷家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前些天有一波高手,实力之强横让殷敖都心惊不已。

    听到殷敖的问题,覃樾神色平静地说:“没有。”

    殷敖微微皱眉:“覃师侄作为南宫门主的爱徒,定然可以联络上南宫门主。不知覃师侄可否跟南宫门主联络,请她尽快赶来相助?事成之后,殷家定会重谢!”

    “好。”覃樾微微点头,答应得很是爽快。

    殷敖面色沉沉地走了,因为他得到了覃樾的肯定答复,也不可能高兴得起来。就算覃樾给南宫俪传信,南宫俪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才能到,都是问题。而殷家目前面临一件很紧迫的事情,明月国皇室的圣旨赐婚,二月十八就是殷沁出嫁之日,如今仅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

    殷敖已经开始准备殷家人从凉城脱身的计划了,因为现在南宫俪还没影儿,一旦让殷沁嫁给了明腾,除非殷敖彻底舍弃这个孙女,否则殷家接下来将无从选择,只能成为明月国皇室的傀儡。明腾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小人,他最想要的是神兵令,假如拿不到,殷家早晚都是个死。

    而就在当夜,覃樾正在房间里面看书,一个人从天而降,是南宫俪。

    “师尊。”覃樾起身行礼。

    南宫俪落座,微微抬手,示意覃樾不用多礼:“殷家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消息泄露跟你没有关系吧?”

    南宫俪眼眸幽深地看着覃樾,覃樾神色平静至极:“那件事和弟子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就好。殷家成为众矢之的对我们神医门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南宫俪神色冷然地说。

    “师尊可要相助殷家?”覃樾看着南宫俪问道。

    “覃樾你认为呢?”南宫俪反问覃樾。

    覃樾神色平静地说:“弟子认为,可以相助殷家逃离凉城。”

    南宫俪点头:“为师正有此意。殷敖说神兵令数年前被人盗走,现在不在殷家,为师根本不相信!”

    覃樾唇角微勾:“师尊是想通过协助殷家,将殷家掌控在手中,只要殷家有神兵令,早晚要交出来。”

    “覃樾,为师一直都觉得,你是神医门之中最聪明的人。”南宫俪看着覃樾说。

    “师尊过奖了。”覃樾神色淡淡地说,“弟子有一个心愿,还望师尊成全。”

    “哦?”南宫俪有些不明所以。

    “请师尊在二月十八之后再现身相助殷家。”覃樾神色认真地说。

    “为何?”南宫俪看着覃樾问道。

    “因为弟子极讨厌殷家小姐,所以想看着她嫁给明腾做妾。”覃樾神色平静地说。

    南宫俪笑了:“覃樾,那殷沁虽然实力低微,性格也不讨喜,但是那张脸挺美的,你就一点都不动心?现在这种时候,你勾勾手指,说不定殷沁就主动爬上你的床了。你也老大不小了,玩玩儿也无妨。”

    覃樾微微垂眸:“多谢师尊关心,不过弟子觉得自己还小。”

    南宫俪看着覃樾一本正经的样子,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神医门那么多姑娘对你投怀送抱,你一个都看不上,你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如果你喜欢的是男人,告诉为师,为师不会看不起你的。”

    覃樾认真想了想之后说:“弟子只是还没碰到喜欢的姑娘,也有可能弟子喜欢男人,不过得碰到喜欢的男人才会知道。”

    南宫俪看着覃樾的眼神很无语:“罢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吧!至于这殷家的事情,既然你提出来了,为师也不能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你。为师等过了二月十八再来,在这期间,你要盯着殷敖的一举一动,不要让他跑了。”

    “请师尊放心。”覃樾认真点头。

    很快,南宫俪离开了,覃樾一个人坐着,很淡定地自言自语了一句:“我当然是喜欢姑娘的,只是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要遇上才知道……”

    殷沁最近很烦躁,濒临崩溃。眼看着距离她出嫁日期仅剩下五天,殷敖依旧没有提过要如何解决这桩婚事,而殷家管家竟然带着下人开始在殷府各处布置,红色的灯笼,红色的绸带,红色的囍字……这俨然是要把殷沁如期嫁出去的样子!

    殷沁脸色难看地找到殷敖的时候,殷敖正在他的书房里面,皱眉思索,偶尔写写画画。

    “爷爷!”殷沁叫了殷敖一声,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声音坚决地说,“假如爷爷真的打算让我嫁给明腾做侧妃的话,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吧!”

    殷敖看着殷沁,眉头拧了起来:“你在胡说些什么?”

    “爷爷都让管家开始准备嫁妆了……”殷沁低着头,声音低沉地说。

    殷敖面色一沉:“沁儿,你何时变得如此愚钝了?那只是做给外人看的。爷爷说过不会让你嫁,你是在怀疑爷爷吗?”

    殷沁神色一怔,猛然抬头看向殷敖,眼神死死地盯着殷敖问:“爷爷真的不会让我嫁?”

    “起来,过来看!”殷敖冷声说。

    殷沁默默地站起来,走到了殷敖身旁,就看到殷敖面前放着一张很老旧的地图,看着像是凉城,地图上还有很多标注。

    “爷爷,这是……”殷沁心中一动。

    “这是殷家先人准备的逃生之路。”殷敖面色冷然地说,“这个书房里面,就是密道的入口。”

    殷沁神色一喜:“那我们今夜就走吧!”

    殷敖脸色微沉:“不行!这条密道只是通往凉城之外,一旦被人发现殷家无人,那些江湖高手很快就能追上我们!我们人数太多,大部分武功低微,绝不能轻举妄动!”

    “那爷爷准备什么时候走?”殷沁小心翼翼地问。

    殷敖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再等等!如果神医门门主在二月十七之前不出现的话,我们就在二月十七之夜离开!到那时,明腾派来迎亲的人已经到了凉城,那些江湖高手会暂时安分一点。我们想走,届时一定要请覃樾以毒术协助!”

    殷沁微微点头:“一切都听爷爷的安排。”

    又过了两天,殷敖去找覃樾,覃樾说已经给南宫俪传了信,但是近日南宫俪很可能赶不过来。

    殷敖把他的计划告诉了覃樾,开口请覃樾帮忙。

    “当然可以。”覃樾答应得很爽快,“师尊不能及时赶到,命我全力协助殷家离开。”

    “如此甚好!”殷敖微微点头。

    二月十六,前来迎亲的人进了凉城,住进了凉城太守府。而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明腾自己。

    是夜,明腾去殷家拜访殷敖,殷敖态度很客气,对于殷沁之前欺骗明腾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并且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话里话外都是希望得到明月国皇室的庇佑,因此对于殷沁嫁给明腾,乐见其成。

    明腾对殷敖的态度很满意,也没有为难殷家,只说二月十八让殷沁准时出嫁,殷敖满口应下。

    二月十七深夜,凉城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

    依旧不见南宫俪到来,而殷敖已经暗中安排殷家人,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因为明腾的到来,暗处盯着殷家的人倒是安分了不少,这两日夜里都没有高手再闯进殷家,这为殷家人离开提供了便利。

    覃樾出手,迷倒了明腾安插在殷家附近的眼线,然后他走在最后面,跟着殷家人一起进了密道。

    密道很长,殷家人太多,走得并不快。

    他们最终出了密道,离开凉城,进了凉城之外一片绵延的山脉之中,而殷敖早已经准备好了车马。

    只是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殷沁竟然不见了!

    “怎么回事?沁儿呢?”殷敖怒气冲冲地问。

    “爷爷,我们先走吧!不然来不及了!”殷江神色严肃地说,话落不着痕迹地和覃樾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覃樾表示,他和殷江“相见恨晚”,互相“引为知己”,他已经按照殷江的要求,趁着别人不注意,把殷沁迷晕,留在了密道里面……

    殷敖神色变换不定,正在犹豫要不要即刻离开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明腾阴阳怪气的声音:“殷家主是要让本王来这里迎亲吗?”

    殷敖神色一僵,就看到明腾出现在不远处,而近千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已经把殷家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星寒,你怎么知道殷家人今夜要跑?”这会儿天还未亮,雨势越发迅急,慕容恕披着蓑衣,站在山顶,看着下方对峙的局面,萧星寒就站在慕容恕的身旁。

    明腾之所以会埋伏在这里,是萧星寒让慕容恕报的信,至于这地道出口的位置,则是慕容恕昨日“偶遇”覃樾得知的。他们出现在一个酒楼,没有说话,各自吃完饭,擦肩而过的时候,覃樾身上掉下了一个小纸片,慕容恕默默地捡了起来。

    “我说了要喝明腾和殷沁的喜酒,你以为我开玩笑的么?”萧星寒声音淡淡地说。

    “你没开玩笑,我那位师兄,也是真的非常想喝喜酒。你们俩不碰一杯,可惜了。”慕容恕声音幽幽地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