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0.他是我师弟,我是他师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60.他是我师弟,我是他师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正月十五,夜半时分,明月国凉城,殷府附近。

    听到覃樾的话,应沁神色扭曲地转头看向了他:“你说什么?!”应沁没了千影面具,又不懂易容术,只能以真容示人。她本身容貌是极美的,此时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

    覃樾神色平静地说:“没听到?看来应师妹耳朵不太好,不过我并不想给你医治,那就再给你说一遍吧。就你这样,长得丑,实力弱,脑子又不灵光的女人,根本不配当神兵门的少主,我觉得你很适合当明月国摄政王的小妾,他那样肤浅又好色的人,应该会很喜欢你。”

    “覃樾!不要以为你是神医门的弟子就这么嚣张!”应沁冷冷地说。

    “嚣张?像这样吗?”覃樾话音刚落,猛然抬手,隔空抽了应沁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把应沁给打懵了,应沁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覃樾:“你找死!”

    “别冲动,你不是我的对手。”覃樾神色冷漠地说,“我来帮你,你却一直都在欺骗我,说你几句,打你一巴掌,你就受不了了?应师妹,是我该劝你一句,别那么嚣张,因为你没有嚣张的资本!”

    应沁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可是与此同时她也深知覃樾说得对,论武功她根本不是覃樾的对手,而覃樾本身还是个毒术高手,想要杀她轻而易举。

    应沁也不能回头进殷家去找殷敖给她撑腰,因为殷敖再宠爱她,也不可能为了这一巴掌,出手对付覃樾这个神医门门主座下实力最强的弟子,从而和神医门交恶。

    “对了,接下来我还要在无双城应家住段日子,回香楼的酱牛肉还不错,我每天都要吃,记得准备好。”覃樾话落,从应沁面前消失了人影,只留下应沁一个人在料峭的寒风之中怒火中烧……

    接下来,南宫俪不知去了哪里,覃樾果真住进了无双城的应家,并且每天不用出门都能吃到回香楼的酱牛肉。

    而失去了千影面具的应沁,不得不以真容示人。就在第二天,应家小姐其实是个绝色美人的消息就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无双城,而明腾安插在应家的眼线,也第一时间给身在明月国的明腾传了这个消息。

    害得应沁“变美”的覃樾默默地表示,他很期待明腾上门强娶应沁,那画面,肯定是极美的。而这就是覃樾要了应沁千影面具的唯一原因,作为一个有着高明易容术的人,覃樾自己根本用不上千影面具这种东西。

    明月国明月城。

    朝堂上面的局势并没有发生改变,皇上还是那个皇上,摄政王明腾依旧权倾朝野,而太子明紫阳依旧明里暗里和明腾争斗不休。至于先前应家是神兵门后人的消息刚传开之时引起的一点动荡,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平息了。

    明腾和明紫阳一开始的兴奋和激动早就消减得不剩多少了,因为他们都发现,无双城的应家,跟传说中百年前的神兵门,根本没有一点可比性。而应家的武器设计和铸造技术,也让明腾和明紫阳失望至极。

    如此,应家对于明腾和明紫阳来说,已然成为了鸡肋一般的存在,而他们如今更加在意的,是神兵门的至宝神兵令。

    明腾暂且相信了应沁的说辞,在慕容恕的弟弟死后,明腾依旧在暗中寻找慕容恕以及慕容恕仅剩下的那个妹妹。倒也不是应沁值得信任,而是明腾心底一直认为慕容恕和他那个神秘的义弟言卿,看起来和神兵门的关系更加密切,明腾觉得假如神兵令存在的话,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明紫阳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早就在无双城应家安插了细作,所以明腾得到的讯息,他几乎同时也得到了。

    这天明紫阳回府,他的心腹属下给他送来了一个好消息,慕容恕的妹妹找到了!

    当时慕容恕的弟弟妹妹从他们的外祖家回无双城的路上,听闻无双城慕容世家出事,就躲了起来。

    在这过程中,一直都有人在找他们,包括萧星寒和穆妍的人。那对龙凤胎的外祖父在先前一次遇袭过程中,被那对龙凤胎推出去挡刀,已经死了,之后那对龙凤胎也走散了。

    而后,龙凤胎之一落入了明腾手里,现在已经命丧黄泉,还有一个,被明紫阳的人找到了。

    明紫阳当即给杜午传了信,请杜午出山相助。

    又过了两天,杜午如期而至,这次他并没有带晋连城一起来。

    “师父!”明紫阳看到杜午,神色恭敬地行礼。

    “太子找为师所为何事?”杜午看着明紫阳声音低沉地问。

    “徒儿想让师父帮忙寻找一个人。”明紫阳说。

    “什么人?”杜午问道。

    “慕容恕。”明紫阳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杜午微微皱眉:“慕容恕?就算他还活着,去哪里找?”

    明紫阳唇角微勾:“师父,徒儿这里有个人,是慕容恕的妹妹。”

    杜午眼眸微眯:“太子是如何知道血踪蛊的?”

    “不久之前遇到了一个奇人,听他提起的。”明紫阳说。

    “什么奇人?”杜午问。

    “不知师父可听说过鬼医?”明紫阳看着杜午说,“鬼医先前来了明月城,徒儿和他碰面了。”

    “鬼医?他到底是什么人?现在在哪里?”杜午冷声问。他为了晋连城的眼睛,一直在寻找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医,可是始终没有找到。

    “他很年轻,徒儿并不知道他的容貌和姓名,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明紫阳微微摇头说。

    “他为何会对你提起血踪蛊的事情?”杜午冷声问。

    “因为徒儿当时问起他是否有办法寻找慕容恕,而他向徒儿打听了一个人,作为回报,他把血踪蛊的事情告诉了徒儿。”明紫阳神色认真地说。

    “他在打听谁?”杜午问。

    “慕容恕的义弟。”明紫阳说,“那个在无双城出现过一次的神秘少年。”

    “好。”杜午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既然你手里抓了慕容恕的妹妹,那么接下来,为师就用血踪蛊,帮你找到慕容恕在哪里!”

    “多谢师父!”明紫阳神色一喜。

    此时身在凉城的慕容恕并不知道他那个没死的妹妹被另外一波人抓住,已经被取了心头血,在养血踪蛊。

    慕容恕这次来明月国,把独孤傲和秦筝都给带上了,而他一直在想,在不给自己招惹麻烦的情况下,怎么才能用上这两个人。

    慕容恕思来想去,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然后他想到了自己的“师兄”覃樾,决定再来无双城碰碰运气,如果这次能够遇到覃樾的话,就问覃樾讨点东西。

    慕容恕易容成了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头,须发花白,步履蹒跚,举着一个糖葫芦靶子,慢慢悠悠地进了无双城。

    作为曾经手握天下第一商慕容世家大权的男人,慕容恕如今做起卖糖葫芦的小本生意,也是有模有样,刚进无双城没多久,才走到街道正中,他的糖葫芦就卖掉了一半儿。

    慕容恕捏了一下荷包里面的铜板,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又过了一会儿,慕容恕刚刚卖给两个小孩两串糖葫芦,收了四个铜板,把铜板放进荷包里,就听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剩下的,我都要了。”

    如此能吃的男人,慕容恕不用抬头,就知道他想见的人出现了。

    慕容恕微微点头,用苍老的声音说:“公子,一串两枚铜钱,剩下多少串公子自己数吧,老朽数不明白。”

    “哦,剩下两串,四枚铜钱,给你。”覃樾拿出四个铜板,放在慕容恕手中,然后伸手抓过慕容恕的糖葫芦靶子,转身就走,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一条巷子里,只留下慕容恕风中凌乱。

    慕容恕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他现在的易容术可是覃樾教的,难道覃樾认出他了?还是覃樾没钱耍无赖?

    慕容恕看似颤颤巍巍地追了过去,实则脚步极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身影也消失在那个巷子里。

    不多时,慕容恕飞身到了先前和覃樾一起吃烤鱼的那条河边,覃樾席地而坐,怀中抱着从慕容恕手中抢来的糖葫芦靶子,吃得不亦乐乎,没有回头说了一句:“师弟,这是你做的吗?手艺不错。”

    慕容恕无语望天,这个男人是个武功绝顶医术高超的高手,然而他时而是个乞丐,时而是个无赖,时而大发慈悲救人,时而一本正经骗人,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这是个神奇的人……

    慕容恕走过去,在覃樾不远处坐下,看着覃樾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吃掉了十串糖葫芦,慕容恕自己都觉得牙酸。

    “师兄,有件事请你帮个忙。”慕容恕直截了当地说,管覃樾叫师兄叫得毫无压力。

    “说。”覃樾言简意赅。

    “我想让一个人暂时变成哑巴,可以做到吗?”慕容恕问覃樾。

    “可以。”覃樾很淡定地说,“给我烤三条鱼,好吃的话我就把毒药和解药都给你。”

    “成交。”慕容恕起身,去河边抓了三条肥美的鱼,然后自己默默地杀掉处理干净,然后生火开始烤。

    在这期间,覃樾把糖葫芦吃得只剩了一根,然后把糖葫芦靶子插在地上,剩下那根还在上面,他对慕容恕说了一句:“不要偷吃。”然后就没影儿了。

    慕容恕认真烤鱼,等烤鱼熟了的功夫,覃樾去而复返,手中提了一包药材,还有两根杂草一样的东西显然是他刚刚采来的。

    覃樾把那些药材都扔到一边,开心地吃掉了慕容恕烤好的三条鱼,然后微微点头说:“味道不错。”

    慕容恕看着覃樾在为他制作他想要的药物,而覃樾一边动作娴熟的处理药材,一边随口问了慕容恕一句:“师弟要等的人还没到吗?”

    “本该到了,或许是路上耽搁了。”慕容恕说。这会儿已经是正月下旬了,以萧星寒的速度,本该到了,可是一直还没出现,也没有给慕容恕传过信,慕容恕觉得萧星寒应该是路上遇到什么事情耽搁了。

    “师弟成家了吗?”覃樾在完全不知道慕容恕是谁的情况下,和慕容恕聊得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现在是久别重逢一样……

    听到覃樾的问题,慕容恕唇角微勾说:“快了。”

    “师弟喜欢的姑娘是什么样的人?”覃樾抬头看了慕容恕一眼,显然对这一点很好奇。

    “一个很喜欢揍我的姑娘。”慕容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覃樾微微点头:“师弟原来这么欠揍,我知道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切磋一下。”

    很快,覃樾把慕容恕需要的药物做好了,把两个小瓶子递给了慕容恕:“这个瓶子里面是毒药,可致哑,这个瓶子里面是解药,可恢复。”

    “除了用解药,还有其他办法能恢复吗?”慕容恕神色认真地问覃樾。

    覃樾想了想说:“假如不是萧星寒和他的王妃出手的话,这个世间,应该只有你手中那瓶解药可以做到。”

    慕容恕唇角微勾,看着覃樾问:“师兄和萧王妃在名医大会上面切磋过,这个我知道,但是师兄对萧星寒的医术似乎很认可,难道你们也切磋过?”

    “没有,只是早年见过他出手为人医治,对于曾经的少年神医,我是很钦佩的。”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那现在的萧星寒,师兄怎么看?”慕容恕问覃樾。

    覃樾神色平静地说:“他有一个长得很美而且很聪明的王妃,我很羡慕。”

    慕容恕轻咳了两声:“师兄不会是看上萧王妃了吧?”

    “如果她没嫁人的话,我或许会追求她。”覃樾的语气很认真,“真羡慕师弟能够碰到一个喜欢的姑娘,为什么我身边的女人都那么丑陋又愚蠢呢?”

    听出覃樾语气中真真切切的疑惑,慕容恕表示:“师兄,缘分未到,莫心急。”

    “嗯,你说得对。”覃樾微微点头站了起来,手中还拿着剩下的一串糖葫芦,“那我们有缘再见吧。”

    覃樾话落就不见了人影,慕容恕握着手中的两个小药瓶,很快离开无双城,回到了凉城之中。

    凉城听风别院。

    慕容恕见到独孤傲的时候,独孤傲依旧盘膝坐在地上修炼,听到慕容恕的脚步声也没有睁开眼睛。而独孤傲的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束缚着困在地上,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听风别院的地牢。

    “这里是凉城。”慕容恕开口,在地牢之中唯一一把椅子上面坐了下来,“离无双城很近,你的心上人应小姐就在无双城里面。”

    独孤傲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被囚禁了很久,面庞消瘦,眼眸之中满是冷意:“你敢动她,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放心,我真心希望你的应小姐活得好好的。”慕容恕唇角微勾,“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了应沁,甘心赴死,但她喜欢你吗?”

    独孤傲目光幽寒地看了慕容恕一眼,并没有回答慕容恕的问题。

    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在你心里,她肯定是喜欢你的,你们或许从小一起长大,或许她直白地告诉过你她心里有你,不然你一个脑子正常的男人,不会对她这么死心塌地。”

    慕容恕觉得那些一厢情愿宁死都不回头的人都是脑子不正常,但他不觉得独孤傲是那样的人。独孤傲显然深爱应沁,为应家做了很多事,甚至他曾经那么多年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赚来的银子全都给了应沁,但这定然是有原因的,单方面的爱恋不会让他如此痴狂,根据慕容恕对应沁的了解,他认为应沁一定对独孤傲表示过什么,独孤傲才会变成这样。

    “你到底想做什么?”独孤傲看着慕容恕冷声问。慕容恕易了容,独孤傲其实不知道他面前的人是谁,因为他昏迷着离开了耒阳城的萧王府,又昏迷着进了凉城的听风别院。

    “很简单,我想带你去见你心心念念的应家大小姐。”慕容恕微微一笑说。

    独孤傲的神色立刻就变了:“如果你打算利用我逼迫她,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慕容恕明白,独孤傲的意思是,假如慕容恕利用他来威胁应沁,在应沁表态之前,独孤傲就会选择自我了断,因为他不会让他心爱的女人为难。慕容恕觉得独孤傲也真真是个痴情种了。

    “不,我只是单纯地带你去见她一面,我不会让你们有交谈的机会,也不会利用你做任何对她不利的事情,但你可以看到她。”慕容恕看着独孤傲神色平静地说,“你可以拒绝,我不会勉强你。”

    独孤傲的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但慕容恕相信,独孤傲不会拒绝的。日复一日的囚禁,都没有让独孤傲绝望到自我了断,而支撑他到现在的,就是应沁这个心上人,所以独孤傲不会放过这次见到应沁的机会,即便只是看一眼。

    过了片刻之后,独孤傲看着慕容恕声音幽寒地说:“假如你敢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我拼了这条命,也会让你不得好死!”

    “不必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慕容恕拿出一颗药丸,送到了独孤傲面前,“这颗药,会让你暂时口不能言,吃下它,我就带你去见应沁。”

    独孤傲接过慕容恕手中的药丸,毫不犹豫地放入了口中,带着一丝甜香的药丸入口即化,身体并没有感觉到异样,而独孤傲再次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慕容恕表示,穆妍曾断言说覃樾的医术和毒术都在她之上,看来所言不假。

    慕容恕把束缚着独孤傲的锁链解开了,独孤傲虽然一直在修炼,但他的内力被穆妍用药物压制了,根本用不上,他一旦有了想要逃走的念头,慕容恕绝对分分钟让他命丧黄泉。

    而现在独孤傲的身上,也没有任何原来的东西,他的武器和暗器,在被擒之初就被穆妍都拿走了。

    慕容恕给独孤傲做了易容,易容成了一个面具清俊的男子,然后让独孤傲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衣服,看起来气质温和儒雅,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曾经的冷血杀手独孤傲。

    “走吧。”慕容恕已经再次易容成了覃杨的样子,带着独孤傲,暗中离开了凉城的听风别院,朝着无双城而去了。

    白天慕容恕才见过覃樾,而这天傍晚,身在无双城应家的覃樾收到消息,说他的师弟覃杨来了,已经被应沁请了进来。

    覃樾出门,就看到应沁带着“覃杨”进来了,“覃杨”身后还跟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师弟回来了。”覃樾看到慕容恕,神色淡淡地叫了一声。

    “师兄,哑师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只是途中迷了路,我把他找回来了。”慕容恕看着覃樾微微一笑,笑容如沐春风。

    “嗯。”覃樾微微点头,“进来吧。”话落转身回了房间。

    慕容恕看向了应沁,笑容满面地说:“应师妹,上次来去匆忙,竟然不知应师妹是这样绝色倾城的美人儿!”

    应沁面色微红:“覃杨师兄过奖了。”

    “应师妹,我这次不着急走,应师妹可能陪我在应家各处转转?”慕容恕看着应沁问。

    “覃樾师兄等着覃杨师兄进去呢!”应沁嗔了慕容恕一眼。

    “呵呵,”慕容恕唇角微勾,“待我和师兄聊聊,等会就去找应师妹。”

    “好,那我回去等覃杨师兄来。”应沁微微点头,笑容甜美,话落还看了一眼慕容恕身后的独孤傲,“这位……哑师兄,欢迎你来无双城应家。”

    独孤傲袖子下的拳头已经微微握了起来,他眼眸幽深地看了应沁一眼,微微点头,转身跟着慕容恕一起进了覃樾的房间。

    应沁转身离开的时候,神色有些奇怪,覃杨又带来一个神医门的弟子,没有名字,是个哑巴,那个哑巴看她的眼神很奇怪,但是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不过覃杨的到来对应沁来说是件好事,现在神兵门不能和神医门撕破脸,接下来寻找慕容恕和苍氏一族,或许还得求助于神医门。一旦和神医门交恶,神兵门恐怕还没现世,就会惹来天大的麻烦,但是如果能够和神医门真的结成同盟,对于殷家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殷敖暗中嘱咐了应沁,让她务必要好好招待神医门的弟子,覃樾性格不好接近就算了,接下来如果有其他在神医门地位不低的弟子出现,并且看上应沁的话,两派如能结亲,再好不过。

    应沁觉得,“覃杨”就是送上门来的一个机会……

    覃樾的房间里,他微微皱眉看着进来的慕容恕:“师弟,你来无双城不是等人吗?现在改闹事了?”

    慕容恕微微一笑:“抱歉,没有跟师兄打招呼就过来了,这次是我欠师兄一个大人情,以后有机会定会报答。”慕容恕知道他的行为或许会给覃樾惹来一些麻烦,因为有暴露的危险。不过慕容恕相信以覃樾的能力,肯定有办法应对。

    “你要在应家待多久?”覃樾看着慕容恕问。

    “最多不过三天。”慕容恕说。

    覃樾微微点头:“好。”只要南宫俪不出现,不管慕容恕想做什么,覃樾都有办法圆过去。而南宫俪在慕容恕离开之后再出现,即便得知有人假扮神医门的弟子来了应家,覃樾会直接对她说是他雇来的,为的是从应沁口中套出神兵令的消息。南宫俪不会怀疑,因为覃樾行事常常不按规矩来,而他真的做过这样的事情。

    慕容恕住在了覃樾隔壁,独孤傲住在另外一个房间里。覃樾都没问过慕容恕的身份,更不会问独孤傲的身份。

    早春季节的夜晚已经没了寒意,应沁带着慕容恕在应府里面转了转,在慕容恕邀请她一起喝酒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

    应沁进了慕容恕的房间,而一墙之隔,独孤傲就背贴着墙站着,隔壁两人交谈的声音,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应师妹不仅人长得美,能力也这么强,竟然一个人支撑着神兵门,师兄佩服,敬师妹一杯。”

    “覃杨师兄真的过奖了,最近我有些焦头烂额呢。”

    “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神兵门百年不灭,未来也经得起任何风浪,我对应师妹有信心。”

    “以后少不得要覃杨师兄多多相助。”

    “好说好说,咱们两派,百年之前就已经是一家人了。”

    “覃杨师兄和覃樾师兄是兄弟,性格却很不同呢。”

    “别理会我堂兄,他从小就是那副臭脾气,怪得很。告诉应师妹一个秘密,我堂兄喜欢师门的一个龅牙小师妹,那个小师妹名叫翠花,我觉得他不是眼睛有毛病,就是脑子有毛病。”

    “啊?这……真没想到覃樾师兄的爱好竟然那么独特……”

    “美人当如应师妹这样,不知应师妹可定过亲?”

    “不曾。”

    “那……冒昧问一句,应师妹可有心上人?”

    “没有。”

    “我心慕应师妹,不知应师妹可否给我一个机会?”

    “覃杨师兄……这……太突然了……我……”

    “应师妹,我对你一见钟情,先前离开之后念念不能忘,原本我堂兄让我回师门的,是我执意又回来了,因为我不想错过。”

    “覃杨师兄容我好好想想吧……”

    “应师妹,不要让我等太久。只要应师妹点头,我师尊定然是乐见其成的,咱们神医门和神兵门百年之前留下遗憾的姻缘,也可以续上了。”

    “覃杨师兄,太晚了,我先回去了。”

    “明日应师妹能陪我去无双城走走吗?”

    “好……”

    听到隔壁开门的声音,独孤傲的双手都在颤抖,他突然感觉全身无力,背靠着墙,坐了下去。

    独孤傲的房门开了,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走了进来,在桌边坐下,看着独孤傲问:“你都听到了?”

    独孤傲垂头,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你为了应沁可以付出生命,但她早已将你抛到脑后,你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傀儡,而她有了新的想要利用的对象,便会再次出卖色相。”

    独孤傲依旧沉默,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而慕容恕接着说:“我现在的身份假如是真的,或者是我那位师兄,对应沁表示出一丝好感,只要开口求亲,她就一定会答应,主要的原因是她现在需要这样的助力来实现她的野心,她想利用神医门,而次要原因是,这对她来说是门当户对的,她觉得嫁了不会亏。而你,独孤傲,说得难听点,在应沁心里,恐怕就是她养的一条狗。”

    独孤傲猛然抬头看向了慕容恕,双目赤红,浑身都在颤抖,他的眼神仿佛在说慕容恕什么都不懂。

    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独孤傲,你知道为何我们到现在都没有选择杀了你吗?我承认,你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但这不是你能活到现在的主要原因。你还能活着,是因为我的主子认为你没做错什么,只是被人骗了,觉得你可怜,所以留了你的命!以往你谁的话都不信,如今你亲眼看到了,亲耳听到了,你还要自欺欺人吗?”

    独孤傲眼神一黯,慕容恕冷笑:“独孤傲,你别装傻了,你明明就知道,应沁身后还有强大的依靠,她原本没有必要做这些的。假如她心里真的有你,她会是那个样子吗?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们相处的过往,我相信你能清醒过来。”

    独孤傲身子一震,垂着头坐在那里,像是死了一般……

    慕容恕起身离开了,他觉得他不需要再对独孤傲说什么了,因为独孤傲并不是真的傻,只是过去一直活在应沁给他虚构的爱情之中走不出来而已。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亲眼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对着别的男人献殷勤,不拒绝,搞暧昧,都绝对不能忍受,独孤傲不会是个例外,因为他还没有犯贱到那个地步。

    第二天一早,慕容恕没有去找应沁,而独孤傲的房门开着,他就默默地看着应沁主动过来,去敲了慕容恕的房门,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

    慕容恕并未和应沁一起出门,应沁走的时候脸上带着笑意,而没过多久慕容恕提着那个食盒过来,放在了独孤傲面前,食盒里面,是应沁自己亲手做的点心……

    “你还想看到她吗?”慕容恕看着独孤傲问。

    独孤傲眼底满是苦涩,微微摇了摇头。

    “好,我们今晚便离开。”慕容恕对独孤傲说。他这趟来,是为了解决独孤傲,不是把独孤傲杀掉,而是让独孤傲看清应沁的真面目,对应沁死心。慕容恕说独孤傲还有利用价值,并不是假的,他现在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问独孤傲,亟需独孤傲开口,就连秦筝都不知道。

    慕容恕再次见到覃樾,有些抱歉地说:“师兄,我们今夜要离开,你这边没问题吧?”

    覃樾凉凉地看了慕容恕一眼:“记得,欠我一次。”

    “师兄放心,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慕容恕神色认真地说。

    是夜,慕容恕带着独孤傲,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应家。至于第二天应沁发现之后要如何解释,就留给覃樾去头疼了……

    慕容恕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事实上他利用了覃樾,但很神奇的是,他没那么确定覃樾是敌是友,却可以相信覃樾,而覃樾在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的情况下,也选择了相信他。两个男人完全用直觉来交往,别的不说,心都很大。

    慕容恕带着独孤傲回到凉城听风别院,依旧不见萧星寒的影子,而慕容恕让独孤傲服下了解药,独孤傲已经可以说话了,依旧沉默地坐在那里。

    “我现在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慕容恕看着独孤傲说。

    独孤傲一言不发,慕容恕看着他问道:“真正的殷家,究竟在哪里?”慕容恕很清楚,独孤傲原本忠心的只是应沁,还是被感情所牵绊,跟神兵门没有什么关系。

    慕容恕耐心等了一刻钟的时间,独孤傲一直不说话,就在慕容恕皱眉,准备想其他办法让独孤傲开口的时候,就听到了独孤傲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凉城。”

    慕容恕眼眸微眯:“独孤傲,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未来一定不会后悔的。”

    慕容恕在意识到应沁背后还有高人的时候,就在想无双城的应家会不会只是障眼法,百年前的殷氏一族传到现在,不可能实力那么弱。

    慕容恕先去问了秦筝,秦筝已经知无不言了,因为她不想让独孤傲死。但秦筝对于应家的隐秘并不知情,慕容恕才想到了利用独孤傲。而他大费周章,带着独孤傲去应家走了一趟,不得不说,应沁的行为,一点儿都没让慕容恕失望……

    独孤傲对应沁一定死心了,甚至因爱生了恨,而他事实上是殷敖一手教出来的徒弟,和应沁是师兄妹,从小朝夕相处一起长大的。独孤傲对真正的殷家了解不少,而应沁先前明知独孤傲落入了慕容恕手中,却一点儿都不担心独孤傲出卖殷家,是因为应沁对于独孤傲的性格很了解,她知道独孤傲宁死都不会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

    应沁想得也没错,穆妍和萧星寒也没有办法撬开独孤傲的嘴,独孤傲为了爱情可以去死,但慕容恕找到了让独孤傲低头的方式,彻底摧毁独孤傲心中那美好却虚假的爱情!

    慕容恕把独孤傲和秦筝关在了一起,并未让他们内力恢复,因为暂时不想节外生枝。而慕容恕很快把新得的消息传信给了身在耒阳城的穆妍,因为这次的消息很关键。

    慕容恕并没有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将自己陷于不利的境地。况且退一步讲,现在不是灭了殷家的时候,最应该做的,是让殷家暴露。

    所以慕容恕很果断地秘密把凉城殷家的消息,卖进了无双城的地下黑市。无双城的地下黑市,龙蛇混杂,曾经的主人就是慕容恕,慕容恕相信,接下来,凉城将会比无双城更加热闹的……

    这天夜里,易容打扮成江湖人的慕容恕从无双城地下黑市离开,正准备回凉城,突然察觉有人跟踪,他神色一寒,脚步微转,朝着应家的方向而去了。

    跟踪的人越来越近,慕容恕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而他刚刚下意识地过来应家,也没想太多,这会儿眼看着就要到覃樾的院子了,他在犹豫是不是要向覃樾求助,因为他感觉跟踪他的人很危险,他自己或许应付不了……

    慕容恕猛然转身,远离了覃樾的院子,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出了应家,慕容恕用最快的速度朝着无双城外而去,只是始终没有摆脱跟踪他的高手。

    慕容恕进了无双城外的一片树林,当他感觉跟踪之人似乎消失了的时候,突然感觉全身无力,软软地倒了下去,很快就不省人事了。

    一个黑影靠近了慕容恕,声音低沉地冷笑了一声,正准备俯身把慕容恕提起来,前后两个方向同时袭来刚猛的掌风!

    黑影是杜午,而他应明紫阳的请求,利用慕容恕的妹妹,养血踪蛊找到了慕容恕,并且下了无色无味的毒烟,让慕容恕中了招。

    这会儿杜午急急闪避,还是感觉胸口一阵激荡,而在两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出现了两个高大的男人,都看不清容貌,一起朝着杜午打了过来。

    杜午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刚刚那两掌已经让他意识到这两个人都是绝顶高手,他果断地扬手,一阵五彩斑斓的迷烟弥漫开来,而杜午用最快的速度逃走了!

    迷烟散去,两个男人都到了慕容恕跟前,对视了一眼,同时伸手,朝着慕容恕抓了过去!

    “他是我师弟,不想死的,滚!”覃樾的声音。

    “我是他师父,你是不是该跪下磕头?”冰冷幽寒的男人声音,如果慕容恕醒着,就知道他兄弟萧星寒终于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