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9.注定不会有善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49.注定不会有善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十月初六。

    繁星城的雪今年来得早了一些,昨日一早下起的雪,到了今日还没有停的迹象。整个繁星城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不过这份美景,繁星城的百姓都无心观赏了,因为一大早,他们就被突然传开的一个消息给彻底震惊了。与这个消息相比,原恒在济慈山庄后山养毒害人,与原恒在济慈山庄中金屋藏娇都算不得什么了……

    “真的假的?原恒和沈幽若……”

    “天哪!那宫里的沈贵妃是怎么回事?”

    “被原恒藏起来不敢见人的那个女人就是沈幽若!”

    “太不要脸了!一对狗男女!”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沈老庄主恐怕得被气得活过来!”

    ……

    没错,一大早在繁星城以极快的速度传开的消息,就是原恒和沈幽若这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也是父女的狗男女之间悖德做出的苟且之事!传言中还说,北漠国皇帝拓跋浚被蒙骗了,他娶进宫的沈贵妃不过是原恒处心积虑安排的一个替身而已,真正的沈幽若一直被原恒藏在身边!

    整个繁星城都震动了,丑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而且这种丑事,是个正常人都容忍不了,光是听闻就觉得恶心得不行!

    北漠国皇宫里,拓跋浚昨夜歇在皇后林曦这里,一大早拓跋浚和林曦正带着他们的女儿其乐融融地享受温馨时光,就接到禀报,说出事了。

    拓跋浚听到禀报,脸色瞬间变得扭曲了起来,猛然握着拳头砸了一下桌子,把旁边摇篮里面的拓跋珠都给吓哭了。

    “珠儿乖……”林曦小心地把拓跋珠抱起来哄着,抬头就看到拓跋浚已经怒气冲冲地走了。

    拓跋浚简直要疯了!他很清楚,这件事必然不是空穴来风,他之前也猜测过被原恒藏起来的女人到底会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原恒都不敢让那个女人见人,明明作为主母的沈芊芊说过可以让那个女人进门的!

    拓跋浚不愿相信外面的流言,但是他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他,那就是事实!他这个皇帝,不是被人戴了绿帽子,却比被戴了绿帽子更加难堪!他风风光光迎进宫,宠爱有加并且已经怀了身孕的贵妃娘娘,是个来历不明的冒牌货!说不定她真正的出身就是个贱奴!

    皇室是对血统要求最严格的地方,皇帝的女人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出身低的人根本进不了宫,因为这会玷污皇室的血统,那种女人生下的子嗣也会被人看不起。

    拓跋浚气势汹汹地进了幽昙宫,这里是沈贵妃的宫殿。

    宫里的“沈贵妃”尚未接到消息,这会儿正被一群宫女伺候着在用早膳。她的容貌与沈幽若毫无差别,小腹微微隆起,已经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

    看到拓跋浚过来,“沈贵妃”微微一笑,抬手让下人都退下,她扶着肚子站了起来,身姿款款地对着拓跋浚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拓跋浚大步走过去,目光冷厉地朝着“沈贵妃”踹了一脚,不偏不倚地踹在了“沈贵妃”的肚子上!“沈贵妃”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脸色煞白地捂着自己的肚子,额头满是冷汗,下身有血流了出来……

    “皇上……皇上……救救我们的孩子……”“沈贵妃”神色惊惶地看着拓跋浚苦苦哀求。

    “你真的是沈幽若吗?”拓跋浚看着“沈贵妃”冷声问。

    “沈贵妃”眼底闪过一丝慌乱,而她不需要说什么,拓跋浚已经都明白了。他冷哼了一声说:“赐毒酒!”话落转身离开,背影冷酷而无情。

    虽然拓跋浚也宠爱过这位“沈贵妃”,“沈贵妃”在宫里的地位仅次于皇后林曦。可是如今,一个流言,所有过往的浓情蜜意都成了泡影,因为拓跋浚要娶的是沈幽若,济慈山庄的大小姐,而不是一个替身!拓跋浚甚至都没有问这位“沈贵妃”到底是什么人,因为他不想知道。

    外面的流言越传越烈,很快就传到了济慈山庄里面。

    济慈山庄上到长老,下到弟子,这下对于原恒是真的恨上了,因为原恒把济慈山庄百年以来积攒的好名声给彻彻底底毁了个干净!还有沈幽若,也被所有人用恶毒的语言咒骂,因为世人根本容不下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济慈山庄的人这会儿唯一庆幸的是,济慈山庄现在已经不姓沈了,跟原恒或者沈幽若都没有任何关系了。

    沈芊芊一早起来,感觉头沉得厉害,叫下人进来伺候,可是叫了半天,都没有人应。

    沈芊芊出门,她的一个丫鬟青霞扔给她一个小包袱,看着她冷冷地说:“你被逐出济慈山庄了,赶紧走!”

    沈芊芊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小包袱:“你们……你们是要造反吗?”

    另外一个丫鬟青竹说话还算客气,看着沈芊芊的目光带着几分同情:“夫人,济慈山庄现在已经不是沈家的了,本来看在老庄主的面子上,夫人可以留下,但是如今原恒和沈幽若做出了那样的丑事,长老们决定,将所有沈家人,全都逐出济慈山庄!夫人快走吧,不要多做纠缠,不然到最后受苦的还是夫人。”

    沈芊芊身子一晃,脸色难看地扶住了旁边的墙,看着青竹声音颤抖地问:“你说……原恒和沈幽若……什么丑事?”

    最早开口的丫鬟青霞,眉宇之间满是刻薄之色,看着沈芊芊冷哼了一声说:“夫人啊,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蠢?怪不得你的男人和你的女儿在你眼皮子底下苟且,你都一无所知!”

    沈芊芊猛然瞪大眼睛,跟疯了一样地摇着头说:“那个女人不是幽若!不是的!不是的!”

    “夫人!”青竹一声惊呼,就看到沈芊芊怒急攻心,一口血吐了出来,软软地晕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把她扔出去!”青霞趾高气扬地说。

    青竹皱眉:“夫人一向待我们宽厚,何必这样落井下石?这件事夫人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就算看在老庄主的面子上,我们也不能赶尽杀绝吧?”

    “这是大长老下的命令,青竹姐你要救她,跟我没关系!”青霞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青竹吃力地把沈芊芊给背了起来,没有送回房间,而是带去了她住的下人房。看着沈芊芊苍白羸弱的脸,青竹神色无奈地摇头。沈芊芊就是太软弱了,才会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

    外面的流言沸沸扬扬,不过当事人沈幽若对此一无所知。她这会儿还在济慈山庄后山峭壁上的那个山洞里躲着,原恒在昨天入夜时分离开之后就没有再过来。

    一直到这天傍晚时分,原恒出现了,脸色不太好。

    “你怎么了?”沈幽若看着原恒一脸关切地问。事到如今,沈幽若连武功都丢了,她必须依附于原恒才能生存。所以沈幽若已经决定了,她要等自己的内力恢复,然后服下蛇丹和万年冰莲,真正变成一个绝顶高手之后再考虑摆脱原恒的事情,在这之前,她绝不能惹原恒不快,要给原恒一点甜头。

    原恒沉默不语,在旁边坐了下来,伸手就把沈幽若拉进了怀中,紧紧地抱着她说:“若儿,现在随我离开吧!”

    昨夜原恒离开之前,还信誓旦旦地对沈幽若说他很快就可以为沈幽若恢复内力,并且不日就能给沈幽若拿来蛇丹和万年冰莲,让沈幽若变成一个绝顶高手。

    可是原恒回到济慈山庄,才发现一切都毁了。他的名声不重要,关键是他养的蛇丹已经被人盗走了,蛇丹必须尽快用才能有奇效,如今已经过了几天时间,蛇丹恐怕早已经进了某人的体内,再也不可能找回来了。

    而让原恒崩溃的还在后面。他本以为凭借自己的武功,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却没想到杜午的毒术比他还要厉害很多,根本防不胜防。

    最终原恒落荒而逃,花了一夜时间,直到天亮才把自己中的毒给解了。他本想直接过来找沈幽若,然后将沈幽若安排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他再回济慈山庄,因为他昨夜听沈芊芊说话只说了一半,只知道后山毒窟暴露了,并不知道他的庄主之位早已经被他的儿子送了萧星寒,又被萧星寒送给了拓跋浚!

    在来之前,原恒乔装打扮去了城中,想着给沈幽若带些热汤热饭过来,让沈幽若吃得舒服一些。

    只是当原恒走在繁星城的大街上,就听到周围所有人都在议论一件事,议论他和沈幽若的苟且之事!

    直到那时,原恒才猛然想起,昨夜晋连城一见到他,就放了一句狠话,说假如原恒昨夜不死,他们今日就要把原恒和沈幽若的丑事宣扬出去,让他们在这世间,再无立足之地!

    原恒哪里还有心情买什么东西,转身就离开了,因为他同时还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济慈山庄现在已经归属于皇室了。

    原恒其实不在乎济慈山庄的庄主之位,所以他不会因为庄主之位被夺走去找萧星寒的麻烦,他现在根本没有那个心情。他唯一想的是,拓跋浚现在应该已经知道宫里的“沈贵妃”是个假的,拓跋浚绝对不可能再信任他,所以,他不仅拿不到蛇丹给沈幽若,就连万年冰莲,都不可能得到了!

    原恒早就想带沈幽若离开了,想和沈幽若长相厮守,没有走的主要原因是后山毒窟里面的巨蟒内丹一直没有成熟,而他还需要利用拓跋浚从萧星寒手中拿到万年冰莲。

    如今,所有的一切,全都毁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

    这会儿原恒对沈幽若说,让沈幽若随他离开,不是去繁星城某处暂时安顿,而是他真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原恒自认为害得他一无所有的人是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但他也知道杜午那样的老毒物不好对付,而蛇丹没有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原恒还要保护现在一点内力都没有的沈幽若,为了沈幽若的安全,原恒决定暂时忍了这口气,先离开,到别的地方安顿好之后,再从长计议。

    沈幽若却以为原恒是在繁星城找到了另外一处宅子,要接她过去。她乖巧柔顺地点点头说:“好,都听你的。这次我们小心一点,不要再被人盯上了。”

    原恒眼眸微黯,看着沈幽若说:“若儿,我的意思是,我们离开繁星城。”

    沈幽若神色微变:“为何?我们走了,蛇丹怎么办?万年冰莲怎么办?那些都是你答应给我的!我拿不到那些东西,绝对不会跟你走的!”

    听到沈幽若脱口而出的话,原恒面色微沉,看着沈幽若问:“若儿,你这几日这么听话,就是为了从我这里得到蛇丹和万年冰莲吧?你只是在利用我,你心里根本没有我!”

    沈幽若眼眸微闪,微微垂眸说:“不是的,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蛇丹你已经养了那么久,就这么放弃了,太可惜了……”沈幽若根本没想过蛇丹现在已经不存在的这种可能,因为在她的认知里面,不管蛇丹还是万年冰莲,都已经是她的所有物了。

    原恒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倏然放缓了语气,抱着沈幽若说:“若儿,我们的事情被人知道了,我们暂时先离开,就去点星城安顿下来,到时候我再回来取蛇丹和万年冰莲给你。”

    “可是……”沈幽若的神色有些不安,“我们的事情如果被人知道的话,皇上那边肯定就会知道宫里的贵妃是假的,他拿到万年冰莲,还会给我们吗?”

    “拓跋浚为了自己的性命,不会在意一个贵妃的。”原恒很自信地说。

    “嗯。”沈幽若乖巧地点头。

    “走吧。”原恒抱住沈幽若,离开了那个山洞,还放了一把火,把山洞里的痕迹都烧得干干净净。

    繁星城的天厉国驿馆。

    莫轻尘找到沈赟之的时候,沈赟之在驿馆后花园的一个假山里面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轻尘进去,在沈赟之旁边坐了下来,伸手揽住了沈赟之的肩膀,问了一句:“都知道了?”

    沈赟之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垂着头说:“其实我以前就知道,原恒对沈幽若比对我这个亲儿子还好,我当时还傻乎乎的,觉得那是因为原恒很善良。”

    “小弟,你还小,见过的人也少。”莫轻尘揉了揉沈赟之的脑袋说,“有些人的肮脏丑陋,根本就是你想象不到的。你是原恒的儿子,从小就跟他们在一起,但你并没有变得跟他们一样,这是好事,你要珍惜。”

    “就在几天之前,我还觉得我的家很完美。”沈赟之苦笑,“我出去玩了一圈,回来还净想着让原恒帮我去求旨,我要和拓跋十一定亲,却不知道,那个时候,那个所谓的家,早已经污秽不堪,千疮百孔了,我真是傻。”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莫轻尘拧了一下沈赟之的脸说,“别想那么多,等你离开这个地方,外面海阔天空,你会发现,那些人那些事,都不值一提了!”

    “那是生我养我的人,又怎么会真的不值一提。”沈赟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莫轻尘轻哼了一声:“老气横秋的!老子连生我的人是谁都不知道,我说什么了?还得在这儿安慰你这个臭小子,我也是闲的!”

    “哥,你是个孤儿?”沈赟之看着莫轻尘好奇地问。

    莫轻尘四十五度角仰望……假山的顶,故作忧伤地说:“你哥我从记事起,就是一个小乞丐,没人疼没人爱,吃了上顿没下顿。”

    沈赟之一脸同情地看着莫轻尘:“哥你怎么比我还可怜呢!”

    “就是啊!你至少知道生你养你的人是谁,也曾经被疼过爱过,没受过什么苦,你哥我当初小小年纪,尝尽人间疾苦啊!”莫轻尘唉声叹气地说。

    “哥你别伤心,都过去了。”沈赟之被莫轻尘带的,已经暂时忘了他自己的遭遇,开始安慰莫轻尘了。

    “是啊,都过去了。”莫轻尘微微点头,明媚忧伤地说了一句,“时间,可以抚平一切伤痕。”

    沈赟之嘴角微抽:“哥你别这么文绉绉的,我受不了。我想知道,是谁拯救了哥?”

    莫轻尘看了沈赟之一眼说:“是萧星寒。”

    “那哥你为什么是萧王妃的属下呢?”沈赟之好奇地问,“是不是萧星寒看不上你,觉得你太弱了?”

    莫轻尘抬手就给了沈赟之一个爆栗子,没好气地说:“错!是因为萧王妃更厉害,你以后就知道了!”

    “哦。”沈赟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得了,别在这里躲着哭了,娘们儿兮兮的!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昂首挺胸走出去,做自己!”莫轻尘看着沈赟之说。

    沈赟之点头,看着莫轻尘一本正经地说:“哥,你给我打个样,怎么站起来昂首挺胸走出去,不会撞到头?”

    莫轻尘抬头看了一眼假山不高的顶,反手就给了沈赟之一巴掌:“臭小子拿我寻开心,找打是不是?”

    “哎哥哥哥!别!疼!”沈赟之被莫轻尘提着耳朵从假山里面拖了出来。

    “想回去就回去一趟,我不会笑话你!”莫轻尘看着沈赟之说。

    沈赟之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说:“我才不想回去,我说过那些人跟我都没有关系了!”

    “臭小子别嘴硬,老子知道你心里还惦记着你娘呢!回去看看,做个了断,才能潇洒离开!”莫轻尘踢了沈赟之一脚,话落就转身离开了。

    沈赟之看着莫轻尘的背影,眼眶突然红了,他猛然转身,怕莫轻尘回头看到他不争气的样子。

    沈赟之知道,莫轻尘故意说起他自己当年的往事,就是为了转移话题,为了安慰他,不让他那么难过。换了别人,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姐姐背地里勾搭上了,做出了苟且之事,谁也受不了!

    沈赟之的确很担心沈芊芊,他知道他和沈芊芊不可能相依为命地一起生活下去,因为沈芊芊不理解他,而他接受不了沈芊芊的很多想法和行为。但他们毕竟是母子,曾经有过那么多美好的回忆,说到底,沈芊芊除了性格软弱又有些偏执之外,并没有什么错,并且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沈赟之知道,莫轻尘真的是个很温暖的人,而他决定听莫轻尘的话,回去,做个了断。

    沈赟之这次是悄悄回去的,因为他并不想惹事。而他对济慈山庄各处都很熟悉,避开别人的视线并不难。

    沈赟之进了济慈山庄的主院,就看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沈芊芊的东西也七零八落地扔在地上。

    沈赟之皱眉,难道他来晚了,沈芊芊已经被赶出去了?

    沈赟之转身,对上了一双错愕的眼眸,是青竹。

    “公子?”青竹看到沈赟之,神色一惊,赶紧进来把房门给关上了,似乎是怕别人发现沈赟之在这里。

    “青竹姐姐,我娘呢?”沈赟之看着青竹问。

    青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长老们做主要把夫人赶出去,夫人知道了原……他们的事,吐血晕了过去,现在在我那里,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公子你想办法带着夫人走吧。”

    沈赟之摇头说:“我自身难保,没有办法带着她走。”

    青竹蹙眉:“公子,你就不管夫人了吗?”

    “青竹姐姐,你是我娘捡回来的,也是我娘养大的,我娘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沈赟之对着青竹行了个大礼。

    青竹眼眶微红:“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即便公子不回来,我也不会扔下夫人不管的。”

    “我会跟长老说,让青竹姐姐带着娘一起离开济慈山庄,到时候我给你们足够的银钱,给你们在外面置办宅子。就算看在外公的面子上,这点要求,他们不会为难我的。”沈赟之神色严肃地看着青竹说。

    青竹流着泪点头:“都听公子的,出去以后,我一定把夫人当亲娘一样看待。”

    “多谢青竹姐姐,你回去收拾东西吧,我会安排马车送你们离开。”沈赟之看着青竹说。

    青竹看着沈赟之,一脸欣慰地说:“公子长大了。”

    沈赟之去找了济慈山庄的大长老,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最后大长老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却不得不答应放青竹和沈芊芊离开,还给了她们足够的钱财,并且发誓以后济慈山庄绝对不会为难沈芊芊和青竹。

    沈赟之没有再去看沈芊芊,因为他觉得这样对大家都好,沈芊芊或许一辈子都无法从原恒和沈幽若给她造成的伤害之中走出来,但这些,沈赟之无能无力,只能选择放手了。

    沈赟之再回到驿馆的时候,心情轻松了不少,见到穆妍的时候,神色恭敬地叫了一声:“主子。”

    “都安排好了?”穆妍微微一笑看着沈赟之问,显然她知道沈赟之去做什么了。

    沈赟之点头:“都安排好了,多谢主子。”给沈芊芊和青竹的宅子是莫轻尘出面买下的,这等于打上了萧王府的标签,以后应该不会有人敢欺负他们。而莫轻尘对沈赟之说,其实这些都是穆妍让他做的。

    “你还小,我等着你变强呢。”穆妍半开玩笑地说。

    沈赟之的神色微微有些赧然,这是昨夜他对穆妍说的话,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太弱了。他神色认真地点头说:“我一定会努力的!”

    “可别跟着你小天儿哥学,他武功不济,也就轻功还能入眼。”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沈赟之点头:“嗯,那属下就跟小天儿哥学轻功,其他的都不学。不过主子,属下有个疑问,想请主子解惑。”

    “说。”穆妍微微点头。

    沈赟之一脸好奇地问:“我哥不是叫莫轻尘吗?小名儿为什么叫小天儿呢?”

    穆妍唇角微勾:“莫轻尘是他后来的名字,他原来的名字叫天下无敌。”

    沈赟之噗嗤一声笑喷了,又觉得在穆妍面前不能失态,强忍着笑意说了一句:“属下告退。”话落转身,哈哈大笑着跑了,脚步那叫一个欢快,想必是去找莫轻尘了。

    穆妍表示,这个熊孩子骨子里还是个喜欢闹腾的熊孩子,不过没关系,穆妍并不需要她手下的人都规规矩矩地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只需要在正事上面靠谱负责,智商在线即可,至于其他时候,闹腾点儿挺好,热闹。

    入夜时分,下了两天一夜的雪终于停了下来。

    听到连烬说莫轻尘带着沈赟之和拓跋严在后花园打雪仗,穆妍表示,年纪小就是好,伤痛来得快,去得也快,沈赟之的心很大,这是个优点。

    萧星寒说要带着穆妍出去喝酒,两人就出了驿馆,走上了繁星城的大街。

    这是穆妍来到繁星城之后,第一次心情轻松地在外面走。之前短短几天,发生了不少事情,其中都有穆妍和萧星寒的参与,最终他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全身而退,还算比较成功。

    繁星城的建筑风格和其他三国都很不相同,颇有几分异域风情。大街上的姑娘小伙,穿的衣服颜色和纹样都比其他三国要鲜艳精致。

    萧星寒戴着面具,穆妍的容貌引起了很多人纷纷侧目,即便不少人前几天已经见过了苏绮假扮的穆妍,今日再见,明明还是那张脸,却觉得更加美丽了。

    两人进了一家酒楼,坐在了一个临街的雅间里面,点了菜和酒。穆妍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微微一笑说:“这里是个好地方。”

    穆妍挺喜欢繁星城的,这里事实上没有其他三国的都城那么繁华,百姓的生活也没有那么富裕,甚至吃的粮食相当一部分都要从其他三国买来。但这里的百姓更加单纯,更加勤劳,民风也淳朴许多。至少走在繁星城的大街上,百姓看到萧星寒,眼里更多的是敬畏,而不是厌恶。

    “喜欢什么都带走。”萧星寒的话堪称简单粗暴。

    穆妍笑了:“带走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两人喝了几杯酒之后,穆妍突然提起了杜午和晋连城:“我一直在想,宇文缨当初能够找到小严,在暗地里帮她的人,会不会就是杜午和晋连城?”

    萧星寒微微点头:“有可能。”

    “杜午的蛊毒很奇特,说不定是他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帮宇文缨找到了小严。”穆妍若有所思,“宇文缨应该是因为怕你,不想和你正面交锋,所以最后放弃了抢走小严,选择找了两个冒牌货,先去抢皇位。”

    穆妍在想,已经几日没有宇文缨的消息了,宇文缨现在应该还在繁星城。而原恒交给他们的长生花,萧星寒说绝对不是宇文缨手中的那朵,因为原恒拿来的长生花,是刚刚成熟没几天,被采下来一天之后就到了萧星寒和穆妍手中。

    “假如晋连城得到长生花,他可以离开还生蛊活下去吗?”穆妍想到了这个问题。宇文缨和杜午是不是有交情其实不重要,杜午会帮宇文缨,一定有所求,穆妍推测杜午和晋连城求的可能就是宇文缨手里的长生花。

    萧星寒点头:“可以。”长生花有续命的奇效,晋连城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离开还生蛊就会毙命,一般的药根本救不了他,但长生花可以。

    这边萧星寒和穆妍夫妻俩在惬意地赏景喝酒,那边原恒已经带着沈幽若,进了距离繁星城最近的点星城。

    原恒找了一处不起眼的宅子,杀了里面的人,然后和沈幽若一起住了进去。

    原恒给沈幽若打了水,让她沐浴。沈幽若沐浴过后,换了干净的衣服,披着长长的头发,正准备去休息,原恒进来了。

    原恒看到沈幽若窈窕的身段,微红的小脸,眼眸变得幽深了起来,反手关上了房门。

    沈幽若看到原恒的眼神,身子有瞬间的僵硬,微微低头,露出了一段白皙如玉的脖颈。

    “若儿。”原恒大步走过来,把沈幽若拥入了怀中,声音低沉地说,“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没有别人,只有你和我。”

    沈幽若心中咯噔一下,原恒放开她,低头朝着她的嘴唇吻了过来。

    沈幽若下意识地推开了原恒,跌坐在了身后的床上,垂眸掩去眼底的厌恶,声音中透出一丝委屈和抗拒:“不……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不能……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我娘……”

    只是沈幽若这次眼底的厌恶,并没有逃脱原恒的眼睛。原恒心中一沉,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走过去,坐在了沈幽若身旁,抱住她,目光幽寒地说:“若儿,你真是因为你娘才不能接受我的亲近吗?”

    听到原恒话语之中的冷意,沈幽若眼神变幻不定,伸手抱住了原恒的腰,刻意放柔自己的声音说:“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你要多长时间?”原恒的手轻抚着沈幽若的头发,说出口的话却没了往日的温情,“是不是要等我想办法把你的内力恢复了,再给你拿来蛇丹和万年冰莲,助你功力大增之后,你才愿意跟我?”

    沈幽若心中一惊,终于意识到她的那点心思已经被原恒给看破了!她一直欲擒故纵,处心积虑地利用原恒,原本计划等内力恢复,得到蛇丹和万年冰莲之后,摆脱原恒的束缚,有机会的话就把原恒给杀了,然后她便自由了,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被原恒给发现了。

    “不是的!”沈幽若瞬间泪流满面,看着原恒哭着摇头,“你是不是怀疑我在利用你?不是这样的!假如不是我心里有你,在你强留我在密室里面的时候,我就会选择自我了断的!你既然不相信我,就杀了我吧!”

    原恒神色稍霁,目光幽深地轻抚着沈幽若的脸说:“既然是我误会你了,那就让我看看,你心里是不是真的有我。”

    沈幽若低头,生如蚊蚋地说:“这……这种事怎么能让人家主动……我不会呀……”

    下一刻,原恒推倒沈幽若,把她压在了身下,看着她的目光满是欲色:“你不会,我教你!”

    房间里很快传出了暧昧的喘息声,可原恒心里早已经不相信沈幽若的话了,他骗沈幽若说蛇丹和万年冰莲还在,就是为了留沈幽若在身边。

    以往原恒还顾惜着沈幽若的心情,沈幽若不让原恒碰她,原恒就一直忍着不碰她。可是现在,信任破裂,原恒发现沈幽若只是在利用他,欺骗他的感情,他心中对沈幽若的怜惜也没剩下多少了,他不在乎沈幽若是不是心甘情愿,只想要了沈幽若。

    而沈幽若发现事情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了,她现在一无所有,如果离开原恒,就会任人宰割。所以她必须让原恒再次相信她,她选择了对原恒献身,即便心中难受厌恶到了极点,却要努力表现出对原恒的爱,因为到最后,她能留住原恒的,或许就只有她的身体了……

    第二天,沈幽若醒来的时候,原恒已经不在身边了。她忍着身体不适,起身出门,背对着她站在院中的原恒转身过来,神色淡淡地看着她说:“收拾东西,今日随我离开北漠国。”

    沈幽若神色大变:“为什么?蛇丹和万年冰莲……”

    原恒冷笑了一声:“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一直都是蛇丹和万年冰莲,即便你成了我的女人,如果我不把那两样东西给你,在你眼里,依旧什么都不是!”

    沈幽若跑过来抱住了原恒,连连摇头说:“不是那样的!我只是觉得,蛇丹是你辛辛苦苦养了那么久的宝贝,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岂不是很可惜?”

    “若儿,我是爱你的,你知道。”原恒看着沈幽若说,“但我昨夜忘了告诉你,蛇丹已经没有了,万年冰莲也不会有了,你只剩下我了。”

    沈幽若全身僵硬,脸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不可置信地看着原恒:“你在骗我……”

    “若儿,忘了蛇丹,忘了万年冰莲,跟我走吧,我会给你幸福的。”原恒看着沈幽若说。他是真的喜欢沈幽若,不然也不会被沈幽若利用了这么久,为了沈幽若抛弃了一切。

    沈幽若却像是疯了一样,看着原恒厉声说:“你骗我!你这个骗子!我不会跟你走的!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你!没了蛇丹,没了万年冰莲,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原恒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伸手捏住了沈幽若的肩膀,看着她冷声说:“我为了你,已经失去了一切,你想离开我,这辈子都不可能!”

    “滚开!放开我!”沈幽若神色厌恶地挣扎,拼命捶打着原恒,不过现在内力尽失的沈幽若在原恒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不管她愿不愿意,只能任由原恒摆布……

    繁星城中,莫轻尘对穆妍提起了原恒和沈幽若的事情。

    “主子,杜午和晋连城未必能够把原恒给解决了,他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带着沈幽若离开了。”莫轻尘对穆妍说。

    穆妍不置可否:“不要小看杜午的能耐。”

    “原恒和沈幽若是真爱吗?”莫轻尘神色莫名。

    穆妍笑了:“小天儿,不要侮辱真爱这个词。”

    “他们会遭天打雷劈的。”莫轻尘嘿嘿一笑说。

    穆妍很淡定地说:“老天很忙,顾不上劈他们。但两情相悦才能长长久久,至于他们,就算没有杜午和晋连城,也注定不会有善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