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8.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48.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天才十月初五,距离萧星寒和穆妍来到繁星城,过了仅仅五天的时间。

    穆妍和萧星寒在风雪之中回到了繁星城南郊的别院,萧星寒拉着穆妍微凉的手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穆妍在萧星寒胸口乱摸了一通说:“萧寒寒,凉不凉?”

    “把衣服脱了吧。”萧星寒说着,把穆妍身上染了雪的斗篷脱掉,又开始脱穆妍的外衣,然后是里衣。

    “大白天的,不好吧?”穆妍的手还在萧星寒胸口作怪。

    “什么时候都好。”萧星寒打横抱起穆妍,朝着床边走去,把穆妍压在身下的时候,还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多做对你身体好。”

    穆妍笑了:“相公,请努力。”

    萧星寒眼眸一暗,含住了穆妍没遮拦的小嘴……

    窗外风雪交加,没有停的趋势。房间里面却温暖如春,不时传出旖旎暧昧的声音。

    却说原恒,他在繁星城南郊的小宅子已经暴露了,不能再回去,就带着沈幽若绕路直接去了济慈山庄后山的那个山洞。

    原恒把沈幽若小心地放下,并且给他自己和沈幽若都解了毒,那点毒虽然复杂,但对原恒来说并不是很难。

    不多时,沈幽若悠悠醒转,看到原恒,瞬间泪流满面,这次不是耍心机,是真哭了:“我变成废人了……”

    原恒爱怜地抱住了沈幽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到:“若儿别伤心,我有办法让你内力恢复的。”

    “真的吗?”沈幽若梨花带雨地看着原恒问。

    原恒认真地点头:“是真的。你先把身子养好,等我找来药材,就帮你恢复内力。”

    “那蛇丹和万年冰莲……”沈幽若微微垂眸问。

    “若儿放心,万年冰莲不日就会拿到,蛇丹就在这后山里面,现在不宜取出来,因为取出来不立即用掉的话,效果会损失很多。”原恒声音温和地说,“若儿,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等你内力提升之后,我再给你安排新的身份,到时候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去了。”

    沈幽若微微点头:“谢谢你。”

    “傻丫头。”原恒轻抚了一下沈幽若的头发,看沈幽若乖巧柔顺地躺在他怀中,不像以前那么抗拒和他的亲近,忍不住低头,在沈幽若光洁的额头上面轻轻一吻。

    沈幽若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不过样子看起来却是含羞带怯的。

    “暂时先委屈若儿在这里,等我安排好稳妥的住处,再接你过去。”原恒有些愧疚地看着沈幽若说。

    “好。”沈幽若点头。

    “若儿,等你把蛇丹和万年冰莲都用了,功力提升,就随我离开可好?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原恒看着沈幽若的目光满是深情。

    “可是娘和赟儿……”沈幽若眼中满是自责,“我对不起他们……”

    “若儿,不要这样想,我们走了,说不定你娘和赟儿会过得更好的。”原恒看着沈幽若说,“走之前,我会安排好,把庄主之位交到赟儿手中,没有人会欺负他们。”

    “我……”沈幽若神色很是犹豫。

    “若儿,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还是不愿意跟我走吗?”原恒神色失望地看着沈幽若问。

    沈幽若摇头:“不是……我愿意跟你走,但你要发誓,永远都不要让娘和弟弟知道是我……”

    原恒神色微松,看着沈幽若说:“若儿放心,这件事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你拿什么交换,把我救回来的?”沈幽若问原恒。

    原恒不甚在意地说:“一朵长生花而已,什么都不如你重要。”

    沈幽若愣了一下:“济慈山庄没有长生花,你从哪里得到的?”

    原恒微微一笑说:“以前我去过一个地方,发现那里有尚未成熟的长生花,就在附近设置了阵法保护起来。这次再去,正好一朵已经开了,我就采了带回来。”

    “原来是这样。”沈幽若点头。

    “若儿可看到了抓你之人的容貌?”原恒问沈幽若。

    沈幽若摇头:“我没看到他们的脸,但我第一天醒过来一次,听到了他们说话。他们是一对师徒,一老一少,那个年轻的男人,名字叫做赤焰。”

    说来也是巧了,沈幽若最初就是被晋连城抓走的,也跟晋连城和杜午在一起待了一天,中间醒了一次,正好听到了杜午和晋连城的对话。她装昏迷,没有被晋连城发现,晋连城到时间又给她灌了迷药,所以她听到的内容很少,只知道杜午叫了晋连城的名字,叫做赤焰。

    而沈幽若第二天落入了穆妍和萧星寒手中,穆妍让剑龙卫看着沈幽若,沈幽若中间也醒了一次,睫毛动了一下,还没睁开眼睛,就被一直盯着她的剑龙卫打晕了,又被灌了迷药,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个山洞里了。

    “果然是他们!”原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若儿,这次抓了你的人,跟宇文缨是一路的,接下来我定会找到他们,给你报仇的!”

    “嗯,我相信你。”沈幽若乖巧地点头。

    原恒一直在山洞中待到夜色降临才离开,中间还出去为沈幽若带来了被褥,清水和食物,两人的感情倒像是突飞猛进了一般,至少原恒是这么认为的,并且对此很高兴。

    原恒也的确不在乎那朵长生花,他甚至庆幸对方要的东西是长生花,他正好有,可以用来把沈幽若平安救回来,他一点儿都不觉得可惜。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时候威胁他要长生花的人,谁都有可能,因为消息早已经传开了,长生花在济慈山庄手里。

    原恒最开始有些奇怪,因为假如真是那对师徒的话,那对师徒和宇文缨本来是一路的,宇文缨手中就有长生花,他们为何要想方设法抓了沈幽若,来得到长生花?

    但是原恒转念一想,那对师徒不是一般人,和宇文缨走到一起,说不定就是为了得到宇文缨手中的长生花,而宇文缨那个人颇有几分癫狂,如果宁死都不肯给他们的话,他们会舍弃宇文缨,找上济慈山庄,也很正常。

    原恒不会知道,最初抓了沈幽若的是晋连城,晋连城威胁原恒要的是蛇丹,约定的时间是昨日辰时,至于今日和他交易的人,根本就不是那对师徒!

    穆妍为了伪装,在和原恒交易的时候,一直都在地上坐着,在原恒被沈幽若吸引了视线的同时,穆妍带着长生花闪身离开了,原恒自始至终只记得穆妍那张本属于晋连城的鬼面具,根本没看清穆妍的身形!

    而晋连城也不会知道,他给原恒留下的威胁信,落入了穆妍手中,被穆妍用另外一封信替换了,而昨日赴约的是萧星寒和穆妍夫妻俩,根本就不是原恒和他的属下!

    一直在暗中操纵这整件事情的穆妍,最终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长生花。而现在的结果是,晋连城坚信是原恒伤了他的右眼,导致他完全失明,发誓要和原恒不死不休!而原恒坚信是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抓了他心爱的女人,害得沈幽若失去内力,又受了伤,已经决意要让那对师徒血债血偿!

    原恒是绕路走的,并没有经过济慈山庄后山的树林。他暗中回到了济慈山庄的主院,沈芊芊还住在里面,痴痴地等着他。

    原恒推开门走进去,坐在床上的沈芊芊神色一喜,下床赤着脚跑过来,就要扑进原恒怀中。

    原恒下意识地把沈芊芊给推开了,神色厌烦地说:“以后不要再这样!”

    沈芊芊被原恒一把推到了地上,泪流满面地看着原恒说:“恒哥,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对我如此残忍?”

    “收起你那廉价的眼泪!不要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原恒冷哼了一声说。

    沈芊芊有些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擦干眼泪,看着原恒说:“恒哥,你不在的这两天,山庄出事了。”

    原恒冷哼了一声,语气不屑地说:“是不是那群老不死的又闹着要抢我的庄主之位?”

    沈芊芊摇头:“不是的……”

    “那是什么?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清楚!”原恒看着沈芊芊冷声说。

    沈芊芊身子颤了一下,看着原恒说:“恒哥,你养在后山的毒窟,被人发现了……”

    原恒神色大变,不可置信地看着沈芊芊:“这怎么可能?”他在后山设置了阵法,所有进去的人都没能活着出来,外人也根本不可能进得去!

    沈芊芊低着头说:“就在昨天……天厉国的萧星寒带着人闯了进来,说要找长生花,我说我们济慈山庄没有长生花,他们不信,硬是闯进了禁地里面,找到了恒哥你的毒窟,当时,所有人都看到了……”

    原恒面沉如水:“然后呢?谁进去了?”

    “是一个叫阳箫的人第一个进去的,后来又有好几个人进去了。”沈芊芊说。

    原恒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他们全都活着出来了?”

    沈芊芊摇头:“没有,有一个没出来,说是被吓死的……”

    原恒猛然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毒窟里面的毒物那么多,除非萧星寒那样实力的人亲自进去才有可能全身而退,其他人进去,绝对不可能活着出来!

    “恒哥,那里面的毒物,几天前,就全都死了……”沈芊芊低声说。

    原恒不可置信地捏住了沈芊芊的肩膀:“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恒哥,你弄疼我了……”沈芊芊眼泪都快下来了,“我没去看啊……都是听别人说的……”

    原恒放开沈芊芊冲了出去,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后山!

    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后山禁地的石碑已经被人推倒了,原恒看着面前被大雪覆盖的树林,几十棵树都断裂了,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而他一眼就看到了最大的那棵树旁边的那个地洞入口,那里,是他当年亲自选的地方!

    原恒冲了过去,低头往下看,一阵刺鼻的恶臭袭来,已经表明下面发生了什么。那些毒物如果还活着,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气味!

    原恒准备下去一探究竟,因为他现在无暇去想到底是谁做的,他心中还存了侥幸,想着说不定蛇丹并没有被人取走!只要蛇丹还在,其他的都不重要!

    正在这时,一阵刚猛的狂风夹杂着雪花朝着原恒袭来,他神色微变,侧身避开,远离了那个洞口。假如他刚刚已经下去的话,上面被人堵着,他再想上来,就困难了!

    原恒目光幽寒地看着出现在不远处的两个人,他知道那是谁,那个叫赤焰的男人和他的师父!

    “找死!”原恒看着面前的师徒二人,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

    晋连城的眼睛已经完全失明了,他就站在杜午身后,朝着原恒的方向,冷笑着说:“你才离开两天,毒窟就被人发现了,现在你除了你那个宝贝女儿,什么都没有了,你是不是很惊喜?”

    “是你们做的!”原恒听到晋连城提起毒窟,又说了一句“什么都没有了”,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的毒窟被暴露跟这对师徒脱不了干系,而他的蛇丹,极有可能已经被这对师徒抢走了!

    一想到这里,原恒简直要疯了!他辛辛苦苦养了几十年的巨蟒,中间耗费了很大的心血,暗中也抓了不少人过来饲养毒物,以毒催丹,眼看着蛇丹成熟,他还口口声声承诺沈幽若,要用蛇丹为沈幽若提升内力,却没想到,最终所有的一切,都被这对师徒给毁了!

    听到原恒的话,晋连城哈哈笑了两声:“没错!就是我们做的!现在,我们来取你的性命了!不怕提前告诉你,假如你今夜不死,明日我们就把你和沈幽若乱伦的事情,告诉所有人!我要让你在这世间,再无立足之地!”

    “啊!”原恒简直要疯了,拔剑朝着晋连城杀了过来!

    这其中显然是有误会的,而且误会不小。原恒认为是杜午和晋连城抢了他的蛇丹,晋连城承认的却是其他的事情。杜午和晋连城这次再来,都认为原恒先前失踪,就是躲起来去炼化蛇丹了,蛇丹现在既然已经不存在了,杜午和晋连城就不再提,只想杀掉原恒!

    晋连城快速后退,杜午挥掌迎上了原恒,随同掌风出去的,还有一阵浓郁到令人作呕的毒香!

    原恒医术高明,也不怕杜午的毒,一招过后,两人对彼此的实力都有了了解。论武功,杜午并不是原恒的对手。但原恒懂毒,身上却并没有带什么可用的毒药,杜午身上的毒物,却层出不穷!

    即便原恒一开始不怕,可杜午也不是吃素的,尤其是在毒术这方面!在这样的对战情况下,并不是懂毒就能克制住所有的毒物,因为毒药往往是千变万化的,你根本不可能知道敌人用的毒药都是什么东西,就算知道,也明白怎么解,但手头没有解药,也无济于事!

    所以,杜午并没有落了下风,不远处还有晋连城一直在对着原恒用暗器。在杜午再次对着原恒打出带着剧毒的一掌的时候,原恒没能完全躲开,很快就感觉他的手脚有些僵硬了!

    原恒心道不好,不再恋战,虚晃一招,抽身而退!

    杜午追了上去,但原恒对这附近很熟悉,不过顷刻的功夫,就消失在茫茫雪夜之中。

    “师父?”晋连城的整个头都被包了起来,包括眼睛。杜午已经想办法为他解了毒,并且给他的眼睛上了药,阻止伤势进一步恶化。

    杜午回到晋连城身旁,冷冷地说:“放心,为师已经暗中在他身上下了寻踪蛊,他跑不了了!”

    蛊毒是很难炼制的,杜午精通此道,但也不可能拿出很多蛊毒来对付敌人,他目前为止所炼制出的蛊毒种类很少,数量也很少。寻踪蛊是相对比较简单的,杜午随身带的有。而还生蛊那样逆天的蛊毒,根本就不是杜午炼制的,而是杜午机缘巧合得到的。

    “哼!他现在已经身败名裂了,他和沈幽若的丑事,我要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

    晋连城紧握着拳头冷声说。如果不是杜午说有一个鬼医能够治好晋连城的双眼,晋连城现在不死也疯了,因为他瞎了一只眼就已经受不了了,更何况是双目失明。

    “好。”杜午声音低沉地说,“现在,我们该去见见宇文缨了。”

    杜午和晋连城离开了济慈山庄,而接下来他们只要想找原恒,利用寻踪蛊,不管原恒在哪里都能找到。之所以今晚没有穷追不舍,是因为他们打算先把原恒和沈幽若的丑事宣扬出去,让原恒彻彻底底身败名裂,再找机会杀了他!

    杜午和晋连城去了繁星城中的一处民宅,他们之前和宇文缨一起在这里停留过,后来他们师徒离开了,留了宇文缨一个人在这里。晋连城还把宇文缨的手下全都给杀了,目的是逼宇文缨到绝境,让宇文缨对他们低头,交出长生花。

    只是杜午和晋连城在房间里面并没有看到宇文缨,院子里也没有。院门从他们离开之后,就没有打开过,地上的脚印都被大雪覆盖了。

    “宇文缨绝对不敢出去的!”晋连城冷声说,“她联系不上她的属下,只会在这里等着我们再来找她!”

    杜午眼眸微眯,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灶间,灶膛里面还有未熄灭的火,不过锅里只有一丁点儿的水,水缸里的水也见了底……

    杜午抬脚去了后院,晋连城循声,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后院一片白茫茫的雪,而后院正中有两口井,一口是枯井,杜午当时杀了这宅子里的老夫妇和他们的儿子,把尸体扔了进去。还有一口是水井,水井边有一个倒在地上的水桶,旁边结了一层冰,井轱辘上面的绳子都放下去了。

    杜午快步走到水井边,拿出一颗夜明珠照着,低头往下看,神色微变。宇文缨在下面,显然已经死了,她的尸体被冻在了冰面上,看起来扭曲又可怖……

    事情已经不难猜了,宇文缨自己在这里,不敢出去,也没有人伺候。宅子里屯了过冬的粮食,但她想要吃饭,需要烧水煮饭,她自己还要喝水,水缸里的水没了之后,就只能自己来后院打水。

    宇文缨这辈子养尊处优,哪里做过这样的事情?而且她前些日子为了寻找拓跋严,取心头血伤了心脉,伤一直断断续续没有完全好,再加上先前受了刺激,年迈的宇文缨吃力地打了半桶水上来,却被水桶绊倒,一头栽进了井里面。即便落井的时候她还活着,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终只能活活冻死在里面。

    “师父,人呢?找到了吗?”晋连城声音急切地问杜午。

    杜午冷声说:“她已经死了。”

    晋连城沉默了。宇文缨死了,他再没可能得到长生花了,一旦还生蛊被取出去,他这具千疮百孔的身体,必死无疑。杜午也说过,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让他离开还生蛊活下去,可那个人是他的死对头萧星寒,他们都恨不得杀了对方,萧星寒绝对不可能帮他的……

    “走吧。”杜午抓住晋连城的肩膀飞身而起,带着他离开了那处民宅。至于宇文缨的尸体什么时候会被发现,被发现之后会引起多大震动,已经不在他们关心的范围之内了。

    繁星城南郊的别院。

    做完运动,神清气爽的萧星寒正抱着穆妍在观赏他们得来的长生花。

    “这东西真有那么神奇的功效?”穆妍表示怀疑。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健康长寿的人比比皆是,有的是天生身体好,有的是后天养的好,有的可能就是命好,这都说不准的。但长寿总有个限度,在这个世界,能活到七八十岁的人,就已经是长寿了,过百岁的几乎不存在。

    “有。”萧星寒微微点头。让人强身健体的药物也不少,长生花之所以特别,就是在于它在这方面的效果远超其他的药物。

    “那假如厉啸天快死了,吃了长生花,还能多活十年不成?”穆妍表示这是不是有些违背科学?

    萧星寒微微摇头:“未必,但多活十年是有可能的。”

    穆妍摸了一下自己光洁如玉的下巴:“那送给厉啸天岂不是可惜了?”

    “我们用不上。”萧星寒说。年轻的人对这种东西没有那么深的执念,萧星寒觉得他和穆妍本就可以长命百岁,不需要这种东西。

    “那倒也是,就给他吧,省得他找我们麻烦。”穆妍微微点头说。

    “还睡吗?”萧星寒问穆妍。

    穆妍微微摇头:“不困,我们该回驿馆去了,再不回去,我表姐得跟我翻脸。”昨日穆妍答应过苏绮,今日天黑之前就回去,这会儿天已经黑了。

    萧星寒点头:“好。”

    两人收拾了行李,把巨蟒的皮和筋,还有穆妍这几日做的一些毒药都暂时留在了别院里,留下四个剑龙卫在这边看守。不出意外的话,不会有人闯进来,就算闯进来,也找不到什么。

    穆妍披着披风戴着兜帽,被萧星寒抱在怀里,在风雪之中朝着驿馆而去。

    驿馆里面,苏绮已经在翘首以盼了。

    “阿绮,不吃饭怎么行?虽然你现在也不瘦,但是更胖一点好。”慕容恕给苏绮夹菜。

    同坐的拓跋严嘿嘿一笑,直觉慕容叔叔又要挨揍了,竟然说绮绮姨母胖!

    而莫轻尘和连烬都对慕容恕很无语,因为经过这几天,他们发现,没别的,就是慕容恕没事找揍,苏绮为了大局,已经算是很隐忍了。

    出乎意料的是,苏绮这次没有骂慕容恕,更没打他。她默默地把慕容恕给她夹的菜吃了,然后夹了一块慕容恕向来不吃的苦瓜,放进了慕容恕碗里,和颜悦色地说:“吃了它,虽然你现在已经很丑了,但是吃它的时候会更丑。”

    看到苏绮一本正经地怼慕容恕,同坐的两大一小三个人都笑喷了,连烬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慕容恕神色微微有些僵硬,苦大仇深地看着苏绮放在他碗里的苦瓜,还没吃就感觉到苦味儿了。不过这是苏绮第一次给慕容恕夹菜,慕容恕硬着头皮夹起来,放进了嘴里,都没嚼,直接往下吞,差点被呛到。

    莫轻尘非常客观地说:“慕容,你确实变得更丑了。”

    慕容恕猛灌了好几杯茶水,还是感觉苦味充满了口腔,脸都拧巴起来了。

    “哥,我能进来吗?”门外响起了沈赟之的声音。

    莫轻尘对在座的其他人打了个眼色,开口说:“进来吧。”

    沈赟之推门进来,看到里面围坐吃饭的几个人,微微愣了一下。他最意外的是,传说中冷血的萧阎王,似乎并没有那么不近人情,至少和他身边的人都处得很好,对莫轻尘这种下属也像是兄弟一般。

    “有话说,没事滚。”这句话是莫轻尘从穆妍那里学来的,每次说出口都感觉自己酷酷的……

    沈赟之小声说:“哥,我饿了。”可怜巴巴的样子。

    “接着。”莫轻尘夹起一个大鸡腿,朝着沈赟之扔了过去。

    沈赟之接住,弱弱地说了一句:“哥,我还在长身体,这一点不够吃。”

    “过来坐。”慕容恕冷声说。刚刚沈赟之进来之前,他把面具戴上了,沈赟之心里正在好奇“萧星寒”吃饭竟然都不摘面具,他很想看看“萧星寒”是怎么吃饭的。

    听到慕容恕的话,沈赟之颠颠儿地跑过去,坐在了拓跋严身旁,看着拓跋严叫了一声:“小主子。”

    拓跋严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我记得你。”拓跋严对沈赟之的印象是,沈赟之一直缠着他的姑姑拓跋翎,特别讨厌。

    沈赟之呵呵一笑:“那真是我的荣幸。”

    “吃饭。”慕容恕冷声说。他在想要不要把面具摘下来?这样真的显得很傻,其实他做了易容的,本就是萧星寒的脸,可苏绮还是说他丑。

    “萧王,您不用吃饭的吗?”沈赟之弱弱地问了一句。

    莫轻尘敲了一下沈赟之的脑袋:“再多嘴把你扔出去!”

    “哦。”沈赟之自己动手盛了一碗饭,觉得更奇怪的是这些人出门竟然连一个下人都没有带。

    “呦,这么热闹啊!”听到一道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苏绮神色一喜站了起来,慕容恕默默地摘掉了脸上的面具,转身去洗脸了。而莫轻尘和连烬也不约而同地站起来迎了上去,拓跋严更是扔了手中的勺子,扑过去叫了一声:“娘!”

    只留下沈赟之,一脸懵逼地坐在桌边,看着从天而降的两个人,感觉自己的眼睛大概是出问题了,不然为何看到了两个穆妍,两个萧星寒……

    “这小子怎么也在?”穆妍抱着拓跋严,走到沈赟之身旁坐了下来,看着他似笑非笑地问,“怎么?离家出走,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沈赟之愣愣地问了一句:“你……你到底是……”

    “小弟,来来来!跪下磕个头,这位才是你哥我真正的主子,如假包换的萧王妃!之前你见到的萧王爷和萧王妃都是假的!”莫轻尘把沈赟之提了起来。

    “啊?”沈赟之目瞪口呆地看着洗了脸回来的慕容恕和苏绮,感觉要晕了。所以说,这几天一直出现在外面的萧星寒都是假的?昨天去济慈山庄闹事的萧星寒也是假的?真正的萧星寒和他的王妃,现在才来?

    沈赟之当下只有一个感觉,他现在身边的人,是一群妖孽吧……

    穆妍还没说话,沈赟之跪在地上就磕了三个响头,声音恭敬地说:“请主子收留!”

    拓跋严凑到穆妍耳边小声说:“娘,我不喜欢他。”

    穆妍神色淡淡地看着沈赟之,说了三个字:“凭什么?”

    沈赟之心中一沉。他现在见到了正主,穆妍不是莫轻尘,莫轻尘会因为自己曾经的经历,同情沈赟之,收留他,但穆妍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沈赟之也没有再耍什么心眼,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在这群人面前耍心眼,他们一眼就能看穿。他是真的想要离开北漠国,追随萧星寒和穆妍,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他也知道自己太弱了,萧星寒和穆妍很可能看不上他。

    “我还小,我会努力变强!”沈赟之握着拳头说。沈赟之没提他把济慈山庄送给了萧星寒,更没说莫轻尘已经是他哥了,他只对穆妍说,他会努力变强,追上他们的脚步。

    穆妍唇角微勾:“你不管你娘了?”

    沈赟之摇头:“我尽力了,她自己想不通,我们母子缘分已尽,不必再强求。”

    穆妍倒是有些意外,这个以前只知道闹腾的熊孩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而他心里其实跟明镜儿似的,对很多事情都看得清楚,也懂得舍弃,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不提沈赟之现在实力如何,只看脑子的话,他绝对不是个蠢人。

    “还有一个问题,你还想娶拓跋翎吗?”穆妍看着沈赟之笑容玩味地问。

    沈赟之点头,让莫轻尘又想揍他了。

    沈赟之说:“我发过誓的,不能食言。她救过我,我会娶她,只是我现在一无所有,等我长大,会风风光光把她娶进门的!”

    沈赟之话音未落,莫轻尘踹了他屁股一脚,直接把他踹到了地上。

    莫轻尘没好气地看着沈赟之说:“所以你是坚信拓跋翎除了你之外,一定嫁不出去是吧?”

    沈赟之弱弱地说:“是啊,难道哥你愿意娶拓跋十一?我看不可能吧……”

    “滚蛋!别胡说八道!这根本不是一回事!”莫轻尘瞪着沈赟之说,“你喜不喜欢拓跋十一公主?”

    沈赟之愣了一下:“我不知道啊……我还小呢……”

    莫轻尘感觉拳头好痒,对着沈赟之挥舞了一下,没好气地说:“人家拓跋公主根本看不上你,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装傻?”

    “不会吧,我长得挺好看的……”沈赟之弱弱地说。

    “主子,小的建议,立刻把这个小混蛋赶走!”莫轻尘一本正经地对穆妍说。

    沈赟之急了:“别啊!假如你们谁看上拓跋十一的话,告诉我就好了,我不会跟你们抢的,毕竟你们年纪大了!”

    穆妍扶额,看着莫轻尘把沈赟之从地上提起来,开门扔进了外面的雪地里。沈赟之在外面可怜兮兮地拍门,连声管莫轻尘叫哥。

    “留下他吧。”穆妍唇角微勾看着莫轻尘说。

    莫轻尘眼眸微闪:“主子可要三思啊!”

    看到莫轻尘口是心非的样子,穆妍冷笑:“赶他走,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莫轻尘神色一僵,立刻站起来去开门:“主子,你刚刚说什么小的没听到,小的这就去把他带进来。”

    “小天儿其实很喜欢那个孩子。”连烬微笑着对穆妍说。

    片刻之后,莫轻尘把沈赟之从外面提了进来,当着穆妍的面好一通教训,穆妍听得都烦了,摆摆手让他们俩一起滚蛋。

    莫轻尘拽着沈赟之出门,神色严厉地看着沈赟之说:“主子肯留下你,是你的福气,以后你会明白的,记得接下来千万不要惹事,否则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沈赟之神色一正:“哥你放心吧,我向来很乖的!”

    莫轻尘抬手抽了沈赟之的后脑勺一巴掌:“现在就开始说谎了,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你以前就是个小混蛋吗?”

    沈赟之嘿嘿一笑:“哥,以后我会改邪归正的,我发誓。”

    “走!”莫轻尘拽着沈赟之往外走。

    “去哪儿啊?”沈赟之问。

    莫轻尘瞪了他一眼:“臭小子,不是你说饿了吗?老子带你去吃饭!真是一点儿都不省心!”

    沈赟之眼底闪过一丝暖意,抓着莫轻尘的胳膊问了一句:“哥,你是不是把我当儿子了?”

    莫轻尘踹了沈赟之一脚:“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房间里,换回本来容貌的苏绮感觉舒服多了,跟穆妍聊了几句就离开去睡觉了,说她很困,因为和慕容恕在一起这几天,不管白天黑夜都没安生过。

    “接下来什么打算?原恒可能会来找麻烦。”慕容恕看着萧星寒问,“他的蛇丹被你们抢了,你们还抓了沈幽若,中间还短暂地抢了他的庄主之位。”

    萧星寒没有说话,穆妍似笑非笑地说:“慕容大哥,你说什么呢?我们偷了原恒的蛇丹,谁看到了?我们抓了沈幽若?谁知道?”

    连烬微微皱眉:“难道你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吗?即便如此,原恒还是可能会怀疑到你们身上的。”

    穆妍笑了:“我们留下痕迹了,留的都是别人的痕迹。不出意外的话,原恒现在认为蛇丹是别人偷的,沈幽若也的确是别人抓的,只是我们中间神不知鬼不觉地摆了他们双方一道而已。至于庄主之位,是原恒的儿子主动送我们的,我们也没要,当天就转手送给了拓跋浚。”

    “我想知道,被你们坑了的人是谁?”慕容恕神色莫名地问。他对于其中的很多细节并不清楚,这里面显然还有第三方。

    穆妍很淡定地说:“杜午和晋连城。谈不上我们坑他们,他们进过原恒的毒窟,也是他们抓了沈幽若,威胁原恒想要得到蛇丹,现在原恒应该恨死了他们。晋连城的右眼被我毒瞎了,不过他应该坚信是原恒做的。接下来,只需要看着他们打个你死我活,没我们什么事儿。”

    慕容恕笑着摇头:“穆妍,被你算计的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连烬一脸佩服地看着穆妍:“不费一兵一卒,没有动过手,不仅得到了长生花,还让我们的两个敌人打得不死不休。跟你相比,我现在都觉得自己脑子有些愚笨了。”

    穆妍举杯,笑意清浅:“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不管杜午晋连城师徒和原恒最终谁死谁活,对我们来说,都是值得庆祝的好事,干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