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6.济慈山庄,姓萧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46.济慈山庄,姓萧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十月初四,北漠国繁星城。

    初冬季节,繁星城寒意深重。繁星城外的白河,是北漠国的母亲河,流经北漠国很多城池。

    这会儿白河之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而白河岸边,有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叫做白河亭。白河亭中竖着一块白玉石碑,上面刻着两个大字“白河”。

    辰时,天刚蒙蒙亮,白河亭周围一片静寂,只有寒风呼啸的声音。

    晋连城提着昏迷不醒的沈幽若进了白河亭,就在白河亭的入口处盘膝坐了下来。他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脸上还戴着一张鬼面具,刻意用斗篷遮着,只露出完好的右眼。

    沈幽若躺在晋连城身旁,一根极细的金线从晋连城的斗篷之下出来,缠在沈幽若纤细的脖子上。只要晋连城动一下,沈幽若就会顷刻之间送了命!

    察觉到有人靠近,晋连城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抬头看了过去。

    来的只有一个人,外表和晋连城的打扮很相似,伪装得很好,根本看不到样貌,不过从身量来看,根本不是原恒。

    “看来原恒并不想要沈幽若的命了!”晋连城冷笑,声音怪异至极,在刻意遮掩他原本的特征。

    来人是穆妍,她压低声音说:“原庄主派在下来,和这位公子交易,蛇丹在下带来了,换人吧!”穆妍说着,斗篷下露出了一个木盒的一角,示意蛇丹就在里面。

    晋连城眼眸微闪。他在想,原恒是不是就在附近,躲在暗中为了方便行事?说不定原恒现在正在设什么阴险的阵法,或者想等交换成功,沈幽若安全之后,再动手杀了他?不过晋连城并不怕,因为他的师父杜午也在附近。

    想到这里,晋连城冷笑了一声说:“先把蛇丹扔过来,让本公子看看真假!”

    穆妍冷声说:“你把沈小姐放了,同时交换!”

    “确定吗?”晋连城声调怪异地说着,缠着沈幽若脖子的那根金线颤了颤,沈幽若白皙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晋连城是在赤裸裸地威胁穆妍。

    穆妍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犹豫,过了一会儿之后,朝着身后的某个地方看了一眼,又很快收回视线,把斗篷下面遮着的一个黑色的木盒,朝着晋连城扔了过去!

    晋连城伸手接住了那个木盒,他的手上戴着护具,并没有让肌肤直接碰触到木盒,似乎是怕木盒上面被做了手脚,下了毒。

    穆妍静静地在不远处看着,晋连城伸手打开木盒查看的同时,穆妍的斗篷下方突然窜出一团火,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晋连城缠着沈幽若的那根金线!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木盒上面的锁扣被晋连城打开,木盒盖子猛然弹开了,盒子里面一团黑乎乎的膏状物“啪”的一声全都拍到了晋连城的脸上!很显然,盒子外面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内部被设置了机关!

    虽然晋连城戴着面具遮着脸,但他唯一完好的右眼还露在外面,而那团黑色的东西是穆妍用十条毒蛇的蛇胆提炼出来的“宝贝”,经过特殊处理之后,不仅毒性极强,而且对皮肤有很强的腐蚀性!

    晋连城瞬间就感觉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了,他慌乱地扔掉脸上的面具,拼命地去擦拭右眼,却依旧感觉他的右眼正在被灼烧!完全失明的恐惧将晋连城笼罩,他甚至忘了继续伪装,更没注意到他原本束缚着沈幽若的暗器已经被穆妍的一团火给烧断了。

    晋连城的暗器是他的宝贝,但这样暗器出自神兵门,还是从穆妍手中卖出去的。没有真正完美的东西,晋连城手中的暗器,看似锋利无双,但那根金线遇火即焚!这一点恐怕晋连城自己现在都不知道,但穆妍一清二楚。

    穆妍看到晋连城的脸,神色微变,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她身后有一支利箭以极快的速度射了过来,瞄准的正是晋连城的脖子!这一剑只要射中,晋连城会顷刻之间头断血流,再无生还可能!因为藏在暗处的不是别人,正是萧星寒!

    就在那支箭逼近晋连城的同时,穆妍拔剑而出,眼眸幽寒地朝着晋连城的脑袋砍了过去!

    只可惜,晋连城身后如鬼魅一般出现了一个人,他在抓住晋连城的肩膀飞身而起的同时,一团五彩斑斓的毒烟瞬间弥漫开来。

    穆妍正想去追,就感觉被人抱住了,是萧星寒。萧星寒带着穆妍快速后退,等他们出了毒烟的范围,白河亭中只剩下了脸色青紫的沈幽若。

    “应该是杜午。”萧星寒声音冰冷地说,“那毒烟对高手有奇效,再吸入一些,就会走火入魔!”

    穆妍刚刚只是吸入了一点点,还被萧星寒及时喂了一颗解毒药丸,即便如此,依旧感觉内息一阵翻腾。穆妍可从未小看毒宗的宗主杜午,这次会出现正面交锋,对她来说也很意外。穆妍在看到晋连城的脸的时候才知道晋连城竟然也在繁星城,并且是晋连城抓了沈幽若。

    穆妍稍稍平复了心情,轻哼了一声说:“他们应该暂时不会出现了,晋连城的右眼想要保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穆妍自己研究的毒药,她倒不是觉得杜午解不了,而是那种毒药对外部皮肤会造成物理性的腐蚀伤害,就算解了毒,也很难恢复。更何况那毒药直接伤到了晋连城的眼睛,眼睛本就是极脆弱的。

    一直等到毒烟完全散去,穆妍才走到白河亭入口处,把地上的沈幽若给提了起来。沈幽若脖子上的金线已经被穆妍给解了,但他们刚刚没管沈幽若,所以沈幽若吸入了大量的毒烟,即便现在还处在昏迷中,脸色也红得可怕。穆妍给沈幽若把脉,发现她的内息已经彻底乱了。

    穆妍捡起地上晋连城丢下的面具,提着沈幽若,和萧星寒一起,回了别院。

    回到别院的时候,沈幽若已经开始吐血了,穆妍把她扔到了一个柴房里面,打了她一掌,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她的内力基本都被废掉了。穆妍让两个剑龙卫看着沈幽若,不死即可。

    先前沈幽若去耒阳城的时候,穆妍只是觉得这个女人自负又厚脸皮,可是直到昨天穆妍才知道,沈幽若竟然跟她的继父原恒不清不楚的,穆妍简直被恶心到了极点。

    穆妍已经知道,前日济慈山庄突然起火的地方是原恒的书房,而原恒不顾自己安危,冲进火海抱了一个神秘的女人出来,那个女人想必就是沈幽若了,宫里的沈贵妃毫无疑问是假的替身。穆妍还听说,前日放火烧原恒书房的,就是原恒的儿子沈赟之。

    现在看来,沈赟之未必知道原恒藏起来的女人是他的姐姐,但他定然是知道了原恒密室藏娇,才会打算一把火烧了书房。穆妍突然觉得,沈家那个欠揍的熊孩子,或许是沈家人里面最正常的一个了……

    繁星城一处民宅之中,晋连城全身颤抖地被杜午按着坐下了,他一直在不停地说:“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不要变成一个瞎子……不要……我的眼睛……师父……师父你救救我啊……我的眼睛看不到了……”

    “闭嘴!”杜午的脸色也难看至极。他们谁都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在盒子里面做了机关,放置了这样狠辣的毒!一般的毒,要么作用于外部皮肤,让皮肤发痒溃烂什么的,要么就是作用于体内,伤害五脏六腑。杜午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内外皆有剧烈毒性的毒物!

    那毒侵蚀了晋连城的肌肤之后,已经进入了晋连城的体内。不过晋连城体内有还生蛊,没有致死的风险,但即便如此,痛苦是难免的,晋连城现在身体的颤抖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对完全失明的恐惧,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狠狠地抓住,揉捏移位,疼得快要晕过去了!

    杜午打了水,往水中放了一种药粉,正在给晋连城清洗眼睛。糊在晋连城眼睛上面的黑色膏状毒药全都清洗掉之后,杜午眼底都闪过一丝愕然,因为晋连城的右眼现在看起来非常恐怖,眼球已经破裂了,而眼睛周围的血肉,有一片被腐蚀得只剩下了骨头,看起来很是渗人……

    “师父!我的眼睛怎么样了?我的眼睛……”晋连城死命地抓住杜午的胳膊,语无伦次地问道。

    杜午沉默了片刻之后说:“会有办法的。”

    晋连城一下子泄了力,瘫倒在了那里,又哭又笑:“我成瞎子了……我再也看不到了……”

    “赤焰!振作起来!”杜午猛然伸手把晋连城给拽了起来,看着晋连城冷声说,“为师听闻江湖上出现了一个鬼医,懂得换心之术!想必换眼也可以!待我们找到那鬼医,你的两只眼睛,都有恢复的可能!”

    晋连城对着杜午的方向,愣愣地问:“师父莫不是骗我的吧……”

    “哼!为师何需骗你?!假如不是这段时间你表现还不错,为师早就杀了你,取回还生蛊了!”杜午看着晋连城冷声说,“你放心,为师接下来会派人去找鬼医的下落,到时候,你就能够重见天日了!”

    晋连城跪在杜午面前,连连磕头:“多谢师父!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起来!”杜午看着晋连城冷声说,“此事急不得!为师这两日先为你疗伤解毒!”

    晋连城紧握着拳头,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师父,我要让原恒不得好死!”

    杜午眼底闪过一道寒光:“为师会帮你的!”

    这对师徒根本没想过来的人不是原恒的人这种可能性,甚至他们坚信最后躲在暗处放箭的人就是原恒本人,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其中出了什么差错,原恒懂毒也是他们深知的事情。穆妍每次伪装行事的时候,都不会用她的幽冥剑,这次即便用了,晋连城那会儿眼睛已经瞎了,而杜午根本来不及去看。

    北漠国皇宫之中。

    说要昨日过来找拓跋浚要个说法的慕容恕,今日才进了宫。原因是昨日苏绮身体突然不适,慕容恕在床前伺候了一天。没别的,女人每个月的那点事儿,苏绮是个女汉子,也躲不过。

    拓跋浚听到禀报说萧星寒求见,心中就是咯噔一下!

    慕容恕见到拓跋浚的时候,也没有客气,直接了当地问了一句:“北皇,长生花到底在宇文缨手中,还是在济慈山庄原庄主手里?”

    拓跋浚呵呵一笑说:“朕绝对不会欺骗萧王,长生花的确在宇文缨手中。”

    “北皇如何证明这一点?”慕容恕冷声问。

    拓跋浚的神色微微有些僵硬:“萧王,这件事,没什么可证明的!”

    “本王倒是觉得,长生花更有可能在济慈山庄,不然就让原庄主把后山禁地的秘密亮出来,证明济慈山庄后山根本没有长生花!”慕容恕声音幽寒地说。

    “这……”拓跋浚微微摇头说,“萧王也知道,虽然济慈山庄属于北漠国,但其实是个江湖势力,朕也不好多加干涉。”

    “有北皇这句话,本王就放心了。”慕容恕冷声说,“既然北皇认为济慈山庄是江湖势力,那么本王接下来对济慈山庄做了什么,都不是针对北漠国皇室,想必北皇不会在意的!告辞!”

    慕容恕话落,没给拓跋浚反应的时间,起身扬长而去。

    拓跋浚看着慕容恕的背影,简直想抽自己两巴掌!他说那话的本意是想让“萧星寒”打消对济慈山庄的主意,因为他不会下旨让原恒开启后山禁地。只是拓跋浚没想到,他的话被“萧星寒”抓住了把柄,接下来“萧星寒”定然会对济慈山庄出手,不管济慈山庄里面是不是真的有长生花!

    慕容恕走后,拓跋浚立刻派了他身边的暗卫,去济慈山庄通知原恒,让原恒提防着萧星寒去找麻烦。而根据拓跋浚自己说的话,接下来萧星寒就算灭了整个济慈山庄,拓跋浚也管不着……

    慕容恕出宫之后,回了一趟驿馆,然后带着莫轻尘和连烬,三个人骑着马,光明正大地从驿馆离开,朝着济慈山庄的方向而去了。

    一路上看到的人都纷纷在想,看来长生花的诱惑力太大了,天厉国的萧阎王都要出手了!很多人已经可以预见接下来济慈山庄会有多么悲剧了。

    慕容恕三人刚到济慈山庄大门口,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沈赟之。沈赟之衣服和头发都乱糟糟的,脸色潮红,走路跌跌撞撞,明显是喝醉了酒。

    莫轻尘冷笑了一声,翻身下马,大步朝着沈赟之走了过去。

    “滚!滚开!”沈赟之伸手去推莫轻尘,没把莫轻尘推倒,自己倒是向后摔倒在了地上。

    “臭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喝醉成这样!”莫轻尘踢了沈赟之一脚,“起来!我们要去你家做客,给我们带路!”

    “滚!都给我滚……”沈赟之在地上扑腾,显然已经不清醒了。

    “小天儿,走吧。”连烬叫了莫轻尘一声。

    莫轻尘伸手把沈赟之从地上提了起来,拎着沈赟之的后领,走到连烬身旁说:“走!”

    就在济慈山庄的管家收到禀报,匆匆忙忙赶来的时候,那边拓跋浚派来通知原恒的暗卫,却找遍了整个济慈山庄,都没有找到原恒到底在什么地方,只能离开回去复命了。

    济慈山庄大门口,管家客气地对着慕容恕行礼:“参见萧王。”

    “本王要见原庄主!”慕容恕的声音听起来冰冷至极,让管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管家并没有请慕容恕进去的意思,而是硬着头皮说:“萧王见谅,庄主外出了,不在山庄,等庄主回来,小的会转告庄主萧王来过,到时庄主定会亲自去驿馆拜见萧王,不知萧王意下如何?”

    “废什么话!滚开!”莫轻尘面色一沉,抬脚就把管家给踹飞了,然后看着慕容恕恭敬地说:“王爷,请。”

    管家捂着胸口躺在地上,看到那三个男人气势汹汹地进了山庄,他之前一直只注意“萧星寒”,这会儿才发现,沈赟之竟然被莫轻尘提在了手里。

    管家连滚带爬地起来,匆匆忙忙跑去找原恒了。

    事实上,济慈山庄虽然家大业大,在江湖上美名远扬,但这是个医术宗派,并不是武学门派。济慈山庄上到长老,下到弟子,几乎全都不会武功,只懂医术。就算某个别会武功的,也弱得不值一提。原恒是济慈山庄最厉害的高手,可惜,他现在不知去了何处,不在山庄里面。

    临近名医大会,济慈山庄客人众多,不管是弟子还是客人,很快都得知天厉国的萧阎王闯进济慈山庄的事情。而他们的第一想法就是,萧阎王是冲着长生花来的!

    济慈山庄的长老和弟子人心惶惶,因为萧星寒的行事手段他们都有所耳闻,心里很清楚济慈山庄根本拦不住萧星寒。

    而客人们则都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原本大部分客人是敬重济慈山庄沈家的,可是经过前两日的事情,原恒这个庄主不仅在后山设置杀人的禁地,杀了人还那么趾高气扬,用武力震慑他们,并且还在济慈山庄中密室藏娇,作为一个上门女婿,他的行为完全不配当济慈山庄的庄主!

    济慈山庄的名声可以说是被原恒这个现任庄主在两天之内给毁得差不多了,而江湖中雪中送炭者不多,落井下石的人比比皆是。济慈山庄是天下第一医术宗派,其他那些医者的风头自然都被济慈山庄给盖住了,所以济慈山庄倒霉,不少人都是幸灾乐祸的。

    “站住!”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沈芊芊带着一群人挡住了慕容恕三人的去路。

    不过沈芊芊一个弱质女流,向来只懂吃饭穿衣这些事情,她自己鼓起勇气大吼了一声,却在看到慕容恕幽冷的目光的时候,脖子一缩,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你们……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沈芊芊被下人扶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强势一些,不过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她这辈子从过去到现在,都从来不是一个强势的人。

    沈芊芊是这样想的,原恒不在,她要替原恒守着这个家,不能让人对济慈山庄做出不利之事。

    “小子,你娘好像都没认出你哎!”莫轻尘拍了拍沈赟之的脸。

    本来被莫轻尘提着都快睡着的沈赟之被打醒了,睁开迷蒙的眼睛看了一眼沈芊芊,然后嘟囔了一句:“她……太蠢了……”

    莫轻尘眉梢微挑,而沈芊芊直到这会儿才发现沈赟之在对方手里,她原本好不容易生出的那一点点勇气也没了,神色慌张地说:“你们要对我的儿子做什么?快放了他!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放了他呀!”

    “好说。”莫轻尘冷笑,“沈夫人给我们行个方便,你的儿子,会没事的。”

    “你们想要什么?我给你们!”沈芊芊看着莫轻尘说,她不敢再看“萧星寒”,会感觉很恐惧。

    “我们想要什么,沈夫人应该知道才是。”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把长生花拿出来,你的儿子我会还给你。”

    “长生花?”沈芊芊神色急切地说,“我们山庄根本就没有长生花啊!”

    “看来沈夫人不肯合作。”莫轻尘冷笑,“既然原庄主当缩头乌龟,不愿露面,沈夫人又不肯拿出长生花交换沈公子,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萧王,这里不是天厉国!”济慈山庄的管家大声说,“你们这是强盗行为!”

    莫轻尘哈哈笑了起来:“接下来,老子就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强盗行为!”

    莫轻尘话落,慕容恕抬脚朝着沈芊芊走了过去,刚走了三步,还没靠近沈芊芊,沈芊芊已经脸色煞白地被下人扶着让开了路。

    莫轻尘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探头探脑的客人们,高声说:“我家王爷要去探探济慈山庄的后山禁地,看看里面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诸位不妨一起来做个见证!”

    最先跳出来的是前日死了个弟子,还被原恒恐吓的闻姓老者,他道貌岸然地说:“那后山禁地不知害死了多少人,咱们都去为萧王爷做个见证,不能放任原恒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是啊!禁地里面不一定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就是!如果是长生花,没必要专门设个禁地藏起来让人去闯吧?我倒觉得长生花可能被原恒藏在了别处,禁地里还有别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去看看!反正萧阎王带的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跟咱们无关!”

    ……

    于是,在慕容恕三人过去之后,济慈山庄的客人们,呼呼啦啦全都远远地跟了上去,成群结队地朝着济慈山庄后山而去了。

    沈芊芊急得都哭了,山庄里面眼看要出事,原恒不见人影,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而沈赟之又被萧星寒的人给抓住了,沈芊芊只觉得悲从中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而济慈山庄的弟子们,即便对于萧星寒擅闯山庄,还煽动客人一起闹事的行为不满,但也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什么。那些长老到了这个时候,更是一个比一个安静,甚至他们心里巴不得萧星寒在后山发现点什么不好的东西,虽然会影响到济慈山庄的名声,但他们可以借机把原恒的庄主之位给夺了……

    济慈山庄后山。

    慕容恕停在了禁地石碑旁边,看了一眼只剩下一半的石碑,心中感叹原恒的武功确实很强,不过却是个道貌岸然的人渣。在来之前,慕容恕才刚从萧星寒和穆妍那里得到消息,原恒先前藏在密室里面的女人,竟然是他的继女沈幽若。

    不过慕容恕这次不是来曝光原恒和沈幽若的禁忌之恋的,而是为了让原恒设置在后山的这处禁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暴露出去。打蛇要随棍上,萧星寒和穆妍正在暗中对付原恒,慕容恕要明目张胆地再插原恒一刀,不能给原恒翻身的机会!

    所有客人都在附近,看着“萧星寒”的一举一动,不知道“萧星寒”接下来准备如何行事。

    “动手。”慕容恕看了一眼连烬和莫轻尘,声音幽寒地说。

    莫轻尘把手里的沈赟之扔到旁边,然后和连烬一起走到了树林附近,同时出掌,各自打向了一棵树。

    在某些客人的惊呼声中,两棵大树轰然断裂,倒在了地上。而莫轻尘和连烬并没有停,继续用内力去打树林之中的大树。他们始终没有进入树林之中,但不过一刻钟之后,树林外围的树已经倒了几十棵。

    “萧王的属下武功太高了!”一个人忍不住小声感叹,其他人也有同感。

    而在连烬和莫轻尘联手,打倒了目之所及最大的一棵树的时候,有眼尖的人惊呼出声:“那边有个洞!”

    众人纷纷看去,就看到树木倒下之后,旁边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的地洞。

    “好像有什么臭味?”

    “是啊,突然好臭啊!”

    “还很腥!”

    “肯定是那个洞里面的东西散发出的味道!”

    ……

    众人议论纷纷,还有人躲在人群外围高喊了一声:“萧王快派高手下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啊!”喊完立刻躲进了人群里,似乎是怕“萧星寒”找他麻烦。

    “王爷,太臭了,我们可不下去。”莫轻尘眼眸微闪,开口对慕容恕说。

    慕容恕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那些客人:“你们谁愿意第一次下去看看?本王有赏!”

    客人们面面相觑,都默不作声了,有些人甚至默默地开始后退。下面说不定有危险,他们可不敢去。

    就在这时,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对着萧星寒拱手说:“在下阳箫,早年受伤留下的旧疾,遍访名医,一直没有痊愈,假如萧王肯出手为在下医治,在下愿意冒险一试!”

    很多人认识这个名叫阳箫的男人,他是江湖中的一个剑客,年轻时候武功便极为出色,只是有一次跟人约战,受了重伤,之后内伤一直没有痊愈,导致功力近十年都没有任何增长。在场的不少人都跟他打过交道,不过对他的病情都无能为力。

    这会儿看到阳箫竟然想求萧星寒出手为他医治,很多人都觉得他是异想天开。要知道萧星寒已经十多年没有在外行医了,世人只知道萧星寒治好了病入膏肓的萧王妃。

    让众人意外了,慕容恕冷冷地看了阳箫一眼,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说:“可以!”

    阳箫神色一喜:“多谢萧王,阳某这就下去探探!”

    阳萧快步朝着树林之中的那个洞口走去,脚步透着几分急切。他是个武者,武功一直没有长进,觉得活着忒没意思。对他来说,这不是在帮“萧星寒”,是他运气好,碰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求“萧星寒”出手为他医治,他现在简直欣喜若狂,至于到了下面会碰到什么,他根本不在乎。

    众人都在上面等着,等了足足有两刻钟的时间,才看到阳箫捂着口鼻,脸色难看地飞身上来了。他能回来,就说明下面没有太大危险。

    阳箫一上来,就扶着一棵树,大吐特吐,像是要把胆汁儿都吐出来了!

    “阳大侠,下面到底有什么啊?”

    “就是啊!快说吧,我们都快急死了!”

    ……

    有人开口催促阳箫赶紧解了他们的好奇心,阳箫站直身子,用袖子擦了一下自己的嘴,神色一正,看着慕容恕说:“萧王,这下面是个毒窟!”

    听到“毒窟”两个字,很多人神色都变了。莫轻尘看着阳箫问:“里面有很多毒物?”

    阳箫点头又摇头:“是有很多毒物,不过都已经死了。”

    “说清楚!毒窟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宝贝?”闻姓老者高喊了一声。

    阳箫高声说:“诸位!根据阳某推断,这毒窟是人为制造的,里面的所有毒物都是有人饲养的!阳某没有数,但里面的毒蛇毒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天哪!这个禁地是原恒设的,那毒窟肯定是他制造的!他到底想做什么?”

    “他竟然在济慈山庄藏了个毒窟?!果然是人面兽心啊!”

    ……

    人群已经开始议论纷纷,闻姓老者看着阳箫问:“不知阳大侠可见到了老夫的弟子?”

    “闻老的弟子已经死了,下面满地都是白骨,死在毒窟里的人,少说也有上千!”阳箫神色难看地说。

    这下济慈山庄的客人彻底炸锅了!

    “这里设的禁地,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来闯,那些死去的人,肯定都是被原恒杀的!”

    “原恒说不定把人活活扔进去喂那些毒物!”

    “堂堂济慈山庄,竟然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来!”

    “原恒就是江湖中最大的毒物!”

    ……

    一个个客人义愤填膺,恨不得手撕了原恒。而阳箫再次开口了:“阳某在毒窟最深处,发现了一条巨大的蟒蛇,阳某行走江湖多年也有点见识,那蟒蛇很可能已经结了内丹,内丹被原恒取走,用来提升功力了!”

    “这就是原恒的目的!”闻姓老者厉声说,“他用活人饲养毒物,用毒物饲养巨蟒,然后取丹服食,提升内力!”

    很多人想想那个画面,都觉得毛骨悚然。本来或许是跟风,如今是真真觉得原恒应该被千刀万剐了!

    “以前江湖上有人失踪,都会被推到萧王身上,可根本没有任何证据,阳某看,那些离奇失踪的人,说不定都被原恒给喂了毒物!”阳箫大声说。

    阳箫的话其实有讨好“萧星寒”的意思,毕竟他接下来还等着治病,假如“萧星寒”反悔了,他也只能认命。但不可否认,他的话有几分道理,很多客人都纷纷点头,觉得事情就是这样。

    “你们谁不信的,都可以下去看看!”阳箫看着众人说,“反正这济慈山庄阳某是待不下去了!”

    倒是有些胆大的人,结伴过去看了,有几个还进去了,最后的结果是,有一个心脏不太好的,直接被吓死在了下面,还有几个上来之后都吐得快虚脱了,纷纷表示,阳箫的话一点儿都没夸张。

    慕容恕带着莫轻尘和连烬离开后山的时候,沈赟之已经清醒了过来,并且听到了别人的议论,客人们对济慈山庄的评价一落千丈,很多客人都表示要离开济慈山庄,再也不踏足这个鬼地方。

    济慈山庄一片混乱,不仅客人都在收拾行李离开,有些弟子眼看着山庄要出事,也趁乱跑了,怕惹火上身。

    “小子,作为少庄主,你不管管?”莫轻尘伸手勾住了沈赟之的肩膀问。

    沈赟之看了莫轻尘一眼,曾经他眉宇之间的恣意张扬已经不见了,自嘲一笑说:“管什么?我都想走了。”

    “哈哈!”莫轻尘直接被逗乐了,“小子,有前途!你们这山庄要黄了,来来来,把这个兑现了,然后哥哥给你指一条明路!”

    莫轻尘拿出了当初沈赟之给穆妍的名医令,在沈赟之面前晃了晃。

    沈赟之面无表情地说:“你们要什么?”

    莫轻尘唇角微勾:“济慈山庄的宝贝,有什么要什么。”

    沈赟之轻哼了一声说:“果然是强盗,不过既然是我送出去的令牌,自不会食言!你们随我来!”

    山庄之中一片混乱的时候,沈赟之带着慕容恕和莫轻尘,开启了山庄的藏宝库,里面天材地宝不计其数,而沈赟之只说了一句话:“想要赶紧都拿走,等原恒回来,你们未必还能走得了。”

    看到沈赟之话落就要出去,莫轻尘伸手就把他给拽了回来:“小子,你爹武功很厉害,咱们都知道。不过哥哥有一点不懂,你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你不怕你爹弄死你?”

    沈赟之冷笑:“他最好赶紧弄死我,不然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弄死他!”

    “原因呢?”莫轻尘问。

    “贱人该死!”沈赟之冷声说。

    莫轻尘嘿嘿一笑,揉了揉沈赟之的脑袋:“突然发现你这小子还有点可爱,要不要考虑以后跟着哥哥混啊?”

    听到莫轻尘的话,沈赟之眼眸微闪,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慕容恕,然后微微点头说:“这可是你说的!”

    “叫声哥哥来听听!”莫轻尘对沈赟之说。他已经传消息派人过来了,人这会儿还没到。慕容恕和连烬正在查看济慈山庄的藏药库,莫轻尘对药材不感兴趣,对沈赟之比较感兴趣。

    “哥。”沈赟之叫了一声。

    莫轻尘嘿嘿一笑:“乖啊!”

    “我先去看看我娘,等会儿再过来帮你们。”沈赟之这会儿完全变成了个乖孩子。

    “去吧去吧。”莫轻尘微微点头。

    沈赟之转身离开,猛然握了一下拳头,又很快松开了。

    沈赟之并没有去找沈芊芊,而是去了原恒没被烧掉的那个书房。他打开书架上面的暗格,从里面取了一样东西出来,然后派人召集了济慈山庄所有的长老和弟子,全都聚集在了济慈山庄中央的广场上面。

    这个广场是每年十月初十用来举办名医大会的,眼看着济慈山庄要凉了,客人都走了大半,长老和弟子都不知道他们眼中就是个纨绔子弟的沈赟之这会儿召集他们过来,到底要做什么?

    “少庄主,有事赶紧说吧!”济慈山庄的大长老对沈赟之的态度并没有几分客气。拜原恒所赐,济慈山庄要毁了,他们看到沈赟之也是一肚子的气。曾经他们出去,到哪里都是上宾,如今济慈山庄的名声彻底臭了,他们前途未卜,接下来还不知道何去何从。

    “安静!”沈赟之站在高高的台子上大声说,“看清楚了,这是什么?”

    长老和弟子纷纷抬头,就看到沈赟之手中拿着一块金红的令牌。很多人神色都变了,这块令牌,是济慈山庄的庄主令,象征着济慈山庄最高的权力!

    “原恒做的事情,想必你们都知道了!他姓原,不姓沈,我沈赟之才是沈家唯一的男人,现在我做主,罢免原恒的庄主之位,将他逐出沈家家门,逐出济慈山庄!”沈赟之高声说,“就在刚才,济慈山庄已经被我送给了天厉国的萧王爷,现在的庄主,是萧王!你们谁想离开,尽管走!不想离开的,记住一件事,从今天开始,济慈山庄,姓萧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