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5.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45.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北漠国繁星城,济慈山庄。

    后山的风波刚刚平息,原恒离开后山,还没回到自己的院子,两个宫里来的侍卫拦住了他的路。

    “原庄主,皇上召见,请即刻入宫!”宫里来的侍卫看着原恒说。

    原恒眼底闪过一丝不耐,显然对于拓跋浚这个时候非要找他进宫很不满,济慈山庄里面现在快要乱了,他还没想好要如何应对已经开始的风波,而拓跋浚应该最清楚长生花根本不在济慈山庄。

    不过原恒现在不想跟拓跋浚撕破脸,正好他也想听听拓跋浚的意见,毕竟拓跋浚手中掌握着北漠国至高无上的皇权。

    就在原恒打算跟着侍卫进宫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高喊:“失火了!”

    原恒抬头看了一眼,火光起的地方让他心中一沉,甩开宫里的侍卫,飞身冲了过去!

    “原庄主!”宫里来的侍卫想要拦住原恒,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原恒已经不见了人影。

    原恒在济慈山庄中有两处书房,一处在他和沈芊芊的院子里,还有一处是独立的,在一片竹林掩映之后。他说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来处理很多事情,平时极少让别人靠近,包括沈芊芊和沈赟之在内。这会儿起火的就是原恒那处独立的书房。

    夜风助火势,书房前面的竹林不过片刻功夫已经被烧了一半,而房子周围的桐油,让火势很快就变得更大了,整个书房都被火海淹没了。

    管家带着很多下人,匆匆忙忙赶来救火,一时有些手忙脚乱。

    当原恒赶到附近的时候,双目赤红,睚眦剧裂地看着面前的火海,不顾别人的阻拦,独自一人冲了进去!

    沈赟之就站在不远处另外一个房顶上,冷眼看着这边的动静。看到原恒冲进了火海,沈赟之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看来他想的没错,密室里面定然有个女人,而且是对原恒来说至关重要的女人,可以让原恒为了她,不顾惜自己的安危。

    沈赟之眼底闪过一丝悲哀,在今天之前,他还傻乎乎地以为他的家非常完美,实力高强的父亲,温柔如水的母亲,懂事明理的姐姐,可如今看来,那些都是假象!沈家,要毁了!

    “愣着干什么?快救火啊!庄主出了什么事,你们都得死!”如今的管家是原恒的心腹,他大吼了一声,下人开始手忙脚乱地运水救火。

    “这是怎么回事?恒哥呢?恒哥在哪里?”沈芊芊脚步匆匆地跑了过来,神色慌乱地问道。

    “夫人,庄主在里面。”管家沉声说。

    沈芊芊看着面前肆虐的火海,眼前一黑,身子一晃差点晕倒,背后有个人扶住了她。

    “赟儿!你爹怎么那么傻啊?里面的东西再重要,也不能进去啊!”沈芊芊急得哭了起来,心如急焚地握着沈赟之的手说。

    沈赟之扶着沈芊芊,目光幽冷地看着不远处的火海,微微垂眸说:“娘,里面或许真的有很重要的东西,爹武功高强,不会出事的,我先送娘去休息。”

    “我不要!”沈芊芊大力推开了沈赟之,“没有看到你爹平安出来,我哪儿都不去!”

    “娘!”沈赟之猛然拔高声音,拽着沈芊芊就要走。沈赟之知道原恒武功很高,未必不能带着里面的女人逃出来,沈赟之不想让沈芊芊看到那样的画面,以沈芊芊的性格,她根本就受不了!

    “赟儿你放开我!”沈芊芊挣脱沈赟之的束缚,反手就打了沈赟之一巴掌,看着沈赟之怒气冲冲地说,“你爹现在生死未卜,你怎么如此冷血?”

    沈赟之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垂着头站在沈芊芊身旁,脚步微微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选择一走了之。

    “庄主!”

    “庄主出来了!”

    听到管家惊喜的声音,沈芊芊神色一喜,转头就看到一个人从火海之中冲了出来。

    “恒哥!”沈芊芊快走了两步,神色急切地迎了过去。

    原恒却目光冷漠地看了沈芊芊和沈赟之一眼,然后抱着怀中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沈幽若,一句话都没说,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沈芊芊猛然瞪大眼睛,后退了两步,紧紧地攥住了沈赟之的胳膊,语无伦次地问:“你爹……你爹不顾安危冲进去……对他来说很重要的……是个人……女人?!”

    沈芊芊最后两个字,声音陡然变得尖利,都变了调。而周围那些正在救火的下人都看得很清楚,原恒在火势已经不小的时候硬是冲了进去,什么东西都没带出来,只抱出来一个不明身份的女人。再联想起这半年以来原恒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个书房里,他是为了什么,已经很明白了。不少下人看着沈芊芊的眼神都有些同情了。

    沈赟之没有理会沈芊芊,他叫了两个下人过来把沈芊芊带回去,然后自己转身离开了,背影显得很是寂寥。

    在大火终于被扑灭的时候,原恒的风流韵事也传遍了整个济慈山庄,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向了繁星城其他的地方。

    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济慈山庄一年到头外人最多的时候,原本很多人都有些看不上原恒这个庄主,如今听闻原恒竟然密室藏娇,对他就更加不齿了。

    这个世界男人三妻四妾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原恒并非一个身份正常的男人,他不是娶了沈芊芊,而是入赘沈家。原恒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全都是沈家给的,他和沈芊芊的儿子也姓沈。

    上门女婿本就容易被人看不起,而其他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上门的女婿并没有这种权利,因为他事实上已经姓了沈,这个家本应该是沈芊芊来做主。

    “倒是没想到原恒还藏了个女人。”穆妍神色莫名地说。她和萧星寒就在附近看热闹,看到原恒抱着个女人冲出来的时候,穆妍有些意外,本想追上去,不过想起原恒那诡异的阵法之术,选择放弃了。

    “走吧。”萧星寒揽着穆妍说。他们放出了一个假消息,收到的结果比预想的还要热闹,这济慈山庄,接下来真的会有好戏看了。

    济慈山庄名义上是沈氏的家族,事实上是个医术宗派。在沈老庄主过世之后,几个长老就有“谋权篡位”的意图,沈幽若是有原恒护着,才当了几年的庄主。而原恒当庄主,长老们心里都是不服气的,因为没有让一个上门女婿当家的道理。碍于原恒实力太强,长老们最终也都屈服了。

    可如今,原恒的行为必然会让济慈山庄的长老和弟子产生不满,接下来济慈山庄将会内忧外患,原恒能否力挽狂澜,就看他的本事了。

    济慈山庄后山的峭壁上面有个山洞,山洞之中还算干净。

    原恒的头发被烧焦了不少,衣服上也烧了不少洞,双手上面都有烧伤的痕迹,这是他一直护着沈幽若造成的,不过现在他都顾不上这些。

    原恒把沈幽若平放在一堆干草上面,沈幽若脸色青紫,紧闭着眼睛躺在那里。起火之后书架倒了,密室里面进了很多浓烟,沈幽若捂着口鼻想要跑出去,走到半路就不行了,被呛得晕倒在了地上。

    原恒给沈幽若把了脉,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轻抚了一下沈幽若的头发,然后转身离开了。

    不多时,原恒去而复返,手中提着一个装着清水的水壶,还有几瓶药。他喂沈幽若吃了药,喝了水,还用剩下的水沾湿帕子,小心翼翼地帮沈幽若擦了脸,然后静静地坐在一旁,目光幽深地看着沈幽若。

    沈幽若悠悠醒转,睁开眼睛就看到原恒那张熟悉的脸庞,她眼眸微黯,做出了一个让原恒都有些意外的举动,伸手抱住了原恒。

    原恒愣怔过后,便是惊喜了。他伸出手抱住沈幽若,轻轻拍了拍沈幽若的后背,声音温和地说:“若儿,没事了,别怕。”

    “这样的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沈幽若声音低沉地说,“我不是怕死,我只是突然觉得自己错了,我对不起我娘,我们还是分开吧,我会离开,以后是死是活,都与你无干……”

    “若儿!”原恒面色一沉,放开沈幽若,看着沈幽若的眼睛说,“我绝对不会放你离开的!身份、地位、权势或者别人的眼光,我都不在乎,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已经错得离谱,不能再错下去。”沈幽若流着泪摇头,“我不敢想象,我们的事如果让我娘知道了,会怎么样……”

    “若儿,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原恒伸手擦去沈幽若脸上的泪水,看着她低声说,“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原恒从山洞中走的时候,承诺第二天就会来带着沈幽若离开,给沈幽若安排另外的住处。

    原恒回到济慈山庄的主院,沈芊芊神色疲惫地坐在院子里,看到他回来,立刻迎了上来。

    “恒哥,你回来了,还没用晚膳吧?我让人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瘦肉粥,还有……”沈芊芊柔声说着,伸手去拉原恒的胳膊,原恒却甩开她,大步进了房间。

    沈芊芊眼眶一红,眼泪就下来了。片刻之后,她擦干眼泪,快步进了房间。

    “恒哥,你衣服都破了,我帮你换下来。”沈芊芊走到原恒面前,伸手要去解原恒的衣带。

    原恒眼底闪过一丝厌烦,甩手就把沈芊芊给推开了,沈芊芊的后腰直接撞在了桌子上,脸色瞬间就白了。她从小娇生惯养,也不会武功,身体很娇贵,一点疼都受不住。

    沈芊芊一脸委屈地扶着自己的腰,看着原恒小声说:“恒哥,我……在你回来之前,我想过了,我一直没有让你纳妾,是委屈你了,那个……那个妹妹……不管她是什么身份……恒哥真喜欢的话,我做主,让她进门吧……”

    “娘你说什么?!”饱含着怒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沈赟之踹开门,不可置信地看着在原恒面前低声下气委曲求全的沈芊芊。

    看到沈赟之出现,原恒面色倏然阴沉了下去,声音冰冷地说:“那把火,是不是你放的?”

    沈芊芊愣了一下,连忙摇头说:“恒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咱们赟儿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说!是不是你放的?”原恒没有理会沈芊芊,看着沈赟之冷声问。

    沈赟之紧绷着脸,对着原恒怒目而视:“没错!就是我放的火!爹,娘对你哪里不好,你竟然金屋藏娇,还把那个女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我看爹是鬼迷心窍了吧?”

    原恒猛然逼近沈赟之,伸手就扼住了沈赟之的脖子,看着他冷冷地说:“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如果你不是我的儿子,我立刻杀了你!”

    “你杀啊……”沈赟之脸色涨红,狠狠地瞪着原恒,到这个时候依旧不肯服软,“告诉你,我姓沈,不姓原……你只是沈家的上门女婿,认清你的身份……谁都可以找女人,你不行……你答应过外公,你也对娘发过誓,你现在这样根本就是背信弃义……不知廉耻……你还教我说找到真正喜欢的女人……就要一心一意一辈子……你太虚伪了……让我觉得恶心……”

    原恒眸光一寒,猛然收紧自己的手,在沈赟之感觉自己要被掐死的时候,原恒突然放开了他,然后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原恒武功极高,这一巴掌用了很大的力气,沈赟之直接被打飞了出去,撞到了门上,把门撞开,又摔到了院子里!

    “赟儿!”沈芊芊冲出去,扑到了沈赟之身上,就看到沈赟之一边的脸肿了起来,嘴角一直在不停地溢血,但是人并没有晕过去。

    “赟儿你怎么样?你没事吧?你别吓娘啊!”沈芊芊抱着沈赟之,泪流满面地说。

    沈赟之狠狠地看着站在房间里的原恒,一字一句地说:“娘,我和他,你只能选一个!他是上门女婿,你有权利休了他!让他滚,以后沈家我会撑起来!”

    沈芊芊愣了一下,眼泪停了下来,看了看房间里的原恒,又看了看沈赟之,眼底闪过一丝犹豫,然后开口小声说:“赟儿,你哪来这么大的气性?那是你爹呀!你要不惹他生气,他不会打你的!娘知道你是为了娘抱不平,可是娘想过了,你爹也不过就是找了个女人而已,或许就是贪新鲜,没什么大不了的,娘可以接受。你去跟你爹认个错,以后咱们一家人,还是好好的……”

    沈赟之不可置信地看着沈芊芊,猛然推开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怒吼了一声:“娘你到底要软弱到什么时候?你现在去问问里面那个男人,让他在你和那个女人之间选一个,你看他会选谁?”

    沈芊芊伸手要去拉沈赟之,沈赟之握着拳头,转身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沈芊芊再回头,房间里哪还有原恒的影子?

    整个济慈山庄,甚至整个繁星城,这一天都不平静。先是济慈山庄有长生花的消息传开,继而又传开了沈家的上门女婿,济慈山庄的现任庄主原恒在山庄里面密室藏娇,藏了不知道多久,现在被发现了。

    繁星城的天厉国驿馆。

    苏绮找了莫轻尘和连烬一起喝酒,就在她和慕容恕假扮萧星寒和穆妍所住的房间里,原因很简单,苏绮现在不能和慕容恕单独在一起,不然除了打架,什么都不想干。

    莫轻尘在兴致勃勃地跟朋友们分享他得到的消息,包括长生花以及原恒的风流韵事。

    “拓跋浚不是说长生花在宇文缨手里吗?”慕容恕若有所思,“今天突然传开济慈山庄有长生花的消息,而且传得这么快,像是有人故意散播。拓跋浚和原恒是一路的,他们不会这么做,宇文缨现在应该自顾不暇,也不会这么做,那么做这事的人,应该就是……”

    “穆妍。”莫轻尘和连烬异口同声地说,话落两兄弟相视一笑,还碰了一杯。

    苏绮很淡定地说:“虽然我家小表妹是个小混蛋,但这件事说不定是萧星寒的意思呢。”

    “他们俩在一起,谁的意思都没有区别。”慕容恕唇角微勾。

    “嘿嘿!这招太狠了!原恒现在百口莫辩!本来吧,我还觉得原恒这次被盯上是他倒霉,结果他一个上门女婿竟然还找别的女人,根本就是不要脸嘛!活该!”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

    “既然大家都相信长生花在济慈山庄,”慕容恕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接下来,少不得要拓跋浚给咱们一个说法了,他如果说济慈山庄没有,那就让原恒亲自证明一下,济慈山庄的后山禁地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宝贝。”

    “哈哈!一提这个我就想笑!”莫轻尘哈哈笑了起来,“慕容和阿绮你们俩是没见到,那原恒在济慈山庄后山养了一个毒窟,里面有一条几米长的巨蟒,养了几十年,都有内丹了,绝对是至宝!那毒窟里面还有不计其数的毒物!结果全都被我家主子和萧星寒给弄走了!”

    “上次你们回来只是说他们落入了济慈山庄后山的禁地,平安无事还抢了原恒的宝贝,你们说的就是这个?”苏绮神色好奇地问。

    “没错!那巨蟒的内丹可是助长功力的奇药,现在应该已经进了穆妍的肚子。萧星寒那个强盗把巨蟒的皮剥了,筋抽了,准备回头作武器用!”莫轻尘说。

    “穆妍还把那个毒窟里面所有的毒物全都杀了,把那些毒物身上最毒的部分都带了回来,我帮她处理的。”连烬微微一笑说。

    苏绮啧啧感叹:“那俩真不是人啊!我喜欢!”

    慕容恕已经决定了,明天一早就要进宫,让拓跋浚给他一个满意的说法。拓跋浚如果给不了的话,万年冰莲,别想了。

    却说此时身在繁星城的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两人,对于突然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也很意外。

    “师父,长生花在宇文缨手里,这次的消息,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晋连城眼眸幽深地说。

    杜午微微点头:“没错。不过那济慈山庄的后山禁地之中,一定有了不得的宝贝,咱们今夜就去探探。”

    晋连城微微点头:“是,师父。”

    已经是后半夜了,北漠国繁星城的夜空总是极美的,只是某些人很少抬头去看。

    杜午和晋连城悄无声息地进了济慈山庄,到了后山禁地之后,直接进了那片树林,然后被阵法所惑,与萧星寒和穆妍,以及先前很多人一样,落入了原恒的毒窟之中。

    杜午和晋连城的武功,足以让他们在落地之前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而尚未落地,他们就闻到了刺鼻的恶臭。作为毒宗之人,杜午很清楚,这是很多毒物死之后堆积在一起,才能散发出来的味道。

    晋连城几欲作呕,但是看杜午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只能硬着头皮跟杜午一起,进了毒窟之中。

    他们落地的地方就满是毒物的尸体,看起来非常渗人。而且杜午一眼就能看出,那些毒蛇的胆都被挖走了,其他毒物身上的最精华的部分也不见了,并且都是一刀造成的,可见下手之人不仅懂毒,而且武功很厉害。

    越往里面走,毒物的尸体越来越多,甚至在地上堆了起来,根本没有办法下脚。不仅气味让人难以忍受,视觉上也是极大的冲击,胆子小的人进来这个地方,恐怕三息之内就能被活活吓死。

    杜午不说话,一直往里走,晋连城捂着口鼻跟在后面。

    师徒两人最后停在了最里面的洞穴入口处,不用进去,他们就看到了洞穴里面那条恐怖的巨蟒。巨蟒已死,皮被人剥了,只剩下让人看一眼就恶心得不行的硕大尸体。

    杜午抬脚走了进去,晋连城默默地留在了外面,因为他快要无法呼吸了。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晋连城已经忍受不了的时候,杜午从里面走了出来,飞身往外而去。

    师徒两人出了毒窟,都默默地闭上眼睛,顺利离开了后山的树林。

    “赤焰,那条蟒蛇,皮和筋都被人取走了。”杜午声音低沉地说。

    “师父,那样的蟒蛇,蛇皮和蛇筋都是宝贝,想必蛇胆也被人取了。”晋连城声音恭敬地说。

    “你说得没错,但那条蟒蛇身上最厉害的宝贝,不是皮和筋,也不是蛇胆。”杜午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是蛇胆之中的内丹!”

    晋连城心中微动:“竟然真有内丹这种东西存在吗?”

    “万中无一!这条蟒蛇,是被人精心饲养的,养蛇人以毒催丹,也养了几十年才让内丹成熟。”杜午低声说,“那颗内丹,价值不低于长生花!”对一个习武之人来说,武功高到一定境界,寿命也会比一般人长一些。

    “这……”晋连城眼眸微闪,“师父,这阵法定然是原恒设的,当时在宫里偷袭我们的就是原恒。那蟒蛇也是原恒养的,内丹现在应该就在原恒手中。”

    “呵呵。”杜午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那条蟒蛇吞噬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假如这件事暴露出去,不是原恒做不了济慈山庄的庄主,而是济慈山庄将会不复存在!”

    取名济慈,寓意济世救人,慈悲为怀。这是济慈山庄沈家在江湖中乃至天下立足的根本。萧星寒一个曾经的少年神医,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因为他不再行医,就被世人诋毁咒骂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而济慈山庄一直美名远扬,假如突然爆出济慈山庄的庄主在济慈山庄后山制造了那么一个恐怖的毒窟,害死了很多人去养他的毒物,结果可想而知。

    “师父是要将这毒窟暴露出去,逼原恒走投无路?”晋连城问。

    “不!”杜午冷笑了一声,“原恒名声败坏,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真逼得他狠了,他一走了之,那蛇丹,我们也没有机会得到了。接下来盯着原恒的一举一动,蛇丹并不是那么好用的,他必须找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有足够的时间才敢用。等见到蛇丹,我们再动手抢夺!”

    “是,师父。”晋连城恭声说。

    原恒连夜进了宫,拓跋浚和原恒的想法一样,都怀疑长生花在济慈山庄的消息是宇文缨刻意让人散播出去的。他们都下意识地忽略了萧星寒,因为慕容恕假扮的萧星寒一直在他们的视线中,和苏绮假扮的萧王妃形影不离,整日沉溺温柔乡。

    但拓跋浚也找不到解决这件事的良策,因为他也没有办法证明原恒手中没有长生花。

    出宫之后,原恒回到济慈山庄,直接去了后山的山洞,把沈幽若从那个山洞中带走了。

    天亮之前,沈幽若被原恒安排在了繁星城北郊的一座幽静的小宅子里,这里是原恒暗中置办的产业,和繁星城南郊的济慈山庄正好在两个不同的方向。

    “若儿,这里没有外人,只有一个哑奴,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吩咐她去做。”原恒一脸关切地看着沈幽若说。

    “昨夜的火……”沈幽若神色微微有些黯然,“不管是不是和娘还有赟儿有关,你都答应我,一定不要伤害他们。”

    原恒眼底闪过一道冷光,看着沈幽若的目光却更加温和了:“若儿,我知道你很善良。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娘和赟儿怎么样的。”

    原恒转身,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沈赟之那张桀骜不驯的脸,还有沈赟之昨夜对他说的大不敬的话,以及沈赟之要放火烧死沈幽若的事情。他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很快就离开了。

    沈幽若冷眼看着原恒的背影,原本脸上的虚弱和疲惫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嘲讽。她从小就看不上沈芊芊这个母亲,觉得沈芊芊简直不配当沈家的人,根本就是个蠢货!沈幽若向来也不喜欢沈赟之这个纨绔弟弟,觉得沈赟之实力很弱还总爱闯祸,并且对她这个姐姐没有几分尊敬。

    沈幽若刚刚刻意提起沈芊芊和沈赟之,哀求原恒对那对母子好一点,其实是在故意挑起原恒心中的怒火。她知道,昨夜的事情肯定跟沈芊芊和沈赟之母子脱不了干系,但现在应该没有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或许都以为她是原恒秘密养着的野女人。

    沈幽若知道,纸包不住火,她藏在密室那么久,还是被发现了。假如她的真正身份暴露,沈芊芊和沈赟之绝对容不下她,到时候,原恒就会面临一个选择,是要那对母子,还是要她。

    沈幽若很清楚原恒早已不在乎沈芊芊了,但沈赟之毕竟是原恒的亲生儿子,原恒心里会有沈赟之的地位。而沈幽若想要让原恒彻彻底底成为她一个人的奴隶,就必须让原恒舍弃其他的人,包括沈芊芊和沈赟之在内……

    就在沈幽若准备好好睡一觉的时候,一阵淡淡的幽香袭来,她神色微变,还未取出荷包中的解毒药,就软软地倒了下去。这个小宅子里面唯一的下人哑奴也晕倒在了门口。

    一个浑身上下罩在黑色斗篷中的男人出现在房间里,走到了沈幽若身旁,看到沈幽若的脸,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取下了头上的斗篷,那张脸上灰白黯淡的左眼,赫然就是晋连城。

    “原恒竟然连沈芊芊的女儿都不放过,真够恶心的!”晋连城冷哼了一声,翻找了一下沈幽若的包袱,并没有什么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他走到桌边,取了文房四宝,大笔一挥,留下一封书信,然后提起沈幽若,很快消失了人影。

    巧合的是,原恒的这座宅子,隔壁就是萧星寒在繁星城的别院。在晋连城带着沈幽若离开的时候,正好被隐藏在别院附近的两个剑龙卫发现了。

    两个剑龙卫对视了一眼,一个默默地跟了上去,还有一个立即去禀报萧星寒和穆妍了。

    萧星寒因为帮穆妍消化蛇丹,耗了不少功力,昨夜回来就一直在修炼,现在还未醒。穆妍收到禀报,神色微凝:“立刻传信,让伍方回来!”这繁星城中高手太多,贸然跟踪是很危险的。

    好在那个叫伍方的剑龙卫向来谨慎,本就跟得不近,在被晋连城发现之前,收到传信,立刻转身跑了。

    穆妍带着两个剑龙卫,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那座小宅子里。

    宅子里面很幽静,听不到任何声音。穆妍进了小宅子里面的主院,一眼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那个昏迷不醒的哑奴,她打了个眼色,两个剑龙卫过来把哑奴给拖到了一边儿去。

    穆妍推开门,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极淡的香气,是迷魂烟,而且不是一般的迷魂烟,香气虽淡,效果却极强。

    穆妍早有准备,并没有中招。她走到桌边,拿起了桌上的那封信,信中的字迹很潦草,写信之人显然在刻意遮掩原本的字迹,但信中的内容,让穆妍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原庄主,不想让你心爱的‘女儿’被扒光衣服吊在城门口的话,就把蛇丹交出来!给你一天时间,明日辰时,城外十里,白河亭!”

    心爱的“女儿”?穆妍的神色变得有些怪异了。旁边有个被翻得很凌乱的包袱,地上掉了两件女人的衣服,包袱下面,还压了一把剑。而这把剑,穆妍见过,是沈幽若的东西。

    所以,这里不久之前被抓走的女人,是沈幽若。可宫里并未传出沈贵妃失踪的消息,抓走沈幽若的人在利用沈幽若威胁原恒,并且要拿沈幽若交换的不是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长生花,而是原恒养在后山,不为人知的蛇丹?

    假如宫里的沈贵妃是假,原恒把沈幽若偷藏在这样的地方,说明他们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女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一来,也能解释当初原恒为何把萧沈两家定亲的信物,就那么随手扔给了穆妍这样一个陌生人,因为他是真的不希望沈幽若嫁给萧星寒。

    这其中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穆妍坐下来,认真地思考了一刻钟的时间,然后提笔,写了一封新的书信,放在桌上,起身离开了,并且带走了晋连城留下的那封信。

    却说原恒,回到济慈山庄之后,见到了沈芊芊。沈芊芊还是老样子,而沈赟之却不在山庄之中,不知跑去了哪里。

    昨夜济慈山庄的几位长老凑在一起密谈到大半夜,今日派人过来找原恒过去,原恒却根本没有心情理会他们,并且让来人转告他们一句话,不想死的话就安分点儿!

    原恒和他的心腹属下在济慈山庄密谈了半天,却始终找不到解决这次问题的好办法。

    傍晚时分,一筹莫展的原恒暗中离开济慈山庄,去了繁星城南郊的小宅子,手中还提着一个很大的食盒,是专门给沈幽若带的,她最喜欢吃的东西。

    原恒进了沈幽若的房间,一进门神色大变,扔下手中的食盒,快步走到桌边,拿起了桌上的那封信。

    信中的字迹非常潦草,而上面的内容让原恒简直要疯了:“原庄主,不想让你的宝贝‘女儿’死的话,拿长生花来交换,给你两天时间,后日辰时,城外十里,白河亭!”

    就在原恒怒气冲冲离开的时候,穆妍就坐在自家别院的房顶上,远远地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明日辰时,她要亲自去会会抓走了沈幽若的神秘人,而接下来这两天,原恒为了他心爱的“女儿”,应该会尽力尽力地帮他们找长生花了……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穆妍这次,打算当猎人,她倒要看看,无耻下作的原恒要如何解这越来越纷杂的困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