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3.你高兴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43.你高兴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来时的绳子还在,穆妍先上去了,萧星寒紧随其后。两人闭着眼睛,顺利地出了那片布了阵法的树林,把绳子也带了出来。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济慈山庄中灯火通明,不过后山依旧是一片静寂,并没有人过来。

    萧星寒用绳子把巨蟒的皮和筋都捆了起来,穆妍拿匕首把她先前刻在石碑背面的字全都给划掉了,然后两人带着“战利品”,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济慈山庄后山,除了正在夜风之中渐渐消散的腥臭味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而在一个时辰之前,拓跋翎带着送亲的队伍,已经进了繁星城,把天厉国来的人全都安排在了繁星城的天厉国驿馆之中,就在距离北漠国皇宫不远的地方。

    拓跋翎入宫复命去了,天厉国驿馆之中,假扮萧星寒的慕容恕见到了先一步来到繁星城的四个剑龙卫。

    “你们说,穆妍去了济慈山庄?”慕容恕微微皱眉。他还是慕容世家少主的时候,和济慈山庄打过交道,那会儿济慈山庄做主的还是沈幽若,而他们之间也不过就是些药材生意。慕容恕不是第一次来繁星城,也曾不止一次去过济慈山庄,并没有发现济慈山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是,王妃独自一人去了济慈山庄。”一个剑龙卫声音恭敬地说。

    “这会儿天都快黑了,主子还没回来,萧星寒也没有消息,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莫轻尘神色微凝,“要不我现在去济慈山庄走一趟。”

    “我们一起去。”连烬说着已经站了起来。

    “稍安勿躁。”慕容恕微微摇头,“穆妍行事向来谨慎,她会去济慈山庄,说明她认为萧星寒很有可能在济慈山庄里面。你们现在去,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们,如果他们真的出了事,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

    假扮穆妍的苏绮皱眉说:“你们想什么呢?萧星寒是会轻易被人制住的人吗?我家小表妹也不是!我赞同慕容恕的意见,再等等,千万别冲动!”

    “最多再等一个时辰。”莫轻尘皱眉说,“他们厉害是没错,但也保不齐有人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困住了他们!一个时辰之后,如果他们都没回来,我和阿烬就去济慈山庄探探。你们放心,我们也不是冲动之人!”

    慕容恕还没说话,门外传来了侍卫的声音:“启禀王爷,北皇派人前来,请王爷入宫一叙。”

    慕容恕眼眸微眯,他们才刚到繁星城,定下的接风洗尘宴是明日,今日拓跋浚这么急着要见萧星寒,定然不是因为好客。

    慕容恕站了起来,他这会儿易容成了萧星寒的样子,穿着萧星寒的衣服,还戴上了一张银色的面具,对着其他人低声说:“在我回来之前,你们谁都不准离开驿馆!”

    苏绮动了动嘴唇,并没有说话。她本想说她和慕容恕一起去,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去了,她现在假扮穆妍,形似神不似,还是低调些比较稳妥。

    “我跟你一起进宫。”莫轻尘站了起来。

    “嗯。”慕容恕并没有拒绝。苏绮和连烬现在的容貌都是假的,有暴露的风险,但莫轻尘完全是真容真声真正的身份,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是盗圣,更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做过明月国的丞相而已。

    慕容恕和莫轻尘一起离开驿馆,骑马去了北漠国皇宫。

    进宫之后,迎面碰上了拓跋翎。

    慕容恕眼神冷漠地看了拓跋翎一眼,脚步未停,继续往前走,完全就是萧星寒的风格。莫轻尘对着拓跋翎眨了眨眼睛,也没说话,跟着慕容恕一起走了。

    他们见到拓跋浚的时候,拓跋浚左臂上还包着一个伤口。

    “萧王远道而来,朕有失远迎,快请坐!”拓跋浚对“萧星寒”的态度非常客气,称得上热情。

    慕容恕微微点头,声音冷漠地叫了一声:“北皇。”然后就坐下了,莫轻尘静静地站在他身后。

    拓跋浚看了一眼莫轻尘,知道这位是萧星寒的随从之一,就收回了视线,看着萧星寒微微一笑说:“朕今日请萧王来,是有个不情之请。”

    “北皇请讲。”慕容恕冷声说。不情之请?难道拓跋浚得了什么病需要萧星寒出手医治?

    “那朕就不拐弯抹角了。”拓跋浚神色一正,看着慕容恕说,“朕现在需要萧王手中的万年冰莲,不知萧王是否能够割爱?如果萧王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

    慕容恕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万年冰莲去年出现过,而且是他费了很多精力和时间才找到的,在拍卖大会之前就送给了萧星寒。不过据慕容恕所知,萧星寒已经把万年冰莲都给穆妍吃了……

    慕容恕模仿萧星寒的声音冷冷地说:“北皇想要万年冰莲,本王可以给,条件是拿长生花来交换!”关于长生花的事情,是穆妍告诉慕容恕的,慕容恕知道这是萧星寒此行来北漠国送亲的秘密任务。

    拓跋浚神色微变:“萧王,朕手中并没有长生花那样的奇药。”

    “既然北皇这么说,那就没什么可谈的了。”慕容恕冷声说,“告辞!”

    看到慕容恕话落起身就要离开,拓跋浚神色一变再变,突然开口叫住了慕容恕:“萧王请留步!朕手中的确没有长生花,但朕知道长生花在谁的手里。”

    慕容恕停下脚步,转身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眼神冷漠地说:“北皇既然知道长生花在谁的手里,想必会有办法得到。本王的条件不变,拿长生花,交换万年冰莲。”

    拓跋浚眼眸微闪:“以萧王的实力,有了长生花的线索之后,长生花就是萧王的囊中之物了!朕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得到长生花,所以只能用长生花的消息来交换万年冰莲,还请萧王再考虑一下,这笔交易,萧王并不亏。”

    “北皇,本王不接受讨价还价!”慕容恕冷声说,“但如果北皇愿意增加筹码的话,本王可以考虑。”

    拓跋浚眼眸微暗:“萧王的意思是?”

    “除了长生花的线索,本王还要鹰鸣琴。”慕容恕冷声说。

    拓跋浚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正在这时,莫轻尘开口了:“北皇,我家王妃擅音律。”

    拓跋浚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原来如此。拓跋浚一直听说萧星寒对萧王妃宠溺无度,看来是真的。鹰鸣琴是北漠国的至宝,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琴,琴声的穿透力极强,用鹰鸣琴奏乐,百里可闻。

    传说只是传说,难免会有些夸张,但鹰鸣琴的确是北漠国皇室代代相传的宝物,已经近百年没有现世了。

    拓跋浚犹豫了片刻之后,想着不能得罪萧星寒,而且他必须要拿到万年冰莲救命,不过是一把琴而已,就给萧星寒吧!

    想到这里,拓跋浚看着慕容恕说:“萧王的条件,朕应了!”

    “万年冰莲在耒阳城,本王出宫之后即刻派人去取。”慕容恕冷声说,“北皇把长生花的消息告诉本王,待万年冰莲取到之后,北皇再拿鹰鸣琴来交换,如何?”

    拓跋浚微微点头:“如此甚好。长生花在宇文缨的手中,这也是朕先前错失杀她的良机的唯一原因。宇文缨身边有用毒高手,而且他们现在就在繁星城,朕就预祝萧王一举得手了!”

    拓跋浚还年轻,有长生花最好,但他也不会为了长生花不顾一切。现在拓跋浚将长生花的消息告诉慕容恕,不仅仅是为了万年冰莲,而且他希望利用“萧星寒”的手彻底除掉宇文缨。

    “好,告辞。”慕容恕话落起身,带着莫轻尘一起离开了北漠国皇宫。

    出宫之后,莫轻尘问慕容恕:“你后来提出要鹰鸣琴,是故意的吧?这样一来,拓跋浚以为我们真的想要鹰鸣琴,自认为手中还有筹码,就会很爽快地把长生花的消息告诉我们。”

    慕容恕眼眸平静地说:“是也不是,我的确想要鹰鸣琴。”

    “要那个做什么?”莫轻尘问。

    “送我义妹。”慕容恕唇角微勾。

    莫轻尘嘿嘿一笑:“这个可以有。不过万年冰莲又不在你这儿,萧星寒可未必会答应拿来交换。”

    “萧星寒也没有万年冰莲了。”慕容恕很淡定地说,“万年冰莲早已经被穆妍吃掉了。”

    莫轻尘噗嗤一声笑了:“所以你根本就是在骗拓跋浚!我以为万年冰莲还在萧星寒手中呢!现在倒是知道了长生花的下落,但是鹰鸣琴怎么办?”

    慕容恕凉凉地看了莫轻尘一眼:“要你做什么?”

    莫轻尘愣了一下,眼睛一亮!是啊!他可是堂堂盗圣,不去北漠国皇宫的藏宝库里走一趟,偷点宝贝出来,岂不是对不起他响当当的名号?

    “嘿嘿!等我这几天找机会去北漠国皇宫的藏宝库玩玩儿!到时候多盗点东西出来,鹰鸣琴只是其中一样,拓跋浚就算怀疑是我们做的,也没有任何证据。到那时,他没了鹰鸣琴,我们自然也不用给他万年冰莲了!很好很好!”莫轻尘乐呵呵地说。

    “小天儿,你很聪明,以后记得多用用脑子,不要总是咋咋呼呼的。”慕容恕唇角微勾。

    莫轻尘轻哼了一声:“我乐意,萧星寒都管不了我,更别提你这个冒牌货了!”

    两人在一路斗嘴之中回到了驿馆,这会儿天色已经暗了,萧星寒和穆妍还是没有音讯。

    “我说了一个时辰的,现在还剩下一刻钟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他们没回来,我和阿烬就去济慈山庄找人。”莫轻尘神色一正说。

    慕容恕这次倒也没有再说阻拦的话,苏绮问起他进宫发生了什么事,慕容恕就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讲了一遍。

    “拓跋浚要是知道唯一的一朵万年冰莲早已经进了小表妹的肚子,恐怕该被气吐血了!”苏绮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

    事实上,他们都知道先前是拓跋浚要加害拓跋良和拓跋严,如今拓跋良依旧生死未卜,而拓跋严也失去了他曾经的那个家,甚至包括他的生母。

    萧星寒和穆妍作为拓跋良的朋友,并且是拓跋严的养父养母,并没有选择直接杀了拓跋浚为拓跋良报仇,也是有原因的。

    首先,萧星寒和穆妍现在的身份只是天厉国的臣子,他们一旦真的参与到北漠国的皇位更迭之中,要么他们就背叛天厉国,成为北漠国的人,要么就只能得到北漠国的皇权,并且拱手送给厉皇。而这两种,都并不是什么好事。

    其次,拓跋严现在年纪太小了,不管是谁辅佐他,助他登上北漠国的皇位,都不是最佳的时机。万一拓跋严和他亲爹拓跋良一样,也不喜欢权势呢?那就更没必要勉强他了。至少要等拓跋严再长大一些,真正能够做出对自己负责的判断的时候,再来决定是不是让他回归北漠国。

    再次,不图北漠国皇位,只求杀了拓跋浚的话,到时候便是为别人做嫁衣,并没有任何意义。而拓跋翎有些话说的没错,拓跋浚目前当北漠国的皇帝还是够格的,就当是让他暂时守着这个皇位,至于未来的事情,视情况而定。

    几个人默默地等着,一刻钟的时间即将过去,莫轻尘和连烬已经起身准备去济慈山庄的时候,一个剑龙卫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刚刚收到王爷和王妃的传信,他们现在在繁星城北郊的一个地方,让属下立即过去。”剑龙卫恭敬地说。

    慕容恕微微沉吟了一下说:“看来他们已经没事了,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不能回来,小天儿和阿烬你们跟着过去看看情况,切记要小心一些。”

    慕容恕话音未落,莫轻尘和连烬已经跟着那个剑龙卫一起消失了。

    苏绮的神色微微有些不安:“小表妹和萧星寒既然已经脱身了,为什么不直接回来?该不会是受伤了吧?”

    慕容恕微微摇头:“不要乱猜,等他们回来就知道了。”

    “好吧,我去休息了。”苏绮话落起身就要走。

    慕容恕一眨眼的功夫挡在了苏绮面前,看着苏绮唇角微勾:“你现在是我的娘子,想去哪里休息?我们必须住在一个房间里。”

    苏绮抬脚朝着慕容恕踹了过去:“等这次事情过去,我一定要你好看!我睡床,你睡地板,没得商量!”

    慕容恕毫不犹豫地点头:“好。”

    繁星城北郊有一座很幽静的别院,别院不为人知的主人正是萧星寒。

    萧星寒和穆妍带着他们的“战利品”,目标太明显,没有选择去驿馆,而是来了这座别院。

    他们一离开济慈山庄,就给剑龙卫传了信,所以当剑龙卫赶到的时候,萧星寒和穆妍也才刚到别院,把他们带回来的东西放下。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别院里面没有外人。

    莫轻尘和连烬远远地看到萧星寒和穆妍站在一个院子里,还闻到了一股腥臭的味道。等他们靠近的时候,都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看着放在萧星寒和穆妍脚边的巨蟒的皮,那斑斓的颜色,渗人的纹路,以及体积之大,让他们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你们俩这是干嘛去了?”莫轻尘捂着口鼻,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

    “抢劫去了。”穆妍唇角微勾,“你们来得正好,带着剑龙卫去把这些东西清理干净。阿烬你不用做,小天儿你去。”

    “主子,小的可以拒绝吗?”莫轻尘弱弱地问。这么大的蟒蛇,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不知道萧星寒和穆妍从哪里弄来的。这么渗人的东西,他不想碰。

    “这东西可是宝贝,回头让那群老头给做成鞭子,绝对水火不侵威力无穷,看来小天儿你不想要啊?那算了,我让阿烬去……”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别别别!想要!特别想要!”莫轻尘眼睛一亮。这么大的蟒蛇得快成精了吧?这蛇皮和蛇筋,的的确确是极品宝贝。

    “行了,快去吧。”穆妍唇角微勾。

    莫轻尘指挥着一起过来的剑龙卫,很快把蛇皮和蛇筋带走了,去后院找了个空地开始了清洗大业。

    连烬本想一起去,穆妍叫住了他,指着脚边的一个渗着黑血的包袱对他说:“阿烬,帮个忙,这里还有些东西,你帮我处理一下。”

    等连烬看到那个包袱里面都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面不改色地说了一个字:“好。”

    虽然连烬并没有从杜午那里学到蛊毒之术,但他毕竟曾经是毒宗的弟子,对于很多毒物也是司空见惯的,根本不害怕,而且一些基本的毒术,连烬是懂的。

    连烬带着穆妍的那个包袱,去了另外一个院子,按照穆妍的要求开始处理那些毒物。

    穆妍看了看萧星寒,又看了看自己,十分嫌弃地说:“太难闻了,洗澡去?”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揽着穆妍进了房间。

    等萧星寒和穆妍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的时候,莫轻尘那边还没有把蛇皮完全清洗干净,但是连烬已经把穆妍带回来的那些毒物处理好了,按照穆妍的要求放在了不同的罐子里。

    “驿馆那边怎么样?”穆妍问连烬。

    连烬并没有碰那些毒物,用了工具来处理,之后还净了手,所以身上并没有染上什么怪异的味道。

    听到穆妍的问题,连烬微微一笑说:“暂时没有什么事,也没有人发现你们不在。慕容被北皇请进宫去了一趟,北皇想要你们手里的万年冰莲,慕容提出让他拿长生花来交换,北皇只说长生花在宇文缨手中,除此之外,还同意拿出鹰鸣琴来。”

    穆妍唇角微勾:“万年冰莲是给不了拓跋浚了,但长生花和鹰鸣琴,我们还是要的。”

    穆妍表示,慕容恕假扮萧星寒,不仅实力没有弱很多,脑子也绝对是够用的。慕容恕知道万年冰莲已经被她给吃了,却还答应了拓跋浚提出的交易,简而言之一句话,就是在坑拓跋浚。不过话说回来,拓跋浚活该,他现在能活着就不错了。

    “你们什么时候回驿馆?”连烬看着穆妍问。

    穆妍和萧星寒对视了一眼,若有所思地说:“接下来肯定很多人盯着驿馆,既然这样的话,我们暂时就不回去了。”

    连烬微微愣了一下:“你们打算暗中行事?”

    穆妍点头:“没错。你回去告诉慕容和我表姐,让他们什么都不要做,接下来就假扮我们俩,在繁星城里游玩即可。寻找长生花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这繁星城里的水很深,行事必须谨慎一些。让慕容恕和苏绮继续假扮萧星寒和穆妍,吸引住别人的注意力,真正的萧星寒和穆妍隐入暗中,接下来就是完全自由的,不管是寻找长生花,或者做其他的事情,都会方便很多。而他们都在繁星城中,假如驿馆里出了什么事,萧星寒和穆妍很快就能赶过去。

    连烬想了想之后说:“如此也好。慕容和阿绮那边倒是没什么,只是纪元接下来恐怕不太方便出门了。”苏绮假扮穆妍,而纪元一个大男人扮成了苏绮的样子,不说心理过不过得去,他没办法真正让自己的神态和语言变得和苏绮相似。

    穆妍唇角微勾:“就几天的事儿,让他在驿馆里面装病好了,应该没有人会在意我表姐的行踪。”

    连烬神色莫名:“这样是不是不太正常?萧星寒就是神医,你的表姐能得什么病?”

    穆妍很淡定地说:“女人病。”

    连烬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看着穆妍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去看看小天儿那边怎么样了,然后我们就一起回去了。”

    “好。”穆妍点头。

    连烬去了别院的后院,就看到莫轻尘和几个剑龙卫正在热火朝天地洗刷巨蟒的皮和筋,已经用了不少的水,闻起来也没那么腥了。

    莫轻尘看到连烬过来,对着连烬摆摆手说:“就快好了,你别过来,省得把你衣服也弄脏了!”

    连烬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虽然莫轻尘表面看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有时候还有些冲动,但连烬知道,莫轻尘只是爱闹腾了一点,在正事面前还是很靠谱的。

    莫轻尘自己都是个孤儿,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可他很乐观,在得知连烬被晋连城坑害的事情之后,就对连烬说他以后就是连烬的兄长,还拉着连烬,当着萧星寒和穆妍的面正式结拜了。

    从那以后,莫轻尘和连烬几乎形影不离,倒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连烬的哥哥。

    又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巨蟒的皮和筋终于被清洗干净了。莫轻尘又带着几个剑龙卫,按照萧星寒的要求,把那些东西都给晾了起来。

    “好了。”莫轻尘洗了手,走到连烬身旁的时候,他身上已经快湿透了。

    “我们回去吧。”连烬对莫轻尘说。

    “他们不打算回去?”莫轻尘愣了一下。

    “路上跟你说。”连烬伸手搂住了莫轻尘的肩膀。

    莫轻尘一下子就挣开了:“哎!别碰我!我衣服脏!”

    “娘们儿兮兮的。”连烬笑着拽着莫轻尘一起走了,把剑龙卫都留了下来听候萧星寒和穆妍调遣。

    子时一过便是初一,穆妍再次进入了虚弱期。不过这次她不得不吃了一颗玄黄丹,因为萧星寒说,巨蟒的内丹必须尽快用掉,否则效果会大打折扣,所以她没有时间挺尸了。

    别院里面,萧星寒和穆妍并没有睡觉。萧星寒已经把巨蟒的内丹给磨成粉,然后做成了几颗药丸,看起来顺眼多了。

    萧星寒示意穆妍张嘴,穆妍一下子吞了三颗,瞬间就感觉五脏六腑烧起来了。

    萧星寒盘膝坐在穆妍身后,伸手贴在了穆妍的后背,片刻之后,一股凉意顺着萧星寒的手,进入了穆妍体内,稍稍中和了巨蟒内丹在穆妍体内燃起的火。

    穆妍闭着眼睛,神色痛苦,额头有豆大的汗珠落了下来,不过顷刻的功夫,浑身像是水泡过一般。虽然萧星寒在控制穆妍的内息,但他只控制到了不会伤害穆妍的地步,穆妍依旧感觉体内火烧火燎的,那把火顺着经脉在不停地游走,很快,全身都疼了起来。

    “忍住!”萧星寒冰冷的声音在穆妍耳边响起。

    穆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屏气凝神,感受经脉中的气流,并且试图去掌控它。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体内的火逐渐有平息的趋势,而穆妍惊喜地感觉到,她的幽冥神功迟迟不能突破的第四层,刚刚顺利突破了!

    “张嘴。”

    听到萧星寒的话,穆妍下意识地张口,又是三颗一样的药丸,入口即化,更大的火在她体内再次燃烧了起来……

    穆妍看不到,盘膝坐在她身后的萧星寒,额头也满是汗珠,因为萧星寒不仅耗费了不少内力,而且耗费了巨大的心神,既不能让巨蟒内丹刚猛的药力伤到穆妍,又在尽力把药力利用到最大化,很难。

    一直到天色大亮,穆妍感觉自己的命都去了半条,全身通红,在萧星寒放开她的时候,软软地倒在了床上!

    萧星寒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把穆妍给抱了起来:“现在不能休息,跟我出去。”

    穆妍一脸生无可恋地被萧星寒给带到了后院,不远处的绳子上还挂着色彩斑斓的蛇皮,而萧星寒把穆妍的幽冥剑放在了她手中,看着她神色严肃地说:“用全力,和我打。”

    穆妍身子微微晃了晃,定了定神,挥剑朝着萧星寒劈了过去!她昨夜服下了不知多少颗药丸,用死去活来形容都差不多。这种利用逆天宝物强行提升内力的手段,走了捷径,必然不是那么容易熬过去的。

    穆妍所修炼的幽冥神功一共有八层,前五层属于低阶,她之前修炼到第四层的突破边缘,等了许久都没有突破。而她昨夜不仅顺利突破了第四层,还在巨蟒内丹再次扩充经脉的情况下,内力突飞猛进,到了第五层的突破边缘。

    一旦穆妍突破第五层,她的实力将会发生质的飞跃,真正跃入高手的行列!而穆妍不知道的是,巨蟒内丹的十分之一,都可以让一个武功一般的人变成高手,而她吞了整个巨蟒内丹,看似获益不多,其实是因为她修炼的幽冥神功太过高深,即便是低阶,也需要大量的积累,很难突破和晋升。

    如果不是这次的奇遇,穆妍自己按照原来的进度修炼,想要突破第五层,少说也得几年时间。

    这会儿穆妍体内的那团火还未完全熄灭,她的内息有些紊乱,不仅脸是红的,眼睛都红了。

    穆妍脚步虚浮,双手颤抖地对着萧星寒劈出一剑,打空了,萧星寒冷声说:“再来!”

    穆妍握紧手中的幽冥剑:“来!”

    两人这次的对战跟往日颇有些不同,是萧星寒在逼穆妍释放自己的内力,可穆妍一直有些不得章法。

    一个时辰过去,穆妍周围已经是一片狼藉,目之所及没有一个完整的东西,原本挂在绳子上的蛇皮和蛇筋已经被剑龙卫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再来!”萧星寒看着穆妍冷声说,话落直接对着穆妍打出了一掌。

    刚猛的掌风逼近,穆妍下意识地打出一掌去挡,然而并没能完全挡住,她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几步,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萧星寒神色微变,很快到了跟前,伸手抱住了穆妍。

    穆妍却推开萧星寒,擦了一下自己嘴角的血迹,唇角微勾说:“吐口血感觉舒服了不少,再来!”

    这边穆妍正在辛苦消化她走捷径得来的内力,那边盯着驿馆的人,都看到“萧星寒”带着“穆妍”和拓跋严,一家三口一大早就出了驿馆逛街去了。

    暗处的眼线本来觉得这一定不是简单的逛街,结果跟了大半天,发现这就是纯粹的逛街。一家三口从街头走到街尾,看到好吃的好玩的全都买买买,中间去了繁星城最大的酒楼喝了繁星城特产的美酒,又去了繁星城最有名的茶楼喝了繁星城特产的茶,还吃了一顿饭以及若干小吃,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干……

    日落时分,北漠国皇宫。

    今夜拓跋浚要在宫中设宴款待萧星寒和穆妍,这会儿距离宴会开始还有大半个时辰的时间,拓跋浚见到了他派出去监视驿馆的眼线。

    听完禀报,拓跋浚神色莫名,摆手让他们都退下了,房间里仅剩下了拓跋浚和原恒两个人。

    “原庄主,萧星寒既已得知长生花在宇文缨手中,为何没有去寻找呢?”拓跋浚看着原恒问。

    原恒神色淡淡地说:“皇上,明面上没去找,不代表暗地里也没找。想必寻找长生花这件事,是厉皇要求萧星寒做的。”

    “长生花最终会落入谁的手中,朕现在管不了了。”拓跋浚微微摇头说,“萧星寒的人应该已经回耒阳城取万年冰莲了,等万年冰莲到手,还请原庄主立刻为朕解毒。”

    “皇上不必担心,原某定然会尽全力。”原恒点头说。

    “宴会快开始了,原庄主也去参加吧。”拓跋浚看着原恒说。

    “原某一介江湖人士,还是不去了。”原恒婉言谢绝了,“原某这次进宫主要是为了看望小女,已经见过了。再过几日便是济慈山庄的名医大会,山庄之中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原某安排,告辞。”

    “也好。”拓跋浚微微点头,看着原恒很快离开了。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叫了人进来,“去告诉沈贵妃,朕今夜去她那里。”

    却说原恒,离开北漠国皇宫之后,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济慈山庄。

    “恒哥,你怎么才回来?”一个中年美妇看到原恒,神色一喜迎了上来,亲昵地挽住原恒的胳膊说,“恒哥进宫见到幽若了吗?她可好?”这中年美妇便是沈幽若和沈赟之的母亲沈芊芊。

    原恒点头:“见到了,幽若一切都好,不必挂念。”

    “还是恒哥有本事,得到了皇上的看重,才能自由出入宫中,否则咱们都不知道幽若过得怎么样呢!”沈芊芊笑着拉原恒坐下,“我和赟儿都等着恒哥回来用饭呢。”

    “爹,我有正事要和您说。”沈赟之坐在原恒正对面,难得一本正经地看着原恒说。

    原恒却抱歉地笑了笑,站了起来,轻抚了一下沈芊芊的手说:“饭我先不吃了,皇上派我做些事情,时间来不及了,你们先吃着,我会尽快回来的。”

    “相公!”

    “爹!”

    沈芊芊和沈赟之同时开口,原恒却头也不回很快离开了。

    沈芊芊秀眉微蹙说:“能者多劳,看着皇上真的很看重你爹。赟儿,我们先吃吧,不要耽误了你爹的正事。”

    沈赟之轻哼了一声:“好吧。”

    却说原恒,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去了他自己的书房,没有点灯,打开书架上面隐秘的机关,进入了一个暗道。

    不多时,原恒进到了一个密室里面。

    密室四壁都镶嵌着夜明珠,并不幽暗。而这密室俨然就是个女子的闺房,轻纱垂曼,所有的摆设都精致绝伦。

    原恒放慢脚步,走到了床边,伸手拉开了床幔。床上盘膝坐着一个少女,睫毛微微颤动,并没有睁开眼睛。

    原恒在床边坐下,声音温和地说:“若儿,只要你在我身边,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说你想变得强大,把萧星寒践踏在脚底,将他对你的羞辱全都还回去,很快便可以做到了。后山的蛇丹近日就会成熟,等我再拿到万年冰莲,就可以为你提升内力,让你变成一个绝顶高手,你高兴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