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2.不虚此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42.不虚此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晨曦微露,旭日初升,大漠中的明珠繁星城苏醒了过来,像是被朝阳笼上了一层金红的纱衣。

    昨夜北漠国皇宫中发生的事情,拓跋浚并没有下令封锁消息。所以,原本以为先前拓跋良和拓跋严都没死,还在想着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的人,这次都相信拓跋良和拓跋严父子是真的死了。

    但即便大部分人心里都认为是拓跋浚害死了拓跋良和拓跋严,但拓跋浚现在是北漠国的皇帝,又有谁敢冒着被杀的风险,站出来指责拓跋浚呢?成王败寇,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北漠国的后宫之中,皇后林曦神色怔然地看着摇篮里面那个粉雕玉琢的婴儿,那是她的女儿,名字叫做拓跋珠,寓意掌上明珠,是拓跋浚取的。

    林曦容貌很美,身段窈窕,她出嫁之前是北漠国林老丞相的嫡长孙女,嫁给拓跋良之后,第二年生下了拓跋严。她现在再去回想,脑海中拓跋良的样貌,已经有些模糊了……

    “曦儿。”拓跋浚大步走了进来,先看了一眼摇篮中的拓跋珠,然后伸手揽住了林曦,语气温和地说,“不必多礼。”

    “皇上,昨夜……”林曦刚一开口,眼眶就红了。

    拓跋浚面色微沉,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揽着林曦在床边坐下,看着她低声说:“曦儿,朕发过誓的,绝对不会伤害皇兄和小严,昨夜被宇文缨带进宫的那两个人,都是假的。”

    林曦泪眼婆娑地看着拓跋浚:“皇上不是在骗臣妾吧?”

    “当然不是。”拓跋浚神色认真地摇头,“曦儿,当年你我两情相悦,是宇文缨执意要你嫁给皇兄,朕知道皇兄喜欢你,便也认命了。可是那次我们喝醉了酒,情不自禁……曦儿,如果不是因为你有了身孕,朕怕事情败露,害了你和我们的孩子,绝不会去抢夺皇兄的位置的!”

    林曦泣不成声:“皇上……都是我的错……我忘不了你……放不下你……可是良哥哥对我那么好……是我害了他……还有我的儿子……”

    拓跋浚眼眸微暗:“曦儿,朕不是告诉过你了,皇兄和小严都没事,只是去了一个没有人找得到他们的地方,过安宁日子了,那也是皇兄希望的。你知道,皇兄从来都不喜欢当太子,更不想当皇帝。”

    拓跋良是个纯善之人,可他却不知道,他青梅竹马的妻子林曦心里的人,一直都是拓跋浚。

    假如当年拓跋浚或者林曦告诉拓跋良,他们两情相悦,拓跋良绝对不会娶林曦的。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对拓跋良说过,因为林曦的祖父林丞相和当时的皇后宇文缨早已定下林曦当拓跋良的太子妃,拓跋浚说他们的事情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他就会没命。

    拓跋良被蒙在鼓里,高高兴兴地娶了他喜欢的姑娘为妻,成亲之后对林曦百依百顺,后来他们有了孩子,便是拓跋严。

    但林曦和拓跋浚暗中从未断了来往,林曦即便生下了拓跋良的孩子,却依旧忘不了拓跋浚。去年拓跋良离开繁星城,去了明月国,拓跋浚和林曦在一次醉酒之后,做出了苟且之事,后来没多久,林曦有了身孕,孩子是拓跋浚的。

    他们买通了太医,让太医把林曦有孕的时间说到了拓跋良离开之前。而后,拓跋浚决定不再等了。

    拓跋浚派人把拓跋严送走,告诉林曦说,他会设计让拓跋良和拓跋严父子假死,安排拓跋良和拓跋严去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过安宁日子,而他们这对苦命鸳鸯到时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林曦相信了拓跋浚,拓跋浚利用林曦,得到了林老丞相暗中的支持,又很快拉拢了不少大臣,在拓跋良回到北漠国之前,繁星城已经在拓跋浚的掌握之中了。

    直到现在,林曦依旧以为拓跋良和拓跋严是在拓跋浚的秘密安排之下,假死离开,去了别的地方……

    与此同时,在距离繁星城仅剩下半日路程的点星城,送亲的队伍都已经整装待发了,可萧王夫妇一直没有从房间里出来。

    穆妍面色微凝地坐在那里,昨夜萧星寒一个人去了繁星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有可能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毕竟来回需要不少时间,但也未必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娘,老爹怎么还不回来啊?”拓跋严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看着穆妍问。

    慕容恕和苏绮,以及莫轻尘和连烬这会儿都在穆妍的房间里。

    莫轻尘神色莫名:“天亮之前,我已经收到消息,昨夜宇文缨带了两个冒牌货回了北漠国皇宫,意图让拓跋浚交出鹰玺并退位。但是拓跋浚身边有高手,杀了那两个冒牌货,拓跋浚也没有拆穿那两个人是假的,想必是想将错就错。算算时间,萧星寒到繁星城的时候,北漠国皇宫里的争斗已经结束了,他如果没有遇到其他事情的话,这会儿该回来了。”

    这次出来,青木不在,是莫轻尘在负责打探消息,十个剑龙卫也可以任他调遣。他昨日派了四个剑龙卫去繁星城打探消息,只是萧星寒后来再去的时候,并没有让剑龙卫跟着,也没有跟身在繁星城的剑龙卫联络,所以莫轻尘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

    穆妍又沉默了片刻,看向了慕容恕和苏绮:“你们两个,接下来假扮我和萧星寒。”

    慕容恕微微点头:“好。”声音已经变得和萧星寒有了八分相似。

    苏绮愣了一下:“这……小表妹,我们俩一路也是光明正大过来的,突然消失,不会被人怀疑吗?”

    “让纪元和周正出来。”穆妍看着莫轻尘说。

    莫轻尘默默地打量了一下苏绮,微微点头说:“明白了。”

    又过了一刻钟时间,拓跋翎依旧耐心地在院外等着,沈赟之冲了进来:“喂!你们到底走不走了啊?”

    “呦!沈少庄主,上次挨揍不过瘾是吧?”门开了,莫轻尘看着沈赟之冷笑。

    沈赟之轻哼了一声,转身拔腿就跑:“你有种别去济慈山庄,不然小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莫轻尘眼眸微闪,站在门口,神色恭敬地说:“主子,请吧。”

    慕容恕假扮萧星寒很容易,他和萧星寒身形相仿,再加上萧星寒常年戴着面具,易容只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苏绮扮成穆妍却有些不自在了,因为她先前一直穿男装,已经许久没有穿过女装了。去年苏绮还比穆妍高一些,不过穆妍还在长身体,最近两人身高已经相差无几了,都很瘦,乍一看并无不妥之处。

    两人并肩走到门口,慕容恕微微俯身,在苏绮反应过来之前就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苏绮下意识地勾住了慕容恕的脖子,对着他怒目而视。慕容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压低声音说:“本王可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对你宠爱有加,和你形影不离,所以,接下来你要乖一点,不然会被人发现的。”

    苏绮只有一个感觉,好想掐死慕容恕……

    拓跋翎看着“萧星寒”抱着“穆妍”出现,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拓跋严,一家三口全都上了萧王府的马车。

    而后面就是莫轻尘和连烬这对兄弟了,在他们身后,还有“慕容恕”和“苏绮”。

    假扮慕容恕的,是这次跟随他们前来北漠国的剑龙卫之一周正,穆妍专门选的和慕容恕身形相仿的人。

    而假扮苏绮的人就比较特别了,是个男的,剑龙卫中年纪最小,最矮最瘦的纪元,也是先前穆妍安排的剑龙卫比武中最终胜出的那个。

    纪元年纪不大,在剑龙卫一群人高马大的汉子里面是最矮最瘦的,但跟苏绮比起来,差不了多少。正好苏绮一直就穿着男装,纪元换上了苏绮的衣服,高高的领子遮住了喉结,他那张在男人之中显得很秀气的脸被易容成了苏绮的样貌,接下来,他只要别在外人面前说话,就不会露出什么破绽。原本这个队伍里面,有萧星寒和穆妍在的时候,其他人基本不会引起别人太多关注。

    而穆妍这会儿已经独自一人离开了点星城,用最快的速度朝着繁星城而去了。她没带剑龙卫,把剑龙卫全都留下保护其他人了,等到了繁星城,她想找莫轻尘他们很容易。

    送亲队伍缓缓地出了点星城,看起来跟先前没有什么两样。

    沈赟之又凑到了拓跋翎身旁,骑着马和拓跋翎并肩走在一起,压低声音对拓跋翎说:“拓跋十一,那个姓莫的混蛋不会是看上你了吧?不然为什么老是找我麻烦?”

    拓跋翎连个眼神都没有给沈赟之,沈赟之自觉无趣,轻哼了一声说:“我收回刚刚说的话!那对姓莫的兄弟都不会看上你的,你这么丑,除了我,谁愿意娶你啊!告诉你,这次回了繁星城,我就让我爹进宫求旨,让皇上为我们赐婚!反正我说过了,我一定要娶你的!”

    沈赟之话音未落,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子,跟你说了让你离拓跋公主远一点,听不懂记不住是吧?”

    沈赟之转头就看到莫轻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身后,他神色一僵:“姓莫的!你是不是想跟小爷抢女人?告诉你,没门儿!”

    莫轻尘冷笑:“老子跟你抢女人?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这乳臭未干的样子,你现在都不能算是个男人!”

    “小天儿!”连烬叫了莫轻尘一声。

    莫轻尘对着沈赟之挥舞了一下拳头,然后调转马头回去了。他就是觉得拓跋翎和连烬挺配的,看到沈赟之那个小子往拓跋翎身边凑,就感觉有人觊觎他家未来的弟妹,是可忍孰不可忍!

    “接下来很可能不会太平,不要惹事。”连烬看着莫轻尘,神色严肃地说。

    莫轻尘微微点头,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行,你最美,你老大,都听你的好了吧?”

    繁星城。

    穆妍在城外用了她和萧星寒之间独特的联络信号,等了足够的时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穆妍心中微沉,现在这样的局面,只有一种解释,萧星寒被困在某个地方了。

    根据穆妍现在得到的信息,宇文缨先前既然能装疯卖傻从繁星城逃走,后来又不知用了什么秘法找到了拓跋严的所在,并且身边还有方嬷嬷那样的高手,这说明宇文缨绝对不简单,而且她身边极可能有高人相助。

    昨夜北漠国皇宫中发生的事情,穆妍已经大概了解了。宇文缨既然敢带着冒牌货杀回去,就肯定做好了准备,身边必然有高手,但昨夜宇文缨一败涂地,她带去的两个冒牌货都被拓跋浚的人给杀了,最后宇文缨仓皇逃走。

    由此可以得知,宇文缨身边有高手,而拓跋浚身边定然有实力更强的高人!

    穆妍不觉得萧星寒是万能的,事实上他们谁都不是万能的,这个世界有很多奇人异士,至少晋连城现在的师父杜午所用的蛊毒,就是萧星寒和穆妍不会的。

    所以,穆妍直觉认为,萧星寒的失踪,定然和北漠国皇宫,准确来说,和拓跋浚身边的高人有关。

    穆妍离开点星城的时候,穿的是一套素色的女装,并且做了易容,她现在的容貌更像北漠国的女子,英气十足。她很低调地进了繁星城,找了一家成衣铺子,买了一整套北漠国女子的服饰穿在了身上。

    这会儿穆妍头上戴着精致的银饰,乌溜溜的两个大辫子垂在胸前,身上穿着一套孔雀蓝的长裙,行走之间,手臂上面的镯子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看起来活脱脱就是北漠国的某个大家小姐。

    穆妍进了一家酒楼,要了一壶酒,两碟小菜,默默地喝了起来。她坐的位置,邻座正好是两个人高马大的年轻人,正在低声交谈。

    穆妍听得一清二楚,这两人都是在北漠国林老丞相府当差的,是林家公子的两个随从,这会儿林公子和另外一位公子在楼上喝酒,他的两个随从在楼下候着。

    这两个随从正在议论的,正是昨夜北漠国皇宫里面发生的事情,作为高官之家的下人,他们知道的比外面的传言要更加详细一些,穆妍刻意选择坐在他们不远处,就是为了打探消息。

    而穆妍从他们的对话之中,捕捉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昨夜有一个神箭手,射杀了“拓跋良”和“拓跋严”,但是那个神箭手始终没有露面,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穆妍神色莫名。神箭手?既然对着两个冒牌货出手,毫无疑问和拓跋浚是一路的,并且就是那个神秘的高手扭转了局面,两箭就定了最后的输赢。

    穆妍直觉,她所想的,拓跋浚身边的高人,十之八九,就是那位神秘的神箭手了。

    听到那两个男人转移话题聊起了别的,穆妍起身结账离开了。

    不久之后,身在北漠国皇宫之中的拓跋浚,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了一场刺杀,刺客一共有四个人,全都罩着黑色的斗篷,根本看不到样貌。而刺客所用的武器,是从繁星城随便一家武器铺子都能买到的。

    刺客出现的时候,拓跋浚和林曦正带着他们的宝贝女儿在御花园里面散步。虽然皇宫中守卫重重,但刺客还是潜了进去,并且到了距离拓跋浚不远的地方。

    皇宫中的守卫伤了不少,而拓跋浚左肩挨了一刀,虽然伤得不重,但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最终拓跋浚眼睁睁地看着四个刺客从守卫森严的皇宫之中成功逃脱,怒火一下子就到了顶点!

    一定是宇文缨那个老妖婆的人!这是拓跋浚唯一的想法。正好那四个刺客的打扮,跟昨日救走宇文缨的那个高手很相似。

    就在刺杀发生的时候,穆妍身在北漠国皇宫御花园之中,一个不远不近,正好能够将一切尽收眼底,又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穆妍冷眼看着,拓跋浚身边的确有高手,但是这次出现保护拓跋浚的高手,在穆妍看来,只能算一般。

    而那四个光天化日之下闯入皇宫刺杀拓跋浚的刺客,其实是穆妍安排的,是被莫轻尘派遣,先一步来到繁星城打探消息的四个剑龙卫。

    穆妍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引出拓跋浚身边真正的高人,以此来寻找萧星寒的踪迹。因为穆妍很确信的一点是,一般人根本困不住萧星寒!

    不过可惜,没有高人出现。穆妍正准备暂时离开皇宫,去跟那四个剑龙卫交待一下接下来的安排的时候,正好拓跋浚捂着手臂转身过来,从穆妍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拓跋浚对着身边的人说了一句话。

    离得不够近,穆妍没有听到,但根据拓跋浚的口型,穆妍大概判断出来,拓跋浚所说的话是,去找原庄主过来……

    原庄主……穆妍眼眸微眯。她在遇见萧星寒之前就见过如今济慈山庄的庄主原恒,当时穆妍虽然正在经历一次虚弱期,但她并没有失去判断力。穆妍见过的原恒,手中拿着的武器出自神兵门,他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不是穆妍多想,拓跋浚身边定然有医术不弱的太医,而拓跋浚现在所受的这点刀伤,一个普通的大夫都能治,他在这个时候,要求去把原恒找过来,而传言中,原恒作为济慈山庄沈家的上门女婿,是不懂医术的。总之,这件事不合理,定然有蹊跷。

    准备离开的穆妍停下了脚步,冷眼看着拓跋浚和林曦带着他们的女儿,在一群人的护送之下离开了御花园。

    穆妍看到了林曦对拓跋浚的紧张,眼底闪过一道冷意。她一早听闻拓跋浚得到皇位之后,决定娶他的嫂子林曦做皇后,就知道这其中定然有猫腻。这对曾经的叔嫂,恐怕早就背着拓跋良在一起了,否则拓跋浚不可能接纳林曦,更不可能接纳林曦的孩子。唯一的可能性是,那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小公主,就是拓跋浚的种!

    穆妍早已经换下了之前那套招摇的长裙,这会儿打扮十分低调。她小心翼翼地避开所有眼线,靠近了拓跋浚和林曦所去的曦月宫。

    穆妍躲起来耐心等着,一直等了一个时辰之后,一个人远远地出现在穆妍视线之中,并不熟悉,但穆妍见过一次,就是原恒。

    眼看着原恒片刻的功夫到了附近,穆妍屏气凝神,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即便如此,原恒还是往穆妍藏身的假山这边看了一眼,很快便收回视线,进了曦月宫。

    穆妍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说别的,原恒的武功一定比她高不少,她接下来想要跟踪原恒,恐怕不太容易。

    而穆妍现在怀疑,原恒很可能就是她所想的那个拓跋浚身边的高人。穆妍看着曦月宫,眼眸微微闪了闪。她如果等原恒离开的时候跟上去,有很大的风险会被发现。所以她决定,正好趁着原恒进了宫,她要去济慈山庄走一趟。

    穆妍很快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北漠国皇宫,见到那四个剑龙卫的时候,告诉他们不用跟着她,假如她天黑之前没有回来,就告诉慕容恕和莫轻尘,说她去了济慈山庄。

    这会儿才刚过正午,穆妍对济慈山庄的了解仅限于知道沈幽若爱慕萧星寒,以及沈赟之是个小纨绔,原恒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至于济慈山庄的具体位置,山庄里面有多少人,穆妍都不清楚。

    打听济慈山庄的位置很容易,其他的穆妍没有多问,她要避开原恒去探济慈山庄,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时间并不多。

    坐落在繁星城南郊的济慈山庄,这几日很热闹,因为济慈山庄每年会在十月初十举办名医大会,届时会有天下各处的医者前来参加盛会。这天是九月的最后一天,距离名医大会不远了,济慈山庄的客人络绎不绝。

    穆妍避开了济慈山庄的大门口,从一个很偏僻的位置,悄无声息地进了济慈山庄。

    济慈山庄占地面积很大,山庄之中的风景也是极美的。已故的沈老庄主是个风雅之人,济慈山庄的建筑不同于北漠国传统建筑的粗犷大气,反倒颇有几分其他国家建筑的风格,看起来精致优雅。

    穆妍在济慈山庄之中转了一圈,看了各处,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在她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可能出了错的时候,听到了附近两个人的对话。

    “师父,徒儿听闻济慈山庄后山风景极美,想去走走。”一个少年的声音。

    “不可!”老者的声音,“进山庄的时候,沈家管家已经告诫过了,济慈山庄后山常有毒物出没,已经被原庄主下令设为不可踏足的禁地,擅闯者都有去无回!”

    “沈家满门医者,为何还会让自家后山有毒物呢?”少年很是不解。

    “徒儿,毒物最多的地方,往往有至宝。”老者刻意压低的声音,“不过这是济慈山庄的地盘,恐怕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那原庄主可是深藏不露啊!”

    听到这里,穆妍心中微动。她已经看过了济慈山庄内部的各个地方,唯独没有去后山。

    穆妍默默地离开,朝着济慈山庄后山而去。

    此时是秋末冬初的季节,济慈山庄后山一片萧索。穆妍面前出现了一片树林,满地的落叶,在冷风吹拂之下发出沙沙的声音,有一只野兔从不远处跑了过去,除了空无一人之外,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样。

    穆妍转头,就看到不远处竖着一块高高的石碑,上面刻着鲜红的两个大字“禁地”,旁边还有一行小字“擅闯者,死”……

    穆妍并没有立刻往前走,她在想,那些有来无回的人,是被什么杀死的?毒物?穆妍放眼望去,连只毒虫子都没看到,而目之所及的植物,也没有一样有毒。

    穆妍觉得,如果这禁地之中有什么隐秘的话,定然就在面前的这片树林之中了。她要不要进去,这是一个问题,毕竟要面临很多未知的风险。

    犹豫了片刻之后,穆妍决定往前走,因为她直觉,萧星寒的失踪,一定和这个禁地有关系。

    这会儿天光大亮,周围空无一人。穆妍抬起一只脚,踏入了树林之中,另外一只脚还在外面。

    面前的景象倏然改变,原本萧瑟的冬日树林,突然变成了一片姹紫嫣红的花海,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穆妍神色一惊,猛然抽身而退!等她退出三米远,定睛一看,树林还是那个树林,看起来没有丝毫异样,刚刚那片花海,分明就是幻觉!

    穆妍额头冒出了细细的冷汗,默默地站在了石碑背面,冷眼看着不远处的树林,眼眸微微闪了闪。

    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穆妍看过不少书,其中大部分是医书,但也有一些其他的杂书,尤其是苏徵送给穆妍的嫁妆,那些古籍之中,记载了不少奇闻异事,还有很多让穆妍觉得违背自然科学的东西,譬如说,能让人一进入其中,就完全迷失方向,甚至迷失自己的幻阵……

    幻阵是阵法的一种,而正常的阵法多是用在战场上面。前世穆妍热爱冷兵器,对于历史上的战争以及其中用到的阵法和武器,都认真研读过,所以对什么一字长蛇阵、五行阵、八卦阵都有了解。

    不过这种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阵法,穆妍真的不太懂。而她现在越发怀疑,她家萧星寒,就是消失在这片诡异的树林之中。

    穆妍沉思了片刻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撕下一截衣服,将自己的眼睛蒙了起来,眼前变得一片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听觉却异常清晰。

    穆妍再次抬脚,朝着不远处的树林走去。听声辩物,穆妍没有撞到树上的风险,而她很快就意识到她已经进入了树林内部,在放弃视觉的情况下,阵法对她失效了。

    穆妍一直往前走,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停了下来,她能感觉到面前再次变得开阔起来。

    穆妍摘下布条,就看到她已经出了那片树林,面前不远处就是一处悬崖,她再往前走几步,就要掉下去了。

    穆妍转身,皱眉看着树林。蒙上眼睛,阵法会无效,同时也代表她将不可能发现这片树林的秘密,这对于寻找萧星寒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眼看着太阳已经落山了,穆妍不知萧星寒现在在什么地方,心中倒真的有些担心了。

    穆妍再次蒙上了眼睛,穿过树林,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她解下布条,悄悄地进了济慈山庄,在一个杂物房里面,偷了一根很长的绳子。

    不多时,穆妍又回到了禁地之中,她在禁地石碑背面的最低端,刻了一行小字,是留给慕容恕的。

    然后她摸了一下自己随身带的两个荷包,小的荷包里面有一个小药瓶,里面装着仅剩下两颗的玄黄丹,而大的荷包里面放了不少好宝贝,有毒药也有解毒的奇药,都是为了防身用的。

    穆妍伸手一甩,把绳子的一端捆在了禁地之中的一棵大树底部,那棵树在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一般人很难注意到。

    绳子的另外一端,被穆妍系在了自己的腰上。她看着面前的树林,心中默念了一句:“萧寒寒,我来了。”然后眼神坚定地抬脚走了进去。

    在穆妍两只脚都踏进树林之后,面前再次出现了繁花似锦的画面,穆妍放任自己沉迷其中,伸手去摘最美的那朵花,然后感觉自己飘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冷风夹杂着浓烈的腥臭气味扑面而来,穆妍瞬间清醒,就感觉自己在下落,而她腰间的绳子并没有断掉,所以她可以推断,她现在离地面并不是特别远。

    穆妍正处在一个幽暗的通道之中,她低头,瞬间感觉毛骨悚然,因为下方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地面了,但看到的却也不是地面,而是密密麻麻的毒蛇毒虫,有不少毒蛇高昂起头,对着穆妍吐着血红的信子……

    穆妍身子颤了颤,从她随身带的荷包里面拿出了一颗药丸,捏碎了之后把药粉全都洒在了她自己的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正下方的毒蛇毒虫突然像是受了惊,四散逃窜。

    差不多就在绳子到头的时候,穆妍的脚终于接触到了地面。她微微眨了眨眼睛,饶是她胆子大,也有几分毛骨悚然,因为面前俨然就是个毒窟,各种她见过的没见过的毒物,到处都是。还好她身上带着萧星寒做的一种驱毒神药,不过等药粉的气味消散之后,就该悲剧了。而那样的药,穆妍身上只有两颗,已经用掉了一颗,所以她必须在半个时辰之内,离开这个鬼地方。

    进了毒窟之后,穆妍先前闻到的那股刺鼻的腥臭味更加浓烈了,而且明显是从毒窟深处传出来的。

    穆妍果断地抬脚朝着毒窟深处走去,一路上不断地踢到一些东西,全都是森森白骨,而且都是人留下的。葬身在这里的人已经数不清了,穆妍选择进来是冒险,但她明知有危险还进来,也是提前做了一些准备的。假如她没有驱毒药的话,刚刚完全可以借助绳子以及自己的武功,从原路回去,然后蒙上眼睛,就能安全离开这个鬼地方,并且不会被阵法所困。

    腥臭味越来越浓烈,穆妍不得不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那些毒物虽然都不敢靠近穆妍,但也没有离得很远,有些甚至一直跟着穆妍,似乎是把穆妍当成了到嘴边的美味食物。

    就在穆妍几欲作呕的时候,终于接近了毒窟最深处。面前是一个拐角,地上流淌着暗红的血,而穆妍能够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割肉的声音……

    穆妍转头发现那些一直跟着她过来的毒虫毒蛇,都没有再靠近,想必是里面有什么让它们也感觉恐惧的东西。

    穆妍微微握了握拳头,避开地上的血,抬脚走进了面前的一个洞窟。

    下一刻,穆妍目瞪口呆地顿住了脚步。这洞窟入口不大,内里并不小,足足有近百平米,而里面几乎被一条五彩斑斓的巨蟒给占了大半。

    巨蟒已经死了,渗人的身体盘旋在地上,满地都是血。有个人背对着穆妍站在血河之中,正拿着一把刀,在剥巨蟒的皮,穆妍之前听到的割肉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去的……

    “萧寒寒?”穆妍愣愣地叫了一声。她不是认出了萧星寒的背影,而是觉得这样凶残血腥的事情,只有她家男人才能做得这么淡定。

    背对着穆妍的高大男人转身,那张绝世无双的脸上不染纤尘,一丝血迹都没有,在这幽暗的洞窟之中仿佛泛着湛湛玉光。

    虽然穆妍做了易容,但萧星寒听到声音转身之前就知道是她来了。萧星寒微微皱眉看着穆妍说:“这里太脏了,你先出去等着。”倒也没问穆妍怎么会来到这里。

    “你还需要多久?”穆妍捂着鼻子问萧星寒,她快要受不了最里面这浓烈的腥臭味了。

    “这条蟒蛇是人养的,已经养了几十年,吃了很多天材地宝,吞噬了不计其数的毒物,蛇胆之中才能结了丹,你拿着。”萧星寒话落,朝着穆妍扔过来一枚鸡蛋大小的东西。

    穆妍拿在手中,触手温热,外表光滑,上面的纹路看起来有几分渗人。

    “蛇丹是奇宝,可以让人功力大增,正好你用得上。蛇胆可以用来炼毒,这蛇皮和蛇筋回去给你做武器用。”萧星寒说着,又开始忙活他的剥皮抽筋大业了。

    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她就知道,她家萧星寒不会轻易被困住的,这次根本就不是被困住,而是发现了了不得的宝贝,没舍得走,准备全都抢走回去送给她。不管这条巨蟒是谁养的,用了那么长时间,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最后只会收获一条没皮没筋没胆更没丹的巨蟒残尸,想想就觉得有点爽啊!

    穆妍没有打扰萧星寒,她把蛇丹收起来,默默地转身出了最里面的洞窟,看到外面那些对着她虎视眈眈的毒蛇毒虫,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来都来了,小可爱们,把命交给我吧!”

    穆妍脱下自己的外衣,平铺在了背后的巨蟒洞窟入口处,然后手腕一翻,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被她握在了手中。下一刻,毒窟之中刀光四起,穆妍很淡定地收割着能看到的所有毒物,只取其最精华最毒的部分,甩到她身后地上的衣服上面。

    等萧星寒终于把巨蟒的皮剥了,筋抽了,还拔了两颗最大的蛇牙,从最里面的洞窟出来的时候,外面一片安静,满地只留下毒蛇毒虫的残尸,而穆妍正在淡定地打包她收集起来的一堆很恐怖的东西。

    “萧寒寒,咱们也算不虚此行了。”穆妍唇角微勾。这里是毒窟,却也真的藏着至宝,如今不管是毒还是宝,都是她和萧星寒的囊中之物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