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7.北漠国第一丑女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37.北漠国第一丑女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七月十六,距离苏霁和萧心悦成亲整整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苏霁如期官复原职,想多当一天平民都不可能。

    “心儿不用起,继续睡吧,我很快就回来了。”天色微亮,苏霁穿戴好,在萧心悦额头轻轻一吻,话落就脚步轻轻地走了出去,让丫鬟都在外面候着,不要吵了萧心悦休息。

    萧心悦迷迷糊糊地看着苏霁离开去上朝,想着苏丞相大人穿官服的样子好帅啊,然后就继续睡觉去了。

    早朝过后,苏霁没能立即出宫,而是被厉啸天叫去了御书房。

    “看苏爱卿的样子,成亲之后,过得不错。”厉啸天看着苏霁说。

    苏霁微微垂眸,声音恭敬地说:“多谢皇上。”

    厉啸天神色淡淡地说:“苏爱卿,晋连城没死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想必不日就会传到东方彻耳中,苏爱卿认为东方彻会怎么做?”

    晋连城神色平静地说:“回皇上,微臣认为,东方彻会欣喜若狂,等待晋连城回归。”

    “晋连城有可能当上东阳国的太子吗?”厉啸天看着苏霁问。

    苏霁点头:“是的,而且还有一种可能,直接当上东阳国的皇帝。”

    厉啸天冷笑:“朕希望是后者。”

    这就是所谓的盟友,厉啸天无比希望东阳国乱起来,与结盟相比,假如有机会的话,厉啸天更愿意灭掉东阳国,吞掉东阳国的土地,然后成为当世最大的霸主。

    苏霁对于东阳国皇室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其实并不确定,因为可能性有很多,主要在于晋连城的选择。假如晋连城一直不出现,东方彻这一头对他再热切,也无济于事。

    而晋连城出现之后,他想当太子,便有机会当太子,甚至他直接告诉东方彻他想要皇位,东方彻都未必会拒绝。以晋连城的性格,他也有可能暗中除掉东方彻和东方紫煜,用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得到东阳国的皇权。

    不过以上这些都是合理假设,最终事态如何发展,还是个未知数。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在晋连城假死之后,看似非常平静的东阳国皇室,随着晋连城活着的消息传开,将会暗潮涌动,直到爆发……

    耒阳城萧王府,莫轻尘也在跟穆妍说晋连城的事情。

    “主子觉得,晋连城会明目张胆地回到大阳城吗?”莫轻尘问穆妍。

    穆妍微微摇头:“不知道。”她最初认识晋连城的时候,晋连城虽然自大到让人厌烦,但距离丧心病狂还很远。后来,晋连城本性暴露,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如今还活着,毫无疑问会变得更加丧心病狂。但他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穆妍不确定。

    或许所有人都相信是晋连城出现在了天厉国耒阳城,导致身份暴露,但晋连城作为当事人,他不用想就会知道,这次的诬陷,一定跟穆妍脱不了干系!

    假如晋连城明目张胆地回归东阳国,那么他需要面对的就是来自穆妍和萧星寒全力的灭杀,对他的处境很不利。

    所以穆妍倾向于认为,晋连城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等他出现的时候,或许实力大增,或许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而这需要时间。

    这是好事。晋连城还活着的消息暴露在东阳国皇室面前,早已知情的东方紫煜,接下来还会有时间考虑怎么应对,假如东方紫煜够魄力的话,干脆就动手除掉东方彻,先下手为强,把皇位抢过来,如此就可以避免东方彻无条件地助纣为虐,偏爱晋连城。

    穆妍希望东方紫煜能够放手一搏,否则一旦晋连城回归,东方彻还在位,以东方彻对晋连城的宠爱程度,便是明知把皇位给晋连城会毁了东阳国的未来,他也不会有多少犹豫的。

    “不管了,反正我们看戏就好。”莫轻尘嘿嘿一笑。如果晋连城脑子没进水的话,接下来他不敢再来找穆妍和萧星寒的麻烦,因为过往的教训非常惨痛。晋连城和东阳国皇室的纠葛,早晚会有个结果,而他们只需要静观其变。一旦晋连城出现,不用考虑任何事情,全力虐杀!

    “无双城应家怎么样了?”穆妍问莫轻尘。

    莫轻尘唇角微勾:“最新消息,北漠国皇室提出要和明月国瓜分应家,被明腾断然拒绝了。东阳国皇室派了不少高手去无双城,已经袭击应家不下三次,造成了不少伤亡。”

    穆妍心下了然。北漠国现在的态度是想要从“神兵门后人”应家得到利益,而东阳国皇室的态度比较直接,明知得不到,就选择了动手毁掉。

    明月国皇室内部乱归乱,明氏皇族也不都是一群草包,甚至明腾和明紫阳这对叔侄在应家的事情上面第一次达成了一致,开始合作。

    接下来明月国会想方设法保住应家,一开始就放出杀招的东阳国,和求利不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北漠国,三方暗斗之下,实力强横的皇室都不会因此伤了元气,但是成为众矢之的应家,就绝对不会那么好过了。

    如果非说有一方能够得到利益的话,穆妍认为是从一开始就选择坐山观虎斗的天厉国。不参与,便没有损失,相对来说,这是最聪明的做法。

    “慕容恕的那对弟妹,找到了吗?”穆妍问莫轻尘。她突然想起,慕容恕还有一对龙凤胎弟妹失踪了。

    莫轻尘摇头:“他们并没有回师门,任盈雨的娘家人也全都失踪了,可能是躲起来了。”

    “继续找。”穆妍眼眸微寒。斩草不除根,必然有后患。这后患是慕容恕的,但慕容恕如今和穆妍是一家的,所以没有差别。

    莫轻尘去办事了,穆妍起身出门,去了萧王府的演武场。

    演武场上,穆霖正带着剑龙卫的汉子们在训练。一个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远远地看到穆妍过来,脸色都有些怕怕的。

    自从萧星寒闭关,穆妍可真没闲着。她每天都会找固定的时间自己修炼,还有一定的时间去研究医术和毒术,还会关心一下后花园药田的药材种植进度,其他时间,则是盯上了这群剑龙卫,开始亲自出手,“虐”他们。

    不过短短几天时间,所有剑龙卫都已经和穆妍一对一打过一次了,被虐得一个比一个惨。身体受虐就算了,打完之后,穆妍总能言辞犀利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每个人身上存在的问题,有的招式太过死板,有的招式太过花哨,有的力量不足,有的只会用蛮力……

    总之,穆妍让剑龙卫的汉子们都深刻体会到了她的毒舌功力,被穆妍虐过之后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我怎么这么弱,再不变强恐怕王妃要拿着毒藤抽我了……

    穆妍对穆霖这个亲哥都完全不带客气的,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穆霖打得节节败退,然后洋洋洒洒地指出了穆霖武功中的十大条八小点问题。

    穆霖对此很平静,其他剑龙卫们都对他表示深切的同情……

    “今天来场比武吧,一对一,抽签决定对手,赢了进下一轮,继续打,一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穆妍站在剑龙卫的汉子们面前,神色淡淡地说,“第一轮就输了的要受罚,按照我定的路线,去后山往返十次。最后赢的那个,换新武器。”

    原本听到受罚,剑龙卫们已经燃起了斗志。虽然不知道穆妍会给他们定什么路线,但他们相信一定不会好过。等听到穆妍最后一句话,剑龙卫们眼中都升腾起了燃烧的小火苗!

    换武器,看似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因为穆妍前几日就说过,只要他们表现得好,没有别的奖赏,只有一样,神兵门的武器!

    这对剑龙卫们来说,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但他们知道穆妍会说到做到。而如今,机会就在眼前,能不能把握住,看他们自己了。

    “王妃,穆队长参加吗?”一个剑龙卫开口问。

    “他没资格,机会是给你们的。”穆妍唇角微勾。穆霖的剑就是神兵门所出,不需要再跟这些剑龙卫们争夺。

    穆霖很淡定地开始安排比武了,而演武场上放了一把椅子,穆妍神色平静地坐在上面,看着面前很快开始的对战。

    第一轮结束了,淘汰了一半,被淘汰者一个个情绪都相当低落,穆妍让他们站一边儿去,看着接下来的比试。

    然后,第二轮,第三轮……一直往下打,穆妍没有给获胜者喘息的时间,越到后来,打得越艰难,而这很公平,成为对手的人,之前的消耗是几乎平等的。

    一直到了日落西山,终于决出了最终的胜利者。不是剑龙卫中最高大威猛的那个,也不是剑龙卫中除了穆霖之外武功最强的那个,而是队伍里面,最瘦最矮的那个小个子。

    小个子名叫纪元,今年才十七岁,平时就是剑龙卫里面的小弟,没什么存在感。

    这会儿他已经打得快要虚脱了,浑身的衣服像是水泡过一样,满头大汗,强撑着身子,目光却依旧坚定无比。

    其他剑龙卫看到平时总是抢着给他们洗衣端饭的小弟,神色都惊愕了。一开始,谁都不会想到,最后竟然是纪元赢了他们所有的人!

    穆妍唇角微勾,站了起来,对着纪元点了点头说:“很好,你想要什么样的武器?刀枪剑戟,随便选。”

    其他剑龙卫这会儿只剩下羡慕了,纪元单膝跪地,恭敬地说:“多谢王妃赏赐,属下想要一把刀。”

    “好。”穆妍微微点头,纪元起身,默默地退到了一边去。

    穆妍站在了其他剑龙卫面前,扫视了一圈,一群高大威猛的汉子都忍不住低下了头去。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纪元不是你们之中武功最高的,也不是力量最强的,你们认为,他为何能够赢到最后?”

    剑龙卫们都沉默了,穆妍看着他们说:“原因很简单,他是你们之中最聪明的。你们都想得到最终的奖赏,但是有几个人从一开始就算过,如果要打到最后,需要打几场?大概需要多长时间?你们有限的力量该如何来分配?只有纪元,从第一场开始,目标很明确,不只是为了打败眼前的人,而是为了打到最后。你们朝夕相处,或许很了解彼此的酒量,但对彼此的实力和弱点,又有多少了解?你们应该发现了,纪元很了解你们每个人的招式,他知道你们的弱点在哪里,一直在用最小的消耗,最短的时间,直击要害,并且时刻保持冷静,即便遇到比他实力强的,也丝毫不怯。”

    “不管到任何时候,有勇气,有谋略,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穆妍神色平静地说,剑龙卫们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好了,现在第一轮就输了的,去领罚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王妃,属下也输了,自愿领罚。”和纪元最后对战的那个剑龙卫握着拳头大声说。

    “我也输了!我也要领罚!”

    “我也是!”

    ……

    那些至少赢了一场,原本不必受罚的剑龙卫都纷纷表示,他们全都输了,要主动领罚。

    纪元也回到了队伍之中,对穆妍说:“王妃,属下要和兄弟们一起接受惩罚。”

    穆妍唇角微勾:“你们可不要后悔。”

    穆妍的笑容绝美,剑龙卫们却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直觉接下来会很惨。

    后来事实证明,的确很惨。

    穆妍精心为剑龙卫制定的训练线路,专挑最险峻的地方,荆棘丛生,乱石断壁,有些地方都不能称之为路。而且穆妍要求,整个过程之中,不能用轻功,但可以互相协助。

    往返十次,最终剑龙卫们终于全部完成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日出时分了。在这过程中,他们互相帮助,前所未有地团结在了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穆霖也跟着他们在一起,中间没有搞任何特殊,让其他的剑龙卫都非常佩服。

    就在剑龙卫们一个个瘫倒在地的时候,莫轻尘奉穆妍之命,送来了一把宝刀,交到了纪元手中。

    纪元神色激动地捧着手中的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他的剑龙卫瞬间清醒,把纪元围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纪元的宝刀,忍不住都伸手摸了一下,一个个在心中暗暗发誓,接下来一定要好好提升实力,下次争取拿到属于自己的奖赏!

    “小妹,他们现在一个个都跟疯了一样在训练,只等着你哪天再让他们比武。”穆霖对穆妍说,兄妹两人站在演武场入口处,看着里面正在热火朝天地训练的剑龙卫们。

    穆妍唇角微勾:“很好,安于现状是很危险的,他们变强,首先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其次才是御敌。”

    穆霖伸手揉了揉穆妍的头发:“小妹,你都可以去当大将军了。”短短时日,穆妍让剑龙卫的实力和心智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并且达到了空前的团结。穆霖在想,他的宝贝妹妹如果是男儿,定然不输这世间任何男子。

    “以后有机会,或许我真的当了大将军呢。”穆妍笑了。

    “萧星寒什么时候出关?”穆霖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看着穆妍眼神宠溺地问。不管穆妍想做什么,穆霖都从不怀疑她能说到做到。

    “就这几日了吧。”穆妍很随意地说。即便不出门,在萧王府里面,没有萧星寒陪着,她也有做不完的事情,过得很充实,所谓的独守空闺根本不存在的。

    天厉国皇室的八公主厉筱柔早已定下了和亲北漠国,八月初一就要从耒阳城出嫁。

    这天是七月十八,穆妍听莫轻尘说北漠国前来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耒阳城,住进了耒阳城的北漠国驿馆。

    “主子,你知道代表北漠国皇室前来迎亲的人是谁吗?”莫轻尘问穆妍。

    穆妍踹了他一脚:“说人话!”

    莫轻尘嘿嘿一笑:“主子,是北漠国的十一公主拓跋翎,主子应该听说过她吧?”

    穆妍若有所思:“传说中的北漠国第一丑女啊。”

    “没错没错!就是她!”莫轻尘连连点头,“虽然小的没见过,但是听说过,据说那拓跋翎容貌丑陋,长得像是母夜叉一般,性格孤僻,不过她武功很高,所以没有人敢招惹。”

    穆妍听说过拓跋翎,北漠国的十一公主,今年十八岁。皇室的金枝玉叶,极少会有长得丑的,譬如明心瑶,是明月国的第一美女,而天厉国和东阳国皇室的一众公主,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美貌。唯独这拓跋翎,从小丑名远扬,有北漠国第一丑女之称,还有人说她是天下最丑的公主。

    “宫中什么时候设宴?”穆妍问莫轻尘。

    莫轻尘嘿嘿一笑:“就在今晚,主子要去参加吗?”

    “去。”穆妍神色平静地说了一个字。

    “萧星寒还未出关,主子一个人去参加宴会?”莫轻尘表示他家主子是不是又准备去祸害谁了。

    穆妍摇头:“我不是一个人,我带着小严一起去。”

    莫轻尘微微皱眉:“假如小严见到北漠国的人,说了不该说的话,身份暴露了,会很麻烦。”

    “这个我自有分寸。”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好,属下现在要去苏府一趟,看看主子的表哥轻功练得怎么样了。”莫轻尘对穆妍说。他奉穆妍的命令教苏霁轻功,实在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因为苏霁习武资质太差劲了。

    莫轻尘每隔一天去苏府一次,一开始就转达了穆妍的话,只要没摔死,就继续练,一直到轻功练会,并且和莫轻尘一样好,才算完。

    穆妍还让莫轻尘对苏霁说,如果中间苏霁摔断了胳膊,摔折了腿,不必担心,她家萧寒寒是神医,可以给他治好……

    当时萧心悦就在旁边,听到莫轻尘的话,神色有些担忧地对苏霁说了一句:“苏丞相大人,你学武功的时候这么笨,可怎么办才好呀?”

    苏霁当时就伤自尊了,然后很厚脸皮地拉着萧心悦求安慰求鼓励……

    莫轻尘走了,穆妍起身去了后花园。

    萧星寒让青木搜罗了很多种可以移植的药材,偌大的药田一大半的地方都种满了。

    说要帮穆妍打理药田的连烬,这些日子对于药田非常上心,还问穆妍讨了几本书,正在学习辨认药材。

    这会儿连烬美人儿穿着一身短打,头发束了起来,提着一桶水,拿着一个木瓢,正在药田之中浇水,神色认真的样子,美得很勾人,成了药田之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而拓跋严就在旁边亦步亦趋地跟着连烬,一脸好奇地不停问连烬这是什么草,那又是什么花,连烬现在已经都能答上来了。

    “阿烬,小严。”穆妍走近,叫了一声。

    学会轻功之后爱上飞来飞去的拓跋严转头看到穆妍神色一喜,小身子一跃而起朝着穆妍扑了过来。

    穆妍抱住拓跋严,微微一笑说:“小严变沉了好多。”

    拓跋严示意穆妍把他放下去,仰头看着穆妍说:“娘,是我长高了,没有长胖。”

    “是,长高了,不胖。”穆妍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说。

    连烬放下水桶走了过来,看着穆妍笑意温和地说:“穆妍,你来了。”

    “辛苦阿烬了,改天请你喝酒。”穆妍看着连烬说。

    “我们是一家人,不必客气,有事情做,能帮上你,我很开心。”连烬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说。萧王府在世人眼中是个魔窟,但置身其中的连烬表示,这是一个很有爱很温暖的家,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家。

    或许以前的萧王府很冷清,但自从穆妍来了之后,这里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的样子,府里的人越来越多,不时能够听到几个老头大嗓门的声音,还有拓跋严的笑声。

    “随口一说,我只是想找你喝酒。”穆妍唇角微勾,连烬闻言也笑了起来。

    穆妍带着拓跋严去了后花园的一个亭子,母子俩相对而坐。

    “小严,你来到这里也有不短的时间了,你喜欢这个家吗?”穆妍问拓跋严。

    拓跋严小脸认真地点头:“喜欢。”

    “那你还记得你亲爹娘吗?”穆妍问拓跋严。

    拓跋严小脸一僵,小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看着穆妍说:“我忘了。”

    “小严,”穆妍微微一笑,“真能忘了,也是好事。北漠国有人来了耒阳城,今夜娘带你入宫去赴宴,你可能会看到你以前认识的人,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我都忘了,都是陌生人。”拓跋严皱着小眉头说。他出事的时候已经记事了,有些痛苦的记忆他压在了心中某个角落,不再去想,不愿提起。他喜欢现在的爹娘,喜欢现在的亲人,还有现在的家。

    “好。”穆妍微微点头。

    暮色降临的时候,穆妍牵着拓跋严的手,莫轻尘赶着马车,一起离开了萧王府,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萧王府的马车到了皇宫门口停下,周围的人神色都有些怪异。他们都听说萧星寒闭关修炼了,难道现在已经出关了?

    青木掀开车帘,穆妍下了马车,拓跋严也跳了下来。盯着这边的人并没有看到萧星寒从马车里出来,神色更加怪异了。看来萧星寒闭关未出,这萧王妃竟然独自带着萧星寒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入宫赴宴,怎么看都感觉不正常……

    青木就在宫外候着,穆妍牵着拓跋严的手,不紧不慢地进了皇宫。

    “小表妹!”苏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穆妍回头就看到苏绮和萧心悦朝着她走了过来,不见苏霁。

    “表哥呢?”穆妍问了一句。天天秀恩爱的苏霁竟然不在萧心悦身边,这不正常。

    “大哥早就进宫了,皇上找他。”苏绮很随意地说。

    “走吧。”穆妍微微点头,继续往前走,苏绮和萧心悦姑嫂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至于看到她们互动的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不管萧星寒认不认萧心悦这个妹妹,萧心悦现在是穆妍的表嫂,而穆妍从一开始就没有和苏家断了联系,最明显的表现是苏绮经常和穆妍一起出现。

    “娘,老爹不在,会不会有人欺负我们?”拓跋严突然问了穆妍一句。

    穆妍唇角微勾:“儿啊,记住,你老爹是他们口中的萧阎王,你就是小阎王,对谁都不用客气。”

    “小阎王?”拓跋严眼睛一亮,“我喜欢。”

    穆妍到了举办宴会的宫殿,进门的时候已经很多人在座了,所有人的视线瞬间都集中到了她身上,看着她牵着拓跋严,缓缓地走到萧王府的位置坐下来了。

    “萧王不在,萧王妃竟然自己带着孩子来赴宴,真是有恃无恐啊。”一个官员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

    穆妍也算是耒阳城里的一个传奇人物了。她生在耒阳城,从小就缠绵病榻,得了天下第一病秧子之称,随时可能没命。

    穆耀光一朝叛变,穆妍离开耒阳城,去了东阳国。之后耒阳城的百姓再提到穆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穆家那个病秧子还没死呢?”

    而后两国和亲,世人对穆妍的关注度更高了,纷纷断言就算穆妍能够活到成亲,成亲最后最多活不过三天!

    然而,在世人口中一直处于“濒危”状态的穆妍,不仅好好地活着回到耒阳城,嫁给了萧星寒,还成功地活过了三天,将萧星寒迷得神魂颠倒,对她百依百顺,而她的身体也被萧星寒完全治好了。

    这会儿看到穆妍,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很多人依旧有刹那的失神。不管他们背地里如何议论穆妍,至少对于穆妍的美貌,所有人都是服气的。

    “娘,喝茶。”拓跋严亲手给穆妍倒了一杯茶,放在了穆妍手中。

    穆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其他人看着这对母子的互动,感觉更加奇怪了。恃宠而骄的萧王妃竟然接受了萧星寒成亲之前突然冒出来的私生子?这个萧王妃真是让人看不透啊!

    值得一提的是,南阳王厉啸南也在座,他身边坐着的是南阳王妃明心瑶。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厉啸南的一只耳朵上面还有伤疤,明心瑶瘦了一些,两人毫无交流,连眼神的交汇都没有。

    南阳王后院起火的八卦,在耒阳城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如今看到厉啸南和明心瑶的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厉啸天出现的时候,看到穆妍和拓跋严,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他们会来,但也没说什么。

    苏霁出现,坐到了萧心悦和苏绮中间。

    苏绮问苏霁:“大哥,皇上这个时候找你,有什么事?”

    苏霁神色淡淡地说:“皇上要定下前去北漠国送亲的人选。”

    “定了吗?”萧心悦好奇地问苏霁。

    苏霁眼神宠溺地把萧心悦额前的一缕碎发拨到了耳后,压低声音说:“定了,你哥。”

    “啊?”萧心悦愣了一下。

    苏霁笑意满满地说:“怎么?不想让他去?”

    “不是啦,万一到时候我大哥还没出关呢?”萧心悦问。

    苏霁很淡定地说:“那就让小妍去。”

    “这个,可以吗?”萧心悦神色认真地问苏霁。

    苏霁笑了:“有什么不可以?等你大哥出关,追上去就好了,已经定了是他,无可更改。”

    “也对哦。”萧心悦点点头。

    “我也要去。”苏绮说。

    看到萧心悦眼中的羡慕,苏霁瞪了苏绮一眼,让她闭嘴。

    苏绮表示,闭嘴就闭嘴,反正她一定会去的,她已经打定主意跟着穆妍混了。

    “北漠国十一公主到!”

    大殿门口传来的唱名,让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抬头看了过去。这位北漠国的十一公主也是个传说中的人物,众人都想看看她究竟是有多丑……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北漠国的官员。

    穆妍看了一眼,这拓跋翎的五官其实长得很美,只是左脸上面有一片很明显的黑色胎记,而她又不加遮掩,所有人看她第一眼都会下意识地看到那个胎记,认为她非常丑陋。这个世界认定美貌的标准,第一条就是没有瑕疵,用这个标准来说,拓跋翎确实是个丑女。

    拓跋严看了拓跋翎一眼,低下了头去。穆妍握住了拓跋严的小手,触手微凉,她给拓跋严倒了一杯酒,拓跋严默默地喝了两口就放下了,开始吃面前的点心,没有再看越来越近的拓跋翎。

    “拓跋翎参见厉皇陛下!”拓跋翎对着厉啸天行礼,脸上没什么表情,不卑不亢。

    “拓跋公主远道而来,快快请坐吧。”厉啸天微微一笑,看着拓跋翎说。

    拓跋翎坐了下来,就在穆妍和拓跋严的斜对面。她的目光落在穆妍身上,开口问了一句:“这位,就是萧王妃吧?”

    穆妍没有理会她,厉啸天呵呵一笑说:“看来拓跋公主听说过萧王妃啊!”

    “是听说过,百闻不如一见,萧王妃果然是一等一的美人。”拓跋翎的目光依旧看着穆妍,夸赞的话听起来也并没有任何不对。反倒是即将和亲,成为拓跋翎嫂子的厉筱柔,就坐在拓跋翎对面,拓跋翎却看都没看她一眼。

    “娘,这个好吃。”拓跋严举着一块点心要喂穆妍。

    穆妍低头咬了一小口,微微一笑说:“很甜。”

    看到这一幕的人心思各异,拓跋翎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收回视线,端起了酒杯。

    所有的宴会都大同小异,美酒美食美人歌舞。厉啸天表示了对拓跋翎和北漠国使节的欢迎,还说希望通过和亲,北漠国和天厉国永世修好。这种话,鬼都不信。

    酒过三巡,拓跋翎突然开口问厉啸天:“厉皇陛下,不知天厉国前去北漠国送亲的是哪位?”

    “是萧王。”厉啸天开口宣布了他的决定。

    “本公主听闻萧王在闭关修炼。”拓跋翎神色平静地说。

    “拓跋公主放心,不会耽误和亲的。”厉啸天笑着说。

    “如此甚好。”拓跋翎微微点头,再次看向了穆妍,“萧王妃,本公主有个不情之请。”

    “既然知道是不情之请,就不要讲了。”穆妍语气很不客气。

    厉啸天神色如常,在某些时候,他需要萧星寒那种霸道冷酷谁的面子都不给的臣子,这从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天厉国皇室的地位。穆妍的傲慢,厉啸天认为就是恃宠而骄,而穆妍的行为代表着萧星寒。

    拓跋翎仿佛没有听到穆妍的拒绝之意,看着穆妍说:“本公主脸上的胎记,一直想要除掉,苦无办法,这次本公主千里迢迢来到耒阳城,想求见萧王,请萧王为本公主除去这胎记。”

    所有人都很惊讶。这拓跋翎竟然当众说她想求萧星寒帮她除去胎记,得到美貌?很多人觉得非常合理,天生的胎记很难除去,一般的大夫根本做不到,但萧星寒一定有办法。拓跋翎是个女人,是女人就爱美,她肯定很想摆脱丑女的名头,所以才会开口相求。

    穆妍似笑非笑地说:“拓跋公主,天生的丑陋,无药可医。”

    穆妍的话让全场静默,这简直就是戳心啊!

    拓跋翎微微皱眉:“萧王妃,本公主会找机会登门拜访,亲自求萧王。”一副锲而不舍的样子。

    “前提是,你能进了萧王府的大门。”穆妍唇角微勾。

    厉啸天轻咳了两声说:“萧王妃,拓跋公主远来是客,不要失了礼数。”

    穆妍微微点头:“皇上所言极是,如若拓跋公主真的登门拜访,本妃会请她进去喝杯茶,但也仅此而已。”

    “哈哈!”厉啸天笑了起来,“萧王妃也是快人快语,拓跋公主不必在意。既然来了,拓跋公主就在耒阳城好好玩几天。”

    “多谢厉皇陛下。”拓跋翎微微垂眸说。

    宴会结束的时候,穆妍牵着拓跋严的小手往外走,拓跋翎看着穆妍的背影,视线转移到了穆妍身旁的小身影上,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回到萧王府,穆妍让拓跋严去连烬那里睡了,她准备去密室里面看看萧星寒怎么样。

    结果穆妍还没进密室,青木匆匆忙忙地跑过来说,北漠国十一公主前来拜访,已经跟剑龙卫打了起来。

    穆妍神色莫名:“别打了,放她进来。”这个拓跋翎究竟意欲何为,穆妍倒真的有些不懂了。

    不多时,青木带着拓跋翎到了穆妍的书房门口:“拓跋公主,请吧,王妃在里面。”

    “多谢。”拓跋翎穿着一身夜行衣,戴着面具,但她出现在萧王府门口的时候,就直接表明了她的身份。

    拓跋翎进门之后,拿掉脸上的面具,看向了穆妍。

    “坐。”穆妍说了一个字。

    拓跋翎坐了下来,一时沉默无言。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拓跋公主,你根本就不在意你的容貌,也并未想过要求萧星寒为你医治,我说的对吗?”

    假如拓跋翎真的在意容貌的话,她会把脸上的胎记遮起来,就算要医治,也不可能当众说出来,那几乎等同于她自己承认自己很丑了。

    拓跋翎微微点头:“世人皆言萧王妃自恃美貌,恃宠而骄,如今看来,都是假象。”

    “我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穆妍神色平静地看着拓跋翎问,“只是不知拓跋公主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如今看来,拓跋翎在宫中刻意提起要向萧星寒求医,不过是为了接下来她和萧王府打交道做铺垫而已。而她连等到明天的耐心都没有,连夜来了萧王府找穆妍,定然有所求。

    “萧王妃,萧王的私生子,是我皇兄的儿子。”拓跋翎看着穆妍,语气非常肯定地说。

    穆妍眼眸微眯:“拓跋公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萧王妃不必否认,我的亲侄子,我认得,即便你们刻意为他改了容貌。”拓跋翎语气平静地说,“我这次之所以会来耒阳城,就是为了找小严。”

    “拓跋公主的话,很矛盾。”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既然说见到才认得,在见到之前,又怎么会知道拓跋严就在耒阳城的萧王府?

    “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小严的尸体,正好在那时,听闻萧王多了一个私生子。”拓跋翎面色微寒,“不需要其他的证据,只因为我皇兄告诉过我,萧王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他的兄弟。”

    穆妍突然笑了:“拓跋公主,假如我的儿子真是你侄子,你打算做什么呢?”

    “如果他想回家,我会带他回去。”拓跋翎声音平静地说。

    “家?还在么?”穆妍问。

    “某些该死的人死了,家便还在。”拓跋翎冷声说。

    “假如他不想回去呢?”穆妍看着拓跋翎问。

    拓跋翎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那样也好,他在你们身边,至少是安全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