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1.你要死还是要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31.你要死还是要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夜半时分,明腾从应家回到太守府,心中一肚子的气。

    本来明腾想要跟应濠好好谈谈对应家接下来的安排,应濠的态度绝对挑不出任何错,只是明腾和应濠才刚说了几句话,还没进入正题,外面就响起了打斗的声音。

    应濠说正在打斗的那个看起来并不高的少年是他的暗卫,而明腾看一眼就知道,另外一个,是萧星寒……

    明腾让住手,萧星寒把应濠的那个武功高强的暗卫打得吐血不止,才终于停手了,扔下一句他只是随便过来看看,然后潇洒地扬长而去,留下气得半死的明腾,恨不得撕了萧星寒!

    应濠在匆匆忙忙地找大夫医治他的暗卫,明腾心中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也没心情再跟应濠多说什么,在萧星寒离开之后,也离开了应家。

    这会儿明腾刚进无双城太守府,就感觉气氛不太对劲,有个地方一片嘈杂,还有火光。明腾定睛一看,神色大变,因为那是明心瑶的院子所在的方向!

    明腾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明心瑶的院子外面,就看到很多侍卫在端着盆提着桶救火,本应贴身伺候明心瑶的丫鬟,这会儿竟然都安然无恙地站在院子外面,一个个神色焦急。

    这不正常!这些丫鬟本应在明心瑶身边的!想到这里,明腾眼底闪过一道寒光,不顾劝阻,冲进了起火的院子里。

    火势还不是很大,这会儿已经有几个侍卫进了明心瑶的房间里去救人。明腾捂着口鼻冲进去,就看到先他一步进去的侍卫们都目瞪口呆地站在房间里,看着床上那对赤裸裸地缠绵在一起的男女!

    这会儿外面那么乱,声音那么嘈杂,床上的男女竟然毫无所觉,全然沉溺于情欲之中!

    明腾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猛然拔剑,几个侍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明腾残忍地杀死。而明腾握着自己的剑,走到了床边,把床上的两人分开,眼眸幽寒地把染血的长剑插进了那个面色通红的陌生男人胸膛!

    “摄政王进去了,怎么还不出来?”无双城太守神色焦急地说,“你们几个,再进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被点到的几个侍卫看着面前越来越大的火势,硬着头皮准备冲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惊呼了一声:“摄政王殿下出来了!”

    众人纷纷抬头去看,就看到明腾飞身冲出了大火,他的衣角已经被烧起来了,而他怀中还抱着一个人。

    “摄政王殿下,公主没事吧?”无双城太守看了一眼明腾怀中的人,那人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连一根头发都看不到,但不用怀疑,这一定是明心瑶。

    “没事!”明腾的声音幽寒如冰,“里面那些人,擅闯公主的闺房,不用救了!”

    无双城太守心中一惊,点头说:“是!”话落他打了个手势,原本正在热火朝天地救火的人,纷纷低着头退下了。这座院子是独立的,不需要担心烧到其他地方,而明腾的意思就是,这火,不用再救了。

    明腾带着明心瑶回了自己的院子,明心瑶的丫鬟都战战兢兢地跟了进去,看着明腾把裹得严严实实的明心瑶放在了床上,转身看向了她们,目光如利刃一般,吓得她们大气都不敢出……

    “你们两个,进来伺候公主沐浴更衣。”明腾抬手点了两个丫鬟。

    两个丫鬟神色惶恐地进了内室,剩下的丫鬟越发觉得胆战心惊,感觉明腾看她们的眼光,像是要杀了她们一样……

    被明腾吩咐伺候明心瑶沐浴更衣的两个丫鬟,一打开包裹着明心瑶的床幔,脸色一白,腿都软了。

    只见明心瑶昏迷不醒地躺在那里,脸上还带着未褪的潮红,全身上下不着寸缕,满是欢爱过后的暧昧痕迹!这些丫鬟虽然未经人事,但看这样子怎么会不明白,明心瑶刻意把她们都支开之后,做了不知廉耻的事情!

    两个丫鬟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绝望,她们默默地伺候明心瑶沐浴,然后为明心瑶穿好衣服,脚步沉重地走了出去,明腾在那里等她们。而在这中间,明腾出去过一趟,很快就回来了。

    “你们看到了什么?”明腾看着两个丫鬟声音幽寒地问。

    “奴婢什么都没有看到!”两个丫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异口同声地说,声音中满是恐惧。

    “很好。”明腾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双手齐出,分别拍在了两个丫鬟的天灵上,一眨眼的功夫,两个丫鬟都软软地倒了下去,已经没了气息。

    “她们伺候瑶儿不力,这就是下场!”明腾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另外几个丫鬟说。

    那几个丫鬟本就跪在地上,这会儿一个个脸色惨白,被吓了个半死,大气都不敢出。

    “王爷,安神汤熬好了。”门外响起了一个老嬷嬷的声音。

    “送进来。”明腾冷声说。

    老嬷嬷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进来了,眼观鼻鼻观心,恭敬地候在一旁。

    “瑶儿受了惊吓,把安神汤让她喝下去,你们小心伺候着。”明腾冷声说,“谁敢多嘴多舌,死!”

    “是!”

    明腾又看了一眼内室,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老嬷嬷把安神汤给明心瑶全都灌了下去,而这其实并非真正的安神汤,里面被明腾放了强效的迷药,还有避子药。

    明腾出门,他的属下出现在他身后,声音恭敬地说:“主子,已经把那具尸体送到别处了。”

    “嗯,能查出那人的身份吗?”明腾冷声问。

    “那人身上并无明显特征。”明腾的属下说。

    “很好。”明腾话落,反手就给了他那个属下一刀,眼神冷漠地看着属下死在了他面前。

    明腾一挥手,又有两个属下出现在他面前,他看着地上的尸体说:“他办事不力,扔到乱葬岗去!”

    “是。”

    萧星寒和穆妍在房间里对弈,下的是穆妍亲手做的五子棋,只为了打发时间。

    “卿卿。”连烬从窗口飘了进来,落在了不远处。

    萧星寒没有看连烬,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以后叫她的全名。”

    穆妍笑而不语,连烬微微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好,听你的。”穆妍已经成亲了,萧星寒不想让别的男人对穆妍的称呼太亲密,是正常的,连烬觉得自己之前有些欠考虑,本身名字不重要,他们能在一块就最好了。

    “穆妍。”连烬看着穆妍叫了一声,全名。

    “坐吧。”穆妍微微一笑。

    连烬很乖觉地坐在了离穆妍最远的一个位置,挨着萧星寒……

    萧星寒眉头微皱:“离我远点儿!”

    连烬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起身换了个位置,坐在了萧星寒和穆妍正中间,正了正神色,开口说道:“我来是要告诉你们明心瑶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说吧,我很好奇呢。”穆妍唇角微勾。明心瑶在和亲路上失了清白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明腾没有及时赶到,阻止事态往更严重的方向发展的话,这事儿,可就闹大发了!

    穆妍表示,虽然明心瑶觊觎她家男人搞得天下皆知,但她真的没对明心瑶怎么样,这次的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明腾及时赶回来了。”连烬对穆妍说,“原本有几个侍卫已经进了明心瑶的房间,想必撞见了里面的丑事,明腾进去之后,只把明心瑶一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带了出来,并且下令不让再救火,但我怀疑,里面的那些人,可能在被烧死之前已经被明腾杀了。”

    “明腾处理得很果断。”穆妍很中肯地说。不提接下来这桩和亲还能不能成,至少明腾没有让明心瑶失了清白的事情被更多的活人知道。

    “明腾把明心瑶带走之后没多久,又杀了明心瑶的两个丫鬟,说是她们伺候不力。”连烬若有所思地说,“我怀疑,那两个丫鬟应该是被明腾吩咐去给明心瑶沐浴换衣,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所以被灭口了。”

    “嗯,你说的没错。”穆妍微微点头。

    “还有,明腾派他的一个属下,暗中把和明心瑶苟且的那个男人扔了出去,此举应该是为了避免大火熄灭之后,被人发现房间里多了一具男人的尸体,到时说不清楚。”连烬神色认真地说,“而后,明腾又把办事的属下给灭了口。现在除了我们之外,整个太守府中,只有明腾一个人知道明心瑶遭遇了什么,明腾可能会怀疑我们。”

    穆妍微微摇头:“不会。他只要没有失去理智,就会知道明心瑶的事情绝对不是我们做的,因为我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假如明腾认为你看明心瑶不顺眼,故意害她呢?”连烬看着穆妍问。

    穆妍唇角微勾:“如果我要害明心瑶,明心瑶早就死了,不会在我们迎亲回去的路上,突然出这样的事情。”

    连烬微微点头:“那倒也是,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明腾还要让明心瑶嫁过去的话,早晚会被发现明心瑶失贞,到时候她不会有好下场的。”

    穆妍很淡定地说:“失贞这种事情,未必不能骗过去。”

    连烬脸色微微有点红:“哦,你说得都对。”

    萧星寒凉凉地看了连烬一眼,连烬瞬间会意,站起来说:“天色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早点休息。”话落就从窗口飘走了。

    “你觉得明腾会怎么做?”穆妍问萧星寒。

    萧星寒抱起穆妍往床边走去,很随意地说了三个字:“无所谓。”

    穆妍表示,确实无所谓。明心瑶不好,厉啸南也是个渣,穆妍真心希望他们能够顺顺利利地成亲,然后互相折磨一辈子……

    却说昨夜明腾离开应家之后,慕容恕刚刚回到应沁的院子,在他的房间坐下,就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响动。

    慕容恕神色莫名,起身走了出去,敲了敲应沁房间的门,没有人回应。

    慕容恕推开门,就看到穿着一身男装的应沁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床边,地上都是她的血。

    “应小姐,你没事吧?”慕容恕眼眸微闪,并没有再靠近应沁。他在想,应沁是女子之中少有的高手,并且有不少暗器护身,她今夜原本应该在暗中盯着明腾和应濠,谁会把她打得伤成这个样子?答案只有一个,跟着明腾过来凑热闹的萧星寒……

    “出去!”应沁冷声说。

    “好。”慕容恕毫不犹豫地回答,然后转身离开,还“贴心”地把应沁房间的门从外面关好了。

    应沁脸色煞白,盘膝坐在床上,闭上眼睛给自己疗伤。她原本以为自己的武功不错,事实上的确不错,但当她遇到萧星寒的时候,才知道真正的绝顶高手是什么样的……

    第二天一大早,无双城太守府中完全没有异样,只有昨夜被烧掉的那座院子证明发生了什么事。

    无双城太守听属下禀报说,最后抬出来的几具尸体,胸口都有剑伤。无双城太守觉得明腾似乎有些太狠了,但他之后也绝对不会再提起此事。

    临出发前,明腾来找萧星寒和穆妍。

    “不知萧王妃昨夜睡得可好?”明腾看着穆妍问。

    穆妍一脸无辜地点头:“睡得很好啊,刚刚听说明三公主的院子昨夜失火了,她没事吧?”

    明腾摇头:“没事,只是受了一些惊吓,休养几日就无碍了。”

    “这样啊,那就最好了。”穆妍唇角微勾,“假如明三公主有事的话,我家王爷又不会出手救她,到时候岂不是影响了明三公主和南阳王的好姻缘,我会觉得很遗憾的。”

    明腾眼眸微暗:“萧王妃果然是快人快语。”

    穆妍话里话外都在针对明心瑶,但明腾直觉穆妍跟昨夜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穆妍似乎很希望明心瑶嫁给厉啸南,而这并不难理解。

    至于萧星寒,明腾并未怀疑是他做的,因为萧星寒想让明心瑶死的话,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不至于这么大费周章。

    明腾起身告辞了,他过来,只是想要确认一下萧星寒和穆妍是否参与了昨夜的事情,他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那么现在,明腾该头疼的事情就是,他看似已经把明心瑶失去清白的事情遮掩住了,但接下来明心瑶要嫁给厉啸南,洞房花烛夜,怎么才能在厉啸南那里蒙混过去?

    而且,明腾心底还有一个担忧,他现在对于昨夜究竟是谁在害明心瑶一无所知,假如幕后之人再跳出来说些什么,依旧能置明心瑶于死地。

    可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明腾怒极,却也无奈,无法。因为和亲不能更改,否则天厉国不会善罢甘休。在这个时候换一个公主去和亲也是不可能的,不提天厉国点名要为厉啸南求娶明心瑶,就说在这个关头,突然换人,绝对会引起天下人胡乱的猜忌,认为明心瑶有什么不妥。

    明腾无法想象,假如他没有亲自来送亲,明心瑶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或许根本就不能活着到天厉国了吧……

    原本明腾还想天亮之前再去一趟应家,如今因为明心瑶的事情,也没顾得上,就派了他的一个心腹属下,去跟应家谈。明腾本打算让应家转移到别的地方,但是现在他已经改变这个主意了,因为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盯着应家,根本藏不住。明腾派了他的人去应家,名义上是保护,更多的是监视。

    在明腾看来,应家既然能够大隐隐于市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发现,实力绝对非同小可,并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而对明腾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其实是避免应家对明月国产生异心,为其他三国皇室所用,所以,他派人盯着应家人,应家只要还在明月国,接下来就必须为明氏皇族所用!

    明腾心情不好,今日也没有骑马,而是选择了坐马车。当长长的送亲队伍离开无双城的时候,明心瑶始终昏迷不醒地躺在马车里。明腾没有选择让明心瑶早点醒过来,问清楚昨夜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为了避免明心瑶醒来之后闹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更加无法收场。现在,明心瑶最需要做的是安静,什么都别说。

    却说无双城,应家。

    慕容恕三天没有见到应沁,但他知道应沁就在隔壁的房间里,应该是在养伤。慕容恕很安分,足不出户,每日就看看从应沁那里讨来的一些书,然后在院子里坐坐。

    应沁有两个丫鬟,是一对孪生姐妹,一个叫雪影,一个叫霜落。慕容恕觉得应沁给丫鬟起的名字跟穆妍给她的丫鬟取的名字很相似。

    对于慕容恕这个突然住进应沁院子里的人,雪影和霜落看似没有任何好奇,只是按时给慕容恕送吃的送茶水,慕容恕吩咐她们做些什么,她们也从不拒绝。除了这两个丫鬟之外,慕容恕再没见过应家其他人进过应沁的院子,包括家主应濠在内。

    这天应沁终于出门了,看似内伤已经好了,她出去一趟再回来,就过来找慕容恕,递给慕容恕一把造型很特别的刀。刀身不长,一面利刃,另外一面,是锯齿状的。

    慕容恕接过刀,仔细看了看,微微点头说:“不错。”

    “只是不错吗?”应沁看着慕容恕神色淡淡地问。

    慕容恕唇角微勾:“刀的外形是达到了我的要求,但刀身过重,并非用最好的矿石打造。刀把虽然没那么重要,但我是个苛求完美的人,一点瑕疵都忍不了,我本以为,神兵门对于武器的每一处细节都会尽善尽美,但显然并没有做到。”

    应沁看了一眼慕容恕所说的刀把,只是用普通的木头打造,虽然表面被打磨得很光滑,上面还雕刻了花纹,但那花纹雕刻得确实不尽人意。

    尤其是跟慕容恕原本的两把堪称完美的圆月弯刀比起来,应沁拿过来的刀,真的弱了。

    “慕容公子,好的矿石可遇不可求,应家已经拿出了目前最好的矿石为慕容公子打造这把刀。去年拍卖会前夕,听说慕容公子搜罗了一大批稀有矿石,我本想出手买下,谁知最后拍卖会上面,一块石头都没有出现,这是为何?”

    应沁的语气很平静,看似随意提起,但慕容恕知道这个问题并不简单。应沁既然能知道他去年搜罗了一大批矿石,就代表这件事对她来说很重要。

    慕容恕微微一笑:“没错,当时是买了一批矿石,准备在拍卖会上卖掉。想必应小姐也能想到最后为何没有卖,因为我那位义弟开口说要,我便全都给了他。”

    “慕容公子真的不知道那位言卿公子的来历吗?”应沁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神色如常地摇头:“不知,我问过,我那义弟说不能告诉我,我便没有追问,因为我们一见如故,与出身地位没有关系。”

    “我以为,慕容公子一直都是个生意人。”应沁唇角微勾。

    慕容恕笑了:“生意人就只能谈利益,不能有真朋友吗?应小姐狭隘了。如果我心里真的只有利益的话,先前也不会被慕容静给害了,应小姐说呢?”

    应沁微微点头:“慕容少主言之有理。”

    “其实是我吹毛求疵了,这刀称得上是一把宝刀。”慕容恕又看了一眼应沁拿过来的刀说。

    应沁怎么听都感觉慕容恕的说辞有些敷衍,慕容恕显然对于应家给他做的武器并不满意,他唯一满意的就是这把刀的设计,而设计人并不是应家人。

    “不知慕容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应沁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摇头:“其实没什么打算,我现在一无所有了,想过东山再起,可在这里住了几天,思考了一下,觉得什么时候开始重振家业都不晚,我正好可以趁着现在无事一身轻的时候,去天下各处游历。我这个年纪,也该娶妻了,说不定在什么地方遇到个美丽的姑娘,我就留下了。”

    应沁微微愣了一下,本以为慕容恕会跟她谈加入神兵门或者之后的合作的事情,却没想到慕容恕竟然说要走。

    “慕容公子,我的人在哪?”应沁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一拍脑门儿:“竟然忘了这件事,应小姐不必担心,在我走之前,会把独孤傲和秦筝交还给应小姐的。”

    “虽然有些冒昧,但我希望你不要走。”应沁看着慕容恕神色认真地说。

    慕容恕有些不解:“为何?”

    应沁微微叹了一口气:“慕容公子应该知道,应家是神兵门后人的消息,现在已经天下皆知了,接下来应家定然没有宁日,而应家现在的实力,其实不足以自保,明月国皇室又不是很靠得住,所以我必须给自己找一些助力。”

    “应小姐想让我留下帮你守护应家?守护神兵门?”慕容恕笑意温和地问。

    应沁点头:“是的,慕容公子不论武功还是心智,都是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这样的人才,是我应家亟需的。正好慕容公子如今无牵无挂,何不加入应家,加入神兵门,与我共同将神兵门发展壮大,传承下去呢?况且慕容公子在武器设计方面有独特的天赋,留在神兵门,再合适不过。”

    慕容恕微微一笑:“应小姐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我其实有些厌倦这些了。曾经我一个人辛苦打拼,守着慕容世家的家业,将慕容世家发展壮大,到头来,一切都毁于一旦。我这几日在想,钱财,地位,权势,说到底,都是身外之物,我体会过个中滋味,那些对我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或许我某天会白手起家,东山再起,但这全看我的心情。因为我想好了,我接下来要为自己而活,随心而动。”

    “慕容公子如今心境开阔,与先前大有不同,也算因祸得福。”应沁看着慕容恕说,“但我还是希望慕容公子能够考虑一下留在应家,应家不会约束你,只会给你提供一个更好的起点。”

    慕容恕看着应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慕容公子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应沁看着慕容恕说。

    慕容恕唇角微勾:“我一直很想看看,千影面具之下应小姐的真容,不知应小姐可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

    应沁微微垂眸:“慕容公子如果不想留下,不必拿我取乐。”

    “非也。”慕容恕摇头,“应小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应小姐的眼睛如此美丽,这虚假的容貌配不上你的眼睛。”

    慕容恕的夸赞满是真诚,应沁犹豫了一下,伸手到耳后,缓缓地揭掉了脸上的千影面具。

    只见应沁的脸如凝脂白玉,吹弹可破,五官明艳动人,确实是绝色倾城的美人儿。

    对于慕容恕来说,应沁的容貌和气质比起穆妍都差了一些,但比明月国的第一美人儿明心瑶可好看多了。

    “如此美貌,还是遮掩起来比较好。”慕容恕微微一笑说。

    “那慕容公子愿意留下,与我一同守护神兵门吗?”应沁没有立即把千影面具带回去,美眸中满是期盼,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点头:“求之不得。”

    应沁离开了,慕容恕脸上的笑容淡了很多,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他刚刚不过是在试探应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最后应沁的行为,分明是在勾引他。

    慕容恕自始至终心如止水,应沁的美貌对他来说不值一提,因为客观来说穆妍更美,而慕容恕心里最喜欢的是苏绮的容貌。

    慕容恕并不认为应沁真的想让他加入神兵门,和她一起守护神兵门更是无稽之谈,慕容恕很清楚应沁一定要留下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言卿,以及言卿身后的苍氏一族。

    慕容恕承认,作为一个女人,应沁不管是容貌还是才华,都非常出色,而且她很聪明,也很有手段,非常懂得笼络人心,否则独孤傲也不会对她死心塌地,愿意为她赴汤蹈火。

    但应沁有一点,是慕容恕不齿的,也是慕容恕觉得应沁永远都比不上穆妍的。

    穆妍比应沁长得更美,可穆妍跟人交往,是真诚并坦荡的。慕容恕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最初遇到的那个“言卿”小兄弟,穆妍那时明知慕容恕的身份,明知利用慕容恕就可以很轻易地将她的武器卖掉,甚至她很清楚慕容恕不会出卖她,但她却并没有占慕容恕一点便宜。

    慕容恕只是送了穆妍的师兄岑默一颗缓解晕船的药丸,穆妍就送了慕容恕最需要的一把宝刀,两者价值根本没有可比性,那是因为穆妍不想欠慕容恕的,是她认可慕容恕这个朋友。

    慕容恕这条命是穆妍救的,即便他醒过来之后,穆妍半开玩笑地说慕容恕的命以后就是她的了,但慕容恕很清楚,他只要说一句他要走,他要去过自己的人生,穆妍绝对不会强留,更不会用恩情相挟。

    即便穆妍现在成为萧王妃,并且是全天下人眼中恃宠而骄的祸害,但慕容恕最清楚,那不过是表象,事实上穆妍从未把自己当做萧星寒的附属,遇事也从未让萧星寒冲在前面保护她,她一直在不断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莫轻尘一开始是被萧星寒安排去了穆妍身边的,但他现在肯定打死都不愿走,因为他待在穆妍身边很开心,穆妍让他去做什么事,都会考虑他的安危。

    至于连烬,更是把穆妍当成了他唯一的亲人,恐怕让他为穆妍死,他都愿意,但穆妍绝对不会利用他做任何事。

    应沁不一样。

    应沁显然很清楚美貌给她带来的优势,独孤傲对应沁死心塌地,这恐怕也是原因之一。而应沁如今要留慕容恕,即便她依旧表现得优雅,没有一丝轻浮,慕容恕却还是看到了她眼中的算计。一个美貌的女子面对一个正常的男人,色诱,无疑是最直接并且最有效的手段,应沁显然深谙此道。

    但说白了,立场不同,慕容恕不是来和应沁做朋友的,应沁从一开始就决定利用慕容恕,为了让慕容恕留下,她最后甚至没有再问独孤傲和秦筝什么时候能回来。

    接下来的两天,同意加入应家的慕容恕,被应沁带着去看了应家后山之中非常隐秘的铸造坊,应沁这是在刻意表示她的诚意,而她更多的诚意,是开始陪慕容恕吃饭,一起喝茶,对弈,甚至一起去小花园散步。

    慕容恕全都来者不拒,然后在慕容恕被应沁带着,把应家各处都看完了之后,这天深夜,慕容恕留下一封信,悄无声息地走了,没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了一把他并不满意的刀……

    第二天一早,应沁才发现慕容恕不见了,她秀眉微蹙,打开了慕容恕留下的那封信。

    慕容恕在信里面说,他前日做梦梦到了一个姑娘,认定那个姑娘是他前世今生的姻缘,所以他决定去找梦里的姑娘,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慕容恕!”应沁把手中的信撕成了碎片,脸色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她本以为,慕容恕留下是因为她,现在看来,从一开始到现在,她都被慕容恕耍了!

    而所有这一切,只有一个解释,慕容恕和他的义弟,根本没有断了联系,慕容恕也早就知道他的义弟是什么身份!那个很可能出自苍氏一族的神秘少年言卿,派了慕容恕来应家打探情况!也是他们,害得应家暴露在世人面前!

    慕容恕没有对应沁和应家做出任何不利之事,而他越是这样,越是在打应家的脸!慕容恕和他身后的苍氏一族,用这样的行为在告诉应沁,他们根本不屑于对应家动手,他们接下来会在暗中欣赏应家被全天下各大势力争夺,甚至是毁灭……

    可应沁别无他法。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苍氏一族才是神兵门的正统传承人,本姓殷的应氏一族是当年神兵门的叛徒。但她不能把这些告诉别人,因为她早就发过誓,她要灭掉苍氏一族,得到神兵令,让神兵门在她手中发扬光大,让神兵门此后世世代代都姓殷!

    不管应沁作何感想,从应家脱身的慕容恕,开心地追着苏绮去了……

    与此同时,尚未离开明月国境内的明心瑶终于醒了过来。

    明心瑶缓缓地睁开眼睛,脑海中电光火石地闪过很多画面,她最后只记得,那天夜里萧星寒过来找她,墨衣银面,绝世无双。她不知道那个神秘人是怎么做到的,但萧星寒虽然没说话,却也的的确确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明心瑶记得,她小心翼翼地给萧星寒倒了一杯茶,萧星寒喝了,然后,她脑海中就满是旖旎缠绵的画面了……

    想到这里,明心瑶脸色微红,眼睛媚得像是能滴出水儿来。她在想,她终于得偿所愿了,她现在还活着,是不是代表她有机会,可以和萧星寒真正厮守在一起?

    “瑶儿。”

    听到明腾的声音,明心瑶转头,这才发现明腾一直在床边坐着,目光冷然地看着她。

    “皇叔,我……”明心瑶的神色有些紧张,“我知道我做了错事,我只是太喜欢萧星寒了,我想跟他在一起,皇叔你一直都知道的……”

    “你做了什么错事?”明腾看着明心瑶冷声问。

    明心瑶垂眸,小声说:“我给萧星寒下了媚药,然后我们……”

    明腾眼眸一寒,猛然握拳砸在了床柱上,然后伸手捏住了明心瑶的肩膀,用力之大让明心瑶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皇叔,你快放开我,好疼啊……”

    “瑶儿,谁给你的药?你如何确定那是萧星寒?”明腾看着明心瑶的眼神像是要撕了她!自从知道明心瑶把下人都刻意支开,明腾就知道明心瑶在这件事情里面并不是全然无辜的,可他没想到,明心瑶竟然愚蠢至此!

    明心瑶神色微变,直接忽略了明腾的第一个问题,看着明腾说:“那就是萧星寒!”

    “那不是萧星寒!”明腾简直要被气死了,“萧星寒跟着我去了应家,并且和我前后脚回来的,根本不可能去过你那里!”

    明心瑶脸色一白,身子开始剧烈地颤抖,不停地摇着头说:“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戴着面具,不爱说话,就是萧星寒!”

    “愚蠢!”明腾扬手就想给明心瑶一个巴掌,看到明心瑶可怜的样子却又舍不得,只得气恨地又握拳砸了一下床柱。

    “皇叔,求求你告诉我,是萧星寒对不对?是他对不对?”明心瑶瞬间泪流满面,看着明腾苦苦哀求,希望明腾能够说出她心里想要的答案。

    明腾面色冷然地摇头:“不是他!我再问你一遍,你的媚药到底从哪里来的?”

    明心瑶神色一僵:“那个人……是他骗我!是他在陷害我!”

    “到底是谁?”明腾看着明心瑶冷声问。

    明心瑶哭着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谁啊……”

    听到明心瑶的话,明腾的怒火瞬间到了顶点,扬手狠狠地抽了明心瑶一巴掌:“你怎么如此愚蠢?”

    明心瑶的脸火辣辣地疼,但她顾不上了,因为她的心已经没有知觉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她失身给了其他的男人,她没了清白,这辈子彻底毁了,再也不可能跟萧星寒在一起了……

    “王爷。”

    听到门口的声音,明腾声音幽寒地说:“滚!”

    “王爷,是萧王爷要见王爷。”门外的侍卫声音恭敬地说。

    听到“萧王爷”三个字,明心瑶像是疯了一样,猛然伸手推开明腾,就要往外冲去。

    明腾一把把明心瑶给抓了回来,伸手就狠狠地掐住了明心瑶的脖子,看着她目光冷厉地说:“你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处境,怪不得任何人,就是因为你自己蠢!你要想死,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省得你再出去丢人现眼!”

    明心瑶很快脸色涨紫,出气多进气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明腾猛然放开明心瑶,把她扔回了床上,看着她冷声说:“我再问你一次,你要死还是要活?”

    明心瑶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了好大一会儿,声音沙哑地说了一个字:“活……”

    “好!你想活?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活路只有一条,从此以后,离萧星寒越远越好,再也不准提萧星寒这三个字!”明腾看着明心瑶厉声说,“乖乖嫁给厉啸南,我会想办法遮掩你失贞的事情,你只要安分地做南阳王妃,没有人敢对你怎么样,你如果非要犯蠢找死的话,我再不会管你!”

    明腾话落,转身大步离开了,只留下明心瑶脸色苍白地趴在床上,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默默地流泪……

    “这么晚了,萧王找本王有什么事?”明腾见到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正在一个亭子里坐着。

    “有件事,要跟明王谈谈。”萧星寒对明腾说。

    “萧王有话就直说吧!”明腾落座,神色淡淡地说。因为明心瑶的事情,他现在心情极其不好,看到萧星寒之后,心情更加不好了,因为从某种程度来说,明心瑶一个原本金枝玉叶才貌双全的公主,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跟萧星寒脱不了干系。

    “明三公主,是明王的亲生女儿吧?”萧星寒看着明腾声音冷漠地问。

    明腾神色一僵:“萧王何出此言?这是无稽之谈!”

    萧星寒冷声说:“只是本王的王妃对此有些好奇,让本王过来问问,既然明王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萧星寒话落起身扬长而去,明腾看着萧星寒的背影,这下真的要被气吐血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