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0.好戏,开场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30.好戏,开场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三月十五,艳阳高照。

    穆妍这次坚持不肯再吃仅剩下两枚的玄黄丹,萧星寒也由着她。当穆妍虚弱无力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一大早,要出嫁的公主明心瑶就装扮妥当,明月国皇宫前面的广场上面举行了盛大的典礼,明枭带着明月国皇室的人亲自送明心瑶出嫁,明心瑶在一群美貌宫女的簇拥之下,坐上了一辆十分华丽的马车。

    这次要去送亲的是明腾,而明腾和明紫阳因为神兵门的事情,难得达成了一致,准备接下来合作守护应家。

    明腾暗中已经做了不少的安排,接下来他送亲路上会路过无双城,到那时会亲自去见见应家的家主应濠,而剩下的事情,就让明紫阳来负责了。因为明腾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亲自把明心瑶送到天厉国,看着明心瑶安稳地嫁给厉啸南,这样他才能放心。

    只是明月国送亲的队伍已经整装待发了,迟迟不见天厉国前来迎亲的队伍出现。

    明腾派人再三去驿馆催促,派出去的人回来的说辞都一样,萧王妃还在睡,萧王说让他们等着……

    明腾的怒意一下子就上来了,可是一转头看到明心瑶所在的那个马车,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决定暂时忍了。这桩和亲已定,无可更改,明腾现在不想招惹萧星寒,因为他怕萧星寒报复在明心瑶身上。

    于是,这里是明月国的皇城,而作为客人的萧星寒,生生地让明月国送亲的队伍,包括明腾这个摄政王在内,在烈日之下等了一个半时辰,原因只有一个,萧王妃还没起床。

    马车里面的明心瑶盛装打扮,一身艳红的华丽嫁衣穿在身上,精致的妆容却也遮掩不住她眼底的青色,因为她昨夜几乎没有合眼。

    “怎么还不走?”明心瑶神色不悦地问身边的一个老嬷嬷。

    老嬷嬷小心翼翼地说:“天厉国的萧王爷还没到。”

    明心瑶面色一沉:“为何?”

    “奴婢听到他们都在说,因为萧王妃今日起晚了。”一个嘴快的宫女对明心瑶说。

    “闭嘴!”明心瑶眼眸一寒,抬手狠狠地抽了那个宫女一巴掌,涂着红色蔻丹的指甲直接在宫女姣好的面庞上面留下了几道血印子。

    宫女捂着脸,跪在了明心瑶面前,连连叩头:“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啊!”

    “滚!”明心瑶厉声说。她原本还算平静的心情,被宫女的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波浪。她伸手,紧紧地攥住了自己随身带的荷包,里面有一个药瓶,是昨夜一个神秘人送她的宝贝,她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用……

    天厉国这边的队伍一大早也已经整装待发了,只缺萧星寒和穆妍这对夫妻,就连拓跋严都早早地起床背着自己的小包袱,这会儿就坐在马车里,可他家老爹和他亲爱的娘,一直还在睡懒觉……

    连烬已经和这次暗中跟随队伍前来明月城的十个剑龙卫汇合了,暂时加入剑龙卫,归穆霖管。这会儿他和穆霖正并肩坐在萧星寒和穆妍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上面聊天。

    “真羡慕你,有个这么好的妹妹。”连烬对穆霖说。

    “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不然朋友没得做。”穆霖警告性地看了连烬一眼。

    连烬笑了:“怎么会呢?我和你妹妹是好朋友,假如她没成亲的话,我会争取一下,但她已经成亲了,我不会做不该做的事情。”

    “这样最好。”穆霖微微点头,“听说你武功不错?”

    “还行,不如萧星寒。”连烬不是谦虚,他知道自己的实力真的不如萧星寒。

    “改天切磋一下。”穆霖拍了拍连烬的肩膀说。

    连烬唇角微勾:“求之不得。”原来穆妍说的他们经常打架是真的,他其实也很久没有好好活动一下筋骨了,跟朋友友好切磋是他也很期待的事情,他还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表明他可以帮得上穆妍。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在明腾第四次派人前来催促的时候,萧星寒和穆妍的房门终于开了,穆霖和连烬躲在暗处,看着萧星寒打横抱着穆妍,大步朝着外面走去,对视了一眼,也暗中跟了上去。

    天厉国的官员和士兵都很淡定地看着他们的萧王爷抱着萧王妃进了马车,苏绮对明腾派来的人说:“还愣着做什么?回去禀报明王,可以出发了。”

    明腾的人赶紧跑了,心中直感叹,这萧王爷是真宠萧王妃啊,都不让下地的。

    那边明腾接到禀报,冷哼了一声,大手一挥,下令出发。

    明心瑶气恨地扯烂了手中的帕子,她无论做了多少心理准备,每次听到萧星寒和穆妍的消息,都会瞬间失态,根本无法控制。

    明月城的百姓都巴巴地看着送亲的队伍终于出现在视线之中,而队伍出发这么晚的原因,也很快就传开了,惹得百姓议论纷纷。

    “萧王是真宠萧王妃啊!”

    “那萧王妃恃宠而骄,太任性了!”

    “人家有任性的资本!不像咱们的三公主,天下人都知道她想嫁给萧王,如今怎么样?还不是只能另嫁他人!”

    “天厉国那位南阳王,明知三公主喜欢萧王,能对三公主好吗?”

    “要是我,我肯定都不想娶这种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女人!”

    “我也是!”

    ……

    百姓们低声议论不休,看着明腾带着长长的送亲队伍过去之后,天厉国的迎亲队伍跟在后面缓缓地出了明月城。萧星寒并没有出现,因为他陪着穆妍坐在马车里。

    而就在百姓中间,有两个江湖人打扮的男人,一个男人半边脸上戴着一张面具,只露出一只眼睛,冷眼看着天厉国迎亲队伍正中的那辆马车,这是尚未离开明月城的晋连城。

    “师兄,我们接下来怎么做?”黄炀压低声音问晋连城。

    晋连城声音低沉地说:“给师父传信,就说我们在明月城没有找到青莲师弟,便去了无双城应家,为师门抢些神兵门的武器,想必师父不会反对的。”

    黄炀微微垂眸:“是,师兄。”

    在明月国境内的一切行程由明腾来安排,因为天厉国的人算是客人。等到了天厉国境内,便是萧星寒负责招待明月国的人了。

    因为出发晚了,他们到达距离明月城最近的伴月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穆妍的身体要到子时才能恢复,所以当明心瑶被几个宫女扶着下马车的时候,抬头就看到萧星寒抱着穆妍从不远处走过,让她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瑶儿。”明腾大步走了过来,和颜悦色地看着明心瑶说,“快去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嗯,多谢皇叔。”明心瑶微微点头。她先前和明腾闹得不欢而散,后来也意识到她不该那么做,因为明腾是她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人了,她绝对不能把明腾给推开。

    是夜,万籁俱寂。

    伴月城太守府各处的灯都已经熄了,明心瑶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睡意,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萧星寒抱着穆妍的样子。她痴恋了萧星寒那么多年,竟然不知道萧星寒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可惜,萧星寒所有的温柔宠溺,都给了那个叫穆妍的女子,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过明心瑶,明心瑶一想起,就恨极怨极,却也无可奈何。

    神秘人送的那瓶药,此时就在明心瑶枕下,也是她一直无法入眠的原因之一。一想到能和萧星寒有肌肤之亲,明心瑶的心就无法平静,她随身带着这瓶药,是因为她心底渴望着用这瓶药达到她的目的,不管事后会如何,她想着,能做萧星寒的女人,即便只有一次,便是死了也甘愿了……

    “明三公主。”

    再次听到那个怪异的声音,明心瑶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就看到一个黑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这会儿就静静地坐在桌边,她竟然毫无察觉!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明心瑶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总感觉这个人很危险。

    “明三公主是不是在想,用什么办法可以让萧星寒中招?”晋连城看着明心瑶问。

    明心瑶沉默不语,晋连城低沉地笑着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件事不仅仅是明三公主的心切之事,也是我希望尽快达成之事。我今夜前来,只是想要告诉明三公主,接下来我会暗中跟着,为明三公主制造合适的机会。”

    明心瑶的手已经不知不觉地探到了枕头下方,攥住了那个小药瓶,神色不安地说:“你真的会帮我?”

    “明三公主,不必怀疑这一点,我帮你,也是在帮自己。”晋连城话落起身,“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告辞了。”

    看着晋连城的背影消失在面前,明心瑶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喃喃地说:“老天爷,你就成全我这次吧……”

    第二天,他们继续赶路,走得并不慢,因为明腾想要尽快到无双城去,亲自去应家看看情况。他算着时间,神兵门这么重大的消息,最近其他三国皇室肯定都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定然不会无动于衷,而他安排应家转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应杰毕竟做不了应家的主,明腾还需要亲自去跟应家做主的人谈谈接下来的安排。

    天厉国的队伍里面,并没有慕容恕,因为穆妍让他提前两日离开,先去无双城了。虽说苏绮口口声声说让慕容恕当她的小弟,更多的其实是朋友之间的闹腾,争一时之气,在正事面前,苏绮还是很靠谱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慕容恕临走之前,苏绮还把那两把刀“借”给了慕容恕,说让慕容恕好好办事。

    苏绮本来倒是想跟慕容恕一起去执行穆妍吩咐的任务,然后慕容恕建议他们先打一架,他说要看看苏绮的实力,接下来才能更好地保护苏绮。

    苏绮当然不能认怂了,于是,不过十招,苏绮就被慕容恕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伤自尊的苏绮对她的小弟慕容恕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以后等慕容恕有空的时候,要教她武功,慕容恕很“乖”地应了下来。

    三月二十,深夜时分,慕容恕只身一人进了无双城。

    失去慕容世家的无双城,看起来依旧宁静祥和,跟曾经没有什么两样。

    慕容世家那座被大火烧得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大宅,被官府封了起来。慕容恕站在大门口,抬头看着上方仅剩下一小块的牌匾,上面只有一个“慕”字,谐音“墓”,而这里,的确是慕容世家某些人葬身的坟墓。

    慕容恕飞身而起,进入了宅子里面。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空气中似乎还残留有大火的气息,夜风迎面吹来了一些烟尘,扑打在慕容恕的脸上。

    慕容恕慢慢地走,在满地狼藉之中,找到了他原本的院子所在的地方。这里是起火的源头,也是被焚烧得最狠的地方,皎洁的月光洒下一层银辉,目之所及,一片黑魆魆的,看不到任何完整的东西。

    慕容恕徒手在废墟之中挖了半天,从他原本书房的地下,挖出来一个不大的铁盒。他扫去盒子上面的尘土,打开上面设置了机关的一个锁,就看到盒子里面躺着一对儿紫玉铃铛。

    慕容恕拿帕子擦干净自己的手,把那对紫玉铃铛拿起来,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并不是慕容世家的传家宝,也不是慕容世家最值钱的东西,只是当年慕容恕送他亲弟弟的礼物。

    可惜,慕容恕的弟弟夭折了,慕容恕把这对紫玉铃铛放在了自己书房中。慕容恕也是人,他也希望有亲人在身边,他过去那几年对慕容静的疼爱是因为慕容静对他有恩,事实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内心深处把对早夭的弟弟的感情,转移到了慕容静的身上,他真的把慕容静当成了他唯一的亲人……

    最后,现实狠狠地给了慕容恕一个巴掌,让他知道,他全心疼爱的那个妹妹,不过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慕容静是蠢,是被人骗了,可她被骗的原因是,在疼爱她的慕容恕和向来对她不好的父母之间,她选择了辜负慕容恕,来保护后者。

    慕容恕知道慕容世家地下还有一些宝贝,但他并不打算去取出来,因为那些东西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没有意义了,他在世人眼中是个已死之人,换个角度来说,他彻彻底底自由了,从此天高海阔,世间再无慕容少主。

    慕容恕拿着那对紫玉铃铛,很快离开了慕容世家的那片废墟,在夜色之中,朝着应家而去。

    应家和慕容世家分别在无双城的两个方向,此时应家是神兵门后人的消息虽然已经传到了无双城,但目前应家尚未遭受大规模的侵犯,因为这会儿去应家盗宝的多是附近的江湖人,其他人,包括另外三国皇室,就算想要做些什么,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夜色之下的应家一片静谧,慕容恕循着记忆,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应家内宅,最后落在了一个内宅最深处一个十分清幽的院子里。

    房间里突然飞出来一片密密麻麻的毒针,让慕容恕神色微变!他猛然侧身躲避,结果下一刻,又有新的暗器到了跟前!

    慕容恕神色微凝,在他打落所有的暗器的时候,房门开了,一个面色冷然的白衣少女出现在慕容恕面前。

    慕容恕并没有易容,白衣少女看到他的脸,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轻启朱唇,叫了一声:“慕容少主,我怕不是见鬼了吧?”

    “应小姐,久违了。”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面前这个叫应沁的姑娘,今年十八岁,是应家家主应濠的侄女,父母双亡,表面看来,在应家并没有太大存在感,为人很低调,极少出门。

    但是慕容恕先前和应家打过几次交道,总感觉应濠这个家主背后似乎还有其他人在操纵。等慕容恕从穆妍口中知道,独孤傲的主子是应沁的时候,他瞬间就想到,应家幕后真正的主人,或许就是这个看似不起眼,总是被人忽略掉的应沁!

    “恭喜慕容少主死里逃生,不知慕容少主深夜前来,所为何事?”应沁看着慕容恕淡淡地问。她的容貌并不出众,可以称得上平平无奇,但是那双眼睛生的极为出色,笑起来定然是顾盼神飞,但她这会儿不可能对慕容恕笑。

    “想跟应小姐谈笔生意。”慕容恕看着应沁说。

    “谈生意找我伯父。”应沁冷声说。

    “不,这桩生意,只能跟应小姐谈。”慕容恕唇角微勾。

    “你到底想说什么?”应沁看着慕容恕冷声说。

    “我手中有独孤傲的消息,应小姐应该会感兴趣吧?”慕容恕笑容温和地说。

    应沁眼眸微暗:“慕容恕,恐怕你手里不仅有独孤傲,还有秦筝吧?”

    慕容恕笑了:“应小姐果然聪明。”

    “独孤傲不会出卖我,你既然对我提起独孤傲,想必他们都在你手里。”应沁看着慕容恕冷声说,“应杰会出卖应家,是不是也是你搞的鬼?”

    慕容恕呵呵一笑:“在下只是为了保命,不得已出此下策,暴露了应家就是神兵门后人的事情。”

    慕容恕今日来,就是为了告诉应沁一些事情,让应沁相信,独孤傲和秦筝都被他抓了,他从秦筝口中得知了应家和神兵门的关系。而后当他落难的时候,为了自保,将应家的秘密出卖给了明腾和明紫阳,亲自设局让应杰自爆身份,最终他得以脱身。如此一来,穆妍和萧星寒做的所有一切事情,全都落在了慕容恕一个人的身上。

    看似这其中有很多巧合,但并没有什么破绽。当初独孤傲在大阳城突然失踪的那段时间,慕容恕正好去了大阳城。后来秦筝在天厉国的耒阳城失去了踪迹,本就是被慕容恕找过去的,应沁会下意识地认为秦筝也落入了慕容恕的手中。

    而应沁知道,独孤傲死都不会出卖她,但秦筝为了独孤傲,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慕容恕会知道应家和神兵门的关系,随着他之后落难,他出卖了应家来自保,看似一切都很合理,但是应沁觉得这其中还有两个很关键的疑点……

    “慕容少主,你最初为何会抓了独孤傲?”应沁看着慕容恕冷声问。

    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不,最初是我救了他,否则他已经死在大阳城了。我一直认为独孤傲背后还有人,他却始终不肯说,当后来秦筝找到我,求我帮他寻找独孤傲,还说独孤傲是她兄长的时候,我就把秦筝也留下了,果然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还有一个疑问,慕容少主被明紫阳所擒,想必是因为去年拍卖大会上面出现的那些神兵门的武器。”应沁看着慕容恕说,“慕容少主,古墓之说纯属无稽之谈,而你那些武器,并非来自应家,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个因为你一怒之下毁掉了整个慕容世家的神秘少年,又是什么人?”

    慕容恕心中感叹,这应沁果然不简单,到现在思维还这么缜密,不肯相信他的说辞。

    慕容恕微微摇头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我们在东阳国偶遇,一见如故便结义成了兄弟,他托我卖那些武器,卖得的钱分我一成,这么大的生意我自然不会拒绝。拍卖会之后,我们再没见过面,他以为我死了,为了给我报仇,毁掉了慕容世家。”

    “他叫什么名字?”应沁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说了两个字:“言卿。”

    “慕容少主,请。”应沁突然转变了态度,对慕容恕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慕容恕跟着应沁进了房间,房间里面的陈设简洁雅致,隔间还有一个书房。

    两人落座,应沁看着慕容恕问:“慕容少主想不想东山再起?”

    “当然。”慕容恕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可以帮助慕容少主,不管慕容少主想要权势还是钱财,条件是慕容少主把我的人还给我。”应沁看着慕容恕说。

    慕容恕微微摇头:“应小姐,我如今孤家寡人一个,手中只剩下那么两个底牌,如果我没有看到应小姐的诚意的话,他们两人在哪里,应小姐永远都不会知道。”

    “说出你的条件。”应沁看着慕容恕说。

    慕容恕唇角微勾:“首先,我想要一件武器。”

    应沁看了一眼慕容恕腰间的两把刀:“慕容少主已经有了合心意的武器。”

    慕容恕摇头:“不,这两把刀认识的人太多了,现在已经不适合再带在身上,所以,我需要一件新的武器,应家作为神兵门后人,按照我的要求为我打造一件武器,应该不难吧?”

    “仅此而已吗?”应沁看着慕容恕问。

    “还有一个条件,听说百年前的神兵门,曾经有三张千影面具,在神兵门覆灭的时候,想必落入了应家先人的手中。我要的不多,一张就够了,这样我以后便可以换个新的容貌和身份,重新开始。至于钱财,我不需要,因为我想要多少,都可以自己再赚回来。”慕容恕看着应沁说。

    “应家没有千影面具。”应沁摇头。

    “应小姐,如果应家没有千影面具,你脸上的,是什么东西?”慕容恕目光幽深地看着应沁问。

    应沁眼底闪过一道冷光:“慕容少主,你信口开河的功力倒是不浅!”

    “其实我真的是猜测,根据是,我认为应小姐这双美丽的眼睛,跟平平无奇的面容并不相配。”慕容恕唇角微勾,“应小姐,我说得对吗?”

    “慕容恕,你这样的人,竟然会栽在慕容静那个蠢货手中,让我很意外。”应沁答非所问,这是默认了慕容恕的猜测。而应沁的话表明,这无双城中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慕容家当初的变故,她全都一清二楚。

    “往事不堪回首,不必再提。”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一件武器,和一张千影面具,拿到之后,我就把独孤傲和秦筝还给应小姐,如果应小姐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尽管提,因为我非常愿意和神兵门的后人打交道。”

    “你现在在应家的地盘,就不怕我对你不利吗?”应沁看着慕容恕冷声问。

    慕容恕神色淡然地说:“应小姐也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自然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有利,我以后少不得要和应家合作,如果应小姐看不上我,那就另当别论。”

    应沁沉默了片刻之后,神色平静地说:“武器可以给你,但是千影面具,应家只有一张,我不能给你,你可以提其他的条件。”

    “应小姐一直戴着千影面具,是怕你的美貌被人看去,惹来太多狂蜂浪蝶吗?”慕容恕半开玩笑地问。

    “慕容公子说笑了,我貌丑,见不得人。”应沁神色淡淡地说。

    “在下不为难应小姐,至于另外的条件,在下还需考虑一下。现在在下无家可归,少不得要叨扰应小姐一段时间了。”慕容恕客气地说。

    “好,我会安排。”应沁微微点头。

    没过多久,慕容恕直接住进了应沁隔壁的房间,就在应沁的眼皮子底下。慕容恕只身一人前来,就是为了打消应沁的疑虑。而慕容恕知道,应沁并没有全然相信他的话,但应沁不会动他,原因有两个。

    第一,慕容恕能从明月城脱身,在应沁看来,如今的慕容恕或许已经效忠明月国皇室了,他有可能是被明腾或者明紫阳派来监视应家的。

    第二个原因,慕容恕不提,但应沁应该能够想到,慕容恕的那位神秘的义弟,很可能就是应家一直在寻找的神兵门正统传承人苍氏族人。

    应沁可以抓了慕容恕,以生命作为威胁,让慕容恕说出那个少年的下落,但假如慕容恕真的并不知道那个少年的踪迹的话,反倒会弄巧成拙。倒不如把慕容恕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慕容恕的一举一动,一旦慕容恕的义弟再次找上慕容恕,苍氏族人的下落,便找到了。

    应沁确实很聪明,但可惜的是,她见到慕容恕之后会想什么,她现在在想什么,都在慕容恕的算计之内。

    而慕容恕的真正目的,倒也不是为了对应家不利,只是要亲自过来探探应家的底细,如今他已经得到了应家很重要的一个秘密,那就是做主的是应沁这个小姐。假如未来有需要,只要控制住应沁,便可以控制住应家。至于现在,穆妍说了,不用对应家出手,因为应家就是神兵门苍氏一族最完美的挡箭牌。

    第二天,慕容恕把他对武器的要求对应沁说了,还给了应沁一张他自己画的很粗略的设计图纸。

    应沁看到慕容恕给的那张图纸,眼眸微闪:“慕容公子要不要考虑加入我神兵门?我看慕容公子在武器设计这方面,有很独到的天赋。”

    慕容恕呵呵一笑:“求之不得,其实在下对于武器设计一直都有很大的兴趣,平时无事也自己随手画了一些图,虽然不是很完善。”

    “这件事过后再详谈,我先按照慕容公子的图纸,为慕容公子打造出满意的武器,好让慕容公子相信神兵门的实力。”应沁对慕容恕的态度很客气。

    慕容恕点头:“如此甚好。”

    看着应沁拿着那张图纸离开,慕容恕唇角微勾。他对武器设计根本一窍不通,那张图纸是穆妍设计的,慕容恕自己又粗略地画了一遍,也足以让应沁眼前一亮。而慕容恕要让应家为他打造那样武器的目的,是穆妍说想要看看应家是不是真的得到了神兵门的传承,在武器铸造方面的实力究竟如何。

    慕容恕就在应家住了下来,应沁盯着他,他很安分,没有到处走动,偶尔还跟应沁一起喝杯茶,聊聊天,看似非常和谐。

    又过了几天,明腾带着送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进了无双城。

    天色尚早,如果继续赶路的话,可以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座城池,但明腾命令队伍在无双城停了下来,说要休整一日再走。至于他的目的,很多人也能猜到,无非是因为应家。

    应家家主应濠主动过来拜见明腾,明腾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在当夜,亲自去了应府。

    “萧寒寒,明腾去了应家,如果你一点兴趣都没有,选择不去的话,这不正常。”穆妍对萧星寒说。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话落亲了穆妍一口,很快离开了。

    穆妍并没有睡意,因为她在等人。

    “小表妹,你睡了吗?”苏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表姐进来吧。”穆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她身体寒凉,萧星寒不让她喝普通的茶,她一直喝的都是萧星寒专门为她调制的可以调养身体的药茶,难得的是味道还不错。

    苏绮走了进来,看到萧星寒没在,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在穆妍对面坐了下来:“你家萧星寒也去应家了?”

    “不去的话,岂不是显得很奇怪?”穆妍唇角微勾。

    苏绮嘿嘿一笑:“你们是真的想让明腾吐血啊!”

    “表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找我有事?”穆妍看着苏绮问。

    苏绮很淡定地说:“是有事啊,你把我的小弟派去了应家,现在我们都来了,他也该过来见见我们。”

    “表姐想他了?”穆妍轻笑了一声。

    苏绮轻嗤:“不要胡说八道,他是我小弟,就像你对小天儿一样。”

    “嗯,我想小天儿了。”穆妍唇角微勾,“所以表姐也想慕容恕了吧?”

    “真该让萧星寒听听你这话。”苏绮白了穆妍一眼,“这样你家小天儿就不用活了。”

    穆妍的确是在等慕容恕。因为不知应家深浅,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慕容恕是只身一人去的,一直也没有传过消息出来,想必应家并不简单。

    但是今夜不一样。明腾和萧星寒都去了应家,不管应家明面上的家主,还是背地里做主的人,都会忙于应付明腾和萧星寒,慕容恕就会有机会出来。

    又等了一刻钟的时间,苏绮秀眉微蹙:“阿恕不会是被应家抓住了吧?”最开始苏绮管慕容恕叫小恕儿,慕容恕无法接受,穆妍也表示辣耳朵,于是苏绮就改叫阿恕了。

    “主子,属下并没有被应家人抓住。”

    熟悉的声音响起,苏绮转头就看到慕容恕从开着的窗户飘了进来,身姿潇洒地落在了她面前,唇角含笑地说:“主子是在担心属下吗?”

    苏绮白了慕容恕一眼:“你长得这么丑,以后不要笑!”

    “好。”慕容恕收起了笑容,完全就是个听话的乖乖小弟。

    穆妍表示,看似苏绮拿捏住了慕容恕,事实上是慕容恕在逗苏绮玩儿,可怜苏绮对此一无所知,因为她其实并没有那么了解慕容恕。

    作为曾经天下第一商慕容世家的掌权人,慕容恕绝对精明,栽在慕容静手里是个意外,正常时候,能跟慕容恕斗心眼的人极少,苏绮这个大大咧咧的女汉子,要论脑子,在慕容恕面前,显然不够看的。

    “坐吧。”穆妍看着慕容恕说,还给慕容恕倒了一杯茶。

    慕容恕喝了一口,有些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茶?”

    “女人养身子用的药茶。”穆妍很淡定地说。

    慕容恕神色一僵,默默地把茶杯推远了,正了正神色,把他去到应家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穆妍和苏绮。

    “阿恕,我有个问题,你怎么一眼就能看出那位应小姐脸上戴着千影面具的?”苏绮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微微一笑说:“因为她的眼睛长得很好看,容貌本应很出众,却平平无奇。”

    苏绮神色莫名:“眼睛长得很好看是什么意思?什么样的眼睛叫很好看?”

    慕容恕看了一眼苏绮的眼睛,然后微微一笑说:“穆妍的眼睛就很好看。”

    苏绮有点恼了:“慕容恕,你在隐晦地说我眼睛长得丑是不是?几天没打,你胆子肥了!”

    “在我心里,主子的眼睛最好看。”慕容恕看着苏绮笑得一脸真诚。

    “哪里好看?”苏绮问慕容恕。

    慕容恕神色认真地说:“很爷们儿。”

    苏绮这下真的怒了,撸起袖子要跟慕容恕打架,慕容恕一脸无辜地说:“主子不是一直想当男人吗?属下是在真心夸赞你。”

    苏绮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穆妍轻咳了两声:“两位,时间紧迫,说正事,你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打架拌嘴,拿刀拿剑互相砍我都不管。”

    慕容恕看着穆妍问:“接下来怎么做?你们很快就要离开了,我要继续留在应家吗?”

    “既然说了让他们给你做武器,你就等武器到手之后再走吧,也不必久留。”穆妍看着慕容恕说,“想必你会有办法查探清楚应家底细的,至于那位应小姐,她年纪轻轻父母双亡,能够做应家的主,背后肯定还有高人扶持,但你不必冒险去查,切记要谨慎行事,因为应沁也不好对付。”

    “接下来就让那些盯上应家的人,帮我们探探路,削弱应氏一族的实力。现在应家到了明处,我们还在暗处,暂时他们对我们不会构成威胁,他们的存在反而会保护真正的神兵门。最好他们一口咬死他们就是神兵门的正统,我愿意把这份荣光都让给他们。”穆妍唇角微勾说。

    “我明白了。”慕容恕微微点头。

    “你快回去吧,如果被发现的话,就回不去了。”穆妍对慕容恕说。她并没有小看应家,也没有小看应家幕后的掌权者应沁。应沁能掌控应家,并且让独孤傲对她死心塌地,自然不是简单人物。

    不过如今穆妍并不打算出手,因为她怀疑应沁背后还有人,现在对付应沁不是最好的时机,而且应沁和应家都存在,对真正的神兵门来说是好事。

    “好。”慕容恕起身,要走的时候,突然转身把两个紫玉铃铛放在了苏绮面前。

    苏绮愣了一下:“这是什么?”

    “这是对我很重要的东西,我现在不方便带在身上,请主子帮忙保管一下。”慕容恕看着苏绮神色认真地说。

    “好吧。”苏绮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慕容恕走了之后,苏绮也很快离开了。穆妍拿了一本书出来,准备看几眼,等萧星寒回来再睡觉。萧星寒今夜去应家,主要目的是为了膈应明腾,并没打算做什么。

    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穿过窗户,钉在了穆妍面前的桌子上。她神色微凝,快步走到窗边,外面树影婆娑,并没有任何异样。剑龙卫都在附近,却没有挡住,说明射箭之人武功极强。

    穆妍转身,走过去取下了箭尾绑着的一根布条,展开布条,上面写了一行潦草的字:“萧星寒和明心瑶在一起。”

    “卿卿,没事吧?”连烬出现在穆妍面前,看到穆妍手中的布条,神色微变,对穆妍说,“这不可能!定然是有人挑拨。”

    “阿烬,我去明心瑶那里看看,你们不要出来。”穆妍神色平静地对连烬说。

    “好,你小心一点,我们都在附近。”连烬对穆妍说,话落就又隐入了暗中。

    穆妍把那个布条握在手中,从窗口飞出去,朝着明心瑶的院子而去了。

    院子里并没有下人守夜,明心瑶房间的灯也已经熄灭了,一片漆黑的房间里,传出了男女暧昧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穆妍神色莫名地站在院中,并没有往前走。

    一个黑影出现在穆妍身后,声音怪异地说:“萧星寒已经背叛你了。”这是晋连城。

    “是你陷害他!”穆妍转身,目光冷然地看着不远处戴着鬼面具的晋连城,眼中仿佛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怒火。

    “是我做的,但这不能改变萧星寒的身体已经背叛你的事实。他现在就在里面,和明心瑶缠绵,你难道能够忍受吗?”晋连城的声音越发怪异,“如果你想杀了萧星寒,我可以帮你。”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穆妍看着晋连城冷声问。

    “我的身份,以后你会知道的。”晋连城的脸被面具遮得严严实实的,声音也完全改变了,“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好,那你现在就进去,帮我杀了萧星寒!”穆妍冷声说。

    晋连城并没有动:“萧星寒实力高强,我们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所以必须从长计议。你先随我离开,我会尽快找到合适的时机,让萧星寒和明心瑶全都死无葬身之地!我发誓,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穆妍沉默转身,又看向了明心瑶的房间,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声音幽寒地说:“背叛我的男人,只有死!”

    “我们暂时离开吧,我一定会帮你的。”晋连城看着穆妍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好。”穆妍缓缓地说着,猛然转身,不知何时幽冥剑已经出鞘,她挥剑朝着晋连城的脖子砍了过去!只要这一剑落下去,晋连城立刻就会头断血流,再无生还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刚猛的劲风朝着穆妍的后背袭来,她神色微变,侧身避开的同时,她的剑已经偏了,并没有砍中晋连城的脖子。

    剑龙卫全都出现,把穆妍保护在了正中间,看着从天而降的那个黑衣老者,和晋连城站在了一起。

    “穆妍!”晋连城的声音都变了调,他不明白穆妍为何要杀他,穆妍不可能知道他是谁!

    “晋连城,好久不见。”穆妍看着晋连城,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怎么知道……”晋连城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穆妍。

    突然出现救了晋连城的杜午目光幽深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猛然转身抓住晋连城的肩膀,师徒二人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不要追!”穆妍冷声说。杜午是个老毒物,不光这些剑龙卫,穆妍现在都不敢正面跟杜午交锋,因为蛊毒根本防不住。

    “里面不会真的是……”穆霖转身看向了明心瑶的房间,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他相信萧星寒对穆妍的感情,但难保萧星寒不会被人算计!假如萧星寒真的做了对不起穆妍的事情,穆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是。”穆妍神色平静地说了两个字。

    “你如何能确定呢?”连烬忍不住开口问穆妍。

    穆妍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里面那个,是晋连城的人,明心瑶应该是被晋连城骗了,被一个不明身份的男人白睡了,不信你们进去看。”

    穆妍话落,飞身而起,朝着自己的院子而去。

    穆霖和连烬对视了一眼,两人又同时看了一眼明心瑶的房间,不约而同地点燃了一根火折子,扔在了院中两个不同的地方,然后带着其他的剑龙卫,从原地消失了。

    “失火了!”

    “公主的院子起火了!”

    “快来人啊!救公主!”

    ……

    夜半时分,整个太守府都苏醒了过来,很多人朝着明心瑶的院子跑了过去。

    穆妍坐在房间里,静静地看着窗外。不多时,萧星寒出现在她视线中,一进门就抱住她,问了一句:“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穆妍唇角微勾:“好戏,开场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