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8.真带劲儿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28.真带劲儿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慕容叔叔的房间里好像有人在打架?”拓跋严眨了眨眼睛说。

    连烬微微蹙眉,看向了穆妍:“卿卿,你真的不要去看看吗?”

    “不用。”穆妍很淡定地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打架什么的多正常,等你身体好了,也会有人找你打架的,到时候不用客气。我们的规矩就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连烬笑着摇头:“原来你们平时都是这样啊,很有趣。”

    “你的脸,要治么?”穆妍看着连烬问,“其实就算再割一刀,认识你的人还是能够一眼就看出来,没有任何意义。你不在意容貌,但毁容并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等你强大到无人可欺,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况且你现在那道疤太深了,之后你想易容,也很难遮住,这样你就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外人面前。”

    连烬微微点头:“卿卿你说的很有道理。”

    “那就让我帮你恢复容貌吧!”穆妍唇角微勾。

    “谢谢你。”连烬看着穆妍说,感觉穆妍对他真的很好,耐心开导他,还要亲手帮他恢复容貌。

    “不用客气。”穆妍很淡定地说,“我最近在学医,亟需病人,正好拿你练练手,反正就算失败了,你也不会变得更丑的。”

    连烬忍不住笑了起来:“卿卿,你随便练,变得更丑我也不会介意的。”连烬只是觉得很有趣,苏绮和穆妍果然不愧是姐妹,性格中有不少相似之处,非常大气直爽。

    隔壁房间传来苏绮的一声怒吼,穆妍清晰地听到了两个字“贱人”,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穆妍神色莫名,这是苏绮和慕容恕的骂战升级,已经进入人身攻击阶段了?穆妍表示同情慕容恕一秒钟,他完全就是无辜躺枪,因为穆妍知道这件事是莫轻尘从中搞的鬼。穆妍之所以一开始没有阻止,是觉得慕容恕最近心情应该不太好,一个人待着多无聊,不如让苏绮去闹闹。

    至于慕容恕和苏绮之间会不会摩擦碰撞出爱情的小火花,穆妍表示,顺其自然了,她身边单身男人不少,慕容恕,莫轻尘,如今又来了个连烬,还要算上她家亲哥穆霖,可姑娘就苏绮一个,狼多肉少,就看谁先下手为强了。

    “主子。”莫轻尘一脸八卦地走了进来,看着穆妍意味深长地说,“慕容恕和苏绮,嘿嘿。”

    穆妍唇角微勾:“怎么?打得很过瘾?”

    莫轻尘笑得贼兮兮的:“主子,慕容恕摸了苏绮不该摸的地方,苏绮踢了慕容恕不该踢的地方,可热闹了。”

    “小天儿,给你一个忠告,看热闹可以,刻意制造热闹,是要付出代价的。”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莫轻尘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姓莫的,给老子滚出来!”不远处传来苏绮怒吼的声音。

    莫轻尘神色一变,下意识地想从窗户偷偷溜走,结果没走成,因为穆妍一脚把他给踹出去了。

    莫轻尘落地,不偏不倚的就落在了苏绮脚边,苏绮抬脚踩上了他的后背,然后用力踩,咬牙切齿地说:“看戏看得很开心是吧?”

    “苏绮,你这是干嘛?我什么都没做啊!”莫轻尘心虚地眨了眨眼睛。

    “慕容恕那个贱人根本就没有说我肤浅对不对?”苏绮踩着莫轻尘冷声说,“是你从中挑拨,害得我被慕容恕占了便宜,你说,怎么办?”

    “那你要原谅慕容恕吗?”莫轻尘弱弱地问。

    “原谅个屁!”苏绮没好气地说,“我跟他的账另算,首先,我要让你为你的嘴贱付出代价!”

    苏绮话落,俯身把莫轻尘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根绳子,不过片刻功夫,就把莫轻尘给绑成了一个扭曲的粽子,头朝下吊在了树上。

    “苏绮,有话好好说,快放我下来。”莫轻尘欲哭无泪,他的出发点明明是好的,他先前听着苏绮骂慕容恕骂得很带劲,觉得他们很般配,这一对适龄未婚男女,不应该天雷勾地火看对眼,然后感谢他这个“红娘”吗……

    “你会好好说话吗?”苏绮拿刀拍了拍莫轻尘的脸,“给你三天三夜时间反思,你敢下来,我跟你没完!”

    三天三夜?莫轻尘好想哭,真到那时候,他的脑袋该暴涨而裂了……

    苏绮已经换了一身新的衣服,她转身看了一眼慕容恕的房间,冷哼了一声,大步离开了。

    萧星寒从明月国皇宫回来的时候,看都没看莫轻尘一眼,直接进房间去了。片刻之后,莫轻尘看到穆妍从连烬的房间里出来,眼睛一亮,大叫了一声:“主子,救命啊!”

    穆妍走到了莫轻尘跟前,伸手推了一下,然后莫轻尘就被吊着在那里荡来荡去……

    “主子,救我。”莫轻尘快崩溃了,可怜兮兮地说。

    “我放你下来,我表姐会不高兴的。”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主子,你对他们都那么好,唯独对我这么残忍……”莫轻尘控诉穆妍忽视他虐待他。

    “小天儿啊,”穆妍伸手又推了莫轻尘一下,然后悠哉悠哉地看着莫轻尘被吊着飘过来荡过去,声音幽幽地说,“这次的事情,就是你自己没事找事,我表姐也不是不讲理,她欺负你,是你活该。”

    莫轻尘真的要哭了:“主子,我知道错了还不成吗……”

    “成,当然成。”穆妍唇角微勾,“问你一件事,你跟那个应杰,关系怎么样?”

    莫轻尘愣了一下:“不好不坏,他那个人,才华是有的,就是喜欢钻营,老想往上爬,又一直爬不上去。”

    “给你一个任务。”穆妍微微一笑说。

    “好啊好啊!什么任务我都愿意!主子你快放我下去啊!”莫轻尘已然崩溃了,丢脸还在其次,主要是太难受了。

    穆妍果真把莫轻尘给放了下来,莫轻尘的脸都充血发红了,原地蹦跳了好几下,舒展了一下身体,才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主子,有什么任务?”莫轻尘正了正神色,看着穆妍问。他知道自己挑拨慕容恕和苏绮这件事还没完,苏绮肯定不会放过他,慕容恕一旦恢复武功,定然也会找他麻烦,所以他必须也是唯一能够做的是,抱紧穆妍的大腿求保护。

    “你今天晚上去找应杰……”穆妍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开口缓缓地对莫轻尘说。

    不久之后,穆妍对莫轻尘说完,莫轻尘点头说:“没问题,主子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如果出了什么差错,我再把你吊上去,吊个十天半月的。”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莫轻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的果然还是失宠了,不说了,伤心。”

    看着莫轻尘话落就没影儿了,穆妍唇角微勾,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夜深人静,莫轻尘悄无声息地离开驿馆,在明月城中转了一大圈,确认没有人跟踪,才飞身进了应侍郎府。

    作为明月国的前丞相,而且还是盗圣,莫轻尘对于明月城非常熟悉,而这座应侍郎府,莫轻尘曾经来过一次,如今再来,并不陌生,很快就找到了应杰的书房。

    书房里面的灯还亮着,窗户上映出一个人的影子,莫轻尘静静地靠近,听了片刻之后,挥掌推开虚掩的窗户,飘了进去。

    迎面飞来的暗器毒针让莫轻尘神色一凝,急急侧身闪避,同时开口说了一句:“应杰,我是林辞!”

    听到记忆中“林辞”的声音,应杰眼眸微缩,没有再次用暗器,眼神戒备地看着面前戴着铁面具的莫轻尘问:“你现在是明月国满天下通缉的逆贼,来找我做什么?”

    莫轻尘摘掉脸上的面具,露出来的容貌赫然就是曾经的明月国丞相“林辞”。他看着应杰轻笑了一声,然后在应杰对面坐了下来:“找你,自然是好事。”

    “不管你有什么事,速速离开!”应杰看着莫轻尘冷声说。他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微胖,眉眼之间透出一股精明。

    “我千里迢迢赶过来,你至少听我把话说完,毕竟咱们曾经也有那么点交情不是么?”莫轻尘唇角微勾,“不用怕,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应杰神色莫名,在莫轻尘对面坐了下来,眼眸幽深地看着莫轻尘问:“你到底是谁的人?”当初“林辞”是被人陷害,可他能够从明月国天牢之中被高手所救逃出生天,就说明他的身份不简单,他的身上定然有秘密。

    “日出东方。”莫轻尘微微一笑,说了四个字。

    应杰神色微变:“你是东阳国的人?”

    “没错。”莫轻尘神色平静地说,“事到如今,遮遮掩掩的也没有必要了。我曾经是东皇派到明月城的细作,只是没想到,什么大事都还没做,就栽了。”

    “你对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应杰眼中依旧带着很深的戒备,总感觉“林辞”突然从天而降不怀好意。

    “原本我现在已经当上东阳国的丞相了。”莫轻尘唇角微勾,“不过我离开东阳国那么久,再回去,直接成为丞相,在朝中难免被人排斥,所以,想找个助力。”

    “林辞,你到底想做什么?”应杰看着莫轻尘冷声问。

    “应杰,你很有才华,以你的本事,早几年就该当上兵部尚书了,甚至官职应该更高。你一直做个小小的侍郎,你的所有业绩都被刘尚书给占了,心里就没有不甘吗?”莫轻尘看着应杰问。

    应杰面色一沉:“林辞,你莫不是想让我背叛明月国,跟你去东阳国吧?不必说了,这不可能!”

    “我知道,你应家家大业大,不过你在官场上面不得志,应家曾经一直被慕容世家压着,也得不到明氏一族的重视,就算现在慕容世家没了,你应家想要出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莫轻尘看着应杰说,“跟我去东阳国,你这样的才华,再加上我的举荐,一定能够得到重用!”

    “林辞,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让我抛下一切,带着应家去东阳国,效仿曾经的穆耀光吗?你简直是异想天开!”应杰冷哼了一声。

    “应杰,所谓成王败寇,当今天下的局势你应该也看得明白,如果接下来战事起,恐怕第一个走向灭亡的就是皇室内斗不休的明月国,到那时你别提做官,你应家也会和慕容世家一样,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甚至是彻底毁灭!”莫轻尘看着应杰说。

    应杰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摇头说:“你走吧,我就当你没来过。”

    莫轻尘站了起来,看着应杰说:“我给你指了一条明路,你可以再考虑一下,三天之后,我再来找你。”

    莫轻尘离开之后,应杰一个人静静地坐了很久,提笔写了一封信。

    天色微亮的时分,应杰还在睡,突然被外面的嘈杂声惊醒,还没等他出去,一队官兵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拿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应杰神色大变,就看到明腾脸色暗沉地出现在视线之中,打了一个手势之后,应杰和他的夫人都被带走了。而他的一双儿女,前些日子去了无双城,迄今还未归来。

    明月城天厉国驿馆。

    穆妍一大早出门的时候,莫轻尘就在外面等着了。

    “主子,都办妥了,这会儿应杰一家已经被抓进天牢了。”莫轻尘对穆妍说。

    穆妍神色平静地说:“很好,你混进去盯着,有什么消息再告诉我。”

    “是。”莫轻尘点头。虽然大白天的混进天牢有点风险,但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况且他现在正躲着苏绮,穆妍给他安排任务他求之不得。

    还没到正午,莫轻尘已经成功地混进了明月国天牢之中,身份是看管重刑犯的狱卒。他一边味同嚼蜡地吃着难吃的“工作餐”,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盯着天牢最深处的应杰。

    应杰穿着灰扑扑的囚衣,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垂着头坐在那里,他的夫人在旁边不停地抹着眼泪,哭哭啼啼的。

    应杰此时心里恨极了“林辞”,却不知道始作俑者“林辞”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盯着他。

    而这整件事情,不过是穆妍设的一个局,莫轻尘是执行者。

    昨夜莫轻尘以“林辞”的身份从天而降,谎称自己曾经是东阳国皇室派到明月城的细作,而这是有可信度的,因为应杰知道,“林辞”失踪之后,只有东阳国的大阳城传出过“林辞”的消息。

    莫轻尘劝应杰背叛明月国,去东阳国,并且很认真地跟应杰分析了他和应家现在的处境和未来可以预见的不利局面。

    应杰有没有对莫轻尘的提议动心,莫轻尘根本无所谓,因为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应杰并非应家的家主,遇到这种事,他十之八九会传信给无双城,就算不叛变,也要跟他的父亲商议一下应家的未来。

    而莫轻尘并没有真的离开,一直在暗中盯着应杰的一举一动,当应杰把一封信交给他的心腹属下的时候,莫轻尘瞅准机会,出手抢夺。

    信上的内容不出莫轻尘所料,没提到神兵门,只是提起了“林辞”,以及当今天下的局势,最后写了一句,他们应家,要早做打算。

    那封信很快被莫轻尘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了明腾的书桌上,明腾带兵把应杰抓了起来,目前是在逼应杰供出“林辞”躲在哪里,可是应杰根本就不知道。

    一切都在穆妍的计划之中,而穆妍真正的目的,是要将应杰逼得走投无路,自爆应家和神兵门的关系!

    原本穆妍打算亲自去会会无双城的应家,她还专门让剑龙卫把独孤傲和秦筝都带了过来,只是因为慕容恕,穆妍先前路过无双城的时候也没有机会多做停留,而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通过明腾和明紫阳前些天因为神兵门明里暗里的折腾,穆妍意识到一件事,四国皇室其实都不认为神兵门真的不存在了,一直都在暗中寻找神兵门,只要给他们一点蛛丝马迹,他们就绝对不会放过。

    既然如此,穆妍觉得,不如直接让“神兵门”现世吧!

    穆妍当然不是想暴露自己和她的师门,而是想让应家无处躲藏,顶着神兵门的旗号,出现在世人面前。

    独孤傲坚信应家是神兵门的正统,恐怕应家的不少后人都被灌输了这种思想,包括应杰在内。当然,应家必然有人知道他们的祖上是神兵门叛徒,否则他们不会寻找苍氏一族去夺神兵令。

    穆妍让莫轻尘利用“林辞”的身份,刻意设局陷害应杰,应杰可以选择宁死不屈,但穆妍觉得他不会。这种有投敌叛国意向的罪犯,对皇室来说向来是宁可错杀一百,不能放过一个,所以留给应杰的时间并不多,至少不够无双城的应家派人前来援救他,而他说不出“林辞”的下落,即便他说是“林辞”刻意陷害他,可那封信是他亲笔写的,他百口莫辩。

    于是,摆在应杰面前的一条生路和一条死路,死路就是这么被白白冤死,而生路,就是说出应家和神兵门的关系,那样,他非但可以死里逃生,还能够得到明月国皇室的重用,应家真的可以飞黄腾达。

    穆妍认为,以应杰的性格,他会选择后者。这样一来,穆妍的计划,就成功了。

    天厉国驿馆。

    苏绮过来找穆妍,问穆妍为何要放了莫轻尘那个混蛋,穆妍说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让莫轻尘去做,也只有莫轻尘能做。

    “那好吧。”苏绮轻哼了一声说,“反正我说了要吊他三天三夜,等他办完你的事,回来继续吊着,小表妹你到时候可不能再护着他了!”

    穆妍唇角微勾:“我的事情办完了,表姐随便折磨他,我绝对不管。”

    “还是小表妹你懂事。”苏绮揉了揉穆妍的脑袋,起身出去了,背对着穆妍摆了摆手,“我去找连烬了!”

    穆妍眉梢微挑,苏绮这两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连烬房间里,也不做什么,有时候就是看自己的书,这是几个意思?也不像是看上连烬了啊。

    正在天牢里面昏昏欲睡的莫轻尘突然打了个喷嚏,感觉像是有人在背后说他坏话。他揉了揉眼睛,就看到应杰突然抬起了头。

    应杰的眼神很复杂,似乎陷入了深深的犹豫,在纠结是不是要做某件事。

    而就在当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明腾没有来,他的一个属下带着他的命令过来了,只对应杰说了一句话,再给应杰一夜的时间,如果明日一早,应杰还不肯说出“林辞”躲在那里,不仅他要被斩首,无双城的应家,也全都要被株连!

    应杰知道,明腾会说到做过,因为他一个小小的兵部侍郎,纵然有才华,却始终没有被上位者真正看在眼里。应杰也知道,明腾应该能够想到他是被林辞陷害的,可明腾根本不在乎这些,他的命,在明腾眼中,一文不值……

    应杰一夜没有合眼,莫轻尘在幽暗的天牢之中一直静静地看着他。

    天亮了,明腾的属下再次来到了天牢,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应杰说:“应杰,你可想好了?如果你再不招,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放心,你的父母儿女,很快就会去地下陪你了!”

    “相公!你快说啊!不管他们想知道什么,你快说啊!”应杰的夫人已经崩溃了。

    “滚开!”应杰眼底闪过一道冷光,把他的夫人推到了一边,看着明腾的属下说,“我可以招,但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必须亲口告诉摄政王殿下!”

    “哼,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王爷定会让你不得好死!”明腾的属下放了一句狠话,然后把应杰拽了起来,拖着他往外走去。

    莫轻尘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等狱卒换班的时候,偷偷溜了。

    莫轻尘回到驿馆,找到穆妍的时候,穆妍在慕容恕的房间里,正在给慕容恕把脉。

    “主子果然料事如神!”莫轻尘一进门就看着穆妍说。

    慕容恕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莫轻尘,穆妍又过了片刻放开慕容恕,转身看着莫轻尘问:“怎么样了?”

    “明腾说今日一早应杰再不供出我的下落,就把应杰给杀了。”莫轻尘唇角微勾,“应杰那人,又不是多有骨气,他当然不想死,这会儿已经主动提出去见明腾了,他会对明腾说什么来保住自己的性命,绝对不出我们所料。”

    慕容恕微微蹙眉:“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穆妍先前只是问了慕容恕一点应家的情况,并没有说其他的。

    莫轻尘指着穆妍问慕容恕:“你知道我家主子是谁吗?”

    慕容恕没好气地说:“别废话!”

    “我家主子,可是神兵门的少主。”莫轻尘一脸与有荣焉。

    慕容恕愣了一下,然后看着穆妍感叹了一句:“原来如此。”

    慕容恕和穆妍初遇的时候,穆妍送了慕容恕两把宝刀,当时慕容恕就怀疑穆妍可能跟神兵门有什么关系。之后萧星寒拿出一堆神兵门的武器去卖,慕容恕还很奇怪,感觉像是萧星寒突然和神兵门扯上了关系一样。

    如今,一切都很明白了,言卿就是阿月,阿月就是穆妍,而关于神兵门的事情,自始至终做主的都是穆妍,根本就不是萧星寒!

    莫轻尘又给慕容恕简单说了一下神兵门百年之前的苍氏和殷氏,慕容恕这才知道,原本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颇有几分神秘的应家,竟然也是神兵门的后人,不过是叛徒后人。

    “所以,你们刻意陷害应杰,逼应家现形?”慕容恕神色莫名,“穆妍,你也太狠了。”

    “非也非也。”莫轻尘不认同地说,“事情是这样的,应家认为苍氏一族才是叛徒,一旦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对付我们,抢夺神兵令,因为殷氏和苍氏,从百年前到现在,都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并且这次也是独孤傲先出手,我们才发现应家的。”

    “嗯,我明白,我只是在夸奖穆妍。”慕容恕微微点头。

    “就是嘛!”莫轻尘嘿嘿一笑,“应家那些杂碎利用独孤傲,把独孤傲骗的跟个傻子一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他们自诩是神兵门正统,就让他们好好风光一下吧!”

    穆妍表示,这叫先下手为强。作为神兵门的后人,穆妍必须时刻保持谨慎,在不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要避免将身份暴露在任何外人面前。而要说安全,除非某天神兵门一统天下了,否则没有真正的安全。穆妍觉得神兵门那群老头整天窝在萧王府,乐呵呵地做着他们的武器,不需要世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已经是一种很好的状态了。

    明月城摄政王府。

    应杰双手被铁链束缚,跪在明腾面前。

    明腾面色沉沉地看着他,冷声问:“林辞在哪?”

    应杰沉声说:“下官并不知道林辞在哪。”

    “竟然敢愚弄本王!找死!”明腾冷哼了一声,“来人!”

    “王爷,下官有关于神兵门的消息要禀报!”应杰面色一凝,猛然抬头看着明腾说。

    “都退下!”明腾眼眸微眯,冲着外面吼了一声,本来要进来拖走应杰的人全都退下了。

    “你刚刚说什么?你有神兵门的消息?”明腾看着应杰目光幽深地问,假如应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一定要把应杰碎尸万段!

    “是。”应杰垂眸,“神兵门还存在。”

    “本王知道神兵门还存在,你有什么消息?”明腾看着应杰冷声问。

    “下官要说的就是,当世传承神兵门的,就是应家!”应杰抬头,看着明腾神色认真地说。

    明腾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就是神兵门的后人?”

    “是的。”应杰点头。

    明腾定定地看着应杰,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冷笑了起来:“应杰,本王知道你在兵器设计和铸造方面颇有几分才华,但你想冒充神兵门的后人,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明腾自认为他见过神兵门后人,就是先前毁了慕容家,还害得明腾和明紫阳互相争斗两败俱伤,名誉扫地,却始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个神秘少年。

    与之相比,明腾觉得应杰这样的货色,从头到脚都不配提神兵门这三个字!

    明腾的反应在应杰的预料之外,因为他没想到他主动说出他是神兵门后人的事情,明腾非但没有欣喜若狂,反而直觉认为他不是,因为明腾觉得他的才华根本配不上神兵门!

    应杰犹豫了很久,鼓足了勇气说出来的家族秘密,最终得到了明腾如此评价,他只有一个感觉,伤自尊……

    “摄政王殿下,应氏一族本姓殷,就是百年之前神兵门的殷氏,此事千真万确,无双城本家之中,有神兵门的旧物可以作证,并且应氏后人在武器设计和铸造方面,才华出众者比比皆是,只有我入朝为官。”应杰已经开口了,就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而且还要说出更多应氏一族的秘密,好让明腾信服。

    明腾眼眸微闪:“应杰,你可知道,假如你骗了本王,本王定会让你生不如死,让应家断子绝孙!”

    “生死关头,下官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骗摄政王殿下啊!下官发誓,所言句句属实!摄政王不信的话,去了无双城应家,就知道了,应家后山之中藏着一个很大的武器铸造坊,其中有一些器物,还是百年前神兵门传承下来的!”应杰对明腾说。

    明腾神色一冷:“应家是明月国的子民,却隐瞒了如此重大的事情,还私自铸造兵器,是要图谋造反吗?”

    应杰神色一僵,赶紧开口说:“摄政王明鉴,应家不是有异心,只是不敢暴露身份,神兵门的事情一旦传开,应家将会永无宁日啊!”

    “所以,你这次是因为贪生怕死,所以泄露了应家最大的秘密?”明腾看着应杰冷笑。

    应杰汗涔涔地说:“不敢欺瞒摄政王,事到如今,下官必须表明身份,以证清白。下官可以保证,应家从此以后,为摄政王所用,定全力相助摄政王登上皇位,一统天下!”

    “口气倒是不小。”明腾看着应杰冷声说,“本王有证据表明,慕容恕和神兵门后人有关,这么说,那个救走慕容恕的人,就是你应家人了?”

    应杰直接愣在了那里,终于意识到明腾为何一直不太相信他的原因了,原来慕容恕没死,而明腾先前跟他自认为的神兵门打过交道。

    应杰微微垂眸说:“摄政王明鉴,下官一直在明月城,与无双城本家联系并不多,摄政王所说之事,下官并未听闻,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

    明腾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应杰,突然起身走过去,亲手把应杰扶了起来,打开了应杰手上的锁链,看着应杰说:“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也是为了应家的安全考虑。”

    “是,下官明白。”应杰点头。

    “速速传信,让应家做主的人前来明月城见本王,你口中所说的神兵门传承下来的东西,本王要亲眼看到,才能相信。”明腾看着应杰说。

    “下官回去之后,立刻去办。”应杰再次点头。

    “只要你所说属实,本王定会让你加官进爵,让应家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我们联手,终有一日,可将这天下握在手中!”明腾神色严肃地说。

    “多谢摄政王殿下!”应杰垂首,声音恭敬地说。

    应杰被明腾派人送回去了,不多时,天牢之中的应夫人也被放回了家。稍晚些时候,应杰派他的属下送一封信回无双城,那封信明腾过目了,并没有任何异样。

    明腾一个人思来想去,虽然觉得事情有些意外和离奇,但有一件事是非常确定的,应杰是真的贪生怕死,所以绝对不敢骗他!

    明腾在想,先前慕容恕和神兵门有关,其实都是他们的猜测,只是因为慕容恕从那个神秘少年手中得到的神兵门的武器,而这没办法直接证明那个神秘的少年一定和神兵门有关。

    如果应家真的是当世存在的神兵门后人,应家定然有不少神兵门传承下来的宝贝,以及神兵门百年之前秘而不传的图纸和兵器铸造技术,以及不在少数的兵器设计和铸造人才。

    想到这里,明腾眼中出现了一丝喜色,这真的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一想到他马上就能把神兵门完全掌控在手中,明腾很想仰天大笑三声。

    天厉国驿馆。

    莫轻尘对穆妍禀报说应杰夫妇已经被放回去了,并且应杰给无双城送了一封信。

    穆妍很淡定地说:“对明腾来说,这么重大的事情,只有他自己关起门来高兴怎么行?得普天同庆才好。”

    莫轻尘嘿嘿一笑:“主子放心,属下会让明紫阳尽快知道这件事的,然后,你家萧星寒也可以插一脚,很快就能天下皆知了。”

    “小天儿,展现你能力的时刻到了,去办事吧!”穆妍拍了拍莫轻尘的肩膀说。

    “哎!”莫轻尘感觉受到了肯定和鼓励,嗨嗨地跑了。

    当天夜里,明紫阳安插在明腾那里的细作,给他传回来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明腾找到了神兵门的后人,就是无双城的应家!

    明紫阳思来想去睡不着,最后连夜去了摄政王府找明腾。

    “皇叔,应家的事情,本宫已经知道了。”明紫阳意有所指地看着明腾说。

    明腾面色一沉:“明紫阳,你最好不要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明腾知道他身边还有明紫阳的人,细作这种事情,防不胜防。

    “如果本宫打算在神兵门的事情上面继续跟皇叔作对的话,今夜就不会来找皇叔了!”明紫阳轻哼了一声说。

    明腾眼眸微眯:“你什么意思?”

    “本宫的意思是,我们不要再内斗了,合作吧。”明紫阳看着明腾说,“假如因为我们的争斗把事情闹大,让人知道神兵门被明氏一族得到了,对我们来说,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明腾唇角微勾:“太子的脑子,终于恢复正常了。”

    明紫阳面色微沉:“皇叔不必挤兑我!先前的事情,皇叔也没有聪明到哪里去!”

    “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明腾看着明紫阳神色严肃地说,“接下来切记要小心,别忘了萧星寒还在明月城,假如神兵门的事情传入萧星寒耳中,会惹来大麻烦!”

    “原来明王这么看得起本王。”

    一道幽寒如冰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明腾和明紫阳被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定睛一看,不知何时萧星寒已经进了房间,他们竟然毫无察觉!而他们瞬间意识到,他们先前说的话,萧星寒都已经听到了!

    明腾面色一寒:“这么晚了,萧王来本王这里做什么?”

    萧星寒声音冷漠地说:“刚听闻明王手中有一株暹罗草,本王今夜前来,是想跟明王谈笔交易,倒是没想到,明王和明太子竟然找到了神兵门!”

    明腾心中快怄死了!暹罗草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珍稀药材,他前些日子才刚刚得到,而且萧星寒听说暹罗草的消息,还是明腾刻意放出去的,因为明腾想要跟萧星寒谈交易,给萧星寒点好处,让萧星寒回国路上关照一下明心瑶。

    萧星寒果然来了,正好就在明腾最不希望他出现的时候,把明腾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听了个一清二楚!

    “萧王,这件事还没有得到证实。”明腾冷声说。

    “那明王在怕什么?”萧星寒声音幽寒地说。

    “萧王,应家是明月国的子民!”明紫阳的神色也变得很难看。他放下之前的芥蒂,主动来找明腾谈合作,就是因为有关神兵门的事情事关重大,他不想因小失大,便宜了外人。

    可如今这个最重要的消息被萧星寒知道了,萧星寒会无动于衷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本王要的暹罗草呢?”萧星寒非常不讲道理地看着明腾说,冷漠的语气,听在明腾耳中,满满的都是威胁!

    明腾脸色难看地取了暹罗草过来给萧星寒,哪里还敢提什么条件?

    “萧王,你想怎么样?”明紫阳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冷声说:“本王对神兵门,并没有你们那么大的兴趣。”

    “萧王不必口是心非!”明腾轻哼了一声,显然认为萧星寒在说谎。

    萧星寒冷冷地说:“本王并非皇室之人,作为天厉国的臣子,只需要奉皇命行事即可,不需要做多余的事情来邀功,所以,你们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明腾和明紫阳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能不能相信萧星寒的话。可萧星寒的话其实是有可信度的,因为以萧星寒的实力,假如他真的有野心,说不定如今天厉国的皇帝就是他了……

    “告辞。”萧星寒没有再说什么,拿着装有暹罗草的那个盒子,从明腾和明紫阳面前消失了人影。

    明腾看着萧星寒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猛然握拳,气恨地砸了一下桌子:“萧星寒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皇叔,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护好应氏一族的人。”明紫阳眼眸微沉,“萧星寒说得好听,他未必真的想要得到神兵门,但他一直跟我们作对,很可能会出手灭掉应氏一族,到时候,我们依旧什么都得不到!”

    明腾点头:“太子说得对,本王今夜就派人前去无双城,把应家转移到另外一个隐秘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明腾和明紫阳几乎同时收到了一个消息,一个让他们瞬间脸色扭曲,快要被气得吐血三升的消息!

    萧星寒的确没有打算得到应家,因为他直接把应家就是神兵门后人的消息大肆宣扬了出去,一大早已经传遍了整个明月城,并且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其他地方传去。

    想必不久之后,其他三国皇室,乃至天下人,全都会知道,明月国的应家就是神兵门后人,而四国皇室一直都在苦苦寻找的神兵门,如今落入了明氏皇族手中!

    可以预见,不管其他三国明面上跟明月国是敌是友,在关于神兵门的事情上,态度绝对是寸步不让的,并且一定会有得不到便毁掉的做法!

    应家已经不可能再安逸地生活在无双城了,而明腾也不可能暗中悄悄地利用应家来壮大自己和明月国的实力,因为其他三国都不会允许!甚至明月国可能会因为成为其他三国联手要除掉的对象!

    “萧,星,寒!”明腾一字一句地念着萧星寒的名字,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可不管明腾怎么愤怒,这局棋,开局人是穆妍,定局人是萧星寒,而明腾和应家在这其中,注定不会得到任何好处!

    天厉国驿馆。

    莫轻尘绘声绘色地在跟穆妍讲关于神兵门的消息在明月城引起了多大的风波,他有些小得意,一想到这么大的事情是他和穆妍一起搞出来的,而自始至终他们都置身事外在看戏,就感觉自己厉害大发了!

    “小表妹!”苏绮大步走了进来。

    莫轻尘神色有些不自然,起身想溜走。苏绮脚步微转,挡住了他的去路,看着他笑得一脸和气:“小天儿啊,听说小表妹派你出去办事了?你还把事情办得很漂亮?”

    看到苏绮的笑容,莫轻尘感觉心里毛毛的,微微点头,十分谦虚地说:“还行。”

    “既然正事办完了,那咱们俩的账,也可以好好算算了。”苏绮看着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

    在被苏绮抓住的同时,莫轻尘转头可怜兮兮地看向了穆妍:“主子救我啊!”

    穆妍摊手,给了莫轻尘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莫轻尘欲哭无泪,又不想跟苏绮一个女孩子打架,最后就被苏绮用绳子绑着,拉了出去……

    再次头朝下被吊在同一棵树上的时候,莫轻尘心里在想,他以后是不是可以改改不打女人的规矩了,碰上苏绮这种彪悍的女子,很让人绝望啊!

    “小天儿,今天阳光真不错,你好好晒晒啊。”苏绮看着莫轻尘笑得别提多灿烂了。

    “苏绮小姐,我可以申请喝杯水吗?”莫轻尘弱弱地说。事情之初,确实是他嘴贱,他家无良的主子又不管他,他只能认命了。

    “喝什么水?看你的脸都肿成这样了。”苏绮拿剑拍了拍莫轻尘的脸说,“记住了,三天三夜,这次你再敢中途下来,我真跟你没完!”

    “我错了……”莫轻尘想哭。

    “知道错了?那就更要好好反思了。”苏绮笑容满面地说着,转身要走,结果刚一转头,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不知何时出现在苏绮背后的慕容恕,脸上已经消肿了,恢复了曾经清隽俊美的面庞。

    慕容恕看着苏绮微微一笑,端的是公子如玉:“绑的好,下次这种粗活,交给我来做就好了。”

    苏绮面无表情地高抬腿,在慕容恕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拍在了慕容恕左脸上,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明晃晃的脚印,然后扔下一句:“笑得丑死了!”话落扬长而去……

    被吊在树上正欲哭无泪的莫轻尘这下有泪了,是狂笑的眼泪。他看着慕容恕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脸上还有个小脚印,瞬间觉得心情美好了起来!

    慕容恕转头,看着苏绮的背影消失在连烬的房门口,他眼眸微眯,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脸,幽幽地说了一句:“真带劲儿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