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3.恶心得天理难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23.恶心得天理难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仲春季节,明月城。

    明腾和明紫阳在明月国的皇宫中狭路相逢,明紫阳转身要走,明腾却叫住了他。

    “太子,见到皇叔都不打招呼了?”明腾冷笑,“怎么?自己做的事情太丢人,没脸见人了?”

    明紫阳的拳头握了起来,转身看着明腾唇角微勾:“原来是皇叔啊,本宫听不懂皇叔在说什么,还是说皇叔也像愚昧的百姓一般,人云亦云?”

    “太子的脸皮之厚,让人惊叹。”明腾嘴角勾起一抹轻嘲,看着明紫阳摇头,“太子做出那样愚蠢的事情,自己不觉得丢人,本王都臊得慌!现在我明月国的太子殿下,已经成为全天下的笑柄了!收服不了慕容恕,就联手慕容家其他人害死他,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结果慕容恕的一个义弟,听说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手将慕容世家毁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给你留下!太子怎么不听听外面那些人是怎么说你的,说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难堪大任呢!”

    “哼!”明紫阳面色一沉,“皇叔不必拿这样的话激本宫,本宫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明氏皇族!”

    明腾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看着明紫阳一脸嘲讽地说:“这话你都能说出来!原本慕容世家就是明月国的子民,慕容恕每年都乖乖地进贡给明氏皇族大量的钱财,国库的三分之一都是来自慕容世家。慕容世家对明月国的重要性,不用本王教你了吧?结果就因为你冲动又愚蠢的行为,导致明月国彻底失去了慕容世家,你还大言不惭地说是为了明氏皇族?”

    明紫阳的脸色越发难看,不想再跟明腾辩驳,因为他也无话可说,直接转身大步离开了。

    明腾看着明紫阳的背影眼眸微眯,对身后的属下说:“盯着太子府,看看明紫阳背地里有没有搞什么鬼,本王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是。”

    当天晚上,明腾的属下对他禀报,说明紫阳最信任的一个属下不知被明紫阳派到了哪里,已经好几天没有在明紫阳身边出现过了。

    明腾越发觉得这里面有事儿,而他在明紫阳身边安插的细作,是明紫阳的一个侍妾。

    当夜,明紫阳的一个侍卫李万,悄无声息地进了那个侍妾的房间。

    “死鬼,你都多久没来了!”那个叫花英的侍妾一脸娇嗔地扑进了侍卫李万怀里。

    “万一被太子殿下发现了,咱们都得死,我哪儿敢常来啊!”李万身子微微有些僵硬,伸手推开了怀里的女人,坐下猛灌了一杯茶说,“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先坐一边儿去,陪老子说说话!”

    “万哥,你可是太子殿下身边的红人,谁敢惹你?”花英体贴地换了新茶,又给李万倒了一杯。

    “哼!太子殿下根本就不信任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交给赵千去做,赵千还处处防着我!”李万言语之中颇有几分愤懑。

    花英眼眸微闪:“听说那赵千,被太子殿下派去执行秘密任务了?万哥也不知道是什么任务吗?”

    “别提这件事,一提我就来气!”李万把手中的茶杯砸到了桌上,“赵千就是小人得志!”

    “消消气,不值当的。”花英娇笑着说。

    “不过,其实我能猜到赵千被太子殿下派去做什么了。”李万冷笑。

    “哦?是什么事情啊,搞得那么神秘?”花英一脸好奇地问。

    “我可以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否则咱们都得死。”李万压低声音说。

    “我哪儿敢啊!要不是真喜欢你,我敢背着太子殿下偷汉子吗?这可是我做过的最要命的一件事了。”花英嗔了侍卫一眼。

    “放心,等我找到合适的时机,就带你私奔!”李万看着花英说。

    “你还没告诉我,那个神秘任务是什么呢。”花英催促道,“你要不说,我今儿晚上是睡不着了。”

    李万压低声音说:“其实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太子殿下抓了慕容少主,那个神秘任务,肯定跟慕容少主有关。”

    花英猛然瞪大眼睛捂住嘴巴:“是大家都在说的那个慕容少主吗?他……不是都说他被活活烧死了?”

    “哼!假的!慕容少主根本就没死,被太子殿下秘密抓回来了,不知道太子殿下想从慕容少主身上得到什么。”李万冷哼了一声说。

    花英眼眸微闪,正准备坐到李万腿上,再问他点别的,李万突然推开她站了起来:“坏了!忘了一件事,我先走了,你今晚就当没见过我,今晚的事情也千万别再提!”

    李万话落就从窗口跑了,身影很快消失在幽暗的夜色之中。花英把玩着李万刚刚用过的茶杯,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却说从花英那里离开的李万,趁着夜色,小心翼翼地出了太子府,进了明月城一家客栈。

    “主子,办妥了。”“李万”一开口,变成了莫轻尘的声音。

    正坐在窗边独酌的穆妍唇角微勾:“你有没有趁机占人家点便宜?”

    莫轻尘轻咳了两声,一脸嫌弃地说:“那个女人被明紫阳睡过,还勾搭明紫阳的侍卫,给明紫阳戴了绿帽子,说不定明腾也睡过,被她碰一下,是我吃亏了!”

    穆妍笑了:“说的没错。”

    这明月城,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属于莫轻尘的地盘。他曾经在明月城生活过很长时间,而且在明月国官场之上混得如鱼得水,听到过不少八卦,对于明腾和明紫阳身边的人,以及后院的女人都有不少了解。

    莫轻尘假扮明紫阳身边一个给明紫阳戴了绿帽的侍卫,不着痕迹地把慕容恕还活着,并且在明紫阳手里的消息转告给了明腾安插在太子府的细作,接下来,明腾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

    根据穆妍现在得到的消息,明紫阳身边一个叫赵千的属下失踪了。穆妍猜测,赵千应该就是那个把慕容恕转移的人。赵千一个人带着慕容恕,藏在一个只有明紫阳知道的地方,跟外界断绝一切联系。除非见到明紫阳本人,否则赵千不能有任何动作,这样,就是最稳妥的方式。

    莫轻尘也查了,那赵千是个孤儿,无牵无挂,并且是明紫阳身边第一高手,当初就是他从无双城把慕容恕带回来的。

    “主子,咱们可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抓了明紫阳,威胁要弄死他,让他说出慕容恕的下落!”莫轻尘对穆妍说。

    “不可。”穆妍微微摇头,“明紫阳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知道慕容恕活着的事情,一旦我们表露了这一点,他明知我们要救慕容恕,就会进入一种僵持的局面。明紫阳死不死无所谓,但这对慕容恕来说很危险,明紫阳既然选了赵千,那赵千十有八九是个亡命徒,不能轻举妄动。”

    “也对。”莫轻尘微微点头,一个不小心,把慕容恕害死了,那就搞笑了。

    “你去盯着明腾的人,有什么动静再告诉我。”穆妍对莫轻尘说。

    “是。”莫轻尘很快出去了。穆妍算了算时间,萧星寒他们最快大概还得十天才能到明月城。穆妍希望在接下来的十天之内,她可以见到活着的慕容恕。

    明月城摄政王府。

    明腾正跟小妾缠绵,突然被他的心腹属下打断,衣衫不整地臭着脸下了床,看着他的属下冷声说:“最好有很重要的事情,否则老子砍了你!”

    “主子,月七有重要的消息传过来。”明腾的心腹属下月一恭声说,他口中的月七,就是明紫阳的侍妾花英。

    明腾眼眸微眯:“说!”

    “月七说,慕容恕还活着,现在就在明紫阳手里。”月一低着头说。

    明腾神色微变:“她确定吗?”

    月一点头:“确定。”

    明腾沉默。慕容恕没死,被明紫阳暗中抓了回来,这件事让明腾很意外。明紫阳真想得到慕容世家,最明智的是把慕容恕除掉以绝后患,他没有那样做,就说明慕容恕身上还有他想要的东西,那东西,极有可能在慕容恕脑子里……

    明腾沉默了半晌,心中微动,神兵门的武器!他前段日子才得到消息,明紫阳的人曾经去查过明月城外的那个古墓。假如明紫阳认为那个神兵门长老的古墓是假的,他抓了慕容恕,无疑就是想要问出去年拍卖会上面出现的神兵门武器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了!一旦问出来,说不定会查到神兵门的大秘密!

    明腾突然有些兴奋,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的诱惑力太大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把慕容恕从明紫阳手里抢过来!

    “让月七盯紧明紫阳,有什么消息立刻送过来!”明腾眼底闪过一丝志在必得,“另外,派人日夜盯着太子府,明紫阳一旦出门,不管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本王都要知道!还有,去查所有跟明紫阳有关的人,还有太子府明里暗里的产业,全都搜查一遍!”

    明腾不傻,他知道明紫阳不一定会把慕容恕放在太子府里,只要慕容恕还在明月城,明腾发誓一定会把他找出来!

    “主子,不过两天时间,明腾的人把明紫阳在明月城的产业全都翻了个底朝天,虽然没有找到慕容恕,但是发现了明紫阳的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莫轻尘神色怪异地对穆妍禀报。

    “什么秘密?”穆妍问。

    “明紫阳跟明腾一样,男女通吃,他在明月城一个很隐秘的山庄里面,养了几个小白脸。”莫轻尘一副被恶心到了的样子。

    穆妍轻哼了一声:“环境造就人才,明氏皇族果然都是一群烂人!”

    “明腾已经把明紫阳的丑事宣扬出去了,恐怕很快就会传开了。”莫轻尘对穆妍说。

    “不意外。”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想必明紫阳已经知道是谁在找他的麻烦,但他应该一时半会儿想不到真正的原因和慕容恕有关,不过这不影响他报复明腾。”

    接下来的两天里,莫轻尘向穆妍禀报,明腾最宠爱的一个侍妾出门遇到刺客被杀了,明月城最大的妓院万花楼突然失火,火是扑灭了,万花楼也毁得差不多了,而万花楼背后的主子就是明腾。

    “终于打起来了。”穆妍唇角微勾,“这把火烧得不够旺,该添柴了。”

    当天夜里,明紫阳亲眼撞见他最宠爱的侍妾花英和他的贴身侍卫李万私通,被气了个半死,在杀掉花英之前,明紫阳发现原本一直装柔弱的花英竟然会武功,而且武功不弱!

    明紫阳起了疑心,一调查,花英竟然是明腾处心积虑安插在他身边的细作!想起他曾经对花英说过的事情,还有李万被花英迷惑所说出的消息,明紫阳当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明紫阳杀了李万和花英之后,派人把两人的尸体扔进了摄政王府,还在花英脸上刻了两个字“贱奴”,含沙射影地在骂明腾是贱主。

    而明腾以牙还牙,第二天太子府里也出现了两具女人的尸体,是明紫阳安插在明腾身边的人。

    由此导致明月国的朝堂之上,最近气氛越发紧张。

    明腾抓住明紫阳对慕容世家做的蠢事不放,在朝堂之上大肆渲染,甚至隐隐地有废掉明紫阳这个太子的意思。

    而明紫阳也一改之前对明腾的忍让,仗着一个名正言顺,说明腾祸国乱政残暴无度,早该交出大权!

    先前明腾和明紫阳明里暗里的争斗,仿佛突然被什么事情激发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明月国百官一个个噤若寒蝉,总感觉明腾和明紫阳都要除掉对方。

    再接下来的两天,明紫阳秘密培养的几百个私兵,也被明腾发现了。明腾倒是没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而是心狠手辣地把明紫阳耗费多年心血培养的那些高手全都弄死,一个不剩!偏偏明紫阳敢怒不敢言,因为养私兵是犯了大忌的!

    “太子殿下,再这样下去不行啊!摄政王摆明了要除掉太子殿下,现在已经砍掉了太子殿下的很多羽翼!”明紫阳的心腹沉声说。

    想要成大事,一要有财力,二要有人助,结果慕容世家的事情被毁了,明紫阳培养的高手也被除掉了,现在的局势对明紫阳非常不利。

    “不!明腾做这些事情,另有原因!”明紫阳眼眸幽寒地说。在发现花英是细作的时候,明紫阳就怀疑,明腾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慕容恕活着的事情,所以才突然有这么大的动作。明腾是在逼着他乱,逼着他动,然后想方设法地寻找慕容恕!

    “太子殿下认为摄政王是出于什么原因,才突然开始如此大动作地对付太子殿下?”明紫阳的心腹不解。

    明紫阳沉默不语,慕容恕的下落,现在就只有他和赵千知道,也只有他能找到赵千和慕容恕,他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因为这件事,明紫阳最近损失惨重,他的心都在滴血。但他必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假如能够通过慕容恕找到传说中的神兵令,甚至是如今还存在的神兵门,明紫阳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明紫阳派去监视明腾的人,第二天给明紫阳送来了一个消息,一个让明紫阳的脸色瞬间扭曲到了极点的消息!一个不明身份的少年公子进了摄政王府,没再出去。

    明紫阳这些日子一直在等,等着慕容恕的义弟,那个和神兵门必然有密切关系的少年找他来报仇,他已经准备好了“迎接”言卿,他自认为有慕容恕在手,让言卿低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候,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明紫阳万万没想到,终于出现了一个可疑的少年,竟然不直接来太子府杀他,反而去找了他的死对头明腾!

    明紫阳几乎下意识地认为,那个进了摄政王府的少年一定就是他在等的人!

    明月城最大的客栈。

    “主子,貌似有人冒充你,进了明腾的摄政王府。”莫轻尘对穆妍禀报。

    穆妍眨了眨眼睛:“是明腾在刻意演戏骗明紫阳。”

    莫轻尘嘿嘿一笑:“属下也是这么认为的!”

    慕容恕的义弟只是个传说中的人物,世人唯一知道的,那是个少年公子。明紫阳在等“言卿”找他报仇,明腾当然能想到这一点,所以明腾让他的人假扮慕容恕的义弟出现,明紫阳只要上钩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有趣了。

    当夜,明紫阳时隔很久主动上门去拜访明腾。

    “太子殿下请。”明腾的人毕恭毕敬地把明紫阳请到了明腾的书房。

    “嗯,你们在外面候着。”明紫阳对他的两个侍卫说,话落就抬脚进了面前点着灯的书房。

    明紫阳一进门,眼眸微眯,握了一下拳头,又很快松开,看着明腾叫了一声:“皇叔。”

    “太子可是本王这里的稀客。”明腾唇角微勾,看着明紫阳说,“太子请坐。”

    明紫阳落座,坐在他正对面的是一个容貌俊美的白衣少年,正眼眸幽寒地看着他。

    “不知这位公子是?”明紫阳故作好奇地问。

    “无名。”白衣少年开口,冷冰冰地说。

    明紫阳心中微沉,假如真是慕容恕的义弟,刻意隐瞒自己的名字也是很正常的。

    “太子殿下想不想知道,这位无名小公子,前来拜访本王,所为何事啊?”明腾似笑非笑地看着明紫阳问。

    “本宫不知,愿闻其详。”明紫阳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阴翳。

    “这位无名公子,是已故慕容少主的义弟。”明腾开口,就看到明紫阳眼眸闪了闪。

    “明王不必跟他多费口舌!明紫阳你听好了,本公子来找明王,只有一个目的,让你为我义兄的死付出惨痛的代价!”白衣少年冷声说。

    明紫阳皱眉:“本宫不知无名公子在说些什么。”

    “太子,都这个时候了,不必遮遮掩掩了。你做的那些事情,天下皆知。”明腾冷哼了一声,“无名公子本想直接杀进太子府,太子可知道他为何改变主意,先来找了本王?”

    明紫阳面色沉沉地说:“皇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哼!明紫阳,本公子不妨告诉你,本公子不仅要让你不得好死,还要让你失去一切,而这,明王可以帮助本公子办到!”白衣少年看着明紫阳冷笑。

    明紫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抬头看着对面的白衣少年,突然也冷笑了起来:“无名公子,有一件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事情,本宫的皇叔恐怕没有告诉你。也可以理解,你想和本宫的皇叔合作,本宫的皇叔不会拒绝,因为他正好可以借你之手除掉我!”

    “不要跟本公子废话!什么对本公子很重要的事情?说清楚!”白衣少年冷声说。

    “本宫要跟无名公子单独谈。”明紫阳唇角微勾,似乎成竹在胸,“无名公子自然也可以拒绝,甚至可以现在就出手杀了本宫,但假如无名公子那样做了,一定会后悔的!”

    “无名公子,不要相信太子!他故意挑拨离间我们的关系,是他想要害你!”明腾冷声说。

    “皇叔,事到如今,你我心知肚明,你就不必再装了。”明紫阳看着明腾冷笑,“你费尽心机,也没有任何用处,因为筹码在本宫手里。”

    “好!本公子就跟你单独谈!”白衣少年冷声说,“明紫阳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本公子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无名公子请吧。”明紫阳话音未落,自己站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他冒险来摄政王府的唯一目的,就是把这个少年带走,因为这是他要的人。

    “太子当本王这里是客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明腾猛然起身,挡在了明紫阳和白衣少年面前。

    白衣少年冷哼了一声,挥掌就朝着明腾打了过去!明腾躲闪不及,一口血吐出来,脸色瞬间就白了!

    明紫阳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现在很确定,他身边这个人一定就是慕容恕的义弟!

    “滚开!”白衣少年看着明腾冷声说。

    明腾眼眸阴鸷地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明紫阳冷笑了一声:“太子,不要得意太早,小心惹火上身!”

    “无名公子的实力,皇叔已经领教过了,皇叔最好马上让开,否则的话,本宫也拦不住气性这么大的无名公子啊。”明紫阳冷嘲热讽地说。

    很快,明紫阳和白衣少年出了门,离开摄政王府,朝着太子府而去。明紫阳说,那件很重要的事必须要到太子府才能和白衣少年说,而白衣少年很高傲地说了一句“去就去”……

    进了太子府,明紫阳客气地把白衣少年请到了自己的书房里面落座,而明紫阳的书房外面,很快就集结了大量的高手。

    “明紫阳,不要故弄玄虚,也不要试图对本公子威逼利诱,没用!”白衣少年看着明紫阳冷声说,“本公子敢跟你来,就不怕你安排在外面的那些蠢货!不要怀疑,本公子动动手指,就能弄死你!”

    明紫阳眼眸微沉,片刻之后突然笑了起来:“无名公子,其实你不必找本宫为慕容少主报仇。本宫不否认,本宫放纵慕容家那几个蠢货做了对不起慕容少主的事情,但是,慕容少主并没有死。”

    白衣少年眼眸一缩,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掐住了明紫阳的脖子,看着明紫阳厉声说:“他在哪儿?”

    白衣少年的武功的确很高,明紫阳面色青紫,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白衣少年猛然放开了他,眼眸幽寒地看着他说:“告诉我慕容恕在哪儿,否则本公子将你碎尸万段!”

    明紫阳捂着胸口,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呼吸平缓下来,脸色难看地说:“本宫不怕你!你可以杀了本宫,你的义兄一定会比本宫死得更惨!”

    白衣少年冷冷地看着明紫阳,面色突然平静了下来,转身回去坐下,看着明紫阳神色淡淡地问:“你这么处心积虑,想要得到什么?直说,不要再挑战本公子的底线,对你没好处。”

    明紫阳冷笑:“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交易了。无名公子,慕容少主已经告诉了本宫,你是神兵门的人,去年无双城拍卖大会上面出现的武器,包括慕容少主的双刀,都是你送给他的,没错吧?”

    白衣少年眸光微沉:“明紫阳,你想得到神兵门,是异想天开!”

    “只要你不想让慕容恕死,本宫就不是异想天开!”明紫阳的脊背暗暗地挺直了。他相信,有慕容恕在手,这次他一定不会再失败。

    “我当然不可能让我的义兄死,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在意的人。”白衣少年微微垂眸,声音冰冷地说,“你说的没错,我是神兵门的人,并且是神兵门这一代的少主。你想要我和神兵门效忠你,这不可能!但我愿意为了我的义兄付出一些代价,譬如说,给你提供一百件神兵门的武器。”

    明紫阳眼眸微亮,神色变幻不定,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接受白衣少年的条件,就听到白衣少年接着说:“劝你不要太贪心,神兵门现在还不属于我,也不是你能掌控的,一百件神兵门的武器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明紫阳的确很清楚。神兵门的武器用来卖,绝对都是天价,就算不卖,也有不止一种用途,对明紫阳来说,最有价值的,就是他可以用神兵门的神兵利器,让绝顶高手为他效力,到时候,他想杀谁就能杀谁,谁都别想阻挡他问鼎皇位,甚至是统一天下的脚步!

    “本宫可以接受你的条件,只要你把那些武器送到本宫面前,本宫就让你带走活着的慕容恕。”明紫阳看着白衣少年说。

    白衣少年看着明紫阳,却突然冷笑了起来:“明太子,交易的规矩不是这样的。”

    明紫阳神色微变,白衣少年接着说:“我的义兄是不是还活着,全凭你空口白牙一张嘴,你当我三岁小孩吗?”

    “你想怎样?”明紫阳冷声问。

    “不想怎样,至少要让我亲眼见到我那活着的义兄,我才好心甘情愿地去准备‘赎金’不是吗?”白衣少年看着明紫阳说。

    明紫阳在犹豫,白衣少年冷哼了一声:“明太子,事到如今,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慕容世家是我一手毁掉的,我也看不上慕容家那几个钱,我在意的只有我义兄的性命!事实上,如果不是明太子另有图谋,我义兄也不可能活着,所以,我不想跟明太子计较太多,但明太子最好识相一点。”

    “不出意外的话,明太子肯定给我义兄下了毒,就算我见到他,带走他,没有解药,他还是会死,对吗?”白衣少年神色冷漠地说,“既然如此,明太子在怕什么?”

    明紫阳沉默着思考了一刻钟的时间,才微微点了点头:“好,本宫让你见你的义兄。丑化说在前头,本宫不怕死,你胆敢轻举妄动,你的义兄便会立刻没命。”

    “走吧。”白衣少年神色平静地站了起来。

    明紫阳和白衣少年暗中离开太子府,明紫阳也没有带其他人。白衣少年看着明紫阳堪称上乘的轻功,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世人眼中武功平平的明月国太子,其实也算得上是个高手,不然也没有胆子以身涉险。

    最后,明紫阳和白衣少年在夜半时分从后门进了明月城的一家妓院。

    明月城的妓院大大小小好几家,最大的万花楼前几日被毁了,还没有重建,而他们来的这家,是明月城所有妓院之中最下等的,所处的位置也在贫民居住的地方。任谁也不会想到,明紫阳把人藏在了这里。

    明紫阳直接目标明确地走到后院最右侧的那间房门口,在房门上面叩了几下,敲门声带着特殊的规律。

    房门开了,一个高大的黑衣人出现在明紫阳面前,垂首恭声说:“参见太子殿下。”

    “人呢?”明紫阳问。

    “在里面。”黑衣人就是明紫阳的心腹赵千,也是明紫阳手下第一高手。

    明紫阳给赵千打了个眼色,赵千转身进去把灯点亮了。

    明紫阳转头看向了白衣少年:“无名公子,请吧。”

    白衣少年进门,房间里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劣质脂粉香,他伸手捂住口鼻,就看到赵千掀开带着破洞的床幔,从床上扶起了一个人。

    是慕容恕。慕容恕瘦了很多,脸色青白,头发凌乱,眼眸紧闭,垂着头被赵千按着肩膀坐在床上,赵千还伸手拨开了慕容恕的头发,让白衣少年看清楚他的样貌。

    白衣少年面色一沉:“明紫阳,你对我义兄做了什么?他怎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明紫阳呵呵一笑:“无名公子放心,慕容少主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本宫为了稳妥起见,只能这样做。”

    白衣少年要往前走,却被明紫阳挡住了:“无名公子,你已见到令兄,现在,可以去取本宫要的东西了!”

    “好。”白衣少年作势转身,在明紫阳看不到的地方,一道寒光闪过,白衣少年的剑已经架在了明紫阳的脖子上!几乎同时,赵千的刀也抵住了慕容恕的脖子!

    “无名公子,本宫说过,本宫要死,定会拉着慕容恕陪葬,你要赌,可以试试!本宫好心提醒你,慕容恕体内的毒,世间只有本宫手中的解药可以解,就算你成功救走他,去求萧星寒也没用!”明紫阳冷笑,似乎并不担心。

    “太子好狠的心哪!”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明紫阳抬头看到明腾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气息浑厚的老者,心中微沉。

    “皇叔是故意让这位无名公子跟本宫走的吧,然后皇叔跟踪我们,一样可以达到目的,果然阴险!”明紫阳冷声说,话落看向了挟持他的白衣少年,“无名公子,杀了我,你也走不了,因为我皇叔绝对不会放过你!我们联手,还有一战之力!”

    “哈哈哈哈!”明腾哈哈笑了起来,“明紫阳,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蠢呢?到现在,你还想拉拢本王的人跟你合作,简直笑掉大牙!”

    明紫阳神色大变,不可置信地看着白衣少年,就看到白衣少年嘴角勾起一抹阴邪的笑意,看着明腾叫了一声:“主子。”

    明紫阳瞬间面如死灰!他从一开始就坚信是慕容恕的义弟来了,完全没想过这会是明腾给他设置的一个圈套!如今他手中最大的筹码已经暴露了,他虽然先前说他不怕死,可他怎么可能不怕?

    “赵千,本宫如若少一根头发,立刻杀了慕容恕!”明紫阳脸色阴沉地说,至少现在,慕容恕还在他手里,而明腾也想得到活着的慕容恕。

    “是,主子。”赵千的刀微微颤动,在慕容恕脖子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明腾眼眸闪了闪,突然呵呵一笑说:“太子,咱们叔侄要查神兵门,说到底,不都是为了明氏皇族吗?咱们之间的争斗没有任何意义,不如合作,逼慕容恕说出神兵门的秘密,联手对付接下来会找你寻仇的那位慕容恕的义弟,你看如何?”

    “皇叔当本宫是傻子吗?”明紫阳冷声说。一旦他有一点妥协,就等于一败涂地,因为现在明腾是实力更强的一方。

    “太子,你不是傻子,但你现在在犯傻。”明腾冷笑,“你的命在本王手里,你不低头,本宫大不了让你和慕容恕一起死,本王也是赚了。”

    明腾和明紫阳叔侄一时僵持不下,谁都不肯让步。明紫阳仗着慕容恕在手,不肯低头,而明腾仗着人多,寸步不让。不过不管他们最后是否能够达成协议,慕容恕才是最惨的那个,因为一个不小心他就会成为双方博弈的牺牲品,就算活着,也依旧是一枚任他们叔侄摆布的棋子。

    就在这个时候,微凉的夜风吹了进来,明腾正准备开口跟明紫阳商议另外一种方案,突然身子一晃,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

    在场武功最高的白衣少年猛然瞪大眼睛,看到明紫阳也晕了过去,而他用剑撑着自己的身体,伸手想要去荷包里面拿解毒的药,却身子一歪,倒在了明紫阳身上。

    赵千和白衣少年武功最高,也是最后倒下的,但是结果没差别,原本就处于昏迷状态的慕容恕也倒了下去。

    “主子,请。”

    门口响起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下一刻,穆妍和莫轻尘跨过明腾的身体,进了房间。

    穆妍微微皱眉,拿帕子捂住了口鼻:“这家妓院的脂粉味道太恶心了,亏我还专门做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迷烟,其实没必要。”

    “主子,那种专门对付高手的迷烟,赏小的一点呗?”莫轻尘嘿嘿一笑。

    “别废话,快去看看慕容恕死没死!”穆妍踹了莫轻尘一脚。

    莫轻尘快步走到床边,把昏迷不醒的慕容恕拎起来,探了一下鼻息,转头对穆妍说:“活着呢。”

    “走。”穆妍话落就转身出去了。

    穆妍站在外面,微凉的夜风吹散了那股味道,她看着莫轻尘把慕容恕给打横抱了出来。

    “主子,里面那些杂碎,都弄死呗?”莫轻尘嘿嘿一笑,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你是想帮明皇肃清障碍,让明月国皇室从此安稳下来?”穆妍白了莫轻尘一眼,“二货,留着他们,让他们斗个没完,明月国就会越来越弱,懂不懂?”

    “明腾就不说了,可就这么放过明紫阳?慕容恕的仇不报了?”莫轻尘觉得穆妍干不出这么宅心仁厚的事情来。

    穆妍给慕容恕把了脉,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当然要报了,而且要让明腾和明紫阳,终身难忘!”

    慕容恕的武功被废了,穆妍有瞬间的愤怒,很快平静了下来,因为只要人活着,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慕容恕变成一个一无所有的弱鸡,正好让他长点记性,以后不要再被慕容静那种女人给骗了!

    至于慕容恕体内的毒,明紫阳说的那么厉害,好像没他的解药解不了,但穆妍有七分把握能解,等萧星寒来了,再让萧星寒看看。

    “主子请吩咐,属下洗耳恭听。”莫轻尘有点小兴奋,感觉接下来才是好戏上场。他和穆妍一直在暗中监视并操纵着明腾和明紫阳的争斗,事到如今收获不小,短短几日就搞得明腾和明紫阳双方损失惨重。这会儿既然已经把慕容恕救出来了,接下来就更不用客气了……

    已经是后半夜了,穆妍带着慕容恕回了客栈,把慕容恕扔在床上,开始给他疗伤。他先前受了酷刑,内伤外伤一大堆。至于慕容恕的武功,穆妍暂时就不管了。

    天色快亮的时候,穆妍才想起把慕容恕体内强效的迷药给解了。

    慕容恕幽幽醒转,就看到床边站了一个墨衣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言卿……”慕容恕眨了眨眼睛,迷迷糊糊地说,“我已经死了吗……不然怎么会看到言卿小兄弟……”

    穆妍伸手就抽了慕容恕一巴掌:“想死还不容易?”

    慕容恕被这一巴掌打懵了,愣愣地看着穆妍说:“言卿,你以前对大哥不是这样的,你变了……”

    “是你变弱智了吧。”穆妍看着慕容恕凉凉地说。

    再次听到并不陌生的女声,慕容恕的神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你你你……你是……你不是……你到底是……言卿,你竟然是萧星寒的女人!”

    “还没傻透。”穆妍轻哼了一声,“你对此作何感想?”

    慕容恕看着穆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幽幽地说:“咱们可是结义兄弟,现在是结义兄妹,所以,以后我是萧星寒的大哥,他是我妹夫,是这个道理不?”

    穆妍唇角微勾:“对,你见了萧星寒记得让他叫你大哥,我从精神上支持你,如果他要打死你的话,我会给你收尸。”

    慕容恕无语望天:“我的言卿小兄弟,果然是被萧星寒那个混蛋带坏了……”

    “起来,带你去看热闹。”穆妍把慕容恕给拎了起来,慕容恕身体还很虚弱,被穆妍罩上了一张面具,然后提着后领从窗口飞了出去。

    明月城城门口此时被百姓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百姓脸上都带着震惊又被深深恶心到的表情。

    只见城门口的一棵大树下面,有两个赤身露体的男人四肢交缠抱在一起,头上还遮着一块黑色的布,看起来难舍难分的样子,一动不动像是都已经死了。

    这画面太过辣眼睛,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一个个都在说这两人实在是伤风败俗不知廉耻,说不定就是老天看不过眼下了道雷把他们劈死的!

    没有人愿意去碰那两人,就连守城的士兵都在互相推诿,谁都不愿意去把那两个恶心的男人拉走,觉得会脏了自己的手。

    一直到日上中天,几乎所有明月城的百姓都围观过之后,两个士兵哭丧着脸准备过来把地上的两人弄走,因为上官点了他们的名。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惊叫了一声,因为地上的两具“死尸”动了一下。

    下一刻,遮头的黑布被扔掉,两个男人同时抬起了头,围观的所有人瞬间看清楚了他们的容貌,一个个像是见了鬼一般,因为那是明月国的摄政王明腾和太子明紫阳!

    明腾男女通吃,早已不是秘密,而就在前几天,明紫阳跟明腾有同样的癖好这件事也传开了。如今,这对亲叔侄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抱在一起,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恶心得天理难容!

    穆妍带着慕容恕还没到附近,就被莫轻尘拦住了:“主子还是别看了,不然某人会生气的。”

    穆妍唇角微勾:“好,小天儿你带慕容恕过去,让他好好观赏一下明紫阳的表情,开心一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