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1.血洗慕容世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21.血洗慕容世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已经是正月底了,春寒料峭。

    慕容恕回到无双城慕容世家的当晚,他留在明月国的属下依旧没有找到机会向他禀报生意上出现的异常情况,因为慕容恕一直在安排人调查明月国皇室,想要查清楚给慕容静的赐婚圣旨究竟是谁的意思,然后好出手解决。

    傍晚时分,慕容恕暂时放下慕容静的亲事,冷静下来就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他还没到无双城的时候,收到了穆妍给他传的信,让他盯着无双城的应家。

    说起这个应家,其实慕容恕并不陌生,同在无双城,而且都是商贾,两家是有不少生意往来的。这两年出面打理应家生意的是应家如今的家主应濠,但慕容恕总感觉应濠背后还有人在操纵应家的一切。

    夜色降临,慕容恕回到慕容家有大半天了,才想起吃了点东西,喝了杯茶,准备再过一会儿亲自去应家探探情况。

    门口传来敲门声,随之响起的是慕容静的声音:“大哥,你在里面吗?”

    “进来吧。”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

    下一刻,慕容静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面放了一个汤盅。她眼眶发红,显然是之前哭得狠了,看起来我见犹怜。

    慕容静把汤盅放在慕容恕面前,笑容有些苦涩地说:“大哥,你今天刚回来,就要为我的事情烦心,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给你熬了一盅鸡汤。”

    “你喝了吧,我不饿。”慕容恕微微摇头,他没什么胃口,刚刚已经吃了一点东西。

    “大哥,这是我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了。”慕容静低头,一滴眼泪掉落在了地上,看起来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慕容恕神色无奈地摇头,打开慕容静端过来的汤盅,拿起勺子,喝了几口,点头说:“静儿的厨艺见长。”

    慕容静看着慕容恕慢慢地喝汤,袖子下的手无法控制地微微颤抖。在慕容恕抬头的时候,慕容静又赶紧低下头去,不敢让慕容恕看到她现在因为愧疚不安而躲闪的眼神……

    慕容恕喝了大半盅鸡汤之后,放下勺子,看到慕容静发白的脸,微微皱眉说:“静儿你怎么了?”

    “大哥……”慕容静看着慕容恕,瞬间泪流满面,“对不起……对不起……”

    慕容恕神色大变,正要站起来,身子一晃,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眼眸紧闭,不省人事。

    一个黑衣人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慕容静身后,声音低沉地说:“五小姐,你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可以离开了。”

    慕容静正要朝着慕容恕走过去,却被黑衣人拦住了,黑衣人不容置疑地看着她说:“五小姐,请你立刻离开这里!”

    “你要对我大哥做什么?”慕容静神色难看地问。

    “这已经不是五小姐能过问的事情了!”黑衣人冷笑,然后挥掌就把慕容静劈晕了,另外一个黑衣人出现,把慕容静带走了。

    夜色深深,慕容恕派出去查探消息的属下回来了,刚靠近慕容恕的院子,神色大变,只见前方火光四起,熊熊大火瞬间就把慕容恕的院子给吞没了!

    很多人赶过来救火,可惜那个院子的火在起火之后片刻功夫就已经烧得非常大,根本进不去人了。

    而想要冲进去的慕容恕的心腹属下,在慌乱之时,被高手偷袭,一个个全都倒下了。

    慕容恕的父亲慕容源脚步匆匆地赶了过来,厉声说:“还不快救火?恕儿要是出了事,你们谁都别想好!”

    跟着慕容源前来的慕容世家二公子慕容鹤眼眸微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父亲,看这火势,很可能是大哥的仇家故意加害,大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慕容府中一片嘈杂,大部分的下人都在慕容恕的院子附近奋力灭火,而慕容恕真正的属下,一旦现身,很快就会被高手偷袭,然后悄无声息地斩杀。

    大火一直到了子时才扑灭,慕容恕的院子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看起来触目惊心!

    有下人冲了进去,从慕容恕的书房之中抬出了一具焦黑的尸体。

    慕容源看了一眼,怒急攻心“晕”了过去,慕容鹤神色“紧张”地背着慕容源去找大夫了。

    整个慕容世家都乱了,虽然说慕容恕名义上是少主,家主是慕容源,可慕容世家的所有生意都被慕容恕握在手里,慕容源和慕容鹤根本没有任何实权。如今,慕容世家的掌权者慕容恕就这么葬身火海,实在是太突然了。

    慕容静幽幽醒转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床顶,知道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蝶,我大哥呢?”慕容静神色怔怔地问她的丫鬟小蝶。

    小蝶垂眸说:“五小姐节哀,大公子已经去了。”

    慕容静身子一颤,猛然瞪大眼睛,抓住了小蝶的肩膀:“不可能!你在骗我!你是在骗我!大哥不会死的!”

    “五小姐,大公子住的院子起了火,大火被扑灭的时候,大公子已经……”小蝶低声说。

    慕容静仿佛瞬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跌坐在床上,像是失了魂一般,默默地流泪,许久都没有说话……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慕容静突然推开小蝶,赤着脚下床,也没穿鞋就那么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五小姐!五小姐!”慕容静的丫鬟追了出去。

    慕容府的主院里面,先前“昏迷”的慕容源这会儿正在惬意地喝茶,脸上哪里有一丝悲伤?

    慕容源的继室任盈雨沉默不语地坐在旁边,看似无悲无喜。

    慕容鹤神色变幻不定,开口问慕容源:“父亲,我们就这样把大哥除掉,万一大哥在外面结交了什么了不得的朋友,再上门来寻仇的话……”

    慕容源抬手,打断了慕容鹤的话:“不必担心!慕容恕在外面根本没有朋友,他一介行商之人,和人来往,都只谈利益不谈交情!”

    “父亲言之有理。”慕容鹤点头。

    “哼!这么多年了,他一个当儿子的,一直压着我这个老子,还想压老子一辈子!”慕容源伸手就把一个茶杯砸到了地上,一副终于解气的样子,“当年他出生的时候克死了你祖父,为父就知道他定是个不祥之人!跟他那早死的娘一样!”

    任盈雨眼眸微闪:“老爷,接下来慕容家的一切,都可以收回老爷的手里了,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

    “没错!”慕容源握拳砸了一下桌子,“老子憋屈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父亲,接下来只要把各处负责生意的统统换成咱们的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慕容鹤唇角微勾说。

    “这件事就交给鹤儿去办!慕容恕死了,鹤儿从今天开始,就是慕容家新的少主!”慕容源冷笑着说。

    “多谢父亲,儿子一定不会让父亲失望的!”慕容鹤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喜意。

    任盈雨有两儿两女,慕容鹤排行第二,排行第三的是慕容恕那个早夭的亲弟弟,排行第四的是一个侍妾所生之女,嫁到明月城之后极少回来。排行第五的是慕容静,而在慕容静之下,还有一对龙凤胎,六小姐慕容娴和七少爷慕容德。

    任盈雨的父亲是一个江湖门派的长老,慕容世家的六小姐慕容娴和七少爷慕容德从小就去了外祖家学武功,平时很少回来。

    “等静儿嫁给了太子殿下,我们辅佐太子殿下登上皇位,以后我慕容世家就是皇亲国戚了!哈哈!”慕容源得意洋洋地大笑,仿佛已经看到了慕容世家飞黄腾达的未来。

    房门突然开了,慕容静脸色苍白地出现在门口,衣衫单薄,没有穿鞋,头发有些凌乱,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房间里的三个人,声音都变了调:“爹,娘,二哥,你们不是都身中剧毒了吗?”

    慕容源皱眉:“静儿,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你很快就要嫁进太子府了,从明天开始必须再学学规矩,不要出去给慕容世家丢人!”

    “回答我的问题!”慕容静全身颤抖,声音尖细地问,“你们刚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根本就没有中毒!你们和太子是一伙儿的!你们都在骗我!都在骗我!”

    慕容鹤起身过来,搂着慕容静把她带进了房间里,然后按着她坐下,看着她语重心长地说:“五妹,咱们才是一家人,大哥不死,咱们永无出头之日!”

    慕容静猛然伸手就抽了慕容鹤一巴掌,眼睛红红地看着慕容鹤厉声说:“卑鄙无耻!”

    任盈雨面色一沉,起身过来狠狠地抽了慕容静一巴掌,看着她冷声说:“从小你就向着慕容恕,但你别忘了,鹤儿才是你的亲哥哥!怎么?慕容恕死了,你现在后悔了?告诉你,后悔也没有用!你最好乖乖的,给我安分点,嫁给太子殿下之后好好服侍他,讨太子殿下欢心,尽早生下子嗣,为慕容世家和你哥哥弟弟谋一个好前程,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慕容静被任盈雨一巴掌抽到了地上,半边脸很快肿了起来,整个人都是懵的,可看到这一幕的慕容源神色冷漠,慕容鹤也无动于衷,没有人为她说一句话。

    在任盈雨的四个孩子里面,慕容静从一开始就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原因也很简单,慕容静从小和慕容恕走得近,总是听慕容恕的话,惹任盈雨不快。

    而慕容恕一直对慕容静那么好,也是有原因的。曾经有一次,任盈雨给慕容恕的饭菜里面下了毒,被慕容静无意中发现了,慕容静偷偷告诉了慕容恕,让慕容恕躲过一劫。事后,任盈雨狠狠地打了慕容静一顿,并且罚她在祠堂里面跪了三天三夜。

    还有一次,任盈雨找了刺客刺杀慕容恕,慕容静为慕容恕挡了一刀,差点丢了性命。她捡回一条命,依旧没有逃过被任盈雨狠狠责罚的命运。

    后来,慕容恕长大变强,掌了慕容世家的权,一开始就准备把慕容源和任盈雨都给杀了,为他的母亲和早夭的弟弟报仇雪恨,也为他自己那些年无数次经历的暗害报仇。

    但慕容静苦苦哀求慕容恕,求慕容恕放过慕容家其他的人,她说那些人已经伤害不到慕容恕了,慕容恕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在慕容世家,慕容恕唯一在乎的只有慕容静这个妹妹,最终他还是妥协了,没有对慕容家其他的人下手。

    但世事总有因果,不是一条心的一家人,非要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矛盾迟早会爆发,一旦爆发,便无法挽回!

    慕容恕一直就是慕容源和任盈雨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反扑,置慕容恕于死地!

    这次明皇突然下旨赐婚,慕容世家收到圣旨也不过是昨日的事情,但在此之前,明月国的太子明紫阳早已经和慕容源勾结在了一起,密谋除掉慕容恕,让慕容家的权力落到慕容源手中,而慕容源发誓效忠太子明紫阳,助他登上皇位,看似是一桩互惠互利的交易。

    慕容世家在明月国的生意这段时间出现的异常情况,就是明紫阳暗中动的手脚,作为明月国的太子,这点能耐他还是有的。

    然后,慕容恕被引了回来,就在他回到慕容世家的前一天,赐婚圣旨颁下来了。

    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慕容静,昨日收到赐婚圣旨的同时,也见到了明紫阳派来的那个黑衣高手。

    那人对慕容静说,这桩赐婚已经无可更改,慕容恕必须同意,并且发誓效忠明紫阳,否则明紫阳就会把慕容静的父母兄长弟妹全都毒死。

    那人还说,假如慕容恕要抗旨,慕容世家所有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慕容静如果想救她的亲人,也可以,对慕容恕下药,让慕容恕失忆,并且走得远远的,不要打乱了明紫阳的计划。

    慕容静原本在犹豫,她在想是不是等慕容恕回来,把一切告诉慕容恕,再听慕容恕安排。可慕容静昨日见到慕容源和宁如烟的时候,他们一副中了剧毒命不久矣的样子,苦苦哀求慕容静一定要按明紫阳的吩咐行事,否则他们都要死。

    慕容静很痛苦,她不想骗慕容恕,更不想害了慕容恕,可她面临的选择是,慕容恕不走,慕容世家的人全都要死。对慕容静来说,一个慕容世家撼动不了明月国的皇权,所以她最终只能选择了低头。

    慕容静按照黑衣人的要求对慕容恕说她不想嫁给明紫阳,慕容恕果然说他会想办法帮慕容静摆脱那桩和亲,于是慕容静只能选择对慕容恕下药,她天真地以为,明紫阳不会真的把慕容恕杀了,只是让慕容恕失忆离开,慕容恕会去到另外一个地方,过安宁的日子。

    慕容静自认为她在做一个无奈之下最好的选择,可她太天真了,明紫阳根本就没有能让人失去记忆的药,慕容静下在鸡汤里的是强效的迷药,并且会导致慕容恕武功尽失,然后明紫阳的人放了一把火,提前还浇了桐油,把慕容恕的院子变成了一片火海……

    慕容静看着冷漠至极的慕容源和任盈雨,面如死灰,喃喃地说了一句:“大哥,对不起……”然后猛然起身,一头朝着墙撞了过去!

    慕容静想死,可被慕容鹤拦住了。慕容鹤看着她冷声说:“太子殿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再敢寻死,我就把慕容恕的尸体扔去喂狗!”

    慕容静已经哭都哭不出来了:“你们……不是人……你们都不是人……”

    “鹤儿,送她回去,派人看着她,别让她乱跑!”慕容源神色有些不耐地说。

    “是。”慕容鹤把慕容静拎了起来,带着她往外走去。

    “老爷,事情到目前为止还算顺利,但是接下来如果摄政王插手的话……”任盈雨眼底闪过一丝不安,总觉得她这么多年处心积虑都没能除掉慕容恕,如今这一切似乎发展得太过顺利了。

    “你不懂,摄政王之所以这么多年还是摄政王,看似权势滔天却始终没有得到皇位,就说明皇上还是有能耐的。皇上和太子是一派的,对上摄政王,未必没有胜算。皇上和太子才是正统,我们的选择没有错!”慕容源冷笑着说。

    “如此就好。”任盈雨微微点头,“前些日子我给父亲去信,让娴儿和德儿回来一趟,他们应该也快到了。”

    “娴儿和德儿习武天赋出众,如今才十几岁就武艺不凡,以后必成大器!等太子殿下见到他们的本事,一定会重用他们的!”慕容源得意地说。

    任盈雨唇角微勾:“希望如此吧。”

    天亮了,整个无双城都被慕容世家昨夜的变故震动了!慕容恕不仅仅是慕容世家掌权的少主,还凭借他自身的才貌成为了天下四公子之一,是无双城乃至明月国的大人物,可他年纪轻轻竟然就这么死了?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慕容世家已经开始准备办丧事,随之传出的还有慕容鹤成为慕容世家新少主的消息。眼尖的人发现无双城中所有慕容世家的店铺,都在一夜之间换了人。这些都表明,慕容世家已经变天了!

    消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开,闻者无不扼腕叹息,但那些嘴上说着天妒英才的人,其实大部分心里都清楚,慕容恕突然横死,十有八九是因为慕容家内部的争斗,换言之,是被他的亲生父亲和兄弟联手弄死的。

    正月底,萧星寒所带领的迎亲队伍还没离开天厉国。队伍很长,正月二十才从耒阳城出发,按照现在的速度,他们到达明月国都城明月城,至少也得三月初了。明心瑶三月十五要从明月城出嫁,时间差不多刚刚好。

    穆妍想着还要去无双城解决应家的事情,时间上有些紧张,就让整个队伍加快速度,开始赶路,但是相比萧星寒和穆妍两个人走,还是慢了很多。

    收到慕容恕身死的噩耗的时候,是二月初,萧星寒和穆妍才刚到天厉国边境,距离无双城还有十天的路程。

    “这不可能!”穆妍皱眉说。慕容恕就这么被慕容家那群杂碎一把火烧死了?要是如此简单粗暴就能弄死慕容恕的话,慕容恕也活不到这么大。

    “也不是不可能,万一那些人用了什么阴狠下作的手段,譬如下毒,根本防不胜防。”莫轻尘弱弱地说。虽然他和慕容恕向来相看两相厌,但那只是表面,他心里还是把慕容恕当朋友的。莫轻尘其实也接受不了慕容恕就这么死了,他只是在分析可能的情况。

    “小天儿你先去无双城。”穆妍微微蹙眉说,话落又说了一句,“算了,还是我去吧。”

    莫轻尘看向了萧星寒,穆妍似乎很关心慕容恕的样子,萧星寒会作何感想?

    只见萧星寒神色未变,说了一个字:“好。”

    萧星寒目标太明显了,不能抛下迎亲的队伍突然消失,因为很多人都盯着他。所以如今最好的选择,就是让穆妍暗中离开先去无双城查看情况,否则以他们队伍现在的速度,等到了无双城,慕容恕的棺材都入土了。

    “小天儿你出去!”穆妍突然看着莫轻尘说。

    “啊?”莫轻尘愣了一下,他还想说他要跟着穆妍一起去无双城呢,怎么穆妍就要赶他走了?

    “我要跟我男人告别,你要在这儿围观吗?”穆妍凉凉地说。

    莫轻尘神色尴尬,起身就不见了人影。穆妍如此豪放地暗示她要和萧星寒亲热,莫轻尘表示,服了他家主子……

    “萧寒寒,你觉得慕容恕死了吗?”穆妍问萧星寒。

    萧星寒微微摇头:“没有。”

    “我也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穆妍皱眉,“你带着人,还按原定的计划走,我带着小天儿先去无双城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慕容恕还没死,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

    “嗯。”萧星寒点头。

    “我在无双城等你。”穆妍起身,凑过去在萧星寒唇角吻了一下,然后去内室换了一身男装,戴上千影面具,就离开了。至于接下来假扮她的人,萧星寒会安排好,时间紧迫,不能耽搁。

    萧星寒并不是大方,是因为慕容恕是他的兄弟和朋友,慕容恕出事,他其实也很担心。而萧星寒知道,慕容恕和“言卿”是结拜兄弟,慕容恕几次见到萧星寒都打听“言卿”的消息,但是萧星寒始终没有告诉慕容恕,他的“言卿”小兄弟就是穆妍……

    穆妍和莫轻尘在天亮之前已经进入了明月国境内,日夜兼程往无双城赶去。

    天亮了,萧星寒带着迎亲的队伍,再次出发,并且命令进一步加快速度。苏绮发现穆妍不见了,去找萧星寒,萧星寒只说穆妍有事先去了无双城,苏绮也没追问,想着等到了无双城就能见到穆妍了。

    二月初七,无双城。

    距离慕容恕身死已经过去了十多天的时间,明日就是慕容恕下葬的日子了。慕容世家一片哀戚,慕容静被赐婚的事情暂时封锁了消息,要等慕容恕下葬之后再传出去。

    原本慕容世家对慕容恕忠心的仆人一个都见不到了,至于那些人去了哪里,大家也都心照不宣。而慕容恕在外面的属下,还活着的那些,都在无双城中躲着,对于未来很迷茫,因为他们很清楚慕容恕是被慕容世家的人害了,他们没有能力为慕容恕报仇,却也找不到任何人帮他们。

    慕容静这些日子一直被禁足,不允许出门,慕容源还专门花大价钱请了一个从宫里出来的老嬷嬷,过来教导慕容静皇家的规矩和礼仪,一副迫不及待想要让慕容静成为太子侧妃的嘴脸。

    慕容源还对那个老嬷嬷说了,慕容静做得不好尽管打,不要客气。慕容静的手一直都是肿的,膝盖也被打肿了,因为她一想到惨死的慕容恕,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神。

    无双城最大的酒楼回香楼里面,进来了两位公子,明显一主一仆。走在前面的公子看起来还是少年模样,衣着华贵,气度不凡。随从二十多岁的样子,样貌俊美,唇角含笑。

    这是穆妍和莫轻尘。穆妍戴着千影面具,是“言卿”的模样,而莫轻尘易容成了另外一张脸。

    穆妍在回香楼二楼的一个雅间坐下,莫轻尘便暗中离开了,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之后,莫轻尘去而复返。

    “怎么样?”穆妍神色淡淡地看着下方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主子,我潜入慕容世家,从好几个下人口中听到的说辞都是慕容恕在自己的书房里面,被一场大火活活烧死了。”莫轻尘对穆妍说。

    “还有呢?”穆妍转头看着莫轻尘问。以慕容恕的武功,就算他被大火包围,也可以轻而易举地逃出生天,活活烧死?这种事情太离奇了!

    “还有,属下打听到,慕容恕死之前,最后见到的人是慕容家行五的慕容静,慕容静亲自去给慕容恕送了一盅她炖的鸡汤。但奇怪的是,没有人看到慕容静什么时候从慕容恕那里离开的。”莫轻尘神色莫名地说。

    穆妍蹙眉,慕容静?她对慕容静的印象还不错,但也没打过交道,只知道慕容静是慕容恕在慕容世家唯一在乎的人。送鸡汤?穆妍瞬间想到,鸡汤里面如果被下了药,慕容恕在昏迷不醒的情况下,真的有可能会被活活烧死……

    穆妍心中微沉:“还有其他的吗?”

    “还有一个外人都不知道的消息,就在慕容恕死的前一天,慕容世家收到了赐婚圣旨,明皇颁下的,要让慕容静当太子侧妃。”莫轻尘眼眸微闪,“主子,我觉得慕容静在这其中,一定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说说你的猜测。”穆妍眼眸微寒。在此之前,她其实坚信慕容恕没有死,可是到现在,她突然有些不确定了。别人或许伤不到慕容恕,但假如是慕容静动的手,结果难料,因为慕容恕不会防备慕容静。

    “小的大胆猜测,那慕容静给慕容恕的鸡汤里面下了毒,并且她有同伙,下毒之后暗中离开,然后放火,慕容恕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了。”莫轻尘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因为他并不希望慕容恕死。

    “你的猜测有合理之处,但是在亲眼见到慕容恕的尸体之前,我依旧认为他没死。”穆妍冷声说。

    “那现在怎么做?”莫轻尘问穆妍。

    “现在,就去看看慕容恕的尸体吧!”穆妍话落起身,莫轻尘赶紧跟了上去。

    这会儿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天色微暗。穆妍和莫轻尘悄无声息地进了慕容世家。莫轻尘白天来过一趟,很快带着穆妍到了灵堂附近。

    灵堂里面只有下人在守灵,并不见慕容世家的主子。穆妍对莫轻尘打了个眼色,莫轻尘瞬间会意,拿出一个火折子,点了一把火,朝着灵堂旁边的一个灌木丛扔了过去。

    风助火起,灵堂里面的下人很快都被引出去匆匆忙忙地救火。而趁此机会,穆妍和莫轻尘已经进了灵堂。

    莫轻尘为穆妍望风,并且在灵堂左侧的火即将扑灭的时候,趁人不备,又在右边放了一把火。

    根本没有下人管灵堂里面,穆妍快速地打开了面前的棺材。棺材里面是一具焦黑的尸体,从身形来看,的确很像慕容恕。

    尸体身上已经穿了寿衣,露在外面的头和脖子被焚烧得尤为严重,黑乎乎一片完全无法辨认原本的模样。但是扯开寿衣,就能看到尸体身上原本被衣服遮挡的地方,被焚烧的程度要轻一些。

    穆妍双手同时拉开了尸体寿衣的两只袖子,只见两只烧焦的胳膊,手腕处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差别……

    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很快把那具尸体恢复原状,然后把棺材原样封好,转身拍了一下莫轻尘的肩膀,两人瞬间消失在灵堂之中。

    等那些下人扑灭了外面的火再进来的时候,就发现灵堂里面没有任何异样。有些下人心里泛起了嘀咕,在想外面那仿佛从天而降的两把火,会不会是慕容恕死不瞑目,鬼魂显灵了……

    “主子,怎么样?”莫轻尘问穆妍。这会儿两人在慕容世家的后花园里面,周围没有人。

    “那具尸体,不是慕容恕。”穆妍冷声说。

    莫轻尘愣了一下:“请问主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穆妍在灵堂里面打开棺材之后,莫轻尘看了一眼,那尸体被烧的爹妈都不可能认出来,身形也的确跟慕容恕别无二致,穆妍如何断定那不是慕容恕呢?

    “我曾经送过慕容恕一个护腕,里面有几种暗器,他一直戴在左手的手腕上面。那个护腕并非易燃之物,如果被烧死的是慕容恕,他左手手腕的焚烧程度应该会比身体其他任何地方都要轻,但那具尸体两只手腕看起来是一模一样的。”穆妍缓缓地说。

    莫轻尘瞪大眼睛看着穆妍,一脸惊叹地说:“主子,你太恐怖了。”换个人,看到那具烧焦的尸体不呕吐就不错了,穆妍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竟然目标明确地找到了最能证明尸体是不是慕容恕的一个细节,这心思堪比妖孽啊!

    “别废话!”穆妍冷声说,“尸体是假的,慕容恕一定还没死,天亮之前,就算把慕容世家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确定他是不是在这座宅子里。”

    莫轻尘神色一正:“虽然难度有点大,但也不是办不到,我这就去。”暗中搜查这种事,对于行事谨慎轻功绝佳的莫轻尘来说并不难。

    “去吧。”穆妍看了还没动的莫轻尘一眼。

    莫轻尘弱弱地问:“主子不要一起去吗?”

    “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穆妍冷声说。

    “什么事情?”莫轻尘下意识地问穆妍。

    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寒光:“我要去会会慕容恕的好妹妹慕容静!”

    莫轻尘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觉得慕容静见到他家主子之后,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莫轻尘很快按照穆妍的吩咐去办事了,穆妍根据莫轻尘提供的信息,朝着慕容静的院子而去。

    深夜时分,慕容静神色怔然地坐在房间里,面前的饭菜都已经凉透了,可她一口都吃不下去。她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慕容恕的样子,慕容恕在质问她,为什么要害死他……

    慕容静突然想起,当年慕容恕已经决意要除掉慕容家其他的人,慕容静也知道她的那些亲人对慕容恕有多冷血无情,可她还是苦苦哀求慕容恕,甚至对慕容恕下跪,说那毕竟是她的父母兄长弟妹,她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

    慕容恕最后真的如慕容静所愿,放过了慕容家那些人,是因为慕容静对慕容恕说,慕容恕欠了她的命,该还了……

    慕容静当年是在逼迫慕容恕,而她成功了,结果就是,那些一心想要让慕容恕死的人,在慕容恕的供养之下,过着安逸富足的日子,却始终没有打消弄死慕容恕的心……

    “静儿,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这是当年慕容恕对慕容静说的话,慕容静天真地以为亲人都在便是岁月静好,却在慕容恕死之后,才终于意识到,当年她苦苦哀求甚至逼迫慕容恕放过的那些所谓的亲人,根本就不是人!

    慕容静真的后悔了,后悔得甚至想要立刻去死,就这么随慕容恕而去,到地下去求慕容恕原谅。可她偏偏还不能死,因为慕容鹤威胁她说,如果她不乖乖地嫁给明紫阳,他们就把慕容恕的尸体暴尸荒野,任由野兽啃噬……

    慕容静的眼泪已经快要流干了,她一直以来总是自诩善良,自认为聪明,可到头来,她那虚伪的善良,还有她的愚蠢,害死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

    “现在哭,有用么?”

    幽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慕容静心中一惊,猛然转身,就看到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少年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神冷厉如冰。

    “你是谁?”慕容静的声音在颤抖。

    “我说我是慕容恕,你信么?我的好妹妹?”穆妍突然模仿慕容恕的声音,看着慕容静冷声说。

    慕容静听到穆妍的声音,身子一软,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满头冷汗,全身都在颤抖:“你……你不是大哥……你到底是谁……”

    穆妍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容静说:“把你如何害死慕容恕的,一五一十跟我讲清楚,否则,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管你是谁……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怕死吗?”慕容静瞬间泪流满面,眼中满是悔意。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穆妍挥手,狠狠地抽了慕容静一巴掌,“我是来给慕容恕报仇的,你不说,我就让整个慕容世家给他陪葬!让你的父母兄弟,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报仇……”慕容静的眼底闪过一道光芒,“你……你是大哥的朋友吗?我就知道,大哥一定有朋友的……”

    “说!”穆妍冷声说。

    “我说……我说……”慕容静就坐在地上,脸颊高高地肿了起来,她语无伦次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穆妍,然后看着穆妍神色哀戚地说,“求求你……一定要为我大哥报仇……求你了……”

    “慕容静,你知道最该死的是谁吗?”穆妍看着慕容静声音冰冷地说,“是你。”

    “是我……是我……我该死……”慕容静痛哭流涕,“你杀了我吧……我真的不想活了……”

    穆妍冷笑:“我不会杀你,你最好也不要自杀,我要让你活着,看着你宁愿害死慕容恕也要保护的那些亲人,会如何对待你!”

    穆妍已经离开了,慕容静只感觉全身如坠冰窖,她的心,已经疼得没了知觉……

    天亮了,穆妍在和莫轻尘约定好的地方找到了莫轻尘,莫轻尘对着穆妍微微摇头说:“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没有。”

    穆妍神色很平静:“不用找了,慕容家的人都以为慕容恕死了,带走慕容恕的,是明紫阳的人,这会儿慕容恕很可能已经被带到明月城了。”

    “明紫阳为何要抓慕容恕?”莫轻尘对此有些不解。

    “我猜,是为了去年拍卖大会上面出现的神兵门武器。”穆妍若有所思地说。她认真思考过,明紫阳根本没有必要留着慕容恕的活口,除非是为了从慕容恕口中得到他想要的秘密,一个只能从慕容恕那里探知的秘密。

    当初慕容恕将明月城外的一个古墓伪造成了神兵门长老的墓,给那些武器制造了一个合理的来源,或许可以骗过大多数的人,但总有人会怀疑的。而身在明月城的明紫阳,发现那个古墓是伪造的,也不无可能。如此,明紫阳应该迫切地想要知道,慕容恕当初拿出来的那些武器,究竟从何而来。

    除此之外,穆妍想不到明紫阳留着慕容恕性命的其他原因。

    莫轻尘皱眉:“也就是说,去年拍卖的那些神兵门的武器救了慕容恕的性命?但即便如此,慕容恕绝对不会向明紫阳出卖你和萧星寒,在他死活不说的情况下,明紫阳还是有可能会杀了他。”

    “不会,慕容恕只要脑子没有被毒傻,就知道说什么话能让自己活下来。”穆妍冷声说。

    “那我们现在不去明月城?”莫轻尘问。

    “明天再去。”穆妍微微摇头。

    “今天做什么?”莫轻尘接着问。

    “今天,”穆妍看着不远处慕容世家那古朴优雅的大门,眼底闪过一丝杀意,“血洗慕容世家,干不干?”

    ------题外话------

    【重要说明】

    之前章节里有提到过的慕容世家的二公子慕容浚,和北漠国新皇拓跋浚重名了,所以游游把出现过的慕容浚的名字全都改成了慕容鹤,只是改了一个字而已,特此说明~

    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正版订阅,爱你们~O(∩_∩)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