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9.上元节惨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19.上元节惨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苏霁和萧心悦正式定亲之后,消息很快传遍了耒阳城。众多大家小姐夜不能寐,扯烂了几多帕子,咬碎了一口银牙,恨不能替代萧心悦,成为苏霁眼里心里的那个人。因为萧心悦向来低调,几乎不和耒阳城的大家小姐来往,所以很多人想找她麻烦也没有机会。

    随之传开的,还有北漠国和天厉国两国皇室联姻的消息,天厉国的八公主厉筱柔,将会嫁给北漠国新皇拓跋浚,但拓跋浚登基之时就册立了皇后,所以厉筱柔嫁到北漠国,最多也就是个贵妃。

    这天穆妍再次去地牢之中见到了独孤傲。

    独孤傲已经不复先前的平静,看着穆妍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显然他已经很清楚秦筝把不该说的事情都交待了,而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穆妍甚至怀疑,假如这会儿再把秦筝和独孤傲放在一起,独孤傲说不定会弄死秦筝,即便秦筝是为了救他的性命。

    “独孤傲,应家大小姐,长得很美吧?”穆妍神色淡淡地问。

    独孤傲神色一冷:“你敢动她,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很遗憾的是,现在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但你不能。”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很快我便会出发去明月国,会会你的应大小姐。”

    独孤傲神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再不想听到穆妍说话。

    穆妍起身离开,并没有再对独孤傲说什么,因为她觉得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独孤傲已经生了执念,真正对他好的人他看不到,利用他的人,他却愿意为之去死,他自己清醒不过来,谁劝都没用。

    当天穆妍让莫轻尘暗中把秦筝关进了独孤傲所在的地牢隔壁的暗室,两人只有一墙之隔,独孤傲并不知道秦筝在那里,秦筝却知道独孤傲在不远处。至于两人的心情,无所谓了,穆妍不会让他们现在死,但也不会放了他们。

    苏丞相府。

    苏霁和萧心悦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在六月中旬,距离现在还有半年的时间。苏霁其实想定三月,但是萧源启和宁如烟不舍得萧心悦那么早出嫁,本想定年底,最后两相商议,选了一个折中的时间。

    苏绮很高兴,并且自诩是苏霁和萧心悦的红娘,还美其名曰为了让苏霁更好地保护萧心悦,再次要求苏霁学武功。

    “大哥,你现在学虽然已经晚了,但能学多少是多少。你这么弱,以后怎么保护小心儿?”苏绮苦口婆心地劝说苏霁。

    “与其在这里白费口舌,不如帮我去小妍那里讨要一个防身暗器,小妍给爷爷的扳指就不错。”苏霁神色淡淡地说。苏徵这些天一直戴着那个扳指,很喜爱的样子,苏霁也是前两天才知道那竟然是个很厉害的暗器。

    “你想要自己去要啊!”苏绮白了苏霁一眼,“嫌我烦?告诉你,再过几天,我就要跟着小表妹一起去明月国了。”

    苏霁唇角微勾:“阿绮,小妍说要带你去了吗?”

    “不需要说,我跟小表妹的关系,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苏绮很自信地说,“到时候我就跟着小表妹,一起去祸害明月国的人了!哈哈!”

    苏霁摇头失笑:“阿绮,你最好别去。”

    “为什么?”苏绮表示不解。

    “你去了,心儿会很羡慕你,但我不能让她去。”苏霁很淡定地说。

    苏绮瞪了苏霁一眼:“因为小心儿不能去,你就让我也不要去?大哥,媳妇儿还没娶进门儿呢,我这个妹妹就成草了?”

    “差不多。”苏霁唇角微勾。

    “没人性!”苏绮起身扬长而去。

    又过了几天,到了正月十五上元节。

    上元节耒阳城里会有很盛大的花灯会,苏霁很厚脸皮地在日落时分就去了萧家,蹭了一顿饭之后,把萧心悦拐走了。

    “唉,咱们家心儿在苏霁面前,看着傻乎乎的。”宁如烟有些忧虑地说,总感觉她家宝贝女儿是被苏霁给骗了……

    萧源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原本我觉得苏相才智无双,可是自从他和心儿的事情定了,我看他总感觉哪里不对。”

    萧源启和宁如烟对视了一眼,老夫老妻的两人时隔多年决定一起出去凑凑热闹。两人虽然没有说,心里想的都是,他们“偶遇”苏霁和他们家心儿,看苏霁有没有偷偷牵他们家宝贝女儿的手,有没有搂搂抱抱,如果有的话,必须严厉禁止。

    上元节这天本来是萧星寒发病和穆妍挺尸的日子,穆妍贡献了一点血,萧星寒就没事了,她打算让萧星寒带拓跋严出去玩儿,她在家里躺着,可惜萧星寒不乐意,拓跋严也不乐意。最后的结果就是,穆妍又忍着心疼吃了一颗玄黄丹,准备等晚上和萧星寒一起带着拓跋严出去玩儿。

    夜幕降临,耒阳城大街上面灯火通明流光溢彩,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萧心悦跟着苏霁出了萧府,开口问苏霁:“阿绮呢?”苏霁要求萧心悦不能再管苏绮叫姐姐。

    “她有事来不了了。”苏霁很淡定地说。苏绮今晚确实有事,要帮苏徵整理书房,是苏霁提议的,苏绮说苏霁是个混蛋哥哥,苏霁觉得无所谓。

    “苏丞相大人,你又骗我。”萧心悦扁嘴。苏霁一开始明明说的是苏绮会在外面等着他们,然后一起去玩儿。

    “心儿,你不想跟我单独在一起?”苏绮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点头:“是啊。”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苏丞相大人老是欺负她。

    苏霁神色有些不悦:“萧心儿,你现在已经是本相的未婚妻了,未婚妻是什么意思,不用本相再跟你解释了吧?”

    “又没有成亲……”萧心悦小声嘀咕。

    苏霁抬手,萧心悦以为苏霁要打她,结果苏霁揉了揉她的头发,语重心长地说:“萧心儿,你说过你会乖,会听话,你要记得。”

    “当时我以为苏丞相大人的腿残废了……”萧心悦的声音有些委屈。她后来怎么想都觉得苏霁是在诳她,因为苏霁的腿很快就好了,根本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

    “你希望我的腿残废吗?”苏霁看着萧心悦问。

    “当然不是。”萧心悦摇头,“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苏霁问。

    “只是你不能骗我呀……”萧心悦弱弱地说。

    “看着我的眼睛。”苏霁看着萧心悦说。

    萧心悦抬头,愣愣地看着苏霁:“看什么?”

    “我的眼睛里有什么?”苏霁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不假思索地说:“有黑眼珠子啊!”

    苏霁扶额:“萧心儿!”

    “苏丞相大人你的脾气真的好坏,怎么又生气?”萧心悦秀眉微蹙。

    “我的眼睛里,有你,只有你。”苏霁看着萧心悦含情脉脉地说。

    萧心悦的脸刷一下子就红了,低着头说:“苏丞相大人你真的喜欢我?”

    “你猜。”苏霁不由分说地握住了萧心悦软软嫩嫩的小手。

    萧心悦心跳骤然加快,也忘了挣脱,低着头跟着苏霁往前走:“我猜不到呀。”

    “再猜。”苏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我还是猜不到呀。”萧心悦小声说。那种话,她怎么说出口?

    “傻妞。”苏霁捏了一下萧心悦的小脸蛋,觉得手感忒好,又忍不住抚摸了两下。

    萧心悦羞得狠了:“苏丞相大人你怎么这么坏?”

    苏霁唇角微勾:“这就坏了?等成亲,我会更坏的,不过你跑不了了。”

    这边郎情妾意你侬我侬地走上了耒阳城的大街,俊男美女的组合很快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尤其是大众情人苏霁,走到哪里都是闪光点。

    萧心悦感觉好多人在看她,有个小姐看她的眼神好像要吃了她,好可怕!一转头,另外一个小姐的眼神更可怕……

    “苏丞相大人,你真是好不安分,让那么多小姐喜欢你。”萧心悦小声对苏霁说,其实她觉得大庭广众的拉着手很不好,可是苏霁就不放开。

    “你喜欢我最重要。”苏霁微微一笑,瞬间迷倒了一大群姑娘。

    “可是为什么没有好多公子喜欢我呢?”萧心悦只是随口这么一说。

    苏霁在她的手心挠了一下,在她看过去的时候,苏霁眨了眨眼睛,笑容满面地说:“有我喜欢你,还不够吗?”

    萧心悦红着脸,声如蚊蚋地说:“够了。”

    热恋中的人,眼里只能看得到彼此,一个眼神对视都是甜甜蜜蜜的。然而有个词叫做乐极生悲,苏霁很快就体会到了。

    耒阳城大街上面,到处都是花灯,还有很多卖小吃的,避免不了会有烟雾,以及各种混杂在一起的气味。所以当一缕奇异的幽香飘散开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注意到。

    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在庆祝新年第一个盛大的节日。只是当第一个卖花灯的小贩眼睛突然由黑变红,很快周围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红了眼睛的小贩,猛然撕开一盏花灯,把里面燃烧着的蜡烛取出来,扔到了旁边一个老头的身上!

    老头身上起火,却仿佛感觉不到,红着眼睛随手拽了一根木棍,朝着身边的人就打了过去。

    小范围的骚乱很快开始扩大,然后整条街上面的人仿佛全都被控制住了心神,开始疯狂地攻击身边的每一个人!

    上元节的月亮被蒙上了一层血色轻纱,月下的耒阳城大街上,充斥着鲜血、暴力、嘶吼和惨叫,已经完全陷入了混乱。

    苏霁在发现不远处有个男人眼睛突然变红的时候,神色就变了,搂着萧心悦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人群,进了旁边一个狭窄的小巷子。当苏霁看到萧心悦的眼睛也在很快变成红色,他神色难看地伸手就把萧心悦给劈晕了,然后摘下自己腰间的荷包,捂住了口鼻,抱着萧心悦往远处跑。

    苏霁的荷包是萧心悦送他的,但荷包里面后来装进去的东西是穆妍前两日送他的,一个闻起来没有任何味道的药包,穆妍说让他随身带着,不管中了什么迷药就使劲闻。

    苏霁顾不上街上的混乱,因为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他第一个念头是去找萧星寒,他抱起萧心悦,朝着萧王府的方向跑去。

    萧源启和宁如烟这会儿也在街上,宁如烟被人击中了后脑,晕倒在了地上,而萧源启无意识地在徒手攻击身边的人,却挨了好几棍子……

    今夜上元节灯会,官府特意派了人,在街边维持秩序,而那些身上佩刀的官兵,此刻变成了冷血无情的刽子手,挥刀疯狂地砍杀着身边的人。

    穆妍出来得迟了一些,这会儿才到附近,远远地看到街上混乱凄惨的样子,心中猛然一惊,伸手把拓跋严抱了起来。

    “你们离远一点,我去看看。”萧星寒眸光微沉。

    穆妍捂着拓跋严的耳朵,不让他看到或者听到不远处那凄厉的声音,抱着拓跋严飞身后退了百米才停下来。

    萧星寒刚一靠近,就闻到了那股怪异的香气,他还来不及思考这是什么东西,他自己的眼睛,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由黑变红,那股怪异的香气,还有扑面而来的浓烈血腥味,让萧星寒本该今日发作却被穆妍的血压制住的血煞之气,再次爆发!

    看到萧星寒突然拔剑,穆妍神色大变,把拓跋严放在一棵大树上面,然后飞快地朝着萧星寒冲了过去。

    在萧星寒的剑即将把一个百姓劈成两半的时候,穆妍伸手死死地抱住了他,然后把一颗玄黄丹塞进了他口中!玄黄丹本是萧星寒为穆妍做的,穆妍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用,总之只能试试了。这会儿耒阳城大街上已经变成了一个修罗场,只有萧星寒能救这些人,假如萧星寒也发狂了,耒阳城今夜可能会变成一座死城!

    在穆妍要收手的时候,萧星寒低头就咬住了她的手腕,然后开始吸食她的血。穆妍忍着疼,盯着萧星寒的眼睛,在她脸色发白的时候,萧星寒的眼睛终于恢复了清明,放开了她。

    “别管我,给他们解毒。”穆妍快速地说。

    萧星寒把穆妍拥入怀中,又很快放开,然后飞身冲进了不远处的一个药铺。

    片刻之后,萧星寒抱了一堆药材出来,点燃了火折子,把那堆药材混合在一起焚烧。

    药香瞬间弥漫开来,很快盖住了那股奇异的香气,随着药香变得越来越浓郁,扩散到整条街上,那些发疯发狂的人,终于清醒了。

    有人失手杀了自己的亲人,抱着亲人的尸体痛哭不止。有人发现自己少了一条胳膊,捂着血淋淋的伤口晕了过去。有人看到周围的残肢断臂,趴在地上呕吐不止……

    穆妍眼底闪过一丝不忍,握住了萧星寒的手,感觉萧星寒的手冰凉而僵硬。

    宫里派了大内禁军过来,把整条街围了起来。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出动了,正在救治那些受了伤还活着的人。

    “萧王爷,皇上召见,请萧王爷即刻入宫。”一个侍卫出现在萧星寒面前,神色恭敬地说。

    萧星寒看了穆妍一眼,松开穆妍的手,飞身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了。

    穆妍扫视了一圈,发现在或悲痛或惊惶或哀戚的人群正中,有个人正在对着她笑……

    离得远,穆妍看得不真切,等她再次看过去,那个地方却空无一人了,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穆妍脑海中唯一的印象是,那是个男人……

    穆妍抱着拓跋严默默地离开,走出所有人视线之后,就把拓跋严交给了剑龙卫带回萧王府,然后她戴上千影面具,裹上一件剑龙卫的墨袍,换了一张脸,不着痕迹地混进了人群里面。剑龙卫平时都穿着银甲,穆妍只穿墨袍,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当穆妍看到萧源启满脸是血地抱着宁如烟出现在不远处的时候,快步走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萧源启眼神戒备地看着穆妍,穆妍这会儿看起来就是个面容清隽的陌生少年。

    穆妍压低声音说:“爹,是我。”

    萧源启神色微变,看着穆妍在给宁如烟把脉,嘴唇动了动,还是什么都没说。

    穆妍给宁如烟吃了一颗药丸,宁如烟并没有醒过来,穆妍看向了萧源启:“爹,您怎么样?”

    “我没事,都不是我的血。”萧源启皱着眉头说。

    “娘也没事,我送你们回去。”穆妍说着要把宁如烟背起来。

    萧源启神色一变:“苏霁和心儿也在这条街上!你快去找他们!”

    穆妍神色一凝,把宁如烟背到一棵大树下面,让萧源启和宁如烟在那里等她,她再次走进了人群里面。

    满地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因为之前这条街上人太多密度太大,最终死伤无数,有些人甚至是被踩死的。也得亏宁如烟闻不得点火的烟味儿,所以事情发生的时候,她和萧源启并没有在人群里面,虽然都受到了波及,但是并不严重。

    穆妍从街头走到街尾,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却始终没有找到苏霁和萧心悦的影子。穆妍想起前两日苏霁问她讨要暗器,她送了苏霁一枚戒指,还有一个药包,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想着苏霁或许发现情势不对立刻带着萧心悦跑了。

    穆妍回到萧源启和宁如烟身旁,对萧源启说:“他们没事,我先送你们回去。”

    穆妍把宁如烟背了起来,萧源启跟在后面,一起离开了那条充斥着血腥味的大街。

    回到萧府,穆妍把宁如烟放下,宁如烟幽幽醒转,和萧源启四目相对,两人眼眶都有些红。他们是幸运,才逃过一劫,否则最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爹,娘,你们先好好休息,我去把心儿带回来。”穆妍对萧源启和宁如烟说。

    “妍儿你快去找心儿!”宁如烟神色大变,看着穆妍说。

    穆妍很快离开了萧府,正在犹豫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的时候,青木出现在她身后:“夫人,苏相和小姐在王府。”

    “派人送他们各回各家。”穆妍冷声说。

    “是。”青木领命退下了。

    穆妍听着耒阳城大街上面传来的声音,眼眸微眯。有些奇人,真的有翻手倾覆一座城的能耐,这种迷惑人心,让人变得残忍嗜杀的毒,实在是太过阴邪了。萧星寒知道怎么解,却也不可能每次都能恰好赶到。只要暗中作祟的人不死,这种事情,有第一次,便一定会有第二次,根本防不胜防!

    天厉国皇宫御书房。

    “萧王,今晚的事情,你怎么看?”厉啸天脸色沉沉地看着萧星寒问。他接到禀报的时候吓得差点从龙椅上面摔下去,这样的毒,一旦大量制造,不止对一座城,对一个国家,都是灭顶之灾!

    “有毒术高手来了耒阳城。”萧星寒冷声说。

    “萧王怎么那么快就知道如何解毒了?这么说,萧王也知道那种毒该怎么做?”厉啸天显然已经知道了耒阳城大街上发生的所有事情。

    “微臣的医术,皇上不应该有所怀疑。”萧星寒冷声说,“微臣现在知道那种毒该怎么做,皇上难道要用来对付敌国吗?”

    厉啸天神色一僵:“萧王慎言!如此阴邪之毒,绝不能任其再次出现!”

    “如果皇上没有其他问题,微臣现在要出宫去寻找那位毒术高手了。”萧星寒微微垂眸说。

    “萧王可有把握将那人擒获?”厉啸天看着萧星寒问。

    “原本有,现在耽误了些时间,没有了。”萧星寒冷冷地说。

    “萧星寒,认清你自己的身份!”厉啸天被萧星寒的态度激怒了,看着萧星寒声音幽寒地说。

    “微臣知道自己的身份,也请皇上认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告辞。”萧星寒话落,猛然起身大步离开了。

    厉啸天抓起手边的镇纸,朝着萧星寒的后背砸了过去。萧星寒已经消失在门口,镇纸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等厉啸天冷静下来,却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萧星寒是神医,也必然是个毒术高手,今夜的事情不是萧星寒做的,可假如萧星寒要做,他也能做到……

    这个上元节,注定会载入天厉国的史册,这场血光漫天的花灯会,在很多年之后,有些老人提起,还面露惊惧之色。

    萧星寒找到穆妍的时候,穆妍就静静地坐在一个房顶上面,看着下方逐渐散去的人,和被人哭着带走的尸体。

    “你来了。”穆妍的声音有些低落。

    萧星寒在她身旁坐了下来,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没有说话。

    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杀过人,但是直到今夜,我才体会到何为人命如草芥。”

    萧星寒依旧不说话,穆妍转头看着他:“你觉得是你师父出现了?”

    萧星寒沉默,穆妍握住了他的手:“如果不是呢?就算是,也不是你的错。”

    穆妍知道,萧星寒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那位所谓的师父在暗中作祟,可是如今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萧星寒在宫里,对厉啸天说话那么冲,是因为他心情极差,不想逢迎回答厉啸天所问的那些愚蠢至极的问题。

    “虽然我觉得那个用毒高手很可能已经第一时间逃出了耒阳城,但是世事都无绝对,我们今夜就在这里看月亮吧。”穆妍对萧星寒说。

    天空的一轮明月向地上洒下冰冷的银辉,整条街上已经没有人了,连尸体也没有了,那些残肢断臂也都被亲人带走了,只留下一片一片的血迹,还有满地熄灭的花灯,看起来十分寂寥。

    穆妍觉得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假如那个施毒者这会儿还没有离开耒阳城,或许会重返这里,一个人看着地上的血迹,慢慢地享受变态的成功感觉。

    夜半时分,穆妍靠着萧星寒的肩膀,两人没有说话,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穆妍在看天上的明月,萧星寒在看地上的血。

    当一个身影仿若闲庭信步一般走上耒阳城大街,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意,穆妍放开萧星寒,看着萧星寒飞身而下。

    这是一个很瘦的男人,他穿着一身宽大飘逸的白袍,脸上罩着一张狰狞的鬼面具,就连眼睛都看不清楚。

    “萧王爷,萧神医,你不是天下最厉害的神医吗?为何救不了那么多人的性命?”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怪异,似乎是在刻意掩饰他原本的声音。

    萧星寒一句话都没说,挥剑朝着那人杀了过去。

    那人的武功并不如萧星寒,但也没有弱很多。两人一开始就都用了全力,只是三招过后,那人袖中飞出了一条通体金黄的毒蛇,毒蛇吐着信子朝着萧星寒的面门射了过去!

    萧星寒挥剑,毒蛇被砍成两段,掉落在地上,一股腥臭气味从毒蛇身上扩散开来。

    萧星寒的神色丝毫未变,那人冷笑了一声,几只毒虫又从袖中飞了出来,一个个闪烁着翠绿的荧光,看起来诡异至极!

    穆妍挥手,几根银针以极快的速度射了出去,不偏不倚地把所有毒虫打落在了地上,毒虫身上的荧光也瞬间黯淡了下去。

    那人看了一眼站在房顶上面的穆妍,萧星寒再次持剑逼到了跟前。

    在那人闪避的同时,穆妍的暗器层出不穷,连续不断地朝着那人射了过去!

    可是很快穆妍就发现,她的暗器明明有一些没入了那人的身体,如果是正常人,早该死了,可他竟然毫无异样。

    不久之后,萧星寒的剑从那人心口穿过,又猛然拔出!

    那人却在怪异地笑:“你们,都杀不了我,因为我是不死不灭的!哈哈!”

    萧星寒挥剑,正准备把那人的脑袋砍下,一阵刺耳的笛声由远及近。

    萧星寒和穆妍同时感觉脑袋一阵刺痛,穆妍身子一晃差点从房顶上面摔下去。就在萧星寒失神的片刻,面前那个本该死了好几次的人,捂着胸口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萧星寒正要去追,刺耳的笛声再次响起,限制了他的脚步,而穆妍飞身而下,出现在他身旁,看着他说:“穷寇莫追,我们该回家去了。”

    很快,街上再次变得空无一人,血腥味过了很久才被冷风吹散。

    萧王府。

    萧星寒和穆妍回来的时候,拓跋严还在他们的房间里等着。

    穆妍抱住扑到她怀中的拓跋严,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说:“我们都没事,小严快去睡觉吧。”

    拓跋严皱了皱小眉头:“娘,我可以睡在这里吗?”

    “好。”穆妍微微一笑,抱着拓跋严进了内室,拓跋严自己脱鞋上了床,看着穆妍说,“娘,我们明天还去明月国玩儿吗?”

    穆妍微微摇头说:“发生了一点意外,可能要过几天再出发了。”

    “那好吧。”拓跋严点了点头。

    穆妍把床帐放下,起身走出来,在隔间书房里面看到了萧星寒。

    “第一个问题,那种毒好做吗?”穆妍在萧星寒对面坐下来,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摇头:“原材料极难寻,其中有几种药材已经绝种了,就算能做,也不会有很大的量。”

    “如果那人的目标是要引起天厉国动乱,完全可以把毒烟直接放进皇宫,灭了厉氏皇族,为何要对普通的百姓下手?”穆妍神色莫名。

    萧星寒微微摇头:“不知。”

    “假如说,他的目标不是引起天厉国动乱,是冲着你来的呢?”穆妍眼眸微眯。萧星寒现在应该确认引起耒阳城上元节惨案的人并不是他的师父,而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即便那个男人伪装得不想让人看出他的年龄。

    “如果我们今夜出去得早,有可能也会中招。”穆妍面色微沉。萧星寒的血煞之气在每月十五会发作,即便被她的血暂时压制下去,但一旦有外部因素的刺激,也有可能会被激发出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那人施放毒烟的时候,萧星寒就在街上,中毒并且被诱发了血煞之气,穆妍又没有在旁边的话,那么萧星寒今夜便会坐实阎王之名,在耒阳城中大开杀戒,让局面变得更加惨烈。

    当然了,穆妍并不认为施毒之人知道萧星寒的血煞之气会在十五发作,但退一步讲,萧星寒的血煞之气就算不发作,那种毒药本身就会让人发狂,所以那人未必不是冲着萧星寒来的。

    “我会查一下制作毒烟的几种药材。”萧星寒冷声说。如果能够查到那些药材的主人,便能接近真相了。

    “萧寒寒,我有一种感觉,”穆妍缓缓地说,“今天晚上那个中了暗器,还被你一剑穿心都不死的人,可能是我们的旧识。我曾经看到过一种逆天之物,叫做还生蛊,还生蛊不死不灭,体内有还生蛊的人,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不死不灭的。”

    穆妍当时在一本古籍之中看到还生蛊的时候,就觉得很神奇,当时联想到了一个人,晋连城。她猜测假如真的有还生蛊存在,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推测晋连城还没死,因为还生蛊又重新还阳了?这样就可以解释晋连城的尸体为何凭空消失了。

    耒阳城外的树林之中。

    “赤焰!你偷盗了师父历经多年才做好的奇毒,是不是活腻歪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橙衣,不要以为你今夜帮了我,就可以对我大呼小叫!”年轻男人的声音,赫然就是晋连城。

    “哼!你是很得师父看重,但你这次回去之后,师父不会轻饶你的,你就等死吧!谁不知道你体内有还生蛊,那原本是属于师父的东西,师父早晚有一天会拿回去的,到时候,你将会变成一具千疮百孔的白骨!”名叫橙衣的女子看着晋连城冷笑连连。

    晋连城一手捂着不断流血的胸口,一手猛然抬起,狠狠地抽了橙衣一巴掌:“贱人闭嘴!至少现在,我是你大师兄,你必须听命于我,把我活着带回师门!还不快给我疗伤!”

    橙衣捂着自己的脸,眼神变幻不定,最后还是低头了,开始给晋连城疗伤。

    晋连城始终没有发出任何痛呼,他伸手摘掉了自己脸上那张狰狞的鬼面具,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明月,苦笑了一声:“还是来晚了……”

    晋连城跟着青莲公子的师父回了师门,那个名叫毒宗的门派。青莲公子的师父,毒宗宗主杜午真的让晋连城恢复了所有的记忆,而晋连城清醒之后,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拜入毒宗宗主杜午门下。

    杜午门下共有七位大弟子,分别以赤橙黄绿青蓝紫来起名,这也是弟子之间的地位排序。唯独青莲公子是例外,他以青命名,却永远都是排名最末的弟子,其他弟子都是他的师兄师姐。

    晋连城很快得到了杜午的欢心,在他杀掉原本的大弟子赤炼之后,便取代了赤炼的地位,成为了大弟子,并给自己取名叫做赤焰。

    晋连城知道穆妍和萧星寒要成亲了,他心有不甘,便暗中离开了师门,朝着耒阳城而来。为了对付萧星寒,他还偷盗了杜午的一种奇药,就是他不久之前施放出去,导致耒阳城出现混乱厮杀的那种毒烟。

    可惜,一路上都有毒宗弟子在追查晋连城的下落,他为了躲藏,也花了不少的时间。最终等他到达耒阳城的时候,萧星寒和穆妍已经成亲一个多月了。

    世人都说萧星寒是被穆妍的美色所迷,所以放过了穆妍,晋连城却很清楚,萧星寒和穆妍早就在一起了,世人都被他们给骗了!

    晋连城选择在耒阳城的上元节花灯会上面,在人流最密集的地方,施放那种阴邪的毒烟,一方面是为了满足他心中压抑许久的疯狂杀人欲望,因为他恢复记忆之后,恨不得杀了所有的人才解恨。

    而另外一方面,晋连城就是冲着萧星寒和穆妍来的。晋连城本来以为,这种防不胜防的毒烟,萧星寒只要吸入一点便会发狂,根本来不及给自己解毒。然后萧星寒一定会在耒阳城里大开杀戒,真正坐实活阎王之名,甚至疯狂之下的萧星寒会出手伤害穆妍。

    当时晋连城就在人群之中,近距离观赏那场混乱血腥的杀人游戏。他看着萧星寒到来,看着萧星寒的眼睛变成了红色,他满心期待看着萧星寒失去神智,变成一个杀人狂魔,却没想到穆妍竟然把萧星寒给拉了回去。

    后来,晋连城再次出现,跟萧星寒和穆妍正面对上,只是因为屡次被打击的他满心不甘,即便实力不如萧星寒,可他要让萧星寒和穆妍知道,他现在是不死不灭的,他接下来绝不会让他们好过!

    “赤焰师兄,该回师门了。”橙衣给晋连城包扎好伤口,微微垂眸说。

    晋连城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橙衣眼眸微闪,看着晋连城说:“赤焰师兄,不管你躲到哪里,师父都会找到你的,而且青莲师弟因为赤焰师兄的行为,被师父迁怒,已经被关进了毒窟。如果一个月之内赤焰师兄再不回去,青莲师弟恐怕连骨头都不剩了。”

    晋连城面色猛然一沉:“你怎么不早说?”

    橙衣眼底闪过一丝嘲讽:“赤焰师兄,如果你真的在乎青莲师弟,当初就不会那么冲动了。师父早就说过,你们兄弟,不管谁犯了错,另外一个,都会受到生不如死的惩罚。”

    晋连城猛然伸手,扼住了橙衣的脖子:“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掐死你!”

    橙衣脸色青紫,却突然笑了:“赤焰师兄,青莲师弟真是命不好,才会有你这么一个冷血自私的兄长,可惜他太心善,醒悟的时候已经晚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