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7.恃宠而骄的祸害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正文 117.恃宠而骄的祸害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穆妍回到萧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苏霁的腿不会有事,不过冻得狠了,必须好好调养一下,穆妍施针之后,又开了一个药方给苏绮。

    苏绮当时连连赞叹说穆妍的医术好厉害,穆妍毫不负责地对苏霁和苏绮说,她只是试试,用药对不对不一定……

    当然了,穆妍是在开玩笑,虽然她自认为医术一般,但是对于苏霁的腿她还是很有把握的。

    “有件事要告诉你。”穆妍回到萧王府见到萧星寒的时候,开口对他说。

    萧星寒放下手中的书,对着穆妍伸手,穆妍乖乖地过去坐在了他的腿上,勾着他的脖子说:“我表哥看上你妹妹了。”

    “不行。”萧星寒冷声说。

    “为何不行?”穆妍表示不解。

    “苏霁太弱了。”萧星寒一点儿都不掩饰他对苏霁的鄙视。

    穆妍唇角微勾:“可是你妹亲口说她喜欢我表哥,非他不嫁。”

    萧星寒皱眉:“定然是苏霁骗了她!”

    穆妍笑了:“我也有同感,我表哥那人心黑得很。不过这件事是好事,他们在一起会很好的。至于我表哥不会武功,这跟他会不会对心儿好没有必然关系不是么?”

    萧星寒冷哼了一声,显然对此有些不爽。

    “小严呢?他来找你了吗?”穆妍问萧星。

    “嗯。”萧星寒把玩着穆妍白嫩纤细的手指说。

    “他有没有说话?”穆妍问萧星寒。

    “说了,等于没说。”萧星寒说。

    穆妍明白,拓跋严开口说话了,却依旧不愿意提他和拓跋良归国途中的遭遇。不过不用急,如今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慢慢来。

    身在天厉国耒阳城的慕容恕,原本打算在耒阳城过了年再回明月国,结果明月国那边突然传来消息,慕容世家的一些生意出了问题,慕容恕和萧星寒打过招呼之后,很快离开耒阳城回国了。

    距离萧星寒和穆妍成亲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天下人几乎全都知道了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病秧子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并没有被萧星寒弄死,原因是萧星寒贪恋她的美色,不舍得杀她。

    传言还说,萧星寒已经出手治好了穆妍的病,然后和穆妍日日缠绵,沉溺温柔乡无法自拔。

    萧府。

    这天傍晚,宁如烟说她要亲自下厨,让下人给小厨房里面准备好她要的食材之后,就都退下了。

    “娘,我来帮你。”萧心悦也进了小厨房,看着宁如烟准备的很多种食材说,“这些都要做吗?”

    宁如烟眉梢眼角掩不住的笑意,一边忙活着手中的活计一边说:“都要做的,都是你大哥爱吃的菜,你哥哥嫂嫂成亲之后还是第一次回家,可得好好备着。”

    萧心悦笑了:“娘,万一大哥口味变了呢?”

    宁如烟微微愣了一下:“会吗?”

    “我开玩笑的啦,哥哥嫂嫂肯定会很喜欢的,我们快点做吧。”萧心悦笑着说。

    这边母女俩说说笑笑地在厨房忙碌,那边萧源启在小书房里面一个人惬意地喝茶。

    昨天穆妍通过苏绮告诉萧心悦,说她和萧星寒今天会过来吃晚饭,宁如烟为此还专门写了一张菜谱,上面罗列了她记忆中萧星寒最爱吃的那些菜,今天一早就开始准备食材了,很多原本府里有的食材,宁如烟觉得不够新鲜,就让人再出去买回来。

    “爹。”突然听到萧星寒的声音,萧源启抬头就看到萧星寒和穆妍不知何时已经进来了,穆妍还牵着一个看起来六七岁的小男孩。

    萧源启看着拓跋严,神色微动:“这就是……”

    “小严,这是爷爷。”穆妍看着拓跋严微微一笑说。

    拓跋严抿了抿嘴唇,开口叫了一声:“爷爷。”

    “好好好。”萧源启显然是很高兴的,起身走过来就拉住了拓跋严的小手,把他给抱了起来,看着他笑容满面地问,“你大名叫什么呀?”

    拓跋严板着小脸说:“我叫萧言朗。”

    “好名字,那爷爷叫你朗朗好不好?”萧源启直接忽略了萧星寒和穆妍,抱着拓跋严坐在他腿上笑着说。他觉得拓跋严的小名和穆妍的小名听起来一样,这样不太合适。

    拓跋严微微点头:“好。”

    “你们坐吧,自己家里,别见外。”萧源启这才抬头看了萧星寒和穆妍一眼,“你们娘和心儿还在做饭,应该快好了。”

    “我去帮忙吧。”穆妍俨然就是一个乖巧十足的儿媳妇模样。

    虽然萧源启对于穆妍会不会做饭这件事表示怀疑,但穆妍的态度还是很让长辈喜欢的,他点点头说:“好,你去吧,星寒坐下喝茶。”

    穆妍出去了,萧星寒就在萧源启对面坐了下来,看着萧源启声音温和地问拓跋严问题。拓跋严倒也乖巧,萧源启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虽然话不多,但那小脸严肃的模样看起来更像萧星寒了。

    萧源启突然压低声音问萧星寒:“星寒啊,这孩子真的不是你……”萧源启怎么看都觉得拓跋严像是萧星寒的亲儿子,可先前穆妍说这是她和萧星寒收养的,萧源启怕萧星寒骗了穆妍,以后再被拆穿的话,就不好了。

    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不是。”

    “那就是缘分了。”萧源启笑了起来。既然萧星寒这么说了,他相信萧星寒没有骗他。

    这边穆妍进了厨房,宁如烟看着她眼底的倦色,拉着她的手说:“星儿年轻气盛不知节制,你可不能全都顺着他,不然……”

    宁如烟突然意识到萧心悦也在旁边,她说这话不太合适,就对着穆妍眨了眨眼睛,意思是娘的话你应该都明白的,不要让那小子欺负你欺负得这么狠……

    穆妍唇角微勾,对着宁如烟眨了眨眼,表示她明白。

    “娘,嫂嫂,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呢?”萧心悦不依地凑了过来。

    “没事没事,快点,就剩两个菜了,做好就开饭了。”宁如烟接着去忙碌了,说让穆妍在一旁坐着就好,不用她动手。

    饭菜很快就做好摆上了桌,宁如烟招呼萧源启和萧星寒过来吃饭,这才看到萧源启身旁还有个小孩子,马上就被吸引了注意力,拉着拓跋严坐在她身边柔声细语地说话,也不管穆妍和萧星寒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已经是很多年没有的事情了。

    萧源启看着儿女都在,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今年,终于团圆了。”

    “大哥,这是娘专门给你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萧心悦看着萧星寒说,话落还对穆妍说了一句,“嫂嫂,你爱吃什么,告诉我们,下次给你做。”

    “已经很好了。”穆妍微微一笑。她也是才知道萧星寒爱吃的菜是这些,因为之前萧星寒吃饭也没什么特别的规律,既没什么喜欢的,也没什么不能吃的。

    萧心悦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一直在偷瞄萧星寒,萧星寒没有戴面具,萧心悦看到萧星寒的容貌都星星眼了,觉得她家哥哥真的好好看啊,比那个黑心的苏丞相大人好看一百倍!

    萧星寒早就发现了萧心悦的举动,伸手揉了揉萧心悦的脑袋说:“吃饭。”

    萧心悦瞬间高兴了,一脸乖巧地端着碗吃饭,觉得自己好幸福啊,她家哥哥终于回家了,还很喜欢她的样子呢。

    拓跋严坐在萧源启和宁如烟中间,对于萧源启和宁如烟的疼爱似乎有些不习惯,面前小碗里的菜堆得满满的,宁如烟还笑意温柔地说要喂他吃。

    “自己吃。”萧星寒神色严厉地看着拓跋严说。在萧王府,萧星寒和穆妍都没有喂过拓跋严吃饭,萧星寒甚至要求拓跋严自己洗澡,自己穿衣服,自己睡觉,一点儿都不惯着。

    拓跋严还没去端碗,萧源启和宁如烟都不乐意了。

    萧源启皱眉看着萧星寒说:“朗朗还小呢,你别吓着孩子。”

    宁如烟搂着拓跋严哄了两句,然后看着萧星寒语重心长地说:“星儿啊,我们家朗朗这么乖,你训他做什么?对孩子说话要温和一点知道吗?”

    穆妍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吃瘪的萧星寒,表示不管他们祖孙三代有没有血缘关系,隔辈儿亲是绝对的,萧星寒已经失宠了。

    萧星寒也没再说什么,默默地吃饭,萧心悦夹了一个大鸡腿放进了萧星寒面前的盘子里,小声说:“哥哥,你吃,以后要对朗朗好一点哦。”

    萧星寒夹起那个鸡腿放进了穆妍的盘子里,然后给萧心悦夹了一片苦瓜。萧心悦皱巴着小脸,在吃与不吃之间选择了原谅她家有些小心眼的哥哥……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萧源启和宁如烟是真高兴,宁如烟还拿了一坛很有故事的酒出来,说这是萧星寒十岁那年给她酿的梅花酒,她埋在后院了两坛,这么多年也没舍得喝,如今拿出来让萧星寒和穆妍都尝尝。

    酒坛子一打开,一股冷梅香气飘了出来。萧心悦举着杯子说她也要来一点,结果喝了一口就被呛住了,而拓跋严端起面前的一杯酒,脖子一仰一饮而尽,然后面不改色地看了萧心悦一眼,似乎在说萧心悦太弱了,喝酒都不会。

    萧源启和宁如烟都笑了起来,连声说他们家孙子有出息,萧心悦弱弱地表示,她喝酒连朗朗都比不过,实在是太笨了……

    穆妍尝了一口,只觉得齿颊留香回味悠长,她倒是不知道童年的萧星寒还有如此技能,今晚回去,少不得要“拷问”一番。

    萧源启已经很多年没有开怀畅饮了,今儿高兴,就多喝了几杯,后来微微有些醺然,搂着拓跋严拼起了酒。拓跋严倒也豪气地来者不拒,一杯一杯接着喝,宁如烟赶紧把拓跋严拉过去,还让萧心悦去煮醒酒汤。

    “娘,我们这就回去了。”穆妍看萧源启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开口说要走了。

    “急什么?你爹睡就让他去睡,娘还有话要跟你说呢。”宁如烟对穆妍说。

    最后是萧星寒扶着萧源启送进了内室,拓跋严也跟了进去,萧心悦在收拾,宁如烟让穆妍不用管,她带着穆妍去了隔间的小书房,像是有什么悄悄话要对穆妍说。

    “妍儿啊,你还小呢,娘先前说让你们先不圆房,看来星儿都当了耳旁风。”宁如烟拉着穆妍的手说。

    穆妍脸色微红:“娘,其实我身体还好。”

    “好什么好?一看就是星儿把你折腾狠了。”宁如烟一脸心疼地看着穆妍,“妍儿你生的好模样,我们星儿也是喜欢你,但你可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

    “嗯,我今晚就跟他分房睡。”穆妍看着宁如烟神色认真地说。

    宁如烟笑了:“娘也不是这个意思,总之你该管星儿就得管,你年纪小,可以过两年再生孩子,不用着急。”

    “嗯,你家星儿也是这么说的。”穆妍唇角微勾。

    “他啊,肯定是年轻贪玩儿。”宁如烟一副心中了然的样子。

    穆妍笑了:“娘您真是慧眼如炬。”穆妍也觉得萧星寒不让她尽快生孩子就是为了“玩儿”。

    “可惜你也不能常来,娘这里有几个补身子的药膳方子,你拿着,回去多补补,看你瘦的。”宁如烟拿出几个一早写好的方子交给了穆妍。

    穆妍收了,并对宁如烟保证她会好好补身子的。

    等宁如烟和穆妍从小书房出来,就看到萧星寒和拓跋严一大一小相对而坐,谁也不看谁,像是仇人一样。

    宁如烟笑了:“妍儿,朗朗这孩子心思重,你们要好好开导他。”

    穆妍微微点头:“我明白,娘放心吧。”

    看着萧星寒揽着穆妍,穆妍抱着拓跋严,一起离开了,宁如烟一脸欣慰地说:“我真是放心了,星儿找了个好姑娘啊。”

    回到萧王府,穆妍先送拓跋严去休息,她要走的时候,拓跋严有些迟疑地叫了一声“娘”。

    “怎么了?”穆妍转身,回到拓跋严身边坐下,搂着他的小身子问。

    “没事。”拓跋严低着头,小手拉着穆妍的衣服。

    “小严喜欢爷爷奶奶和小姑姑吗?”穆妍问拓跋严。

    拓跋严微微点头:“喜欢。”

    “把这里当成家好不好?等你长大了,想走了,娘会送你走的。”穆妍心中微叹。拓跋严始终不肯提拓跋良,这可以理解,或许是拓跋良遭遇了什么事情,让拓跋严很难过。但拓跋严到现在从未说过想回家,也一字不提他的母亲,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事。

    “嗯。”拓跋严声音闷闷的。

    “娘今晚陪你睡好不好?”穆妍看着拓跋严问。

    拓跋严眼睛微亮,抓着穆妍衣服的手又紧了一些。他毕竟是个小孩子,而这里对他来说是个没有多少安全感的地方。

    穆妍让青木去转告萧星寒,她要在拓跋严这里睡,结果青木走了没多久,萧星寒过来了。

    拓跋严眼神戒备地看着萧星寒,小手拽着穆妍的衣服,一副不让萧星寒把穆妍带走的样子。

    “我也在这里睡。”萧星寒看了一眼拓跋严。

    拓跋严小声说:“床小。”意思是睡不下萧星寒。

    穆妍笑了:“萧星儿,你娘还专门说让你以后节制一点,让我不能由着你,你今晚就自己睡吧。”

    “过来。”萧星寒坐在床上,看着穆妍说。

    穆妍抱着拓跋严走了过去,萧星寒让穆妍躺在最里面,拓跋严在中间,他在最外侧躺下了,冷冷地说了两个字:“睡觉。”

    起初拓跋严紧紧地挨着穆妍,等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无意识地慢慢挪到了萧星寒身边,靠着萧星寒胸口睡着了。

    穆妍和萧星寒在被子里面十指相扣,穆妍轻声说:“萧星寒,未来不管遇到什么,我们一起面对,你要学会享受当下。”

    穆妍知道,萧星寒心里其实很苦,因为过去,也因为未来。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而那个妄图操纵萧星寒的所谓“师父”,如今不知踪迹,未来却总会出现的。包括萧星寒前朝后裔的身份,一旦暴露,对于萧王府和萧家,都是一场灭顶之灾。这些压在萧星寒心里,他再强大也会害怕,不是怕自己受到伤害,他怕他的亲人因他而伤,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如果有一天……你会怪我吗?”萧星寒突然开口问穆妍,声音中透出前所未有的脆弱。

    “是我自己选的,我不会后悔。”穆妍神色平静地说。她知道萧星寒的意思,萧星寒在明知自身处境的情况下,还是执意把穆妍拉到了他身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萧星寒很自私,因为假如他的仇人找上门,最先盯上的就是穆妍。

    可爱情本就是自私的,穆妍觉得所谓的“有一种爱叫做放手”都是扯淡。况且这也的确是她自己选的路,她愿意陪着萧星寒走下去,面对未知的未来。不惧,便可无畏。

    萧星寒握着穆妍的手微微收紧,他这么多年其实一直在找那个人,却始终没有任何线索。有时候他希望那个人赶紧跳出来,他一定会不择手段把那人弄死……

    第二天一早,拓跋严醒过来,发现他竟然在萧星寒怀里,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小声叫道:“老爹。”

    “把老字去了。”萧星寒冷声说。

    “不。”拓跋严还保持着最后的倔强,仿佛这个“老”字就是他反抗萧星寒的武器。

    穆妍笑着把拓跋严抱过去,伸手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脸,把拓跋严的小脸揉得白里透红:“小严,你没叫错。”

    这边一家三口洗漱之后吃完早饭,拓跋严去了穆霖那里,萧星寒带着穆妍回了主院。

    原本一切如常,进了房间之后穆妍还想跟萧星寒商量让萧星寒今天带她到萧王府的药库去看看药材,结果转头就发现萧星寒在脱衣服……

    “你干什么?”穆妍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胸口。

    “睡觉。”萧星寒说着,扔掉外衣,走过来把穆妍打横抱起来,朝着床边走去。

    “白日宣淫?萧寒寒,你怎么这么有出息?”穆妍白了萧星寒一眼。

    萧星寒把穆妍扔到床上,附身而上,含住了穆妍小巧玲珑的耳垂,声音低沉地说:“我忍了一晚上了。”

    穆妍默默地表示,纵欲伤身,不释放,也伤身,就随他去吧,看来她真的要按婆婆给的药膳方子吃补汤了……

    时间很快到了除夕。

    除夕之夜,厉啸天要设宴款待群臣及家眷,萧王府一早就收到了厉啸天专门派人传的口谕,要求萧星寒携妻儿入宫赴宴。

    穆妍知道,这场宴会,便是她在天厉国皇室以及百官面前第一次以萧王妃的身份正式亮相,那些人肯定都存着要看看她究竟是何等绝色妖女,竟然能把萧星寒这个活阎王迷得五迷三道的心思,所以,穆妍表示,想看,那就如他们所愿。

    只是等穆妍精心画了个媚色倾城的妆,还没出门,萧星寒先不乐意了。

    穆妍搂着萧星寒的脖子,表示死活不卸妆:“萧寒寒,你吃的哪门子醋?你要这样想,他们都只能看着,只有你能吃,开心不?”

    萧星寒皱眉看着穆妍,猛然低头俘获了穆妍的唇瓣,吻着穆妍好一番缠绵。

    于是,穆妍最后是没卸妆,但她出门的时候嘴都快被亲肿了,对于萧星寒宣誓主权的行为,穆妍表示,他开心就好,反正她对自己接下来的定位就是个恃宠而骄的祸害……

    几乎从不坐马车的萧星寒这次选择跟穆妍和拓跋严一起坐进了马车里面,拓跋严看着穆妍红艳艳的嘴唇,皱了皱小眉头:“娘,你被人咬了吗?”

    穆妍神色微微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两声:“没有,今天的菜有点辣。”

    “没有辣。”拓跋严板着小脸说。

    萧星寒冷声说:“把昨天看的书背一遍。”

    拓跋严皱巴着小脸坐在萧星寒面前,按照萧星寒的要求背起了书。

    马车到了皇宫门口,萧星寒从马车里面出来,脸上依旧戴着那张银色的面具,在夜色之中闪烁着妖冶的光芒。

    周围的人纷纷驻足看了过来,就看到萧星寒伸手,从马车里面抱出一个男孩放在了地上。这是萧星寒的儿子,他们都知道。

    萧星寒再次伸手,直接把穆妍从马车里面抱了出去。众人纷纷睁大眼睛去看,就只能看到萧王妃穿着一身红衣,披着一个银狐披风,她的脸被兜帽遮着看不清楚。

    萧星寒揽着穆妍,穆妍身上大半的重量都在他身上,跟着他往宫门口走去。

    而拓跋严孤零零一个人被扔在了后面,皱了皱小眉头,自己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这一家三口,看起来也真是很独特了。围观的人纷纷在心中感叹,萧王对萧王妃果然是宠爱得很啊,连儿子都不要了。

    今夜的宴会十分盛大,在天厉国皇宫天元宫中举行。

    萧星寒和穆妍到的时候,大部分官员都带着家眷在座了。苏绮坐在苏霁身旁,小声对苏霁说哪家小姐一直在盯着他看,让他不要这么招蜂引蝶。苏霁只是笑而不语,偶尔转头看到萧心悦也在偷偷地看这边,就觉得心情好极了。

    看到萧星寒出现在天元宫门口,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纷纷转头去看,就看到萧星寒不管不顾地搂抱着一个女子大步走了进来,那女子身材窈窕,一袭红衣妖艳如火,银狐大氅一看就价值不菲,小脸看得不太真切,却依旧让人感觉惊艳不已。

    “小表妹又要闹腾了。”苏绮唇角微勾。

    苏霁在所有人都被穆妍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唇角含笑对着萧心悦举杯,看到萧心悦脸颊飞上的两朵红云,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萧星寒搂着穆妍,朝着他们的座位而去,在他们过去之后,众人才看到后面还有一个小男孩跑了进来,一路追着他们。

    “那俩真不是人啊,孩子都不要了。”苏绮啧啧感叹。

    萧星寒落座,穆妍就紧挨着坐在他身旁,他的大手还放在穆妍腰上,不知低头对着穆妍说了什么,从别人的角度看过去,倒像是萧星寒在旁若无人地亲穆妍!

    众人神色都相当惊奇,即便他们在过去的大半个月,一直在被流言洗脑,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如今真真切切地看到曾经那个冷面阎王对一个女人娇宠至此,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拓跋严跑过来,端端正正地在穆妍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板着小脸看了一眼亲密无间的萧星寒和穆妍,伸出小手提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一饮而尽。

    “小言帅气!我喜欢!”苏绮嘿嘿一笑说。

    苏霁看着拓跋严的小脸眼眸微眯。他知道穆妍手中有千影面具,不止一张,所以他有理由相信,这个被萧星寒和穆妍收养的孩子,如今露出的并不是真容。萧言朗,七岁,小言,小严……

    苏霁心中微动,就在萧星寒的这个私生子刚冒出来没多久,北漠国传来消息,北漠国太子拓跋良和皇太孙拓跋严在归国途中遭遇沙暴,双双丧生……

    苏霁并不知道萧星寒和拓跋良有交情,但他发现了一个巧合,就不得不怀疑,这个必须隐藏真正容貌和姓名的孩子,和北漠国那位已经死去的皇太孙之间,有什么关系了。

    “皇上驾到!”

    厉啸天带着齐皇后到了,身后还跟着一众皇子公主,其中包括太子厉宸风和他的太子妃,以及那位爱慕苏霁,曾经为了看苏霁一眼坠湖的八公主厉筱柔。

    八公主从面前路过,含情脉脉地看了苏霁一眼。

    苏绮小声对苏霁说:“大哥,你小心点,八公主如果知道你看上了小心儿,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霁神色平静,没有说话。

    厉啸天落座,所有人跪拜之后,宴会便开始了。

    厉啸天一眼就看到了萧星寒身边的女子,只是一部分侧脸,就让厉啸天有刹那的失神。他眼眸幽深地收回了视线,微微一笑说:“萧王,萧王妃身体如何了?”

    “尚可。”萧星寒说着,穆妍轻轻抬手,摘掉了自己头上的兜帽。

    瞬间,满殿静寂,落针可闻。

    终于看清楚了穆妍的真容,所有人眼中都闪过巨大的惊艳,那一瞬间差点迷了心失了魂。只见穆妍浅笑嫣然地倚靠在萧星寒肩膀上,五官绝美无双,皮肤吹弹可破,眼波流转之间,端的是媚色倾城,绝艳妖娆。

    萧星寒戴着面具,眼底闪过一道冷光,猛然看向了斜对面一个痴痴地看着穆妍差点流口水的公子,冰冷幽寒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再用那种眼神看本王的女人,本王就挖了你的眼睛!”

    那个公子瞬间回神,只觉得萧星寒的目光犹如实质,甚至感觉自己的双眼都开始隐隐作痛了,他赶紧低了头,身子抖了抖,很久都没敢再抬头。

    其他人也再不敢用放肆的目光看穆妍了,因为他们都相信,萧星寒一定会说到做到。

    “萧王,你吓到刘公子了。”厉啸天眼眸微闪,爽朗一笑说,话语中对于萧星寒的放肆倒是颇为纵容。

    “皇上恕罪。”萧星寒的声音依旧冷漠如斯。

    “有如此美眷,萧王的心情,朕可以理解。”厉啸天意味深长地说。真正见到穆妍的样子,厉啸天觉得一切都是合理的,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是让男人沉迷的祸水。

    值得一提的是,南阳王厉啸南此时也在。

    酒过三巡,厉啸天笑着说:“告诉皇弟一个好消息,明月国已经答应了求亲,婚期已定,来年三月十五,便是明三公主出嫁之日。”

    “恭喜南阳王!”

    “贺喜南阳王!”

    ……

    百官纷纷附和着厉啸天的话,对厉啸南道喜。厉啸南笑得有些勉强,因为齐灵珊也参加了今晚的宴会,这会儿正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他们俨然成了一个笑话。

    “过了年,便该出发去明月国迎亲了,诸位爱卿觉得谁去比较合适啊?”厉啸天似乎心情颇好地在说和亲的事情。

    有官员提议太子厉宸风,也有官员提议让厉啸南亲自去,还有提其他皇子的。

    穆妍微微一笑,柔声说:“王爷,人家还没去过明月国呢。”

    萧星寒突然开口,看向了厉啸天:“皇上,臣请命带队前去明月国迎亲!”

    全然哗然。

    萧星寒作为异姓王,身份地位自然是够格的,可是谁都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提出要去迎亲!因为萧星寒在这种事上面向来是厉啸天开口他才会去做,从来都不主动。

    不少人都听到了穆妍对萧星寒说的那句话,所以萧星寒现在的行为,只是为了要带他的王妃去明月国游玩儿?简直宠得毫无原则!

    厉啸天呵呵一笑:“萧王真的想去吗?”

    萧星寒微微点头:“是。”

    “那就让萧王去吧!”厉啸天哈哈一笑说,“萧王实力高强,心智过人,朕很放心。”厉啸天原本也没想过萧星寒会愿意去,穆妍说的话他听到了,只觉得萧星寒变了,变得有弱点了。

    有个官员脑抽,对着厉啸南说了一句:“有萧王前去迎亲,南阳王可以放心了。”

    厉啸南脸色一沉,很多人眼眸闪了闪,突然想到一件事。明月国那位三公主,可是萧王最有名的爱慕者,闹得天下皆知。让萧星寒去迎亲,厉啸南此时的心情,应该很复杂……

    “父皇,有酒无乐岂不无趣?”八公主厉筱柔笑容甜美地说。

    “柔儿可是学了新的曲子?”厉啸天微微一笑说。

    “儿臣新学了一首曲子,想要弹给父皇听呢。”厉筱柔笑得乖巧。她只是个庶出公主,原本在宫里并没有什么靠山,因为性格乖巧听话,得了齐皇后的眼,倒也没有人敢欺负。

    “好。”厉啸天微微点头。

    “不过,”厉筱柔面色有些为难,“儿臣新学的是一首剑曲,如能有人配合舞剑,那就再好不过了。”

    “哪家小姐会舞剑啊?不妨出来展示一番,如果舞得好,朕重重有赏!”厉啸天笑着问。这种宴会上面,时常有大家小姐乃至皇室公主进行才艺展示,并不会有损她们的身份,如果才艺过人,便可美名远扬。

    厉筱柔笑着说:“父皇,儿臣知道,萧尚书府的小姐会舞剑,不如请她来配合儿臣吧。”

    原本正在默默吃点心的萧心悦,突然被点名的时候还是一脸懵,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萧源启面色微沉,还没说话,苏绮开口了:“八公主,我会,我来配合八公主吧。”

    厉筱柔笑着摇头:“苏小姐可是女中豪杰,让苏小姐来,就不是舞剑,变成练剑了。”

    厉筱柔自以为幽默的话,让苏绮眸光一沉,看向了苏霁。苏霁却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什么都没说,似乎也不打算做什么。

    苏绮觉得,肯定是厉筱柔发现苏霁和萧心悦的关系了,所以在故意为难萧心悦。说是舞剑,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圈套等着呢。可偏偏苏霁对厉皇说过,过了年才会去萧家提亲,所以目前萧心悦和苏霁并没有定亲,苏霁也不能当众维护萧心悦,否则会适得其反,为萧心悦招来更多的嫉恨。

    厉啸天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并不打算阻止,而是看向了萧心悦问道:“萧小姐,你说呢?”

    萧心悦只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神色恭敬地说:“回皇上的话,臣女不会舞剑。”

    “萧小姐在说谎。”厉筱柔依旧笑得甜美,“不会是不想给本公主面子吧?”

    萧心悦蹙眉:“我真的不会。”

    厉筱柔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萧心悦,只是还没等她再说什么,穆妍突然开口了:“相公,这里太吵了。”

    其他人心中不由感叹,这萧王妃胆子也太大了!

    却见萧星寒一脸宠溺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对厉啸天说:“皇上,微臣可以先告退吗?”

    厉啸天轻哼了一声:“不可以!”

    “我想听曲儿。”穆妍拉着萧星寒的袖子说。

    萧星寒看向了厉筱柔:“八公主不是要弹曲吗?”

    厉筱柔的脸色很尴尬,可是她不敢落了萧星寒的面子,即便厉啸天也在。她微微垂眸说:“萧王,萧王妃想听曲,还是找乐师来吧。”

    “我又不想听曲儿了,我喜欢那个。”穆妍抬起纤纤玉手,指了一下齐皇后面前摆放的一个琉璃花瓶。

    萧星寒毫不犹豫地开口:“微臣求皇后娘娘赏赐。”

    齐皇后看了厉啸天一眼,嘴角微抽说了一个字:“赏。”

    那个很漂亮的花瓶被送到了穆妍面前,穆妍笑着说了一句:“相公你真好。”

    “你开心就好。”萧星寒的话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厉筱柔有些尴尬地坐了回去,因为她被穆妍打断之后,这会儿已经没人记得她要弹琴了,她也不敢再出声招惹萧星寒和他的女人。

    厉啸天眼眸幽深地看向了穆妍:“萧王妃,这里是皇宫。”

    “我知道。”穆妍唇角微勾,又让很多人瞬间失神,“我家相公说了,就是我要天上的月亮,他也给我摘下来,谁要惹我不开心,他就剁了谁,反正他是活阎王嘛,我就是阎王夫人。”

    厉啸天眸光微沉:“如果是朕让萧王妃不开心了呢?”

    “相公说,任何时候只要不忤逆皇上的意思,皇上就不会怪罪我们的。”穆妍一脸认真地说。

    而这,是当年厉啸天给萧星寒封王的时候,对萧星寒的承诺,萧星寒只需要听他的命令行事,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够号令萧星寒。这么多年过去,这个承诺之所以还有效,是因为萧星寒已经成长成为让厉啸天心有忌惮却又不能舍弃的臣子了。

    厉啸天默认了穆妍的话,让在场的其他人,心中都犯起了嘀咕,看着穆妍的眼神一变再变。

    一场宴会过去,穆妍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不仅仅是因为她那绝色倾城的容貌,还因为萧星寒对她毫无原则的宠爱。在众人眼中,萧星寒是活阎王,而穆妍俨然就是个恃宠而骄的祸害!

    宴会结束,擦肩而过之时,穆妍清冷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厉筱柔耳中:“八公主,某些人你最好不要招惹,否则本妃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死得很难看!”

    ------题外话------

    昨天没有领到红包的,今天订阅过后就可以领啦~么么哒~O(∩_∩)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