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章 失踪(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权宠正文 第144章 失踪(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流月也顺着马蹄声望去。

    目光落在打头两人身上,待看清来人,眼眶猛地一颤,一眨不眨地盯着前头一人,脸上有几分难以言说的神色。

    宋清欢收回目光朝沈初寒看去,嘴角还带着那抹玩味的笑意。

    却见沈初寒已将那张人皮面具带了起来,又恢复“玄影”的模样,神色沉然,眸色幽深。

    马蹄声行到跟前停住。

    马上之人扫一眼火堆旁的宋清欢和沈初寒,略带尖锐而不快的语气在耳边响起,“宋清欢,怎的是你?!”

    宋清欢缓缓抬头,神情清冷,朝来人略一颔首,“宁乐长帝姬。”

    目光一动,落在她身侧那人身上,嘴角一抹戏谑的笑意一闪而过,淡淡吐出两个字,“沈相。”

    来的人,正是尹卿容和假的“沈初寒”,“沈初寒”面上还带着半张银质面具。

    沈初寒本就是昭国人,如今虽变了个身份重回昭国,但容貌到底同少年有几分相似,未防止人认出,便带了这面具,也正如此,尹卿容才没发现什么端倪。

    听得她这声凉淡的“沈相”二字,马上之人身子微微一颤,面上露一抹不自在。

    宋清欢勾唇一笑,目光不动声色往尹卿容身后一扫,果然在随行的侍卫中瞧见了慕白的身影。慕白显然也有几分吃惊,见宋清欢望来,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表情。

    看来,这假扮成沈初寒的人,就是玄影了。

    尹卿容看一眼宋清欢,又看一眼玄影假扮的沈初寒,神情有几分懊恼。

    她虽不会武功,但好胜心极强。又被那日宋清欢那么一激,心知自己若是在夺剑大会上表现不好,父皇最终会怪罪的人,还是沈相。她自不想他因自己之故受到什么牵连,所以今日格外地卖力。

    白日里尚好,不过是累了些,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可一到晚上,鬼林子树影憧憧,实在有几分阴森,又时不时听到奇奇怪怪的哭嚎声传来,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她原本想要硬着头皮继续前进,可行到这里,全身都发软,恨不得离开逃离这个鬼地方才好。

    正在这时,看到前头有光亮传来,猜想怕是其他的参赛者。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是不是竞争对手了,急急催马赶了过来。

    人一多,总归让人能更有安全感。

    没想到,不是冤家不聚头,居然好巧不巧地碰到了宋清欢。这不是白白给她和沈相创造机会么?

    眸色一转,翻身下马,站在宋清欢面前居高临下道,“今夜我们也在这里凑合一晚吧。”

    宋清欢看都不看她,只神色平静地往火堆里添着枯枝,冷冷开口,“这里不欢迎你。”

    尹卿容小脸一垮,“这地方又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说不欢迎就不欢迎?”

    宋清欢不知她想做什么,却不想跟她胡搅蛮缠,干脆懒得理她,一言不发。

    尹卿容恼羞成怒,看向玄影扮作的沈初寒,一脸控诉,“沈相,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歇息好吗?”

    玄影从喉中挤出一个“嗯”字,并不多说。

    尹卿容有些低落。

    这一路上,无论她怎么找话题怎么逗他笑,沈相都并不买账,一天算下来,与自己所说的话还是不超过三句,委实让她伤心不已,只当沈相彻底厌弃了自己。

    可到了这里之后,她惊喜地发现,沈相对宋清欢也是一脸清冷的模样,压根就没有前几日的眉目传情暗送秋波。

    狐疑之际,心中不由也一阵暗喜。

    难道,沈相这便对宋清欢失去了兴趣?若果如此,是不是代表自己还有希望?

    她清了清嗓子,看向沈初寒,一脸的倨傲,“看到没,沈相也同意我们在此处歇息。”她弯了腰,紧紧盯着宋清欢,“沈相可是你的未婚夫,难道你连他的面子也要驳吗?”

    宋清欢一点头,“好。”接过流月递来的柴火,又往火堆里添了些。

    尹卿容一愣。

    她没有想到宋清欢居然这么快就妥协,肚子里那些冷嘲热讽的话顿时没了去处,只得不甘地直起身子,瞪她一眼,却只能住嘴,不敢再说。

    玄影看向沈初寒,暗中等待着他的指示。

    沈初寒朝他做了个手势,玄影会意,这才恭恭敬敬地在火堆旁坐了下来。身后慕白瞧着他在公子面前愈发如履薄冰的模样,忍俊不禁,忍着笑意脸都憋红了。

    尹卿容也跟着坐下,上上下下打量她几眼,“你可拿到旗子了?”

    宋清欢不说话,微微睨一眼流月。

    流月会意,朗声开口,“回长帝姬的话,我们殿下还没拿到旗子。”

    尹卿容愈发着恼起来。

    宋清欢这是何意?难道竟连话也不想同她说?

    想到这里,看一眼身旁坐着的“沈初寒”,身子一动贴了上去,嘴里唤得亲热,“沈相,我晚上有些怕,你会保护我吗?”

    “沈初寒”看一眼身后幸灾乐祸的慕白,沉声道,“让慕白守着。”

    慕白笑意一僵,宋清欢却勾了勾唇。

    没想到玄影倒也是个腹黑的主,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教出什么样的属下啊。

    宋清欢睨她一眼,不想同她多说,以袖掩面打了个呵欠,看向沈初寒,“我先睡了,晚上有什么情况及时叫醒我。”

    尹卿容只当她在同自己的侍卫说话,便也没放在心上,依旧看向假扮的“沈初寒”说着什么,眼神亮晶晶的,一脸崇拜的神情。

    宋清欢看也不看,找了颗离火堆较近的树,和衣靠在了树干上。

    今日奔波了一天,下午又差点被沈初寒榨干,这会子早已疲累不堪,那哪里顾得上应付尹卿容?遂自顾自地睡了起来。

    尹卿容同“沈初寒”叽叽喳喳说了一阵,见他还是没什么反应,不免有几分泄气,转了目光一瞧,却见宋清欢已靠在树干上香甜地睡着了。

    眉头一蹙,哪里甘心,脚下一动刚要上前,却突然觉得脖子上一痛,紧接着,便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她随行的侍卫除了慕白,其他三人也都是沈初寒的心腹。

    而方才那一记手刀,正是沈初寒亲自出了手。

    阿绾好不容易睡着,他怎会容许尹卿容又过去无理取闹将她唤醒?

    慕白着倒在地上的尹卿容,咽了咽口水,看向沈初寒道,“公子,宁乐长帝姬怎么办?就这么让她睡在这里么?”

    “你将她处理一下,拖到一旁去。”沈初寒伸手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随口吩咐。

    慕白不过随口一问,便平白无故得了这差使,心中无奈,只得抿抿唇招呼人将尹卿容抬远些。

    玄影也将面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长长舒一口气,朝沈初寒毕恭毕敬一抱拳,“公子。”

    沈初寒“嗯”一声,漫不经心将两块人皮面具收入袖中,“今日一切可都还顺利?”

    玄影点了点头,“没有出什么事,只在路上碰到了聿国太子和平阳帝姬。他们试探了几句,被慕白一一挡了回去,只得作罢,依旧分开去了。”

    “尹卿容可发现了什么端倪?”沈初寒又问。

    “没有,属下面上带着这块银质面具,宁乐长帝姬没有发现什么。”

    沈初寒“嗯”一声,“辛苦你了。”

    玄影尚未来得及回话,听得斜刺里传来一声凉凉的嗓音,笑嘻嘻道,“公子,玄影才不辛苦呢,辛苦的是我。”

    沈初寒撩眼看去,见慕白安置好尹卿容后走了过来,正好听到他方才那句话。

    他玩味地勾了勾唇,难得的有几分兴致,“怎么说?”

    “这一路上他反正冷着脸就是,宁乐长帝姬那边,不还得我好声好气哄着。”慕白夸张地撇一撇唇,看向沈初寒可怜兮兮开口,“公子,您不知道,长帝姬一路上说了多少话,我耳朵都快被她念叨得起茧了。”

    沈初寒淡笑一声,“这么说,与你倒是挺般配的。”

    慕白一招手,忙拒绝,“公子可别这么说,属下怎高攀得起长帝姬?”这等喋喋不休的女子,送给他他也不要。

    话音落,忽然意识到公子这是拐着弯儿说自己话多呢,眉眼一耷拉,露出几分欲哭无泪的神情,“公子,连您也这么说,属下可真伤心了。”

    沈初寒翘唇一笑,不再理会他的哀嚎。

    “现在林子里是什么情况?”沉默了一小会,沈初寒又开了口。

    慕白也收了面上玩笑的神情,正色道,“云和帝姬和雅安帝姬中途退出,昭国四皇子君瀚死,五皇子君熙如今正和聿国五皇子宋暄在一起。”

    “继续。”沈初寒淡淡道。

    “宸国两位皇子和帝姬如今是一同行动,宸国暂没有人员死亡。”顿了顿,说到聿国,“聿国大皇子被昭国二皇子杀死,太子宋琰如今和平阳帝姬一处。”

    汇报完这些,看向沈初寒,“公子可要动什么手脚?”

    沈初寒眸色暗涌,“不必,暂且静观其变便是。”

    慕白应一声,又道,“这里有属下和玄影守着,公子也先歇会吧。”

    沈初寒“嗯”一声,起身走到宋清欢面前将外衫脱下给她盖上,方在她身边坐下,也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起来。

    篝火“噼啪”声中,除了当值的侍卫,其他人都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

    鸟鸣声传入耳中,宋清欢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朝旁一瞧,甫一映入眼帘的便是沈初寒安详的面容。他这些日子日日奔波劳累,眼底有一抹疲累,难得的睡到此时还未清醒。

    宋清欢不忍打扰他的美梦,轻手轻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大口呼吸了一下林间的新鲜空气,目光四下扫去。

    玄影正背对着她而立,似乎正在站岗,流月正睡在他的不远处,亦尚未苏醒。

    四周望了一圈,不见慕白的身影,猜想他怕是找食物去了,便也没有多想。

    刚坐下,却隐约发现了几分不对劲。

    冷了眸光,再往四处扫视一圈,神情登时冷了下来。

    她急急走到玄影身旁唤他一声。

    玄影温声转头,见是宋清欢,微有些诧异,“殿下怎的这么早便醒了?要不要再睡一会?”

    宋清欢摇头,神情有几分凝重,“宁乐长帝姬呢?”

    玄影一怔,下意识道,“宁乐长帝姬在那边睡”说话间,转身往一处看去,手一指,岂料“觉”字还未落下,伸出去的手指便僵在了半空。

    他看到,方才宁乐长帝姬还倚靠在那里睡觉的树干前空无一人,目光急急四处一扫,也没有发现尹卿容的身影,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宋清欢一颗心猛地一沉,眸底有暗影沉浮。

    ——尹卿容她,失踪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权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权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权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