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 开房了?互撩了?强吻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正文 10 开房了?互撩了?强吻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车内

    韩君迟和叶久久坐在后侧,中间拉开一些距离,两个人都有些拘谨紧张。

    说到底这两个人在各自领域都是佼佼者,在恋爱方面,却都是个不折不扣的新手菜鸟,拉个手而已,已经紧张得不成样子。

    “小公子,主办方那边又来催了,您去不去吃饭?”借着红灯,正驾驶的人偏头看着韩君迟,主办方那边催了好几遍。

    “说我累了,不去了。”

    “嗯。”那人正低头给主办方负责人回信息,透过后视镜,他看到声称自己累了的小公子偏头看着叶久久,低声说了一句。

    “你想吃什么?去外面的餐厅?”

    叶久久刚刚被拉了手,此刻手心还好像火灼,那股热流从手心一路窜到心口,烫得人浑身发麻,“你不是说累了?”

    “只是不想和他们吃饭而已。”

    前面的人嘴角抽搐两下,这不是明显的区别对待嘛。

    他家小公子以前可不会说这种慌的。

    “可是”叶久久犹豫片刻,“我过些日子还有个小比赛,不太敢在外面吃东西。”

    现在外面的事物添加剂太多,有些东西会检测出兴奋剂成分,这些成分在体内残留时间不算短,要是被判定食用兴奋剂,就完了。

    要不是这个原因,叶久久一下车就各种胡吃海喝了,怎么可能饿到现在。

    “需要无添加的食物?”韩君迟拧眉。

    “最好是。”

    “之前离开,元庆师兄拿了些蔬果给我,现在放在酒店冰箱里,要不回酒店吃?”韩君迟说话略带犹豫,那是自己的房间,邀请她过来,他觉得很唐突。

    叶久久一听这话,立刻乐了,“好啊!”激动地拉住他的手腕,“我很愿意去啊!”

    去他入住的酒店啊,叶久久巴不得的。

    韩君迟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耳后又是一片绯色。

    前面开车的司机已经彻底傻了。

    小公子啊,你完了!

    彻底没救了。

    您这是典型的引狼入室啊。

    你还真不怕这妖女把你吃了啊。

    **

    车子刚挺稳,叶久久尚未推门下车,就被韩君迟一把扯住了胳膊。

    “小师叔?”都到酒店门口了,难不成他要反悔?

    “帽子。”韩君迟扯过帽子,仔细帮她戴好。

    他本身长得出尘雅致,车内光线昏暗,他周身好像笼罩着一层暗光,光影重叠,让她想起那晚见到他的情形,目光落在他略薄浅粉的唇上,莫名口干舌燥。

    那里

    应该很软很甜吧。

    “到房间再拿下来。”韩君迟叮嘱。

    刚刚在警局看到她比赛集锦,他顺手百度了一下她的个人资料,这才明白她真的比自己还要出名,她这脸老少熟知,国民认知度太高,要是被人发现出入酒店,难免惹出是非。

    “好。”叶久久非常乖巧,他的手指轻轻勾缠,将她的头发拨到两颊两侧,试图多遮一些她的脸。

    前面的人已经彻底绝望了。

    他家小公子素来清心寡欲,何曾这么关心过人啊。

    **

    下车之后,韩君迟走在前面,叶久久落后他半步,跟在他后面,小心垂着脑袋,尽量让头发遮住自己的脸,韩家人则亦步亦趋得跟在后面。

    韩君迟模样清隽优越,路过酒店大堂难免惹人关注,大家自然也会不自觉观察他身边的人,叶久久一直低着头,这里可是顾家的地盘,要是被发现,那就真是完犊子了。

    不过叶久久有种错觉,两个人就好像在家长眼皮底下偷情,那种感觉,紧张又刺激。

    “韩风”韩君迟转身想要说话,毫无预警。

    叶久久直接撞到他的怀里,帽檐卡在他的胸口,往上一蹭,瞬间掉落,“我”叶久久伸手试图将帽子捞起来。

    后脑勺被人托住,整个脸就被人按在了胸口。

    她睁大眼睛,心跳陡然失序。

    满心满眼都是他沉稳有序的心跳,呼吸瞬间灼热滚烫起来,浑身发烫,身子都有些虚软。

    “别动,很多人在看。”韩君迟手指修长,手长宽厚,穿过她的发间,指尖落在她耳侧,引起一股细细的酥麻感。

    韩风彻底凌乱了

    小公子!大庭观众的,您能不要要点形象啊。

    这要是被人看到,可怎么办啊。

    “韩风,你去医院看一下韩阅,顺便去超市买些牛奶回来,牛奶你可以喝吗?”他最后一句话是对叶久久说得,声音柔软,压着嗓子,从她头顶传来。

    让她身心酥麻到愉悦。

    “可以。”她闷声开口。

    “那你去吧。”

    韩风嘴角抽搐两下,弯腰将帽子捡起来,递给韩君迟,某人扯了帽子,半搂着叶久久就上了电梯。

    韩风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伸手捂着脸。

    完蛋了,小公子不正常啊。

    **

    上了电梯,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叶久久被趴在他胸口。

    密封的空间,将人的呼吸心跳都无限放大。

    她手指扯了扯韩君迟的衣服,“小师叔,没人了”

    “马上出电梯了,待会儿还有人。”某人说得理直气壮。

    “那你把帽子给我。”再这么下去,自己绝壁会死于心跳骤停。

    叶久久是属于胆子大,却毫无恋爱经验那种人,敢撩,要是真碰到真枪实战的,立马就怂了。

    “脏了。”韩君迟目光落在电梯不断跳动的数字上,说得格外认真。

    电梯门很快打开,确定走廊里空无一人,韩君迟才松开她。

    叶久久就像是被海浪冲上岸的鱼,小脸红扑扑,眼睛水汪汪,紧张得调整呼吸。

    韩君迟走出电梯,还不忘提醒她跟上。

    叶久久就像个小尾巴,亦步亦趋跟着他。

    “没有人,你抬头看路,别再往前撞了。”韩君迟说道。

    叶久久大囧,伸手扒拉着头发,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到了房间门口,叶久久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门牌。

    7799

    她忽然傻呵呵一笑。

    韩君迟正低头拿出手机,酒店是密码锁,密码都是发到住客手机上的,他余光瞥到某人笑得格外傻气。

    “在笑什么?”

    “迟迟和久久”她指了指门牌。

    韩君迟尴尬的移开眼,低头开锁进去。

    公寓式的两室一厅格局,酒店传统的样板房设计,并没什么好打量的。

    “你想吃什么?”韩君迟解开袖扣,轻松挽起,就直接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他手臂白皙,就连青紫的血管都分外明显。

    “小师叔,我做饭吧,我很会的!”叶久久形象受损,也想挽回一下,自己跑到冰箱边,将里面的食材尽数取出来。

    成大春那边的果蔬都是自己种的,纯天然无公害,也是考虑到这一层,叶家才放心将叶久久送过去。

    韩君迟关上冰箱,低头整理袖口,看着她将食材一一摆出,最终选了个土豆清洗准备削皮。

    这里毕竟是酒店,只有刀具,没有专业剥皮工具。

    韩君迟看着她笨拙的拿着刀,一刀下去,土豆被她削掉了四分之一。

    “咳咳——刚刚拿刀,有些手生。”叶久久深呼吸,你可以的,不就是个土豆嘛!

    再一刀。

    三分之一没了。

    叶久久大囧,可怜兮兮的看着韩君迟。

    他却忽然笑出了声,灿若春花,目若流光,眼底的星辉,好像割裂的银河,异常璀璨。

    这人怎么连笑起来都这么好看。

    “给我吧,你去外面看电视。”韩君迟从她手中接过刀和土豆,自己削起来。

    他指节漂亮,拿刀姿势也是无比优雅,削皮动作更是行云流水。

    “喜欢土豆?”他偏头看着并未离开的人。

    “我爸做饭就爱做这个,我爱吃他炒得酸辣土豆丝,后来集训吃不到了,就自己学过,我是真的会做饭,是这个刀不好用。”叶久久反驳。

    “嗯,刀不好。”韩君迟笑出声。

    难怪这丫头这么瘦,手这么糙,他爸就给她吃土豆?

    叶久久在边上帮不上什么忙,就只能干看着,可她也没闲着,一直在给元满发信息。

    久久:我觉得自己挖到宝了,肿么办,好喜欢他。

    元满:宝贝儿,冷静点。

    久久:嗷嗷——肿么破,我想直接上去把他扑倒。

    元满:九叔能把你的腿打断。

    久久:要不来个未婚先孕?这样我爸肯定没办法。

    元满:相信我,九叔的性格,绝对会先打断他的腿,然后告他诱拐。你俩才认识多久啊,男人啊,还得好好考察一番。

    久久:亲爱的,你是不是还没有从上一段情伤中走出来

    元满:你不提这件事,我们还能做朋友。

    久久:好吧,不提,我们现在在酒店独处,你觉得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元满:宝贝儿,你俩去开房了?贼溜啊。

    久久:

    元满:扑倒,扒衣服,脱裤子上啊!你还等什么啊!

    久久满头黑线。

    一上来就这么猛的吗?

    久久:不好吧,我怕吓到小师叔。

    元满:反正你在他面前也没什么形象可言了,趁他还没跑,先上了才不吃亏啊。

    久久:

    **

    韩风去了趟医院,又去超市又买了一点牛奶,回到酒店,看到自家小公子居然在做饭,怔愣片刻。

    韩君迟学做饭也是迫不得已,韩夫人本就结婚迟,生第一胎的时候,已经年龄不小了,再生韩君迟身子就亏损的很严重。

    有一年查出胃部有阴影,全家都被吓死了,后来查出就是个良性肿瘤,不过全家对她饮食方面就格外注意,韩君迟也是那时候学会的做饭。

    他当时年纪不大,磕磕碰碰,还割了手,做了第一顿饭,韩夫人当时都激动哭了。

    “差不多可以吃饭了。”韩君迟沉声开口。

    叶久久立刻跑过去端菜,酒店桌子是圆形的,为了方便夹菜,两个人的位置挨得很近。

    韩君迟坐下的时候,叶久久正低头喝酸奶。

    她没插吸管,而是小心翼翼撕开酸奶杯上方的塑料包装,扯下来,小猫般得舔了一口。

    心满意足。

    比起喝酸奶,她更喜欢舔那上面黏着的一层酸奶。

    韩风站在边上,已经无语了,您好歹也是大家小姐,怎么还舔那个东西

    “小公子,刚刚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大堂有些记者。”韩风站在边上,小声开口。

    “记者?”叶久久一听这话,指尖一滑,酸奶沾了一整个嘴角。

    “刚刚你们在酒店大堂”韩风咳嗽两声,“有人认出了小公子,这才惹来了几个记者,应该没发现叶小姐在这儿。”不然凭她的影响力,下面肯定都被挤爆了。

    “那我待会儿怎么出去?”叶久久舔了舔嘴角。

    “先吃饭。”韩君迟偏头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嘴边沾染的白色奶渍,眸子沉了几分。

    叶久久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没够到,她还没伸手,某人动作快她一步。

    清瘦修长的手指从她唇边轻轻擦过,指尖在她唇边,轻轻一划,带起一抹细细的酥麻感,叶久久脸蹭得红透。

    等她回过神,韩君迟已经扯了面纸才擦手了。

    “小师叔”嘴边被他碰过的地方,又痒又麻,挠得她心里发慌。

    “嗯?”韩君迟语气云淡风轻。

    “你对我这么好,我会忍不住想对你动手动脚的。”叶久久本就是胆子大的人,反正她对他的心思,谁都知道,她从不藏着掖着。

    韩君迟侧头看她,“你敢吗?”

    他都摸透这丫头的性子了,有贼心没贼胆那种,要不然怎么会脸红。

    叶久久一听这话,手指猝然收紧,忽然就倾身凑了过去,对准他削薄的唇,就想亲过去

    韩风已然风中凌乱

    谁能告诉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忽然就变成

    互撩了。

    小公子,您的节操要不保了啊。

    叶久久动作很急,眼看着就要亲上去了,韩君迟忽然转过身,四目相对,叶久久忽然有些怂了。

    却还壮着怂胆,忽然凑过去,在他脸上重重得吧唧一口。

    “吃饭吧!我好饿!”叶久久坐直身子,拿起筷子,耳朵已经红得彻底。

    韩君迟抬手揩了一下她亲过的地方,“你下次再这样,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那威胁人的口吻,没有一点威慑力。

    “哦。”就是亲个脸,叶久久嘴里都觉得甜腻腻的,一颗心还是不受控制砰砰乱跳,不咸不淡得应了一声。

    韩风呆愣在原地,下次不客气,难不成这次就算了?

    这算不算强吻?

    简直是女流氓嘛!

    他家小公子脾气是不是太好了。

    **

    韩君迟做饭手艺不算特别出众,叶久久却吃得美滋美味。

    吃完饭自己主动要求洗碗,韩君迟则回到房间,和主办方那边通个电话。

    “这次展出效果特别好,来的人比想象的更多,盛都那边我们还是希望您能亲自到场。”

    “嗯。”韩君迟淡淡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之后,他转过头,就发现韩风站在自己身后。

    “有事?”

    “小公子,您是不是太纵容她了,她这”韩风犹豫着,“胆子也太大了。”他压着声音,生怕被外面的某人听到。

    “她今晚救过我一次。”韩君迟语气平静。

    “就算是救命恩人,也不用牺牲色相吧。”

    “你说什么?”韩君迟挑眉。

    “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您不能这么纵容她,再这么下去,我怕她真的能”韩风抿着嘴,语气透着说不出的严肃。

    “我有分寸。”

    您的分寸就是引狼入室,然后还被她强吻了?

    “她胆子太大了,居然还敢亲亲”韩风都羞于启齿,简直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胆子那么大!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某人说的云淡风轻。

    韩风又一次凌乱了。

    不是第一次了。

    这妖女背地里到底对他家小公子做了些什么啊。

    ------题外话------

    标题是不是很刺激,内容是不是很清水

    你们肯定想歪了,不要和我解释,我都懂得!

    话说有多少人期待元满出场的啊?话说要是元满,小师叔早就晚节不保了!

    小师叔:

    我:小师叔,帮我拉拉月票吧!求个月票!

    小师叔:我累了!

    我: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