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姐,你能不能别这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正文 004、姐,你能不能别这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有慕凌苍亲自发话,慕心暖就正式跟着小羿住一块了。

    前段时间夜颜就提过要给孩子断奶的事,现在正好是个机会。让女儿和两位奶娘晚上分开,并交代小羿如果晚上哭闹,就用米粥取代。

    小羿自然是顺从的应下。

    当晚把小丫头抱回自己房里,他就跟捡了宝似的,乐得合不拢嘴。

    见他高兴,慕心暖也跟受了感染似的,不知道他笑什么,一个劲儿的跟着咧嘴傻笑。

    小羿往枕头上倒下去,她也跟着趴下,小脸蛋枕着枕头。

    只是趴了一会儿,她又安静不下来,小手指着窗户外面,喊道,“飞飞”

    小羿侧躺着,伸手挡着不让她爬出去,好声好语的哄她,“天色太晚了,不能出去。要是让王妃知道了,我们都会挨骂的。”

    慕心暖小手撑着床面,晃悠悠的坐起身,鼓着小腮帮子,小眼神瞥了他一眼,见他不为所动后,突然朝床尾爬去。

    见状,小羿赶紧翻身坐起,并快速将她抱住。

    “听话,外面黑了,我们明日去玩好不好?”

    “飞飞”

    “晚上不能飞,王妃知道又会打你屁股的!”见她还不死心,小羿只能板起脸吓唬她。

    “呜呜”

    见她突然扁嘴,小羿真是哭笑不得。

    他都不知道她如何学会假哭的!

    把她重新放回床里面,他一边给她脱小裙子,一边继续板着脸道,“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去告诉王妃,然后把你送到柯奶娘那里去,以后也不带你玩了,带昕蔚玩!”

    别看慕心暖还不会讲话,大人说话她都懂,而且还是第一次受‘威胁’,她眨巴着眼盯着小羿的脸,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后,突然扑到他怀里,一双爪子紧紧的抓着他衣襟,小脑袋使劲儿的拱,生怕他真会把自己送走一样。

    小羿露出一口白牙,笑得见缝不见眼。

    “王妃说你听话就让你跟我住一块,你要是不听话,她就让你和奶娘住一块,而且以后把你关着,不准你出去玩。”

    对小羿当全职保姆一事,平心而论,夜颜是一百个放心的。

    自打女儿和儿子出生后,他就一直帮着照看孩子,加上他心思细腻,做起事来不输任何人。

    而且他们都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孩子。

    想想也是,他从小到大就没个玩伴,跟在慕凌苍身边,虽然衣食不缺,但凭慕凌苍的性格,不用问都知道这日子有多沉闷。难得有两个孩子陪着他,也算弥补了他童年的孤独。

    只是,她没想到,当初他们夫妻的一个决定,让有些事变得脱离了初衷,甚至无法掌控——

    又一年的盟国宴。

    今年恰好是慕心暖和慕昕蔚两姐弟十岁。

    不但蓝文濠和蓝文鹤两兄弟全家到齐,吕素和东龙国皇帝尹明宇也来了。

    十年前,东龙国就与荣国和天秦国签订了盟约,五年前的盟国宴因为国中叛臣作乱,尹明宇没有来,只让吕素出任使者代他前来。

    这十年间,各国往来密切,疆土安稳,这盟国宴也是一年比一年热闹。

    大家的到来,本该是让人高兴的,可在吕素说起这次的来意后,夜颜是茶饭不思,心里苦不堪言。

    小羿今年都二十一,是该随他们回东龙国了。随着老王爷尹厉川日渐年迈,两个儿子都不在人世,继承家业的事自然就落在孙子身上。而小羿是尹厉川的嫡长孙,所谓立嫡立长,如何能让他抛下家族和责任不管?

    她早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五年前她就替小羿推辞过,而现在,他们还有什么理由霸占别人的孙子不还?

    这还不是最让她心烦意乱了。

    最让她心烦意乱的是她那个女儿

    房间里,看着妆台前描眉涂唇的女孩,慕昕蔚除了‘嫌弃’二字,找不到任何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偏偏女孩还一个劲儿的唠叨,“你别坐着不动啊,快帮我看看还有哪里没弄好?我这胭脂美不美,是不是抹少了?”

    慕昕蔚黑着脸瞪着她那跟猴屁股一样的脸蛋,“你这是去见姨婆吗?就不怕把她老人家吓出病来?”

    天知道,有这么个姐姐,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别说都说他这姐姐美得像妖精,可他看来,自家这姐姐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妖怪!

    她到底知不知道何为美?

    一脸的胭脂丑得没法直视,嘴巴也抹得跟喝了血似的,这不是妖怪是什么?

    慕心暖把胭脂瓶往妆台一拍,不满的回头瞪着他,“慕昕蔚,我可告诉你,这一次见姨婆,可是关乎我的终身大事,你要是无动于衷,看我怎么对付你!”

    慕昕蔚俊俏的脸颊更黑,“我怎么无动于衷了?你这妆容本来就丑,难道非要我违心说好看你才满意?”

    慕心暖瞪着铜镜中的自己,气呼呼的道,“那怎样才好看嘛?人家就想把自己打扮漂亮点,让姨婆看了更喜欢我!”

    慕昕蔚深呼吸,再揉了揉眉心,“你不就是想嫁给羿哥哥嘛,你管姨婆如何看,只要羿哥哥同意娶你就成了!”

    闻言,慕心暖拉长了脸,这次不是生气,而是委屈抱怨,“他要是能做主,我用得着这样吗?就算父王母妃和姨婆都赞同我跟羿哥哥的婚事,那也要等我长大才行。何况八字还没一撇,如果我不从姨婆那里下手,那我和羿哥哥这辈子都没希望了!”

    慕昕蔚越听越糊涂,“既然你知道要长大了才能嫁人,那现在讨好姨婆也没用啊!”

    慕心暖扭头瞪他,“你个二愣子,什么都不懂!虽然我现在不能嫁给羿哥哥,可是只要姨婆同意我们的婚事,羿哥哥就是我的了,其他女人就不能打他主意!我如果不先下手,万一他被其他女人勾去了呢?你也不想想,他都多大岁数了!”

    慕昕蔚单手撑着额头,表示头大。

    他才十岁,跟他说谈婚论嫁的事,这不是为难他么?

    见他不说话,慕心暖继续不满,“慕昕蔚,我警告你,你要是不帮我把婚事搞定,我一定不会让你有日子过!”

    慕昕蔚直起身,没好气的道,“姐,你能不能别这样?”

    他还想早点把她嫁出去呢!

    留在家里尽欺负他,他早都受不了了!

    慕心暖从妆台边起身,叉着腰走向他,一副大姐派头。只不过她把脸上弄得跟调色盘一样,看起来特滑稽。

    “我怎样了?我不过就是想嫁人而已,你作为弟弟的,难道不该替我操心吗?你别忘了,鸡腿之恩!”

    “”慕昕蔚低下头,额头上全是黑线。

    鸡腿之恩

    他那次犯错都是为了帮她,最后被父王罚在石屋面壁思过。

    她是给他送了鸡腿,可那是她吃撑剩下的!

    还好意思说呢!

    正在这时,门外有人敲门——

    “心暖、昕蔚,你们关着门做何呢?”

    慕心暖听出来人是谁,赶紧过去开门。

    门外,七个少年,从高到矮分别是蓝文鹤家的老大蓝庆洋、老二蓝庆峰、老三蓝庆林;蓝文濠家的双胞胎蓝天睿和蓝天帆;祁滟熠家的老大祁臻玺和老二祁臻彦。

    她笑眯眯的挨个打招呼,“洋哥哥、峰哥哥、林哥哥、天睿弟弟、天帆弟弟、臻玺弟弟、臻彦弟弟。”

    然而,七个少年在看到她露面时,都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最小的祁臻彦指着她喊道,“鬼啊!”

    祁臻玺赶紧把他嘴巴捂住,“别乱叫,这是暖儿姐姐!”

    年纪最大的蓝庆峰已经有十五六岁了,这么多人中,也就他敢直言跟慕心暖说话,“暖儿,你这是做何?要上台唱戏啊?”

    瞧他们不是怕就是嫌弃的眼神,慕心暖脸蛋绷得紧紧的,“你们这是做何?难道我的妆容不美?”

    她话音一落,门外一片笑声。

    慕心暖不但脸蛋绷紧,满是胭脂的脸都快冒黑气了。

    房间里的慕昕蔚赶紧走到门边问道,“洋哥哥,你们是来找我的吗?”

    不等蓝庆洋说话,老二蓝庆峰先道,“昕蔚,我们想去外面转转,就差你了。”

    慕昕蔚当然高兴,抬脚就往外走。

    见状,慕心暖恼道,“站住!”她朝蓝庆峰瞪眼过去,“峰哥哥,你什么意思?要玩也不带我,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蓝庆峰皱眉道,“我们一帮爷们儿,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如何带你玩?”

    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但纷纷点头。

    慕昕蔚见她要发飙,赶紧道,“姐,你不是要去见姨婆吗?那就快去吧。”

    慕心暖腰板一挺,指着对面一群哥哥弟弟,“正好,你们都在,那就全都陪我去见姨婆婆。咱们人多力量大,每个人帮我说一句话好话,也能帮我不小的忙。”

    门外七个少年全都一脸懵的盯着她,不明白她的意思。

    慕心暖也不急着解释,先朝三个表哥问道,“洋哥哥、峰哥哥、林哥哥,我是你们的妹妹,你们做哥哥的应该疼我,对吧?”

    三兄弟虽然预感不好,但还是点了点头。

    她又朝其他几个笑道,“天睿弟弟、天帆弟弟、臻玺弟弟、臻彦弟弟,我是你们的姐姐,你们该尊重我,对吧?”

    四个小家伙也点了点头。

    见状,她骄傲的抬起下巴,“既然如此,那你们都该听我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

    门外,一群少年全拉长了脸,都有一种被带入深坑的感觉。

    旁边,慕昕蔚白眼翻了又翻,无语到了极点。

    一会儿,他一定告诉兄弟们,让他们合力帮忙。

    她不是想早点嫁人吗?

    那就成全她好了,早点把她嫁出去!

    嫁远点!

    厢房里,看着沉默不言的外孙子,吕素深感头痛。

    “你祖父年事已高,你回去接掌家业那也是应该的。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天秦国,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是尹家的骨肉,早晚都要回尹家的。”

    五年前,她就已经把他的身世说了。

    只是听从了夜颜和慕凌苍的话,他们把上一辈的恩怨仇恨省去了,只告诉他他是东龙国尹家的子孙。

    面对她语重心长的劝道,尹肇羿许久才回了她一句,“要我回尹家,除非暖儿与我同去。”

    闻言,吕素沉着脸斥道,“胡闹!暖儿才多大,你想让她陪你回尹家,这可能吗?”

    见他神色难看,她缓了缓语气,叹道,“小羿,不是外祖母不看好你们,实在是你们年纪差太多。你也不想想,你比暖儿大了多少,就算外祖母想帮你,那也得她父王母妃同意。外祖母不想开这个口,就是知道他们不会同意。”

    先别说他们年纪差太多,这几家人中就这么一个女孩儿,各个都当宝一样的捧在手心里,谁舍得把那丫头嫁那么远去?

    “那就什么都别提,我什么都不想听!”

    丢下冷硬的话,尹肇羿转身,决绝的走了出去。

    吕素坐在椅子上,又气又无奈,“唉!”

    不是她不想帮孙儿,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

    对暖儿这个丫头,她也是喜爱得很。要是她能做自己的外孙媳妇,她睡梦中都能笑醒。

    可人家帮他们带大了孩子,如今还要把人家的孩子带走,这要她如何说?

    从吕素房间离开,尹肇羿刚准回房,就见一群少年朝他这边来。

    领头的丫头不知道怎么回事,脸花得比猴屁股还难看。

    他眉头蹙起,主动走了过去,“你们这是做何?”

    “羿哥哥。”一群金贵的少年们纷纷向他行礼,各个都很有礼貌。

    “羿哥哥,发生何事了?你脸色怎么如此难看?”慕心暖跑到他跟前,盯着他俊俏的脸左看右看。

    “再难看也比你这个花脸好看!”尹肇羿没好气的瞪着她,随即拉着她手腕就走,“走,回去把脸洗了!”

    “羿哥哥我我还要见姨婆呢唉唉你慢点!”

    1528991896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