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躲灾避难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躲灾避难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小九妹。”徐朗轻唤道。

    “朗哥哥,你用过斋饭了吗?”沈丹遐问道。

    徐朗已看到她怀里捧着的粗粮馒头,目光闪了闪,道:“尚未。”

    沈丹遐笑着走过去,把馒头塞给他,“快吃快吃。”

    “多谢小九妹送斋饭来给我。”徐朗咬了口馒头。

    “不用谢。”沈丹遐微微蹙眉,“我没有带水过来,会不会太干了?”

    徐朗将馒头艰难地咽下去,道:“不干,慢慢嚼,还有些许的甜味。”

    “阿弥陀佛,小施主有礼。”法宗大师走了过来,双手合十道。

    沈丹遐回礼道:“阿弥陀佛,大师有礼。”

    徐朗斜睨法宗大师,这老和尚想做什么?

    法宗大师无视徐朗的眼神,淡定地道:“老衲也未曾用午斋,还请施主也舍个馒头给老衲,以解老衲腹中之饥。”

    沈丹遐面露难色,要是刚才那个馒头没掉地上就好了。徐朗幽幽地来了句,“你不是说你在修辟谷禅,怎么想破戒?”

    法宗大师瞪徐朗,臭小子胡说八道。

    徐朗无声地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明明吃了说没吃,犯戒了。法宗大师用口形回嘴道:“你还不是一样。”

    徐朗挑眉,他又不是出家人,不用守佛门清规戒律,不再理会法宗大师,牵起沈丹遐的手,“小九妹,我们去那边坐。”

    “好。”沈丹遐走了这一大圈,也有些累了。

    在莲花池畔,建有避雨亭,徐朗怕石凳太凉,冻着沈丹遐,伸手将她抱起。

    “哎哟。”沈丹遐轻呼道。

    “怎么了?哪里痛?”徐朗问道。

    沈丹遐脸微红,“没什么,朗哥哥,你放我下去。”

    “姑娘可是刚才那下摔伤了?”禄婆子皱眉问道。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徐朗沉声问道。

    沈丹遐摆手道:“没发生什么事。”

    徐朗严肃地道:“小九妹不可以撒谎。”

    沈丹遐垂首,嘟了嘟嘴。

    “你们说。”徐朗看着护娇三人。

    护娇三人在徐朗锐利的注视下,老老实实的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出来。沈丹遐伤部位不好查看,徐朗只嘱咐她回去要好好上药,就不再多说多问,免得沈丹遐继续害羞下去。

    “起风了,水边凉,你们带小九妹回居士房。”徐朗起身嘱咐道。

    沈丹遐一把拽住徐朗的衣摆,“朗哥哥,你要去哪?”

    “和这老和尚去手谈几局。”徐朗指了指法宗大师道。

    沈丹遐这才随禄婆子三人离开。

    “为何这么快打发小丫头走?”法宗大师笑问道。

    “九公主寻到庙里来了。”徐朗面罩寒霜,对这个娇贵刁蛮的追求者,他除了厌烦,就是厌烦,“我先行一步,下回再来找你对弈。”

    言罢,徐朗疾步从另一条道离开。

    法宗大师看着他的背影,捋着白胡子,道:“情缘是债,冤孽也。”

    沈丹遐四人回到居士房,给屁屁上涂抹上消肿的药膏,刚在榻上躺好,陶氏从沈母歇息的居士房过来了,“怎么一股子药味?谁受伤了?”

    “母亲,我跑得太快,跟人撞在了一起,摔坐在地上了,屁屁有点痛,就抹了点药膏。”沈丹遐在亲娘面前就没那么害羞了,主动招供。

    陶氏一听这话,立马掀开沈丹遐盖在身上的被子查看,在确认沈丹遐伤得不重,这下放下心来,问道:“是和谁撞在了一起?那人可有受伤?”

    护娇把事情又说了一遍。

    陶氏脸色微变,双手合十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啊。”

    “母亲,怎么了?”沈丹遐看陶氏神情不对。

    “乖乖,你知道你撞着的是什么人吗?”陶氏低声问道。

    沈丹遐眨眨眼睛,“她们是什么人?”

    “是九公主和十公主,还好她们没与你计较。”陶氏拍拍胸口道。

    “太太,奴婢该不会给四姑太太惹祸了吧?”招财慌得跪了下去。

    “没有,九公主待四姑太太挺温和的。”陶氏皱了下眉,九公主年方十岁,还没有封号,传言此公主颇得太上皇宠爱,性情刁蛮任性,但所见,似与传言不符。

    招财松了口气,赶紧起身倒来温水,和护娇一起伺候陶氏洗脸净手,上榻上歇午觉。

    陶氏搂着沈丹遐睡了小半个时辰,起来梳洗,去沈母那边伺候沈母。沈丹遐在陶氏起身后,也醒了,不过她没马上起身,在暖和的被子里赖了一刻钟,才在护娇和禄婆子的伺候下穿衣起身。

    申时正,沈家人和徐家人会合下山回家,沈丹遐没瞧见徐朗,以为他在和法宗大师对弈,没怎么在意。

    下山回到府中,陶氏就把董其秀唤了来。董其秀进屋见沈丹逦跪在地上,一惊,道:“太太,这是怎么?十三姑娘年纪小,有什么做得不对的,您告诉妾,妾会好好教导她的。”

    陶氏抿唇不语。

    齐婆子上前,朝她啐了一口,骂道:“蚂蚁驮秤砣的东西,十三姑娘好不好,自有老爷太太管教,与你有什么相干?撒泡尿照下自己。”

    “老东西,不许你骂我娘。”沈丹逦爬起来就往齐婆子身上撞。进宝冲过去抱住了沈丹逦,齐婆子赶紧退回到陶氏身边去了。

    “你就是这么教导她的?”陶氏冷笑,“董姨娘,你虽是十三姑娘的生母,可担不起娘这个称呼。”

    董其秀瞄了眼角落的自鸣钟,已是酉时初刻了,唇边闪过一抹笑意,有恃无恐地道:“太太,想怎么处罚我们母女,直说吧。”

    “十三姑娘就去祠堂跪三个时辰,你就去后罩房跪一晚上好了。”陶氏轻描淡写地道。

    “是。”董其秀牵起沈丹逦往外走。

    出了门,沈丹逦噘嘴问道:“娘,我们真得要去跪吗?”

    “放心,你爹就快回来了,跪不了多久,到时候有人才要倒霉呢。”董其秀阴笑道。

    “还是娘厉害。”沈丹逦笑道。

    招财把沈丹逦送去了祠堂,看她进去,转身塞看守祠堂的两个婆子几两碎银子,“有劳两位妈妈了。”

    两婆子对视一眼,笑道:“招财姑娘放心,我们会好好照料十三姑娘的。”

    沈穆轲公务繁忙,较平时晚了一刻钟,直接去萱姿院给沈母问安;从萱姿院出来,一进三房大院门,就被花氏给拦截住了,色迷心窍的随她去了她的小院,压根就没往桂香院去。

    ------题外话------

    注:医生说有可能是脑部手术后残留的淤血。

    有可能……我无语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