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一个笑话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七十七章 一个笑话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随着鼓点,众人一一接过传来的绢花,嬉笑着传给下首的人,鼓转了一圈,鼓点停止,花在莫画屏手中。

    “画屏满腹经纶,可得说一个逗笑给我们听。若是不好笑,得多罚一杯。”谢惜晴没忘莫画屏先前对她的嘲讽,伺机报复回去。

    两人这种明里暗里的过招,已有好多次了,莫画屏如何不知道谢惜晴的用意,轻笑一声,道:“我就说个直白些的笑话吧,说太深渊的笑话,腹内空空的人,怕是听不懂。”

    此言一出,大伙面色各异,一会就算莫画屏说得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大伙都不能说不好笑了,谁也不想做那个胸无点墨,听不懂所谓深渊笑话的人。

    莫画屏喝了口茶水,扬声道:“从前有一个书生带着书童,进京赶考。路上,他的帽子被风吹落在地。书童道:‘少爷少爷,帽子落地了。’书生听了,非常不快,叮嘱书童道:‘以后东西掉在地上,不放说落地,要说及地。’书童不敢不听从主子的话,忙表示知道了,挑起行节,继续上路。书生见他挑得歪斜,说了句,‘要小心地挑。’书童顺口就道:‘少爷放心,无论如何也不会及地的。’书生听这话,哭笑不得。”

    这个笑话,认真说起来,不怎么好笑,但是要面子的姑娘,或拿帕子掩着嘴,或用扇子挡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沈丹遐没有随她们一起假笑,端着白瓷碗,小口吃着鸡汁糯米饭。和沈丹遐一样没笑的还有袁娇月,她正在啃鸭腿,啃得满嘴都是油。

    “大家都笑了,可见我这笑话说得好,不必罚酒了吧?”莫画屏斜了谢惜晴一眼,抚掌笑问道。

    谢惜晴倒了杯酒,走到她身边,笑道:“是是是,你这笑话说得好,不喝罚酒,请喝敬酒。饮了这一杯,我们继续。”

    莫画屏勾唇笑笑,接过酒杯饮了酒。于是又击鼓,从她开始传。行了四五回,几个婢女抱着先前送去观景楼的画作和诗作走了进来,随她们一起过来的,还有谢书衡身边的一个总角小子。

    “四姑娘。”总角小子给谢惜晴行了礼,“大少爷言道:‘从来文无第一,再者每个人评定角度不同,结果会大相径庭;是以,几位公子无法取舍,因而决定将所有的画作和诗作集结为册,以《群芳集》为名出书,以记今日之盛事。’”

    听到没能选出谁第一来,众姑娘是有些失望的,然后听到集结为册出书,便转悲为喜,她们的才名可随书传扬。谢府举办赏花会的目的达到,赴会的姑娘们目的也达了,见时辰不早了,姑娘们陆续请辞离去。

    沈丹遐带着护娇和侍琴回到家直奔三房的正院,去见陶氏,在院门口被婆子告知她大表哥陶泽过来了,一起来的还有小陶航。站在小花厅门口,就看到陶泽在跟沈柏密兄弟俩说话,小陶航在宽敞的罗汉榻上打滚,陶氏坐在旁边,一脸慈爱笑容看着他。

    “母亲。”沈丹遐站在门口唤道。

    “哎哟,我的乖乖回来了。”陶氏笑眯着眼,“乖乖啊,去给你大表哥见礼。”

    沈丹遐在护娇的帮助下,迈过门槛,走到陶泽面前,还没行礼,陶泽就伸手将她抱起,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酒味,小声问道:“九妹妹饮酒了?”

    糟了!

    沈丹遐吐了下舌头,她该先回房换套衣裳,用薄荷水漱了口才过来的,对陶泽讨好地笑笑,道:“一杯,就喝了一杯果酒。”

    “九妹妹觉得这话,我会信,还是姑母会信?”陶泽笑问道。

    沈丹遐伸出双手,道:“大表哥,我还小,不识数。”

    陶泽噗哧一笑,挠挠她的胖下巴,道:“小滑头。”

    “大表哥!”沈丹遐往他怀里拱了拱,把酒气染他身上,让他回去后被大表嫂教训。

    陶泽没觉察到他家小表妹的险恶用心,端过茶杯,喂她喝,让她醒醒酒。陶氏看见了,忙道:“泽哥儿,九儿不爱饮茶。恭喜,让她们把银耳红枣汤端进来给姑娘喝。”

    恭喜应声出去,让婢女端银耳红枣汤进来。

    “九妹妹,豚鹿好不好吃?”陶泽问道。

    “好吃!”沈丹遐咂咂嘴,“小九儿吃了很多,谢谢大表哥。”

    陶氏笑道:“她一个人就吃了小半扇,吃撑了,躺在榻上,让丫头给……”

    “母亲!”沈丹遐娇嗔地喊道。

    陶氏拿手捂了下嘴,“好了,不说了不说了。”

    小陶航滚进了陶氏的怀里,冲着沈丹遐喊,“小姐姐,小姐姐过来和小航玩。”

    “航哥儿,我上次就告诉你了,我不是小姐姐,我是小姑姑,你要喊我小姑姑。”沈丹遐认真地道。

    “小姑姑!”陶航记起来了,“胖嘟嘟的小姑姑,过来玩,过来一起打滚滚。”

    “你才胖嘟嘟。”沈丹遐恼羞地回嘴道。怕陶氏闻到她身上的酒味,这会子她可不敢过去,要不然,她非给这臭小子一点教训不可。

    陶氏搂着陶航圆滚滚的小身子,微微一笑,道:“你们姑侄一个样。”两人容貌没有多少相似之处,但就身形而言,这两人不像表姑侄,到像是亲姑侄,都胖乎乎的可爱。

    说话间,婢女把银耳红枣汤端了起来。陶氏端了一碗喂陶航,陶泽端了碗喂沈丹遐。喝了几口汤,沈丹遐张开小嘴,接住陶泽喂来的一勺银耳,细细地咀嚼后,将银耳全吐了出来,弄脏了衣襟。

    “九妹妹,怎么把银耳吐出来?可是不好吃?”陶泽接过护娇递来的帕子,将沾在她衣襟上的银耳碎渣拭去。

    “这块银耳没煮到,有点硬。”沈丹遐随便找了个借口解释她为什么把银耳吐出来。沈丹遐从陶泽的腿上滑下来“母亲,我衣裳弄脏,我先回房换身衣裳。”

    陶氏见沈丹遐的衣襟湿了一大片,不疑有他,道:“护娇,陪姑娘回房换衣裳,好生伺候着。”

    护娇应了声是,给陶氏行了礼,和侍琴一起,陪沈丹遐离开了正院小花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