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赏花联句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七十四章 赏花联句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赏花会,名为赏花,实为展示才艺的一次聚会;尤其谢书衡遵从长辈之意,将昭文馆的学子邀请过来,为得就是吹嘘一下他家劳神费力栽培出来的牡丹花。

    徐朗带着沈丹遐从花棚里赏花出来时,园子里已收拾干净,花圃里花盆亦被扶起摆放好;见徐朗朝这边走来,谢书衡迎上前去,拱手道:“徐贤兄,在园子东南角的观景楼上,已备好茶水和点心。”

    男女七岁不同席,今日的客人,除了沈丹遐和袁家五姑娘袁娇月不足七岁,其他人都已年满七岁,需要避讳;谢家一早就做好了安排,女子留在花园里,男子去观景楼。谢家另外几位少爷,已在楼上等候多时。

    “小九妹乖乖的,这是别人家,不要到处乱走。”徐朗眼含忧色地看着她,轻声叮嘱道。

    沈丹遐点头,她在谢家上学,要闲逛玩耍有的是机会,没必要非得今天。昭文馆的学子们随谢书衡去了观景楼,换了衣裳、重新梳洗过的江水灵回来了,一回来就嚷着找她刚才的画,“我的兰花图呢?我的兰花图去哪了?”

    “在这里,替你收好了。”董篱落接过婢女递过来的画,交给江水灵。

    江水灵打开一看,是她画的水墨兰花图,欣喜地笑道:“篱落,谢谢你啊。”

    “用不着客气,我们是同窗,守望相助,你有事,我帮你,这是应该的。我可不像有的人,哪香就往哪凑,死缠着人不放,哪还顾得了其他。”董篱落意有所指地道。徐朗和沈丹遐那般亲近,她心里妒火烧得难受。

    沈丹遐表示她年纪小,听不懂这种酸话,取一根干净的竹签,插起一块糯米糕,往嘴里放。

    “糯米糕的糖霜放太多,甜过头了,你吃豌豆黄,清凉爽口,很好吃。”袁娇月坐到了沈丹遐身边,拿着竹签去插了块豌豆黄,“我叫袁娇月,你叫什么名字?”

    沈丹遐咽下甜得发腻的糯米糕,喝了口茶水解腻,道:“我叫沈丹遐。”

    “我在姐妹中排行第五,你可以唤我袁五。”袁娇月笑道。

    “我在姐妹中排行第九,你可以唤我沈九。”沈丹遐学着她说道。

    “哇,你排行第九啊,你家姐妹可真不少,比我家多。”袁娇月惊讶地道。

    “是啊。”沈丹遐赞同颔首,若从全族论排行,她都不知道是多少位了?“这豌豆黄的味道不错。”

    “你吃过醉仙楼的藕粉桂花糖糕没有?”袁娇月啃着豌豆黄问道。

    “吃过,糯糯的,还有淡淡的桂花香。”沈丹遐想起美味,不由自主地分泌出唾液来。

    “那宝福楼的果酱黄金糕和牛乳菱粉香糕,你有没有吃?”袁娇月继续与她分享好吃的。

    “还没有,过几日去尝。”沈丹遐笑道。

    董篱落见沈丹遐自顾自和袁娇月在那里说吃的,还约好吃遍锦都城,鄙夷地撇撇嘴,难怪长得这么胖、全身都是肉,目光一转,走到沈丹遐面前,“沈九,在这里枯坐无趣,我们一起来联句子,以花为首字如何?”

    “我不会。”沈丹遐直接拒绝,她才上了几天学,《声律启蒙》都没学完,去跟人联句子,那是自取其辱,这样的蠢事,她是不会做的;何况她知道董篱落这会子寻她联句子,必不怀好意。

    “沈家妹妹,联句子很简单的,玩玩嘛,联不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在脸上点一点墨汁嘛。”一个穿浅粉色绣大朵牡丹花襦裙的少女摇着一把绘着竹石的绢扇,笑盈盈地道。

    沈丹遐不认识这少女,袁娇月认识,她起身唤了道,“二姐姐。”那少女正是袁家的二姑娘袁采月。

    沈丹遐还没答应,江水灵从旁边窜了过来,“沈九,来嘛,来嘛,赏花会,不联句子,不吟诗做画,没什么意思。”

    沈丹遐并不这么认为,她觉得坐旁边吃糕点、喝糖水,也挺有意思的;可是周围的人一个两个三个要拉着她参与,董篱落和袁采月那眼神,让她很是不快,把心一横,虽说是她是理科生,可又不是没读过唐诗宋词,联句有什么难的,“我年纪小,联得不好,你们可不要怪我哟。”

    “不怪不怪。”董篱落见她答应了,暗喜,这次非让她丢个大丑不可。才华横溢的翠竹公子,必然会厌恶不学无术的人。

    大家清点了一下人数,巧了,因谢惜如被谢大太太留下教训,在场一共二十八人,如是每七人为一队,分成四队;沈丹遐分到了谢惜晴、孟家姐妹以及江水灵、柳迎春这一队;董家三姐妹和袁家四姐妹是一队,方明艳等七人是一队,陈茵娘等七人是一队。

    这样一分队,董篱落的目的就落空了,道:“这样一来,可就看不出谁出彩,难得分出输赢来。”

    “联句是为了取乐,用不着分出输赢来。”谢惜晴看出董篱落在有意为难沈丹遐;刚刚谢惜如这个主人家没有主人样,和客人打架,若再让两个客人起争执,谢家这个赏花会就要成为锦都的笑话了,谢惜晴说什么也要阻止,绝不能再失礼了。

    “晴妹妹说得对,难得清闲一日,我们就轻快一些。”孟蔷帮腔道。

    “大家把墩子搬过来坐下,开始吧。”董芳菲盯了董篱落一眼。董篱落没再多言,垂首坐下。

    “晴姐姐,点支香吧。大家满腹诗文,一直联下去,今天一天光联句去了。”孟薇笑着提议道。

    “多谢薇表妹提醒。”谢惜晴等众人坐好,让婢女点了一支清烟香。清烟香烧完,大约两刻钟,“沈家九妹妹最小,就由她起句吧!”

    众人无有异议。

    沈丹遐沉吟片刻,道:“花枝草蔓眼中开。”

    “联七言?”董篱落蹙眉,她比沈丹遐大三岁,所学也有限。

    “这句不好吗?”沈丹遐不安地问道。

    “好,这句极好。赏花,不就是拿眼睛瞅,花香用鼻子嗅。”谢惜晴笑,“你们谁接第二句?”

    “我来接,晴儿提醒我了,花气祼缊共暖风。”董芳菲斜睨董篱落一眼,刚开始就露怯,还想让别人出丑,不处量力的东西。

    “花不能言惟解笑。”

    姑娘们说一句,旁边记录的婢女就在纸上写一句。

    ------题外话------

    注:容我偷一次懒,就不注明这些诗句出自那一首诗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