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不懂尊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不懂尊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陶航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母亲,显然是不相信沈丹遐的说辞。黄氏笑道:“你小表姑说得对。”

    “那就是说,我可以留在这里和小表姑一起玩啰?”陶航露出小孩子活泼贪玩的那一面了。

    “可以。”黄氏和陶泽与沈丹遐年龄差距过大,原本也没打算留下来,怕表妹因他们在而受约束,玩得不尽兴。

    陶航欢喜地留下了,沈丹遐带他去了摆放玩具的房间。黄氏悄然离去,过了一会,挺着大肚子的陶清就来了,她放下礼物,说了几句祝福话,也离开了。

    接着俞家姐弟仨个来了,“祝九妹妹生辰快乐,万事如意。”

    “谢谢绣姐姐、纱姐姐、嵘哥哥,绣姐姐,你们请坐。四喜上茶水。”沈丹遐礼数周全地道。

    安顿好俞家姐弟,陶洁带着两个弟弟来了。沈丹遐待客的小厅宽敞,都安排坐下喝茶。巳时正,徐家的人来了,但是除了徐朗这一个原配嫡子,沈妧妧所出的徐缊、徐纹、徐朝和徐胜都没来,来得全是庶出的。

    沈丹遐是嫡女,若不是有徐朗这个原配嫡子撑着,沈妧妧此举非常失礼,是对沈丹遐的羞辱和贬低。当然这正是沈妧妧的用意,可是她忘记了她也姓沈,沈丹遐是她三哥的嫡女,她对沈丹遐的羞辱和贬低,其实就是对她自己、对沈穆轲、对沈家的羞辱和贬低。

    俞宜绣轻叹了口气,母亲说的话,还真没错,小姨母是没脑子的,尽做些蠢事。

    沈家堂兄堂姐堂妹以及沈丹念这个庶妹是最后到小厅来的,已是午时初刻了,沈柏密兄弟也因为他们的拖延,不得不这么晚才过来。

    “妹妹,送给你的。”沈柏寓把一个包裹好的礼物盒子递给沈丹遐。

    “谢谢三哥。”沈丹遐接过盒子,转手交给护娇,并没有当场拆开,这是一种礼貌,可沈丹念执意让沈丹遐打开她送的礼物。

    “我送给你这份礼物,是很珍贵的,你有可能从来都没见过的好东西。”沈丹念炫耀地道。

    没见过的好东西?

    这引起了沈丹遐的好奇,如此,就拆开了沈丹念送给她的礼物,是一盒子拇指大、散发着莹润光芒的珍珠。沈丹遐嘴角微微抽搐,她在沈丹念眼中是多没见识啊?她是从深山老林里刚出来,连珍珠都没见过的人吗?

    一盒珍珠算什么好东西啊?

    屋内众人表情各异,沈丹念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嘲讽沈丹遐?

    陶航年纪小,虽他一直装老成,但毕竟不是真老成,直接用一个字表明他鄙夷的态度,“切。”

    沈丹遐目光闪了闪,道:“护娇姐,有这盒珍珠,明儿不必打发人去外面买珍珠磨粉了。”

    “你说什么?你要把这珍珠拿去磨粉?这么好的珍珠,该拿去镶首饰,懂吗?”沈丹念的语气满是嫌弃,觉得沈丹遐是在暴殄天物。沈柏密兄弟、徐朗、沈丹蔚、沈丹莉以及陶家人俞家人都皱起了眉头,觉得沈丹念十分无礼,怎么能用这种口气和嫡姐说话呢?

    “这盒珍珠,你既拿送给我,我拿来做什么,与你无关。你既舍不得,就把它拿回去好了。”沈丹遐不悦地道。护娇立刻将盒子盖好,塞给沈丹念的丫鬟描画。

    “小九妹要用珍珠磨粉,不必去买,我那正好有一盒贡珠,明儿拿来送给你。”徐朗帮腔道。

    南洋产的珍珠,早在前朝就被列为贡品,价格不菲,可不是沈丹念送的那盒海水珠可比拟的。沈丹遐刚要道谢,然,又一个不懂尊卑的人出言道:“三弟,不要乱夸海口好吗?你手上若有一盒贡珠,为何不拿来当成生辰礼送予九妹妹?要自画一幅画送给九妹妹。”

    沈丹遐定睛一看,说话的是徐朗的庶长兄徐肊,眉尖微蹙,道:“徐大少爷,朗哥哥是磊落君子,他所言定然非虚,绝不会胡乱夸海口。朗哥哥要送我一盒子贡珠,真是解了我燃眉之急,九儿在这里谢谢朗哥哥。”沈丹遐从椅子上站起来,郑重地向徐朗行礼道谢。别说徐朗这个聪明人,但凡有脑子的人都听出沈丹遐在称呼上分了亲疏。

    俞宜绣赞许地微微颔首,庶不压嫡,她这小表妹,小小年纪教养就如此之好,可见母亲说得话没错,她的三舅母并非一个庸俗、没见识的商贾女,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徐蝉看徐朗面无表情,难辨喜怒。徐肊的脸色铁青,非常难看,怕他再出言不逊,彻底惹恼沈丹遐。嫡母瞧不上沈家三房,他们这些做庶子女的,虽然要跟着嫡母共同进退,借此讨好嫡母,但是有些事不能做得太明显,那样过于得罪人,日后不好相见。徐蝉想到这,一边给徐肊使眼色,一边道:“九妹妹,我闻到了一阵阵香气,今天准备了什么好吃的给我们吃啊?”

    沈丹遐见徐蝉递来梯子,准备顺着她的话,请众人入席,把这件事揭过去算了,毕竟今天是她的生辰、是主人,不好与客人太计较,谁知徐肊不打算配合,重重地跺了一脚,拂袖向外走,道:“这饭不吃也罢。”

    “徐大少爷。”沈丹遐扬声喊道。

    徐肊以为沈丹遐要留他,回头看着她,神色傲慢地问道:“你唤我做甚?”

    “有句话奉劝徐大少爷,人不要整日缩在家里,要多出去走动,这样你才不会说出贻笑大方的话来。你可知朗哥哥一幅画是千金难求,一盒贡珠算得了什么?”沈丹遐暗批他坐井观天,有眼不识金镶玉,“话已说完,徐大少爷,慢走不送。”

    徐肊的脸胀得通红,卷起宽大的衣袖,快步离开了。徐朗的唇角微微上勾,为沈丹遐对他的维护而开心。徐蝉看着徐肊的背影,张张嘴,欲言又止。

    沈丹念哼哼了两声,道:“真是难得一见,主人居然赶客人,这是哪门子的待客之道,这要是让人知晓,不知道怎么笑话我们沈家?”

    “咦,你怎么还在这里?你怎么还没走?”沈丹遐佯装诧异地问道。

    沈丹念愤怒地道:“你说……”

    “不必多言,你可以离开了,别在这里扰了我妹妹的兴致。”沈柏密打断她的话,帮着沈丹遐赶她走。

    “走就走,我才不稀罕留在这里。”沈丹念气呼呼地带着婢女离开了。知礼的人,纷纷轻叹摇头。

    徐肊和沈丹念的离去,对沈丹遐的心情并无影响,笑盈盈请众人移步入席。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