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评点才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评点才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从郑家作客回去,沈丹遐并没有将沈丹迢犯花痴的事,告诉陶氏,但陶氏还是知道了。用过朝食后,单独将沈丹迢留了下来。

    沈丹遐随两个哥哥去了隔壁程家,见到程老爷子,甜甜地喊道:“程爷爷好。”

    “小九儿好。”程老爷子笑,“昨儿玩了一天,教你的东西,可还记得?”

    “记得。”沈丹遐脆生生地道。

    程老爷子捋着胡子,道:“这样啊,那程爷爷得考考你。”

    “程爷爷请说吧。”沈丹遐笑道。

    “云。”

    “云对雨。”

    “晚照。”

    “晚照对晴空。”

    “宿鸟。”

    “宿鸟对鸣虫。”

    “老爷子。”程老爷子故意说了个声律里没有的词。

    沈丹遐愣了一下,笑道:“老爷子对小姑娘。”

    程老爷子哈哈笑道:“好好好,老爷子对小姑娘,小九儿聪明。”

    “谢谢老爷子夸奖。”沈丹遐笑得眉眼弯弯。

    “小九儿乖,比那三个臭小子强多了。”程老爷子乐呵呵地将沈丹遐抱起来,放在椅子上。

    “祖父,小胖妹是个笨丫头,我们像她这么大时,《三字经》都背熟了,她背不出来。”程珝撇嘴道。

    “我妹妹是女孩子,不用考科举,笨点没关系。”沈柏寓附和道。

    “我背得出来。”沈丹遐因程珏的关系,夹着尾巴,老实的做她四岁的小奶娃,却不想被程珝和沈柏寓嘲笑了,争强好胜心一下上来了。

    “妹妹,别夸大话。”沈柏寓不信她背得出来。

    沈丹遐轻哼一声,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小女孩的声音本就清脆悦耳,用固有的节奏读出这些朗朗上口的句子,就好像在唱歌似的,听得几个人都入迷了。

    沈丹遐把《三字经》全文背诵了出来,程老爷子摸着她的头,表扬了她几句后,又告诫沈柏密三人,不可以将沈丹遐能背《三字经》的事,传扬出去。

    沈柏密三人的年纪到底没有虚长,略想了下,就明白程老爷子的意思,乖乖应了是。

    程老爷子看了眼坐在椅子上一下一下踢裙子玩的沈丹遐,怕她年纪小不懂世态险恶,道:“小九儿啊,以后不要在外人面前背书。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你这么聪明又漂亮的小姑娘,会被坏人拐走的,到时候你就见不着你爹娘和哥哥们了,知不知道?”程老爷子虽然觉得沈丹遐早慧,但看着她稚嫩的小脸,话还是往浅显的说。有才名,又长得好看的女子,往往会成为旁人争夺的对象。沈穆轲只有五品官,他未必能护得住过于出众的沈丹遐。

    沈丹遐眨眨眼睛,“知道。”程老爷子的好意,她明白。

    “聪明的乖孩子。”程老爷子笑赞道。

    这时,苗氏来送吃食,程珏跟着一起来了。沈丹遐甜甜地唤道:“苗姨姨,程二哥哥。”

    “小九儿乖乖。”苗氏笑应着,“来,苗姨姨喂你吃杏仁八宝膏。”

    “母亲,让我来喂。”程珏端起一碗,走到沈丹遐面前,舀了一匙,递到她嘴边。沈丹遐张开小嘴,啊唔一口接住,滑滑嫩嫩的,还带着杏仁的香味,好好吃哟。

    程珏喂沈丹遐,其他人各自端一碗吃。下人进来了,手里拿着两张拜帖,“老太爷,锦都赵诚之,鲁泰县令之子郑文韬求见老太爷。”

    程老爷子放下碗,接过婢女递来的帕子擦了擦手,拿过两张拜帖打开一看,微微颔首道:“去请他们进来。”

    稍后,沈丹遐透过开启的窗,看到了昨日那位绝色美男和那个清秀少年走了进来。今天绝色美男换了身衣裳,深褐色直裰,似乎是想显得稳重些,可惜他容貌摆在那么,这么老气横秋的颜色穿在他身上,愈发衬得他唇红齿白、面如冠玉。

    沈丹遐素喜美色,昨日在郑家还有所收敛,今日就看呆了,嘴里的八宝膏,不知不觉间从嘴角边流了出来。

    程珏轻咳两声,用帕子将她嘴角擦干净,抱起来,“别看了。”

    说着,就强行把她给抱出去,不让她看美男,沈丹遐颇感遗憾地咂了咂嘴巴。

    “他很好看?”程珏挑眉问道。

    沈丹遐转眸看着他,谄笑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谁第一?谁第二?”程珏追问道。

    “咹,咹,程二哥第一,大表哥第二。”沈丹遐昧着良心道。

    “说谎不是好孩子。”程珏并不好忽悠。

    沈丹遐把头埋进他怀里,讨好地蹭了蹭。

    “小滑头。”程珏低声道,没追问她,抱着她去园子坐秋千。

    不知道赵诚之和程老爷子说了什么,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他每天都会过来,郑文韬没有再陪他来。一来二去,赵诚之与程家人、沈家兄弟都混熟了。只是他与同样才华横溢的程珏,对事物的看法相左。两人各抒己见,争论不休,把四个小的,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一日,两人又为了两个词人相持不下,赵诚之道:“江才子的词,激昂豪迈,阔大雄壮。”

    程珏道:“杨才子的词,缠绵悱恻,深沉婉约。”

    “江才子词中多用典故,纯正深婉,格调高远;杨才子的词,俚俗浮艳,词语尘下。”赵诚之出身侯府,嫌杨才子过于市井气。

    程珏持反对意见,“杨才子即景生情,直抒胸臆,朗朗上口;江才子处处用典,过于雕琢,失了质朴,苦涩难懂。”

    两人说得各有道理,听了他们的评点,不由让沈丹遐想起在那时空里,对苏轼和柳永的评价。苏学士的词须关西大汉,弹铁琵琶唱大江东去;柳郎中的词,是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

    一个豪迈,一个婉约,各有推崇啊。

    “江杨二人都善于将事情融入词中,江才子大气磅薄,以清雄韶秀见长;杨才子情辞婉转,细腻独到。两人各有所长,敦高敦低,不能一概而论”程老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程珏和赵诚之就此打住,停止争论。

    程老爷子在椅子上坐下道:“四月初夏春未尽,桃花杏花已飘落,梨花芬芳满枝头。你们就以梨花为题,浣溪沙为令,作词一首。柏密你们三个也各诌一首,限时一炷香的时间。”

    小厮点了支梦甜香,插在香炉里。程珏不急不忙帮沈丹遐剥松子,喂给她吃。沈丹遐见香烧到一半,赵诚之提笔在纸上写词,急着催他,“程二哥,去写词,快去写词。”

    “不着急。”程珏又喂给沈丹遐两粒松子仁,这才起身去书案边,提笔沾墨,一挥而就。

    ------题外话------

    注:因是架空文,所以我尽量争取不让历史的人物出现,但这里实际说得就是苏轼和柳永,当然也有一定的出入。若有不妥当之处,敬请谅解。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