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异变突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异变突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皇上得知自己修炼成仙,可以永享江山,十分高兴,哈哈哈,仰天大笑,李德清可等不及了,道:“皇上,您修道成仙是大喜事,可是因为您先前迟迟不出关,消息也不知道被谁传扬了出去,四皇子拿着传位遗诏,鼓动龙廷卫和羽林军杀了进来,奴婢召集内侍们拼命阻拦无果,现在他们就快要冲进来了。”

    回春道长看了李德清一眼,这阉人到这个时候了,还在抢功劳,道:“燕王听到四皇子闯宫一事,调集了御林军来护驾,要不然,四皇子他们早就闯进来,打断皇上闭关,让皇上没办法得道入仙。”

    李德清目光一闪,这个神棍果然是燕王的人。

    “那个畜生哪来的传位遗诏?”皇上暴怒,他还没死,哪来得遗诏,不对,他根本就没写过什么传位遗诏。

    “王胜说是您提前写好交给他,命他传给四皇子的。”李德清陈述事实。

    “皇上,这些世俗之事,还是要先解决一下,要不然会影响到皇上的道心,让皇上久困在半仙之界,无法真正的领会仙君的法旨。”回春道长快刀斩乱麻,让李德清这么慢慢悠悠的说下去,一刻钟就过完了。

    “走,出去看看那畜生究竟想干什么?”皇上怒气冲冲地道,凡是阻挠他成仙的人,都是仇人,那怕那人是他亲生儿子。

    李德清脸上闪过一抹喜色,和回春道长交换了一下眼神,跟在皇上身旁,走了出去。内侍们已经节节败退,勉力支撑。地上到处散落着残肢断臂,精美的宫墙上,满上斑斑血迹,御林军和羽林军还在厮杀,龙廷卫在步步逼近。

    穆维拼命地想要杀到燕王面前,解决掉燕王,但燕王身旁也同样有江湖上的高手,两人打得难分难解。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可这里的血腥厮杀让那些宫女们不敢来点亮宫灯,光线昏暗,王胜没有注意到皇上已经走了出来,还在大声地叫嚣,“李德清,你这个缩头乌龟,事到如今,你还不快告诉我们皇上在何处?”

    四皇子虽被亲卫护着,没与人动手,但他抽出了护身的匕首,摆出要与人拼命的架式,“大胆阉奴,你隐瞒我父皇的死讯,其心可诛,等本皇子找到父皇后,必将你这阉奴和那个神棍碎尸万段。”“你要把谁碎尸万段?”

    威严的声音,让刀剑的撞击声停了下来,李德清生怕大家没听到,高声喊道:“皇上驾到。”还挑高灯笼,让明亮的灯火照映在怒容满面的皇上的脸上。

    “父,父皇!”四皇子惊呆了,母后的怀疑是错的,这一把赌错,这下全完了。

    “父皇。”燕王在远处喊道,他同样被人保护着,没有亲自上阵与人厮杀。

    皇上环顾四周,怒不可遏问道:“你们还不放下武器,是想要造反吗?”

    哐当之声接连响起,兵器纷纷落地。那些躲在一边,准备拥立新君的大臣们赶紧都过来了,“皇上还活了,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满意地笑了笑,双手一抬,让他们噤声,看着四皇子,“逆子,居然胆敢伪造诏书,带人闯宫,意图谋朝篡位……”

    “父皇,儿臣知错,儿臣,儿臣……”四皇子迅速地衡权了一下,“儿臣被奸人蒙蔽,才会犯下大罪,求父皇饶了儿臣,儿臣一定痛改前非。”

    见皇上面无表情,四皇子的心如坠冰窟,眼角余光瞧见了瘫倒在地上的王胜,指着他,道:“父皇,是他,是他骗儿臣的,假遗诏也是他给儿臣的,父皇驾崩的消息也是他说的。父皇,儿臣是无辜的,儿臣是被他陷害的。”四皇子不能将赵后供出来,只能让王胜做替罪羔羊。

    怕死是人的本能,王胜可不愿这么冤枉死掉,道:“皇上,遗诏不是奴婢给四皇子的,奴婢发誓,奴婢碰都没碰过诏书,奴婢所言都是皇后娘娘让奴婢这么说的,求皇上明鉴。”

    “父皇,这阉奴死到临头了,还敢诬蔑母后,求父皇将拖出去斩了。”四皇子竭力维护赵后,并拖延时间,好让赵后赶来救他。

    回春道长也看出四皇子的意图,上前一步,小声道:“皇上,仙使就快降临了。”怕皇上再磨蹭下去,一刻钟就到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皇上经提醒,回过神来了,的确不能为这些世俗之事,耽误他上仙界的时间,沉声道:“皇四子高械,心怀不轨,伪造遗诏,意图逼宫篡位,所犯之罪十恶不赦,现把其贬为庶民,即刻问斩,王胜同罪,一起拖下去斩首示众。”

    “父皇,父皇饶过儿臣吧,饶过儿臣吧!”四皇子后悔莫及,他为什么要听母后的,生出夺位的心思来?做一个闲散王爷有什么不好?只要他不跟燕王作对,燕王为了服众,是不会杀了他的。

    皇上淡淡瞥了哭得眼泪鼻涕一包糟的四皇子一眼,转身就要往里走,回春道长再次出声提醒道:“皇上,您上天聆听仙讯,至少要七天,这天上一日世间一年,这天下您需要一个人暂时帮您看着。”

    皇上点了下头,道:“高榳,朕之长子,仁孝纯善,应天运而生,绵延帝祚,朕立其为太子,在朕闭关之时,由太子监国,立储,君心定,臣心定,民心定,天下定也。”

    “谢父皇。”燕王跪下磕头,这下他继位,可就名正言顺了。皇上再次转身往回走,时间快到了,他要沐浴更衣,等仙使降临,至于龙廷卫和羽林军干的蠢事,等他从仙界回来再依律严办。可是他才走了两步,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人倒了下去。

    “皇上!”众人惊呼。

    李德清拿灯笼一照,发现一支箭笔直插在了皇上的背上,应该已经洞穿过去,只余箭羽在外面。皇上栽倒在地,一动不动,应该是直接死了,这下他是不用为如何解释皇上七窍流血而头痛了。

    众臣傻眼了,眨眼功夫,皇上就这么死了?还好已立了太子,他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拥立太子登基?

    突然一声冷喝传来:“四皇子逼宫篡位,失败获罪后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射害皇上,实在罪不容恕。龙廷卫听令,现把沐王及其同党拿下!”

    “是!”龙廷卫的刀对向了四皇子等人。刚才他们可是四皇子的同盟军,现在却倒戈相向了,应该是在向新君交的投名状,借此逃过判断错误之责。

    四皇子边仓惶后退,边摇头,“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有。”

    可他辩解的话,无人去听,芮念恩唇边带着狞笑,一步步逼近四皇子,穆维刚想上前救援,却先前的对手拦住了,“我们还没分出胜负来,现在来一决高下。”

    穆维愤怒地盯着眼被亲卫们团团保护的燕王,这次他怕是要无功而返,没机会杀死这个恶贯满盈的刽子手了。且战且退,飞身离开,他必须保住命,才能以图后谋。

    燕王没有让人去追他,而四皇子看着身边最厉害的高手都逃手了,一脸绝望,芮念恩已站在了他的面,出手利落,刀光一闪,四皇子的头就飞了起来,一腔热血飞溅而出。失去头颅的身子倒下,生机全无,追随皇上而去。

    在场的众人惊恐地看着宛若变成杀神的芮念恩,先前芮念恩可是一直没动手。众龙廷卫在芮念恩的指挥下,把羽林军包围了起来,李德清也喊道:“王胜,你这背主的奴仆,你不得好死。”

    内侍们又和王胜的人厮杀起来,陈海看着已和芮念恩交手的吴山,高声道:“兄弟们,全力以赴剿灭余孽。”

    混战再次开始,这一次双方力量悬殊,羽林军根本不是龙廷卫和御林军的对手,呈现单方面屠杀。众臣又缩回角落去了,这杀戮还没结束,他们还得在这里倍受煎熬。

    夜幕降临,别处灯火通明,唯有这血流成河,尸体遍地的正宫只有几缕微弱的亮光,那是皇上出来后,内侍们点亮的。

    当吴山带着不甘与惊恐倒下后,四皇子那边的人已全部被斩杀殆尽。这场宫变,在很多人看来,已到了尾声,但燕王神情仍然凝重,刚才那支冷箭,不可能是高械安排的人,也不可能是那个毒妇安排的,这箭究竟是谁让放的?还有人隐藏在暗处。前世他就是被一枝冷箭给射死的,今生他绝不会犯第二次错误。

    “大人,四皇子余党已经全被剿灭!”一名龙廷卫单膝跪地向芮念恩禀报道。

    芮念恩收回手中的佩刀,大步朝燕王走去,“王爷,四皇子余党已尽数伏诛。”

    燕王淡淡地道:“芮指挥使辛苦了。”

    众臣这时又围了过来,国不能一日无主,准备拥立燕王登基称帝,这时,外面突传来宫女的通报声,“皇后娘娘驾到。”

    燕王皱眉,这个毒妇过来想要做什么?

    身穿明黄朝服的赵后,在宫女太监的簇拥下走了进来,目光一扫,“谁能告诉本宫,这是怎么一回事?”

    敢回答、能回答她这个问题的唯有燕王,“母后,四皇弟伪造遗诏逼宫,害死了父皇,被芮指挥使给斩杀了,尸体就在那儿。”

    赵后这才看到没头的高械,嘶心裂肺地喊道:“械儿!”冲过去,不顾高械那一身狼狈,将他抱在怀里,“械儿,械儿。”

    高械头首分离,早已死得不能再死,尸体都开始僵硬了,赵后就算喊破喉咙也是无用。儿子死了,赵后悲痛欲绝,眼泪双流,她对四皇子寄于很大的期望,可现在高械死了,她所有的希望都没了。

    “芮念恩!你这个阉奴。”赵后哭红了一双眼睛后,仇恨让她从悲痛中挣脱出来,瞪着芮念恩,“你敢杀我儿子,我要诛你九……” 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了厮杀声,燕王眼中闪过一抹了然,隐藏在暗处的人出现了,精锐军看来是不可避免的要动用了,从怀里掏出讯号弹,朝天一放。

    “这是什么声音?”

    “来,来了好多人。”站在门边的内侍出去一看,惊恐地喊道。

    在夜幕的掩护下,一群身着劲装、手持大刀弓弩的人正往这边过来了。在这里被困了一天的文武百官和勋贵们,皆疲惫不堪,还有点愤怒,这事到底还有完没完?这来得又是什么人?不会是三皇子也来插一脚吧?

    箭雨射了过来,惨叫声响起,让众人缩了回去;陈海大声喊道:“保护王爷,芮指挥使,我先护送王爷离开险地,这里就交给你了。”芮念恩微微一笑,道:“好。”手一扬,“动手。”

    话音落,一部分龙廷卫举起弓弩,对准了涌上来的人,可是他们的箭还没放出去,站在他们身后的那群龙廷卫举起了大刀,将他给砍杀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震惊,陈海惊问道:“芮念恩,你这是要干什么?”

    芮念恩勾唇冷笑,“有没有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

    “你是谁的人?”燕王冷静地问道。

    “我的主子就快来了,燕王殿下请稍等。”芮念恩笑道。

    说话间,一个身穿朱衣的年轻男子,在数个壮汉的保护下走了进来;有人失声喊道:“瑞王!”

    “不,他不是瑞王。”有人立刻否定,瑞王仅比皇上小半岁,活到现在已有五十多了,这年轻男子不过三十岁左右。

    年轻男子笑了,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父王。”

    “高瑁呈。”燕王终于想起,他前世是怎么死的了,他也是被冷箭给射死的,在他快断气时,他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高瑁呈,瑞王的庶长子,那个躲在阴暗角落,象只老鼠一般偷偷摸摸长大的混蛋。

    “没想到燕王殿下,居然知道本王的名字。”高瑁呈有几分意外。

    燕王冷笑一声,“你来是想要窃夺江山?”

    “你这话说的不对,这江山本就是我父王的,我是来拿回属于我父王的东西,怎么是窃夺?”高瑁呈摇着一把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帝字的折扇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