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江家覆灭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江家覆灭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来者何人?”持刀的人问道。

    “化缘的和尚。”常缄答道。

    “来做什么?”持刀的人继续问道。

    常缄答道:“来送斋饭。”

    “斋饭有几两?”持刀的人问道。

    “馒头三两一个。”常缄答道。

    暗号对完,大汉将刀收回,道:“跟我进来。”

    常缄带着两名手下走了进去,屋里只点着一盏油灯,满是灰尘,里面有七个壮汉子,正中坐着一个秃顶、肤色漆黑的壮汉,在他身后站着六个歪着头斜着眼,怀抱大刀的壮汉。

    坐着的壮汉问道:“钱带来没有?”

    常缄笑笑道:“银票自然早就准备好了,不过这趟没带来。”

    “什么意思?没带钱,你们来干什么?”秃顶壮汉拍桌而起。他身后的壮汉拨出了刀子。

    常缄面露惊慌,向后退了一步,“这这这位大哥,息怒,这事这事……我们大人说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总不能你们说得手,我们就得把钱给你,你说是吧?”

    “这是信不过我们兄弟了?”秃顶壮汉眼神凶狠地盯着常缄,沉声问道。

    “大哥,这不是信不信得过的问题,做买卖,一手交一手交货,这是这一行的规矩,你说对吧。”常缄咽咽口水,做出一副胆小却又硬撑的架式。

    “货已经掉进江里了,我们没法交,你们非要让我们交货,这是在为难我们兄弟。”秃顶壮汉蛮横地道。

    “大哥,你没有货,我们大人是不可能给你钱的。”常缄回答也很干脆。

    “他奶奶的,看样子,你是不准备走出这门口了。”秃顶壮汉骂道。

    “大哥,我们兄弟仨是跑腿的人,做决定的是我们大人,你们就是杀了我们,也拿不到钱,再说了,我们大人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要是等不到我们回去,恐怕几位的命也得留在这锦都了。”常缄又向后退了一步,做出色厉内荏的样。

    “他奶奶,你这是吓唬老子吗?”那个黑脸壮汉挥刀就要去砍常缄。

    秃顶壮汉拦住他,盯着常缄问道:“照你这么说,你们大人这是不打算付剩下的银子了?”

    “大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大人的意思就是,你们交货,他就给钱,有货有银票,没货,一切免谈。”常缄故意激怒他们。

    “他奶奶的,老子就知道当官的人从来就不讲信用。”黑脸壮汉怒道。

    秃顶壮汉冷笑道:“回去告诉姓江的,老子从来不做亏本生意,他胆敢昧下兄弟们的辛苦钱,他够胆,你让他洗干净了脖子,给老子等着。”

    “大哥,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常缄陪笑问道。

    “滚。”秃顶壮汉吼道。

    常缄带着两个手下迅速离开,到了荒宅外,常缄让两个手下暗中埋伏,他刚返回民宅,被绑的三人像死狗似的瘫倒在地上,见常缄进来,眼神复杂。

    常缄示意手下将三人塞嘴的抹布取下来,道:“我可以放你们回去。”

    三人先是狂喜,接着露出不信的表情,质疑地问道:“大人,你真放我们回去?”

    “杀了你们,我还要找地方埋你们,我不想那么麻烦,不过,你们也应该知道,你们丢了银子,事情又没办好,江大人必定不会放过你们。”常缄直白地道。

    三人面如死灰。

    “这件事就算没有我们插手,等你们把事情给办好,你们应该也很清楚,你不会得到什么好外,肯定会被灭口,或者被打发的远远的。”常缄推测三人的下场。

    三人沉默了片刻,居中那人道:“我们头儿说了,事成后,会给我们每人一笔银子,安排我们连夜离开锦都。”

    常缄掏出一叠银票,放在三人面前,“这些银票你们分了,回去复命,就说事情办成了,然后带着两笔银子远走高飞。等你们左大人察觉出不对来,你们已经离开锦都,天下之大何愁无处可去?”

    三人还在犹豫,常缄冷哼一声,道:“你们愿意拿银票回去,还是死在这里,好好想想。”

    能活,谁愿意死。

    三人异口同声地道:“我们回去!”

    常缄让手下给他们松了绑,看着他们抓起银票,急匆匆离去,消失在夜幕中。常缄取下蒙脸的布,道:“走,回去向爷覆命。”

    徐朗在外院的书房里写字,常缄闪身进来,“爷,事情办妥了,这是属下从那些人身上搜回来的银票。”

    徐朗估算了一下,道:“居然有上万两,江重瑞这些年贪污了不少,你拿去跟弟兄们分了,这些天,大家都辛苦了。”

    “这么多全分了?”常缄吃惊地问道。

    “前儿你们主母说,你们年纪不少了,该存点钱娶媳妇了,这些钱都存着,别乱花。”徐朗搁下笔道。

    “哦。”常缄应了一声,把银票收起,“爷,接下去该做什么?”

    “暂时不用做什么,等那些江湖人发难。”徐朗想了想,“把江重瑞的罪状整理一下,送去给程御史。”

    常缄领命而去。

    徐朗起身,回灵犀院,进屋,见沈丹遐在翻看小册子,“大晚上的不睡觉,在看什么?”

    沈丹遐放下手中的小册子,“没看什么,我在等你,无聊,就随便翻翻。”

    “劳娘子久等。”徐朗浅笑道。

    沈丹遐展开手,“你抱我进去。”

    娘子有此等要求,徐朗这个好夫君,自然是要满足的,将她抱进卧室,放在床上,两人还在孝期,不能欢好,轻吻了一番,就各自裹着一床被子,沉沉睡去。

    过了几日,一个江湖好汉到锦都府,状告户部右侍郎江重瑞,雇他扮成水患流民,袭击燕王,致使燕王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大人,小的不知道是谁指使的,小的只知道托小的办事的是江府的人,现在事情办成了,他们却不给钱,小的实在是没办法了,小的拿不到银子,回去老大肯定饶不了小的,左右都是一个死,小的舍得一身剐,也要将那赖账的混蛋拉下马,蛇死麻拐死。”

    这告状之人到是振振有词,可接案的锦都府尹是一个头两个大,牵扯到和他同级官员,这案子他办不下来。徐朗显然也没想到那群凶徒会用这种杀敌八千自损一万的损招,“这些凶徒,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只可惜这样没用。”

    案子太过离奇,还涉及到燕王的生死,仅半天就传遍锦都的大街小巷。江重瑞并不知道自己大祸临头,还惬意地在家里享受着几个侍妾的伺候,乐不可支地做着日后,二皇子登其称帝,他做国公的美梦。

    “大大大人……大事不好了。”心腹连滚带爬地闯了进来。

    “什么事这样慌慌张张的?”江重瑞躺在榻上,睁开一眼,斜睨着心腹。

    “大人,有个土匪去锦都府衙门,将您给告了。”心腹抹着额头上的汗道。

    “什么土匪?告我什么?”江重瑞坐了起来,疑惑不解地问道。

    “就是就是那些扮流民的人,他们告大人赖账,为您办了事,您不给钱。”心腹结结巴巴地道。

    江重瑞呆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明明给了钱的,为什么那些人说他没给钱?从榻上跳了下来,“这是有算计我,快把那三个办事的人找来。”

    “大人,他们早已出京,不知去向了。”心腹答道。

    江重瑞更加确信他是被人算计了,转了两圈,稍微冷静了些,道:“一个土匪的话,没人会当真的,那些土匪手上也没证据,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慎郡王知道江重瑞被人告了,也急得不行,隐约觉得这只是个开始,后面会更麻烦;他的预感很快就应验了,那个告江重瑞的江湖好汉,因没有确凿的证据,被问了个诬告朝廷命官,被打进大牢,等着秋后问斩。

    秃顶壮汉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一番打听后,决定绑架江重瑞的儿子;江重瑞纳了六房妾,好不容易才生出这个宝贝儿子江天赐;暗中监视秃顶壮汉的人,发现了他这个意图,赶紧回禀徐朗。

    江重瑞虽然可恶,但他两岁的儿子是无辜的,徐朗并不愿将孩子牵扯进来,不过让他派人保护那个孩子,似乎不太合适。徐朗想了想,道:“那些人穷凶极恶,孩子落在他们手上,只有死路一条,安排人先将那孩子掳走。”

    常缄依言下去安排。

    江天赐还没拐走,程珏上折弹劾江重瑞贪污以及狎妓;这些日子皇上因为燕王的生死不明,一直郁郁寡欢,没想到江重瑞会和这件事扯上了关系。虽然那个土匪拿不出证据,但皇上要问一个臣子的罪,也不一定需要真凭实据,再说了,那土匪为何不攀扯别人,偏攀扯上江重瑞?

    程珏弹劾江重瑞,简直就像是给要睡觉的皇上送枕头似的,深得朕意,皇上大手一挥吩咐三司彻查。徐朗虽没有关注过江重瑞,但他手下的蚂蚁一直在收集朝中三品以上官员的资料;程珏弹劾人也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江重瑞挪用公款一事,板上钉钉,贪贿纳奸的罪名。

    江重瑞被收监,他坐在大牢里,百思不得其解,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还没等他想明白,家人探监,告诉他,天赐不见了,江重瑞急切地喊道:“怎么会不见了?有没有报官?有没有让人去找?”

    “昨儿下午,天赐吵着要吃糖画儿,奶娘带他出去,奶娘放下他掏钱给摊主时,一眨眼功夫,天赐就不见了。我已经报官了,也让人四处找了,可是没有找到。”江太太答道。

    “有没有人来问你要赎金?”江重瑞问道。

    江太太摇头,“没有。”

    江重瑞双眉紧锁,是什么掳走了他儿子?掳走他儿子的人想要干什么?若不求财,哪求得是什么?他心乱如麻,儿子比他的命还重要,儿子若出事,江家还有什么希望?

    “老爷,现在该怎么办?”江太太原本就是个没主意的,现在江重瑞被关进了监牢,她就更慌乱了。

    “你回去等着。”江重瑞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江太太离开后,一个狱卒出现在了江重瑞的面前,“江大人,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

    江重瑞抬头看着他,问道:“谁托你带话给我?”

    “这你就不用管了。”狱卒干笑两声,“托我带话的人说,只要江大人将害燕王的幕后之人供出来,令郎就能回来,否则,江大人就等着收尸。”

    江重瑞猛地起身,冲到了牢栏边,抓住木柱,“托你带话的人是谁?为什么要抓着我的儿子?”

    “江大人,这两个问题,我都不会回答你。”狱卒冷冷地道。

    江重瑞喘了几口粗气,头抵在木柱,思忖良久,“我可以听他们的,但他们在江家落难后,一定要保证天赐平安无事。”他供出慎郡王来,也就等于承认买凶装流民杀害燕王;这是大罪,比贪污更重的罪名,会被抄家问斩,可是为了保住江家唯一的血脉,他别无选择。

    “没问题。”狱卒答应了。

    江重瑞这一招供,慎郡王就倒霉了。慎郡王竭力否认,他让江重瑞雇凶去谋害燕王,其实他并没有撒谎,江重瑞是先做了这事,才告诉他的。主谋,应该是江重瑞才对,他不过是事后,知情不报罢了。但皇上不信,若不是他才四个儿子,现在燕王又生死不明,慎郡王肯定死路一条。

    皇上不想再失一子,赵后巴不得燕王死,慎郡王此举,深得她意,根本不要求皇上严惩慎郡王,如是慎郡王被贬为庶人,一家人被送去皇陵,给先帝守陵,也等于被圈禁在皇陵里了。

    江重瑞谋害皇子,乃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依律要诛九族,皇上念在江贵人在宫里伺候多年,只是将江家一干人等全部被收监,家产被抄。

    这天上午,晴儿做了双鞋给沈丹遐,沈丹遐正在试穿,清香走进来禀报道:“路太太来了,求见太太。”

    沈丹遐蹙眉,“路太太?谁呀?”

    “就是江水灵江姑娘啊。”莫失提醒她道。

    沈丹遐拍了下额头,这么些年没有来往,她都不记得江水灵嫁得人姓路了;多年不来往的人,突然到访,很明显无事不登三宝殿。沈丹遐换了身衣裳,出去见客。

    一进门,江水灵就跪下了,“沈九,求求你救救我娘。”

    “水灵,你快起来,有什么话,你起来再说。”沈丹遐扶她道。

    江水灵站了起来,在椅子上坐下;生活的磨砺和不如意,让江水灵整个人显得暮气沉沉,看面相,要比她实际年龄大了好几岁;沈丹遐看着眼中隐有唏嘘,女人嫁人就是第二次投胎,好与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

    婢女上了茶水,退了出去。江水灵迫不及待的把来的目的说了出来,“我父亲做的那些事,我母亲根本就不知情,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母亲受我父亲的连累,无辜丧命,沈九,你家徐三爷,是个有能力的人,位高权重,他一定有办法救我母亲,沈九,念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求求你,帮帮我,帮我把我母亲救出来好不好?”

    “水灵,谋害皇子是大罪,是皇上亲自下旨将江家人收监的,我家三爷如今在家守孝,无官无职,没有能力帮你救母亲,你还是另找他人吧。”沈丹遐婉拒道。

    “连你也不肯帮我,还有谁会帮我?”江水灵捂脸哭了起来。

    沈丹遐微微蹙眉,道:“水灵,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我帮不了你。”

    “只要你肯帮,就一定帮得了。”江水灵抬脸看着沈丹遐,“你的小姑是燕王侧妃,只要她向皇上求情,皇上一定肯饶过我母亲的。”

    “水灵,你太异想天开了,江大人谋害的是燕王,燕王至今不知生死,你让受害者的家属去为害人者的家属求情,别说徐侧妃不会这么做,就是她肯做,她一个侧妃,如何能面圣?”沈丹遐沉声问道。

    “徐侧妃不能面圣,燕王妃可以,对不对?我去找燕王妃,我去求她。”江水灵红肿双眼闪发着亮光道。

    “燕王妃不会见你。”沈丹遐淡淡地道。

    江水灵眼的亮光淡了下去,“哪我该去找谁?找谁才能救我母亲?”

    沈丹遐知江水灵和江太太母女情深,江水灵不愿坐以待毙,看着亲娘丧命,可惜,不管她再怎么奔波找人,这事注定解决不了。江重瑞被推出午门斩首,江太太做为他的结发妻子,也陪斩,江家其他族人,到是保住了一条命,被流放关外了;他还没出嫁的几个女儿,被送进了官坊,充当官妓。这时江水灵才发现她唯一的庶弟,在出事之前就失踪了,去向成迷。江水灵没有能力去追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江重瑞被斩杀后的第六天,有好消息传来,前往燕王出事地的御林军,在离出事地五百里远的地方,找到了在那儿养伤的燕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