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掳走姜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掳走姜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胖胖和壮壮把人送到景国公府门口,看着姐妹俩进去,才转身离开,去买烤鸭,回到沈家,壮壮神神秘秘地把沈丹遐拉出来,“娘,我跟你说,大哥刚才在街上英雄救美了。”

    “二弟,别乱说话。”胖胖板脸道。

    “我哪乱说了?大哥,曾姑娘长得不美吗?还是大哥觉得自己不像个英雄?”壮壮坏笑问道。

    胖胖无言以对,神情尴尬。

    沈丹遐抬手轻拍了壮壮一下,“好了,坏小子,别总是欺负你大哥,到底怎么回事?”

    壮壮就把刚才的事说了,沈丹遐蹙眉道:“这锦都是越来越乱,光天化日,就有人敢持刀杀人。”

    “那四个人,我让护卫押去衙门了,审问过后,应该能查出是什么人干的。”胖胖答道。

    沈丹遐明眸流转,笑道:“说起来,你俩也到了快要成亲的年纪了。”

    “娘,儿子还没有成亲的想法。”胖胖脸红地道。

    “儿子也没有。”壮壮立刻撇清。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要那么害羞嘛,胖胖,你对那个曾姑娘的印象怎么样?”沈丹遐促狭地笑问道。

    “娘,儿子有个问题不明白,要去请教先生。”胖胖随便找了个借口溜走了。

    “娘,大哥不明白的问题,我也不太明白,我也去请教先生了。”壮壮也跟着出去了。

    沈丹遐看着两个跑远的小子,摇着扇子笑骂道:“两个臭小子。”

    曾悦鸿和邓筱思偶遇胖胖,化险为夷;从宫里偷溜出来的大公主,却没有这么幸运,她被燕王的人抓住,关进了地牢之中;大公主并不知道抓她的人是燕王派来的,又吵又闹,“你们这些狗东西,你们知不知道本宫是谁?居然敢拐卖本宫,等父皇母后知道,一定夷你们九族。”

    抓她的人听而未闻,摘下了她脖子上,她周岁时,赵后给她挂上的护命玉锁;燕王拿着玉锁进宫去了,“好久没来给母后请安了,母后最近过得可好?”

    赵后还不知道大公主出宫的事,冷冷地问道:“你来有什么事?”

    “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母后。”燕王把装着玉锁的小锦盒递给赵后。

    赵后狐疑地盯着他,良久才伸手接过锦盒,打开一看,脸色微变,“你把栶儿怎么了?”赵后最看重的是四皇子,最偏疼的则是大公主。

    “母后放心,她现在还很好。”燕王淡笑道。

    “你要怎么样才肯把她放回来?”赵后直接问道。

    “兵部右侍郎这个官位,我志在必得。”燕王也不绕弯子。

    赵后捏紧了手中的玉锁,“尚奚已上任了。”

    “母后能让徐朗回家守孝,让尚奚丁忧也好,辞官也好,以母后的手段,应该很轻易就能办到。”燕王点明他已知道是赵后派人害死徐奎的了。

    “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让栶儿回宫?”赵后不得不妥协。

    “吏部下了任职书,大皇妹就会回来见母后。”燕王站了起来,“母后,以后看好大皇妹、二皇妹和四皇弟,要不然她们随时都有可能不见踪影。”

    “你这恶魔,滚。”赵后怒吼道。

    燕王大笑,扬长而去。

    赵后气得将启元宫的摆设摔了个稀巴烂,四夷馆里路娜公主不能砸东西,只能打侍女撒气,时近黄昏,派出去的四人还没回来,显然劫杀曾悦鸿的事,失败了,那四人恐怕也凶多吉少。

    “二哥,你那些手下全是些废物,连个女人都杀不死。”路娜公主怒不可遏地道。

    “我已派人去查是怎么回事了,你稍安勿躁。”姜王安抚她道。

    路娜公主在桌边坐下,提壶倒了杯茶,端起猛地喝了一口,又立刻吐了出来,张开嘴,边用手扇风,边口齿不清地道:“烫死本公主了。”

    “去拿点冰块来给公主含着。”姜王吩咐道。

    侍女领命而去。

    冰块拿来了,去找那四人的人也回来,“王爷,他们杀了一个丫鬟,被人送去了锦都府衙门,景国公已跟府尹打了招呼,严查此事。”

    “该死的东西,既然失了手,就该自我了断,怎么能束手就擒?”姜王愤怒地道。

    “王爷,现在该怎么办?万一他们熬不住酷刑,供出王爷和公主,只怕大丰那边不会善罢甘休。”随从道。

    “这还用问怎么办?想办法买通狱卒,将他们解决掉不就行了。”路娜公主嚷道。

    随从看着姜王,姜王微微点头,随从退了出去办事。

    次日,先是景国公世子夫人夏氏和邓苒带着重礼来徐家,她们是为了感谢胖胖出手相救之恩;她们刚走没多久,秦太太带着秦璐来了,也是来感谢沈丹遐的。秦太太这些日子,参加了好几家的宴请,还收到了东荣伯府的请柬,前日赴宴后,得知人家发这个请柬给她,是看在沈丹遐的份上,所以特意来道谢。

    沈丹遐一脸茫然,她和东荣伯府没什么来往啊?这东荣伯府为什么要看她的面子发请柬给秦太太?

    秦太太走后,茗香提醒她道:“太太,四太太的表姐是东荣伯府的二奶奶。”

    沈丹遐这才恍然大悟,过了这么久,孙桢娘表姐的事情,应该解决了吧。沈丹遐闭门不出,每天上午处理家事,下午小睡起来,或教晴儿下棋,或看高磊练字,日子过得静如流水。

    她一直出门,让想邂逅她,勾引她的姜王急坏了;抓进锦都衙门的那四人被灭了口,他不用担心,皇上一直没召见他,他也不着急,只想着怎么样把沈丹遐给弄到手。

    这夜雷雨,将一棵老树给劈倒,砸坏了后巷的围墙,管事找来泥瓦匠把围墙重新砌好,请沈丹遐过来检验;快到地方时,莫失指着不远的一棵大树道:“太太,那儿有只风筝!”

    沈丹遐抬头看去,见那树上高高挂着一只鸟形风筝,茗香顿足道:“谁家的风筝怎么落到咱们府里头了?真是晦气!”

    放风筝又有放晦气之说,将那些阴晦之气寄予风筝之上,放上天空,剪断丝线,意味着将一切不幸抛到九霄云外,从此阖家安康;倘若在自家院子里捡到别人放晦气的风筝,那是一件很倒霉的事。沈丹遐并不相信这个,但四个婆子是相信的,她们教导出来的婢女,亦是深信不疑。

    “莫失姐,赶紧把那风筝弄下来。”茗香着急地道。

    莫失一脚踹在树干,借力一个翻身,就跃到树上,将风筝给拿下来了,茗香指着个小丫头道:“把它拿去烧了,烧成灰,把那候选人晦气全烧净了。”

    小丫头从莫失手中拿过风筝,就要走,沈丹遐却道:“慢着,把风筝拿过来,让我瞧瞧。”

    “太太,这种东西太晦气,还是不要碰为好。”茗香劝道。

    “无妨,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沈丹遐笑道。

    茗香无奈,只得让小丫头拿过来给沈丹遐,这是一只五彩蝴蝶风筝,做工考究、配色得当,正面写着一首诗,“美人浴,碧沼莲开芬馥。双髻绾去颜似玉,素蛾辉淡绿。雅态芳姿闲淑,雪映钿装金斛。水溅青丝珠断续,酥融香透肉。”

    在背面刚写着:“丹心如故,遐思遥爱。明日巳时初,镜湖八角亭,备薄酒,邀美人同醉。”

    沈丹遐眉尖微蹙,思忖一会,道:“莫忘,将这风筝送去给三爷,告诉他,有人放风筝到我们府上来,让他去查,看是那个浪荡子在此胡作非为。”

    莫忘拿过风筝,去前院找徐朗。徐朗一看上面的诗,就明白是有人在调戏他的娇妻,面上不显,心中已经勃然大怒,次日,提前了小半个时辰,去镜湖边蹲守。

    巳时初,看到姜王领着人出现在八角亭,徐朗眼中闪过了一抹森冷的杀意,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动手。是夜,四夷馆的马棚突发大火,等水师把火扑灭后,被惊醒的人重新回房入睡,谁都没注意到姜王不见了。

    等到第二天清晨,路娜公主左等右等,不见姜王出来吃早餐,她以为姜王去青楼寻欢作乐,没有回来,可等到中午,还不见人,这才感觉事情有些不对;路娜公主找到左寺卿,“一定是昨儿夜里,有歹人趁乱,将我二王兄给掳走了。”

    左寺卿将这事禀报上去,燕王“十分重视”,派了大理寺、刑部、锦都府联合寻找姜王爷;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和锦都府尹来问路娜公主,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姜王爷来锦都后,可与人结怨?”

    “没有。”路娜公主不敢说,她曾派人去劫杀曾悦鸿的事,也不敢说姜王垂涎沈丹遐的事。

    在路娜公主这里问不到有用的讯息,那就只能毫无头绪的乱查,敷衍了事,应付着路娜公主。被徐朗的人偷掳过来,关进假山下方的地牢里的姜王被冷水泼醒了。

    姜王看着面前的俊美男人,面露惊恐地问道:“你是什么人?你抓本王来,想干什么?”

    “我姓徐,单名一个朗字。”徐朗坐在椅子,手里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姜王不笨,立刻明了他被抓的原因,结结巴巴地辩解道:“本王……本王……本王只是爱慕令夫人,并无其他意思,本王……”

    徐朗站起身,缓缓地走到他的面前,面无表情地将匕首插进了他的左眼里;姜王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徐朗将他的眼珠剜了出来,像姜王这种人,他就是看沈丹遐一眼,都是对沈丹遐的猥亵。剜掉了他的左眼,徐朗接着剜掉他的右眼。

    姜王痛晕了过去,他恨不能痛死过去,省得受折磨。

    徐朗退开,“拿水来泼醒他。”

    看守拿来一盆冰冷的水,将姜王泼醒;姜王哀求道:“求求你,给本王一个痛快。”

    徐朗不为所动,但是他没再动手,而是交给看守,让他每天割姜王几刀,一定要让他这种无耻之人受折磨了,才让他死去。二十天后,在姜王断气的这天,滇地传来急报,南缅游寇多次抢夺大丰的商队,南缅的军队有聚集边关,欲向大丰开战。燕王立刻奏请皇上调兵遣将,让大丰军赶赴滇地,领兵的大将是严锦添,他又派了一支御林军包围四夷馆,将路娜公主困死在四夷馆里。

    一夜之间,路娜公主就成贵宾变成了囚徒,无人同情。在大丰和南缅正式交战的第六天,路娜公主被绑赴刑场;路娜公主不想死,大声喊道:“我是南缅的公主,你们不能杀我,你们没权利杀我。”

    可是谁会听她的呢?

    趾高气扬来到锦都,想要将大丰贵女们压下去的路娜公主被砍了脑袋,她的血拿来祭旗;燕王听从段羽的建议,用锦盒将路娜公主的头装起来,送往南缅。把南缅王气得差点要亲自带兵,与大丰将士拼杀。

    等这场由燕王等人策划的战争结束时,已是年底,南缅国以割让了六城为代价,再次议和。论功行赏,前世那位郗大将军,这一次抓住了机会,升官了,带着妻女回到了锦都。

    过了年,胖胖这些孙子辈的就可除服出孝了,程珏为了让胖胖和壮壮体验一下书院生活,和徐朗商量后,将他们送进了昭文馆;胖胖是长子,为人稳重;壮壮却比较活脱,进馆才半个月,就跟人起了冲突,相约文斗。

    昭文馆的先生们,也乐见学子们如此扬名,设下擂台让两人比试,并且还欢迎人来围观;第一场比得是对对子,第二场则是要两人在一炷香的时间里做一首诗,题目到时候请蔡先生临时出,第三场则比作画。

    文人之间斗智慧是常事,亦是风雅之事,加上昭文馆的宣扬,说什么又要出新的四大公子了,如是观者云集,里外三层,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陶氏为了支持自己的宝贝外孙,在擂台正对面的酒家包了一个雅间,比试这天,领着媳妇和女儿在雅间里就坐,不顾寒冷,打开窗子往外观看。

    壮壮穿着一袭宝蓝色锦袍,用青玉冠束着头发;与他较量的人姓汪,名孝真;这汪孝真是程汪氏的堂侄,汪氏曾希望程珏收他为弟子,程珏拒绝了;汪孝真心高气傲,认为程珏瞧不起他,胖胖壮壮进入昭文馆后,他就想压他们一头,想要告诉程珏有眼无珠,错失他这个璞玉。

    胖胖懒得理会他,壮壮不服气,才发生了冲突,才有了今日这场比试。

    一番客套过后,开始对对子,由壮壮先出,“天上星,地下薪,人中心,字义各别。”

    汪孝真答道:“云间雁,檐前燕,篱边鷃,物类相同。”

    对得工整巧妙,围观的人,大声喝彩。接着汪孝真出上联,“松声竹声、钟磬声,声声自应。”

    壮壮答道:“山色水色、烟霞色,色色皆空。”

    “好,好”旁边围观者鼓掌叫好。

    壮壮出上联,略想了想,道:“一叶孤舟,坐了二、三个骚客,启用四桨五帆,经过六滩七湾,历尽八颠九簸,可叹十分来迟。”

    此上联,将一到十的数包含在内,下联自然是要从十到一,难度不小。汪孝真眯了一下眼,认真思索了一会,道:“十年寒窗,进了九、八家书院,抛却七情六欲,苦读五经四书,考了三番二次,今天一定要中。”

    汪孝真对了出来,还对的极其工整,壮壮有几分惊讶,收起了轻视之心。汪孝真想了想,道:“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和狐狸猫狗彷佛,既非家畜,又非野兽。”

    这联是汪孝真与友人闲谈时,从他口中得这一个绝对,这上联不仅仅是上联,它还是一道谜题,可见汪孝真为了赢这场,也是绞尽脑汁了。

    要对出这联来,不容易。汪孝真唇角上扬,总算把人给难住了。壮壮想了许久,才开口道:“诗也有,词也有,论语上也有,对东西南北模糊,虽是短品,却是妙文。”

    汪孝真没想到这么难的上联,壮壮居然对出来了,当时他听到这上联,想了许久都没对出来,还是友人告诉了他下联,他才恍然大悟,这徐均烶怎么会对得出来?难道他早就知道这个对子?

    壮壮看了眼香炉里的香,只剩一点了,笑道:“香快烧完了,这最后一联,就出个短上联,烟锁池塘柳。”

    茶楼上,沈丹遐听到这个上联,笑骂道:“这个滑头小子,居然拿这个千古绝对来为难人家。”这个上联不是壮壮想出来的,是沈丹遐前不久,教高磊声律时,随口说出来的。

    这上联咋听倒是简单,可是细细推敲,却发现这五个字,用了五行作为偏旁,而池塘又是一个合成词,句中的烟又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想要对出下联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壮壮胜券在握,唇边噙着笑,看着香炉里的香,等着它燃尽。

    汪孝真眉宇间露出焦躁的神情,大冷的天气,他的额头鬓角处隐有汗水。那炷香在众人的目光下,燃烧殆尽。汪孝真没能对出下联来,壮壮拱手,道:“汪公子,承让了。”

    ------题外话------

    儿子开学了,我要搬去陪读,等了一下午,电信的工作人员也不来,我急死了,只好连夜赶回原住处更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