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外国来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外国来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五月底,张鹋儿从外地回来,约严素馨和沈丹遐出来饮茶;沈丹遐先到茶楼,不多时严素馨就到了,张鹋儿最后到,她一进门,沈丹遐就挤兑她,道:“你这个主人,比我们客人还来得晚,一会吃午饭,由你结账。”

    “是是是,行行行,没问题。”张鹋儿好脾气地答应了。

    在张鹋儿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身材娇小,容貌清秀的少女,严素馨笑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的堂小姑穆泱,六妹,这位是沈太太,这位是徐太太,她们是姑嫂。”张鹋儿为双方做介绍。

    穆泱屈膝行礼道:“见过沈太太,见过徐太太。”

    “穆姑娘不必多礼。”严素馨抬手虚扶道。

    “六妹日后常住京里了,带她过来和你们见见面,还请多照顾一二。”张鹋儿解释她带穆泱同来的原因。

    严素馨和沈丹遐交换了一下眼神,这穆泱十四五岁的样子,只怕是想让她们帮着说人家。

    四人坐下,点了茶水和糕点,边喝茶水吃糕点边闲聊,主要是张鹋儿说,严素馨三人听;张鹋儿说的是这次去关外牧马的情景,最后总结性地吟了句诗,“燕歌未断塞鸿飞,牧马群嘶边草绿。你们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去亲眼看看,那里真的是天无尽的蓝,草无边的绿。”

    “行了,别诱惑我们了,明知道我们不可能像你这么逍遥。”沈丹遐横她一眼道。穆洧谋了个八官采风官,带着张鹋儿全国各地走,两个孩子也跟着。

    几人正聊得愉悦,喧哗声从楼下传来,“赶紧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雅间腾出来,把店里最好茶泡两壶送上来。”

    “什么?雅间满了,有客人在,不能腾?你眼瞎了,没看到我们大人带了贵客来了吗?”

    “什么人?这么嚣张,喝个茶都不安生。”沈丹遐皱眉道。

    “出去看看。”张鹋儿起身走了出去。

    “这丫头还是那么爱看热闹。”严素馨笑着摇头道。

    几个人跟着走了出去,就见几个貌似官员的人领着几个身穿异族服饰的男男女女;严素馨四人不认识那几个官员,旁边一间雅间走出一男子,四人都认识,是祥清侯世子赵诚之;他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鸿胪寺卿左大人,茶楼这等清静之地,这般吵吵嚷嚷的,想要做什么?”

    “左大人,你是大丰的官员,代表的是朝廷的脸面,你让下属这样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纨绔子在这里扰民。”裴国公世子杨琮也走了出来,嘲讽地道。

    “杨兄你说错了,不会有人误会左大人是纨绔子的。”景国公世子邓建丰走了出来。

    “我怎么说错了?”杨琮问道。

    “那有这么老的纨绔子。”邓建丰笑道。旁边看热闹的茶客们,都忍俊不禁笑了。

    左大人面红耳赤地拱手道:“下官见过杨世子、邓世子、赵世子。”

    三人轻哼了一声,赵诚之卸任鸿胪寺卿去礼部后,就是由这位左大人接任的。

    “左大人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站在左寺卿身边那个身穿异族锦袍,脸色略显青白的年轻男子操着一口流利的大丰官话问道。

    “这位是裴国公府的杨世子,这位是景国公府的邓世子,这位是祥清侯府的赵世子。”左寺卿客气地给双方做介绍,“三位世子,这位是南缅来的姜王,这位是南缅的路娜公主。”

    南缅自十来年前被徐朗一举击败,安分了许久,去年年底南缅王死了,新的南缅王继位,借着送岁贡为由,这位姜王和这位第二公主于五月中旬抵达了锦都,只是皇上沉迷炼丹,至今还没召见他们。 新南缅王年富力强,两国边境又太平了这么久,只怕是想要再起战火,姜王是新南缅王的胞弟,此次前来,必是为了打探大丰的虚实。

    三位世子拱了拱手,神情冷淡地道:“姜王有礼,路娜公主有礼。”

    路娜公主被赵诚之非同寻常的俊美给吸引住,眸光流转,向他抛了过媚眼,娇声道:“赵世子有礼。”杨琮和邓建丰对路娜的忽略并不在意。

    姜王却没还礼,盯着站在不远处的沈丹遐,好美小娘子;这姜王是个好色之徒,他不喜黄花姑娘,偏爱娇俏的妇人;沈丹遐三十多岁,正是最好的年华,让姜王一眼就看上了。

    有赵诚之阻拦,想来这事是闹不起了,没热闹可看,严素馨四人准备回房继续喝茶聊天,姜王见美人要走,着急地开口道:“几位小娘子,请留步。”

    严素馨等人没有理会,姜王一个箭步窜了过来,伸手要去抓沈丹遐的肩膀,被莫失拦住了;三位世子不悦地皱眉,不约而同地沉声道:“姜王请自重。”

    姜王根本不理会他们,眼睛直盯着沈丹遐,“小娘子,在下是南缅的姜王,请问贵姓芳名?”

    沈丹遐听而未闻,走进房里去了,姜王要跟进去,被莫失一脚给踹了出去,将门重重地关上了。看着被踢得四脚朝天的姜王,赵诚之走过去拦在门口,冷哼一声,道:“姜王,这里是大丰的锦都,不是你可以肆以妄为的南缅。”

    左大人上前扶起姜王,姜王站起来,掸了掸锦袍,道:“赵世子,你闲事管得太宽了,本王看上的人,就是本王的。”

    赵诚之好看的眼,微眯起,寒光一闪而过,“左大人,若是你教不好南缅人什么是礼仪规矩,本世子不介意,奏请圣上,让大丰的将士们来教。”杨琮和邓建丰有些不解地看向他,一向云淡风清的赵诚之居然动怒了!

    这么明显的威胁,让姜王脸色阴沉了下去,诘问道:“赵世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王觉得本世子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什么意思。”赵诚之岂容姜王这种龌龊的人肖想沈丹遐,那可是他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这就是大丰的待客之道,小王见识到了。”姜王自知讨不到便宜,拂袖而去。

    “三位世子,下官就先行一步了。”左寺卿赶紧追了出去。

    姜王受挫,径直回了四夷馆,打发走左寺卿,唤来心腹,“去,给本王查那妇人是谁,安排人把她给本王抢回来。”一副对沈丹遐志在必得的嚣张口气。

    心腹领命而去。

    路娜公主走了进来,“二王兄,我的夫婿我选定了,就是那祥清侯府的世子。”

    “你若能将大丰贵女们全压下去,让她们自惭形秽,应该就能如愿。”姜王笑道。

    “二王兄放心,小妹一定会在大丰贵女们面前展示出南缅公主的风范的。”路娜公主自信满满地道。

    沈丹遐和赵诚之根本根本不知道,他们就这样被两个自以为是的兄妹给瓜分了;傍晚时分,姜王的心腹回来了,“王爷,那小娘子是徐朗之妻沈氏。”

    “徐朗,这个名字很熟悉。”姜王皱眉道。

    “就是当年攻破三国联军的那个大将军。”心腹提醒他道。

    “是他。”姜王摸着下巴,目光闪烁,沉吟不语。

    过了两日,皇上仍然没有召见南缅的使节团,不过让燕王设宴款待他们;姜王得知后,问左寺卿道:“徐朗徐将军是否会参加这个宴会?”

    “徐将军的父亲年初过世,徐将军丁忧,这样的宴会是不会出席的。”左寺卿答道。

    “麻烦你转告燕王殿下,本王希望徐将军能携眷出席。”姜王勾唇笑道。宴会上人多眼杂,他就有机会,人不知鬼不觉得把那小娘子给睡了。

    “姜王,徐将军在家守孝,依礼要回避这些宴请,纵是燕王殿下,也不能强迫徐将军参加宴会。”左寺卿沉声道。孝期参加宴会,会引来非议。

    “不能破例?”姜王问道。

    左寺卿摇头,“不能。”

    姜王摸摸下巴,这么不凑巧,看来只能另想法子了。

    “祥清侯世子会出席吗?”路娜公主急切地问道。

    “赵世子会携世子夫人一起出席。”左寺卿答道。

    “世子夫人?他已娶妻了。”路娜公主嘟嘴道。

    “赵世子已娶过两房妻室了,现在这位是他的继妻,他的原配妻子几年前因病去世了。”左寺卿答道。

    “生得什么病?”路娜公主问道。

    左寺卿迟疑片刻,道:“原世子夫人因不慎落水,感染风寒病逝。”玲优县主的事,是丑事,已过了这么多年,能遮掩就遮掩吧,总不能把脸丢到国外去。

    路娜公主目光一闪,落水啊,是个好法子。

    宴会在藻园举办,男宾与女宾分开,东荷园由燕王主持,西芙园由燕王妃杨灵芝主持。六月是赏荷的好时节,满满一池的荷花亭亭玉立,清晨的一场细雨,让荷叶上落满了雨滴,微风轻拂,荷叶摇曳,雨滴在荷叶上滚来滚去。

    杨灵芝身穿王妃常服,玫红织绣金凤曳地长裙,挽着双环髻,正中是代表她身份的衔珠翠凤冠,髻边是粉珠牡丹花;前来赴宴的贵妇们按品大妆,姑娘们穿着颜色各异的夏装,轻盈飘逸。

    贵妇们或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闲话,或围着杨灵芝身边恭维她。姑娘们则议论着,还未到场的路娜公主。

    “也不知道那外国公主长得什么?”

    “还能长成什么样?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

    “哎呀,我是说,她会不会长着蓝眼睛黄头发什么的。”

    “有可能哟,上回我去外国人的商行,就看到那商行的老板的女儿,长着一双红眼睛,吓死人了。”

    姑娘们正说着,内侍的通报声传了进来,“南缅国路娜公主到。”

    路娜公主没穿南缅服饰,而是穿着与大丰贵女们相似的襦裙,不同之处腰带束在胸口处,显得她身形高挑,行动间,束在胸间的缎带随意的飘动,别有一番妖娆风情。

    贵妇们是不喜欢的,隔池东荷园的男子们,却截然相反。路娜公主眸光流转,巧笑嫣然,行礼道:“路娜见过燕王妃,燕王妃万安。”

    “路娜公主不必多礼,请坐。”杨灵芝示意婢女将她引到主宾位子上坐下。

    乐声响起,宴会正式开始。

    路娜公主敬了杨灵芝三杯酒后,问道:“不知哪位是祥清侯世子夫人?”

    赵诚之的继妻小陆氏是英国公堂弟的女儿,听到问话,起身道:“公主,妾身就是祥清侯世子夫人。”

    路娜公主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长得也不怎么样,配不上祥清侯世子。”

    众人听这话,都咯噔了一下,这路娜公主不会是第二位玲优县主吧?当祥清侯世子夫人真是可怜,总是被人挑刺。小陆氏淡淡一笑,道:“我与世子的婚事乃是皇后娘娘指的,懿旨上说我与世子,乃天作之合,公主这话的意思是皇后娘娘的眼光还不如你吗?”

    玲优县主虽不受宠,可她毕竟是当今的异母妹妹,不看僧面看佛面,陆昭当年只能避其锋芒,可这路娜公主不过是外国公主,有什么资格摆威风?小陆氏毫不示弱地反击回去了。

    众人暗暗称好。

    路娜公主抿了抿唇,道:“王妃,这样坐着闲聊没什么趣,不如我们双方比试一下才艺,哪边输了罚酒如何?”

    杨灵芝犹豫不决,平日里的聚会,让姑娘们聚在一起展露才艺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各府姑娘借此展才,各府太太们借此,看谁家姑娘适合配给自家的儿子。但今日情况不同,涉及到两国,若是大丰赢了到还好,若是输了,只怕燕王会怪罪她没有阻拦这事。

    路娜公主见燕王妃迟疑,唇角上扬,道:“王妃,若是诸位酒量不佳,就当我没有说。”

    这话说的好像大丰一定会输的样子,顿时引起那些贵女们的不满,“比就比,谁怕谁。”“王妃为何不答应她?难道我们堂堂大国,还怕她一个弹丸小国吗?”“随便她想比什么,咱们大丰贵女们都能接下来。”“非比得她颜面尽失,让她滚回南缅去。”

    贵女们的声音虽不大,但也不算小,燕王妃听了,也知这事若不答应,那就是不战而败了,笑笑道:“既然公主有此雅兴,身为主人自当奉陪。”

    “多谢王妃应允。”路娜公主笑道。

    “不知公主想比试哪门才艺?”杨灵芝为显大丰风范,将选择权交给路娜公主。

    “公平起见,不如抽签决定,琴棋书画,歌舞插花、投壶骑马,射箭算筹,抽到哪个就比那个,如何?”路娜公主笑道。

    杨灵芝看路娜公主自信满满的样子,心沉了沉,路娜公主提出比试,必有所依仗;只是现在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杨灵芝笑道:“就依公主所言,来人,呈笔墨纸砚上来。”

    一会,婢女把东西端了上来,杨灵芝亲自提笔写了十个签,丢在签筒里,“公主远来是客,就由公主抽第一签。”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路娜公主接过签筒,摇了摇,从里面拈出一个纸团,展开,“投壶。”

    投壶?

    贵女们面面相觑,比琴棋书画这些,她们都不惧,可是这投壶,一般都是男儿们玩的,姑娘们极少玩,十支箭能投进去两三支就已然不错了,这样子要怎么赢南缅?

    “王妃说怎么比?”路娜公主笑问道。

    杨灵芝目光微闪,道:“主随客便,公主说怎么比,就怎么比吧。”这一场肯定输,索性输得大方点,后面在赢回来就是了。

    “第一场,简单点,双方各出五人,每人十矢,两两对决,谁投进去的矢多,就算谁赢,输的所有人罚酒一杯,王妃觉得如何?”路娜公主笑问道。

    杨灵芝沉吟片刻,确定没有什么不妥,道:“好,就依公主的。”  南缅这边已安排好了人,大丰这边临时组队,姜王一早就知道这事,自然帮着妹妹造势,“燕王殿下,不如过去瞧瞧。”

    燕王看了他一眼,就知道南缅不安分,会出幺蛾子,“不用过去,来人,把帘子挂上去。”

    宫人把帘子挂好,对面的情况一览无余;大丰这边的人挑选出来了,杨灵芝看得出己方姑娘们信心不足,淡笑道:“游戏而已,不在太在意。”

    姑娘们应了声是,虽有了这句安慰话,但她们面上神情仍然紧张。姑娘们偶尔玩投壶,投壶者距离壶是两矢半,可路娜公主却提议将距离改成了三矢。

    “姜王,令妹还真是艺高人胆大。”燕王唇边带笑,眼中一片清冷地道。

    “开始吧。”杨灵芝发话道。

    两人同时掷矢,平分秋色,都投进了壶,大丰贵女们低声叫好,杨灵芝及各府太太微微颔首,第一枝矢投进了,没给大丰丢脸。

    接着投第二枝矢,南缅这边的姑娘,扬手就把矢掷了出去,神情轻松;大丰这边的姑娘深吸了口气,盯着壶,将矢掷了出去。都投中了,接着第三枝、第四枝,南缅这边没有意外,全中,大丰这边,第四枝没有中。南缅若是不出错,大丰已然输了。

    投壶第一轮,南缅十投十中,大丰十投七中;输得不算太难看,但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贵女们面色不好的罚了一杯酒。

    ------题外话------

    推荐好友“静海深蓝”的文《重生之贵女本荣华》:

    她遭人逆天改命,以另一个身份卷土重来,踹继母,斗继妹庶姐,幸得他的帮助,步步算计,向曾夺走她一切的人复仇,婚后,他更处处护她,将宠她到极致!世人都说他冷漠难以接近,而他为了见她一面,寻各种借口,夜潜她的闺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