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兄弟分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兄弟分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一家人安静的吃着年夜饭,小孩子不喝酒,又想着玩,飞快地吃饱了,就下桌出去玩,这时,徐均炆冲到高磊面前,抢过他手中的冰灯,用力地砸在地上,然后拿脚去踩,“我没得玩,你们也别想玩。”

    事发突然,别说伺候的下人没反应过来,就是高磊都愣住,直到灯被徐均炆踩得稀烂,才回过神来,声带哭腔地喊道:“我的冰灯。”

    “弟弟,别哭,我的冰灯给你玩。”包子安抚他道。

    “我的冰灯也给你玩。”康康、馒头和饺子都出声哄他道。

    高磊没有接哥哥们的冰灯,指着徐均炆,“坏人,坏人,打,打你。”

    沈丹遐已走了过来,“花卷。”

    “舅母,坏人踩坏了我的冰灯。”高磊扑进沈丹遐怀里。

    沈丹遐拍拍他的背,道:“舅母看到了。”回头看着徐肐和秦氏,“大哥,大嫂,这事你们这么说?”小孩子不懂事,是大人没教好,沈丹遐不去管徐均炆,直接向徐肐夫妻讨要说法。

    “三弟妹,小孩子打闹玩笑,不要那么当真嘛。”秦氏不甚在意地道。徐肐虽没说话,但脸上的神情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全然没有责怪徐均炆的意思。

    “好好好,养子不教,你们就是这么做父母的,行,你们就等着接受纵子作恶的后果吧。”沈丹遐牵起高磊的手,“花卷,记住舅母的话,跟畜牲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站住,你骂谁是畜牲?”徐肐厉声问道。

    “谁应声,谁就是畜牲。”沈丹遐冷冷地道。虽回来几天,但徐均炆欺负康康的事,她听了不少,孙桢娘找秦氏理论过几次,却被秦氏胡搅蛮缠给混过去了。

    “三弟,管管你的女人。”徐肐不悦地道。他到底还是要点脸面的,不好跟弟妹直接争吵。

    “她又没骂错,你可不就一只畜牲,管生不管教。”徐朗身居高位,已不想再跟徐肐计较以前的事,甚至徐肐背后搞得一些小动作,他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但今天徐肐纵容徐均炆欺负高磊,他不想再容忍下去了。

    “徐朗,你别以为你做了三品官就了不起,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大哥。”徐肐气急败坏地吼道。对于徐朗能做三品官,他心里嫉妒的快发狂了,凭什么徐朗官运亨通?

    徐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沈丹遐领着孩子们往外走,边把话说完,“跟畜牲没道理可讲,因为它们听不懂,你现在年纪小,打不过它们,那就要去找打得过它们的大人来教训它们,把它们打老实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可以让父王和舅舅教训这些畜牲。”高磊仰面笑道。

    父王二字一入耳,徐肐的脸色发白,姓高,会喊徐朗舅舅的唯有徐侧妃之子;也就是说他儿子刚才欺负的小孩,是燕王的儿子。他虽投靠了赵后和四皇子,但四皇子还没封王,无处安置他们这些人,如果燕王要动他,赵后和四皇子是不可能出面保他的。

    “没错,所以让你舅舅教训畜牲,我们回院子玩冰灯去。”沈丹遐笑道。

    徐胜站起来道:“时间不早了,我先送孩子回院子歇息,一会再过来接神。”言罢带着妻儿离开,三哥不需要他帮忙,他不屑帮大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随即徐朔带着妻儿离开,孙桢娘亦起身走了。徐朗并没与徐肐多言,带着胖胖和壮壮离开了,他没空帮着旁人教儿子。看着人都走了,徐肐一巴掌扇在秦氏的脸上,“看看你把儿子教成了什么样?”

    徐均炆似乎知道闯祸了,缩成一团,躲在秦氏身后,长房的几个庶女垂首站在一旁。

    “这怎么能怪我?难道你就没有娇惯他吗?”秦氏捂着脸道。

    “男儿不能长于妇人之手,以后,炆儿,我会亲自教导。”徐肐一把将徐均炆从秦氏身后抓出来,带走了。

    “你们这几个贱丫头,看什么看?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回院子去。”秦氏奈何不了徐肐,把一肚子火发在了几个庶女身上。

    几个姑娘也习惯嫡母的坏脾气,神色淡定地屈了屈膝,快步离开,几句恶言,她们受得起。徐家的年夜饭,就这样不欢而散。到了子时,徐家兄弟又带着儿子们过来摆桌接神,守岁的饺子,刚送到各院。

    次日,正月初一,虽然仅睡了一个多时辰,但是仍然得起来,去庄子上给徐奎和沈妧妧拜年,尽做晚辈的礼仪;马车走到半道,就遇到了庄子里的管事,他腰间绑着麻绳,而他带来的消息,更是令众人吃惊不少,“老太爷昨夜里病逝了。”

    腊月二十九日过来时,徐奎还好好的,怎么才过了一天多,就病逝了?虽满是疑惑,但丧事得办;到庄上,给徐奎整理遗容,放入棺材里,派下人去亲友家送卜文。

    大过年的,收到卜文,是件晦气的事;陶氏忍不住骂了句,“坏东西,死了都不让人好过。”

    “娘,这死没法挑时间啊。”沈丹遐笑道。能活着,谁也不想死。

    “这到也是。”陶氏撇嘴道。

    徐奎的死,徐朗觉得有些蹊跷,一边守在灵堂,一边派人去查除夕这天晚上,庄子上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徐奎会突然病逝?雁过留痕,做了事,再怎么掩盖,终会让人发现蛛丝马迹,一番追查后,发现徐奎的死,与赵后有关;燕王暴跳如雷,这个该死的女人!

    徐奎只是闲居在田庄里的一个废人,赵后害死他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让徐朗不得不守孝,无法接任做兵部右侍郎;徐朗没有燕王那么愤怒,他早就想到赵后不会轻易让兵部右侍郎这个位置旁落;皇位之争,从来都不是件简单的事,赵后耍这些手段,很正常。

    “老太爷已去了,老太太与他夫妻情深,他肯定很舍不得老太太,让老太太陪他一起去。”徐朗只打算守三年孝,不想给赵后机会,让他再守三年孝。

    正月初十二,庄子的人再次来报丧,“老太太病逝了。”

    来徐家吊唁的人,都会说了句,“节哀顺变。”

    沈丹遐真想回一句,她真的不哀,她连眼泪都流不出来,还是用浸了姜水的帕子,把眼角擦红,假装哭泣。

    二十八日后,徐家子孙扶柩出殡,将徐奎夫妻送进了徐家的坟山,葬在了彭氏身边;同辈中人死去,让陶氏想到了自己的后事,“我死后,不要将我葬在你们父亲身边,活着我对他已然生厌,却不得不委曲求全,死了,我不想再委屈。”

    “娘,您好好的说这个做什么?”沈丹遐蹲在陶氏面前,“娘,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陶氏摸摸她的头,道:“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就这么一说,你别担心。”

    “不许说这话,我不想听。”沈丹遐噘嘴道。

    “好好好,不说不说。”陶氏笑道。

    父母亡故,兄弟分家;见证徐家分家的除了徐家的族老,还有请了一向公正的景国公,以及秦氏的大哥、小王氏的父亲、沈丹遐的大哥沈柏密、孙桢娘的舅舅和吴氏的弟弟,徐家的几位女婿列席参加,不过出嫁女,不是嫡庶都不能参与分家。

    分家,分的是房产田地,还有古董字画、家具摆设、金银器皿,以及家中的下人仆从等。大族老环视众人,道:“树大分枝,人大分家,子孙繁衍,另户别居,这事是家家户户都发生的事,稀松平常,但是你兄弟要记住,就算不住在一起,你们仍是同一血脉的至亲兄弟,是一家人,不过生分了。”

    徐朗四兄弟起身称是。

    大族老给四个侄儿训了话,拱手道:“景国公,诸位亲友,劳烦各位今日做见证,开始。”

    景国公拿出清单来一一说了,字画、古董之类的,太多了,只能大概念一下;除了徐家这个祖宅,徐家在锦都还有六处房产,秦氏眼中发亮,长房至少能分到一处。

    祖宅,按例是不分的,由嫡长子继承,依照徐家祖训,嫡长子分配的财产是最多的,以徐奎这一支而言,徐朗分到的是十分之七的财产,已故的徐朝和徐胜这两个嫡子各分到十分之一的财产,徐肐和徐朔这两个庶子一起分到十分之一的财产。

    嫡庶之间,天差地别;那六处房产,徐朗得其二,另外四处分给两处稍大的,分给四房五房,两处小点的,分给长房和二房;小王氏、孙桢娘和吴氏没什么意见,秦氏开口道:“二弟妹,菱角巷那里的房子,离我娘家比较近,我们两家分的院子,不如调换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长房分到的是桂柳巷的院子,离正大街比菱角巷近,附近住的人家多是一个五六品官员,菱角巷附近住的大多是富商,拿好院子换差院子,这不是秦氏的作风;小王氏笑道:“也就是两三条街,也不是太远,坐骡车也不过是多一刻钟的事,既然已分好了,还是不要那么麻烦的调换来调换去了。”

    秦氏还要说什么,徐肐出言道:“行了,你怎么哪多意见?”

    秦氏这才不甘愿地闭上嘴。

    房产分了,分田庄;公中锦都附近有三处田庄,昌平县附近两处,还有四处田庄一处远在黑山,两处在南边靠近余城的地方,还有一处则在池城附近。沈丹遐到是能理解把产业置办的距离这么远的原因,可以避免灾荒。

    锦都附近的三处田庄以及余城那两块归三房,昌平县两处,一处归四房,一处归五房,黑山那处归长房,池城那处归二房;族老问众人是否有意见,沈丹遐开口道:“我想用锦都的靠山庄换四弟妹在昌平县丰山庄,不可四弟妹可愿意?”

    孙桢娘知沈丹遐是一番好意,她孤儿寡母独撑门户,那昌平县说远不远,可也要一天半的路程,她一个妇道人家,多有不便,起身行礼道:“谢谢三嫂。”

    秦氏目光一闪,道:“三弟妹,我用黑山那边的田庄跟你调换丰山庄吧。”

    “不换。”沈丹遐冷冷地道。

    “三弟妹,你也太厚此薄彼了吧,你能跟四弟妹换,为什么不能跟我换?”秦氏不高兴地质问道。

    “我乐意。”沈丹遐看也不看她道。

    秦氏气得胸口起伏不定,徐肐瞪了她一眼。

    分了田产,分商铺,徐家的商铺不多,就三处,两个粮店一个布店,全归三房;然后分金银器皿、家具古董,奴仆等,徐老太太故去时,这些就分过一次的了,现在各房用的家具和摆设的古董归各房;奴仆也一样,在那房伺候就归那房,若是想多要,可与三房另行商议。

    分完徐家公用的财产,还要分沈妧妧的私产;庶子是没有资格分嫡母的私产的,徐朗已表示不要沈妧妧的东西,沈妧妧的私产平分给四房和五房。

    签写好分家书,接下去就是长房、二房、四房和五房搬离祖宅了;徐朗和沈丹遐并没有催着他们搬,但一个月后,徐胜和吴氏就率先搬了出去,接着是孙桢娘带着康康搬了出去,不过她们母子并没有搬到分到的那处宅子里,而是就近搬到隔壁那条街的一个两进小院里,那两进小院是托仁义伯帮忙买下的。

    康康还小,无法独立支撑门户,孙桢娘想依附三房,而沈丹遐也愿意庇护这对母子。又过去半个月,徐朔不顾小王氏的反对,先搬出了祖宅,小王氏赖在祖宅里住了十日,发现徐朔真不回来了,她心慌了,才跟着搬了出去。

    徐肐和秦氏这两个脸皮厚的,死赖着不走,吃三房的用三房的,虽守孝要吃素,可秦氏还真会另辟蹊径,她一天一两燕窝、还要泡人参茶喝、当归炖蛋、茯苓糕……各种补药,换着花样吃。

    这点小钱,沈丹遐不在乎,但容不得秦氏把三房当成冤大头,“从明天起,长房那边的供应全停了。”三个月了,是时候赶长房走了;赶走长房,也好接晴儿回来。

    ------题外话------

    假牙自己行脱落了,害我又重新去镶。我打了麻药,可为什么还是痛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