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大比之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大比之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大雪纷飞,又到一年的春节。正月初七是程珏十四岁的生辰,沈丹遐去百宝箱扒拉了一下她的宝贝,找了个雕祥云纹的碧玺带扣,去年的礼是陶氏帮她准备的。

    “祝程二哥哥生辰快乐,祝程二哥哥顺利通过童子试。”沈丹遐甜甜地笑道。

    “谢谢小九妹。”程珏双手接过带扣,眼角眉梢染上轻柔的笑意,“小九妹有心了。”

    二月程珏要去参加童子试,以他的学识,早三四年就可以参加了,但程老爷子不答应,怕孙儿应了那句“早慧易夭”,一定要他满了十四岁,才去参加童子试。

    程珏听从祖父之言,心无旁骛的攻读诗书。二月县试顺利通过,四月府试亦顺利通过,而且均为案首,六月院试,他若再考得案首,那就是小三元了。

    “恭喜程二哥,恭喜程二哥。”沈丹遐两个胖爪子搭在一起,朝他拱手,模样娇憨可爱。

    “谢谢小九妹。”程珏摸摸她的花苞头,温和地笑道。

    “得胜糕,程二哥吃。”沈丹遐扯下一小块糕点,递给他,“甜甜的,好吃。”程珏不喜甜食,但还是低头,把那一小块糕点咬过去吃掉。

    五月下旬,程珏打点行装,去潭州府,参加院试。同行的还有他父亲程老爷以及他大哥程玿,程玿要参加今年八月的乡试。

    六月初七,陶泽和陶洁兄妹抵达了鲁泰城。五月中旬,陶氏收到信,就把院子收拾好了,见到侄儿侄女到来,陶氏满心欢喜,赶紧打发下人伺候他们梳洗。

    过了一会,陶洁梳洗换了衣裳,再次过来见陶氏,见沈丹遐拱在陶氏怀里撒娇,笑问道:“小九妹,还记得我吗?”

    沈丹遐的嫩壳里装得是老馅,当然记得陶洁,可她要扮小孩子,只能假装不记得,咬着右手食指,歪着脑袋看着她。

    “小九儿,这是你的二表姐。”陶氏笑道。

    “二表姐。”沈丹遐奶声奶气地唤道。

    “哎。”陶洁笑应着伸手,“小九妹,我抱你好不好?”

    沈丹遐乖乖地任她抱、任她亲,做为回报,在她脸上涂满口水。

    过了几天,陶泽就去安化县等收购秋粮,陶氏也打发心腹跟了过去。梦里明年从二月起,柳县、五鼓等县连续数月无雨,井泉干枯,百姓困乏,游离失所。陶氏囤积粮食,不为发财,只为求助那些受难的百姓。

    沈丹遐很快知道陶洁来鲁泰的原因,她是跟人打了一架,被迫离家避祸。和她打架的人是崇北侯府的二姑娘陆幽兰,两人打得非常的惨烈,陆幽兰的右手被打脱臼了。

    陶洁虽知闯了大祸,但坚持说陆幽兰该打。陶侃备上重礼,去崇北侯府赔礼道歉,可陆幽兰不依不饶,叫嚣着绝不会放过陶洁。陶侃怕女儿出事,只能让长子送她到妹妹这里躲避些时日,等事情淡下去后,再回去。

    “洁儿,你为什么要和她打架?”陶氏好奇地问道。

    “我知道打人不对,可是她做得太过份了。”陶洁扯着手帕道。

    陶氏追问道:“她做了什么?”

    “她当街强抢良家妇男!我就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陶洁和陆幽兰的仇就是这么结下来的,而后,被金氏教训过的陶洁,对陆幽兰处处避让,可陆幽兰反到气焰嚣张,这次打架,也是陆幽兰先动的手。

    沈丹遐愕然,大丰的民风彪悍啊!怎么到处都是强抢妇男的姑娘?有没有点矜持啊?

    “她、她抢得是谁?”陶氏显然也惊住了,结巴问道。

    “是一个来锦都游历的儒生。”陶洁把人救下来,就走了,心眼大的她没留下姓名,也没问人家的姓名。

    “你安心在姑母这住着,等事情过去了,再回锦都。”陶氏笑道。

    “我帮姑母带小九妹。”陶洁亲亲沈丹遐的小脸蛋。

    “好。”陶氏笑应道。

    陶氏不让沈丹遐与沈丹迼三个太过接近,沈柏密和沈柏寓要跟着程老爷子上学,程珝自打拐着沈丹遐爬了一次狗洞后,就被程老爷子和苗氏管束住了,已很少过来骑木马,现如今陪沈丹遐玩耍的是她身边的四个小丫头。

    小丫头们不敢带着小主子胡闹,玩得都是斯文的游戏,挑花绳、对彩牌、过家家、解九连环什么的。陶洁一来,沈丹遐从小淑女变成淘丫头了,就差安上翅膀往天上飞。

    陶洁从锦都带来了一把精致的小弹弓送给她的小表妹,然后带着小表妹打鸡撵狗,弄得鸡飞狗跳,尘土飞扬。陶氏只要女儿开心就好,根本不阻拦,任由姐妹俩在家里横冲直闯。

    这日下午,自清明节后,再没进过正院的沈穆轲,突然过来了,进门就看到一道银亮的光在半空闪过。

    “小九妹,再来,瞒准了,要射中它的眼睛哟。”陶洁从匣子里又取出一枚银珠,递给沈丹遐。

    沈穆轲定睛看去,见沈丹遐笑嘻嘻地坐在软榻的这头,手里拿着一把鸡血藤弹弓,皮兜里塞着枚银珠,朝着摆在另一头,绣着松下仙鹤的软垫射去。

    “你这是在做什么?”沈穆轲大声喝问道。

    沈丹遐听到了婢女给他请安的声音,知道他进来了,并没被他吓着,捏着皮兜的小手一松,银珠飞射而出,击中软垫,落下来掉在了榻上。

    “老爷怎么过来了?”陶氏放下手中为沈丹遐做的小衣裳,起身问道。

    婢女们伺候两个姑娘穿上鞋子。

    沈丹遐和陶洁屈膝行礼,一个唤父亲,一个叫姑父。沈穆轲耷拉着眼皮,轻哼一声。陶洁牵着沈丹遐的手,带她出门,下人们也跟着退了出去。

    沈穆轲捡起榻上的银珠,问道:“你这么纵容小九儿,不觉得太过份了吗?”

    守孝的日子,虽不需要应酬,但沈穆轲大手大脚惯了,每个月二十五两银子不够他用。对于陶氏拿这么多银子,给个三岁多的小女娃浪费,他恨到不行。

    “不觉得。”陶氏淡然道。

    沈穆轲皱眉,怒视她,“你说什么?”

    “只要小九儿高兴,别说是银珠弹,就是金珠弹,她要打着玩也不是不可以。”陶氏轻描淡写地道。她有丰厚的嫁妆,又生财有道,她就要富养、娇养她的宝贝女儿,梦里,女儿一出生就丧命,现在她要尽力弥补女儿。

    “你这说得是什么话?小孩子家家怎么可以如此奢靡浪费?”沈穆轲厉声诘问道。

    “奢靡怎么了?浪费怎么了?又不是挥霍不起。”陶氏挺直腰身,“我的女儿就该吃最好、用最好的、玩最好的。”

    “你这话不算大错,女孩子在娘家是得尊贵的养,日后嫁到别人家里,不会因眼皮子浅,使家门蒙羞。”沈穆轲话锋一转,“可是你别忘了迼儿她们也叫你母亲,你不能只娇养小九儿,也要多照顾她们,该添置的添置,不要缺了东西。”

    “是,她们是叫我母亲,可是她们不是我生的,要让我一视同仁。哼哼哼,老爷去问问老太太,看她能不能把二姑太太和三姑太太视为己出?”陶氏愤怒地问道。那些庶出的,也想和她的女儿比拟,简直是在作梦。

    “你怎么会变得这样蛮不讲理?这么的不可理喻?”沈穆轲气愤地问道。

    陶氏咬咬牙,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道:“老爷这是听到了什么闲言碎语了?跑到我这里来大发雷霆呢?”

    沈穆轲抿唇不语,等于默认是被人窜掇来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