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太子之位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太子之位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沈丹遐和陶洁回到厅内,对先前的事只字不提,过了一会,莫失回来了,低声禀报道:“太太,奴婢见过大少爷了。”

    沈丹遐颔首表示知道了。

    因施氏没有来参加这次宴会,太太们闲聊着,就拿鲁家的事当话题,“那个青楼名妓怀孕了,鲁夫人千防万防,到底没有防住。”

    “真的假的?鲁大人都六十多岁了,还能让小妾怀上?”

    “已经有三个多月,胎都稳了。”

    “鲁大人花甲之年又要当父亲了,鲁大爷年轻力强,连娶两房妻室,却生不出孩子,这是不是叫父壮子弱。”

    正闲话八卦之时,陆家的一个婢女匆匆进来,大声地禀报道:“太太,五姑娘落水了。”

    陆太太微皱了下眉,道:“五丫头怎么会落水?赶紧让人把她救上来。”

    “有位公子出手救了五姑娘。”婢女道。

    “公子?”陆太太脸色微沉,“哪家的公子?”

    “是徐家的大公子。”婢女答道。

    众人看向沈丹遐,神情各异。

    沈丹遐微微一笑,道:“这到是奇了,陆五姑娘不在后宅呆着,怎跑前院去玩水了?”沈丹遐不会让胖胖背负闯内院的罪名,先声夺人。

    “那池塘在后宅前院之间。”婢女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表姐,走,去看看我那个傻儿子,这样的天气,池水还是有点凉的,也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了。”沈丹遐抬腿就往外走,虽然觉得胖胖已有防范,不会中计,但没有确定儿子安然无恙,当娘的就是不放心。

    “你起来带路。”陶洁指着婢女道。

    那婢女看着陆太太,等她示意。

    “一起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陆太太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脸色有些难看,徐陆两家若能联姻,当然是好事,但陆家的家世本就低于徐家,就是将嫡女送进去能做个妾室就不错了,更别提庶女了,那个死丫头痴心妄想,居然想要攀附的徐家的嫡出长子,可是就算她用这种手段,徐家也绝不可能就这样吃这哑巴亏,让她进门的。只是事情已然发生,也瞒不住人了,唯有将事情闹开了,或许徐太太肯让那死丫头进门。

    陆太太这话给了其他太太理由,如是她们跟着沈丹遐、陶洁和陆太太后面,去看热闹,难得的一场大戏,可不能错过。

    在婢女的引领下,众人很快就到达了那个池塘,就看到陆五姑娘水淋淋的被一个婆子从池塘里捞上来;沈丹遐眸光一转,问道:“你不是说你家姑娘让徐大公子救上了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家姑娘怕热,又跳了一次池塘?”

    “噗哧”有几位年轻的少奶奶,发出了轻笑声。

    那婢女一脸呆滞,这是怎么回事?跟二少爷说的不一样啊!

    “扶五姑娘回房去换衣裳。”陆太太怒视着庶女,厉声道。

    那婢女要过去扶陆五姑娘,陶洁伸手拦住了她,“事情还没说清楚,这丫头不能走。陆太太,陆家姑娘身边不会就这么一个丫头伺候吧?让其他人扶五姑娘回房换衣裳好了。”

    “你留下来。”陆太太沉声道。

    将陆五姑娘捞上的两个婆子,扶着她离开了,陶洁冷声道:“一个下人,满嘴谎言,陆家还真是仁善,这种人也敢用。”

    陆太太狠狠地瞪了那婢女一眼,道:“一时用人不察,还请程太太见谅。”

    陶洁冷笑几声,并不多言。

    这时从走廊上走出四个人来,一个是胖胖,另一个是陆二少,还有两个是胖胖的随身小厮。胖胖脸上是温和的笑容,陆二少脸色阴沉。

    两人给众位太太行礼问安,沈丹遐笑问道:“儿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二少爷说有事与儿子说,领儿子到此,可是话还没说,远远的就见一人跳入池塘里,大声呼救,陆二少爷请我救人,只是我不会水,有心无力,只能避让一旁。”胖胖语气平静地答道,丝毫没有因被人算计而动怒。

    “陆二少爷心怀慈悲,为何不亲自下水救人?”沈丹遐笑问道。

    “我也不会水。”陆二少低头道。

    沈丹遐冷哼了一声,蠢兄愚妹,道:“均焱,这里没你的事,回前院去吧。”

    “儿子告退。”胖胖行礼转身离开。

    沈丹遐转眸看着陆太太,“陆太太,发生了什么事,想来也不用我明说了,告辞。”

    言罢,沈丹遐拂袖离开。

    “九妹妹,等等我。”陶洁追上前去。

    其他太太不约而同的告辞离开,陆家这场赏花宴,不欢而散。陆家会如何收拾这残局,沈丹遐并不关心。

    回到家中,沈丹遐拷问胖胖,“你怎么认识陆五姑娘的?惹得人家要耍这种手段赖上你。”

    “我不认识她。”胖胖一脸无辜地道。

    “你呢?”沈丹遐问壮壮,兄弟相貌相似,陆五姑娘弄错人也是有可能的。

    壮壮摇摇头,道:“我和大哥总在一块,大哥认识的人,我也认识,大哥不认识的人,我也不认识。”

    “等等,二弟,上次文会,陆二少身边有一个女里女气的公子,那个会不会就是陆五姑娘?”胖胖揣测道。

    壮壮想了想,道:“有可能。”

    “女扮男装,离经叛道。”胖胖鄙夷地道。

    壮壮撇嘴道:“闺阁女子,不安于室。”

    “怎么说话呢?小小年纪,嘴巴不要这么毒好吧,别老气横秋,摆出一副道德君子的模样行不?”沈丹遐不乐意了,“今天陆二少和陆五姑娘使的手段,上不了台面,可要是成功了,胖胖,你该知道,那会是个多么大的麻烦,娶,不甘愿,不娶,名声坏。陆五姑娘这次只是落水让你施救,你只要不下水,就避开了,但是若是有人在你饮的酒里茶水中下药,或者陆二少把你领出来,用迷药把你迷昏,又或者找人故意弄脏你的衣裳,趁你去换衣裳时,将你带去和陆五姑娘关在一间房里,再让人引大家来捉拿你们,到时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是百口莫辩。胖胖,壮壮,你们要记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那些品行不良的人,更不要与他们多接触;要是遇到了他们,一定要多提防。”

    “你娘说的对,这些小手段就算一时害不死人,却也能膈应,你们以后交友要谨慎,像陆二少这种出入青楼的浪荡子用不着应酬。”徐朗沉声道。

    “儿子知道了。”胖胖和壮壮受教地道。

    半个月后,沈丹遐就听到陆五姑娘定亲即将出嫁的消息,陆二少则被送回了陆氏祖籍养病,陆家也算是为那天的事给了徐家一个交待。

    时光如水,日月如梭,到了炎热的六月,十二日慎郡王妃、十六日悟郡王妃先后诞下一子,皇上又多了两个孙儿;休养了几个月后,皇上的身体好些了,又重掌朝纲。

    可做为皇上的枕边人,赵后看得出来,皇上因为服食道长炼制的所谓长寿丹,身子变差了,说得难听些,下一次他再昏厥倒下,恐怕就是他的死期。皇上并没立太子,若是皇上突然驾崩,身为嫡长子的燕王,占据了所有优势,一定能扫除她这个障碍,登基称帝。

    一想到这个,赵后就恨得咬牙切齿,她真是养虎为患,现在能做的就是让皇上册立太子,只有册立四皇儿为太子,皇上死了,四皇儿名正言顺地登基称帝。赵后眼中闪过一抹狠意,那个皇位只能是她亲生儿子的,绝对不能交到那个孽子手上。

    过了几日,朝中就有大臣上折,奏请皇上册立太子;燕王自然知道这是赵后在耍手段,对此丝毫不在意,大丰朝立嫡不立庶,立长不立幼;他就不信父皇会越过他这个嫡长子,去立嫡次子。

    皇上对让他册立太子的折子,不予理会,全部扣下丢弃在一旁,根本不批阅。他讨厌被人逼迫着立太子,他还没当够皇帝;在这时,他突然理解了先帝,那时候被大臣们逼着立他为太子时,先帝应该也很愤怒,也很恼火吧。似乎有种满朝文武都盼着他早死,好拥立新帝的感觉。

    立太子一事,处于胶着状态,燕王仍在户部历练,二十六日傍晚,徐蛜十月孕满,顺利地为燕王生下了他的第五个儿子。出了月子,徐蛜去给杨灵芝请安,看着因怀孕变得丰腴的徐蛜,杨灵芝眼中闪过一抹利芒,一个小小的庶女,何德何能,让王爷如此宠爱,连生两子一女?王爷究竟还记不记得,她才是正室?

    “听说你给孩子取了个乳名?”杨灵芝问道。

    “是的。”徐蛜从高磊的信里,得知沈丹遐给他取了个小名叫花卷,小儿子出生时,她就给他取了个乳名。

    “皇家就该有个皇家的样子,做甚要学那些小门小户的?”杨灵芝的语气里明显带着怒意。

    “王爷还没给孩子取好名,让妾身给孩子取个乳名也好称呼。”徐蛜淡然道。

    “你这是拿王爷压我吗?”杨灵芝问道。

    “夫字天出头,王爷原本就在王妃之上,何来压王妃之说?”徐蛜微微笑道。

    “徐侧妃这张嘴,如今越发的厉害了。”杨灵芝冷声道。

    “妾身说得难道不是实话吗?这里不是燕王府吗?”徐蛜知杨灵芝是有意挑衅,她就算忍让,杨灵芝也要寻她错处。

    “这里燕王府,而我是燕王妃,你,不过是个小小侧妃,恃宠生娇,以下犯上,给本宫到门口,跪一个时辰。”杨灵芝厉声道。

    “王妃,徐侧妃刚出月子,还请您宽待,饶了她这一回。”赵忎之出声求情。她所生子之已死,这几年她也看出来燕王是不打算让她再生孩子了,为了在府中还有一席之地,她必须与人结盟;杨灵芝是正妃,性情高傲,她靠不上去,她也不愿依附于杨灵芝;曹彩衣生有一子,地位比她低,原本最好拉拢,奈何曹彩衣无意争宠;徐蛜与她位份相同,有一女两子傍身,赵忎之决定向徐蛜示好。

    杨灵芝冷冷地扫了赵忎之一眼,道:“府里的规矩,看来是得好好立上一立了。”

    “王妃,妾身不服,这罚,妾身不领。”徐蛜强硬地道。

    杨灵芝正要说话,外面侍女通报,“王妃,王爷来了。”杨灵芝一愣,王爷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早朝这么快就散了?

    燕王面带笑容地走了进来,杨灵芝领着一屋子的女人给他行礼问安;燕王虚扶道:“王妃不必多礼,你们也都起来吧。”

    “谢王爷。”众女道。

    燕王在位子上坐下,杨灵芝笑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喜事?”

    “父皇赏了个皇庄给我,我准备去小住几日,你们谁愿同去?”燕王笑问道。

    “瑛儿这几日有点不舒服,府上的琐事,也需要妾身打理,妾身就不陪王爷去了。”杨灵芝推辞了。

    徐蛜刚出月子,不适合出门,但她不敢,也不愿留在府中,而燕王也想让她避开杨灵芝,这次去皇庄,带上了她和曹彩衣,以及两个孩子。

    八月初六日秦璐五岁生辰,她似模似样的写了请柬,邀请相熟的小伙伴来参加她的生辰宴会,饺子亦在受邀之列。

    生平第一次收到请柬的饺子,笑得嘴都合不拢,“娘,您说我送什么礼物给小璐好?”

    “送礼贵在心意,你练字也练了有一个多月了,就写幅字送给小璐好了。”沈丹遐笑道。

    “娘,送礼虽然贵在心意,但是我觉得还是送对方喜欢的会比较好。”饺子噘嘴道。

    “小璐喜欢什么?”沈丹遐笑问道。

    饺子迟疑了一下,小声道:“上回我扯断了小璐最喜欢的珠串,我想买一串赔给她。”

    “你的月例银子要攒着给娘买金镯子,哪里还有银子给小璐买珠串?”沈丹遐笑问道。

    饺子低头想了想,问道:“娘,您能借给我吗?”

    “可以,你写借条吧。”沈丹遐笑道。

    “我不会写。”饺子为难地道。

    “娘教你。”沈丹遐牵起饺子的手,母子俩去西梢间的小书房里。

    饺子写下借条后,沈丹遐就带他去首饰店,挑了珠串;到了初六,徐朗送饺子去了秦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