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兴师问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兴师问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桂花不但香,还能入食,因而低枝上的花早就被人摘光了。程珝抱住树杆,要往树上爬。沈丹遐看着他那胖胖的身子,怕他摔来,拽住他的胳膊道:“树太高,不要了,摔下会受伤的。”

    “不会摔下来的,我又不是没爬过树。”程珝信心十足地道。

    “还是算了吧。”沈丹遐不想冒险。

    “我们来都来了,不能算了。”程珝用力地甩开她的手,硬要往上爬。

    沈丹遐见他爬得飞快,身手挺不错的,于是就在树下接他抛下来的花枝,把米黄色的花小心摘下来放在手帕上。

    两人配合默契,很快手帕上有一小堆桂花了,这时,一个穿着大花衣裳,戴着金项圈的黑胖女孩跑了过来,站在沈丹遐面前,盛气凌人地道:“把桂花给我。”

    沈丹遐把手帕一把抓起来,道:“这是我们的。”

    “让你给我就给我,你知道我爹是什么人吗?你们敢跟我争东西,胆子不小啊!”女孩高傲地抬着下巴道。

    沈丹遐皱了下眉,最讨厌这种仗势欺人的人了,道:“我不管你爹是什么人,这些是我们摘下来的,你想要桂花,你自己上树摘。”

    那女孩尖叫一声,伸手把沈丹遐推倒在地,将包着桂花的手帕,强行抢走了。程珝在树上看到,赶紧从树上溜了下来,“把东西还给我们。”

    “不还。”那女孩一扬手帕,把里面的桂花全散在地上,这样她还不满意,用脚把花全踩烂。

    “你这个坏人!”程珝怒吼着扑向那个女孩。

    沈丹遐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两人在地上扭打在一起。程珝和那女孩的年纪相仿,身形也相仿,都是胖胖墩墩的,不过程珝要比那女孩矮半个头,力气也略逊于她。

    “你们别打了……程……你流血了!”沈丹遐看到被压在地上的程珝嘴角边有血丝,什么都顾不得了,冲过去推打那女孩,“你放开他,你快放开他。”

    沈丹遐年纪小,没多大的力气,根本就推不动那个女孩,情急之下,做了件她事后回想起来觉得羞愧不已的野蛮行为,她张嘴咬住那女孩的手臂。那女孩吃痛,放开了程珝,去抓她的头发。

    “不许打小九妹。”程珝从地上爬起来,吐出嘴里被打落的门牙和血水。

    那女孩似乎经常打架,手脚麻利,一只手抓住沈丹遐的头发不撒手,一只手紧紧拽住程珝的衣襟。虽然是两对一,可沈丹遐和程珝仍然不是那女孩的对手,三两下就被她掀翻在地。

    在三人打得难分难解、哭哭啼啼时,有人出手将他们分开了,“为什么打架?”

    程珝看清来人,道:“二哥,她抢我们的桂花,还把小九妹推倒在地上。”

    程珏看着嘴角带着血的弟弟和头发披散、满脸泪水的沈丹遐,皱紧了好看的眉,目光落在同样狼狈的女孩身上,见她也不过七八岁年纪,不好出言责备,问道:“你是谁家的孩子?你家的大人在哪里?”

    “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女孩倨傲地反问道。

    程珝扯着衣袖,擦了擦嘴角,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里仁巷程家的程珝,这是我二哥程珏。你报上你的姓名来。”

    “程珏、程珝,本姑娘记住你们了。”女孩转身就跑。

    “喂,你耍赖,你还没说你的姓名来。”程珝扬声喊道。

    “行了,别喊了傻弟弟。”程珏无奈地轻叹。沈丹遐也跟着叹气,对方是谁没问出来,把自己的底给先交待出去了。

    程珏掏出汗巾,给沈凡遐擦了擦脏乎乎的小脸,抱起她,骇然发现一个事实,惊问道:“就你们两个?”

    “我带小九妹出来的。”程珝笑眯眯地道。他丝毫没有觉察到,他犯大错了。

    程珏脸色大变,赶紧带两小家伙回家。苗氏以为程珝在沈家,不知道这小子溜出去了,安稳地在家中坐着翻她的账本;陶氏已快急疯了,顾不得责骂仆妇们,正要打发人出去找,程珏抱着沈丹遐回来了。

    “九儿,娘的乖乖。”陶氏一把抱过沈丹遐,紧紧搂着,眼泪夺眶而出,“九儿,你这是去哪了?你这是要吓死娘啊。”

    “娘,九儿错了,九儿以后乖乖的,不到处乱跑。”沈丹遐把头埋在陶氏的肩膀上,愧疚地道。虽说她是被程珝强推出去的,但如果她坚持不去,从狗洞再爬回家,也是可以的,说到底,她还是想出去玩。

    陶氏发现沈丹遐浑身是泥,头发乱蓬蓬的,还夹杂着桂花的花瓣,着急地问道:“九儿,你这是去哪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程珏行礼道:“陶姨,这件事就由我来说,让她们伺候小九妹梳洗一下,您觉得如何?”

    陶氏沉吟片刻,道:“好。”

    等沈丹遐洗干净,换好了衣裳,被福婆子抱回正院东次间时,程家兄弟已经离开了。福婆子心痛地对陶氏道:“太太,姑娘的头发被人扯去了许多,头皮上全是血痂子。”

    “什么?”陶氏大惊,扑过来查看,正如福婆子所言,心疼不已。刚听程珏说事情经过时,她还能保持淡定,这下没法淡定了,“让人去查,我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伤我的女儿?”

    “娘。”沈丹遐蔫蔫地靠在陶氏怀里,打架是力气活,不是她这个年龄承受得起的。

    沈丹遐年纪小,犯了错,是可以被原谅的,她得到的是母亲的疼惜。“罪魁祸首”程珝可就没这么好命,尤其是在知道是他强行把沈丹遐带出去的,他被他爹娘联手教训,屁股和双手各被戒尺打了几十下。

    对程珝被打,程珏表现得没有一丝的“兄弟情”,冷冷地道:“该打!”

    陶氏的人还没来得及去查到那女孩是什么人,那女孩第二天上午就带人上门,找程珝的麻烦。那女孩姓巫,是新上任的鲁泰县县令的女儿,小字窈娘。

    陪巫窈娘同来的是她的母亲县令夫人万氏以及县衙的差役们,万氏把女儿养得这么蛮横霸道,本身也不是个多么讲理的人,一进屋,就尖着嗓子问道:“瞧瞧你家的小兔崽子,把我女儿打成什么样了?这要是毁了容,我女儿还怎么找婆家?”

    苗氏不悦地皱了下眉,看着相貌普通、脸上涂着黑色药膏的巫窈娘,目光微闪。要不是她花苞头上绑着绢花,耳朵是带着金莲花耳坠,别人肯定会误以为她是个小男孩,说实话,就她这副尊容,毁不毁容,都很难找到婆家。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