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毒杀庶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毒杀庶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徐均烯是饺子的大名,只是家里人都叫他的小名,猛然听到有人喊他大名,众人都没回过神来,直到一个圆脸小姑娘跑到饺子面前,喊道:“徐均烯。”

    “啊啊,秦璐璐。”饺子笑道。

    “我是秦璐,不是秦璐璐,你可以叫我小璐。”秦璐纠正他道。

    “小璐,你可以叫我饺子。”饺子笑道。

    “饺子?是过年吃的那个饺子吗?”秦璐偏着脑袋问道。

    “是的。”饺子点头。

    “好可爱的名字。”秦璐赞道。

    “我娘取的。”饺子一脸炫耀。沈丹遐差点想捂脸,这会子突然发现这小名取得似乎不怎么好。

    这时秦璐的父母走了过来,跟徐朗和沈丹遐打招呼,“大人,太太。”

    徐朗起身拱手,“秦老爷,秦太太。”

    大人们正说着客套话,饺子拽拽沈丹遐的禁步,“娘,那天就是小璐帮我找得大哥。”

    “哦,那你有没有谢谢小璐?”沈丹遐弯腰笑问道。

    “有,我刚刚谢过小璐了,可是没有谢礼,娘,您把您戴的金镯子送给小璐吧。”饺子不客气地道。

    沈丹遐还没说话,秦太太赶紧道:“使不得使不得。”她并不知道秦璐帮了饺子什么忙,秦璐性子虽活泼,但嘴很严。

    “没什么使不得的。”沈丹遐笑着取下金镯,递给饺子,“这份谢礼,娘先帮你出了,你攒着月例给娘买一个还给娘。”

    “没问题。”饺子爽快地答应了。

    “徐太太,这不合适。”秦太太还要阻拦。

    “他们小辈的事,我们不用多管,让他们去吧。”沈丹遐笑道。

    小孩子没大人那么重的心思,秦太太不拦着了,秦璐就把金镯接了过去,戴手上,“饺子,这镯子有点大。”

    “是有点大,要不你让人拿去融了,重新打对小的戴。”饺子出主意道。

    “不要,这镯子的花纹好看,我喜欢,我不要融掉。”秦璐噘嘴道。沈丹遐这镯子是京里的花样,陶氏隔两三个月就会命人送几套时新的头面来给沈丹遐。

    饺子想了想,道:“那你先留着,说不定过两年,你就能戴了。”

    秦璐把金镯取下来,塞进荷包里,揣进怀里,“饺子,你去吃馄饨吧,一会冷了不好吃。”

    饺子过去几口将馄饨吃了,“小璐,我们一起去猜灯谜吧,我大哥可会猜了。”

    “好。”秦璐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两小的手牵手往前走,两家人也就一起同行了,看着徐家的五个小子,秦太太羡慕地道:“徐太太真是好福气。”她成亲这么多年,膝下仅秦璐这一个女儿。

    沈丹遐亦觉得福气不错,生受了这句话;至于后面秦太太问她的生子秘诀,她就只能很抱歉地说没有。这生多胞胎是有遗传的,可这医学上的问题,她没办法跟秦太太说。好在秦太太也不是那种不知趣的人,岔开了话题。

    说话间到了猜灯谜的地方,胖胖和壮壮帮几个小的猜灯谜,直到人手一个灯笼,胖胖又瞄上了一盏四季美人灯,让摊主把谜面拿过来,上面写着“宁可失印,不可失信。”

    摊主笑道:“小公子,这是猜一个成语。”

    胖胖略一沉吟,就猜了出来,“可是断章取义?”

    “小公子一猜一个准。”摊主赞道,取下四季美人灯笼,双手递给胖胖,“小公子请拿好了。”

    胖胖接过灯笼,转手就递给沈丹遐,“母亲,儿子给您猜了个灯笼。”

    沈丹遐笑盈盈地接过去,道:“谢谢儿子,还是儿子好。”徐朗在旁边皱眉,盯了胖胖一眼,这个臭小子,就知道讨好他娘。

    又在街上逛了小半个时辰,秦璐犯困,直打呵欠,秦家三口告辞打道回府了,眼见天色已晚,沈丹遐便道:“我们也回家吧。”

    五个小子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沈丹遐说了回家,纵是不愿,也得乖乖听话。回到家中,徐朗让婢女把五个小子带下去了,然后指着那盏四季美人灯笼,“把这个也拿下去。”

    “做甚要拿走?这是儿子送给我的。”沈丹遐瞪他道。

    “这画工不好,改明儿,我给你画四季美人图,做灯笼摆房里,让你天天看。”徐朗执意让婢女把灯笼拿了出去。

    沈丹遐斜睨他,眸光流转,“你这是吃儿子的醋?”

    “没有。”徐朗不承认,神情却有点不自在。

    沈丹遐笑着扑进他怀里,踮脚去咬他的唇;她都投怀送抱了,徐朗自然顺水推舟,把人搂进房里,压在床上好好疼爱了一番,他的女人,他自会疼爱,用不着那臭小子。

    元宵节过后,胖胖壮壮并没有一味的闷在家里写文章,他们在徐朗的安排下,参加余城学子们的集会,不过青楼画舫是不准去的。三个小的呢,在程玿的安排下,全塞进官学去读书,省得他们在家里闹腾沈丹遐。他们没有两个哥哥那么多问题,不用另外给他们找先生。

    余城这里是风平浪静,一派家和万事兴的景象,而锦都则相反,惊涛骇浪,水深火热,首先就是皇上元宵夜宴后,突然病倒,无法处理政事,御医再三奏请让他静养;皇上惜命,让燕王监国,几位国公辅佐。

    再次监国的燕王处理政事,自是得心应手,当然龙椅,他还不能坐,只能坐在旁边另设的位置上,底下大臣在议论附庸国拉哈国被另一个附庸国新罗入侵一事。

    拉哈国派人来向大丰求助,现在有些大臣支持派兵去帮拉哈驱赶新罗的军队;有的大臣则反对派兵,说拉哈国这两年态度傲慢,进贡的东西,一年比一年少,现出了事,就靠宗主国,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唇枪舌剑,争得不可开交,半个时辰了,也没个结论,听得燕王面沉如水,等他们吵得差不多了,才缓缓道:“不管拉哈以往如何,现拉哈王派人求助,若拒之门外,必然会令其他附庸国寒心,新罗和拉哈同为附庸国,擅自入侵拉哈,视宗主国为无物,若是放纵不管,必让会让其他附庸国生出野心来;俞大人,还请你即刻派使者前往拉哈,调停拉哈与新罗两国纷争,若实属新罗不对,大丰绝不会坐视不管,叫他们好自为之!”

    俞祉这个礼部尚书,出例领命。这事到此,已有了定论,可还有一些大臣反对,认为没必要;燕王不予理会,问起春耕的事;这时魏国公直言道:“王爷主持早朝,应当听取朝臣们的意见。”

    六大国公中,英国公是墙头草,裴国公是燕王的人,景国公是皇帝的人,梁国公和曹国公还在观望,魏国公则是赵后扶持出来的。燕王看着他,淡淡地道:“本王听诸位已争论了半个时辰了,还不够吗?照国公的意思,是不是还要再争论半个时辰才够?难道国公不知道事关两个附庸国的争端,容不得拖延时间吗?若事态变得更严重,国公是不是一力承担罪责?”

    燕王并不介意夺掉魏国公的爵位。

    魏国公噤声,其他朝臣不敢再多言。

    裴国公等站在燕王这边的人,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燕王镇得住场面,他们自然是与有荣焉。

    早朝结束后,燕王没有出宫回王府,而是去勤政殿的侧殿批阅奏疏,重要的事,他还是要请示一下皇上,才能做最终的批复;忙了一个多时辰,燕王把那一小堆奏疏看完了,正要回去,一个内侍匆匆跑进来道:“殿下,徐侧妃请您赶紧回府,三公子出事了。”

    一听儿子出事了,燕王拔脚就往外跑,急三忙四的赶回了府中,就看到徐蛜院里人马纷纷,隐隐还有哭声,心一沉,该不会他的三儿子也夭折了吧?这三年来,府中再无人给他添上一儿半女,对膝下的三子三女,他随着年龄的增长,亦开始看重。

    高磊还没有死,躺在榻上,气息微弱,挺着五个月肚子的徐蛜守在一旁,哭得肝肠寸断。

    “怎么回事?”燕王进去,沉声问道。

    徐蛜悲伤的无法回答问题,她身边的婢女将事情如实禀报,“上午三公子读书读饿了,就让下人去厨房里要了些吃食,三公子吃了之后就中毒了,府上的大夫给三公子催了吐,又灌了解毒的汤药。”

    “三公子的吃食为什么没有试毒?”燕王愤怒地问道。

    “有试,可是鸡蛋羹和山药糕,都没有毒。刚婢女吃了鸡蛋羹,鸣香吃了山药糕,都没事。”婢女答道。

    燕王皱紧双眉,沉吟片刻,问道:“三公子是不是两样都吃了?”

    “是。”婢女答道。

    吃一样没事,吃两样却会中毒,别说是年幼的高磊,就是他也有可能会中招。燕王遍体生寒,这手段防不胜防。安抚了徐蛜几句后,把她哄回房歇息,让乳母和婢女好好照顾还是昏迷不醒的高磊,燕王回到书房,把王府的管家给叫来了,“查,给本王查清,究竟是什么人胆敢毒谋孤的儿子。”

    管家领命而去。

    就在燕王怒查此事时,启元宫里赵后得知高磊没死,被救了回来时,恶狠狠地道:“贱种就是命硬,吃了毒药都死不了。”

    高磊昏睡了一天一夜后,就苏醒过来,太医院的擅长儿科的太医诊断后,确定高磊并无大碍,毕竟这种二合一的毒药,无法立刻致命;高磊因救治及时,多调养些时日,就能复原。

    经过数日的追查,查出此事是王妃杨灵芝授意的,气得燕王五脏六腑像被油炸似的疼,他现在还要用杨家人,为了大公子,他也不能动杨灵芝,可这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他自问没有宠妾灭妻,每月去杨灵芝的房里歇得最多,对三兄弟亦是一视同仁,这杨灵芝怎么就容不下老三和老四?

    燕王想不通,这问题,他也不愿告诉幕僚,如是就去了一趟沈家,找陶氏,向她抱怨,“母亲,您说她怎么就这么恶毒?那是一个孩子,不过五六岁大的孩子,什么事都不懂,她怎么就能下那样的毒手?她也是做母亲的人,她怎么能对一个小孩子下手?那孩子也叫她母妃的,她实在是太狠心了。”

    陶氏皱眉道:“她的做法是令人诟病,但是没有人天生下来就恶毒的,她这么做,是为了替她母子争个前途。”

    “瑛儿是嫡长子,无人越过他;她根本就没必要做任何事,她就是心肠恶毒。”燕王对杨灵芝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你若是止步于亲王,自然无人能越过他,可你若是登上那个位置,嫡庶还重要吗?王妃是在防范于未然。”陶氏提醒他道。

    燕王沉默了一会,道:“她不配母仪天下。”这句话,已看出燕王不打算立杨灵芝这个嫡妻为皇后了。

    “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你打算怎么做?磊儿留在府中很危险。”陶氏问道。

    “母亲,我想把磊儿送到余城去,让九妹妹帮我照看。”燕王来这趟的目的就是这个,他觉得杨灵芝的手,或者说裴国公府的势力还达到不了余城,“徐侧妃身怀有孕,自顾不暇,照顾不好两个孩子。”

    陶氏想了想,问道:“三公子的身子经得长途跋涉吗?”

    “路上慢些,让大夫跟着,应该不妨事。”燕王已琢磨许久了,他准备将四子送去曹家。

    “你相信九儿和朗哥儿,愿意把儿子托付给他们,是他们的荣幸,只是朗哥儿公事繁忙,九儿身边有五个儿子,我怕她会照顾不周。”陶氏蹙眉道。

    “母亲,您不要有什么负担,不过是侄儿去姑姑家小住些时日,何况九妹妹不仅是磊儿的姑母,还是磊儿的舅母,我相信九妹妹一定会照顾好磊儿的,就算偶有疏忽,那也无关紧要。”燕王笑道。

    “这事,你跟徐侧妃说了吗?”陶氏问道。

    “还没有,一会回去跟她说。”燕王笑道。

    “她若是舍不得,你可不许生气,没有那个当娘,舍得把孩子送走的。”陶氏嘱咐道。

    “我不会生气,我会好好跟她说的。”燕王正颜道。

    母子俩又聊了一会,燕王离开回燕王府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