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初次相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初次相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腊月初一,大雪纷飞中,徐朗经过半个月的长途跋涉,抵达了锦都,他并没有回徐家去,去了沈家,见过陶氏和五个儿子后,洗漱了一番,换了身衣裳,就出门去见燕王。

    “风霜雪雨的,这一路上辛苦了,九妹妹可还好?”燕王关心地问道。

    “内子嫌锦都的冬天太冷,留在余城没有回京。”徐朗淡笑道。

    燕王沉吟片刻,道:“三年后,徐卿回来做兵部右侍郎如何?”

    “谢王爷提拔。”徐朗拱手道。

    “南缅等国上贡了一些新鲜玩意,你捎带回去给九妹妹把玩,我一会让人把东西送去徐府。”燕王笑道。

    “下官这几日住在岳母家中。”徐朗淡笑道。

    “那我让人把东西送去沈家。”燕王笑道。

    “多谢王爷。”徐朗笑道。

    “些许小东西,不值一提。”燕王摆手道。

    次日,徐朗去了趟吏部,燕王已提前打好招呼,徐朗几乎没费什么时间,就拿到考绩,一个优,继续连任都指挥使佥事;中午时,与程珏在宝福楼一聚。程珏虽关心沈丹遐,但并没有问她的情况。

    “明年的童子试,我想让胖胖和壮壮下场一试。”程珏直接道。

    “你是他们的先生,你觉得可以,我不反对。”徐朗相信程珏,亦相信自己的儿子。

    “这次你是回京任职,还是留任?”程珏问道。

    “留任。”徐朗答道。

    “你到是会偷懒。”程珏揶揄地道。

    徐朗浅笑,“你就能者多劳。”

    “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程珏谦虚地道。世上人才众多,想要这份成龙之功的人更多,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燕王身边不可或缺的助力。

    说话间,伙计将酒菜送了进来,徐朗为程珏斟了杯酒,举杯道:“请。”

    程珏举杯与他相碰,一杯饮尽,程珏提壶斟酒。

    第二天,徐朗去庄子里探望徐奎,虽然对这个父亲一点感情都没有,但是父子血脉割断不了,为了不被御史弹劾,必须走这一趟;徐奎穿着道袍,下巴上连一根胡须也无,喉节也没有以前那么明显。

    徐朗行礼道:“见过老太爷,给老太爷请安。”

    徐奎目光阴森地盯着徐朗,声音尖厉地诘问道:“怎么就你一人?为何不把那五个小子带来见见我这个祖父?你在外地为官,不能俸养我和你母亲,就让那五个小子过来俸养。”

    “作梦。”徐朗冷冷地道。

    “你这个逆子,你若敢不把那五个小子送过来,我就去告你,告你不孝。”徐奎威胁道。

    徐朗冷哼一声,走了出去,到庄子的前院,见了管事,“老太爷身体不好,以后就让他在房里静养,不该去的地方不要去。”

    管事明了地道:“小的会好好伺候老太爷的,一定会让老太爷留在房里好好静养的。”

    徐朗没有过多的吩咐,直接回城去了,在锦都又逗留了三日,拜访近亲好友,就离开锦都,回余城,他要赶回去陪沈丹遐过年;他离开后的两天的晚上,徐奎入厕时摔了一跤,将尾骨摔断,无法站立,而且他还中风了,嘴角歪斜,言语不清。

    徐朗已离开锦都,管事将事情通知了徐肐、徐朔和徐胜,三兄弟顶风冒雪的赶到庄子上,看到病病歪歪、嘴角边流出一长溜口水的徐奎,满脸嫌恶;兄弟仨人商量后,以徐奎身体虚弱不宜移动为由,将徐奎留在庄子上,没有接他回城。

    腊月二十八傍晚,沈丹遐盘算着徐朗今日应该能回来了,亲自准备了晚饭,熬炖了浓浓的鸡汤,想让那奔波一路的男人回来,吃顿时好饭,喝热汤祛寒。

    可夜暮降临,摆在桌上的菜,渐渐的失去的热气,还不见徐朗归来,沈丹遐越等越心焦,往年这个时候徐朗已到家了,今年怎么还没回来?是燕王不放他回来吗?还是在路上遇到什么风波?

    清香让婢女菜拿下去热了一遍,重新端上来后,“太太,您还是吃点东西吧,别把身子饿坏了。”

    “用鸡汤泡饭。”沈丹遐没有一点胃口,仅吃了半碗,就让婢女把饭菜撤了下去,靠在榻上发呆。这一刻,沈丹遐无比怀念现代方便快捷的通讯设备,这时要是有部手机该有多好。

    见沈丹遐坐卧难安,莫失让茗香拿来新的话本子,“太太,说不定三爷这会子就快到城门口了,您看话本子等三爷回来吧。”

    沈丹遐也不愿胡思乱想,赵想赵心忧,听了莫失的劝,翻看话本子,分散精力;徐朗回到家中,已快子时初,进门看暖阁里还亮着灯,微皱了下眉,“太太还没睡?”

    “太太在等三爷回来。”清香接过徐朗的斗篷道。

    徐朗走进暖阁,发现沈丹遐靠在引枕上,已经睡着了,手中的话本子掉落在地上;徐朗走过去,伸手将人抱起,准备抱她上床;沈丹遐醒了过来,看清是徐朗,笑了,“你回来了,怎么这么晚才回事?路上遇到什么事了吗?”

    “为了带惊喜给你,在路上耽误了点时间。”徐朗把沈丹遐放回榻上。

    “什么惊喜?”沈丹遐好奇地问道。

    徐朗亲了亲她的唇,道:“明天早上你就知道了,我去沐浴,你到床上等我。”

    “神神秘秘的,要是明天早上只有惊没有喜,我咬死你。”沈丹遐恶狠狠地道。

    “保证是惊喜。”徐朗笑道。

    沈丹遐唤婢女送热水进来给她洗漱,徐朗则去浴室沐浴,洗去一身的风尘,等他进卧室时,沈丹遐已迷迷瞪瞪的快睡着了,徐朗在熏笼边烤暖和了,钻进被子里,将人揽了过去。小别胜新婚,虽然赶了这么远的路,徐朗有些疲惫,但不妨碍他用力地疼爱他的娇妻。

    次日,徐朗照常起来练功,沈丹遐醒了,却没马上起来,冬天她习惯性赖床。外面传来孩子的呼喊声,“娘、娘。”

    “饺子?怎么会听到饺子的声音?”沈丹遐蹙眉,“我想儿子想出幻觉了?”

    “娘,我们可不可以进去?”

    “这是包子的声音。”沈丹遐掀开被子,下床抓过衣架上的晨褛,披在身上,跑了出去。徐朗给沈丹遐带来的惊喜就是五个儿子,沈丹遐开心地搂搂这个,抱抱那个。

    五个儿子来了,府里热闹起来,到了除夕夜,胖胖壮壮领着三个小的在常缄常默的陪同下去院子里放烟花,沈丹遐倒在徐朗怀里,“谢谢。”

    徐朗伸出手指按在她的樱唇上,“夫妻之间,不用这般客气。”

    “对了,晴儿可好?”沈丹遐问道。

    “她很乖,很听母亲和大嫂的话,母亲请了两个宫里出来的姑姑教她规矩;只是她的相貌异于常人,为避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母亲不怎么让她出门,也不让我带她来余城。”徐朗解释道。

    “既然收养了她,就要尽最大的能力护她周全。”沈丹遐严肃地道。

    “等她及笄,我们给她寻一个老实可靠的夫君。”徐朗摸着她的头道。

    “嗯。”沈丹遐点点头。

    初七,冯家摆年酒,徐朗和沈丹遐带着五个儿子去赴宴,虽早就知道两人膝下有五子,但没见着,今日一见,顿时引来了众多太太们的艳羡;徐朗和那些官员乡绅推杯换盏,沈丹遐则和太太们闲聊八卦;冯太太让长孙冯震将徐家五位少爷,带去小暖厅,去其他的孩子们一起玩耍。

    小暖厅已坐着七八个十来岁的男孩,半大的孩子,很快就混熟了,觉得大年过的,难得遇到,觉得要喝点酒才算尽兴,做为主人家的冯震也不好多劝,命下人送来不易醉人的桃花酿。

    酒逢知己千杯少,家中管教的人都不在身边,这些半大的小子,就跟脱了紧箍咒的孙猴子似的,放纵性子灌酒;可是酒毕竟是酒,不是水,喝多了,还是会醉的;胖胖向来稳重,稍饮即止,见三个小的,喝得脸红通通,裂着小嘴在那儿傻笑,赶紧过去抢下他们手中的酒杯,不准他们再喝,他把三个小的拦住了,回头一看壮壮在和人拼酒。

    “你做什么?”胖胖上前夺过他手中的酒杯。

    “大哥,这酒好好喝。”壮壮醉眼朦胧地道。

    “好喝也不能这么喝,我们在别人家做客,你收敛点,可别做出酒后失德的事来。”胖胖瞪他道。

    “好好好,我不喝了不喝了。”壮壮放下酒杯。

    “大哥,大哥,我要嘘嘘了,我要嘘嘘了。”饺子双脚夹紧道。

    “六弟,你多大的人了,还嘘嘘嘘嘘的说。”壮壮撇嘴道。

    饺子嘟嘴道:“我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要你管。”

    “你找打。”壮壮挥拳道。

    “大哥,二哥又欺负我。”饺子立马告状。

    “六弟,来,大哥带你去小解。”胖胖伸手道。饺子有点路痴,到陌生的地方容易迷路。

    “不用大哥带,我自己可以去,我已经长大了,我是大孩子了。”饺子拍拍胸口道。

    “真的可以?”胖胖皱眉问道。

    “可以,可以。”饺子隔着锦袍,捏着茶壶嘴,急三忙四地往外跑。

    冯震见胖胖不放心要跟过去,忙道:“净房离得不远,有婢女跟着,她会带令弟过来的,别担心。”

    胖胖听他这么说,坐了下来,他也怕他一走开,壮壮又跟人拼酒,而且微醺的包子和馒头也需要他照顾,反正饺子也不可能走出冯家去,大不了就是在冯家迷路。

    如胖胖所料,饺子在冯家迷路了,他要小解,跑得飞快,跟他出去的婢女一错眼,就没看到人了。饺子捏着茶壶嘴,边跑边唠叨,“净房,净房,净房在哪呢?我要憋不住了,憋不住了,尿尿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他着急地一阵乱跑,一个转弯,跟迎面跑来的人撞上了,“哎哟!”两人同时呼痛。

    饺子的小茶壶管不住了,哗啦啦出来了。被饺子撞倒在地的圆脸小姑娘,呆怔住了,看着地面出现了一大滩水渍,再看饺子的锦袍也湿,“你……你这么大人了,还屙尿屙身子,羞羞脸,不要脸。”

    “你才不要脸,你撞倒我,害得我把尿屙到身上了,你说,你说怎么办?”饺子哭丧着脸道。

    圆脸小姑娘噘起小嘴,“你也撞倒我了。”

    “可你没屙尿屙到身上。”饺子从地上爬起来,他喝多了酒,这泡尿量有点大,弄得锦袍前后都湿了一大片。

    圆脸小姑娘看他狼狈样,似乎觉得自己有点理亏,“那你想怎么样?”

    饺子想想,道:“我去那边的树后躲着,你去把我大哥找来。”

    “你大哥是谁?我又不认识,我怎么找他。”圆脸小姑娘为难地道。

    “我大哥叫徐均焱,他就在那边小暖厅里。”饺子胡乱的指了下方向道。

    “你也是冯家的客人,你叫什么名字呢?”圆脸小姑娘问道。

    “我叫徐均烯,你叫什么名字?”饺子问道。

    圆脸小姑娘道:“我叫秦璐。”

    “秦璐,我记住了,你快去找我大哥,不要当着大家的面说我把尿屙到身上了。”饺子脸皮厚归厚,可还是知道害臊的。

    “我不会当着大家面说的,我会把你大哥叫出来,偷偷跟他说的。”秦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道。

    “你快去。”饺子跑到大树后面躲了起来。

    秦璐绕过地上那滩尿,就往小暖厅去,她的姑姑正是冯大奶奶,她常来冯家玩耍,她又是个活泼的,在冯府跑来跑去,对地方很熟悉,很快就到了小暖厅。冯震见小表妹过来了,奇怪地问道:“璐妹妹,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来找人的。”秦璐仰着脸道。

    “你要找谁?”冯震问道。

    “找徐均焱。”秦璐答道。

    胖胖一愣,“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就是徐均焱啊?”秦璐偏着脑袋看着他。

    胖胖点头,“我就是徐均焱。”

    “震表哥,他是徐均焱吗?”秦璐找冯震确定。

    “是,他就是徐均焱。”冯震为胖胖作证。

    秦璐上前抓住胖胖的袍摆,“你跟我来。”

    “璐妹妹,不要胡闹。”冯震抓住她的手腕道。

    “我没有胡闹,是徐均烯让我来找他的。”秦璐辩解道。

    听秦璐说出饺子的大名,胖胖忙道:“冯兄,想来是我六弟让她过来找我的,我随她出去一下,我这三个弟弟,就劳烦冯兄照顾。”

    冯震应承会照顾壮壮三人,胖胖跟着秦璐走了出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