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鲁府寿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鲁府寿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你面皮厚的程度,还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沈丹遐弯下腰,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一个下贱的妓女,也敢跑到她面前来说三道四,沈丹遐可没那么好的耐心应酬,说话毫不客气,“你知道觊觎我男人的人的下场是什么吗?”

    琇琇与她对视,看着她眸中的冷意,惶恐眨了眨眼睛,怯怯地道:“徐太太,我只是想要寄居之地,没有觊觎徐大人的意思,我不会与你争宠的。”

    “我这人很小气,也很霸道,别说你居心不良,你就是真的如你所言的一样,我也不会让你进门,我的男人只能是我的,那怕名义上,我也不希望有人与我分享。”沈丹遐松开掐住她下巴的手,“来人,把她给我丢出去,让人打水来洗地。”

    琇琇就这样被撵出了徐府,傍晚,徐朗回来,沈丹遐并没有跟他说这事,等睡下后,两人欢爱时,沈丹遐狠狠地在咬住他的脖子,差点把徐朗给咬软了,“老婆,你什么时候有了咬人的习惯?”

    沈丹遐张开嘴,露出一排小白牙,道:“刚刚有的。”

    徐朗亲了在她的唇,“为什么?”

    “因为你这张脸,太吸引人了,让我掐烂桃花,掐得快累死了。”沈丹遐娇声抱怨道。一点小情绪,并不当真。

    “抱歉,让你受累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徐朗动了动身子,坏笑道。

    沈丹遐轻啐他一口,道:“去你的,这是你补偿我,还是我补偿你呀?”

    “我们相互补偿。”徐朗歇了这么一会,重振旗鼓,开始新一轮的征伐,床幔摇动,娇喘吁吁。

    在沈丹遐看来,琇琇就是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子,她想攀附徐朗也正常,羞辱了她把她打发走了,这事就算过去了,并没有打算继续对付她。一个小小的妓女,还不值得沈丹遐费那么多心思。可心怀鬼胎的琇琇却不敢再留在余城了,五日后,她带着两个婢女和一个老妪,离开了常乐坊,前往锦都。

    外面的人一直以为琇琇是常乐坊培养出来的,可实际上她是在徐朗来到余城之后,才尾随而至的;她进常乐坊,为得就是参加评花会,借机接近徐朗,可是现在计划失败,她只能去锦都寻求可以对付徐朗的人。她相信那里会有和她一样,想要徐朗死的人。

    一个月后,徐府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沈丹遐看着风尘仆仆的沈柏寓,惊喜地问道:“小哥,你怎么会来余城?”

    “出京办事,路过余城,特意过来看看你。”沈柏寓笑道。

    “娘好吗?大哥大嫂他们好吗?孩子们可听话?”沈丹遐问道。

    “好,都好,程二哥收胖胖和壮壮做他的学生。”沈柏寓笑道。

    “那个先生又请辞了呀。”沈丹遐一脸苦涩,那两个问题小子,真是让人头痛。

    “他请辞的原因,与胖胖壮壮无关,是他祖父病重了,他要回去尽孝。”沈柏寓赶忙帮两个外甥解释。

    “程二哥公务繁忙,那有空闲时间教那两个臭小子,还是让大哥辛苦一点,给他们再寻个先生吧。”沈丹遐蹙眉道。

    “用不着,程二哥说了,一只羊也是赶,三只羊也是赶,如今朝堂上争吵不休,不用御史再去添火了,他清闲的很,正好有空,可以教孩子们。”沈柏寓笑道。

    “京里有什么大事发生吗?”沈丹遐问道。

    沈柏寓嫌恶地道:“还不就是那些争权夺利的事,没什么好说的。”燕王为寻宝,离京几个月,赵后因找不到四皇子,投鼠忌器,不敢闹出大动静,但小动作不断,有几个人让赵后抓住了把柄,倒向了赵后。

    沈丹遐见他不愿说,也没有过多的追问。

    沈柏寓在徐府住下了,每天下午和徐朗躲在书房里,不知道聊什么;沈丹遐没过问,他们聊的事,如果能告诉她的,徐朗肯定不会瞒她;不能告诉她的,她问也问不出来。

    五天后,沈柏寓与一同出京的六人会合离开余城,他们要秘密地替燕王招募一万新锐军,将他们带去原高鋆藏兵的地方训练。新锐军将是燕王在夺位之争中,最大的助力。沈柏寓直到现在都不相信,燕王会让他负责招募新锐军,他何德何能让燕王如此倚重和信任?

    这个问题,燕王身边的几个幕僚也十分不解,燕王身边虽然武将不多,但比沈柏寓更适合的人还是有的。燕王没有为他们解惑,独自坐在书房里,从开启的窗望了出去,低声自语道:“若是大哥、二哥没有从龙之功,我怎么给母亲册封?”

    锦都的风起云涌,千里之外的余城不受影响,沈丹遐的日子过得无比舒心。时光如流水,秋去冬至,转眼就到了年底。十一月中旬,沈丹遐就打点好年礼,命人送往锦都。余城离锦都太远,大丰朝的年假是从腊月二十七,放到正月初五,这么短的时间,徐朗和沈丹遐没办法赶回锦都过年。

    余城过年的气氛比锦都过年要浓烈,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门上贴着红色的春联,大红的福字,五彩缤纷的年画。余城在南边,冬日没有锦都冷,穿一件稍厚点的夹衣就可以。

    除夕一早,沈丹遐就提前发放年终的赏钱,排好了过年期间当值的人员。除了从锦都跟过来的人,留在府中过年,其他人,沈丹遐放他们回家去家人团聚,一起守岁过年。沈丹遐是个大方的主子,给下人们发放了年礼,五斤白米、三斤肉、鸡鸭各一只、活鱼一条、鸡蛋十个,还有上好的布料。

    主子宽厚,下人欢喜,开开心心地谢了恩,带着这些年礼,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吃了年夜饭,夫妻俩窝在榻上守岁,子时,城楼钟响,接了神,携手上床,相拥而眠;一觉睡到初一正午时分,初二,沈丹遐用不着回娘家,拉着徐朗去了城隍庙。初三上午去鲁家拜年,下午去了三位佥事那儿,初四去了知府衙门,给程玿和陶洁拜年,初五留在家中,接待过来拜年的下属及他们的太太。

    初六,徐朗可以去衙门当差了,沈丹遐还要出门应酬,她曾问过徐朗可要请客,徐朗摇头道:“没那必要。”

    如是这过年摆酒就不摆了,余城汇集了天南地北的厨子,而摆年酒又是炫耀的好时机,每家都会请擅长做某菜的厨子来府中,大展身手,酒席上的菜肴都十分美味;余城的戏班子有十几个,竞争激烈,唱的戏推陈出新。

    出了宵,这年算是过完了,这摆年酒的活动也就结束了,沈丹遐捏着腰上的肉,哇哇叫,“我吃胖了,我要减肥,我要减肥,我今天不吃晚饭了。”

    “不行,不吃晚饭,身子怎么受得了?”徐朗不同意。

    “我变成大肥婆,你不嫌弃吗?”沈丹遐噘嘴问道。

    “不嫌弃。”徐朗凑到她耳边,“胖胖的,摸起来舒服。”

    “你什么意思?你是嫌我以前太瘦,硌着你的手吗?还是你摸过胖胖的女人?”沈丹遐杏眼圆瞪,质问道。

    徐朗长臂一伸,将她揽入怀中,“又误解我的话,是不是又想被教训了?”

    沈丹遐捂住屁股,“没有误解,我说笑的,说笑的。”

    徐朗低头,在她唇上轻咬了一下,以示惩罚。

    二月初六,鲁家给徐朗送了帖子,二月二十日,鲁元六十岁的寿宴,届时会在鲁府大摆宴席,请徐佥事和徐太太务必光临。鲁元是徐朗的顶头上司,要给他面子,这个寿宴必须得去。

    “你说送什么寿礼比较合适?”沈丹遐支着下巴问道。

    “库房里有什么?随便挑一件,送过去就可以了。”徐朗看着书,头也不抬地随意地答道。

    “拜托,这里是余城,又不是在锦都,库房里那有什么好东西。”沈丹遐噘嘴道。

    “那你去街上逛逛,看什么合适,就买下来,送过去好了。”徐朗翻了一页书道。

    “我问你也是白问,我明天自己看着办吧。”沈丹遐翻白眼,男人就是靠不住,关键时候还得靠自己。

    次日,沈丹遐带着四莫出门去了街上,最先进的是玉器店,可是太差的料子,沈丹遐看不上眼,而且也不适合当寿礼,好一点的料子又贵。徐朗来余城没多久,若是出手就送贵重的玉器,必然会让人觉得他有贪墨的嫌疑。

    沈丹遐果断放弃买玉器,去了书画店,运气不错,挑中了一幅前朝某位不怎么太出名的学士所绘的松鹤图;松鹤延年,寓意好,拿来当寿礼再合适不过了。

    “这画多少钱?”沈丹遐问道。

    “太太,这画三百两银子。”掌柜笑道。

    “少一点。”沈丹遐讲价。

    “太太真心要买,那就二百五十两银子。”掌柜笑道。

    沈丹遐蹙眉,“二百五不好听,二百三吧。”

    掌柜的嘴角抽了抽,二百五不好听,二百六挺好听的。

    一番讨价还价后,沈丹遐用二百三十六两银子,买下了这幅画。送礼不能送单件儿,还要给鲁夫人施氏买份礼。沈丹遐不知道送施氏什么合适,问道:“你们四个有什么好主意?”

    四莫低头想了想,莫忘莫离莫弃三人摇头,莫失笑道:“太太,我们去绣品店看看,买一幅百子千孙巾送给她,您觉得怎么样?”

    “好主意,走,我们去绣品店。”沈丹遐带着四个丫鬟在护卫的陪同下,往绣品店去。

    百子千孙挺难绣的,走了六个绣品店,才买到一个大红底,用上好丝线绣的百子千孙巾。

    寿礼准备妥当了,到了二月二十日,徐朗去衙门打了一转,回到家中,沈丹遐拿出准备好的新衣,让他换上。

    夫妻俩坐着马车去了鲁家,在门口,莫失将寿礼交给鲁家的管家,进门后,两人就分开了,徐朗在外院大厅,沈丹遐则被鲁大奶奶领去后院的内厅。

    陶洁看到沈丹遐,伸手招呼她,等沈丹遐与施氏等人打了招呼,就拉她到一旁坐下,说一些最近城里发生的新鲜事。聊了一会,其他几位太太也凑了过来闲聊。过了一会,就开席了,众太太们移步入席。

    女眷这边用的是果酒,甜滋滋的,就跟糖水似的,有一点点酒味,并不醉人,不过沈丹遐并没多用;吃完寿宴,就去看戏,女眷在西面,男人坐在东面,沈丹遐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鲁元身侧不远的徐朗。

    徐朗也正往这边看,两人视线对上,笑了笑。陶洁瞧见了,打趣道:“哟哟哟,这一时不见就这么想念啊,眉目传情,真是让人羡慕。”

    “不用羡慕,姐夫也往这边看了,你赶紧看过去,眉目传情啊。”沈丹遐笑着推掇她一下道。

    “我和他都老夫老妻,快做外祖父外祖母的人了,我才不做这羞人的事呢。”陶洁扭捏地道。

    “这有什么羞人的,你们是夫妻,恩爱如新婚才好呢。”沈丹遐笑道。

    “此话有理。”陶洁是个爽朗的人,如是也就抬眼看了过去,也眉目传情了一把。

    姐妹正说着话,台上的那出戏唱完了,戏子们退了场,接下去应该唱下一出戏,可班主却上来道:“今日是鲁大人六十大寿,府上的梨姨娘,特意为鲁大人献舞。”

    乐声起,梨白穿着舞衣上了台,在台上随着乐声翩翩起舞。

    “鲁夫人改性了?这种场面,让一个妾室跳舞出风头。”陶洁诧异地道。

    “此事应该是鲁夫人授意的。”沈丹遐看着从来都冷着张脸,可现在唇角却上扬,露出些许笑容的施氏,“为得是让鲁大人厌恶梨白。”

    “鲁大人的脸色挺难看的。”陶洁掩嘴笑道。

    “后院里的女人多了,就会有这种事。”沈丹遐淡淡地道。对于施氏用这种手段对付梨白,沈丹遐表示理解,在这个时代,女人没办法为难男人,也只能为难女人。

    舞罢,梨白退了下去,戏子再次上台。除了这个小插曲,鲁府的这个寿宴,办得还是比较成功的。申时末,宾主俱欢而散。

    ------题外话------

    回来晚了,又借用存稿一千,我的存稿任务,要完蛋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