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七章 社日归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七章 社日归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p>陶氏以孕吐为由,请大夫进府诊脉,沈母就是再想逼迫陶氏拿银子出来,也不能不顾及她的身子,真要把陶氏给折腾小产了,陶家肯定不依。<p>没有银子,箴绣布庄就顶不下来,林氏和周氏恨得牙痒痒的。随后,得知箴绣布庄被人用两万八千两银子给顶走了,林氏和周氏气得肝痛,派人打听了一圈,也没打听到是谁顶的,只能在家里暗暗咒骂陶氏,怪她坏了她们的好事。<p>与此同时,齐婆子的小儿子钱来,把箴绣布庄的地契、房契和合约,送到了陶氏面前。<p>“这个布庄,交由你来打理,你能打理的好吗?”陶氏问道。<p>“能,小的一定替姑奶奶打理好布庄。”钱来以前是跟着陶氏长兄陶侃走南闯北的,打理一个布庄,于他不是件难事。<p>“我现在不方便出去,大小事情你可以自行作主。”陶氏看着容貌尚且还透着几分青涩的奶弟,心中一暖。想起梦中的事,若不是这个奶弟耗尽心血替她经营生意,她的嫁妆早就被沈家人和沈穆轲给败光了。<p>钱来跪在地上,重重地给陶氏磕了两个头,感谢主子对他的信任。齐婆子站在旁边看着,开心地笑了,送他离开时,再三嘱咐,要他认真做事,切不可辜负了主子的信任。<p>清晨,陶氏刚刚睡醒,就听到外面传来传来一阵喧闹声,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陶氏正要打发招财出问看看,齐婆子一脸愤慨地从外面走了进来。<p>陶氏问道:“外面怎么回事?”<p>“二奶奶的一对虾须镯不见了,在到处找,还找到咱们院子来了。”齐婆子气呼呼地道。<p>陶氏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梦里到是没有发生这件事。不过也是,梦里,她把银子给她们,周氏自然不会搅出这件事来,周氏最喜欢玩这些小伎俩。<p>“奶娘,你让人盯着,别让她们把我们的好东西顺了去,像虾须镯这么轻飘飘的东西,就是我们院里的小丫头都嫌弃不愿戴,也只有那没见识的人,才拿它当成宝贝。”陶氏故意扬声道。<p>屋外二房的下人听到这话,表情各异。如今沈家三房人,日子过得宽裕的,就是三房了。有个嫁妆丰厚、出手大方的主母,实在令人羡慕。<p>周氏派下人,到三房的院子闹腾了一场,没有任何收获。陶氏已不是以前那个委曲求全的陶氏了,次日,就让周氏丢了个大脸,箴绣布庄的掌柜和宝银坊的掌柜,拿着账单,来向周氏讨要银子。<p>四套衣裙七百两,两个女儿的衣裳二百两,两套头面三千七百两。周氏付不出来,急得抓耳挠腮,却又无计可施。<p>林氏得知后,冷笑,“就知道摆排场,这下丢脸了吧。”可惜的是,她想冷眼旁观看周氏笑话,但沈母不同意。<p>“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丢得不是她的脸,她丢得是沈家的脸,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沈母让林氏从公里出了这笔银子,把林氏气得咬牙切齿,四千六百两银子,可不是什么小数目。<p>周氏也没讨到多少好,被沈母臭骂了一顿,罚一年的月钱,去祠堂里跪了两个时辰,禁足三个月。但林氏觉得这种惩罚太轻,一年只有十二个月,她的月钱一月才二十两,罚一年也不过二百四十两,连零头都没能填补上。<p>林氏对周氏的不满,又添了几分,若不是周氏搅合,她这房不会庶子先出生。再说了,日后,沈老爷和沈母故去后,沈家的产业大部分是长房的。周氏多用一分,那就是侵占长房的利益,偏偏现在不能分家,眼睁睁看着二房多用多占。<p>过几日,到了秋社日,依习俗,妇人归外家。陶氏的父母半年前回了祖籍扫墓,现住在锦都城是她兄嫂一家。陶氏从马车上下来,看到身体健康的大哥陶侃、满面红光的大嫂金氏,真正是宛若隔世。<p>“大嫂,大嫂。”陶氏紧紧抱住金氏,激动地唤道。<p>金氏比陶氏大了十一岁,她嫁进陶家时,陶氏才五岁,姑嫂感情深厚。金氏回抱她,“哎哎,大嫂在,大嫂在呢,有什么事慢慢说,别急,别急,你小心你的肚子。”<p>陶氏稍微松开了点,看着金氏,道:“大嫂,我好想你。”<p>金氏唇角上扬,笑得开怀,嘴上却嫌弃道:“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得,你就不怕密儿他们笑话你啊?”<p>“大嫂,人家想你了嘛。”陶氏不依地娇声道。<p>“好好好,大嫂也想你。”金氏笑,扶着她往屋里走去。<p>陶侃和金氏膝下有三子两女,长女陶清和次子陶润陪两老回祖籍了,陪着沈柏密兄弟的是他们的大表哥陶泽和小表弟陶深。沈丹迼和沈丹迢姐妹,则由陶洁招呼。<p>陶氏和金氏说了一会话,陶侃就来了,怕吓着金氏,陶氏找了个借口支开金氏,把她的梦,择择捡捡地告诉了陶侃。陶氏担心凭她一己之力,不能扭转乾坤,她必须寻求她最为信任的大哥陶侃帮忙。<p>“妹妹,梦当不得真。”陶侃不是不相信自己妹妹,但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妹妹的言辞太大逆不道,宫变也是能挂上嘴边上的?<p>“大哥,我也不想相信,可是这些天,我梦里发生的事一一得到了验证。大哥,你是不是与一个叫秦坡的人在合伙做木材生意?”陶氏问道。<p>陶侃点了点头,“你听泽儿说了?”<p>“我最近都没见过泽儿,这是我梦里梦到的,我梦到你和他做生意,可是他不是木材商,他将木头挖空,往里面灌私盐。最近,你们又有一批木材要运到锦都来,五个月后,事情就会败露,他闻风先逃走了,大哥你被抓住了。为了救你,清儿不得不委身于瑞王妃的父亲,可是你还是被动了刑,奄奄一息的被抬回家。娘受不了打击,很快就走了。”陶氏说起梦里的事,眼眶都红了。<p>陶侃的神情,随着她的诉说,变得凝重。陶氏抓住陶侃的衣袖,“大哥,这是上天给我的预警,我若是不会做点什么,那就是坐以待毙。大哥,我不想我的女儿,刚一出生,就命丧枯井,我不想你和清儿落到那种地步,我不想密儿和深儿无辜枉死。大哥,这些天,我一直睡不安宁。大哥,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p>那个梦真实的让人害怕,梦虽醒了,可锥心之痛,依旧还在。若不是孩子们太小,还撑不起门庭,陶氏一点不想再和沈穆轲纠缠,她会想法子毒死他。<p>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