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下山之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下山之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沈丹遐接着往下看,“通往外面的门,只能从里打开,不能从外打开,同样的,打开之后,只能从里面栓上,不能从外面关上,所以,你出去后,要尽快来运走这些东西,否则就是给别人做了嫁衣。至于如何开启这个门,我给你一个提示,从一加到一百,简单吧。”

    拔开石壁上的青苔,看到是一把石头雕刻而成的算盘。沈丹遐开始拨石珠,嘴里念叨,“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四去六进一……”

    从一加到一百,得出了答案是五千零五十,只听见一声咔嚓声,门开了,只是外面不知是哪儿,情况如何?五人不敢冒冒失失的就这么走出去,怕功亏一篑。徐朗和赵诚之都拨出护身匕首,推开了石门,飞快地窜了出去。

    四周无人,天色已暗,隐隐约约听到有虫鸣,他们在地宫里足足走了一天,徐朗把燕王三人叫了出来,沈丹遐看着天上的星星,按着胃部,道:“难怪我觉得这么饿。”

    徐朗掏出一块干粮来,递给她,“先垫垫。”

    沈丹遐接过咬了一大口,嚼了嚼,咽下去,又灌了两口水。五人吃了些干粮充饥,在地宫里忙着闯关,就是感觉饿了,也不记得吃。

    胃里有点东西了,人也舒服了些,燕王想了想,道:“表哥,劳烦你在这里守着,我们这就下山找人。”认真说起来,几人中,他最信任的是徐朗和沈丹遐,但这荒郊野外的,他不会,也不能让徐朗夫妻留下来。段羽的身手又稍弱了点,赵诚之成了最合适留下来的人。

    赵诚之留下,其余四人摸黑下山,从这里下山没有路,虽有段羽在前面开路,拿着匕首砍倒一些小灌木,但是身穿长裙的沈丹遐走得那叫一个艰难,要不是徐朗牵着她,她就不用走下去了,可以直接滚下去,当然前提是没有树木和岩石挡着。

    累得沈丹遐几乎脱力,喘着气问道:“还要走多久啊?”

    “快了,快了。”燕王也不知道要走多久,随口答道。

    沈丹遐抹了把汗,对燕王的话,是一点都不信,在一刻钟之前,他已说过相同的话,但走了这么远,他们还在这杂草丛生的山上穿行。

    “什么人?站住!”从杂草里走出两个持木枪的人。

    段羽忙答道:“兄弟,我们在山里迷路了,请问这是哪里?”

    “迷路?这山北,没有寺庙道观,也没什么值得让人称道的景色,说实话,你们为什么到山北来?”稍高点的那个不相信段羽的话。

    “兄弟,我们就是因为迷路了才走到这里来的,我们不知道这里是山北,还请兄弟为我们指个路,让我们顺利下山回城里去。”段羽坚持先前的说法。

    这时,那短个子男子拽了拽高个子男人的衣角,“梁哥,看那小娘子,长得挺美的,你看我们是不是……”挑挑眉,满脸邪淫的笑。

    他说话的声音不小,显然对徐朗三人毫无忌惮之心;或者说,他们已对徐朗三人起了杀心;徐朗的脸色已然阴沉了下去,对任何敢亵渎沈丹遐的人,他都不会放过。燕王眸光微凛,这两个小人,居然敢对他们动杀心,那么这两人就留不得了。

    “动手。”燕王一声暴喝。

    徐朗和段羽立刻抽出匕首,一个箭步窜上去,匕首朝着两人的脖子抹去。燕王向后退一步,拦在沈丹遐的前面,亦掏出护身匕首,防止段羽不敌,那人逃脱过,伤害他和沈丹遐。

    段羽的身手虽然一般,但对付一个只会拳脚功夫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他很快就将那个矮个男子给解决掉了,但徐朗要抓活口,到是费了点手脚,将高个男子给擒拿住了。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高个男子跪在地上求饶。

    “说,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燕王沉声问道。

    高个男子老实答道:“这里是九子山的北莲峰,我叫穆梁,是山下穆家村的人。”

    穆家村的人!

    徐朗和燕王对视了一眼,徐朗问道:“穆家村的人,大半夜的不在村里,到这里来做什么?”

    “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我也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只知道很多年前,祖宗把这里定为禁地,不让族人随意上山。”穆梁苦笑道。或者说,他还没有资格知道来这里做什么。

    “除了你们两个这山上还有多少人?”徐朗问道。

    穆梁迟疑不决,徐朗手下的匕首往下压,阴森森地道:“我能在你身上刺上一百刀,还能保证你不死,你要不要试试?”

    感觉到脖子上的刺痛,穆梁立刻道:“大侠饶命,我说,我说,除了我和穆盘,还有四人在前面不远的石屋里,我们是前儿才换班上来的。”

    “只有你们六人?”徐朗质疑地问道。

    穆梁舔舔嘴唇,道:“我们这个据点是六人,山上一共有十个据点。”

    “都是前天换班的?”徐朗问道。

    “不,只有三个据点是前天换班,还有三个据点是昨天换班,另外四个据点是明天换班。”穆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徐朗看他老实回答的份上,饶他一条狗命;现在他恨死穆盘了,要不是那家伙见色起意,何至于此?

    “这些据点分别在这什么地方?”徐朗接着问道。

    “大侠,说,可说不清,小的给您画出来,您看可好?”穆梁讨好地问道。

    段羽踢了根树枝过去,“在地上画出来。”

    穆梁捡起树枝,在徐朗匕首的逼迫下,在地上画出各个据点,只是有几个据点,他并没有去过,只是听说,而且他画不出地势,图显得乱七八糟,根本没办法依图找据点。

    “从山上下去后,是哪里?”徐朗问道。

    “是穆家宗祠的后面。”穆梁答道。

    徐朗皱了下眉,他去过穆家村,知道穆家宗祠依山而建,要想回城,就必须从穆家村穿过;他们突然出现在穆家村,势必会引起穆家村的人注意,到时候可不好脱身。

    燕王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皱眉问道:“还有没有别的路了?”

    “除非你们绕去承露台。”穆梁道。

    “去承露台怎么走?”燕王问道。

    穆梁指着左侧,“往这边走,就能到承露台。”

    沈丹遐见穆梁目光闪烁,立刻嚷道:“三爷,他在撒谎。”

    “你胆子不小,还敢撒谎骗人。”徐朗手中匕首一动,穆梁的左耳远离他而去,他的惨叫声还没喊出来,就被徐朗掐住喉咙咽了回去。

    又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后,燕王抬手在脖子上做了个杀的手势,徐朗毫不迟疑地割断了穆梁的脖子。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沈丹遐只是脸色有些发白,但是她并没觉得徐朗和段羽杀死他们有什么不对;若不是徐朗和段羽身手不错,那么死的人会是他们,而她也将死无葬身之地。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的道理,她知道,因此绝不会对坏人生出什么妇人之仁来。

    “把这两家伙拖远一点,不能让人太快发现他们。”燕王挽起衣袖,准备去抬死尸。

    “要是有锄头就好了,挖两个坑,将他们埋了。”沈丹遐走过去帮徐朗抬死尸。

    “九儿,不用你动手。”徐朗可不愿意让沈丹遐碰触别的男人。

    沈丹遐只好停下脚步,看着徐朗扛起穆梁,将他抛进灌木丛里。又在四周做了一些布置,达到毁尸灭迹的目的后,四人并没有马上就离开,而是坐下来歇息了一会。

    商量过后,决定去寻找穆家开辟出来的小路,直接下山;穆梁想将他们引去承露台,不知道那儿会有什么样的陷阱;山下穆家宗祠那儿固然会有人守着,但是只要他们赶在天亮之前离开穆家村,那么就不会有危险。

    转过一个弯,就看到不远处有灯光闪动,燕王眯着眼道:“那儿应该就是据点了。”

    “路,应该就在据点附近,我们要过去,肯定会惊动他们。”段羽皱眉道。他们只有三个人,而对方有四人,人数上他们不占优势,而且他们一路走来,已筋疲力尽,力战肯定不行,只能智取。

    “王爷,劳烦您留在这里保护好内子;段先生,我们过去将人引出来个个击破。”徐朗松开了牵沈丹遐的手。

    沈丹遐轻声叮嘱了一句,“三爷,要小心。”她怎么都没想到,危险不在寻宝,而在寻宝出来之后;人心难测,原本章善聪是想让穆家人协助他的后人得到这天下,谁知穆家人却成了威胁寻宝人的一个存在。

    “别担心。”徐朗微点下头,和段羽朝那个据点大步走去。

    燕王和沈丹遐寻了个灌木丛,躲在后面。山风凛冽,吹得沈丹遐瑟瑟发抖,牙齿也不受控制,发出咂咂声。燕王解开了身上的外袍,披在她身上。

    “不,不用,我不冷。”沈丹遐缩着脖子道。

    “好好披着,做哥哥的,再怎么也不能看着妹妹,受冷风吹。”燕王拉拢外袍。

    “谢谢榳哥哥。”沈丹遐接受了他的好意,她知道高榳之所以视她为妹,不仅仅是因为同生共死的原因,还有前世,他身受陶氏的养育之恩。

    等人的时候,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沈丹遐蹲得双腿发麻了,徐朗和段羽还没回来,不由得心慌,“榳哥哥,他们不会失手吧?”

    “他们不会失手的,你要对徐卿有信心。”燕王安抚她道。

    “我对三爷当然有信心,我是怕段先生会拖后腿。”沈丹遐撇嘴道。

    “他已受过一次教训,不会再那么冒失。”燕王淡笑道。

    “希望吧。”沈丹遐掩嘴打了个呵欠。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隐约看到那边有人朝这边走来,月亮恰好这时被一片云给遮住了,光线不明,看不清是不是徐朗和段羽回来了,小心为上,燕王和沈丹遐仍然藏在灌木丛里没动。

    “王爷。”

    “九儿。”

    听到声音,确认来的是徐朗和段羽,燕王和沈丹遐想要站起来回应,可是脚蹲麻了;沈丹遐一边抽着气,一边道:“三爷,我在这。”

    “九儿。”徐朗飞奔而去,扶住沈丹遐,“怎么了?”

    “蹲久了,脚麻。”沈丹遐靠在徐朗身上道。

    “我背你下山。”徐朗半蹲下,背起沈丹遐。

    段羽扶起了燕王,把刚才在据点发生的事,简单的禀报了。那四人正在屋里赌钱,输得那个,输得冒火,出来透气,然后就被他们干掉了。另外三人先前也没理会,赌了一会,发现这人还没回来,就让一个人去寻他,这个落单的人,自然也被徐朗二人给干掉了。

    对赌的两人见这两人一去不归,都生出了警惕之心,两人提着木枪,一起出来,可他们还没看清徐朗和段羽,就被抹了脖子,死在谁手里都不知道。干掉了据点里的人,徐朗和段羽又进屋内,搜查了一番,然后才过来找燕王和沈丹遐。

    徐朗和段羽在石屋里,找到了两把大刀,一个防风灯,有了防风灯照明,还快就找到了下山的路,大约走了五里远,又看到了一个亮着灯光的石屋,不过很快屋里的灯就灭掉了,看来驻守的人已睡下了。

    吹灭了防风灯,四人摸黑悄声过了那个据点,继续前行,这个据点是离村最近的一个据点,他们很快就到了穆家宗祠;多年严密防范,都无事发生,如今已经松懈,宗祠附近并没有人看守。

    “这里离城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得寻一些代步的畜牲。”燕王有些走不动了,看着趴在徐朗前上,昏昏欲睡的沈丹遐,莫名的冒出一丝羡慕来。

    “穆家的牲口棚里养着几头驴,可以偷出来,不过牲口棚外有两条恶犬。”徐朗上回可没白来一趟穆家村,他在穆家村转了一圈。

    “人都能杀,杀狗更方便。”段羽握紧手中的大刀道。

    在徐朗带领下,他们靠近了穆家村的牲口棚,两条狗听到陌生的脚步声,大叫起来,只可惜,它们的叫声还没引起人的注意,它们的头,就被两把大刀给砍了下来。

    牲口棚里有六头毛驴,四人一人骑一头,另外两头,段羽把它们放血弄死,免得穆家村的人发现了,骑驴来追他们。牵着毛驴,迅速的穿过穆家村,一路走过来,惊动了数家看门狗。

    狗叫声声,惊醒了许多穆家人,或许是怕死吧,又或许是睡意正浓,他们并没有出来察看,这到让悬着心的徐朗四人松了口气。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