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二章无耻夺爵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二章无耻夺爵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p>陶氏昏厥过去两刻钟后,婢女盘算着主子用完餐了,过来伺候,发现情况不对,将两人抬上榻,赶紧遣人出府请大夫。<p>大夫为两人诊罢脉,面色凝重,道:“侯爷已无气息,夫人还有一线生机。”<p>妾室们闻言,嚎啕大哭起来,沈柏定双眉紧锁。沈穆轲死了,很多事情就会有所改变。忠义侯死了,侯夫人昏厥,引来了各种的猜测。<p>皇上和太子高榳对此事,亦很重视。当年皇上做太子时,瑞王宫变,他被迫逃离锦都,不得已将刚出生的儿子高榳托付给沈穆轲。沈穆轲没有辜负太子所托,将高榳抚养长大,教养成材。高榳以沈穆轲和陶氏的嫡三子,在沈家生活了十八年,一年多前才回到生父身边,被立为太子。<p>皇上责令刑部尚书彻查此事,务必抓住毒害忠义侯和侯夫人的凶手。二十七日傍晚,陶氏从昏厥中清醒过来。<p>刑部尚书在林氏等人的陪同下,过来问话,“夫人刚醒过来,下官实在不该来打扰夫人休养,但是为了尽快抓到下毒的人,还请夫人把昨夜发生的事,详细地说一说。”<p>陶氏虚弱地靠在床上,按按额头道:“昨日是太子的生辰,我早早去酒家订了席面,还亲手做了寿面,想与侯爷说说话,可我喝了碗鸡汤,就头晕倒下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p>来查案时,刑部尚书等人就看到了桌上的那碗寿面。陶氏亲手做寿面的事,阖府皆知。陶氏的话,没人会去质疑,毕竟她也中毒了。沈穆轲帮着皇上抚养太子,又帮着皇上复位,可以说结下许多仇,很多人巴不得他死,这其中最大嫌疑人就是废瑞王和前威远侯。<p>查案的事,无须沈家人去多管。陶氏深知做戏做全套,不顾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换了孝服,去灵堂上哭丧。沈母在长孙媳和婢女的搀扶下,脚步蹒跚地进来了,在灵堂哭得伤心欲绝。白发人送黑发人,是值得大哭特哭的,尤其这还是三个儿子中最有出息的一个。<p>旁人相劝,“老太太,请节哀顺便。”<p>沈母被劝住,当着众人面训斥陶氏,“柏寓那个不孝子呢?他老子都死了,他不回来,还在外面走亲访友。”<p>陶氏跪在垫上,语气平静地道:“老太太,柏寓出门在外,怎知家中发生了何事?自然是要有人去报信,他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没有人派人去报信,直到我苏醒,才派人去报信。想来,过几日,柏寓就能赶回来,不会错过扶灵上山的。”<p>听话听音,来吊唁的人,谁都不是傻子。沈母觉察到众人的目光,知道说错话了,只得掩面继续哭沈穆轲,她也不好继续拿这事,指责沈柏寓。<p>傍晚,沈母不顾陶氏跪了一天,身体疲惫,就迫不及待地道:“老三已不在了,柏寓身有残缺,不可继承爵位,柏定是庶子,没有庶子承继爵位的道理,这爵位让柏守来承继。”<p>林氏面露喜色,若不是府上在办丧事,她只怕会放声大笑了。<p>“母亲,柏宽才是沈家长孙,要承继爵位,该由柏宽来继承才对。”周氏提出异议道。<p>“二弟妹,这话你说错了,柏宽是年长于柏守,可他是二房的嫡长子,算不上是沈家长孙,柏守才是嫡长房的嫡长孙。”林氏把长房两字咬得格外的重。<p>“大嫂,这爵位是三叔的,不是沈家的,当立长。”周氏据理力争。<p>“三叔姓什么?三叔姓沈,母亲还在,这就是沈家的爵位,就该由柏守来继承。”林氏寸步不让。<p>沈穆载和沈穆轼兄弟俩保持沉默,放任妻子在那么争得面红耳赤。陶氏事不关己的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沈母见她们闹得丑态百出,气得捶桌子道:“好了,闭嘴,闹闹闹,闹什么闹?老太婆我还没死呢!”<p>林氏和周氏互瞪了一眼,闭上了嘴。沈母扭头看着陶氏,道:“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等老三出了殡,你就写折子上去,这爵位由柏守继承,你带着柏寓一家,搬回老宅去。穆载,你带着你那一大家子,搬到侯府来住。”<p>“是,母亲。”林氏抢先应道,还抛给周氏一个得意地眼神,气得周氏暗暗咬牙。<p>陶氏神色未改,心中冷笑,还是这样的自说自话,她们以为到这个时候,她还会任由她们摆布吗?<p>过了两日,沈柏寓和绍氏带着儿女,赶了回来。这天半夜,等沈家人都离开后,陶氏母子终于可以单独谈话了,“柏寓,你想搬回老宅去吗?”<p>“母亲,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沈柏寓不解地问道。沈母还在,名义上沈家没有分家,但沈穆轲被封为忠义侯后,就搬到了御赐的侯府来了,成了事实上的分家。<p>陶氏把沈母等人的意思说了出来,试探地问道:“柏寓,你想做这个忠义侯吗?”<p>“母亲,我不想做什么侯爷,我也不想搬回老宅去。母亲,我会另外置办的宅子,我们一家人搬过去住,我和绍氏会好好孝顺您的。”沈柏寓是次子,自知本分,后来断了腿,颓废了也长一段时间,后来沈穆轲被封为了侯爷,他对爵位亦没有任何奢望。<p>陶氏欣慰地笑了,把手边的木匣,推到沈柏寓面前,“打开它。”<p>沈柏寓依言打开盖子,里面是一叠银票和地契,最上面这张的面值是五千两,惊愕地问道:“母亲,您这是要做什么?”<p>“没有银子,你拿什么去置办宅子?”陶氏笑问道。<p>“买宅子不需要这么多银子,母亲为什么把地契,也一起给我做?”沈柏寓把木匣又推回去给陶氏。<p>陶氏抚额道:“柏寓,娘精神不济,身体也不好,实在不想再管事了。这些就交给你管了,以后娘就要靠你了。”<p>“母亲,儿子……儿子这些年让您失望了。”沈柏寓羞愧地低头道。自从他的腿断了之后,他就过得浑浑噩噩的。<p>陶氏微微笑道:“娘一直都相信我的儿子,不会一蹶不振的。柏寓这些银票拿去银楼兑换成现银,买间三进的宅子就够了,财不露白,你要小心收着,不要让人知晓,省得他们又惦记。柏寓,我们只有远离这些人,才能过轻松平静地日子。”<p>这是陶氏的心声,亦是这些年来她从痛苦中得出来的领悟。<p>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