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一章前尘往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沈家九姑娘 正文 第一章前尘往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p>夜,无月,黑得漫无边际,只有几颗零落的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锦都城东郊,被大火烧成废墟的原太子府,出现了两道快速移动的身影。<p>他们来到西北角一处被杂草遮掩的枯井前,擦亮了火熠子,将井口上方的杂物清除,把背在身上的长绳,抛进枯井里,一个人在井口拉着绳子,一个拽着绳子爬了下去。<p>在枯井里,那人找到一个已然褪色的襁褓,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块灰布,将襁褓包起来系好,绑在腰间,顺着绳子爬出了枯井。<p>半个时辰后,这个襁褓送到了两个月前才刚刚新鲜出炉的忠义侯夫人陶氏的面前。陶氏双手颤抖地解开布包,看到里面的襁褓,熟悉的针线,眼中浮起了泪光。<p>襁褓上布带已然风化,又是活结,很轻易地就扯断了,里面有一小截灰白色的骨头。陶氏的手颤抖地厉害,想碰又不敢碰那一截骨头,泪如雨下,失声喊道:“女儿!女儿!我苦命的女儿!”<p>陶氏抱着襁褓,哭得撕心裂肺,哭得声音沙哑,哭得双眼红肿。不知道过哭了多久,陶氏哭得全身没力,哭瘫在桌子上,抽搐了许久,才慢慢地恢复平静。<p>陶氏擦去脸上的泪水,认真而仔细地将襁褓折整齐,装进锦盒里,轻轻抚摸着,喃喃自语道:“女儿,娘不会让你冤死的,娘会为你报仇的,娘会送罪魁祸首下来给你请罪的。女儿,是娘没用,是娘对不起你,娘会很快就下来陪你的,乖女儿,你别怕,你等着娘。”<p>陶氏痴痴地看着襁褓,一动不动,整个人都凝固在悲痛之中,直到窗口透过光亮,昭示天要亮了,她才把锦盒的盖子盖好,锁进了紫檀木雕花立柜中。<p>陶氏拉响铃铛,唤婢女进来伺候。婢女们早已准备好洗漱用品,在外面候着了,听到声响,推门进来,看到一脸憔悴陶氏,都是一惊。心腹婢女关心地问道:“夫人,昨夜没睡好吗?”<p>陶氏嘴角微微上勾,一语双关地道:“是啊,没睡好,做了一个噩梦,如今梦已醒,以后会睡得很好的。”<p>在陶氏洗漱梳妆时,几个妾室过来请安伺候,“贱妾给夫人请安,夫人万福。”<p>陶氏眼皮都没抬起,冷淡地哼了一声,对她们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改变。一会,忠义侯沈穆轲来了,跟在他身后的是昨天跟他欢好的小妾。小妾一脸的春意,纤腰扭出的媚态,看得另外几个妾室满眼妒意。<p>“老爷。”陶氏欠身行礼,低垂的眼中寒光闪动。<p>沈穆轲嗯了声,在左首椅子上坐下。陶氏亲手奉了茶水给她,然后在他左手边的椅子坐下。<p>婢女通报道:“三爷、三奶奶、七爷和小少爷,宝姑娘来请安了。”<p>沈穆轲抿了口茶水,道:“让他们进来。”<p>陶氏看着一瘸一拐走进来的沈柏寓,眼中闪过一抹心疼,看到大阔步的沈柏定,叠放在身前的双手,紧紧地互握了一下。<p>二奶奶绍氏给公婆请安,抬眼看了看陶氏,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今天是怎么了?一向不喜欢涂抹脂粉的婆婆,今天的脂粉擦得忒厚了。<p>陶氏轻咳一声,道:“人齐了,上朝食吧。”<p>婢女摆好朝食,沈穆轲在桌边坐下,陶氏等人入坐。陶氏斜了眼绍氏,道:“有下人伺候,你坐下一起吃吧。”<p>“是。”绍氏屈膝应道。<p>沈柏定端起碗,又放下了,露出食难下咽的模样。沈穆轲抬眼看着他,问道:“怎么了?”<p>“父亲,儿子坐着吃饭,生母在旁伺候,儿子有负担。”沈柏定起身垂首道。<p>陶氏勾了勾唇角,目光平静如水,夹了个春卷,给小孙女,“宝儿吃。”<p>沈穆轲看了眼沈柏定的生母董姨娘,道:“去旁边坐着。”<p>董姨娘笑得见牙不见眼,道:“是,老爷。”<p>一家人安静吃完朝食,沈穆轲接过婢女递来的杯子,漱了口,抬腿往左室走去。陶氏指着小妾,道:“进去伺候老爷换衣。”<p>小妾屈屈膝道:“是。”<p>沈穆轲换好朝服,走了出来,道:“我去衙门了。”<p>陶氏站起来,和妾室送他到门口,欠身道:“恭送老爷。”<p>妾室们也行礼道:“恭送老爷。”<p>送走沈穆轲,陶氏将小妾们和沈柏定都打发走,道:“寓儿,你媳妇嫁进来几年了,都没回过娘家,这几个月都没什么事,你就带着她和孩子们去趟绍家,看看你岳父岳母,赶在端午节前回来就行了。”<p>绍氏满心欢喜,沈柏寓一向孝顺,夫妻俩听从陶氏的话,准备好了礼物,于三月十八日离京去绍氏的娘家。<p>沈柏寓夫妻带着孩子离开的第三天,三月二十日,陶氏如常去沈家老宅,给沈母请安。沈母穿着一袭深蓝色团花对襟宽袖长衫,歪靠在榻上,一个小丫头拿美人捶在给她捶腿。<p>沈母看着陶氏进来,眼中闪过一抹鄙色,沉声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绍氏呢?”<p>陶氏只当没看到她眼中的神色,恭敬地行了礼,道:“老太太,绍氏回娘家了。”<p>“这小辈回娘家,都不告知长辈的,太没礼数了,小户出身,就是上不了台面。”沈二太太周氏阴阳怪气地道。<p>“她是经我这个婆婆同意,才回娘家的,老太太是我的婆婆,由我侍奉。”陶氏笑眯眯地道。<p>周氏撇撇嘴,不屑地轻哼一声。<p>陶氏也不等沈母说话,自顾自地找了张椅子上坐下,沈母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p>沈大太太林氏领着她的儿媳、周氏领着她的儿媳,围着沈母奉承,那副谄媚样,看得陶氏呕得慌,低头看着衣袖上的花纹。<p>陶氏耐着性子,在沈家老宅喝得茶都淡了,才起身离开老宅,去了趟药铺。陶氏从荷里拿出三张陈旧的单子,“掌柜的,把这些药材捡齐了,送去忠义侯府,价钱不是问题。”<p>坐堂大夫看那三张单子都是补身的药方,没什么问题,对掌柜点了下头。他那点微薄的医术,不足已看出从三副药里,各取几味药,凑一起,就能配出致命的毒药。<p>掌柜点头哈腰地道:“是是是,夫人放心,两天内,就能把药材捡齐,送去府上。”<p>陶氏离开药铺,去酒楼吃了饭,又点了一桌席面,让他们在三月二十六日傍晚,送到忠义侯府。<p>过了两日,药材送进了侯府,沈穆轲问了句,“你买这么多药材做什么?”<p>“我这几日睡得不好,大夫说要喝点药,定定神。”陶氏解释道。<p>沈穆轲看她脸色是不太好,没有多想,叮嘱她依时吃药。接下来几天,陶氏以身体不好为由,不让妾室和庶子来请安。陶氏躲在房里,专心将需要的几味药捡了出来,配成一副致命的毒药,将药材磨成粉。<p>二十六日这天,陶氏和沈穆轲去东宫,参加太子的生辰宴。到了傍晚时分,酒楼把席面送了进来,陶氏把毒药掺在酒里和沈穆轲爱喝的八宝鸡汤里。<p>陶氏做好一切,吩咐婢女道:“去请老爷过来,说我有要事与他商量。”<p>婢女去请沈穆轲,沈穆轲正搂着董姨娘,嘻嘻哈哈喝着小酒,快活得不得了。得知陶氏有请,董姨娘不乐意地噘嘴,拉着他的衣角,“老爷,今天是妾身的日子。”<p>“爷跟她说完事,再过来。”沈穆轲把手从她衣襟处抽出来。<p>“妾身等老爷过来。”董姨娘嗲声嗲气地道。<p>沈穆轲去了陶氏的院子,陶氏将下人们都屏退了,站在门边等他。沈穆轲大步走进来,不是太耐烦地问道:“你有什么要事,非得今天说?”<p>陶氏微微浅笑,关上门,转身道:“今日午宴,老爷饮了酒,本该让老爷歇息,不该打扰老爷,只是这喜事,我不跟老爷分享,就不知道该跟谁分享了。”<p>“什么喜事?”沈穆轲在桌子边坐下,问道。<p>“老爷莫急,等我先敬老爷三杯酒之后,再说吧。”陶氏提壶倒酒,亲手奉上。<p>沈穆轲爽快地连饮三大杯酒。<p>陶氏盛了碗鸡汤放在他面前,笑盈盈地道:“老爷,用喝碗汤,我去把东西拿来。”<p>陶氏看着沈穆轲喝了半碗汤,这才转身往里室去。沈穆轲还在喝汤,没有注意到陶氏一脸的决绝和眼中的冷意。<p>陶氏从紫檀雕花立柜里,捧出了那个锦盒,回到小厅里,笑问道:“老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p>沈穆轲看着她,反问道:“是什么日子?”<p>“给老爷看样东西,或许老爷就能想起来了。”陶氏把锦盒放在他面前,打开盖子。<p>沈穆轲看着里面的东西,皱眉问道:“这么脏的东西,你拿出来做什么?”<p>“老爷不认识了吗?这是一个襁褓,是我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绣出来给我女儿用的,老爷你想起来了吗?”陶氏目光锐利地盯着他问道。<p>沈穆轲脸色微变,“你好好的,把这个拿出来做什么?”<p>“拿出来告诉你,今天是女儿的生忌,亦是女儿的死忌,也将成为你的死忌。”陶氏神情狰狞地道。<p>沈穆轲此时感觉到腹痛如绞,“你,你居然敢谋害亲夫。”<p>“虎毒尚且不食子,可你呢,你为了你的青云路,狠心到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女,那我怎么就不能做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若能早一点醒悟,或许密儿不会死,深儿不会死。沈穆轲,你这个忠义侯是怎么来的?你是不是忘了?用我儿女我侄儿的命换来的爵位,你想要传给沈柏定那个庶子,你还真是无情无义到极点啊!”陶氏咬牙切齿地道。<p>沈穆轲痛得满头大汗,从椅子上跌坐在地,“你把解药拿来,我写折子,我让寓儿当世子。”<p>“不稀罕,寓儿不会要这个沾着他哥哥、他妹妹、他表弟鲜血的爵位,我也不会让这个爵位存在的。”陶氏恨声地道。<p>“你这个毒妇,你想做什么?”沈穆轲惊恐地问道。<p>陶氏冷笑道:“我想做什么,你在地下好好看着。”<p>沈穆轲双眼瞪得圆圆的,死死地盯着陶氏,手脚不停地抽搐。陶氏面无表情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带恨意,看着他慢慢的没了气息。<p>陶氏把襁褓收回柜子里,又走回桌边,盛了一碗鸡汤,将汤水喝完,故意将碗带翻在桌上,缓缓地躺倒地上,静等药性发作。<p><p>------题外话------<p>新文,请大家支持,请收藏,谢谢。<p>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