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进入池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进入池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七月初一,程玿赶到了余城,他接任余城知府。接任都指挥使的亦是徐朗的熟人,原兵部左侍郎鲁元;徐朗也接到了燕王的秘函,让他前往九子山。

    “九儿收拾收拾,两日后,我们出发去九子山。”徐朗看完秘函道。

    “好。”沈丹遐应道,这一天终于来了。

    出门的理由都是现成的,徐朗在来的路上救了一个孤女,承诺要送她去寻亲,现在公务忙完,徐朗信守承诺,特意告假三月,亲自护送这名孤女去寻亲;至于沈丹遐为何要跟着一起?理由就更充足,任那个女人都不会放心自己的男人,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一起出门吧。这万一在路上发生点什么,人没送出去,还要让人进门,沈丹遐必须跟着去。

    对徐氏夫妻这次出门,其他人没有怀疑什么,就是程玿和鲁元隐约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却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这一次出门,沈丹遐没有带四香,留她们看家,身边只带了四莫,徐朗则带了常家三位兄弟,常缄留在余城镇守。

    虽然这次去九子山,没有来余城那么悠闲,但徐朗还是尽可能得照顾沈丹遐,以她的身体为重,正午最热的时候,绝不赶路,会寻阴凉处,让她好好歇息。每到大一点的城镇就会购买冰块,放置在马车里。

    但是即便如此,一向娇养的沈丹遐还是病倒了。徐朗就近寻了户农家住下,立刻让常默骑快马去昨日路过的县城请大夫过来。徐朗守在沈丹遐身边,看着昏睡过去的娇妻,拿着浸了水的帕子,为她擦拭额头。

    清凉的井水,唤醒了沈丹遐,睁开眼,看着一脸担忧的徐朗,勉力一笑,道:“老公,我没事。”

    “九儿,你醒了,可还想吐?”徐朗扶她坐起,柔声问道。

    “没东西可吐了,我想喝水。”沈丹遐环顾四周,“这是哪?”

    “一个农家小院。”徐朗起身去给她倒了杯水,喂给她喝。

    “我歇息够了,继续赶路吧。”沈丹遐想要下床。

    徐朗将她按了回去,“今天我们在这里歇下了。”

    “可现在离天黑还有一个多时辰,我们可以赶到下一个城镇再歇息。”沈丹遐不想误了与燕王会合的时期。

    “你身体要紧,迟了就迟了,燕王不会说什么的。”徐朗沉声道。若不是寻宝需要沈丹遐亲自过来,他绝不会带沈丹遐出来受这等苦,“乖,听话,今天就要这里歇下了。”

    见徐朗如此坚持,沈丹遐也不好拗他的意,“好吧。”有法宗大师的谎言做保,就算她迟到一两天,燕王应该也不会介意吧。

    “三爷,绿豆汤熬好了,奴婢是不是可以送进来?”莫失的声音在外响起来。

    “进来。”徐朗道。

    莫失端着一碗绿豆汤推门进来,“太太,奴婢放了许多糖霜。”

    沈丹遐喝完绿豆汤,就被徐朗强迫继续躺在床上歇息;徐朗也没出去,拿着把蒲扇,坐在床边,给她扇风。一个时辰后,满头大汗的常默带回来一个快被马颠簸的散架的老大夫,老大夫从马上下来,双腿直打哆嗦,要不是常默提着他,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了。

    “常二哥,他是大夫?”莫失看着面色煞白,喘着粗气,扶着门框,摇摇欲倒的老头,直皱眉,感觉这老头更应该去看大夫。

    “我打听过,这是那镇子里最有名的大夫。”常默办事还是很靠谱的。

    “跟我进去给太太诊脉。”莫失率先进去通报。经徐朗允许,那老大夫被莫失拽了进去。

    沈丹遐并没有生大病,只是因为天气炎热,她中暑了。老大夫嘴角抽搐,那粗野的小子急得火上房似的,害他还以为是什么重症,不过是中暑。不过徐朗数了一百两的诊金给他,让他什么郁闷都没有了,数了三两碎银子给农户,买下他家的驴子,慢悠悠地骑着回家去了。

    知沈丹遐没什么大碍,徐朗也就放心了。到晚上,沈丹遐中暑的症状完全消除了,她兴奋地对徐朗道:“老公,其实我们可以白天休息,晚上赶路。”

    “不行,晨昏颠倒,你的身体会受不住的。”徐朗断然否决。

    沈丹遐噘着嘴躺下了。

    休息了一夜,沈丹遐已然没事,但徐朗却坚持在这户农家又多住了一天,才继续上路;马车上,庞琳看着啃西瓜的沈丹遐,道:“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徐太太真是好福气,能找到徐大人这样的如意郎君。”

    在马车伺候的莫离皱了下眉。

    沈丹遐吐出西瓜子,笑笑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不仅仅是女人的想法,也男人的想法;他娶我,我嫁他,是我们彼此的福气,我们乃天作之合。”她并不介意在庞琳面前秀一把恩爱,省得她那颗心又蠢蠢欲动,说些不中听的话。

    骑马走在车外的徐朗,听到此话,唇角上扬,没错,他们是彼此的福气。

    庞琳笑了笑,问道:“徐太太和徐大人感情这么好,在成亲前就认识了吧?”

    沈丹遐笑容微敛,眸色沉了下去,很想骂一句,不知所谓的东西,不过沈丹遐忍住,淡淡地道:“在礼法上,我该叫他一声表哥。庞姑娘还有什么想问的,一并都问了吧。”

    庞琳干笑了两声,“没,没什么想问的了。”

    沈丹遐把听了一半的西瓜扔了出去,“没胃口了,莫离,我要睡会,别让人打扰我。”话不投机半句多,不想再跟这个庞琳聊天了。

    “是,太太。”莫离挪到庞琳那侧,让出地方来,以便沈丹遐可以躺下来。

    到下个城镇时,徐朗让常默去买了一辆骡车,“请”庞琳去坐,他不用再避男女之别,可以进去陪沈丹遐了;沈丹遐把莫离打发出去骑马,夫妻俩在车里对弈闲聊,沈丹遐心情好,还唱小曲给他听。

    又走了十日,到了池县,离九子山只有三十里远的一个城镇,这里也是与燕王约好碰头的地方,进城去客栈投宿;安顿好后,徐朗趁着夜色,独自一人离开了客栈,走进长街一间不起眼的面店。

    “我是锦都来的,要一碗三两三的清汤面。”徐朗说出的是秘函里的暗号。

    “客官,面都已煮糊了,你才来。”煮面的男人头都不抬地道。

    “那麻烦你重新煮一碗好了,我不急。”徐朗淡定地道。

    “行,我为客官再煮一碗,客官请里面坐,面马上就好。”男人道。

    徐朗走了进去,面店不大,却分成了里外两间,徐朗径直走进了里间,燕王和赵诚之已然在里面等候多时。燕王沉声道:“你迟了两日。”

    “抱歉,内子身子不舒服,路上耽搁了。”徐朗解释了一句。

    “九妹妹没事吧?”燕王关心地问道。

    “她有些劳累,现在客栈休息。”徐朗有意没带沈丹遐过来。

    “女子体弱,长途跋涉,是很辛苦的,让沈姑娘多休息几日也无妨。”赵诚之体谅地道。

    徐朗皱眉,对赵诚之称呼沈丹遐为沈姑娘不满,“赵世子注意你的称呼。”

    赵诚之不以为然地挑了下眉。

    燕王突想到了什么,问道:“徐卿,九妹妹是哪天生病的?”

    “七月十九日。”徐朗如实相告。

    燕王脸色微变,心中大骇,对法宗大师的说法,他是半信半疑的,但现在他全信了,七月十九日,他无缘无故大呕大泻;这就是同生共死吗?沈丹遐生病,他也会不舒服。

    “我去过一趟九子山一趟,在山脚下,找到一个穆家村,等沈姑娘休息好了,我们是否先去这穆家村探访一下?”赵诚之先到池县也不是光等着,什么都没做的。

    “表哥觉得这个穆家是和章大学子有关系的那个穆家?”燕王问道。

    “根据沈姑娘的分析,宝藏埋在九子山中,这个穆家住在九子山附近,他们极有可能是章大学子安排的守宝人。”赵诚之分析道。

    “我和内子在去余城的路上,无意结识了一个姓穆的男子,在他那儿得知穆家的祖训,穆家男儿年满七岁,必须去甘露寺出家为僧,直到在主持大师选定了亲传弟子后,方可还俗回村,娶妻生子,延续穆家的血脉。照这么看,穆家应该就是章大学子安排留在九子山的守宝人。”徐朗确切地道。

    “这个穆家村,我们必须去一趟,还有那个甘露寺,必然也与宝藏有一定的关系。”燕王眯着眼,精光闪动,“只要确定穆家人是守宝人,那么依照祖传下来的话,我们拿着秘图和钥匙,他们应该就会带我们去宝藏埋藏的地方。”

    赵诚之摇头道:“我总觉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开启宝藏的关键在九妹妹,等九妹妹休养好了,我们再来商量。”燕王看着徐朗道。

    “三日后,我会带内子来吃面。”徐朗起身道。

    “好,那就三日后再来。”燕王把事情定了下来。

    三人也没吃面,就出去离开了面馆。他们一离开,站在门口煮面的男子就收拾摊子关门了。徐朗回到客栈房间时,沈丹遐还没睡,坐在灯下看那三把钥匙,“你回来了,燕王和赵诚之怎么说?”

    徐朗把三人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沈丹遐,然后问道:“这钥匙有什么特别的?你怎么又拿出来看了?”

    “我已经知道怎么分辨钥匙是属于那一家掌握的了。”沈丹遐笑盈盈地道。

    “分辨这个做什么?”徐朗不解地问道。

    “先前我们分析秘图由彭家掌管,四把钥匙分别由徐、苏、赵、穆四家掌管,可现在却发现穆家有可能是守宝人,穆家就有可能没有钥匙,而是有别的东西。但我分辨后,发现这把应该就是穆家掌管的钥匙,也就是说穆家将钥匙遗失了,又或者可以说法宗大师把穆家掌管的钥匙带出了穆家。法宗大师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穆家人不想守宝,想取宝了?穆家一直守在山下,是不是在等拿钥匙和秘图的人出现?”沈丹遐严肃地道。

    “穆家人若存了取宝的心思,他们在知道我们手中握有秘图和钥匙后,一定会想办法夺取的。”徐朗沉声道。

    “那个穆家村,虽不是龙潭虎穴,但他们经营了一百多年,又是单姓村,最团结,要进去套消息,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想过了,我们可以带着庞琳进去,借着打听穆维,接近穆家人,你觉得怎么样?”沈丹遐问道。

    “好主意。”徐朗颔首,微蹙眉看着沈丹遐,“九儿,你是不是在知道穆维是穆家人后,就在打这个主意?”

    沈丹遐俏皮地笑了笑,道:“不告诉你。”当时她并不知道有穆家村,只是想进甘露寺有个熟人罢了,没想到今日会用得上。

    徐朗也不多问了,收好钥匙,拉着她睡觉。

    三日后,徐朗没带随从,和沈丹遐一起去了面馆,见到了燕王和赵诚之;沈丹遐把她的主意说了,燕王和赵诚之没有太多的异议,但两人和徐朗一样,都不赞成她跟着进穆家村。

    沈丹遐想了想,道:“行行行,我不去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意,就一并跟你们说了,赵世子手里有把钥匙,我家三爷手里把钥匙,穆家这把钥匙就留在我手中,这把苏家的钥匙,王爷您拿着。等你们顺利的进入了穆家村,就去找穆家的族长,用这钥匙跟他套近乎,表示可是四分宝藏,相信他一定会动心的,到时候你们就可见机行事了,我就不多说了。”沈丹遐不知道燕王的生母就是苏家人,冥冥之中,将苏家的钥匙,交到了有着苏家血脉的燕王手中。

    燕王笑道:“九妹妹若是男儿,必是国之栋梁。”

    “王爷谬赞,我不爱读四书五经,我只有点小聪明而已,还是女子的好,做男子,我家三爷也不愿意啊,是不是三爷?”沈丹遐娇笑道。

    徐朗颔首,沈丹遐若是男儿,他上哪儿娶妻?哪来得五个儿子?幸亏沈丹遐是女子。

    四人又商量了一下细节,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