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余城生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余城生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卢青退出去,很快带进来二十几个人,有男有女,垂手肃立,一看就是训练过的。沈丹遐笑问道:“你们都会些什么?觉得自己可以胜任那个位置,自己说说吧。”

    一个看着就很机灵的小厮第一个走了出来,行礼道:“小的彭良,给三爷三太太请安,小的自觉可胜任门房一职。”

    “好,那以后徐宅的门户,就交由你看管,我希望你能一直当值下去,而不是过几日,就要换别人来当差。”沈丹遐首肯了他的自荐。

    接着,沈丹遐依次定下了外院管事、传唤小厮、赶车喂马的车夫、侍弄花草的园丁、厨娘丁嫂子、擅长做面食点心的洪嫂子、帮厨娘子、帮厨丫鬟、绣娘、粗使婆子和负责打扫的小丫鬟。府里的大管家是张平,张平家的则是内管家,杜安家的负责管理采买。燕王派来的护卫队长,就充当护院管事,其他护卫就成了护院。常氏四兄弟,刚跟着徐朗进出。四香和四莫的职事,一如在灵犀院,不过桂香暂时仍然伺候庞琳。沈丹遐还指了两个粗使婆子和两个小丫鬟过去,协助桂香一起伺候庞琳。

    虽然她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去九子山寻宝,但寻宝结束后,她还得在余城呆至少三年,这些下人是必须要的。安排妥当后,沈丹遐自掏腰包,从旁边的酒楼叫了几桌席面回来,男的在外院的前厅,女的则在二进院子的内厅。

    徐朗和沈丹遐在这宅子里住下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一些人的耳朵里。

    “什么?姓徐的住进了黄家的宅子,不是说黄家的宅子卖给了云来客栈的东家,他怎么会住进去?去查一查,这姓徐的跟云来客栈的东家有什么关系?”吴忠脸色微变,立刻吩咐道。

    这不是秘密,仅过了一天,就查了出来了,“云来客栈的东家姓陶,是仁义伯的亲妹,姓徐的妻子,是她的嫡女。”

    “原来他娶得是仁义伯的外甥女,难怪花钱如流水。”吴忠喃喃自语道。徐朗在他心目中,成了吃软饭的男人,根本不知道徐朗揽财能力并不比仁义伯差。

    徐朗和沈丹遐在余城住了下来,因现在余城知府、都指挥使、都指挥同知都在牢里关着,都指挥佥事虽然有四位,可是另外三位,尸位素餐,弄得徐朗公务繁忙,早出晚归,披星戴月。

    徐朗忙,沈丹遐也没闲着,那些官太太、乡绅太太或结伴或独自过来拜访;沈丹遐虽不喜欢应酬,但也知这事不能任性,耐着性子与她们周旋。

    这一日,沈丹遐受邀去畅欣园赴宴,请客的是当地有名的豪商冯家,这冯家与陶家有生意上的来往,看在陶侃的面子上,沈丹遐欣然应约。

    畅欣园的入口处很窄,但景色却是极美的,有山、有水、有奇石、有小桥、有花木,园中有一榭,榭前有一池水,水边有斜依的松柏,袅袅的垂柳,波光水色中倒映着亭台、桥榭,错落有致,有神有韵。

    “佳园佳景。”沈丹遐笑赞了一句。

    冯太太谦虚地笑道:“园子简陋,太太愿纡尊降贵前来,是我冯家的荣幸。”

    “冯老爷与我舅父兄弟相称,冯婶母若是不嫌弃,就随我舅父唤我一声九儿吧。”沈丹遐笑道。冯太太不但年长于她,而且陶氏买那宅子,也多亏了冯家出面,是以沈丹遐愿意给冯太太一个面子。

    “不敢当,不敢当。”冯太太笑得眉飞色舞,觉得帮忙果然帮对了。

    “冯太太,前面就是风到月来榭了吧?”余城同知的妻子笑问道。

    “是,风到月来榭边上就是留听台,坐在榭里,卷起四面的帘子,就可以观赏留听台上的歌舞,因此今日我将宴席就设在了风到月来榭里。”冯太太答道。

    沈丹遐见阳光映射在池上,水光潋滟,笑道:“冯婶母果是风雅之人。”

    身后那些被请来陪客们,也纷纷交口称赞,应和着沈丹遐的话,冯太太笑得合不拢嘴,邀请沈丹遐进入风到月来榭;沈丹遐是主客,当仁不让的坐了宾客正位,冯太太和那位同知太太也跟着入了座,接着其他太太们也一一入座,婢女送上茶水果点。

    沈丹遐在位置上坐下,丝竹声响起,歌舞伎在留听台上翩翩起舞。同知太太笑问道:“冯太太,那领舞的可是香绮楼的哪个花魁?”

    “正是。”冯太太淡笑道。

    “也只有冯家才有面子,请来这位只卖艺不卖身的花魁啊。”一位太太笑道。

    众人边欣赏着舞蹈,边闲聊着,冯太太突然提到她的小孙女,沈丹遐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是冯太太请客的原由了;得她这位三品淑人几句称赞,小姑娘面上有光。

    “冯婶母,既然小侄女儿来了,不如叫她过来,让我瞧瞧吧。我只有五个臭小子,看着漂亮的小姑娘就喜欢。”沈丹遐笑道。

    这时陪客中有位太太道:“徐太太可能如此厚此薄彼,我家杏姐儿今日也来了,亦想拜见太太呢。”

    她话音一落,引来了一片附和声,看她们热情高涨的样子,沈丹遐没法拒绝,只能道:“都过来,都过来。”今天要大出血了,还好,预先有备一些精致小巧的银锞子。

    冯太太让心腹婢女去领那些小孩子儿过来,一刻钟后,那婢女就领着一群小孩子儿过来了,走在最前头的,正是冯家的夏儿和那位同知太太的女儿韦子衿,大的不过八九岁,小的只有四五岁。

    榭里铺着地毯,十几个孩子分成两排,在冯夏儿和韦子衿带领下,跪下行礼道:“见过徐太太。”

    沈丹遐笑着虚扶道:“都起来吧。”

    待孩子们站起来,莫失将见面礼一一送上。沈丹遐留下了冯夏儿和韦子衿,把她们招到身边来,慈爱地问她们叫什么名,多大了,可曾读过书之类的话。

    “回太太的话,小女名叫夏儿,今年七岁了,祖母有给夏儿请女先生教夏儿读书识字,夏儿这几日在学《训蒙骈句》。”冯夏儿口齿清晰地道。

    “回太太的话,小女名叫子衿,今年八岁,和夏儿妹妹一起读书。”韦子衿答道。

    “都在学《训蒙骈句》,那我抽一个对子,你们能否对上?”沈丹遐笑问道。

    两个小姑娘对视一眼,齐声道:“太太请出上联。”

    沈丹遐想了想,道:“夜月鸟忙唤。”

    “春风莺乱啼。”冯夏儿先对了出来。

    “松枯遭雨苦。”沈丹遐又道。

    “花瘦怕风寒。”韦子衿对道。

    沈丹遐就顺势夸张了她们几句,然后取下手中戴的玉镯,一人赏了一个。冯太太目的达到,十分满意。正午时分,精致的菜肴摆上了桌。

    到下午申时,宾主俱欢而散。沈丹遐并不知道,她不曾留意的那个最小的女孩,日后会成为她的儿媳之一。

    经过十来天的整顿,徐朗基本上理清余城的盘根错节,这天提早回来,进院子见沈丹遐坐在廊下,手里拿着张请柬,表情古怪。徐朗微皱了下眉,“怎么了?”

    “柳太太请我去给她的长女做及笄的主宾,先前她说过一次,我还以为她是说笑,没想到她是认真的。”沈丹遐愁眉道。

    “你不想去,就拒绝好了。”徐朗在她旁边的竹椅上坐下。

    “不是不想去,只是没想到,我也到了可以在别人的及笄礼上当主宾的年纪了。”沈丹遐感慨道。

    “与你的年纪无关,应与你的诰命品级有关。”徐朗端起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大口,眉头皱了起来,艰难地把茶水咽了进去,“这是什么茶?为何这么苦?”

    “莲薏茶。”沈丹遐笑道。

    徐朗紧张地问道:“你哪里不舒服?”莲薏茶可清心火、止汗、养神等功效,但沈丹遐素来怕苦,若不是身体有恙,绝不会自讨苦吃。

    “就是这几日晚上有点失眠,大夫让我喝点莲薏茶安神。”沈丹遐笑道。

    “你失眠,为何不告诉我?”徐朗放下茶杯,握住她的手问道。

    沈丹遐笑,“你又不是大夫,告诉你做什么?再说了,失眠又不是什么大事,喝点莲薏茶,就会好的。”

    “九儿。”徐朗面露愧色地握紧她的柔荑,这些天他忙于公务,疏忽了她。

    “你是忙公务,又不是去陪别的女人,我不会怪你的。”沈丹遐狡黠一笑,明眸流转,“我是不是很善解人意?”

    徐朗抬起她的手,低头亲了亲,道:“是,我的九儿最善解我意。”

    沈丹遐笑啐了他一口,拉他进房,吩咐婢女把晚饭送进来,这是夫妻俩这十几天来,第一次一起吃晚饭。沈丹遐看外焦里嫩、酸甜可口的糖醋鱼,娇声道:“老公,我要吃鱼。”

    徐朗立刻夹鱼剔刺,或许是有徐朗的陪伴,沈丹遐胃口大开,多吃了半碗饭;吃完饭,两人手牵手,去园子外面悠哉散步消食。沈丹遐抬头看着夜空,道:“还是夏日的夜里好看,即使没有月亮,也能瞧见不少星星。”

    徐朗亦抬头看天,道:“冬日的夜也好看,只是你怕冷,不愿出来,才忽略了。”

    “因为我是俗人,欣赏不了那些曲高和寡的美。”沈丹遐笑着自贬道。

    “我亦是俗人。”徐朗低头对沈丹遐笑道。

    夫妻俩在府里走了约半个时辰,正准备回房沐浴歇息,突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如歌如诉。沈丹遐聆听了一下,沉声道:“茗香,去看看是谁在抚琴?”

    茗香领命而去。

    夫妻俩回房,分别沐浴;沈丹遐从浴房出来,茗香向她禀报道:“太太,是庞姑娘在抚琴。”

    沈丹遐轻哼一声,道:“才吃了几天饱饭,就生出别样心思来了。”供庞琳吃喝,还让人伺候她,她居然真得打起徐朗的主意来了,养了只白眼狼;如此看来,先前的防范还是很有必要的。

    “穆少侠一去无踪影,她急了,怕虚度了年华。”茗香分析道。

    沈丹遐沉吟片刻,道:“让桂香告诉她,我已找好去九子山的商队,问她可愿随商队去九子山找穆少侠?”

    茗香再次领命而去。

    次日,送徐朗出门后,清香捧着捣好的指甲花进来给沈丹遐染指甲,庞琳来了,“太太,那支商队是什么人?他们能保证小女子的安全吗?他们会不会在路上对小女子起歹心?”

    “那支商队是正正经经做生意的,在余城亦有店铺,有我家老爷在,量他们也没有那胆子,庞姑娘尽管放心。”沈丹遐淡淡地道。

    “太太,就算老爷能震慑住他们,可余城离九子山路途遥远,他们随便弄个意外当借口,老爷就算想查也未免查得清,小女子想了一夜,决定不随商队去九子山,小女子愿意等老爷和太太忙完之后,随老爷和太太去九子山。”庞琳垂首道。

    沈丹遐眸光一闪,道:“庞姑娘,当日是因为穆少侠开口请求,我才暂且收留你的,把你当客人对待,但是庞姑娘,做客人就得有做客人的样子,若是想做恶客,我这个主子,也只能送客了。”

    “太太,小女子昨夜只是一时感触,绝没有其他意思。”庞琳连忙道。

    沈丹遐看着包了两个指头的手,道:“庞姑娘最好是没有其他意思,要不然,我家老爷是会踹人的,到时踹伤了庞姑娘,我还真不好向穆少侠交待;若是穆少侠知道庞姑娘受伤的原因,只怕会对庞姑娘再没有那怜悯之情了,庞姑娘可不要自误哟。”

    “小女子谨遵太太告诫。”庞琳惊恐地道。

    “桂香,送庞姑娘回房。”沈丹遐扬声道。庞琳肯安分守己,她也不会赶尽杀绝。

    桂香应声走了进来,给沈丹遐行礼问了安,对庞琳道:“庞姑娘,请吧。”

    “太太,小女子告退。”庞琳福了福身,随桂香出去,自此后,她老实了,不再巴着洪嫂子学做点心,晚上也不再抚什么相思曲了。

    六日后,沈丹遐一身正装的去柳家为柳大姑娘做及笄的主宾。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