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一出好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一出好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意料之中的下马威,徐朗目光冷然地看着余城的官员,翻身上马,道:“吴经历的意思,本官听懂了,那么一切就等十五日再说。”

    言罢,徐朗不再理会这些余城的官员,回首吩咐常缄,“进城投栈。”

    余城的官员,并没有阻拦,而是退到路边,把路给让开了,他们不会给徐朗找碴的机会,看着徐朗一行人进了城,他们也急急忙忙,上轿上车,跟着进城,赶着去见都指挥使和两位都指挥同知。

    徐朗不用派人跟,也知道他们会去见谁,对此,他并不在意,入住了余城最大的客栈云来客栈;一行人进了客栈,就没再出来,吃完晚饭就歇下了,让暗中盯梢的人,大失所望。

    “他住进了云来客栈,要了六间上房。云来客栈的上房价格,降价了?”周则礼问暗梢道。

    “没有降价,还是十两银子一夜。”暗梢道。

    “这花费不少。”周则礼若有所思。

    “他以前只是五品官,俸禄不足以让他这么大手大脚。”师爷道。

    周则礼眼微眯,“他必然有别的路子赚银子。”

    次日,徐朗带着沈丹遐去旁边的酒楼吃了早饭,然后直奔余城最有名的戏园子;花了二十两银子,要了最好位置的包厢。伙计领他们上去坐下,呈上茶单,“老爷、太太要喝什么茶?”

    沈丹遐接过茶单,一看价格,有点惊愕,这一壶茶未免也卖得太贵了!锦都的物价都没这么高,最便宜的茗眉都要二十两,黄冠翠边一壶要一百两银子,这喝得不是茶水,这喝得是银子。茶水卖得贵,糕点卖得也不便宜,一碟糖霜糕就要十两银子,水晶蜜枣糕一碟要三十两。

    “要一壶云雾银针,一碟桂花糕、一碟雪花酥、一碟椒盐麻饼、一碟咸蛋糕、一包西瓜子、一包长寿果。”沈丹遐一边暗暗抱怨东西太贵,一边把东西点齐了,共花费一百六十两银子。

    “老爷、太太,请稍等。”伙计面露喜色地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茶水点心和小吃都送了上来,沈丹遐问道:“今天唱什么戏?”

    “小香翠的拿手戏《情探》,小香翠已经在后台了,扮好就上台。”伙计笑道。

    伙计退出没多久,乐声响起,旁唱道:“有王魁,落第归,流落余城;女店主,人情薄,赶出店房;卖字画,作生涯,苦度时光;熬不住,饥与寒,冻倒在雪地上;烟花女,敫桂英,侠骨情肠;救才郎,勉奋发,攻读寒窗。”

    一个老翁和一个公子扮相的年轻男子相搀扶着上了台,倒卧在台上,这时小香翠扮的敫桂英上场了,把王魁救回了她的蕊香院,如贤惠妻子一般地照料他,免他饥免他寒,让他专心攻读诗书,体贴入微,“看王郎,每日里,手不爱释卷;换紫袍,夺高魁,定在来年。”

    三年时光匆匆过,王魁再次上京赶考。送别时,两人倾诉衷肠,敫桂英声声叮嘱,“你莫忘了十年窗下无人问,莫忘了,朱门外,一片呻吟。愿王郎,夺高魁,扶危济困;也不枉,为妻我,助你成名。”

    沈丹遐是专心磕瓜子听戏,没有注意到常缄和莫离什么时候离开了包厢。

    戏唱到王魁高中,被大官招为女婿,就没唱下去了,后半截戏,要下午唱。沈丹遐撇嘴,“这店家还真会做生意。”下午来听戏,又要数包厢费,又要点茶水。

    “去跟伙计说,这包厢订下了,下午我们会再来。”徐朗带沈丹遐出了戏园子,去酒楼吃午饭。

    下午继续在戏园子消磨时光,听完了整出戏,傍晚继续上酒楼吃晚饭,然后回客栈歇息。暗中盯梢的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去向知府周则礼禀报。

    “他们上午在戏园子里花费了一百六十两银子,中午去酒楼吃饭,花费了九十二两银子,下午在戏园子又花费了一百二十两银子。”暗子道。

    周则礼捋着胡子,阴恻恻地笑道:“这位徐大人,花钱如流水,看来也不是什么廉洁的人。”

    “大人,他喜欢银子,这事就好办了。”师爷在旁边笑道。

    “再观察两天。”周则礼不敢这么快下结论,怕徐朗是设局欺骗。

    第二天,徐朗和沈丹遐去了三生寺。三生寺供着三世佛,过去佛燃灯佛,现在佛释迦牟尼佛,未来佛弥勒菩萨;幸蒙垂盼,缘在三生;相传,有情人到寺中,将心爱之物放在三世佛前许愿,待方丈大师开光,就能与相爱的人厮守三生三世。世间痴情儿女,都奢望可以生生世世,故三生寺的香火十分旺盛。

    三生寺就在城西,寺门口人头攒动,擦肩接踵。入口处,有和尚卖雕着缘字的木匣子,三两银子一个,说贵不贵,说便宜也不便宜;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愿望,还是有许多人愿意花费这三两银子的。沈丹遐打听了一下,知道那木匣是用来装开光的信物的。沈丹遐也排队买了一个,捧在手里,和徐朗一起进寺去了。

    来许愿的有情人很多,排了一刻钟的队,才轮到徐朗和沈丹遐,夫妻俩双双跪在佛前,磕了三个头,双手合十,默默祈祷。诉说完心愿,沈丹遐睁开眼,取下徐朗腰间的玉佩,放进了木匣里。

    沈丹遐起身,将木匣交给知客僧,“请问,我何时来取?”

    知客僧接过木匣,取下木匣旁边的数字牌,递还给沈丹遐,道:“方丈只在每月十五开光,施主请十六日持木牌来取木匣。”

    “好的,多谢师父。”沈丹遐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夫妻俩从三生寺离开后,装着玉佩的那个木匣子就送到了一间禅房里,禅房里坐着的人,正是知府周则礼、都指挥使朱茂、都指挥使刘同知。木匣被打开,周则礼取出那块玉佩,仔细看罢,道:“这玉佩没有一千两银子,买不到。”

    朱茂皱眉道:“徐朗的父亲徐奎虽然曾担任过礼部尚书,但他并不得徐奎待见,前两年,徐奎要入观修道,需要一万两银子,尚且要卖祖宅,他从哪里弄出这么多银子来?”徐朗是被突然任职过来的,朱茂对他的情况并不了解,派去锦都查徐朗的人,因路途遥远,至今未归。

    “大人,他会不会贪污军饷?又或者剿匪时,扣下了那些土匪打劫来的财物?”刘同知揣测问道。

    “大人,这极有可能。”周则礼颔首道。

    朱茂沉吟片刻,道:“明天安排一个机灵的人去和他的手下接触一下,套套话。”

    接下来几天,无所事事的徐朗陪着沈丹遐走街串巷,寻找各种好玩、好吃的地方,花钱如流水。常家四兄弟做为他的心腹,已有人私下和他们接触套话了。

    终于到了五月十五这天,沈丹遐去了三生寺,去取开了光的玉佩;徐朗带着人去了都指挥司衙门,交任职书,正式入职。朱茂让人给他办理手续,在等待的时间里,朱茂邀他一起饮茶。

    “曾佥事的家人已从院子里搬出来了,你随时可以派人来打扫清理一番搬进来。”朱茂笑道。

    “是,我明日就让长随们过来打扫。”徐朗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这么晚才搬进衙门里。

    “这几日,让你受委屈了,这些你拿着,就当我这个上官给你的贴补。”朱茂掏出两张银票,递给徐朗道。

    徐朗接过银票,每张面值都是五百两,朱茂一出手就是一千两,真是大手笔。徐朗欣然笑纳,“多谢大人,说起来这几日,住在客栈里,我的花销颇大,就快要入不敷出了。”戏没白演,把人引上钩了。

    “徐佥事,觉得千里为官只为财’,这话可有道理?”朱茂直白地问道。

    徐朗端杯抿了口茶水,道:“大人,养家糊口是男人的责任,若连自己的女人孩子都养不起,那就是无用之人。”

    “吃糠咽菜也是养,锦衣玉食也是养,不知道徐佥事想如何养妻儿?”朱茂问道。

    “自当富养妻儿。”徐朗勾唇笑道。

    “好好好。”朱茂满意地大笑。

    “大人,下官奉燕王之命,要盘查都指挥司和知府衙门的账,还请大人行个方便。”徐朗拱手道。

    “徐佥事想如何盘查?”朱茂目光如炷地盯着徐朗问道。

    徐朗笑笑道:“县官不如县管,下官自当依照大人的意思去盘查。”

    “明天本官会让人把账册送去给你的。”朱茂笑道。

    “多谢大人。”徐朗垂首道。

    次日,银库、料库、粮仓、兵器库等的账册摆在徐朗面前的桌子上;这是做好的假账,查不出任何问题,但徐朗还是装模作样的每日查账。

    徐朗借口忙着查账,那院子一直没派人打扫,让沈丹遐仍然住在客栈里;朱茂等人并没在意这事,还自认为万无一失,洋洋自得,又故复萌,谁想到,半个月后,一直在暗处收集证据的赵诚之现身了。

    贪官太多,就是府衙里的捕头,都收了人家的好处,全部罢免是不可能,只能抓首恶,朱茂、刘同知、马同知以及周则礼四人同罪,暂时扣押在都指挥司的牢中。

    朱茂气得在牢里,大骂,“竖子可恶,徐朗,你这个小人。”

    他骂得再大声,也传不到衙门里去,搬倒了这些坏人,徐朗和赵诚之领的秘令也就完成了一半;赵诚之在余城歇了三日,就启程往九子山去了。徐朗则要留下来收尾,等接到燕王的密函再出发。

    沈丹遐去衙门看过院子,直皱眉,这也太狭窄了;于是决定搬去陶氏为她准备的院落,让清香去问云来客栈的掌柜,“老太太让你们给姑太太准备的院落可收拾好了?”

    “早就收拾好了,就等着姑老爷和姑太太搬进去住。”掌柜的给徐朗和沈丹遐行礼,“小的卢青给姑太太、姑老爷请安,院落在灯笼巷,离衙门不远,姑太太、姑老爷请随小的来。”

    云来客栈是陶氏的私产,在知道徐朗要来余城任职后,陶氏就派人过来打点,她舍不得沈丹遐受委屈。

    卢青为徐朗和沈丹遐准备的院落,是一个三进的院落,足够所有人住下。灰墙黑瓦,檐角上蹲着小兽,外观看着十分的普通,和周围的宅子没什么两样。

    门楣上是新制的匾额:徐宅,进到里面,才发现这宅子别有洞天,一堵福字照壁,挡住众人的视线,绕过照壁,就是正房五间,左右各有偏房三间,旁边还有两个跨院,这跨院自是给那些随从之人住的;继续再往里去,就是一处小花园,佳木茏葱,左侧有湖石垒起的假山,假山边有木质小水车,将水抽到假山上方,清流在石隙间泻流而下。

    徐朗微笑道:“卢掌柜有心了。”

    “姑太太、姑老爷满意就好。”卢青笑道。

    二进仍是正房五间,偏房三间,东西两个跨院,沈丹遐准备将庞琳安置在西跨院里。二进到三进之间,仍然是一个小花园,园子里是一个圆形池塘,石质的十字桥架在池塘上,在桥中央是一座八角亭,亭上刻着观鱼二字。

    可从桥上过去,也可沿着池塘边的小路去三进院子。沈丹遐是懒人,自然走直径,从桥上过去。院子没什么出奇的,一样是正房五间,偏房三间,东西两跨院。

    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徐朗和沈丹遐在西梢间坐下,卢青上前行礼道:“姑老爷和姑太太看看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只管着人再增加添减就是了。”

    “卢掌柜打点得很好,我很满意,多谢卢掌柜。”沈丹遐真诚地道。

    听口气,知沈丹遐不是在说客气话,而是真得满意,卢青松了口气,接着道:“姑老爷和姑太太此行带得人手不多,就八个丫鬟两个媳妇子,连个使唤的小厮都没有,小的斗胆,带着一些人手来供姑老爷和姑太太挑选。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就让他们进来?”

    沈丹遐看着徐朗,让他拿主意,徐朗淡笑道:“还是卢掌柜想得周到,人手不足,的确是件麻烦事,行了,让他们进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