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抓周寓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抓周寓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如果她的猜测没错,这三把都是开启章氏宝藏的钥匙,可是徐家怎么会有这钥匙?徐家的先祖和章善聪有什么关系?开启章氏宝藏究竟需要几把钥匙?就这三把?还是需要四把、五把?哪么另外几把钥匙又在何处?要怎么找到它们?

    沈丹遐看着面前的三把钥匙,双眉紧锁,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章氏宝藏这么难开启,其实不动是最好的,宝藏永不见天日,那就没有威胁呀。为什么要取出来呢?

    沈丹遐把徐家那把密钥塞进荷包里,也放进木匣中,将三把钥匙放进暗格里,退出内宅,打开门栓,走了出去。

    接下去半个月,日子平静如水,徐家卖祖宅的传言,被另一个公子赌输典妻的丑闻给取代了。过了五天,就到了腊月二十四,小年夜,徐奎和他的那些女人,留在庄子里没有回来,那天的小族会,不仅让徐奎丢掉了族长之位,还隐有把他逐出家门的意思,他要走修道之路,怎么能被俗世凡亲给羁绊?若他再闹出什么事端来,只怕明年祖祭上,他就要真得成为族中弃子了。

    徐朗已是族长,徐奎被逐出,对他的影响应该不大吧?沈丹遐不确定,当然这事不急,等徐朗回来,问过他的意思再说。

    申时末,沈丹遐带着晴儿,去花厅吃饭;外面停了小半的雪,又飘落了下来,路上满是积雪,在路上遇到往花厅去的小王氏母女三人,相互打了招呼,同往花厅去;小王氏轻咳一声,道:“三弟妹,我有句话想要劝劝你。”

    沈丹遐眸光微闪,问道:“二嫂想劝我什么?”

    小王氏道:“三弟妹,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老太爷和老太太再怎么着,也是长辈,那能让他们留在庄子上过年,不接回来的道理?三弟妹,我们做儿子儿媳的,应当孝顺父母。我劝你,还是去庄子上向老太爷老太太赔礼道歉,把老太爷和老太太接回来的好。”

    “谢二嫂好意相劝,只是不是我不接老太爷和老太太回府过年,而是老太爷和老太太要留在庄子里过年,所谓孝顺,就是顺从长辈的意思,你说对吗?二嫂。”沈丹遐淡笑道。

    “三弟妹,你还年轻,什么事都由着性子去做,日后会吃亏的。”小王氏摆出嫂嫂的姿态教训她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二嫂的年纪要比我小三岁。”沈丹遐提醒她道。

    小王氏表情一僵。

    沈丹遐觉得小王氏脑子有问题,居然跑来劝她接徐奎和沈妧妧回府,拜托,她好不容易才把人送出去,接回来做什么?无所事事的徐奎留在家里,是个隐患,她怕他又心血来潮去考胖胖壮壮,然后带坏她两个儿子,所以她绝不让他有机会去培养什么祖孙之情。

    接下去妯娌俩没再交谈,沉默的到了花厅,沈丹遐让小王氏先进去,秦氏和孙桢娘坐在椅子上喝茶,徐蜜和徐甜在旁边的角落玩耍。相互之间打了招呼,又等了一会,去祭灶的徐肐徐朔带着胖胖、壮壮他们进来了。

    又等着约一刻钟,徐胜和彭昕才来,徐胜走在前面,挺着肚子的彭昕由两个丫鬟搀扶着走进来。昨日,徐胜去彭家把彭昕给接了回来,出嫁女不回夫家,留在家里过年,即便父母没意见,兄嫂也会不高兴的。

    人到齐了,大家上桌吃饭,共四桌,徐肐三兄弟带着胖胖一桌,秦氏五妯娌一桌,姑娘们一桌,少爷们一桌;徐朗这个嫡长子不在家,徐朝那个嫡次子亡故了,由徐胜喊故去的老人,并敬酒,“祖父,祖母,今天过小年,请您们回来和儿孙们团聚。”

    一杯酒倒在地上,这是敬给故去的老人们的。喊了老人,大家就可以动筷了,吃了几口,孙桢娘突然捂住,做呕吐状,沈丹遐正要问她是哪里不舒服,彭昕脱口问道:“四嫂,你该不会是有喜了吧?”

    这话充满了恶意,孙桢娘是寡妇,她要是有喜,不是在说她不安于室,红杏出墙吗?

    “五太太,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沈丹遐怒喝道。这话要传出去,孙桢娘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哪里乱讲了?她吃着吃着就想吐,不是怀孕是什么?”彭昕梗着脖子道。

    “吐就是怀孕,那你没吐,是不是就没怀孕呢?你肚子揣得不是孩子,是枕头吗?”沈丹遐火大地诘问道。

    彭昕脸色微变,“我怀得当然是孩子,我在娘家时有孕吐。”

    孙桢娘这时已缓过劲来了,看着彭昕,目光阴冷,“五太太,你脖子上面有长脑子,怎么说话跟放屁似的?我是这几日受了寒,胃不舒服才吐,知道吗?要不要拿大夫的药方给你看啊?”

    “四弟妹,大过年的,别这么大的火气,五弟妹年纪小不懂事,你别与她一般计较了。”秦氏出言打圆场。

    “都是快当娘的人了,还年纪小不懂事,她那年纪全活狗身上去了?”孙桢娘嘲讽地问道。

    “哎哟。”彭昕抱着肚子喊道。

    女人们在屏风这边做口舌之争,男人们在屏风那边听得见,但并不打算多管,可彭昕这一呼痛,把徐朝吓得窜了过来。他二十多岁了,至今膝下犹虚,对彭昕肚子里的孩子,十分看重。

    彭昕此招一出,明知她是假装的,却也拿她没法,先前的事,只能越过不提了;徐朝让婢女抬来软轿,把彭昕抬回院子里去了,他也一起跟着回去了;其他人填饱肚子,就各自散了。

    “……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炖白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大年三十日,劈哩叭啦,放鞭炮,过新年。”小孩子不怕冷,屁股上面三把火,晴儿带着包子三兄弟,在院子里边唱童谣边跳绳。

    沈丹遐在暖阁里,和婢女们一起剪窗花,听着孩子们的歌声,微微浅笑。

    外面晴儿唱完一首,又接着唱第二首:“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女拜娘,初五初六,街上扭一扭,初七掌灯到十五,赏花灯,闹元宵。”

    过完元宵,年就算过完了,正月十六,燕王的长子高瑛满周岁,因是嫡长孙,皇恩浩荡,特许他在宫中举办抓周礼,沈丹遐没资格进宫参加。而常默要离京返回滇地,依照沈丹遐先前的吩咐,过来见她,拱手行礼道:“属下见过主母,主母万安。”

    “常护卫不必多礼,常护卫这次回京所为何事?”沈丹遐问得很直接。

    “主母询问,属下本该如实回答,但事关军政要事,恕属下不能告之。”常默单膝下跪道。

    沈丹遐眸光微转,军政要事啊!罢了,她不强人所难,道:“常护卫请起,你回京的事,你不能说,我也不追问。”

    “谢主母体谅。”常默站了起来。

    “三爷在滇地可好?”沈丹遐问道。

    常默道:“三爷在滇地一切安好。”

    “他对敌时,有没有受伤?”沈丹遐知徐朗一向身先士卒。

    “三爷身手敏捷,百剑之内就将匪首杀死,没有受伤。我兄弟四人也护在三爷身边,绝不让任何伤到三爷,主母尽管放心”常默道。

    沈丹遐也又问了一下滇地的天气怎样?衣裳够不够穿之类的话后,拿出信,道:“府中之事,莫与他言,免得他忧心,这是我给他的回信,劳烦常护卫帮我带给三爷。”

    莫失接过信,将信转交给常默。

    沈丹遐也没有其他吩咐了,只说了句,“愿常护卫一路平安。”

    “谢主母,属下告退。”常默将信放入怀中,拱手行礼,退了出去。

    原本三日后,燕王府应该再举办一个抓周礼,然赵忎之所生之子已夭折,抓周礼变成周年祭。祥清侯夫人借口生病,拒绝参加。

    二十七日,徐蛜所生之子高磊的周岁生辰;沈丹遐虽然是他嫡亲的舅母,但品级太低,原本也是没有资格参加的,是燕王命人下了请柬,请她出席。

    在燕王府的偏厅里,摆着一张大案,上面放着笔、墨、纸、砚,钱币、鲜花、经书、算盘、吃食、玉印、绶带、书册,还有胭脂。

    胭脂?

    沈丹遐眨了眨眼睛,再看,没错,是胭脂,可是高磊是男孩啊,放胭脂做什么?搞笑吗?

    这时,徐蛜抱着孩子进来了,燕王妃杨灵芝笑道:“徐妹妹,快把磊儿放上头去吧。”

    徐蛜把孩子交给奶娘,那奶娘小心翼翼地将高磊放在大案上,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那小小的人儿身上。

    高磊坐在大案上,左瞧瞧,右看看,裂着小嘴笑;徐蛜走到案边,柔声道:“磊儿,去抓呀,快去抓东西。”

    “娘。”高磊口齿不清地喊了声,还朝她伸出手,想要她抱。

    徐蛜摇摇头,指着案上的东西,道:“抓了东西,娘就抱你。”

    高磊似乎听懂了,爬了起来,小胖手一把抓住了大案上放的那朵桃花,然后他就将桃花往嘴里塞。

    这……。

    满厅的宾客都呆怔住,这要怎么说?

    沈丹遐听到嗤笑声,抬眸看去,是杨灵芝在笑。

    奶娘赶忙去把花抢了下来。

    高磊吧咂吧咂嘴,并没有哭,还拍着巴掌咯咯笑,坐在大案,东张西望了一下,小胖手抓起了前面的胭脂盒。

    先抓桃花,再抓胭脂,这以后是要往胭脂堆钻吗?这位三王子将来会是个纨绔公子。吉利话,要怎么说才好啊?

    杨灵芝笑道:“撤了罢。”

    徐蛜神情微黯地上前,把高磊抱在怀里,小家伙什么都不知道,还开心地蹭他娘的脸。沈丹遐担心徐蛜,忙追了出去,“徐侧妃。”

    徐蛜回首,唇角上扬,“三嫂,去院子里喝杯茶吧。”

    “好。”沈丹遐随她去了她的院子。

    进了屋,徐蛜让高磊叫沈丹遐舅母;这种叫法,在礼法上是不对的,高磊只能叫杨灵芝的兄弟之妻叫舅母,沈丹遐劝阻道:“侧妃,不可。”

    “三嫂,这是我的院子。”徐蛜摸摸高磊的头,“磊儿,叫舅母,娘教过你的,记得吗?”

    “母母。”高磊记是记得,可是舅母两字,他喊不出来。

    逗了一会小家伙,婢女送来茶水后,徐蛜让奶娘把高磊抱了下去,屏退所有的婢女。沈丹遐端杯抿了口茶水,道:“小孩儿什么都不懂,看到好看的就要去抓,不过是图个热闹罢了,当不得真,不能定终身的,侧妃不必在意。”

    “三嫂,您知道大皇子抓得是什么吗?”徐蛜问道。

    “绶带和书册。”沈丹遐当然知道,这几天锦都已传遍了。

    徐蛜笑笑道:“王妃很高兴,很满意,今天她亲自为磊儿打点抓周礼,那些东西都是她让人放上去的。”

    沈丹遐瞬间明白,杨灵芝很信这个,她不愿看着这个庶子成才,所以才会摆胭脂和鲜花上去,“小王子抓得到是符合她的心意。”

    “听祖母说,当年母亲也用过这一招,三哥的左手就抓了一盒胭脂。”徐蛜提及往事,“四哥到是抓了书册和绶带,五哥抓得是毛笔和算盘,可现在,三哥是四品武卫将军,四哥却早已魂入地府了,而五哥连过会试都考不过。”

    沈丹遐听这话,知徐蛜抓周一事,并不在意,笑道:“是我多虑了。”

    “三嫂是一番好意,小妹听闻老太爷要入观修道,卖祖宅的事,可是真的?”徐蛜蹙眉问道。听到这个消息,她差点急死了,三哥在外面,老太爷这是要逼死三嫂吗?

    “这都是旧闻了,事情也已解决了。”沈丹遐轻松笑道。

    “老太爷已去道观了?”徐蛜问道。

    “没有,他还住先前那个庄子里。”沈丹遐笑了笑,“他还把老太太和几位姨太太都接了过去,我有安排人好好照料伍姨娘,你别担心。”

    “我不担心她,姨娘原本就是从庄子里出来的,回庄子住,她会更自在。”徐蛜浅笑道。

    沈丹遐放下茶杯,起身道:“我该出去吃酒席了,侧妃,要好好保重。”

    “三嫂,也请好好保重。”徐蛜送沈丹遐出门,让婢女领她去内院设宴的地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